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31568
  • 开博时间:2007-08-14
  • 博客排名:第12592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红豆》7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红豆》7期

 

记住的人(散文)

 

第广龙

 

宋宝玉

 

 

宋宝玉已经死了,死去多年了。

我在他死前的两年也许三年,见过他一次。是在陇东的庆城,在桥头的西边。桥头的西边,居住的大多是矿区的人。那天,大中午的,炒菜没有盐了,我出来买,天气热,外头人少,却遇见了他。他身上背着一个小孩,三岁的样子,口水都流到他肩膀上了。他腰弯着,一头汗,一只手从后面把小孩扣住。他只有一只手。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高个子,年轻,有些姿色。我一边和他打招呼,一边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虽然我感到他俩关系不一般,但还是感觉出一种生硬的气氛。他也不回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延河》11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延河》11期

 

 

贺高

 

第广龙

 

贺高来野外队,比我晚。我在野外队搬了两年铁疙瘩了,贺高才来,两个人一起,我说话就硬气些。两年的胡子,也是胡子。

贺高是顶替来的,之前,在老家的山里挖洋芋。贺高顶替了,他爸就提前退休,回老家挖洋芋去了。我提醒贺高,不挖洋芋了,挖石油,还是受罪,不是享福。我说别的,贺高点头,说这个,贺高不认可。贺高说,不一样,大不一样。我说那你说说,拿眼睛直直看他,贺高不敢接我的眼神,低下头说,生产队挣工分,这里挣工资,生产队没有食堂,这里拿饭票吃饭。我一听,还在道理。我依然加重声音说,受罪是肯定的,铁疙瘩砸脚呢!

如今的孩子,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美文》2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美文》2期

 

在山野的日月(散文)

 

第广龙

 

在山野睡觉

 

我在野外队时,多数情况下,晚上,我睡觉香甜。虽然在活动板房那窄小的钢丝床上,夏天暑热,蚊虫成群叮咬,我照睡我的;冬天鼓荡大风,我冰冻的身子,也能在梦乡里取暖——只是早上起来,鞋子穿不到脚上,脸盆也不听话了,端不起来,都给冻住了,冻住到地板上了。

那阵子,我人年轻,瞌睡也多,说睡能睡着。要是在井场劳累一天,刚钻进被窝,就失去意识了,似乎去了另一个不受苦的世界去了。我得承认,也不是每次都说睡就睡,睡不着也是经常的。通常是快过年了,我想家,我就睡不着了。还有就是野外队上谁的媳妇来探亲了,我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之《岁月》1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之《岁月》1期

 

 

记住的人(散文)

 

第广龙

 

谢大师

 

外面名气大的人,通常的,他周围的人,熟悉他的人,会给出不一样的评价。这样就起来了争议,而争议是能够进一步助长名气的。野外队里的人,是下苦的人,这里要出个人物,是很难的。不过,事情没有绝对,哪怕不大的树林子,扑腾出一只怪鸟来,也是正常的。

谢大师年纪轻轻,谁见了,也看不出特殊来。我们一起上班,走山路,弯弯曲曲,走两个钟头,才能走到井场,谢大师喘着粗气,跟我一样。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到土坎上,抽上一根纸烟,脸面才有些舒展,也跟我一样。要是搬铁疙瘩,就别怪我笑话他了,我搬十次,还在搬,他搬五次,在地上瘫痪成了烂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西湖》2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西湖》2期

 

第广龙散文

 

第广龙

 

牛头寺

 

牛头寺在少陵原上,深秋,我到长安参加一个活动,知道了,就过去看看。

人年纪大了,有的爱走动,有的愿意安静,我就爱走动,一个人,远处走的少,在近处走,周边走,天天天,走不够。走了六七年,也许走过了,腿上出来毛病,在膝盖位置,先是隐隐疼,有一天,剧烈疼,持续多日,不见好,我受到了惩罚,窝在家里,哪里都去不成了。秋天在深入,我的腿疾,随着气温的降低加重着,疼是针刺的疼,挪动着走几步都困难。这天天气亮堂,太阳温暖,我就有心出来。有这个机会,又是在秦岭脚下,这是我喜欢的。平时,到了寺庙,都要看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潮》11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潮》11期

 

一个人(组诗)

 

第广龙

 

一个爱出汗的人

 

冬天,也大汗淋漓

坐着,汗就出来了

皮肤的河床,遍布泉眼

流着,似乎要把身体

流尽,只剩下一把

柴禾一样的骨头

 

紧张,发热,激动,做噩梦

都是疏通汗腺的导管

无论谁,也会把咸味的珠子

挂在脖颈上

胖,虚弱,汗多

一次重感冒,也能在被窝山下

逼出,毒性的汗液

 

你无需铺垫

汗水的阀门,不由自己控制

长流水,自喷井,涨潮

你的汗水,把衣服的后背都腐蚀烂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建设》10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诗建设》10期

 

第广龙的诗

 

 

 

高空下的大城

 

深夜,飞机飞到一座大城之上

万里高空,可见度清晰

我往下看,看到了一个方形的烤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星星。散文诗》11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诗歌回顾之《星星。散文诗》11期

 

中年之隐(散文诗)

 

第广龙

 

《失控》

 

独坐,坐一天。河水不再流过脚踝,我还体味着冰凉的喧响。

黄昏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青年作家》7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青年作家》7期

 

 

水桥沟

第广龙

 

 

1、水桥沟深处,是南山,弯曲的土路,缓和着升高。春秋季节,随时就起风了,土尘宣扬,迷眼睛,呛鼻子。

说是上到南山顶上,就是塬,塬面阔大,散落了人家的。我没有上去过。走到半坡上,偶尔会遇见骑自行车,或者骑摩托车的人顺土路上下。上坡时,自行车得推着走。土路不平坦,疙瘩多,坑多,自行车,摩托车,颠簸得厉害,上头的人,颠簸得厉害。

土路两边,是庄稼地,是台地。山地都如此。十米二十米宽,种麦子,也种玉米。种玉米时,会间种毛豆。每一个台子,高度超过三米,是人工切削出来的。就在半坡一带,台子下面,间隔着,分布了一座一座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天涯》5期

第广龙2013年发表散文回顾之《天涯》5期

刘子

 

第广龙

 

1

 

那天是晴天,正是中午,阳光刺眼,一团一团的光,白的有些发苦。街上的人,却出奇的多。平时,人稀少,平时,难得见到一个人。在这个小县城,入秋后,晴天都这样,都能尝来太阳的味道。可是,人变多,除非赶集。逢三逢五,才有集,而那天,我记得是礼拜一。我觉得,许多人,都会对那天的阳光有印象。

那天,刘子的眼神,还是带有轻微的毒药一样,迷人,勾魂。自然的,是勾女孩子的魂。那天,刘子平静,放松,白净的脸上,还自然地出现丝丝笑纹。见到熟人,都会微微点一下头,有的女孩子被这么一点,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8-04-02

若芊我芊n

2018-03-25

西界哀技

2018-03-24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