晋人乾坤

追寻过了,岂存后悔之理!虽久远文明,汤汤底蕴,叹晋人已今非昔比,吾辈当改之!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4696
  • 开博时间:2007-08-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8-02

冷自知胺

2020-07-27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母亲、儿子

那天做晚饭时,突然想到离开一年多的母亲也许找到了另外一个快乐,那里有自己曾经劳作的耕地,还有那些心理层面属于同一交友圈的叔叔大爷们(好些原来60多岁的邻居都离开了),他们又可以一块说笑、一块干活了。

虽然她属于那种到哪里都能生存的很好的类型,然而总觉得受教育因素影响,即便近20年的城里生活并不能给她更多的喜悦或者快乐,这与我相像——依然惦念那片单纯的土地、那些小农意识的邻居、那些山间的花花草草...

生于这繁复芜杂、光怪陆离的世道,实属不幸。四处看不见真诚,唯有从儿子春剑眼中,体会到生命原来的东西。是上是下、是变还是坚持,想来想去总叫你哭笑不得。

分类:魂牵梦绕 | 评论:0 | 浏览:1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走后的一个月

  母亲病逝、孩子待产、工作未定、论文滞后,就是我目前的状态。
  最近一段时间又陷入了每晚必失眠一个多小时的境地,所思考的东西不外乎以上,有时候总觉得自己考虑的太多了,为什么不能随遇而安呢?(妻说我的白头发又出现了不少)
  从家里回来这一个月我每天都至少点一支香,饭前在母亲遗像前奉供时总在一遍一遍的讲为什么走的这么匆忙,总在想以前我设想的许多事情因母亲的离开而不能实现。快六七了,我也要再一次踏上回家的道路,而且越来越觉得自己不适合在大城市生活,心中老惦记的还是那片生我养我贫瘠的黄土地,那片土地上年幼的我跟着母亲度过了大半个童年,那片土地上有我现在已经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小动物、小虫子、小石头,那片土地上有活生生的绿色食物,那片土地上有我灵魂的寄托。母亲走的时候肯定不高兴,从她的遗容里我可以看到这点,太多的遗憾却最终抗不过病魔,希望你老人家在天之灵忘却这些尘间烦恼,快乐地再次结交许多天堂里的好人们,和他们说笑、打牌、打拳、跑步。再过2个月您的孙子就出生了,带了一辈子孩子的你却看不上自己的孙子,这世间造化弄人,可笑可笑...
  最后再次牢骚一句:
分类:魂牵梦绕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落的心情

  丧母之痛从来都处中国社会的大义地位,说便好说,然真正降临到自己身上,才觉痛不欲生。
  我不知道自己心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甚至觉得自己心情舒展起来时即是把母亲忘记之日,这基本不太可能。我知道人们都会经历失去亲人的伤痛,可是59岁便离我而去的母亲太让我接受不了。我曾幻想的带着母亲周游四方,览便大川名胜,烟花小巷,吃遍华夏名食,见遍各地风俗;我常跟她说起要去湖南的凤凰、张家界、沱江、苏杭、黄山、九寨沟、桂林山水,然而母亲走后却变得遥不可及,能怪谁呢,生老病死本来就是人类生活的主题。
  一个08年春节还生龙活虎、身体康健的母亲,不到4年的时间即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想想,人不过如此,世界不过如此...
  唯有企盼我的亲人朋友们多珍惜自己的身体,在有生之年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尽量把遗憾降到最低。
分类:魂牵梦绕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奔丧归来

  

母亲走了已经近2周,我的情绪仍然十分的低下。奔丧期间每天都会看看躺在病馆内的她,真的不敢相信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母亲生病期间,我总是自问:要是哪天她离我而去,我该怎么面对?那时什么坏的打算都想过了。然而,你老人家走的的时候,不在身边的我只有控制不住的眼泪,脑子并没有被太多打乱,自我安慰:与其让母亲挣扎着受那些撕心裂肺的痛苦,不如早点解脱的好。父亲的想法和我一样,然而看得出他比我承受着更大的丧妻痛苦。卵巢癌这种病太要人命了,5年期存活率不过25%,母亲从检查出来到离开人世共3.5年,不能说不长,也不能说不短。


遗憾总会有的,没来上海看病,没来上海看看儿子的居所,没有等到4个月后出生的孙子,实为目前看来最大的遗憾。然而,就算母亲能挺过这4个月,死神还是会注定来临,到时候就又有了另外的遗憾。


母亲在时,我常和她商量着家里的白墙上要挂一些壁画,为此我们还在小县城的市场上调查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实施。这次奔丧后回到上海,我决定把母亲生前的一些照片冲洗或打印出来,挂满家中的墙壁,我想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父亲及全家人对母亲的思念。


这次回来我还有了买车的想法,是姐夫的一辆小型家庭用车在此期间发挥的作用感染了我,本来我不喜欢烧汽油的车子,感觉给环境造成了太大的危害,自己舒服的时候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居住舒适度。然而,太多的时候告诉我似乎有了车,可以给家里人带来很大的方便,同时得到家人的认同。所以就决定找完工作后,学驾照,2年内能买个紧凑型的车子。盼望着到时候能开车载着父亲、外甥及亲朋好友来上海玩...

分类:魂牵梦绕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祭母文——不孝儿子书

  

2011年11月16日,农历十月二十一,母亲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离开了,60岁都不到,三年半与病魔的抗争终究还是失败了...没听到一句对我这个不孝儿子的嘱咐,妈你看到了儿媳,却看不到再过4个月即将出生的孙子...我对妻说:她老人家离开也好,省得那些不可名状的疼痛。


远在千里之外的我听到电话里姐的那一声大哭,一霎时从儿时记忆起母亲的点点滴滴都灌入了脑海:最深刻的便是和妈一块在田地里劳作的印象,村里人都说我就是妈的一个小尾巴,她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的确如此,到了地里,我也只是爬上地旁边的山上搜寻一些小果子吃、小蚱蜢玩、小石头远远地扔向遥远的天边、向天边大声呐喊抒发一下朦朦未懂的童心,傍晚下地回家时妈总是扛一大捆柴草或是蔬菜,而打下手的我拿着镰刀或是扛着锄头,山路两旁不时传来各种虫鸟的叫声;还记得小时候我羡慕邻居家的孩子们在池塘里戏水玩耍,于是中午不睡觉谎称和别的小孩打扑克,偷偷的去了池塘边,没想到光着屁股刚一入水妈已经到了,她打了我,拖着就往家里走,边走还边说“淹死你算了”;妈还跟我说起我还不懂事时,很嘴馋,马路上别人吃剩下的果核,非要拿起来吃,她怕我落下嘴馋的毛病,还打的我嘴上都出血了;妈老提到一件愧疚的事,我和堂哥抢东西玩时,她不小心把我的胳膊拉脱臼了;记得那年我和妈去邻村看姨,坐了村里人的车往回返时,刚上车妈关车门的时候把我的手夹住了,很疼很疼...当时我的小拳头还打了您,还记得吗;小时候我结巴,妈总是鼓励我看看村里的村长不是也结巴,将来还要取代他的位置呢;我上初二后,家里在县城里买了房子,爸妈姐都搬了过去,而我因为要读书只能住校,周末再花2元钱坐车到城里,为此妈总觉得过意不去,每次走的时候爸妈都送到车站,那时你的身体还很结实的,老人们都夸妈的三姐妹中妈手最巧也最能干了;初三毕业那年,家里人都劝我上中专,乘着姨夫还有点人脉,让我可以早早找个好工作,我不同意,但又犹豫不决,是从不违背我的你给了我信心,于是继续读了高中;说实在的,我不是很喜欢和别人交流我的意见看法,唯独和妈在一起可以无所顾忌,话说重了说轻了都没关系,而小学都没读完的妈总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我的疙瘩;县城里高中的生活是很惬意的,除了紧张的学习略显枯燥,和母亲能呆在一块,而且还有可爱的小外甥,能和妈早上一块起来做做锻炼、踢踢毽子、打打太极;高二时我的物理化学学习不太入门,别的同学能考130多分,我才40多分,为此我心里老有一股焦躁,妈做饭的时候我跟她说起,这次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叫我慢慢来就行了;家里买房子借了不少钱,于是轻易不买衣服,偶尔买的时候我总是让她给自己买,而她也总是说自己有穿的,还是给我买的好...上大学了,又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爸妈一块送我到了沈阳,从未出过远门的我显然是不适应的,而父母给我安排好住宿后也就在学校周围转了转第二天就返程了;现在看来迷茫的大学4年也造就了目前还在学校求学的我,要是我能早几年稳定,我想妈也不至于挨这个病查出来就是晚期;大学毕业后我参加了3年的工作,工作不顺心,到2005年我合同期到离开天津时,爸妈、姐姐姐夫还有外甥茂茂一块到天津来看我,我们还去了秦皇岛北戴河、北京动物园、坐了地铁、到了天安门、看了故宫,那时妈你还看起来很健壮,天安门前打拳的照片一直在我的脑海里;2006年的春节我考完研后为了等调剂的通知没有回家,家里只留下了二老,5月份调剂完后我回到了家里,这一住就是4个月,这期间让我又感觉回到了高中时代,每天还是和妈一块出去锻炼、买菜,而这时的外甥也长大了,不再有小时候的那种亲近;2007-2009年读研期间,每逢过年都能再家里呆着过了正月十五,一家人聚在一起打打牌,逛逛灯展,好不快乐;2008年的11月份,我也是接到了姐的电话,告诉妈被查出来得了卵巢癌,当时我眼泪同样夺眶而出,但之后通过对这种慢性病的逐步了解我摒弃了那种害怕妈妈上就会离我而去的念头,我们都开始了积极的治疗和恢复;对于学业未成、家庭未成的我,几乎没有帮上家里一把,前前后后去太原治疗的10多次,都是爸陪着的,每次都得半个月,刚开始老两口还住15元一晚的人家,冬日的太原冷风刺骨啊,真不知道妈当时会怎么想,你养了这么大的儿子却半点忙也帮不上;妈病倒以后,原本不会做饭的爸承担起了整个家务,偶尔的电话聊起我总是鼓励妈要坚强下去,度过最危险的5年期就好了,妈也总是回应我她身体恢复的不错,然而每逢过年踏入家门都能看您的光彩不再,您强忍着不让儿子看到你的疼痛,还和我们打牌,我仍然是陪您每天早晚各出去走动一次,偶尔打打拳,也仅仅是偶尔了;2009年,我考上了复旦的博士,经常陪妈去看病的爸让我得抓紧点娶媳妇,免得妈哪天走了什么都看不上,于是通过复旦BBS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又一个鼎力支持我的女人,匆匆忙忙的结识,半年后的婚礼,婚礼期间妈的笑容,全家人的期盼,都让我找到了又一个妈能坚强走下去的另一个理由,确实如此,尽管后来的几次化疗病魔又进一步侵蚀了妈的身体,但她的笑声多了,期盼多了,盼我能好好的生活,盼孙子的早日降临;今年的6月份,也就是婚后的一年,妻子怀孕了,妈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高兴,那段时间妈的身体也还可以,说到十一前后和姐姐姐夫及外甥要来上海旅游,顺便看看妻子的肚子,我也很高兴准备着定机票,没想到的是9月初时妈的肚子又开始疼痛,实在没办法爸妈又踏上了去太原的路程,电话里告诉我来不了上海了,妈说叫我和妻十一回去吧,我原以为这次还跟往常一样化疗后经过恢复病情就又可以得到缓解,没想到的是这竟是我看到妈的最后一眼,我们在家里的10天还和妈打了牌,不过她已经明显力不从心了,这次回去也没有追着我问寒问暖了,只是把明年孩子出生时需要的小被子等东西都准备好,10多天的时间里陪妈出去走了2次吧,再也没有打拳、再也不能走的太远...;从十一我们返沪至今,妈电话里总是说去一吃就会吐,夜里没法入睡,我还是不以为然,还是鼓励她锻炼、注意营养,可爸说妈什么都吃不进去了,没怎么进饭也就2周的时间,而且我在天涯医院里开到不少先妈而去的阿姨从不进饭到离开人世通常要三四个月的时间,于是我还是继续我的找工作,继续我的论文,继续照顾肚子渐渐隆起的妻子,继续我对妈病情好转的期盼,继续认为几天就会出院,继续作着明年我们有了房子爸妈能过来带孩子的梦想,继续看到了孙子您的病情没准会烟消云散...


这一天下午3点左右(十月二十一挥之不去的日子),姐发来短信说住院三天的妈脸色已经变黑,叫我5点钟打电话过去;3点半,我打了家里的手机,爸接了电话,首先问起我怎么知道的?(为了不影响我博士毕业找工作,十一我从家里回来后爸妈尽量不跟我说的太严重,我也只是一周2次的电话告诉妈好好休息,注意饮食,能锻炼就锻炼一下;至于每次电话里爸跟我说妈的病看起来好不了了,但我还是不信,我总是相信什么都不会战胜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和爸聊了会,他说我暂时不要回去,等他的电话通知,我让爸把电话给妈我听一下她的声音,我喊了一声妈,不曾想到的是电话里传来了从来未曾听到过的苍老的回声,而且仅仅是答应了一声,没有嘱咐,没有问我在哪里,没有问我为何人间弥留之间仍然看不到您的儿子,不过此时的我仍然坚信妈能醒过来,明年仍然能够过上海来给我们带孩子,我坚信,也许此时

分类:魂牵梦绕 | 评论:0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6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