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遥遥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526
  • 开博时间:2007-08-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大学同窗重聚首,三十春秋话情缘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回忆,如果能再次走回去流连其中,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无论时间的脚步如何匆匆走过,无论岁月的长河如何滚滚东流;无论你身在何方,无论你是领导干部、专家学者或是富甲一方的商人还是普通百姓;无论你是怎样体验了成功的快感和生活的多姿多彩,还是怎样品尝了人生追求中的失意和无奈,挥不去的、冲不淡的、割舍不断的永远是你对母校和同学的思念!校园往事如烟如梦,让人感慨万千!那些单纯而快乐的大学时光、那些青涩而美好的青春岁月总是令人难以忘怀!

      2012年7月27日至29日,我们终于等来大学同窗重聚首的时刻,三十年聚会如期在海口和文昌举行。本次聚会的主题是:三十年聚会,再活三十年。

   三十年前,我们一起在母校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相识相知、求知求学,播种着希望,收获着幻想,展望着未来。我们同在风中歌唱,我们同在雨中舞蹈,我们携手并肩,我们一起自由飞翔!我们朝气蓬勃,我们指点江山,我们舌绽春雷、口吐莲花,我们意气风发、气贯长虹!

       三十年来,我们各自努力,拼搏人生。面对社会,我们泰然应对;面对世俗,我们努力适应;面对事业,我们披荆斩棘;面对朋友,我们推心置腹,肝胆相照;面对现实,我们知足常乐,积极进取。在世俗的考验中,我们庆幸没有失去自己。三十年来,经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绝]宝山村的红木棉




色诱天边鸟,




魂飞世外霞。




田园花万树,




远客醉黎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歌子.咏荷

 南歌子.咏荷

 叶卷凌波去,枝斜晓露沾.临空漫舞淡罗衫,袖起一襟烟雨,意悠然.
云起云归渺,月幽月语寒.心香瓣瓣泣风残,织入相思几许,化青丹.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尖峰岭雨中行


 尖峰岭雨中行

 午后,尖峰岭下,我们正啃着油炸山老鼠,雨无声无息自山间漫过来,岭上早已是云遮雾罩,一片朦胧。友人大喜,“上山!”我们收拾行装,驱车闯进云雾中。
 山道弯弯,沉沉的雾气晕染开来,一涧溪,一岭树,已泼成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蓦然回首,归途何处?寂寂的,鸟儿也隐去了,雨声沙沙,顺着叶尖儿滴落的雨珠,一下一下敲打柔软的心房,这短暂的相逢,虽相知相润,却也只是擦身而过的缘份,顷刻之间,雨珠儿便归于尘土,纵然日后叶落归根,已是物是人非。
 峰回路转,雾色淡去,眼前惊鸿一现,那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吗?还是真实的梦幻?若隐若现的楼房,一眼清碧碧的水,大片的田野伸向远方的海,轻轻浅浅的海浪朝天涌去,海天之上,翻滚着浓厚的云层…是梦,非梦!有时,我们往往忽视眼前真实的美景,去追寻梦想中的海市蜃楼,渐行渐远,却发现梦想永远遥不可及,回过身来,美景也已成梦。
 沿路桃树成林,虬劲的枝干诉说经年的沧桑,走进前去,扯下一片浅绿的叶,揉进手心,淡淡的馨香散开来,丝丝缕缕,似有若无。想来阳春三月桃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屯昌旅记

 屯昌旅记

 美丽的“天鹅”台风痴情眷倦海南这片热土,才刚绕北部湾飞往回还,又掠儋州而去,依依不舍,回首相望,展翅缓缓飞去,却悠悠摆了一下尾,扫过琼海,于是我们一路行来,风雨总伴随左右。
 到了屯昌县城,已是和风细雨,一派清明。见到雷公猪黑红的圆脸,我头脑里瞬时闪过路上偶见的屯昌黑猪,方头大耳,大腹便便,当时它正在林间觅食,东拱拱,西探探,甚是悠然自得。正此时,雷公猪得意地向我们炫耀,他和无名客日日在山水间转悠,日子过得惬意透了,我暗自笑开了,果然是一正宗的屯昌猪!
 透过车窗,大片大片的水稻田映入眼帘,正是插秧时节,几头黄牛,几个呆头呆脑的稻草人,点缀在田间地头,一派平静宁和的景象。不远处,几只通体洁白的鸟儿-白鹭绕在黄牛脚下,风姿优雅,闲庭信步,一只孤独的白鹭,不愿与他人为伍,独自立于牛背上,仰颈向天:遥远的天尽头,是它痴恋的故乡,日渐贫瘠的土地,再也容不下它的身影,无奈之下,它和同伴背井离乡,四处寻找梦想中的家园。飞越重山万水,历尽霜风雪雨,一方温润详和的芳草地,就此留住它们疲累的心。可是,生之养之的故乡,为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燃烧的激情



        你热情地迎向我,用你的芬芳包围我,用你的湿润覆盖我,用你的激烈刺激我。我们像是两个饥饿已久的孩子,在干渴中看到了甘露,在饥肠辘辘时看到了面包。我们就那样深情地、陶醉地吻着,互相试探,互相鼓励,互相挑逗,互相纠缠。这一吻,吻过了万水千山;这一吻,吻过了似水流年;这一吻,吻过了沧海桑田……   


       这是一个长长的吻,我们是如此贪婪,像是要吸出对方的魂灵。那喘息和呻吟像皮鞭在驱赶着内心的欲望,那欲望像是飞翔的白鹭,飞过田野,飞过草地,飞过小溪,飞向远方……   



          我不再犹豫,不再彷徨,不再胆怯,不再逃跑……我就是那勇敢的飞蛾,你就是那燃烧的火苗!我像是那穿越风浪的帆船,划过暴雨的中心,游走在漩涡的边际。 我幻化成一支花蕊,你便是那包裹我的花瓣…… 我们燃烧的激情就像是一道彩虹划过天际。迎着那彩虹,满眼是美丽,满眼是芬芳,满眼是幸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矿山夜灯,酸酸甜甜我的念想(流淌的记忆系列散文)

 每当暮色由淡转浓,茫茫雾霭便从群山间涌起,由远而近,一切都淹没在夜的黑暗中。矿山脚下,夕阳多情的火把骤然点亮了万家灯火,宛若一支支斑斓的花芯,在晚风吹拂下,娇柔羞涩地开放在夜色这片硕大而幽暗的叶面上,闪闪烁烁的灯光,划亮了儿时飘忽的记忆。于是,记忆穿过时空的隧道,晃晃悠悠,从远处而来。
那时候,家属区常常因电力要保证供应矿山生产而停电。于是夜幕中,我们看到的是从每户人家窗里透出的亮光是跳动着的,微红的煤油灯火苗。每当此时,小孩子们便坐在门前高高的柴堆上,曲着小指头数那矿山上拍拍行行的灯火。那排成行的灯火,有的呈直线,有的呈弯曲,盏盏明灯就像天上的星星,遥远而飘渺,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充满了神秘感。我们的目光会随着会“走”的灯光游移,原来,那是行驶中的电机车机头的灯光,我们的心便被扯得很远很远。
过去的家属区街道,因家家户户门前都围着篱笆而显得狭窄,停电时,也只有伫立在街中心的那盏路灯,拉开长长的影子,光线拉到的地方,都会有一点淡黄色的亮色。我们在路灯下,摆开桌子,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我一辈子的行囊

  



遇见你纯属天意,



爱上你一心一意,
  
苦恋你从无悔意,

拥有你才会满意!
  



我的爱为你开启,  
  
像白色的闪电划破天际;



我的爱为你奔驰,  
像红色的血液充满身体。     
  
我曾告诉自己不要动情,  
  
但只是听到你的声音,



看到你凄美苍凉的文字,   
我就深深陷入情网的沙粒。    
  

喜欢和你在一起,   
  
哪怕就这样默默相视。



一个眼神 ,   
  
也足以让我明白你的心意。    


喜欢和你在一起,  
哪怕一句话也不说,  
你的一个表情,  
也让我从心里欢喜。    
  


欢和你在一起,   
  
轻轻的握着你的手,  



把暖暖的情意,   
传到你我的心里。    



喜欢和你在一起,  
  
哪怕我的的眼睛都不看着你,   

也能用心感受你心脏的跳动,  
那就是我们心灵的默契。     




你是一杯清茶,



淡淡的沁入心脾;



你是一味良药,



能把我的创伤治愈;



你是一片星空,



照耀着我自由来去;



你是我一辈子的行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月湖

   一条映着光的带子,横在晨光下,那是云月湖。那湖是一池秋碧水,给人满眼的水光迷离。
  仿佛还未睡醒,如烟的雾还在湖上缭绕着,湖水象盖着一条轻柔的薄纱娉娉漾动,显出一种朦胧之美。湖岸边,几根竹枝斜伸,在晨风中簌簌摇着,片片半绿的叶子都透着阳光,似有无数思绪的光环在轻轻晃着,水里的倒影,颤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音乐心情-I MISS YOU!

   雨,在昏暗的街灯下
  
  在浅黄色的光中飘着,千丝万缕
  
  恍如看见
  
  那雨,从我的心底抽出缕缕思念 给你
  
  
  
  倾听 那雨唱道:I MISS YOU
  
  和着这钢琴伤感的弹奏曲
  
  今年的夏天 我这里不太热
  
  不太热的夏季里也有柔情蜜意
  
  
  
  于是 夜晚的雨喜欢歌唱
  
  满树的花散落在风里
  
  雨季,提前来临了么
  
  雨季来了 为什么我却倦了编织那段情思
  
  
  这季节 江南的梅子该熟了
  
  这季节 江南又会落下绵绵的雨
  
  下吧 下吧 下一个晚上也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沙沙夏屋的生日文字-作者:静月映眸

   有的人见面不曾相识,就算相识却不一定相知;而有的人,远隔千山万水,从不曾谋面,甚至不知道彼此姓名,却能深入人的心里,成为遥远的牵挂,成为心底那份最温暖的想念。
    
  沙沙夏屋,这个充满浪漫气质的名字,让我不得不相信缘份。虽然我们隔着十来年的光阴,虽然我们隔着千里的距离,虽然我们并不曾真正的相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实事上,通过彼此的文字,我们早已相知,我们更是成为忘年的好姐妹。每次读她那清丽隽永的文字,我的心总是能引起共鸣,原来我们有着那么多相似的情感,原来我们的心贴得是如此近。于是,再长的光阴再远的距离,都不再是一个问题,也许,我就是十年前的她,她便是十年前的我,或者我们之间,原本并没有这十年的距离。
    
  她出生于初夏,于是,也就有了夏的热情开朗,但也不失春的温柔多情。她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海岛,于是也就有了椰林、海浪、沙滩的浪漫,有了大海的情怀——蓝色的忧郁与波涛的豪迈。她喜欢凭栏听风,喜欢静夜伤怀;她喜欢品着红酒欣赏杯中酒红色的心,喜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夏季的回忆

   那个夏季,我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工作。因为新的单位大楼要全面装修,所以现在办公的这个地方是别的单位的地址。这个院子,比原单位那个院子宽敞,一棵很大的榕树,还有枇杷、槟榔、椰子、黄皮、杨桃树,像个果园。那棵很老了的榕树,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海的对岸,外婆住的那个村庄,村口也有这样一棵大榕树,榕树边有一口水井,夏天,树下有许多人在乘凉,小孩子绕着树嬉戏玩耍,姑娘们在井边洗衣裳。不远处的海边,海潮在欢声吟唱。那个情景,一直是我心中儿时美丽的图画。
  
  莲雾,名字挺好听。看名字,人们也许不会将它与一种水果联系在一起。莲雾树,通常长得都很高大。树上结的果,不外乎两种颜色:一种青绿,一种淡红。莲雾结果的时候,满树于是成了红色。远远望去,那树绿与红相衬,煞是好看,稍稍联想,容易让人想到天边的彩云。这树,已经掉了好多果子了,树下全是。这种果子容易掉落,只要风轻轻一吹,便落满地。满地的果子,颜色还是那么鲜艳好看,不禁让人心疼。
  
  单位新分配来一些新成员,这些天上午军训,下午组织他们劳动。新兵们有干劲,前院铲除种植多年的九里香,后院清扫杂草和那些干枯后掉落的树叶。那些掉落的莲雾,每天都能扫起一堆,那是些无声地呻吟着的果子。
  
  下午的时候,炎热的天空变了脸,骤然下起了雨,于是空气里多了一份凉快。我从空调房里出来,在院子里走动,感觉很舒服。我到莲雾树下,摘了一些果子吃,酸酸的,带一丝甜,水分很足。那果是半透明的,咬在嘴里,果汁便喷射出来。
  
  脑子里想到了樱桃。
  
  在攀城,那樱桃颜色煞是吸引人,不太深的淡红,艳艳的,放一颗进嘴里,舌头撩着,将那水分吸出,也是酸酸的,甜的成分并不多。友人说,若能带些樱桃到广州就好了。只怕烂在路上了呢,不好带。我幽幽地说。我还是多吃吧,我把记忆带过去便是。
  
  喜欢院子里那两棵枇杷树。绿叶随着春天的到来,伸展开无数的生机,仿佛是顷刻间,那些叶子成了深绿色,一片一片,由枝头抽开,而后又悄然在枝头上挺立,顷刻间便让那树遮天蔽日。后院,椰子树上已经结了好些果,在树顶上。那树,傲然地挺立,绿色的是嫩果,浅土色的是老果。槟榔还没有到开花的季节,如娉婷的女子,亭亭玉立着。那些树下,掉满了落叶,在春天的阳光下,将从前的心事枯萎。我和几个同事在清扫落叶的时候,另外几个同事在摘椰子。确切地说是钩椰子。因为椰子树很高,没有人能爬得上去,他们找来一根很长的竹子,竹子顶端钉了马钉,两个人一起撑着竹子,将树上的椰子一个一个钩下来,为了防止椰子掉下地后破裂,他们在树的周围铺上厚厚的草。我的目光跟着那长长的竹子游离在椰子树上,头仰着,脖子又酸又累。想起那年的冬季,在东郊椰林,密密麻麻的椰子树,那上树的人爬得飞快,以致于许多内地人都认为,海南人都能爬椰子树。
  
  当然,会爬树的人也有。在远离城区的一个警卫岗点,一个黎族同事,退伍军人,那年自卫反击战获过三等功,他上树的速度也不亚于东郊椰林那些专业采摘椰子的人。他们负责保卫任务的地方,是一个生产乳化炸药的工厂,那个厂区里,有成片的芒果林,椰子树,还有其他果树。芒果开花的季节,穿梭在其中,心旷神怡。那个周末,同事们给我带回来两大串椰子,每串都有好几十个,那些椰子,便是那位黎族同事在树上摘下来的。每天中午十二点前,我们都喝椰子水,那水是要在十二点前喝才甜。
  
  树上的椰子一个个被钩下来,同事们开始用刀将椰子劈开,里面的椰子水清澈而又透明,喝在口里,甜在心间。椰子水喝完了,就吃椰子肉。有人喜欢吃嫩的,可以用汤勺就能勺来吃的吃的那种,那味道清淡,滑滑的容易入口;有人喜欢吃老一些的,因为有嚼劲,味道香,直嚼到腮帮子都累了,还在回味。
  
  喜欢回味,喜欢看着眼前的事物,想起许多的往事。开心的,不开心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又见万泉河(外一篇)

好些时候没下雨了。下午还呆在办公室忙着的时候,天空下起雨来,我居然不知道。同事从果园带回来一些芒果,土芒,是非常好吃的那种。海南人都喜欢吃这类的芒果,不仅因为它的纤维多,而且还因那味道一直带着浓浓的乡土气息。那些芒果都是刚从树上摘下的,金黄色的,看起来非常诱人。放下手里的活,出去洗手,准备吃芒果,才发现下雨了。
  
  我昨天回到家里,已是夜深。去了博鳌,官塘温泉,去了久违了的万泉河边。离家不太远,却是很安静的地方。开了一天半的会,会务组安排万泉河漂流,其余时间便是自由打发。
  
  万泉河也是安静的,风在河中不停地卷动着涟漪。坐在船上时,一些雨滴落下,断断续续地滴落在脸上,惬意的感觉。好几年没来这里了。
  
  想念起那年的冬天。
  
  玉带滩,汹涌的浪扑来,卷起白白的浪花。那气势,不容得你有丝毫的犹豫不决,不是向前,就是后退。玉带滩的两边,一边是澎湃的大海,一边是宁静的河水。坐在玉带滩上,我感叹那海的壮观,也为那宁静秀丽的河水心动。如今那种心动尚在,只是岁月已向前移动了几年。夕阳西下的万泉河,因为雨,显得落落动人,心情,也在雨中朦胧飘忽起来。
  
  两岸的椰林,风中婆娑。万泉河养育了红色娘子军,延伸着英雄的历史,见证过世态炎凉。时光荏苒,万泉河依然沉默,古老而永恒。
  
  (外一篇)写于万泉河之入海口
  
  
  从椰林湾的柔情中走过来,那种淙淙铮铮的吟哦,顷刻间便在博鳌万泉河入海口河与海的交汇处,变做高亢的赞歌。
  
  
  小客船在河湾上行驶。河湾逶迤秀丽,河面上不时有小鱼从水中跃出,岸上的座座高楼,杂沓的人声已渐渐远去。船上的人们或坐或立,有人还怡然自得地躺在架于桅杆与船篷顶间的吊床上,枕着波涛,随着水的起伏摇过来,荡过去的,似乎闭着眼也会有无数的感慨,点点滴滴沁入思绪中。
  
  船到了一个沙滩抛锚,大伙儿一窝蜂地冲上岸,跃入眼帘的是一片蔚蓝色的海,都惊叫起来。
  
  这海,与身后的河湾相比,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欲语还羞,飘飘缈缈,一个却是气势磅礴,波澜壮阔。几尺高的浪头一个接一个地扑来,追得毫无准备的我们没命地跑,依然是弄湿了鞋袜/涛声一阵又一阵撞击着鼓膜,一望无际的大海让人胸中油然涌起一种难以言表的豪迈。于是,不时有人朝着海扯开嗓门惬意地大叫,有人在沙滩上孩子般地狂奔,有人干脆大字型地躺在沙滩上,仰望着蓝天。
  
  从一块嵌在巨树上的铜制牌子的文字里我们了解到:这个沙滩叫“玉带滩”,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半岛,已载入吉尼斯世界大全。它有如其名,就象一条被海风吹得飘来飘去的玉带,将海与河隔在两边,将河的温柔与海的壮美汇集,将河的浪漫与海的豁达融合。
  
  这是海与河的交流,不改初衷,不分昼夜。无论游人带来什么心情,是忧郁,是开朗,是喜悦,是愁苦,在这里都会得到力的奔泻,美的升华。此时,我回过身去欣赏着河湾的秀丽飘逸,又转过头来体会海的奔放和壮观,站在海与河的中间,我的情感象是分离出千丝万缕,不停地迂回,不停地牵扯着。
  
  看河,思绪是一脉缓缓的细流;看海,心路是奔腾不息的狂潮;读河,河给人创痛后安详的抚慰;读海,那是对挫败后的鼓舞:继续前行。
  
  是啊,永恒的力量应该属于大海的神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无题

   炎夏,终于来了。
  
  连续下的雨,让人恍如提前进入了雨季,差点爱上这个以为温柔许多的季节。而炎热的日子,却随后来了。
  
  讓人不禁有了些失望。
  
  阳光很猛,爆发情感般,让人无处可逃,必须接受。那些安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山遥遥与沙沙夏屋

  

关公保梅拓疆土,  


  

山清水秀边防固。  


  

遥望石碌重重雾,  


  

遥想沙沙有夏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