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会

【右手抽筋的左手】右手砍人,左手看病;右手成魔,左手成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9224
  • 开博时间:2007-08-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事物(一组)

事物(一组)


抽筋

在手臂和手之间
地震蔓延
房屋都在发抖

说话

穿过波浪抓不住云朵
鱼在地上翻滚

天堂

上帝的门一直开着
我拿着钥匙 打不开门

衣裳

雨打湿了 身体活了
动物没有毛却有皮

果汁

夏天遮不住凉意
江水浸染着石头
分类:【B叠】诗经 | 评论:1 | 浏览:1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写一首好诗

  想写一首好诗
  
  一直以来,我都想写一首好诗
  我都准备好了一切
  甚至想好了题目
  它的题目就叫《好诗》
  
  它没有主题 没有隐喻
  没有太阳和麦子
  没有森林和草地
  没有雨水和空气
  它不会叹息
  
  我想写一首好诗
  它只有快乐
  我一直在想这些年的事情
  我所有的经历
  竟然写不出一首诗
分类:【B叠】诗经 | 评论:0 | 浏览:7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早晨【番外篇】

上海的早晨


9 学长来了,情


文/施婧婧(蛋白质)


  2008年9月29号这一天,学长来了,两年未见面,还是会一见如故,这就是所谓的真感情。


  学长此次上海行最大的目的就是看望相识多年的嫂子,当晚10点20分,在火车南站东北出口接到了他。与学长匆匆忙忙叙旧30分钟,他便心急如焚要赶往复旦大学嫂子那边,学长说,嫂子说好第二天接他吃早餐,然后陪他玩儿。我让学长今晚在我家这边开个房间休息好了,学长怕早上嫂子等久了,因为从我这边去嫂子那边要2个小时,学长知道自己早上起不了那么早。


  没有强求,学长把我送到小区门口,我把学长送上了计程车。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影,我站在原地发呆了好一阵子,我的学长,一个大学时对我特别照顾和关心的好哥哥,我会永远记住他对我的好,将来有能力了一定好好报答。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学长和他心爱的女子能够幸福快乐,可能的话,我想要亲眼看见他们走入婚礼的甜蜜天堂,为他们祈祷祝福。


  第二天早上10点多,手机响了,一看是学长的电话,“妹妹,我今天没联系上你嫂子,现在心情很差,妹妹能出来带哥哥玩吗?”“啊?不会吧!?怎么搞的啊?你们没说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吗?”“你嫂子手机一直关机,我联系不到,我想现在就定机票回长沙了。”“不要啦!黑子哥哥,好不容易来一次,玩玩再走啊,那我过去陪你玩儿好了。”“嗯嗯,还是妹妹对我最好了……”


  脱下睡衣,换上运动感超强的衣服裤子加帽子,出发去复旦大学。始料不及的是,正准备出门的时候,肚子一阵剧痛,疼得我满床打滚,室友妈妈让我喝点热开水,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再出门。躺了半个小时,生怕学长等久了,忍着还有一点余痛的肚子去南站坐轻轨3号线转69路公交车,约莫2个小时后,到达复旦大学校门口。接到学长的具体地址,步行了15分钟,终于见到了房间里的学长。这个时候已经快下午4点了,学长一天都没吃东西,一见到我便急着拉我下楼陪他去吃东西,我建议学长去南京路那边吃饭,学长乖乖地先买了两个“手抓饼”填填肚子。


  55路公交车,七八站后直达上海外滩,和学长在外滩欣赏电视里多次出现的上海风景,又转道去了南京路步行街,最后的晚餐定在“世家炖品”,两个人点了一份黄豆百合炖猪蹄、一份牛筋哈利炖咸肉、一份酸菜炖腊牛肉、一份蒸三宝、一份溜菠菜、一份玉米香糯饭、一份抹茶肉松松子饭。满满一桌的饭菜,吃得我肚子圆滚滚的,学长的食量明显没我的大,桌子上2/3的菜都是我解决的,o(∩_∩)o...哈哈,不想出门时我已饱嗝儿不断。学长笑我还是跟大学时那么傻傻的,和我在一起总会忘记烦恼,再郁闷的心情也会开朗起来。


  吃完饭之后,一路逛到了置地广场、大时代广场、世贸大厦、来福士广场……


保持通话


  走到和平影院的时候,学长说想邀我一起看电影了,街上人实在太多,想看点什么也看不了,眼里除了人还是人,不如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在电影院外面选了几场电影:《画皮》《李米的猜想》《保持通话》,学长最想看的是《画皮》,胆小的我还是不太敢看的,上天太眷顾我了,学长进入售票处时被告之,今天只剩下《保持通话》的票了,一部惊悚的警匪动作片,评价也不错,于是,买票进场。看完《保持通话》,最大的感受是:这部电影真TMD不错,钱没白花,太值得一看了!


  电影结束了,聊了会儿天,学长便送我上了地铁,他也独自一人回到了宾馆。


  有些人的感情可以保持很久很久,就像我和学长,而有些人的感情却有一个保质期,过了就不再有情,就像我和小峰哥哥。大学时曾经也是那么那么要好的朋友,每天形影不离,但如今,连个电话也不会有一个,时过境迁啊!很多人,注定在你的生命中就只是个匆匆过客,像他;而某些人,也注定会在你的生命长存不倒,像他!

分类:【D叠】连载 | 评论:0 | 浏览: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早晨【6】

6 五角场,暖


  夫妻肺片,跳水鱼,我喜欢的不仅仅是这两道菜的味道,更是名字。前者就不用说了,后面的跳水鱼,跳出水面才海阔天空,意味也是深远。  


夫妻肺片


  是在五角场的蜀菜行家吃的这两道菜,午餐。10月2日,恰逢这里举办2008年金秋农副产品大联展,买了小核桃和开心果,带回来,大家都喜欢吃。而后共进午餐,相谈甚欢。实际上,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


  这里靠近复旦大学,又是一处繁华之地。人头攒动,相比南京路更显得精致而有序。颐高数码广场的高科技不用多说,杨浦科创中心大厦也体现出浓重的现代感。地方没有南京路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逛街其实也不重要的,城市发展了,其实在哪个地方都能逛到一样的街,买到一样的东西,只是遇到的人不同。


  我再去五角场的时候已是10月3日,和沫子老哥。老哥听说我到上海了,立即不辞辛劳的从长宁区奔了过来。我到上海的几天,天气都是晴朗,这也算这块地方给我足够的面子。


  老哥是网上认识的朋友,老家在常德。常年漂泊在上海的他,不禁多了一些沧桑感。早年老哥在论坛上写散文,不知怎的一见如故,便熟如家人。我们有数次相见的机会,却终因种种原因使得计划流产。这世间很多事都是这样,毕竟人算不如天算。


  和老哥吃黄鼎鸡,主要是不愿走远,就近解决温饱。鸡是凉拌的,才有些后悔了,毕竟天气有些凉了,吃冷菜不合时宜。但这也罢了,这菜下酒刚刚好。两人喝了酒后,便直奔最近的繁华地,五角场。


  可惜又觉得对酒成六人似的,兄弟朋友,人多才显得热闹,也才玩的起兴趣。我和老哥都是属于群居动物,自然免不了呼朋引伴。可惜的是,我的几位高中兄弟们都失去了联系,而总不能麻烦郭郭或是蛋白质,她们都有自己的事。便在一旁听老哥打电话,看他发短信,忙得不亦乐乎。老哥对我的到来是十分高兴的,和我相处,总能想起旧去的时光。那些未曾崛起的日子,那些动荡不安的身份。


  但毕竟是过节,在上海的朋友都出去了,就像我的朋友姚卫国一样,回到老家安徽看老母亲。我们实在无聊之极,便跑到KTV里面去唱歌,叫了陪唱的小姐过来,一起喝酒,玩色子。唱了数首老歌之后,嗓子也哑了,酒精也上了头,两个人不管陪酒小姐在旁边,自顾自地聊天,我们聊到了他初到上海时的困窘,也谈起现在生活的幸福。只是苦了旁边的女士,她们大概没见过我们这样正经的男人了。


  老哥和我又去了他的家,刚好他儿子来信了,他反反复复看着信,眉角都是笑。小侄子写的信很简单,但说的事挺多的,老哥得一一应付。在老哥家吃了中晚饭,嫂子的菜烧的好吃。还是在家吃饭好,这是我最深的体会了。


  而我很快也得回宾馆了,周海明陪着我一起走,在房间,和王晟又谈起了我们的活动,一直到十点他们离开,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我也是很久没有参入诗歌的聚会、文人的活动了,感觉这下像是找到组织一般。有些时候,命运就是这样被偶然改变。


  已经两天没有注意上海的早晨了。老哥说,上海的天特别明朗,你能看到天空的云在夜晚轻轻的飘开。我拉开窗帘,看到的是深蓝色的天,没有云,只有星星,确实很闪耀。

分类:【D叠】连载 | 评论:0 | 浏览:7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早晨【5】

5 诗歌会,雅


  我必须得感谢一个人,郭郭。去上海之前,我委托她帮我订房,她给我查遍了上海的经济酒店,按照我的要求订了锦江之星的商务房。无论价格还是环境都给我安排得非常好,还特地嘱咐酒店服务生,要求房间位置能安静点,视野能开阔点。


  我和蝈蝈未曾见面,上次她来长沙,我在武汉。此次我到上海,她却也是出去游玩了。等到10月1日,她终于回来了,说晚上在现场酒吧有活动。


  按照预定的时间,来到预定的地点,给她打了电话。一位头发卷卷的女士穿着淡雅的裙子走了出来。这是我心目中的上海女孩的样子,相比之下更多一分从容。


  到了才知道,这是一场诗歌朗诵民谣演唱会,命名为民谣+诗歌狂欢节,每年一次,这是第二届。郭郭和我见面,没有半点生疏,和我天南地北的侃起来,而后给我介绍她的男朋友——王晟。王晟早知道我的到来,预备了一本诗歌集,将他近年来的诗歌收录在一起。这对我来说是尤为珍贵的礼物,尽管我已经好久没写诗。


  在酒吧里面呆了一会,见过各个主创人员和演职员,演唱会便开始了。人不是很多,地方宽松,气氛也不错,没有压抑感。



民谣诗歌狂欢节


  第一个上场的是暖,有些文静的女孩,嘴角的银环却代表着叛逆,声音有点小,却能从诗歌中看出一丝抗争的力量来。


  而后是民谣演唱,刘四加和周勇的城市民谣,白羽的迷幻民谣,潘老师的爵士音乐,王德伟的诙谐民谣,和周海明、王晟、张芯如、杜刚的诗歌朗诵交替着。主持人凯欣是一位有着贵妇气质的女孩,在介绍出场人物时,总有着自己深刻的见解,让我在聆听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想着她的那些评介。


  现场最出众的不是别人,正是郭郭。她在朗诵王晟的《哀悼日》的时候,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其中的力量,配上警报声和沉重的音乐,将那首诗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依然还记得她朗诵“那些忧郁的新浪站在自家门口,目送远征的夫君”时的低沉凄凉,“为人民还是为国家,为人民还是为皇帝”时的振臂呐喊高亢激昂;在朗诵杜刚《童话诗》时,她又换了一种语调和声音,完全的童音让我们为这首诗而倾倒。或许是因为她编儿童教材,或许是因为她喜欢话剧,对那些诗歌她能拿捏得很准,让人不由得将诗的表达完全吸收。


  周海明的诗歌写得不是特别精致,但他的朗诵确实是一大特色。我愿意称他为行为诗人,实际上有时候,用身体写诗比用笔写诗更重要。在他朗诵自己的诗歌《2008年,我的祖国没完没了》时,我能感受到他愤怒的情绪,在一个个看似夸张的肢体语言中,得到施展和发挥。在朗诵王晟的《寻仁启示》时,我能看到他那行为之中,带着后现代的抒情的诗句闪闪发光。


  王德伟是来自纽约的律师,他用着蹩脚的中文唱着民谣,很是能带动现场的气氛。歌词诙谐幽默,加上王本身长得也有些幽默特质,让人不自觉的跟着舞动。王的音乐节奏感很强,歌曲也很适合传唱的,可谓独具特色。而最有趣的是他在朗诵会之后,询问周海明朗诵的诗歌是不是关于“小弟弟”的,这让周颇为骄傲,至少在他看来,这种行为诗歌已经有些成功,只是不够成熟。


  白羽在国内是小有名气的民谣歌手了,他的歌听起来很有些慵懒的味道,这和另外一位刘四佳有着一样的风格,只是他的歌词,实在足够打动人心。我试着将他和许巍相比,结论是许巍比他浮华。


  ……还有一些参演者,因为后面没有接触,或者直接交流感受,也就不多谈了。譬如说张芯如,她的名字我是耳熟能详,这次能现场听她朗诵《祝词》,更觉得自己技不如人。


  一场听下来,确实不虚此行。之后数人一起去宵夜,和周海明共饮白酒,当晚大醉。到10月3日,又与王晟、周海明商量如何进行“上海——长沙诗歌民谣年展”活动,推出了不少计划,只是需要些时日来实现。这也算做我说希望能为诗歌或者文学所要做出的贡献吧,若是能成,那自然是好,也不辜负一帮上海朋友的希望了。

分类:【D叠】连载 | 评论:0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早晨【4】

4 南京路,寂


  晚餐是在南京路吃的,此行在上海,去过两次,一次是蛋白质陪着,一次是自己独自行走,感觉却是一样,寂。不是寂静,而是寂聊。


  十里南京路是不是真的有十里?我没丈量过。西起南京路,东到静安寺,我仅仅走过人民广场。走过之后,那些万国建筑中,只是对和平饭店有记忆。主要是想起周润发的那部同名影片,是否里面真的曾住过那些曾经犯错如今想忏悔的人们?而现在这样的建筑,似乎已成为文物,大门紧锁,隔着玻璃门,似乎依然能见到里面的喧嚣,也能见到那些洋场的繁华。仿佛隐约还能听到靡靡之音,看到那些大亨进进出出,抚摸着舞女的腰肢和大腿。而那不同颜色的屋顶,正是代表了上海的花花世界。


  只是这里的人依然很多,每到一个红绿灯便是扎堆了挤在一起。站岗的人换成了武警,表情严肃,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走过五个红绿灯,便来到吃饭的地方。那是一家广东菜馆,听说里面煲的汤很好喝。


  我是不习惯吃上海菜的,尽管一直没吃过。但料想和江浙一处没多大区别,也多以甜食为主,配上海鲜、酱油之类的,味道不过尔尔。倒是在别人看来,在上海吃外地菜成了一种稀奇,甚至有些不可理喻了。


  和蛋白质的晚餐是三菜一汤,汤是猪蹄汤和鲜蛤汤,一人一份;菜是牛肉、蔬菜,盘子装着,分量倒是很足。在上海,最差劲的是米饭要钱,小小的一碗就是三四五块,若是特色的米饭,更是贵了很多。便发出了一句感慨:上海人身材好,是因为米饭要钱,舍不得吃。这倒是笑话了。


  吃完饭,我竟不想走了。一是人多,二是心情不在那里。便同蛋白质商量着接下来做什么,最后决定去看电影。原本是要看《画皮》的,没票;后来选了《保持通话》,80多分钟,笑了80多分钟,给这部电影打80多分。


  在南京路上的两次逛圈,体会是精致。无论是雕塑还是商店,或是那些商品还有那些美食,随处可见的精致。在街市匆匆的女郎,在女郎身上穿着的琳琅品牌里,都透着精美的消费文化和精致生活。


  可惜的是,每张脸上都充满着欲望,缺少从容,更多的是匆忙。恬静更没有了,到处的眼光都闪闪发亮,却有些空洞。


  我一个人去南京路的时候,是想买点什么东西的,比如纪念品或者礼物。那是10月1日,相比昨天,人更多了。到处都挂满了国旗,也有些人举着小国旗到处游荡。这比长沙要好,长沙无论在哪个节日都看不出是在过节。


  第二次去南京路是白天,早晨。我希望能找到一丝对上海早晨的具体认识,但最后还是有些失望。因为无论什么时候,这条路永远是熙熙攘攘,说的话永远都不是上海话。多是一些外地人,在这条路上寻找着奢华。


  我是要去看看那些店面的,听说那里的外国品牌卖的便宜,也想买几件衣服几双鞋子回家。看到店里簇拥的人群,我有一股莫名的惊恐,然后逃也似的离开。连想去的恒隆广场都不去了,听说那里卖的全是世界顶级品牌,我这个乡下人一直想去见识见识,可也被吓得没了胆子。


南京路


  我还是选择了在人民广场乘车离去,这样我可以看到无数电视电影里的镜头:那些招牌闪着霓虹,吸引着人们的身体。而我,始终还是控制住了我的欲望,虽然我真的记住了所能记住的影像。


  但我真没有想起张爱玲写的小说,没有想起在上海的某一条街道和生命中的某一个人偶然相遇,也没有体味到那个年代淡淡的爱情。有些人和事,或许就这样擦肩而过,只是我没有注意。

分类:【D叠】连载 | 评论:0 | 浏览: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的早晨【3】

3   外滩,嚷


  9月30日,九月的最后一天,不经意间,又是一个月的消耗,又是一个月的离开。


  这个清晨,我起得特别早,因为期待和希望。其实昨晚也未能睡着,就在宾馆里看着上海旅游地图,规划着要去哪。是滨江大道还是大观园,是城隍庙还是豫园,是周公馆还是世纪公园?或者只是坐坐地铁,或者……我也没有了目的。


  打开窗帘,才看见太阳已经升起,暖暖的,十分亲热。那不是我预想中的上海的早晨,至少,没有雾蒙蒙的感觉。天空上的浮云清晰可见,这比长沙的空气要好很多。对面是低矮的楼,白色的墙壁和平顶浸着一股粗朴,在四周高耸明洁的大厦中,显出一种倔傲和抗拒来。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也安静。


  我就在房间中一直等着我要等的人,一阵敲门声,或者一个电话。我在地图上对着整个城市做了一趟旅行,从南走到北,再从东走到西。


  直到下午的时候,蛋白质才来。她是怕我孤单的,便连书也不看了,就直奔向我。算命的说,我和她前世是兄妹,今生是兄妹,来世还是兄妹。她也不愧是我的红颜知己,知道我是百无聊赖外加一些失望,怕我一气走了。


  在房间里喝了一杯水,两人便走出门。在一个十字路口,却有些茫然了。我是有些饿的,实在吃不惯宾馆的早餐,便什么食物都没进。在路旁看见一个台湾饼摊,便买了两个饼权当午餐。类似的饼摊、冷饮店,在上海并不少见。我并非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只是到了这座城市,实在不习惯一个人吃饭,也没多少胃口。


  乘坐公交车,上海的交通发达的另一个特点是一卡通,一张卡可以坐公交车,也可以打的士,还可以坐地铁,这样免除了零钱的困扰。笑话中说,“下一站,常熟路。为了迎接两会在我市胜利召开,我们开始查验您的三证,请大家准备好身份证、暂住证和务工证。三证不齐的乘客,建议您不要跳车,还想留在上海的同志,请提前准备好赎金。”这在现实中还是没有发生,只是挤公交还是要挤,并不宽松。在车上就听到了上海话,侬来侬去的,很是动听。再一看人,是一对年迈的夫妻,从声音上并不能听出多少。


  转眼就到了,只要一转眼你就可以看到很多失去很多。下车,步行,在人堆里面,左突右跳,前转后悠,我就没看见外滩那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塔。在我的印象中,就像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登东方明珠塔就不算来到上海,不到歌厅里听歌就不算到长沙一样,对我来说,那是一座心中的巨塔。


东方明珠


  可我们始终只是在对岸,我们的身后是大理石的老建筑,都是银行,各式银行。而身前,就是黄浦江,可以看到左边的爱普生的英文,可以看到江上的油轮,却在人群中看不到那座塔。


  这是节日,很多警察都在,他们沿着外滩整齐地坐着,穿着白色的警服,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望着我们。我的胡子刮了,我的衣服很正式,我不是罪人。就在那些不再异样的眼光中,我看到了那座塔,三只脚上的三个球,我至今仍不懂它的意思,或许,那就只是一座塔而已,而有关它的意象已经不再重要。


  游客很多,摩肩擦踵已经不够形容,人山人海也是虚弱,倒不如用水深火热更加贴切。其中多是外地人,也有本地的外国人。一些小贩夹在中间,出售着布娃娃或者东方明珠塔的塑料模型。也有些画像的,蛋白质说,他们画的明星很像,画的我很不像。我说,那是因为他们不用心,只用手。我们就在这水深火热中穿梭,试图在黄浦江边寻找着可以依靠的地方。


  好不容易,才在栏杆边找到立足之地,静静的看着对面矗立的高楼;在长沙的湘江边,照样能看到这种景象,而我居然不远千里来到上海。蛋白质用手一指江面上,不远处一朵玫瑰漂在污浊的水之上。这不正是我所反对的状态吗?


  我和蛋白质都有想跳下去的冲动,于是赶紧远离。走进地下通道,我还在回忆着一对外国双胞胎,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上海人了,年约3岁,被父母抱着。她们是否习惯了这样的中国?

分类:【D叠】连载 | 评论:0 | 浏览:7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