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32541
  • 开博时间:2007-08-1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星星》4期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星星》4期
  我在这里生活过多年(组诗)
  
  第广龙
  
  天很黑,天快亮了
  
  黑天里的庆城,一座桥这边
  是青蛙的脊背,那边,是一把盐
  我的伤口,埋在谁的伤口里
  骑自行车从桥上过去的那个人
  我叫出一个名字,会不会扭过头看看
  
  我摸索着也能走到邮局门口
  也能走到1982年,1990年
  走到我的年轻,走到一棵树跟前
  走到一个卖风车的老汉的深秋
  
  卖买萝卜和青莱的人
  站着,有的蹲着,城外和城内
  就一座山的距离,一条河的距离
  打着手电,照亮了笼、扁担
  这么早的交易,都得过一遍手
  也交换了彼此的寒冷
  
  长庆一小的门洞里
  走着学生的背影,我的女儿也在其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刊》2期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刊》2期
  
  春天的铁皮(组诗)
  
  第广龙
  
  春天的铁皮
  
  一阵一阵不大的风,在初春的早上
  吹落树枝上的残叶,吹起漩涡状的土尘
  一块铁皮,咣当咣当,也在响应
  一块铁皮叫出了声音
  
  蒲公英的雨伞在路上,露水的妹妹在路上
  蚂蚁背着行李来了,异乡人头戴灰暗的帽子来了
  在路上的,还有一块铁皮
  
  一块铁皮,一块长鼻子的铁皮
  嗅出了春天的味道
  一块铁皮,也分泌着水分
  要长厚一毫米,要长大一公分
  下一场风中,能有更强烈的释放
  
  一块铁皮,大声叫唤着
  不知是屋顶上的铁皮
  门框上的铁皮,还是一块看不见的铁皮
  在一阵一阵风中
  表现出了自己的急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中国诗人》1期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中国诗人》1期
  
  
  站满风车的旷野(组诗)
  
  第广龙
  
  
  我心怀歉疚
  
  
  是的,我经常心怀歉疚
  为我未来到人世的后代
  
  我的先人,儿孙满堂
  饭桌上,伸缩不已的筷子
  杂乱密集,让食物珍稀
  
  我和妻子过年吃饭
  丰盛的饭菜,就我们两个吃
  唯一的孩子,不在身边
  
  
  我可以有许多孩子
  可我被制止了,那些能够来到
  我身边的孩子,没有来
  更不可能长大
  
  
  这不是我造成的
  我依然觉得我有责任
  我对不起这些孩子
  我中年的枯寂,也是应得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延安文学》1期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延安文学》1期
  
  组合
  
  第广龙
  车过瓜州
  
  我以前来过瓜州,也许是上一辈子
  也许是睡梦里,什么也没有的瓜州
  只有风的瓜州,我来上一次
  就能学会放弃,也不在乎季节的更替了
  
  现在,我在真实的瓜州
  产生了虚幻感,成千上万的风车
  都是假的,都是我眼里的错觉
  
  成千上万的风车,在风的领地
  钢铁的叶片,缓缓旋转
  咀嚼着风和无边的空旷
  只要我离开,这里又会恢复
  一千年前的样子,那时的瓜州
  天天发大水,太阳也是多汁的西瓜品种
  
  我在昏昏欲睡中,经过了吹风的瓜州
  经过哈密瓜和锁阳,经过豁嘴的老汉
  经过雅丹地貌,旱地还在蒸发
  干旱本身说服了本身,也沉淀了本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绿风》1期

  第广龙2012年发表诗歌回顾之《绿风》1期
  
  半个环县城(组诗)
  
  第广龙
  
  
  羊羔叫了
  
  环县城里,羊羔在冬天
  发出孩子的叫声
  
  羊羔还不知道
  麦苗长高,就是死期
  
  到了环县,咋能不吃羊羔肉
  吃了,才能扛住寒冷
  
  油腻的饭桌上
  扔下一堆堆还没长开的拐骨
  
  吃羊羔肉的人啊,别说
  肚腹里是一片草场
  
  
  
  
  
  
  
  
  
  半个环县城
  
  昨夜,走在雪后的环县城
  积雪被踏实,反射着商铺和羊肉面馆的灯光
  积雪在脚下,发出油炸般的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2月诗歌

  第广龙2012年2月诗歌
  
  
  
  大马哈鱼
  
  
  大马哈鱼逆流而上
  身子慢慢变红
  
  因为由海水进入淡水
  吐出了身子里的盐,而变红
  
  因为和水流的摩擦加大
  而变红,还因为有一次次的凌空跳跃
  
  向上,跳跃瀑布上的悬崖
  肌肉的极度弯曲,挤压出来的红
  
  在水流湍急的漩涡边,熊在等待美餐
  惊吓,躲避,也在制造红
  
  更是因为生殖,和生殖之后的死亡
  加重了这样的红,是深红,暗红
  
  为死而来,为生而来
  冷血的红,沸腾了一河的流水
  
  科学家说,大海里的大马哈鱼
  肥沃了生长树木的泥土
  
  一条河流,经过了一片森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2年1月诗歌

  第广龙2012年1月诗歌
  
  
  2012年第一天,大雾中寻找大雁塔不遇
  
  新年第一天,西安的大雾
  似乎在提醒,降低能见度
  不是为了遮掩出行的人群
  哪怕人群和羊群混淆
  只是为了让秘密,更像秘密
  也让房子的颜色,马路的颜色
  变得更淡一些,更模糊一些
  
  从地铁口出来,在纬一街
  我这个在西安生活了十年的人
  要在路边小卖部问人
  问大雁塔在哪个方向
  我似乎搬迁到了另一个城市
  
  朝大雁塔走,如同朝公元六世纪走
  到跟前了,也看不见大雁塔
  似乎被李白转移了,似乎回到唐朝去了
  不过,我还是找到了一家叫印度菜菜的饭馆
  这又证明了玄奘的存在,他确实去过天竺
  带回了成捆的经卷,成捆的菩提树
  我即使穿越了,要品尝的,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西安写诗

  在西安写诗
  
  在西安写诗,和在别处写诗,有什么不同?按说,这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我没有到西安时,就在写诗,而且写了二十多年。来到西安后,我还在写诗,只是在来到西安的第一年,我写诗少,主要是换了地方,有些不适应,听人说要接上地气,才能和以前一样。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我又恢复常态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在西安写诗,和在别的地方写诗,是没有区别的。
  可是,一位诗人说,西安有了诗歌,才是长安,没有诗歌,就是西安。名称不一样,指称的含义,也有了区分,其中的意思是,长安是诗意的,和诗歌密切的,而西安则拉开了和诗歌的距离,是缺少诗意的,或者说是不适合诗歌的。对此,我能理解其用心,也曾经抱有同感。提起长安,不由会联系到群星般灿烂的名字,和他们辉煌的诗章;提起长安,不由会联系到大唐盛世,联系到那个时代的诗人的荣耀。的确,那是一个能诞生伟大诗歌,诗人又获得了空前荣誉的时代。一个写诗的人,能生在那个时代,无疑是幸福的,也是自豪的。
  可是,那毕竟是过去,是历史。当下的西安,已经不是过去的长安了。即使有诗歌,有诗人,也不是了。曾经的长安,无论居庙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出租车的弟弟

  开出租车的弟弟
  
  弟弟说他的梦多,每天都做梦
  而且在醒来后再睡
  前一个梦,和后一个梦能接上
  有时打盹,也会做梦,边做梦边流口水
  弟弟梦见馍馍长在树上,梦见父母活过来了
  父亲在数钱,母亲在包粽子
  弟弟还梦见,自己的手脚能变长
  抓什么都能抓到,够什么都能够上
  我听了说,这是昼夜颠倒,睡眠不足造成的
  
  弟弟开上了一辆出租车,在巴掌大的平凉城
  在只有一条主街道的平凉城,绿色的甲虫
  来回跑,反复跑,把尾气排放到欲望的天空
  从早到黑,寻找着目标,寻找着文盲和知识分子
  却常常遇见持假币着和无赖,夜里则以醉汉居多
  隆冬的黎明前,依然会有穿戴稀少的女人上车
  弟弟在这个开放的时代,早出晚归
  养活没有工作的老婆,和刚学会说话的儿子
  也让睡梦里有方向盘转动,在一朵云上停一会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城》后记

  《大城》后记
  
  第广龙
  
  都二十四年了,是在1986年,我头一次来西安。我见了大雁塔,见了也坐了火车。以前,有人说,火车爬着跑都这么快,要站着跑,不是更快?我也曾这么认为。这次,经历了火车后,我改看法了,那样快倒能快,可遇见山洞,就挡到外面了。就在大雁塔北边的大马路边,我还吃了一种颜色和形状都像驴粪蛋的水果,叫猕猴桃。以前,听都没听过。我在山里长大,没有见过世面,那一次,在西安城里走,眼睛不够用。钟楼是西安的中心,我也见了,吃惊其大,得多少砖头呀。和我同来的同事,亲戚在水文巷,房子陈旧,上厕所得走到巷子口上,人说话却大气,说一个乡下人,来了一趟西安,没见上钟楼,回去,人问见钟楼了吗?说天下雨,西安人怕把钟楼下湿塌了,就收起来了,没见上。我就觉得,我和这个乡下人差不多。
  梦里头的,跑到梦外头了。1999年冬天,我离开陇东,坐在大卡车的驾驶楼里,来到了西安。不是来一趟就回去,我押车着呢。车槽子里,装着床板,锅灶,装着我的破自行车——我这是搬家,往西安搬呢。以后,我愿意看钟楼了,天天去看,转着圈看。兴庆公园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