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32532
  • 开博时间:2007-08-1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给女儿的一封信

给女儿的一封信
  
  欢欢,过年好!自从你一个多月前参加工作后,我给你发短信,打电话,都叫你的学名,觉得,你长大了,再叫,你会觉得在我的眼里,你还是孩子。这回写信,我又叫你的小名了,过年了,你人在吴起县白豹镇的一个转油站,大年三十、初一都上班,不能回家,我老是想起你小时候的样子,想起你过年打着灯笼的样子,就又叫你的小名了。
  长这么大,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去七百公里以外的大山里,而且,以后,要在山里上班,得长年待在山里。你这回也是第一次在外头过年,不能在家里吃团圆饭,吃你妈做的饭。就在你去了山里的第三天,你妈就要动身去看你,我拦都拦不住,我说,娃娃大了,该自己成长了,还能一直拴在腰上,这不是爱娃娃,是害娃娃呢。可你妈不听,说听人说山里没有人烟,还有狼,说娃娃养这么大,得看看去,不能叫狼给叼跑了。放心不下是真的,叫狼叼跑了,这咋可能呢。
  你妈去你那里,拍了许多照片,回来,让我看。照片上的你,穿着红色的工装,有站在油罐前的,有扳阀门的,有站在铁门口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却不是很开心的笑,我能看出来。还有你的工作地点的外景,一座孤零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短散文(2001年~2010年)

第广龙十年十篇短散文(2001年~2010年)
  
  
  乾坤湾
  
  去乾坤湾的路上,土山纵横,梁峁汹涌,每拐过一道沟坎,总会豁然展开一片坡地,让我看到一株又一株铁丝般的枣树,弯曲了身子,抓牢这苦焦的泥土。枣树多是新栽的幼苗,一人高的样子,颜色一律铁黑。春分刚过,万物发生,这里却缓慢了节气,满眼枯黄,泥土干燥,枣树是泥土里提炼的金属,掠过一阵风,树枝互相敲击,声如钟鸣。
  但我知道,让这片土地覆盖绿荫的,一定是这些枣树。
  这就是陕北,旱象如铁,干渴着生灵的喉管,却又把窑洞推举到上风上水的高处,生息着湿润的信天游、窗花和炊烟。
  更承载了一条万古的大河。
  黄河过陕北,有暴烈,也有宁静,都造化着大气象。似乎理解这片土地的渴求,流速减缓了,水色凝重了,旋转出九百九十九道湾,每一道湾,无不加深了河床,放大了弧度,长久地环绕在大山的怀抱里,生动如胃,安详如婴儿。
  乾坤湾,同样是一个大词。
  阴阳交合,方有和谐,盈亏互补,才能平衡。乾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十

  来一碗
  
  我在外头吃饭,就是吃面,吃汤汤水水的吃食。平常,便宜,烟火气足。我图的是吃饱,自然也愿意吃得香。这都不难。在西北的许多地域,天天受苦累的人,吃一碗简单的饭,总是舒展了脸面,有好胃口,也有好口福。
  西安城里,这样的馆子,在繁华的街道上难得出现,往往隐蔽在小巷子的深处。铺面都窄小,里头也不亮堂,桌子、板凳,表面都斑驳陈旧,很有了一些年头。但这不影响生意,人们也不太介意。不用吆喝,早上门开开,人就不断。
  今天上午,我就走路走到方新村,去吃水盆羊肉,是老李家的。我只去这一家,经常去。
  上了台阶,进去,到一个窗口开票,拿饼子,再到另一个窗口,等着端碗。饼子是熟面饼子,两只手掌大。是回头泡进汤里吃的。碗是大碗,叫大老碗,装满汤,手劲小的,一只手端不住。我看着伙计从整块的熟肉上,一刀一刀,把肉片下来,五六片肉的样子,再从一大束粉丝上,揪断一把粉丝,都搁进碗里,这是头一道工序。靠里头,支着一口大锅,锅里煮着骨头,另一个伙计接住碗,往碗里添骨头汤。添一半,又倒回去,再添,再倒回去,这样,肉就热了,粉丝也软和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九

  八盘磨
  
  
  一
  那天,我爸带着我哥和我到八盘磨看地方,我心里兴奋,充满新奇。那天下着小雨,是毛毛雨,我爸戴了一顶草帽,我哥和我没有遮挡,让雨水落到头上,头发都湿了。
  这块地方,有三畔地,种着一畔韭菜,两畔菠菜。是赵家种的。赵家的院子,正房在高台子上,坐北朝南,有西厢房,东厢房,有后院。我都转悠着看了。我发现,后院比前院还大,长着一棵腰粗的梨树。种菜的地方,和西厢房挨着,是伙房。东厢房里,住着另一户人家,姓王。过来,是空地,堆着碎砖烂瓦,有一棵一搂粗的核桃树,树皮灰白,绷得紧。相距不远,还有一棵枣树,树干粗糙,鼓突一个个黑疙瘩。
  就在这块菜地上,我们家要盖房。是平凉县城建局批的地方,房子我们自己盖,钱由城建局出。盖成了,我们住,给城建局交房租。
  我们家原来的房子,冬天透风,夏天漏雨,住着危险,由于是私房,主家不停催促,欲收回另建,实在住不下去了。所以,能有个安家处,我们家老的少的都换了精神面貌。
  我从赵家人的眼神里觉察到一丝冷意,虽然笑着打招呼,还端来了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八

  卧龙寺
  
  进端履门,左手是碑林,每天人多,近处的扎堆,下棋,买卖物品;远处的,挤一起,来了,走了,一直不断。再走前几步,书画店面一家挨一家,真的假的,向外流通。我去过多次碑林,陪人去。要仔细看,费时间,费眼睛,多次都是过路般走完。我不急,我陪的人急。有一次是我自己去,吃饭。碑林边有一家面辣子餐馆,格子窗,黑色的烤漆桌面,干净,亮堂。吃刚出笼的杠头馍,夹特制的辣酱,刺激食欲。还有旗花面,汤淡面软,让肠胃暖和。这两样我都喜欢。
   我今天不去碑林,我去卧龙寺。
   进了端履门,往前约200米,第二个路口,打右手拐进去,就见到卧龙寺了。路口没有指示牌,连大门外也没有立个标志,一点不显眼,似乎是寻常人家的院落。闻见隐隐的磬声,知道找着了地方。
   我找卧龙寺,费了些周折。先顺城墙根往深处走,连着几家都是卖纸活的,皆门口摆一只花圈,坐一个人。再走,有一家,大红门面,却是秦腔茶社,里头坐满了人,站一个男的,正扯嗓子唱『血泪仇』片断。有一句落尾,身子站原地,却似动弹着下沉,肩、胯骨用着力,似乎吼出一句唱词,也如砌一块墙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七

  刘玉米
  
  在我的印象中,炊事班长刘玉米的腰上,总是系一块比驴皮还黑的大围裙,天麻麻亮,就揉着眼窝到食堂捅火。一会儿,鼓风机就响起来了,食堂的那根粗烟囱夹杂着火星星冒出的浓烟飘了半院子,野外队的一天开始了。刘玉米是野外队起床最早的人,然后是队长,然后是上早班的人。开开门泼洗脸水,跑到活动房后头尿尿,接着,三三两两敲着碗往食堂走,去喝刘玉米熬的稀饭。这时,太阳刚从山顶顶上露出半个脸,勤快的麻雀追逐着在院子中间停下,也找点吃的。然后,就又安静下来了。然后,刘玉米锁住食堂的门,回活动房睡回笼觉去了。
  刘玉米原来不在炊事班,跟我一样,得到井场上去出苦力。一次炊事班调整,刘玉米主动报名。队长问他当过炊事员吗?刘玉米老实,说没当过。说那就不行。刘玉米说,我在生产队时当过饲养员,喂过猪,也喂过牛。队长说咋喂?刘玉米说,喂猪,把糠料添水加热就能喂了,喂牛,把干草铡成截截就搁到槽里头了。队长说喂人呢?刘玉米也觉得不是一回事,人咋能和猪和牛放一块说,就勾着头不吱声了。队长启发他,问在家里做过饭吗?刘玉米自豪地说:风箱都没拉过,都是坐炕上等老婆把饭端到嘴跟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六

  孩子
  
  我在快五十岁上,非常想要一个孩子。
  我把这个想法跟老婆说起,她娇声地说,行啊,我给你再生一个。我看了看她枯黄的脸面和臃肿的身子,说,你还能生吗?老婆不高兴了,说看把你能的,我不能生,哪你呢?我一听这话,知道刚才那句说过了,不过,我也听得出,老婆并没有真的生气。
  要知道,我俩年轻时,吵架打架,那是经常性的。我的拳头狠,打的老婆抱着头躲。打急了,猛地抓我一把,有时两把,我的脸上就留下了红色的抓痕。上班怕人问,偏有人问,就说让树梢挂的。可老了老了,晚上也拌嘴,却打不起来了。我俩谈对象时就勉强,老婆倒对我满意,我因为她个子低而对她有所嫌弃。可是,我又没有本事找个更好的,就只能和她结婚了。一起过了几十年,现在看看这个老婆,还倒觉得喜欢了。唉,岁月磨人,年轻时一个想法,年老了想法就变了。人老了,图的是有个说话能说到一起的,睡下身子都暖和着,就知足了。
  老婆正专注地看电视,剧情那么虚假,老婆看得津津有味,动不动还咯咯笑。我又说,我如今每天早上吃两颗鸡蛋,还跑步锻炼,你咋知道我不行?老婆偏过眼,说,你厉害着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五

  木匠父亲
  
  家庭成分
  
  我刚念书不久,字还没认下几个,就得填表,其中有家庭成分一栏。我不知道咋填,回去问我爸,说填手工业者,我就记下了,填了几次。一次又填表,我妈说,别填手工业者,虽然不是剥削阶级,但算单干户,属于团结对象,以后吃亏呢,填就填贫农,你爸小时候放羊,种地,家里啥财产都没有,应该填贫农。我以后填表,就填贫农。老师问我咋改了,我说我们家就是贫农,不信可以外调,我爸老家的窑洞还在,我爸小时候睡炕,炕席都没有。这是我妈教我这么说的。后来,过了许多年,我跟我爸回老家,亲眼见,耳朵听,了解了一些我爸的过去。过去,我爸过得就是苦日子。我觉得,当年没有欺骗组织。
  我这一茬人,在生长的过程中,不断填表格,家庭成分重要。填地主,填贫农,差别不光是人面前抬不起头,还不许参加学校的一些活动,至于入少先队,入团,基本上就别指望了。
  实际上,我爸就是手工业者。
  我爸离开农村,到平凉城里来,就不再和土地打交道,成天和木头打交道。
  我爸是木匠。
  哪为什么不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四

  快乐的拉卜楞
  
  我傍晚到甘南的夏河,找地方住下,听见阵阵喧哗,走到窗口看,几乎伸手能触摸着的,是一条夕光下颜色暗红的河流。河道里高低着石头,使河水起伏和动静不已。这就是横贯夏河县的大夏河。这一夜,枕畔水声激荡,我竟然睡得踏实,睡到天放亮才起来。这时的大夏河,却显示出熟铁的色泽。
  走到外头,头皮冻得发紧。已经六月天了,嘴里哈出的气,一团一团像抽着烟。就在几天前,夏河地界还落了一场大雪。我没有看见积雪,怕是已经融化成雪水,汇入了大夏河吧。土路边的地坎上,杂生蒲公英、猪耳草、蒿草,叶子上明亮着露珠。小叶杨身躯高大,成排生长在大夏河的北岸。猫舌头大的叶子,在树上安静。是一动不动的安静。叶片上却像被镜子照一样,不时闪过一道道晨光。一株茂密的柏树,顶端伸出去的一段树干却干枯了,奇的是一只鹰就选在最高处立住,似乎是树干的一部分,不但不动,好像就不会动似的。夏河的海拔在三千米以上,高处才是鹰的领地。高处的鹰,不动是石头,是铁,动起来,就是风暴,就是雷霆。
  这是一条东西向的谷地,两边起伏的山体,紧身覆一层植被,如牦牛皮。褶皱的部位,似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十年十篇散文(2001~2010)之三

  双林美佛
  
  双林寺的佛都是美佛,施了彩,有神,十分好看。
  我是一个和佛有缘的人,闹市之内,山野之中,有佛寺、佛窟的地方,我多有涉足,亦获得了各不相同的感受。
  双林寺在晋中的地界上,一色的黄土,七纵八横的沟壑,呈现典型的高原景象。偏偏过来了一条汾河,冲刷沉积了这望不到边边的平坦的塬面。泥土有了营养,勤快的双手,乘着天赐的福泽,把庄稼种下了。麦子、玉米、豆子,茬茬有好收成。房子砌得高大了,窑洞掏得敞亮了,想佛念佛的心,也同着日月的苦焦和香甜而动弹起来了。在平遥西南方的桥头村,当年的人们,就照着看到的、想到的男人和女人的样子,造出了佛的样子,凡骨肉胎的人,因此被超度而成了佛;口颂心应的西天,也显灵到了眼跟前。佛因人而有了模样,礼佛的人,越看越觉得佛的亲切,越看越觉得佛像自己的亲人。
  我的确是被双林寺的佛吸引住了,看得入迷,看得投入,全是因为双林寺的佛,生得美,跟真人一样啊。我曾说过,佛在民间,民间有万佛。唯有如此,佛才香火不断,生动着、呼吸着,也真实着,本质着,佛才是佛啊。
  双林寺的佛有多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