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舟:舟在天涯

白舟的诗歌、小说、散文、评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957409
  • 开博时间:2004-01-28
  • 博客排名:第162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疯狂的割草机

  《疯狂的割草机》

韩宗宝

正如同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 在这个国家
哪里有不驯服的草
哪里就会有疯狂的割草机

割草机割掉的是那些强出头的草
因为能割草 所以它叫割草机
可这些野火都烧不尽的青草
割草机 能阻止住它们的生长吗

所有的割草机都会生锈
在时光里慢慢坏掉 无一例外
这些杀草如麻 作恶多端的机器
将被大地上的青草无情地埋没

那个整日低着头 维修割草机的人
苦于应付不断老化中的机器零件
他知道当割草机不在了
当他不在了 那些草还会在
2010.7.20
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2 | 浏览:8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着我的眼神那么温暖(7首)

  你看着我的眼神那么温暖(7首)

韩宗宝

《河》

我不知道
他为什么会选择河
选择河水

他丢下了他可以丢下的一切
这些尘世和肉身的赘物
实在算不了什么

可他还是一个孩子
他九岁 他究竟通晓了什么
走向河的过程中

他心里想了些什么
或者什么也没想
他只是要去

只是要离开这里
真不该让他 听那场布道
他还不能接受那洗礼

那些水 那些干净的水
现在有了罪恶的狰狞的面貌
仿佛塞壬的歌声

他偷偷地离开众人
离开村子 离开妹妹
以及那个金黄的小桔子
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见到了那棵树(7首)

  他见到了那棵树(7首)

韩宗宝

《天还可以是蓝的》

天还可以是蓝的
我还可以微笑
已经不再年少无知
还可以记着
一个日子
和你未打耳钉的耳垂

多少年之后
天还可以是蓝的
一朵小小的花
还会记得那些叶子
和它羞涩的初夜
2010.6.1

《那些花瓣》

在夜里闻到花香
还会记起你
隔着一条河送过来
是你那时的发香

是你的白
是你美好的小腹
让那些花瓣
安静地落下来

那些有鸟鸣的日子
隔夜的爱情
像这个夏天的爬山虎
还在墙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7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枝深深的年代

  应盖永华兄之邀,为他和柴生梁的新诗集《雨夜听琴》写的序:
树枝深深的年代
——《雨夜听琴》序

韩宗宝

盖永华和柴生梁君,各选了一些诗,合起来,要出一本诗集,定名为《雨夜听琴》,约我写个序。虽自知学疏才浅,但还是应承了下来。一来怕拂了永华和生梁两兄的美意,二来自忖对诗歌尚略有认识。
2008年的10月,我曾受盖永华兄邀参加中国石油大学诗歌座谈会,那是中国石油大学“回忆海燕, 畅谈诗歌”校庆55周年大型诗歌活动。海燕诗社的历届骨干成员二十余人几乎悉数到场。这骨干里,就有盖永华和柴生梁,他们两个分别是中国石油大学海燕诗社第十二任社长和第十二任主编。记得当时礼堂座无虚席,学校的大学生们高涨的文学热情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盖永华是那次活动的组织者,可是他不显山不露水,只是默默地做着工作。一个谦和温良的人,是永华兄给我的感觉。柴生梁君,同样是一位品性纯良,虚心而厚道的诗人。
我后来知道中国石油大学的浓郁的文学气氛由来已久。盖永华和柴生梁所在的海燕诗
分类:白舟评论 | 评论:2 | 浏览:9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7首)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7首)

韩宗宝
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

这个傍晚 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眺望着窗外的暮色
天空中仿佛不动的云块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袭来

我说不清这悲伤
它从何而来 它因何青睐于我
我就那样坐着 坐了很久
然后 又不得不 站了起来
2010.5.1

《我的心里有了一头小兽》

你让我心里长出了个小兽
那天之后 我的心里
就有了一头小兽
我还看不太清楚它
我没法向你描述它的样子
只能这样笼统地告诉你
我的心里 有了一头小兽
2010.5.2

《你让我不要感谢你》

要感谢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9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给潍河滩的诗篇(30首)

献给潍河滩的诗篇(30首)

韩宗宝

《我戴过一顶短暂的帽子》

那个时候我还小
春天在潍河滩还没有长大
那个没有长大的春天
我戴过一顶短暂的帽子
为了掩盖我是个秃子
为了掩盖我少年的
害羞和自尊
哦 那顶短暂的帽子
仿佛我忧伤的童年
2010.4.1

《那个去了潍河滩的人》

那个去了潍河滩的人
没有回来 他很多年都没有回来
他没有捎回故乡的消息
他已经去了那么久

他是不是爱上了潍河滩
他是不是死在了那里
还是死在了 去潍河滩的路上
这些我都一无所知

甚至他为什么会去潍河滩
我也不清楚 难道仅仅因为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1 | 浏览:1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自称为乌鸦的人(10首)

一个自称为乌鸦的人(10首)

韩宗宝

 《悲剧》

上帝画了一个牢房
却不画出犯人

上帝画了一个牢房
却不画出进出牢房的门

上帝创造了权力
却不说出拥有者的姓名

上帝创造了乌鸦
却让它向往和热爱光明
2010.3.22

《谁害怕那只乌鸦》

谁害怕那只乌鸦
谁为一只乌鸦设置了禁飞区
谁比社会 比国家
更害怕一只乌鸦的黑
一只乌鸦 仿佛禁忌和标志
它所到之处 人心惶惶
人人自危
2010.3.23

《一个自称为乌鸦的人》

他经常扮作先知
扮作领袖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约定——郑州行散记

春天的约定

——郑州行散记

韩宗宝

一
应该是春天的一个约定吧。4月15日至4月18日。这是灯,风和笛子一起定下来的相见之期。本来是要定在青岛的,可是,最后,最终,还是定在了郑州,定在了中原大地。风原地虚席以待,灯、我、笛子,将分别从南方的浙江嘉兴、东边的山东青岛、北面的河北定州,三个方向向中原大地上的河南郑州聚拢。
选在郑州,在某种意义上,也许是为了让我们的相见能有一个更加辽阔的背景。在一个国家的腹地。在黄河文明的中心地带。灯给我短信说,白白,你也来吧,大家都很想见到你。其实,我知,她们并不是想见到我,是为了拉我这个闷了太久的人,出去散一下心。和她们一起在祖国春天的大地上踏踏青。我明白她们,也懂得她们的心意。
十八年前的冬天我曾一个人只身来豫,投身于郑州西北30公里处小镇古荥的一座军营。当时部队的番号是54795。在那里写下了多少家书。红红的三角戳。新兵连。1994年三月,和一纸调令离开古荥镇。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分类:白舟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会为一只乌鸦辩护(11首)

谁会为一只乌鸦辩护(11首)

韩宗宝

《第二天》

我的担心和害怕
到了第二天
完全成了多余
第二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
人民依旧蒙在鼓里
对此毫不知情
仿佛某起在一个人的主观中
发生的事件

只是一个梦境
实际上并未发生
作为一个尽职的执政官
我为此感到庆幸

我还在台上
我仍然衣冠楚楚
没有死于告密和谣言
这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2010.3.11

《一只哲学的乌鸦》

它口渴了
它真的口渴了
它需要大量的水
它不想再继续忍受了

在这个极端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2 | 浏览:1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雀(10首)

孔雀(10首)

韩宗宝

《前些天》

前些天
我去了趟临沂
见了江非 邰筐 轩辕
还有带着儿子的辰水
围着围巾的刘瑜

前些天
蔬菜的价格又涨了
猪肉贱了
人的命更贱了
大家纷纷排着队去死

前些天
我回了趟乡下
看了看父亲和那些树
土地还是那么黄
父亲的头发还是那么白

前些天
我读了几本文艺书
喝了几场无聊酒
平息了身体的数次叛乱
把仅存的爱租借给了诗歌
2010.3.1

《孔雀》

如果是雄孔雀
如果你是会飞的
孔雀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温暖的回声或者大海湛蓝色的呼吸

时光温暖的回声或者大海湛蓝色的呼吸

――灯灯诗歌论

韩宗宝

灯灯,女,出生于七十年代末。2004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等。曾获2006年《诗选刊》中国先锋诗歌奖,2009年第四届叶红全球女性诗歌奖。现居浙江嘉兴。

近五年来,在中国诗坛的所有生力军中,能一直吸引我目光,并让我始终关注和重视的诗人为数不多,灯灯应该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在当前诗歌普遍地陷入低迷和让人感到深深的审美疲倦时,灯灯的写作,让我看到了中国新诗发展的一抹亮色。她的诗歌是未被污染的,是绿色的,是天然的,像一块未被开垦的青涩的充满原始气息的处女地。她的诗为诗歌这门古老的手艺,提供了一些新的元素和方向。她的诗歌的嗓音是独特的。当年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和这个名字下的诗时,眼睛就为之一亮。那应该是在2005年,在某个诗歌论坛上。灯灯,这个名字,和她的诗一下子就让我记住了。
后来,因为彼此的诗歌我们相识,并结下了珍贵的友谊。
分类:白舟评论 | 评论:0 | 浏览:1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逆向(15首)

逆向(15首)

韩宗宝

《建造》

你可以在地上建造一所房子
你也可以在海上建造一艘轮船
你还可以在空中建造一架飞行器

他建造了一个国家
建造了一部可以污染人心的法律
然后依据法律为国家建造了众多的监狱

我终生都在建造一座巴别之塔
看上去仿佛一座规模宏大的圆形图书馆
很可能我建造的只不过是一座坟墓
2010.2.14

《景象》

最后一天
才会看到这景象
这片未曾被人描述的废墟
当然你也可能在梦里
见到过 这荒凉 这悲伤
这盛大而恢宏的末日
2010.2.15

《轰鸣》

地球上每一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风吹(13首)

南风吹(13首)

韩宗宝

《南风吹》

旷野里 去年的青草 还在
它们有了新模样 树梢上
仿佛有什么 正在醒来

现在 微蓝的南风吹着我
吹着生我的土地
吹着我在人间的乡亲

有人在南风里谈情说爱
有人在心底默默地
思念着一个名字

在潍河滩 南风就这样吹着
高一声低一声 高过屋檐上的草
低过小蚂蚁的脚
2010.2.1

《只有南风能安慰泥土和一个少年的心》

只有南风能安慰泥土和一个少年的心
南风费了多少周折
转了多少地方

它走的是一条怎样的路呀
盛在那水罐里的水 是甜的
妹妹穿着过年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春天的几则消息

2010年春天的几则消息

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揭晓 潘洗尘获主奖

2010年2月28日凌晨综合报道 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评委会根据之前公布的有关本届评奖规则,到规定时间截稿止,共有184份有效参赛来稿。经过14位评委三轮的投票,评出了第十八届柔刚诗歌奖,其结果如下:
主奖:潘洗尘 提名奖:东荡子 周瑟瑟
本届评选过程中,第三轮投票结果为:潘洗尘(12票)、东荡子(7票)、周瑟瑟(7票)、扶桑(5票)。
第二轮投票的结果为:潘洗尘(12票)、东荡子( 8票)、周瑟瑟 (6票)、扶桑 (6票)、江雪(4票)、马非( 3票)、津渡( 3票) 、谢湘南 (3票)、冯宴( 2票)、子梵梅( 2票)、梦亦非 (2票)、横行胭脂( 2票)、张永伟( 1票)、韩宗宝( 1票)、魔头贝贝( 1票)、 白垩( 1票)、徐红( 1票)、靳晓静( 1票)。
在第一轮投票中,共有22位诗人进入候选名列,他们分别是:扶桑(13票) 、潘洗尘(13票)、 周瑟瑟(13票)、东荡子(11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的十二圣咏(12首)

乡村的十二圣咏(12首)

韩宗宝

《子:鼠》

半夜起来 生孩子
主动地投降
缸边 小灰鼠偷偷地出来
照镜子 它胆子很小

只把天空咬出一道细细的缝隙
储蓄的水 藏下的种子
十一月的粮仓。是满的
生产的时候
尽管偷。
2010.1.15

《丑:牛》

长的丑并不要紧 是自己的犊
深情地舐。牛就是耕地的
只要帮着主人耕好了田
就可以 低着头吃槽里的草料

那个书生 白天对牛弹琴
在晚上吹十二月的牛角
那阵仗 可能只有
骑青牛出关的老子见过。

火牛阵 十二头慈爱的牛
明晃晃的刀 发着寒光
分类:白舟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1页/4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冰释234白

2018-01-16

若芊我芊n

2018-01-16

崛的后后v

2018-01-09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