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15006
  • 开博时间:2007-08-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一天

昨晚早早就洗洗睡了,因为连续在外面奔波了一周,虽然20号在杭州休息了一天,但宾馆的床哪有自己家的床来得舒坦?

原本准备睡到自然醒,可恨的生物钟活生生把自己弄起来,抓起床头的手表,才四点四十。晕倒,都怪昨天是早晨四点半起床的,因为客人的火车从武夷山来杭州东站的时间是五点半:(

既然醒了,就把窗帘拉开。

秋日的凌晨,特别寂静。阳台上,伫立。风,破窗而入,习惯性地用手顺了顺头发,迅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今天要做的事情,虽然昨晚睡前已经准备好了。

太早了,还是床上呆着呗。

床和沙发,是我在家最喜欢呆的地方,眼睛望着天花板,怎样都没有睡意。无法入睡,对一个人来说,可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之一了吧。

翻身起来,洗澡。然后喝点东西,将息下来,蜷沙发上,开始读《楚辞》,没翻页,睡着。

九点,被电话吵醒,“海洋,今天周末,来吗?”柳平的声音,很清晰。“来,否则要等28号了,昨天不是说好的嘛。”“我等你。”电话挂掉。迅速地收拾,拎着包,下楼。因为今天是无车日,路上很畅快,比平时节约了一半时间。

陵园路上,梧桐树叶开始纷纷扬扬了。“一叶落而知秋”,“离人心上愁”的情绪虽然很抵触,但在思想里还是过了一下,接踵而至的是办公室周边的桂花香扑鼻而来,很好。

十五分钟,解决战斗。“走了,国庆最好给我派三号的团,因为一号有同学在灌南结婚,要去的。”“好的,电话联络”,挥手告别。

珠江路,老王办公室,张大姐一个人在,等我。三言两语把明天团的计划书拿了,顺便取走我的机票,回家。路上,顺便去了银行,罗衣给的钱到了。

汉中路上的行人很少,车也少。在莫愁路站等9路,天,很蓝。回得家,吃了两月饼,柳平给的中秋慰问品,味道不错,但抵不过他给的提子,偷笑(给钱更实在,哈哈)。

温习了一下无锡灵山大佛的导游辞,明天团的第一个景点,都好久不去了。打开机器,记录下如此流水账。
分类:风景,在前方的路上 | 评论:1 | 浏览: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杭州散记

昨日中午,在火车站把客人送走,因为明天要接一中转团,杭州一日,呆在酒店,等候。

罗衣经常打趣我的很多时间都是在等候中或者交通工具上度过,的确。其实等候也是一种姿态,就象读书。可惜这次出门没有带书,但幸运的是有一手提电脑,可以利用无线网卡上网。

台风“韦帕”过后,杭州的天空明媚异常,心情不错。从宾馆出去,街道上走走,微风徐徐,惬意。

昨晚和公司的驾驶员及导游一起在小餐馆里喝酒,一碟花生米,几片黄瓜,外加可乐鸡翅,闲拉胡扯的,也蛮舒服。饭前或许是柚子吃多了,啤酒入口,苦味很重,虽然少喝了几杯,但醉意却浓。

黄山的那夜,轻度梦游。三人房间里,早晨起来发现自己竟然在梦中从靠墙的床绕过中间的床,睡在窗下的床上。恐怖,笑死人了。驾驶员说起,晚上跑他床上,而且抢他的被子,哈哈。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罗衣查看资料,说是因为疲倦、紧张、不规律的休息引起的,释怀。要不,得去医院了。

23号还有一个江南的五日行程,27号南京结束。这个月的任务完成得不错,那天在千岛湖的宾馆林业大厦停车场,遇见管理局来淳安出差的林总,这世界真小,他的驾驶员小江笑道,“这里都能看到你翟海洋呀”,愉快。因为我是进宾馆,林总他们是离开,约好回单位后,南京聚一下,好久没在一起聊天了。

千岛湖的新旅游码头都投入使用一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去。客人很幸运,虽然风雨交加,但赶上了游船,昨天在杭州就没有继续大家的好运气了,西湖游船全部停航,因为台风。只能在苏堤走走了,虽然自己很发愁,但不能有任何流露,以“贵人出门多风雨”的说辞稳定那蠢蠢欲动的“涣散军心”,还好,一切都还顺利。锁澜桥上给大家讲苏东坡疏浚西湖修建苏堤的掌故,映波桥上说雷峰塔的传奇和三潭印月的来历,开玩笑说我们是“一蓑烟雨任平生”呀,“斜风细雨不须归”了,都笑。

“以一种专业的素质,优秀的服务品质获得大家的高度认可。”领队在我的评价栏上写上如此评定,真不容易。要知道,45大人2小孩的超大团队,在没有西湖游船的情况下没有怨言,连自己都佩服自己,虽然说是因为天气原因这一不可抗力,但遗憾还是有的,包括我自己在内。

下午,在房间,亚麻从四川给发来信息,也提到台风。我笑,说浙江今天已经解除警报了。突然想起有一人在博客里跟帖问于潜到千秋关的路,把自己的思绪拉到了五年前的那一个黄昏,我在那路上的狼狈遭遇,也是因为雨天,再加上道路情况奇差无比,发动一车客人下来搬路上挡道的大石头。雨水无情地冲刷着我们,好不容易走出去,到达广德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从广德到宣城的路上,我们的车轧死了附近农民家的狗,发生冲突,到派出所理论了整整两个小时,回到南京都凌晨了,从那以后,就再也不走那路了,宁愿绕远。

这么多年了,每个团都有每个团的故事,应该可以写一本书,我想。经历的多了,自己也成熟了许多,人生其实不就是在一次次的历练中得到沉淀吗?

记忆里,有许多的艰辛,但更多的是以一种愉悦的心情来面对。恬淡,由不得自己,坦然,也由不得自己,全是被逼迫的,呵呵。

碎语。二00七年九月二十日记于杭州莫干山路新座之星宾馆。
分类:风景,在前方的路上 | 评论:4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于徽杭古道

读罗衣老师的字,提到了黄山的落叶。

此刻,自己就呆在黄山脚下的小镇,汤口。天气不错,心情自然就好。小溪的尽头,眉毛峰如屏,耸立。

山上,是否无边落木萧萧下,不知。但可以畅想。

喜欢“萧萧”这个词,感觉如山路弯弯,峰回处,一泓碧水,倒影着如丝的云,氤氲。水边的森林,风吹起,黄叶飘零,空中自由的弧线掠过,沉静于秋水的皱,如萍。

记忆里,都好久不曾来得黄山了,主要是懒惰。桥下的小店也改变了桌椅的位置,和小孟坐在一起,吃面。想起以前的那个朋友,也是在这里,喝得大醉而归。一直都喜欢酒精的滋味,但并不成瘾,不象烟,一日没有,就不成。

猪头肉的味道,这个小店,沉淀。

这次的黄山之行,来得早了。那年的11月份,从太平到汤口的路,水杉树整齐的柠檬色,铺满了山道,带霜的柿子,骄傲于枝头,村口的炊烟,袅袅,如粉红的往事,飘过。

明天,得出发,从徽杭古道,去千岛湖,不知是否会有从前的感受。

于潜到分水的路,朋友说已经修好,希望能在那依山带水的边上,偶遇《水经注》的作者。天目溪,柳溪江,女人河,单单从这名字,就读出些感慨。心底深处的柔软,文字随指尖飞舞,平仄。

都记不清曾多少次走过。秋日里,应该比春天更好,虽然没有那满山遍野的红杜鹃。粉墙黛瓦的徽式建筑,错落于青山绿水间,柴扉狗吠。村妇手中的捣衣棒,起起落落,从上古到汉唐,最辉煌的岁月,应定格在明清。棒起时,鱼梁古渡上,男人即将离家远行,棒落后,等来的或许是信客从那遥远的钱塘带来的只言片语。

咚咚咚的声音,寂静了整个山林,流水却永恒得似乎不知时间。一个个徽州女人在捣衣声中倒下,一座座贞节牌坊在鞭炮声声里屹立。烟缩重楼的背后,眼泪完全干涸,记岁珠的余温应该能滚烫男人的脊梁。

山道上,听到了历史的蹄声,可惜归家的旅程,是那样的关山重重。日暮乡关何处?我在他乡也异常地思念你,我的家,我的女人,或者还有那我未见面的孩子。

未完,待续。(初稿)
分类:白雪覆盖麦田 | 评论:3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掠过心头

习惯了以一种沉静的心绪来面对所有,风,掠过心头,涟漪渐起。

觥筹交错过后,麻醉的不仅仅是神经,还有心。宁愿就一直不要醒来,可偏偏还有许多烦心的事情要去处理。

天,阴沉得厉害。街道,也很脏。

踢翻了一个饮料瓶,叮叮哐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道。

打开机器,央行再一次加息的消息映入眼帘,简直不敢相信。一年之内竟然五次加息,我那可怜的新房子,元旦过后,银行的贷款得每月涨100元以上了。现在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郁闷。

以前单位的同事,昨天找了个理由,小聚。人,还是以前的人,但心,却都远了。或许是那句老话,“距离有了,美没了。”

算了,想也没用。随他去。

从上海回到南京,休息了两天,明天又将出发。习惯了行走,呆在家,反而会生出些乱子来。黄山、千岛湖、杭州的四天行程,19号结束。20号继续在杭州上一个一日游,争取再上一华东。

吴刚早晨去了芜湖,小朱也在团上,吴国飞刚刚打来电话,问我从长安到乌镇的路。

都在外面,九月一过,我们的行业马上进入淡季。时不我待,抓紧所有时间。

在机器上查了一下我们明天客人的火车时刻,早晨八点就到,在家得五点起床,和驾驶员联系好接团事宜,100公里的路程,从南京到芜湖。

和姐姐说,准备从导游哥哥做到导游叔叔,继而导游爷爷,但愿能一直坚持。看多了红尘中的人情世故,也看清了许多的尔虞我诈,一直都在坚持“淡定而透明”。

回忆里,虽然苦涩不少,但更多的仍然是愉悦和幸福。

工作,在继续。书,却开始读得越来越少了。《楚辞》已经拿到了,但估计要到年底才能真正地去读了。

十月,还有一次长途的旅行。
分类:白雪覆盖麦田 | 评论:5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纷纷雨下,暮色渐浓时分

蜗居,不再
恨出发——毕竟征尘还未掸尽
长江水消瘦了江南的风华绝代

眉头
刻骨怀念,跃上
故事中那位杜姓的女子呕吐了半江秋水
瓜州古渡寻遍
残月仍如睡眼惺忪
千帆过尽处,钟山非几重
箱沉江底时
绝望的仅仅是背弃,抑或其他?
来年,又绿的该是那纵身一跳之剪影
洒满古岸

蜗居,将成为奢望
伤离别——毕竟重逢待追忆
并州的剪刀划破岁月,还有思念

十年生死两茫茫
遥想松岗上,伫风西北望
京华外怀远驿
盟约仍在,执手却难
黄州踏遍,东坡里稻麦青青,雪堂中古柏森森
谪守的诏书尺素又至
钱塘潮头,郡亭枕上细数桂子飘香
水光潋滟不如与琴操的一问一答
樟荫下小沙弥偷望玄机
哪知晓,梦深处,柳枝参差舞

蜗居,闲适
期经年——毕竟鹅黄灯影袭照
一卷书,在握

两小无猜的长干桥下荷盖亭亭
不远处,石子岗头,落花如雨
试想狮子山上帝子垂训铮铮誓言犹在
可轴轳接天,楼船东下,金陵王气黯然收
胭脂井沿辱没的绯红片片
惟商女夜夜传唱,古秦淮畔依旧莺歌笑语
女墙外,台城下,潮打寂寞
桃叶已逝,墨池以字换鹅哪抵得上平常百姓家呼儿将出换美酒
即使栏杆拍遍,无人会求田问舍季鹰归未
归去,三山半落青天外

与其蜗居,不如——
浪迹天涯
相忘于江湖,终老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分类:人归落雁后 | 评论:3 | 浏览: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流水账

“哥哥,在家吧,偶马上去小郭家,给她媳妇送杭白菊,还和偶一起去呀?”“你去吧,还没起来呢,他家那么远,不去了。”

迷迷糊糊地,被吵醒,难受得不行。“主要是想找个机会看一下你,都好久没见了。”不依不饶的。“你嫂子今天要回来。”只得实话相告。“难怪,偶说的嘛。”电话挂了。

妹妹一向的快人快语,风风火火的一丫头。准确的说,她不是我的妹妹,而是四年前跟我实习了四十多天的小姑娘,当时二十五岁。这些年来,无论什么样的公众场合,“翟海洋是我师傅”这句话老挂在嘴边。私下里叫我哥哥,朋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关系不错,就叫着吧。

的确,都快一月没见了。

小郭是我们的好朋友,与他没见面的时间更长了,估计得两月了吧。上次听阿杜说,他家老屋拆迁,因为面积大,政府补偿了他三套房子,外加120万现金。当时,就晕倒,无论我怎样努力,要想达到这程度,这辈子估计是够呛了。

钟静要回来,论文的鉴定意见别的教授都出具了,就等今天给最后一专家了,院士。

起来吧,时间也不早了,光着身子,冲凉。水哗哗地顺着背脊淌下,突然,想起了外滩到南京路的那人行地道,明晃晃的麦田,一片金黄,远处的村庄,暧暧炊烟,袅袅。那是梵高的画。

天才的孤独,开枪自杀于那片金黄的麦田。王国维、三毛,也应该是天才吧,选择了湖面和浴室。唏嘘里,湿漉漉地出来,坐下,喝水。“怎有这想法的呢,莫名其妙。”感叹中,点一枝烟,升腾起的烟雾如雾一般,迷蒙了双眼,依稀里晃过梵高的影像,发呆。

“怎么了,又发呆呀。”钟静进屋,都不知道。“哦,回来了呀”,接过她手上的东西,起身给倒一杯水,递过去。“突然想到了王国维”,淡淡地说了句。

“那院士才从南通回来,在南京停留两天,得马上把意见和论文送过去。下午还要去东大打印材料,准备31号的答辩,和师兄约好的。你抓紧时间,下楼买菜,中午我回来吃饭。”根本就没接茬,言简意赅地告诉了我她的安排。“遵命,后勤保障一向有力。”我笑了,一动一静,很好。

一起下去,她去北京东路,院士办公室。我去扬子江大道,银城花园菜场。

中饭时间,告诉我“事情还算顺利,明天去取,25号让南大的老师给带到教育部”,望着盘子里的红红绿绿,突然笑着说“想我了吧,菜烧得也比以前更好吃了。”“少没正经,主要是你现在忙得哪还顾得上我呀。”电话响了。

“25号有个45人的团,四晚五天,还能出去晃晃呀,你老婆的事情忙完了吗?”公司的柳平,最近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家的工作重点是博士毕业事宜。看着钟静,默许的眼神,“哦,行呀,29号就回来吧,我家她31号答辩,不碍事。”

挂掉电话,相视一笑,会心。

稍微休息一下,她出门,我坐下,开始这流水账。
分类:闪亮的日子 | 评论:3 | 浏览:6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灿烂了忧伤

淡淡地以一种很诗意的笔墨写下如此文字,烟灰缸里的青烟若有若无地上升,飘荡开去,楼下偶尔传来孩子嬉戏的吵闹及旁边邻居家敲敲打打的零碎声音,时间,仿佛静止在这慵懒的秋日午后。

静静地坐着,翻开手边的书,书的主题是关乎旅行,但绝非一般意义上的游记。突然间脑海里跃出波德莱尔的一句话,“真正的行者纯为出发而出发。”的确,虽曾自诩自己能以一种风雅的姿态行走,但现在才明白原来一直惴惴不安地在思维深处中隐含了太多的期许甚至是一种永远无法触摸的浪漫邂逅。当有了功利或者说目的之后,旅行便不能纯粹是为了出发而出发。

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而于身体力行过程中,因为不可避免的点滴琐碎,忧伤便应运而生。而智者,选择了以灿烂的姿势来面对。

无事的时候,更多的打发时间方式是看形形色色的地图,先是自己生活的城市,继而自己出生的故乡,再次是曾经到访过的遥远,更有自己期待的前方的未知。那天,在信笺上写满了若干个城市的名字,原来,她们都曾在我的生命中出现。

终南山上的积雪,江南小镇里湿漉漉的陈年旧事,渭城的客舍,灞桥边的柳,在文字的渲染下给人以致命的诱惑。而我们自己,就象那一条条贪婪的蛇,无论游走得再远,天黑的时候,你终归要回到你曾经出发的地方。

于是中国的文人便发出“叶落归根”、“乡音未改”的感叹,“故园东顾”之后的老泪还来不及轻轻擦拭,儿童“笑问客从何处来”的疑问又使得自己回到那遥远乡村的雪夜,行者的足音清冷地飘进那些入梦者的枕边。回首,“西望夕阳里的咸阳古道,我等到了一匹快马的蹄声。”

行者,是用心来丈量着脚下这深沉的土地,永远。

回忆那次远行,是那北回归线之南的滨海小城,当万绿园的苍翠掩映在五光十色的霓虹之下时,“我们,回家。”短短几字从口边滑出,陌生的城市,摇曳的椰影,公共汽车穿过一条条长满榕树的街巷,家的方向,恰与我们,背道而驰。当从终点又原路返回到出发的地方,早已“月上柳梢头”。车水马龙的行色匆匆,我们都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以一种童真的目光来优雅地打量这人世间的美好和繁华,不禁哑然。于是,再度出发,虽然已没有了方向。

舒适的冷气,漫过身躯,安静地去听那《城里的月光》,浅吟低唱的背后老是怀念那“一抹断肠之背影”及“粉红的衣裳”,无法脱离,也无处可藏。

原来,自己于某种意象,有一种难以抵挡的忧伤。

把以前的博客关了,原因是想离开一段时间,离开的并不是我自己,离开的该是一种忧伤轮廓的宿命。就象现在,即使有了某种情绪,也要冠以“灿烂”做为前缀。

落日楼台,横笛的少年呢?

酒醒时,古池,一蛙跳入,水的音。

“走上这条道路,乃思之力量;保持在这条道路上,乃思之节日——假设思是一种行业的话。”(海德格尔《林中路》)读书、行走,将主导我的人生,但期望较之以前要更加单纯。
分类:风景,在前方的路上 | 评论:5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恬淡些,就会更从容些

夜色,如风般轻柔,银河上的鹊桥一定静逸得如我在南瓜棚下的聆听心境。“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
相距16万光年的牛郎和织女,在中国的民间被演绎成每年的七夕相会,浪漫的爱情,难道真不会因为遥远而“揽衣起徘徊”吗?《古诗十九首》所以为千古至文者,以能言人同有之情也。人情于所爱,莫不欲终身相守,然谁不有别离?

从《迢迢牵牛星》开始,电话里我们谈论起《诗三百》、“建安风骨”到南宋的“张孤雁”,她建议我去背诵《庄子》,但自己不喜欢,还是准备选择《楚辞》,希望能象《诗经》一样全篇倒背如流。

翻身下床,在书架上竟然找不到《楚辞》,郁闷。“没关系,明天就给你把这书寄过去,因为昨天在当当网上有新买了《楚辞注释》”,落寞之心将息下来。

读书,虽不象龚自珍说的“都为稻粱谋”那样,但现在回过头来想,离开学校这些年来,真正沉浸下来仔细地读点东西还没有,功用的色彩往往倾向于速成,压缩饼干式的囫囵吞枣,浪费纸张,更蹉跎青春。

陈平原先生在北大百年校庆的讲演稿里疾呼重视中国传统文学在高校的地位,可社会的功利、世俗的眼光,把以前所谓的“天之骄子”转向了职业培训,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量化、标准化,实在是遗憾。改变、革新,说到底,只是一些利益集团的利益再分配而已,高校,也一样。博士,在我国,学位算高的了吧,但论文的硬性指标,你达不到,连毕业都成问题。更有甚者,文学博士还得上英语课,真不晓得是什么逻辑。

抵抗,徒劳无用,显得苍白。还得按部就班。

中文系的学生,你教他《文论》、《文选》,还不如教给他如何谋得一份薪水高的差使。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其原因何在?我们都心知肚明。

传统文化的没落,有识之士的忧心忡忡,毕竟难挡“孔方兄”的来势汹汹。当大家埋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同时,而我们自己就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手电筒主义”要不得,拿出点时间“多照照镜子”。传统成为标榜、文化建构也昨日黄花,易中天火了,于丹也走到了幕前,诸葛亮步下圣坛,更有《明朝那些事》,不一而足。

还是背背我的《诗经》吧。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到“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恬淡些,就会更从容些。

以她的《蝶恋花》为此文的结语。“一往情深深几许?碧海沉沉,月下潮汐舞。长夜无边谁共语?银河闪烁星无数。 强理心头千万绪,寸寸柔肠,细味甘与苦。却羡巧手织锦女,鹊桥七夕年年度。”
分类:人归落雁后 | 评论:0 | 浏览: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夕

早晨七点多,还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等你今年七夕的诗呢”,晕倒。

把电话设置为静音,知道会有不少信息进来。拉上被子,继续睡,毕竟昨晚的酒喝多了,头疼。

一直到十二点过后,懒洋洋地起床,镜子前端详一下自己的脸,明显神色不佳。光着脚,冲凉,水流从睫毛上淌下,温润的,是心。

擦干身子,静静地坐着。脑子里一片空白,时间也仿佛停止。

突然想吃方便面。

下楼,穿的是四月在苏州买的红色鞋子。天,阴沉沉的。

从超市出来,雨,淋漓畅快,倾盆而下。站在门口,望天,明黄色的。买一棒冰,柠檬味的,傻傻地呆着,等雨歇。

街道被雨水冲刷得很干净,空气不错。小区里有人把板凳搬出家门,坐在一起聊天,择菜。邻居家的那只大黄狗,摇晃着尾巴与小女孩嬉戏,孩子呵呵的笑声,一股暖意,从心头升起。

摊开报纸,七夕的专题,做了大约有十几版。从吃的、穿的、逛的、娱乐的、腐败的,应有尽有。注意到在紫金山天文台的门口,新开了一家“悠香美地”,想想,那地方的确不错。华灯初上,屹立落地窗前,看山色下的南京城,花开四季。

钟静的电话进来,问候我。

节日快乐。但没有说出口,在心底打转。十年了,等待了十年。往事,如潮水,涨落。

方便面不好吃,但汤的味道不错。朋友们的信息一个也没回,枯坐,发呆,感觉蛮好。把手机的问候语改为“风飒飒兮木萧萧”,喜欢屈原的这句诗。

打开机器,小刚的《寂寞沙洲冷》弥漫整个房间。翻开一本书,目光游离在一张张精美的图片上,说的是杭州一年四季的花事。

三生石,法喜寺的后墙下。又想起那个朋友,曾经把她的博客分类,其中有一类就取名为“爱在三生石上”。

暮色渐浓,文字翩翩起舞。太原的“笛声何处飘来”在我以前的文字后留言,问候我的身体,欣慰。
分类:人归落雁后 | 评论:6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咫尺,却是天涯

秦淮河边的凤凰花已经开败了两次,依然没有等候到你的承诺。每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都在回忆曾经短短的相处,可惜,留给自己的只是你那粉红衣裳,飘过陵园路那深绿的梧桐疏影。想像能在江南秋水憔悴的季节与你相逢,咫尺,却是天涯。

枯坐,茶水凉了,重新续上。

四方城的大金门,我们静静地坐着,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交谈一起工作时候的场景,会心的笑声爽朗着整个山林。斑斓的小鸟轻盈地从你头上掠过,优雅地立于前方不远的草地,回头,朝我们顽皮地叽叽咕咕。起身,悄悄地靠近、靠近、再靠近,倏忽跃起,飞过的痕迹若有似无。回眸,给我一方浅浅的笑,定格在我内心的柔软。

故事,很多都是从那一方浅浅的微笑开始的。

在杭州的灵隐宾馆,《超级女声》总决赛的那晚,你从千岛湖发来短信,问我是否已经休息了,并且告诉我说千岛湖细雨霏霏。我说我支持周笔畅,还没睡呢,小郭、阿杜他们在宾馆一楼的房间里打牌,二楼就我一人,孤独地执着。从未有过任何追逐歌手行为的我,竟然关心着那次选秀。很遗憾,冠军只有一个,如你的愿了。短信里你尽情地抒发着自己内心的喜悦,而我,只是默默地安静着。

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以一种纵情山水的情绪来面对那一湖碧玉罗簪,想细雨飘飞山色空蒙,再有海洋问候萦耳,即便无法触摸但心相依存,望波上寒烟翠,执子之手相看风清。”输完这条信息后,等待是何等的漫长呀。你回了三字,“我愿意。”

感情像决堤的洪水,泛滥成灾。秋日里阳光刚好,紫薇花开得正浓,洁白的云朵挂在碧绿的山岗,音响里杜德伟的《天真》,心情舒畅得不行,知道那是一种幸福的眩晕。杭州回南京的路途,回忆延安路口我望见的那一弯如眉的月,依稀晃过梦境中似是而非的脸庞,迷离的情绪顺着飘荡开去的灵魂,一重一重又一重。

人的思想,也奇怪得很。偶尔某处不经意的触动,能于心湖中掀起阵阵涟漪。

《史记》一书,摊开在床上,趴在上面读《管晏列传第二》,虽然不是很长的篇幅,但记叙了管仲与鲍叔牙的友情,晏子与越石父、御者的故事,“欣然而忘食”。好想再在电话里给你讲叙一下越王勾践与大夫范蠡,当然,更有《山居笔记》还没有为你读完呢。

去年的夏天,你突然不辞而别,离开的原因还是后来朋友告诉我的。我没有怨恨,因为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默默地承受着对你的思念,一直到现在。
分类:人归落雁后 | 评论:0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身,看见明媚的蓝天

立秋后的南京天空,异常明媚。难得的天气,适合放飞所有心情,包括郁闷和快乐。

从广州回到南京,因为她的论文需要鉴定,又去了北京和上海,虽然没有把功夫花在自己的工作上,但也十分地紧凑和忙碌。18号还得把东西搬到仙林的财经大学宿舍,27号的答辩时间也已经确定,相信这阵子结束以后,一切就会安顿下来。

守候,相望,终于接近胜利彼岸。

公司打来电话,通知说18号有团,但去不了,只得拒绝。吴刚才从贵阳回来,明天得上个黄千杭的团,电话里说继续度假,并且描叙了一些贵州的所见所闻,感觉应该还相当不错。阿杜早晨也联系了一下,说在苏州的木渎,很想念我。

这些年来,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来了,又都走了。世事变幻,如云卷云舒。人的一生,似乎真的应该被分割成一段一段,儿时的伙伴、学校的同桌、宿舍的兄弟、单位的同事,一幕一幕。记得以前的那个朋友老说的一句话,“幕起时,无论你是青衣,还是老旦,终归是要落幕的。”的确,我们不应该在乎结果,在乎的应该是过程。过程中的阵痛也好,过程中的鲜花掌声也罢,一切都会过去,如过眼烟云。

很喜欢“人归落雁后”这句诗,仿佛写出了很多而又意犹未尽,“归”,应该是舍弃后的一种意象和姿态吧。而舍弃,太难。于是,开始了回忆,回忆儿时的单纯、同桌的三八线、宿舍里上铺的兄弟、单位的是是非非,都久远了。

久远得如历史的苍茫。

姜太公坐在渭水边,等待的是一种际遇,柳宗元独钓寒江雪,体现的是一种情怀,而我,更要学会甘于舍弃,只有舍弃,才可能气定神闲地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

关掉以前的博客,一个人悄悄地躲起来,把情绪飘荡在许美静的《阳光总在风雨后》,文字随着手指飞动,开始变得鲜活滋润起来,平仄出自己的惬意与满足。

在家的日子,也过得自由舒坦,读书、写字、喝茶、看电视、听音乐,自得其乐。经常带上厚厚的面具,生活在自己假定的一种理想世界中,完美着。这很不健康,与其虚荣或者说虚伪地苟延残喘,还不如摘下面具,把苍白的面孔勇敢地迎向蓝天,定会如我的文字般鲜活滋润。

月初,在三亚,北纬十八度的柔软时光,大东海的水底、南山的虔诚、天涯海角的传说、亚龙湾的蔚蓝,一直都在记忆的最深处,只有远离了,才明白真正的惦记,而惦记,需要的却是经历心路挣扎。

江南,好久都没有恣意地徜徉其中了。曾经自诩风雅地行走于诗意盎然的江南,而现在,快一个月了,因为种种琐碎和纷扰一直蜗居在家。想念,深切地想念,想念乌镇的蓝印花布,想念太湖的烟波浩淼,想念虎丘山下的青苔古痕,更想念的是杭州西湖的波光潋滟及上海黄浦江的霓虹闪烁。

江南,承载了我太多的梦想。梦醒时候,转身,看见明媚的蓝天,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分类:人归落雁后 | 评论:3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