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瑛的菜园子

花瓶易碎,红颜易老,唯有内涵历久弥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79365
  • 开博时间:2007-08-23
  • 博客排名:第1857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如果我们的生活缺少了水

 

看过中央台做的一套记录片《为中国找水》节目后,一直无法释怀。

为了引起大家切肤之痛,在这里作个不太道德的比较:如果说,此前在马尔代夫内阁水下会议举行时,我们还觉得那是一件离自身很遥远的事情的话;那么,被誉为“中国水塔”的三江源水流由于人类活动而不断萎缩的事情,这是不是能引起我们对人类短视行为的愤怒呢?这算不算一个马上要迁延到我们每个人生活中的大事件呢?

三江源生态恶化,人为活动的影响给予了它毁灭性的打击。在二十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三江源流域附近超载过牧现象已经露头,但“突破百万牲畜”的口号依然喊得震天价响。此后短短几年,牛羊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分布在草场上。草原厚度在牛羊的啃食下不断下降,直至只剩草根贴着地面。而这时,沙金资源盲目开发又对径流萎缩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每年都有大批的淘金者来到三江源,河床在不断萎缩,水源在不断下陷,最终导致许多径流开始断流。在它下游,黄河断流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当我们的生命之源受到威胁时,我不禁想问一问,地球人啊,你是否能保证自己必然会是那灾难中诺亚方舟上的一员呢?

如果,我们的生活中缺少了水,会发生什么呢?人的生命一刻也离不开水,没有水,养料不能被吸收;氧气不能运到所需部位;养料和激素也不能到达它的作用部位;废物不能排除,新陈代谢将停止,人将死亡。因此,水对人的生命是占第一位的重要物质。理论上来说,人体一旦缺水,顶多能活一周左右。

从太阳系看地球,相对于金星、火星、木星等环境严酷的恒星而言,地球是一个十足水灵的潮女,除了肤本色以外,以蓝色和绿色为其亿万年亘古不变的流行色,五大洋是她所穿的比基尼,森林植被是她茂密的秀发。

古代宋玉所写《高塘赋》,描绘了那时游弋在三峡地区的巫山神女的丰姿秀貌。宋玉对巫山神女的描绘,与我们今天从太空中传回的地球的

分类:文学作品 | 评论:1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到春日

  

春日的周末是格外美好的。

在城里转转,到郊外走走。春天的气息渗透进来,冲淡了汽车尾气,一切都显得比其它季节更让人欢欣鼓舞。

 

清明将至,体育广场的夜晚有人放孔明灯。隔着两条街道,仰望夜空,红红的火光一闪一闪。

女儿问,那是什么?

星星。我答道。

不会吧?星星怎么会是红色的,而且离我们这么近?

走过商业街,踱出女人街,眼前有几盏古色古香的孔明灯正弟次冉冉升起。那一刻,心中的感觉是无比美好的,就像,有一个心怀已久的愿望放飞了,充满着无穷希望,以及被尘世间烟火包裹的滋味。那一刻,你知道,你没有被遗忘、被抛弃,你正当其中,欣欣向荣。

因为可能存在的潜在火灾隐患,孔明灯是早已被禁止燃放的,卖灯的小商贩,应该被称为“不法商贩”,可因为眼前的美好,我一面告诉女儿这一事实,一面暗暗觉得自己真是煞风景。

想念起几年前在凤凰放河灯、看孔明灯的那一刻了。一样的人,一样的事,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地点。我随着那沱江水带走的,似乎是水上飘荡的氤氲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取舍之间的智慧

  

 

前几天读到一则小故事,写得很短,但瞬间击中了我的心。

两个年轻时一同在德国战俘营关押的女人又见面了。其中一个问另一个:“你还恨那些德国人吗?”另一个回答:“恨,当然恨。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要诅咒他们一天。”

问话的女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她,说:“那么,到现在他们依然在囚禁着你。”

我也有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要讲给大家听。

近两年的工作之余,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给自己出本散文集这件事上。

难怪有文友说,“谁知出书这么难。”这份难,并不是指写作之难,相对于出书这件事,写作真的是件无比生趣无比享受无比惬意的事情了。就我所知的周围文友出书,没有哪个不跟出版商吵上大大小小N次架,然后书才出得出来的。没有顺产,基本难产。与编辑的交流则很像临产前阵痛一样的折磨。

封面的设计改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差强人意,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模样;稿子一遍又一遍地校着,这篇加一张插图,那篇删一张插图,每次重排,都会产生许多错漏。你急急地校对出来,把修改

分类:文学作品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做一头有选择权的猪

  

如果对中国普通大众做个社会调查,问一问想像什么动物一样生活(请注意,此处提问是“生活”而不是“结束生活”),估计有诚意并有够诚实回答的,大多数都会选择猪。为什么?因为猪没有鸭梨,不用为房价飚升而伤肝上火,只安稳自得并满意地睡它的猪圈就OK;猪又有一副好口嘴和好肠胃,吃食不挑嘴,不平白难为别人加难为自个儿;猪还有一颗安之若素的好心情,受之坦然,心宽体胖,从不为宿命、预言之类的事情而杞人忧天。

很多人在大城市的油缸里挣扎翻滚,被油煎火烹,享受酷刑。对于他们来说,猪的逆袭是理想化生活的一件美事,是童年生活的反刍,还有什么比得上做猪一样的惬意慵懒呢?

但,这句话敢想,不敢说。

在中国传统思维里,猪是脏、懒、臭、蠢的代名词,反正是不好的东西就往猪身上栽,包括不好的人。这就是没人肯承认自己像猪一样的原因所在。

尽管外国有不少科研人员极力为猪正名,如,猪很聪明,可以排雷,可以寻找毒品;猪其实不是真脏,它是用在泥里打滚来粘除皮毛里的细菌而已,如果每天给它洗澡,它会长得更好……可中国人还是没办法接受猪也很聪明的事实,动辄“蠢得像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1 | 浏览:3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望“美人”迟暮

  

今日背古词《疏影 寻梅不见》,内中有两句的意境很是喜欢:远道荒寒,婉娩流年,望望美人迟暮。……有白鸥、淡月微波,寄语逍遥容与。

于是将这两句放到了自己博客签名上。只是,内中一句“望望美人迟暮”,唯恐别人笑我以次充好,自抬身价,省略了下来。

女儿放寒假这么久,我终于背得了四首词,算算还差她三首。

刚放假时,为了鼓励她背词,我与她相约,一起来背。她背十首,我也背十首。原以为,这不是个难事,顺便也好逼迫逼迫我自己的学习。可谁知,真到了背的时候却觉得如此之难。一首词,统共就那么两小段话,我要花费好半天功夫,最少一两个小时才行,到了背的时候还一个字一个字地踟蹰着往外蹦。前两年我也和她一起背过,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而女儿则是每天早上花费二三十分钟就非常流利地解决了。

刚开始的两首,我还勉强能跟上她的步伐,慢慢的,我该的账越来越多。没有半天非常清闲的时间,我是不用开始的。而且试一试,前面背到了的三首也都逐渐还给了书本。这让我想起小学时学的那个故事——猴子摘玉米,摘一个,掉一个。

年后从乡下搬回家中,我跟女儿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下的年

  

又一个年过去了。这个年与以往没有什么两样——我们回到乡下,一大家人团聚在一起,每天吃、吃、吃,不断地吃各种食物,然后看电视消遣,为先人送亮,为拜年的亲戚倒茶。

唯一不同的是,今年二十九早上在乡下吃过团年饭,我们又赶往孩子外婆家吃了第二次团年饭。

往年一直愧疚,自结婚后从未在外婆家过过年。弟弟一家人吃过饭后就去丈母娘家了,要等到我们初二或初三上街拜年他们才会回来。剩下外公外婆两位老人,每天除了送亮就是到处闲逛,多么的无趣!现在子女都少,作为女儿,我早应该凑一凑热闹,为老人膝下添一丝欢笑。

过年的早上,路上真是难得如此这般清静,仿佛整条道都是为你一个人修的一样。一年也就只有一次这样的清静了。平时的车水马龙仿佛都是一场梦,眨眼间神奇地消失掉。

在乡下过年,没有网络,我们接收外面信息全靠电视和传言。这与平时生活是截然不同的。网络上各种事件的流传速度总是比电视新闻要快一两天,我们也总是习惯于每天上网溜达溜达,购购物。但一朝远离了网络,我却也并不感觉到不便,相反倒似乎是过上了一种悠然见南山的隐逸生活,卸下了平日背负的一个负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3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人限量版

  

老公的“病”越来越严重。发展到今天,已不允许我家任何一个人进厨房。

搁以前,他还会抱怨,会要求我给他打打下手,免得他一个人做饭无聊;到后来,他见我们在厨房就反复叮嘱,不要将水滴洒在地板上,免得踩出污痕;至现在,他干脆不让我们进了,仿佛厨房那方小小的天地就是他的人生大战场,他功成名就的处女地,绝对不允许他人侵入、亵渎。若要进入,你须得换上专用拖鞋,倘不换,那你等着,冷不防就会有一声炸雷在你脑后炸响!我家其他所有成员均不敢冒犯天威。

今日一大早,正赖在床上懒觉,隐约听得耳边有人说:“不要进厨房!我刚拖过!”

我“嗯嗯”了几声复又睡去。

起床后,开始还牢记这声叮嘱,连早餐也不敢进去做。可转了一会儿,想吃个苹果,水果刀在厨房啊,必须得进去拿。

看看老公已经出门了,家里只剩跟我一个阵营的女儿。我于是一猛子扎进厨房削了个苹果,然后看看现场保存完好,并无任何破绽,赶快贼一样溜出来。

一会儿,老公回来了。

进门后,他猎犬一般四处睃巡,很快就问我,“你进厨房了?”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仙人掌的正能量

  

  

 在洒满阳光的办公室睡冬午觉,感觉像阳光催眠了一头母熊,她知道冬眠的时间来到了。窗帘暗暗地拉着,留出一线光柱和一块阴影。

那块阴影是一盆仙人掌。

平常的日子不太察觉它。在敞开的明亮阳光下,它的色泽光亮就显得毫不起眼了。但在窗帘的映衬下,这团暗影在想像中受到关注,在想像中被放大。我可以在想像中触摸它的恣肆和明媚,像触摸凡高的《鸢尾兰》一样随意。

照例一开始是睡不着的,总是这样东拉西扯想很多东西,看很多东西,网上的、杂志的。到了两点钟,人很累,睡意袭来,勉强歪下。

昨夜睡得很差。连日不曾运动,烤火、吃火锅,一股无名火气从牙齿直冲霄汉。牙齿肿了,天灵盖痛了,意识稍嫌迷登了,于是折腾半夜。于是,顾及不到靴上的灰尘,面上的浮肿,和头顶的怒发冲冠模样,完全没了往日的爱修饰臭美小资情调款致。就这样在上午半天工作时段内上山下乡,恰好也巧妙地借用了“风尘仆仆”这个包装,把自己扮得忙忙碌碌什么都顾不上的模样。

刚翻过的一本杂志上,着重的一版篇幅介绍了“正能量”这个词。我在想,自己每天

分类:文学作品 | 评论:1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松绑?

  

女儿是00后。自一年多以前进入初中以来,一直在为考试成绩而焦虑。准确地讲,是我们全家都在为她的考试成绩而焦虑。

她一直是个很听话的好学生。付出的,总不比别的优秀生少。但是,遗憾的是,她的成绩一直在全班25至15名之间徘徊。虽经不懈努力,却终不见有好大的提升。

这是个很困扰我和她爸的问题。为什么努力过却不见起色?找不到原因所在,就不知该在哪个方面改进。就这个问题,我和她爸找几门主科老师都进行了交流。在上一个期末考试结束后,她的班主任--数学老师对我们说:“不要紧,只要她一直保持这样稳定扎实的学习态度,相信她一定会在这场学习的马拉松上取得好成绩!”

可是,在刚结束的初二第一期期中考试中,女儿又只取得了全班第15名的成绩。算算她的年级排名,始终在考取慈利一中的录取分数线上下徘徊,一旦考试失利,她便有很大可能考不上一中。如果那样,后果就是,一、不仅她在同学中丢面子,且今后考上好大学的保障更小;二、我们做父母的搬个小板凳坐在一中门口,排上个一天一夜的队去为她争取那十分之一左右的义价生指标;三、要么把她放到乡镇中学,提前从我们身边放飞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无论这个环境是好是坏,都必须自己面对。

现实的选择何其残酷。为了这些后果不会发生,我们只有狠心去逼她。她爸咨询了老师,结论是,要多做习题。于是,买来各科课外辅导习题,为她加量。而明天夏天,生地结业,老师家庭作业的量也有所增加。苦了女儿,每天开始埋头于题山书海里,做试卷、背题目,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玩。

她爸专门做了一个活动展示牌,上书:距离期末考试时间还有**天,以此提醒孩子。

女儿很爱弹吉它。上上个周末,星期六上午,她安排自己去上吉它课,结果复习功课做得不够。她爸找她谈话,问是否能停了吉它课,改到寒假再上。女儿很委屈,虽勉强答应,但还是忍不住跟我倾诉。

对于她爸的这种唯学习论,我心里很是恼火,但还是耐住性子给她出主意,能否把上午的吉它课改为下午?上午精力充沛,正好拿来学习。然后,星期五下午的半天时间,也用来赶紧做作业,只要你学习任务完成了,老爸自然对你学吉它没有意见了。

女儿觉得这办法好。她要我为她保密,她先试行一周再说。

上周末,她依法实行,果然挤出了吉它课时间。不过,到了星期天晚上,女儿一边

分类:教育 | 评论:2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滕家的狗

  

老滕家这条狗名叫“噜噜”。

分类:文学作品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