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在中国混。哪能不带刀。

过去我曾经苍老。而今我却风华正茂。——BobDylan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60833
  • 开博时间:2007-08-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2-29

mukj049

2020-02-25

若芊我芊n

2020-02-14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情涩时代(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
我一觉醒来时,陈典竟然坐在床上,双手抱膝,目光混沌。
我担心要出什么事,赶紧起床,走到陈典身边,摸摸他的脑门。
你没发烧啊?今天怎么这么早起呢?别不是面壁思过吧?
陈典一把挥开我的手,我没事,你可以上课去了!
我一看时间,果然快八点了,看来这小子还算清醒,没被失恋冲昏头脑。
对对,再晚就要迟到了,我顺势拉陈典起床。
别别,你一个人去得了,你代我向副班长请个假,或者不请也无所谓。
什么理由啊?说你失恋了?这不合适吧?
你平时不是挺能信口开河的吗?现在怎么断流了?
嘿,你——我一时语塞。

上课的时候,我试着打陈典的手机,结果却是关机。
罢罢罢,随他去了,一个大男人真要被一个小女子击垮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下课后,我来到系办,老王刚好在。
老王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所以他毫不迟疑地从口袋中拿出600,顺便夸奖了我几句,说我的那篇小说不错,又给我一本《天涯》,说要我看看,对提高《火焰》的品位有帮助。

随意翻看《天涯》,发现它的确是一份有点品位的杂志,就像一杯重度烘焙的炭烧咖啡一样。
其中,一首名为《直呼其名吧,泪水》吸引了我。

直呼其名吧 泪水
直截了当地呼唤
不会使泪水夺眶而出

别害怕说出
这生活早已让我无动于衷
痛苦早已习以为常
害怕不会消除积存已久的心事
害怕不会使青春在陋巷疲于奔命
害怕如同生活
不是职责
但却时时存在

直呼我隐藏已久的一面吧
阳台面对无树的街道
书上满是泪水
让我在辞世之前
继续在穷街陋巷疲于奔命

直呼其名吧 春天
为了这不死的季节
流亡
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10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
时间的巨轮滚到2002年元月后,何时放寒假便被提到了石康等人的日常议事日程当中,我和陈典也在他们的期盼中浑浑度日。

如你所知,“道不拾遗、家不闭户”说得是古时的淳朴民风。要搁在现在,这几乎是个最终幻想。
作为社会中下层的伪愤青人士,我囊中羞涩那是经常的事。因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次超额支出,比如请美女吃饭(目前在此之列的只有江欣),比如请哥们下馆子(陈典、邵镇名列其中),比如同学生日送礼等等。

听浙江电台“交通之声”听多了,容易落下个毛病,就是古人的守株待兔。因为电台当中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就有寻物启示,而且失物一般都是相当有分量的,也就是说能够换成许多人民币的,或者说本身就是许多人民币。
因此,在我有限的打的生涯中,我常常会选择坐后座——根据经验,失主丢东西一般都丢在后座。当然,落在后备箱的概率也相当大,但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人民币就把自己当个货物往那里一躺。

我坐后座的后果就是,司机老回头瞅我或在后视镜里反复打量我。
起初,我以为是我脸上雕了花,所以也常把自己的脸往后视镜里挤。但是,经过反复的打量,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司机有可能把我当作了劫车犯。
唉,这也难怪,我的个人形象是挺会遭人怀疑的。
为此,我也一度感到惭愧,因为我的客观存在对司机造成了不小的精神压力。
但是,渴望天上掉馅饼的梦还是每天在做。就算不能在出租车上捡个便宜,那么在路上捡个钱包总有机会吧——中国最多的就是路,而且也是世界上收费公路最多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世界大约有14万公里收费公路,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而在全美8.9万公里高速公路中,只有约8000公里是收费路段。
既然有那么多收费的公路,那么就会有很多人要交费,所以他们身上不可能不带钱啊,带了钱丢失的概率就有了啊。
这种朴素的想法,我想,应该不是罪过。

当一种想法一直存在你心中多时,有些时候老天就真的会满足你——这也许就是所谓意念的力量。

晚上九点多,阅览室快关门时,我提前十几分钟走了出来。
路经宣传栏时,我的脚指头告诉我,有个东西搁着它了。
我低头一看,只见一灰色块状物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
WALLET ?!我的头脑中马上闪过这个英语词汇——虽然英语单词我记得不多,但对一些敏感词汇我还是了如指掌的,比如SHIT,比如FUCK。
于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一个漂亮的勾手动作拾起了那个物体。
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1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
元旦学校放假五天。
由于国庆节我没有回家,所以趁此悠长假期,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打道回府,以解父母的相思之苦。
但在家中,我未多作停留,借口说学校只放假三天,又因班内事务缠身,所以第二天下午就踏上了返校的路途。

其实返校并没错,只不过返校的时间长了点罢了。
中途,我先后在杭商院、浙工大、中国计量学院、浙江林学院、浙师大等高中好友就读的大学作了短暂停留,欣赏了各大学的风土人情。

这一次的环浙游,给我最大的体会是——友情因距离的拉远而更显亲密。
将近半年不见的朋友们,和我一样,也都成熟了不少。见面谈笑风生,已有指点江山的气魄了。

另外,我发现浙师大的校园环境最适合谈情说爱——湖光山色,亭台楼榭,怎不叫人不想好好爱一次呢?

返校第二天,我和罗风等人就把《火焰》分发出去了。基本上每班一本,各系办公室、行政办公室也各一本。班内同学则每人一本,以作纪念——毕竟其中也有他们贡献的人民币。

S大有两个校区,除我们所在的本部外,还有一个溪口校区。
如你所知,此溪口非彼溪口(奉化)。祖国大地,96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疆域,不知道有多少条小溪。所以,名叫溪口的地方,也肯定有成百上千个了。
两个校区相距不远,有两条路可通达。一条是从本部大门出,经330国道到溪口大门,需走约10分钟。另一条是从本部小南门出,经一片临溪的橘林到溪口后门,需走约5分钟。

听说溪口那边不仅盛产橘子,还盛产美女呢!罗风手里捧着一摞《火焰》,笑着对我说。
咳,我还以为是什么风把你吹去溪口呢,原来是那边的美女在召唤你啊,难怪今天对我也笑得这么灿烂!我可是借她们的光了。
你敢说你心里不抱任何一丝幻想?罗风毫不示弱。
我抱幻想也无所谓啊,可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你把徐清放哪了?是不是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是我的私事,你以为你是上帝,什么都能管啊?
嘿嘿,我也就替徐清痛心罢了,没管你的意思。我调整一下《火焰》在手上的位置,径直向溪口后门走去。
我说得没错吧,瞧你急的,溪口的美女都在等你还是怎么着?身后传来罗风哈哈哈的爽朗笑声。

对溪口,我并不陌生,因为杨珊就是音乐系的。但我之前并未来过溪口,只知道那里有音乐系和初等教育系,还有S大附中。
这次亲临此地,感觉不错,一言以概之:山美水美人更美。
溪口西面靠山,山上有亭,有一座山的斜面为石崖——非常适合攀岩,可惜目前未被开发。东面为湖,湖上也有一亭,通往此亭的为一九曲长廊。湖水清澈见底,鱼儿游戏其中。可谓风光旖旎。

发完《火焰》,我和罗风便带着由衷地赞叹和不舍离开了溪口。
因为我们在溪口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也不好意思像星探似的盯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不放。

离开时,我想起了一首诗:

轻轻地
我走了
正如我
轻轻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
一个女孩

但是,后来的事实是,我先后在溪口遇到了两个女孩。
我带走了她们的情,她们,带走了,我的心。
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2 | 浏览:9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
班刊经过一段时期的运作,取得了初步的进展。
关于班刊的取名问题,我广泛征求了意见。
最后经过全体编委的讨论决定,正式定名为《火焰》。

事实上,这个名字是由我想出来的,因为其他的刊名都不能让我满意。如果让我选一个我不喜欢的名字做我主编的刊物的名字,那我还不如不做这个主编呢!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有点霸道了。因为有些编委对“火焰”两字并无好感,但碍于我是主编的面子,所以只能默认了。

稿子集齐编辑好,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打字排版了。
通过一个编委的介绍,我认识了在校社团管理委员会担任网络部部长的邵镇。此人高大魁梧,就读计算机系,深谙编程,寝室和我同幢,在三楼。于是,经过商谈,我就把《火焰》的录入排版工作交由他负责了。
后来,我和邵镇也成为了好朋友。

如此下来,《火焰》的出版经费问题就成了关键。经过初步预算,最低费用也要500。如果靠班费支出,那肯定不是长久之计。经过老王和我们的共同探讨,办法只能是——走出校园,走向社会——去拉赞助了。
于是,《火焰》又专门成立了涉外联络组,由编委和班内能说会道之人组成,负责拉赞助的各项事宜。

周六的上午,《火焰》的全部人马聚集教室,由我分组,准备对外行动。
哥,我和你一组吧!没等我分配,江欣就主动要求了。
我一时愕然。
看到众人的目光齐唰唰地投向我俩,我转头看看江欣,她却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我看你们俩一组挺好,人家说打虎还得亲兄弟,拉赞助也还得好兄妹啊!罗风笑着说——这明显不是替我解围,而是给我设套啊。

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地间仿佛垂着一张朦朦胧胧的雨帘。
我撑着一把雨伞,江欣躲在这雨伞下。
我们漫步走在中山街上。

哥,怎么,你不高兴了?江欣笑着问我。笑容似花,清新如雨。
嘿,你还笑得出来?你在我面前可是越来越猖狂了啊!我半是严肃半是玩笑。
那有什么呀?我就喜欢和哥在一起。
有男孩子追你吗?我马上掉转话头,有感觉不错的话,就交个男朋友吧!否则真是浪费你的大好青春了。
没,人家看到我身边有你这样的大帅哥在,早就惭愧地无地自容了,哪还有勇气追我啊?
唉,这么说,是我耽误了你的美好姻缘?无地自容的该是我啊!
是呀,那怎么办才好啊?你想好怎么赔偿我的青春损失费了吗?
我……干脆,我就做回月下老人,帮你介绍个男朋友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
小说,今天下午三点到系办公室去。中午我在寝室休息时,罗风敲门进来对我说。
干吗呀?我颇为懊恼,因为去系办向来没什么好事,对我而言。
你去了自然就知道了。罗风没好气地样子。
谁TM惹你了?摆个臭脸,给谁看啊?
最近在看王朔的书,可能说话是变得冲了点,怎么,你不习惯?你平时说话不也那个腔调吗?罗风果然冲了很多。由此可见,王朔对青年的毒害有多深了。
王朔?不是吧,那厮的书你也看?我可是从小在他的小说熏陶下长大的,现在都长成这样了,你们还不引以为鉴?
就许你看,不许别人看了?
行行,你可以看,不过到时思想堕落了可别怪我没教育过你——对了,那书谁的啊?看好以后也借我看看,我温故知新一下。
嘿,狗改不了吃屎。那书是袁兵的,是王朔全集的盗版,字贼小,跟蚂蚁爬似的,错别字还特多。
那没关系,咱视力贼好,考飞行员都没问题,错别字对我来说更是小菜一碟——从小家里就穷,又嗜书如命,就只好买盗版书看,所以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好说好说,等我看完了就给你这厮。陈典说完一甩手,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
下午三点,我准时赶到系办。
好家伙,七八个班干部都在了,连我们班主任老王也位居其中。
小说,快坐吧,大家就等你了。没你,这个会就开不了啊!老王笑容满面地招呼我。
我马上想到了一个词——笑里藏刀。看来此行不出我所料,我是没什么好果子吃了,区别只是大刀还是小刀一刀还是两刀的问题。
不好意思,耽误大家的宝贵时间了。我颇为腼腆地向大家致歉。在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七章)

  

第七章
  
  周末的晚上,陈典又去玩“传奇”了。
  寝室里只有我和石康。
  石康翘着二郎腿看《体坛周报》,我拿了本《当代体育》瞎翻。
  
  咚咚咚……有敲门声。
  我的床铺就在靠门那边,我起床拉开了门。
  一张甜美的笑脸,是杨珊。
  嗨!杨珊冲我大方地打招呼。
  石康站起来,一脸笑容。
  小说,一个人呆寝室挺闷的,一起出去逛街吧?杨珊热情地对我说。
  我受宠若惊,但去不去是一个问题,人家可是一对啊!我在里面算什么?
  是啊,你再带个女孩子,一起去啊!石康鬼鬼地对我笑笑。
  既然人家两口子都邀请我了,我岂有不去之理?否则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这时,我想我有兴趣带的只有军训时候结成兄妹关系的一个女孩子,她的名字叫江欣。
  走到女生寝室楼(此楼就在我们公寓楼的前面,直线距离不超过10米,不过是老房子了,因此也成为某些男生的最佳偷窥基地)前,刚好看到江欣正要进去,我忙大声叫住了她。
  
  晚上的微风在空中游荡,凉意习习。路旁各式店铺林立,灯光闪烁。
  江欣刚洗过的长发还微湿着,一股洗发水的清香让我似乎感觉进入了温柔乡。
  走到一个路口时,石康指着路旁那座墙面班驳的三层建筑物说,这就是我先前和你们提起过的先锋影城,虽然放的都是投影,但效果还不错,学生凭学生证只要两元一张票,相比中山街上的那家奥斯卡影院便宜多了。
  是啊,里面还可以,你们以后要看电影还是到这里来好了。杨珊回头看着我和江欣微笑。
  我知道她的笑意所指,我身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0 | 浏览:8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六章)

第六章

国庆第三天,石康、倪朗、沈辉三人带着女朋友回来了。每个人基本上都是春风满面,春光洋溢。

由于我们这幢公寓楼的门卫是个六十开外的和蔼的白发老头,所以,在阻止女生进入男生宿舍这个问题的原则性上不是很强。因此,他受到了广大男生特别是那些已经有了固定的另一半的男生的热情相待。平时总有人在他的房间里闲聊,看电视。特别是中午电视里放电影的时候,他那不足10平方的房间里就会人满为患,一团和气。

正是由于这样宽松的环境,终于导致后来团委老师查夜时逮到了几对同睡一张床的恋人。
后来,我从团委吴书记口中就听到了这样一件事:一对计算机系的恋人被抓后(当时寝室还没熄灯,所以他们还都和衣而睡,否则场面可想而知),吴书记把男的叫出来询问,你床上的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吗?令人意外的是,他对此竟然死不承认。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他何必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呢?
吴书记就此大发感慨:哎,这样的感情也是爱情吗?连正大光明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当然吴书记提及此事并不是提倡男女生大胆同居,而是想说明现在年轻人恋爱的脆弱,禁不起什么风吹雨打的考验。学校还是要下大力气打击非法同居现象的。
此事给我的启发是:在事实面前,在你的上头面前,与其负隅顽抗,倒不如勇敢承认,如实招来。否则只能被看得更扁,引为笑谈,得不偿失!

可能就是由于在老头任职期间“鸳鸯事件”的频发,终于导致了一年后他在S大的人间蒸发。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与我去C大找苏雯碰到的基本上同样级别的大妈。从那以后,女生队伍进驻我们公寓的情况基本上被杜绝。
我中文学得还行,所以我可以用“一妇当关,万妇莫开”来形容这种情况。
当然,你如果物理学得好,那么用“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来形容也同样合理。

石康的女朋友是漂亮的,叫杨珊,音乐系的。她是个细腰姑娘,凹凸有致,皮肤白皙,说话机灵,平时总是笑眯眯的,煞是好看。当然石康也是个帅小伙。
倪朗、沈辉的女朋友虽不及杨珊,但也尚可观瞻。
看着三对情侣在寝室里整理衣服、床铺,那种类似于家的气氛直让我和陈典看了有点气愤,遂立马闪了出去。

走进503室,罗风他们正打双扣。
来,一起玩吧!你们两个刚好组成一对,等我们四人中的一对输了,你们就上。罗风热情地招呼道。
是啊,你们来不来?袁兵边打边瞅我们。
来啊!怎么不来?陈典马上坐在了袁兵旁边,你们就快点输了吧,让我和小说上,保证让罗风这小子输得落花流水,一点脾气都没有。

我们不只和你们打双扣,看来今晚还得和你们一起睡了。我无奈地尽早摊牌。
好啊,哥们几个今晚就去买些啤酒、花生,不醉不休。黄杰一脸兴奋,看得出他的酒瘾又犯了。
知道我们今晚为什么非得睡你们这吗?陈典卖起了关子。
罗风马上接口到,咳,肯定是被人家赶出来了呗。
被人赶出来?笑话,是咱们主动成全人家,发扬无私奉献的精神,还三对鸳鸯畅快戏水的天地。
陈典此话一出,503笑声一片。
是夜,我们喝酒打牌,闲聊瞎扯,直到凌晨两点时,才昏昏然躺倒在床上。

此后几天,陈典又陪我去找过苏雯,我独自一人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3 | 浏览:7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五章)

第五章

在C大图书馆的天台上,天宽地阔,秋高气爽。
我想,你不应该来。
现在你才知道,太晚了。
留下点回忆行不行?
不行,我不要回忆,况且我和你只见过一面,这回忆未免忒短了。要的话,我只想留下你的人。

喂,小说,天都亮了,你小子还说梦话?瞧你那德行,嘴角还流口水呢!
我被陈典扯醒,赶忙用手擦拭嘴角,果然有透明的液体沾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对着陈典鄙视的目光憨厚的嘿嘿一笑,对自己在梦境中的失态颇感惭愧。

迎着初升的旭日,我和陈典踏上了前往C大的道路。
陈典说今天和我在一起简直就是“伴君如伴虎”。我说不至于这么惨烈吧?我们今天是去找美女的,又不是上山打虎。就算是,古人云打虎还得亲兄弟,我们好得也算是兄弟,又有什么可怕的?
没这么简单,你看着吧,搞不好我们会被人家当苍蝇一样哄出来。
别这么悲观啊,反正要死也是我死先,你操哪门子心啊?
好吧好吧,看在那两位美女的面子上,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
对陈典的这种立场,我深表理解。
这个世界上,美女的面子的确最大,连最NB的A国总统都要拜倒在莱温斯基的迷你裙下,何况我等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待业青年呢。

关于陈典,我补充如下。
陈典来自水乡绍兴,古人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所以,陈典也算那种长相清秀俊朗的人。虽然其人文质彬彬,但实则胸藏百万雄兵。
这是说好听了。说难听点,就是一肚子坏水,身上流淌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邪气。
不过,这是我喜欢的风格。
而我则属于那种粗糙硬朗风格的人,简而言之,就是一文氓(文学流氓)。因为我喜欢文学。
可能正是这种气质上的互补,才造就了我们坚实的友谊。正所谓“有福各自享,有难一起当”。
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说明。

走进C大,一眼望去是长近百米的分格水池,水池两旁有小巧玲珑的花坛,甬道两边则是仿欧陆风格的建筑。煞是漂亮,煞是有情调。
难怪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2 | 浏览:7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四章)




第四章

经过这一日游,我初步领略了S城的自然风貌,感觉还过得去。但过不去的却是我们学校的校园环境。

关于S大的情况,我补充如下。
S大的校园环境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因为它就像个大工地,或者更确切地说,它就是个大工地。所有现代化的基础设施都尚在建设之中。学校通往街上的一条必经之路,晴天大卡车来来往往,尘土肆虐。如果你在路边呆上两分钟,那么你身上的尘埃厚度达到两公分是绝对没问题的。雨天则坑坑洼洼,简直无从下脚,想出外逛街的话,那你必须做好满载而归的准备了——不是手上的,是脚上的。

然而,让我颇感气愤的是,在和录取通知书随寄的新生贺卡上,学校却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本校位于美丽的瓯江之畔,风景胜地山岩寺旁,校园内桃李芬芳,花木掩映,绿树成荫,环境宜人。
我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明目张胆。用一句俗语来说,那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对S大的这种勇气,我甚是佩服。

事实上,所谓的瓯江之畔,却是在数千米之外——畔的范围如果有这么大的话。
所谓的风景胜地,其实只不过是深藏在学校后山的一座早已断了香火,人烟罕至的残漏不堪的不足10平方的破庙而已,称其为庙那还是客气的呢,毕竟里面供奉了一尊佛像,不给僧面也得给点佛面吧。
至于什么桃啊李啊花啊草啊的,那也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怕是要到曹雪芹的太虚幻境里去寻觅踪迹了。
由此,我想到了邓老倡导的“实事求是”的精神,心中颇为不解。
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
如你所知,一个国家都要粉饰太平,何况一个小小的S大乎?
我高中的同学也都深有同感,他们的大学的入学介绍中也都存在着与事实严重不符的地方。
看来,这也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部分吧。
其实,这也可以称之为学校对外宣传的广告。
而广告是什么东西,如你所知,就是广泛宣扬与其所宣扬内容严重不符的事物而不怕成为被告。

从南明山归来,我和陈典有点累了,爬了一天的山,不累那是铁人了。
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就躺在了床上。我们的四位学长一位回家,三位都带着女朋友去浙西南第一高峰凤阳山旅游了。

今天可是中秋佳节啊!古人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咱俩倒好,窝居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1 | 浏览:7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涩时代(第一章)

第一章

许多年以前,我对大学的渴望就像在云南插队时王二对陈清扬的渴望一样强烈。
许多年以后,我的这种渴望已经变成了一种失望,就像建元年间在长安城寻找无双而终不得的王仙客一样。

因为,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混迹在一所让我对学业产生不了任何渴望的大学里。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我对女孩的渴望因此达到了最大值。

公元2001年9月的一天,我拖着个行李箱,背着个异常醒目的橙色双肩包,孤身一人来到了这孤独一方——S大学。
S大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它根本就不是个大学。通往校门的一条路宽不足5米,路上尘土飞扬,坑洼不平,让人以为这是通往哪个农家小院呢。
但事实上,其实也相差不远了,只不过S大是个有所谓高级知识分子的农家小院罢了。

这种情况简直比网友间的见光死还糟糕十倍。
原来你以为你的网友肯定如她自述般倾国倾城,哪怕不能倾国倾城,至少倾倒颓墙残壁总不成问题吧,怎成想她是个天外飞仙——脸朝下先落地罢了。于是你赶紧狼狈不堪地抱头鼠窜,能窜到哪里算哪里——原想来个一见钟情的经典爱情片段,结果却是一见移情的恐怖片开头。

来到S大比这还糟糕十倍是因为,我见识了它的真面目后不能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相反还要在她不算温柔动人的怀抱里煎熬掉几年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其实我也可以离开S大,除非我够胆量——在我被这所大学开除前先把它从我的人生履历表上开除。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基本上是一个理智的人。

上头的意思我心领神会:如果你把我抛弃,那么整个正统社会将会把你更加无情地抛弃。而要游弋于边缘社会,我暂时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孔子云:既来之,则安之。我就暂且照他的生存哲学来吧。

沿着人流拥挤的一段水泥路,按着一路上的指示标记,我终于找到了中文系的新生接待点。
一位白衣黑肤的俏学姐带领我完成了一系列烦琐的注册、交学费代管费、领寝室用品等手续。
这一程中,我跟在漂亮学姐的后面,看着她在人群中穿梭忙碌,心中未免顿生怜意,同时一股清流遍布全身,让我在这炎热的天气中消暑不少。
这是我在S大里唯一美好的开始。

我的寝室在一幢公寓楼里(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全校当时条件最好的寝室),5楼,室友共5人,除了一个是同班同学外,其余四个都是99级文秘班的。

我的大学生活就这么拉开了序幕。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有什么特别。
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3 | 浏览: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