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327929
  • 开博时间:2007-08-20
  • 博客排名:第54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自我表扬式“广告”是遮丑

  

 


  近日,浙江温州下属的瑞安市、苍南县因河道污染,当地环保局长相继被网友邀请下河游泳,引发关注。此种形势下,19日,浙江省温州市环保局在当地报纸刊发整版广告,盘点2012年度的七大成就,称温州去年获得省级环保模范城市称号,遭到质疑。(《京华时报》2月21日)

名曰“公众的目标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但14万的自我表扬式“广告价格”恐怕只能是温州市环保局的“追求”而非公众的“目标”吧?在温州当地环保局长相继被网友邀请下河游泳的时候,出现这种广告,正如网友所质疑的“环保局选择此时登广告自我表彰,于情于理于法均不合,环保局是政府机关,应该调查这笔钱的来源,如果是纳税人的钱,应该有个说法”,只是,在习惯于“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的官僚面前,这样的“说法”期待显得有些天真和奢侈了吧?

事实上,这样的场景,我们并不少见,君不见,某地才出现孩子上学死亡事件,当地报纸就明目张胆宣扬“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更残酷的是,在不少矿难发生后,我们更可以看到总有官员在反思的名义下,进行自我表扬,仿佛反思就是要告诉公众有关部门做了什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1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1068个会”是“会议腐败”

  

 

 

e哥近日采访时了解到一个真实的故事,沿海一省份某厅局负责人因不堪忍受会议过多,让人统计涉及厅局相关工作全年的开会数量,统计结果令人震惊:1068个!(新华网2月120日)

“一年1068个会”,触目惊心吗?面对“这个厅局还不是所谓的最重要部门,否则,估计开会数量还得涨”的细节,作为民众,恐怕只能无语了吧?这让笔者想到一则对联:“你开会,我开会,大家都开会;你发文,我发文,大家都发文。横批:谁去落实”。难怪浙江省领导批评说,现在一抓工作,下面回复的第一句话“马上开会落实!”,由此就是“会议落实会议”的出现,这难道不应引起我们的惊醒吗?

从本意上说,会议是政府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现代社会政府治理的有效方式。但在当下,官员的主要任务似乎只是参加无穷的会议,并且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文山会海已经成为政府职能发挥和行政效率提升的重要障碍。曾有人这样描述开会场景,“开会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3 | 浏览:28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靠什么激发民众的举报热情和行动?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对8202人进行的一项题为“如果得知腐败信息,你会选择实名举报吗”的在线即时调查显示, 47.8%的受访者确信,实名举报对于反腐败的作用很大。但落实到行动上,只有15.8%的受访者表示,得知腐败信息,自己一定会进行实名举报。(《中国青年报》2月19日)

 

尽管多数公众认为实名举报对于反腐败的作用很大,但何以只有15.8%的受访者愿意行动呢?或许原因并不复杂,但深究起来,实在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大课题。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材料显示,在那些向检察机关举报涉嫌犯罪的举报人中,约有70%的举报人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打击报复或变相打击报复。更要命的是,各类隐性打击报复举报人的行为,因其手段“合法”,行为隐蔽,难以界定,一直处于法律救济的边缘死角,由此,“仅21.6%受访者对目前保护实名举报人的现状给予正面评价”和“78.8%的人认为当下迫切需要在法律层面建立举报人保护制度”,恐怕就不难理解了吧?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管降薪:从“罕见”到“常见”有多远?

  

    在国务院国资委近日召开的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工作会议上,公众看到了部分央企高管的姿态。中船集团主要负责人带头降薪30%。中煤能源全矿区员工在5月再次降薪10%。永煤集团和义马集团打算降薪20%,郑煤集团和河南煤化集团已有降薪计划,领导层降薪可能超20%。(《中国青年报》1月21日)

 

      部分央企领导人带头降薪,多少年来头一回,连专家也认为“这虽然罕见,但表现出了一个信号”,不过,说到底,“部分央企高管降薪行为的象征意义更大,本质上依然是一种行政化、官员化色彩比较浓的行为。”从网友留言可以看出,公众对高管降薪充满了期待,而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是高管降薪从“罕见”到“常见”有多远?靠什么建立高管降薪“常见化”的动力机制?

 

     如果仅仅停留在央企高管“觉悟”的层次或者依赖行政命令的层次,那么,央企领导人带头降薪就只能永远罕见下去,这显然不是公众想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员复出:“官意”正常,民意呢?

  

      曾因三鹿奶粉事件被免职的原河北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近日出任河北省委省政府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据报道,河北省召开环首都扶贫攻坚示范区建设“七个一”帮扶对接会,省委省政府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吴显国出席会议。(《成都晚报》1月21日)

 

     在“被问责官员几乎100%复出 免职如同带薪休假”的话语背景下,三鹿问题官员复出或许并不值得奇怪,最起码在官方眼中是“安排工作正常”,不过,这终究仅仅是官意的单方面表达,甚至是官意的独角戏,道理很简单,民众从来不认为问责官员复出正常,相反,认为,种种复出行为有“偷偷摸摸”的嫌疑,见不得光,由此,我们看到的就是官意和民意的分裂乃至分道扬镳。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入反思。


     简单地肯定或者否定一方,在笔者看来,对解决官员复出问题意义不大。但一个不容忽视的命题——官员复出:“官意”正常,民意呢?这是达到“干部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6 | 浏览:1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敢戴表”可喜,“敢戴表”更值得期待

  

     去年以来,“表哥”、“房妹”等事件引发热议。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玉浦谈到网络出现的“表哥”、“房妹”等事件时说,绝对是好事,是媒体、网络的监督到位。他是不戴表的,但不是现在不戴,而是几十年都不戴。刘玉浦说,现在好多人不敢戴表,甚至有代表说穿得太好怕人家说闲话,其实只要走得正、行得端,就不用害怕,只要用自己工资买的,穿好点的衣服就穿,买表也可以。(《南方都市报》1月17日)

 


     “我反复讲,你走得正、行得端,你心里有底,不要怕媒体和人民群众的监督。我们应该欢迎监督,应该正确看待这些问题,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客观地说,刘玉浦讲述的道理并不新鲜,甚至可以说是老生常谈,但仍旧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原因何在?“好多人不敢戴表”和“代表说穿得太好怕人家说闲话”的出现是偶然的吗?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笔者的观点,或许正是“亏心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2 | 浏览:1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会不睡觉”是政协委员的底线要求吗?

  

政协广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名单出炉,其中有11位来自中山的委员,他们即将参加本月底召开的广东省“两会”。中山市政协日前召集这批新一届的省政协委员开座谈会,市政协主席丘树宏提醒他们到省里开会时“不要睡觉”,会上会下都注意个人言行,做好表率,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南方都市报》1月17日) 客观地说,提醒政协委员“注意个人言行,做好表率,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是必要的,因为不良形象会对政协委员整个群体的形象与声誉产生负面影响。但是,该如何审视“开会不睡觉”这一提醒呢?难道这一成为政协委员的底线要求吗?若果真如此的话,政协委员的角色又在哪里呢? 无独有偶,在深圳市人大会议期间,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玉浦也告诫代表保持良好精神风貌,尽量不请假、不迟到,开会期间不要睡觉。一个公众记忆犹新的事例是陕西榆林市子洲县政协主席王玉朴出席政协会议期间睡觉被拍照,引起舆论关注。两相结合,难道社会和公众对政协委员和代表的要求已经降低到了“开会不睡觉”的程度吗?一个“开会不睡觉”的委员和代表就是好委员、好代表吗? 我国对对政协委员的基本要求有密切联系群众,了解和反映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参加政协组织的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5通电话无结果”是在等待第16通电话吗?

  

    就河南兰考7名孤儿火灾遇难事件,记者归纳了公众关注的热点问题,希望民政部给予回应,一直没有消息。1月8日上午,记者打了15通电话,想要了解民政部对采访要求的安排进度,结果只得到一句“领导不在”。(《人民日报》1月9日)

 

    “15通电话得到一句领导不在”让人吃惊,但必须指出的是,这是面对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出现的,如果是普通老百姓的电话,是不是连“领导不在”也无法获得呢?说穿了,这是与“脸难看门难进事难办”一脉相承的官僚习气,不仅让社会关切无法得到及时回应和消解,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消解着公众对政府部门的信任度。

 

     接下来的问题是,15通电话没有得到民众想知结果的民政部,是不是在等待第16通电话呢?若果真如此的话,中央转变工作作风的要求是不是在不知不觉间或有意被忽视了呢?是不是所谓改变作风的决心仅仅是“嘴上说说墙上挂挂”呢?是做给百姓看而自己根本不想该而且还顽强地高高再上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副教授拳打教授”背后的多重反思

  
   日前,武汉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副教授竟对该院的一名教授大出打手。据被打教授的学生及学校多名老师介绍,其打人原因是“没能评上教授职称”,而被打的教授正是评审委员会成员之一。(《南方都市报》4月30日)
  
  
  
   在“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拳打教授”的这则新闻中,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打人原因让人诧异——“没能评上教授职称”;二是打人者曾在公开场合声称“要对评委会的人一个个收拾,从林老师开始”;三是早些时候,打人者“就用脚踹过环境法所一位老师的门,那位老师也是评审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当时他声称要同归于尽,那老师说‘你来呀你来呀’”。
  
  
  
  
   这是一个最吊诡的场景:二者集体演出了一场类似电影中“黑帮火拼”的情节——一个要行使暴力,另一个叫喊“你来呀你来呀”,如果不是新闻的介绍,你能想象到如此场景发生在教授们身上吗?真难为了本色“演出”的教授们,也让我们见识了什么是斯文扫地!
  
  
  
分类:教育第三只眼 | 评论:3 | 浏览:1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带板凳坐公交”背后的双重反思

  
   在一辆从东山公园开往金关村的32路公交车上,一位10岁左右的孩子在威清门上车后,随手拿出一张折叠板凳,放在车厢中部的位置坐下。记者在早上8:20分的66路车上,见到一位自带板凳坐公交的老人。“我带板凳坐公交是无奈之举,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让座。”老人一脸不高兴地说。公交司机董师傅说:“我们肯定不允许自带板凳坐公交的事情,我们发现后都会制止。但开车只能前看,不可能时时后望。”(4月30日《黔中早报》)
  
  
  
   “自带板凳坐公交”的创意可谓高明,但也让我们脸红,因为老人说这是“年轻人都不爱让座”闹的,但年轻人则说“我们现在每天上班那么忙,那么累,早上九点钟前正是上班高峰期,既然老年人是锻炼身体去公园,那完全可以把锻炼时间同上班高峰期错开,这样就不会发生矛盾。”对此,我们该如何认识?难道要一直自说自话下去吗?
  
  
  
   其实,这不是一个新问题,有关公交车让座的讨论,近年来多有涉及,但尴尬的是,讨论起来,表面热闹乃至义愤填膺,但效用甚微,甚至有些让
分类:公共精神 | 评论:0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7页/8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