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客厅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字皆属原创,请先问后用扫舍信箱:zjoan882000@qq.com微博:SAOSHEhttp://t.sina.com.cn/1261678692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82403
  • 开博时间:2005-03-01
  • 博客排名:第212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反面教材

 

到成都出差抽空去看正在住院的母亲父亲在医院门口接我,对我说母亲的心脏病又发了.

走进母亲的病房她带着输氧管不能动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俯下身去,抱着她的肩膀逗她说你是怎么回事,即使我回来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啊房颤都出来了.

76岁的母亲身体柔弱得很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个给我生命的女人强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柔软下来了.

我们母女之间,用和几十年,才彼此互相真正认识.

母亲是个医生地主家庭出生很小就参加军队带着成分不好的包袱在革命部队里被改造希望能被接受在我的眼里,她曾经是个缺乏女性柔情的女人对孩子和丈夫都太认真和严厉我的童年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 | 浏览:1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正在回到博客的路上

读到一篇文章说,作为商业的博客已死,作为个人的博客将长存。

 

是的,我正在回到博客的路上。我怀念那些在这里和你们交流的日子,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的朋友,你们在这里看到了两个孩子的

的成长。

 

我正在回到博客的路上

 

我正在回到博客的路上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7 | 浏览:10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系

关系

扫舍

 

 

和一个艺术家坐在初冬的朱家角,雾霾还未散尽,水乡越发灰蒙蒙的。 艺术家的眼光越过木花窗,看着窗外的某一点说,我一直想做一个作品, 是关于relationship, 关于关系这件事的。 艺术家接着说, 最后的呈现是被叫着艺术或者不被叫着艺术,都没关系,我只是想记录生命中那些发生过的关系。 

 

于是我们谈到了概率, 以这个世界的空间和维度,一个人和一个人相遇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件事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发生并产生某种关系, 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艺术家聊起一件事,他聊到某日他远远看见的一辆缓慢行驶的汽车,他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完全被这辆车所吸引,他想到他的不可逆转的生命时间里,被这辆车占据的注意力和时间,他聊到各种相识或擦肩而过的关系,他总是在想它们予以他的意义。 

 

 

我喜欢这个主题,事实上我常常迷失在这种由时间和空间的轴线组成的关系中,这些被不同的人或事占据的生命时间真的有什么意义吗? 

 

我不是艺术家,但是我曾经想过像艺术家一样做一件作品来述说我对时间,对关系的看法。那个念头萌生在某一天的出租车上,我像往常一样从一个地方奔向另一个地方,从一群人赶往另一群人。在交通拥堵的路上一种强烈的厌倦突如其来,我想起手机里的1千多个电话号码,想起办公桌上堆满的各种名片,这些号码和名片都曾和我有过交汇,在某一刻,痕迹一样的涂在我的生活中,然而我有着和艺术家相反的感受,我觉得大部分这样的痕迹,都是无价值的。如果我要做一个作品,我会来跟拍一个人的365天,跟拍她或他见过的所有的人, 会议,谈判,咖啡和饭局,社交和派对,我总在想,完成这365天的跟拍,我们才能看清楚有多少时间是乏味和无聊的,是毫无意义的,是被浪费的。至于名片,许多的人我已经想不起它后面的人是什么模样,为什么我见到他们。

 

我完全同意有些偶然发生的关系是有决定性意义的,它甚至是具有改变你一生的意义。 一个电话,一顿午餐,一封邮件,一个不期而遇的人可以完全改变我们。在这样的情景下, 我甚至不相信它仅仅是偶然,这种微妙的无法预测的发生, 在我看来有一种命运的意味,各种貌似偶然的瞬间最后改变了生命的必然。有些人,出现,改变我,然后消失,好像被命运差遣的使者,充满无法解释的神秘。还有些人,从未出现,我在虚拟空间和他们相逢,他们活着或者死去都无法改变他们和我之间的那种关系。 

 

读到一篇文章说,一个人的一生,有限的三万天。人生过半, 看明白了许多关系。我对艺术家说,手机里的很多号码是可以删除的,名片盒的大部分名片也是可以扔掉的,在各种关系中,真正有意义的关系,其实是很少的一些人,他们组成一个小小的核,支撑着我们的生命。这样的关系,甚至并不需要在日常中占有你大多的时间, 有时候一

分类:作业笔记 | 评论:0 | 浏览: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夜我们是否需诗歌

  

 

 

诗人翟永明是民生美术馆组织的“诗歌来到美术馆”活动的第四场嘉宾。 作为这个活动的现场主持人, 我已经主持了诗人黄灿然专场,欧阳江河专场。 可是,翟永明专场是我一直期待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她是著名诗人,是美丽的女人,是逆生长的传奇。 翟永明朗诵会的消息一发布,主办方立即接到了很多报名,成为上海文化圈一个热点,因为人多座位少,有些朋友希望通过我这个主持人的关系,帮他们在现场预留座位。 当我告诉活动负责人晓芹时,她笑着说,好啊,每个座位收你5块钱!

 

朗诵会是在420日的晚上。早上起来却看到四川雅安地震的消息。 心顿时一沉,在生命面前,诗歌听上去是那样的无力。翟永明和我都来自四川,在家乡遭受如此的灾难时,我们无法排遣内心的沉重。

 

一天的阴雨,已是四月,天却是出奇的寒冷和潮湿。晚上7点,美术馆半开放的回廊里已经坐满了人,主办方虽然安排了户外取暖炉,但寒气仍然裹着潮气袭来。穿着黑衣的翟永明看上去更加忧郁,在这个晚上,在故乡有人为生死而哭泣的晚上,诗歌是否是轻浮的?

 

我问现场几百名参与者:今夜,你们为什么来? 诗歌能带给你们什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起来说:“人类的心灵都是相同的,诗歌这种文学形式恰恰能把人们共同的情感表达出来。在今天我们用诗歌来沟通,这是对逝者的一种尊重。” 

 

翟永明的新诗集《行间距》里有一首《上书房,下书房》的诗,那是她在汶川地震后写的: 

 

死亡震倒了 宛如圣母的大教堂

  死亡呑下了正在亲吻的新郎和新娘

  白生生的婚服化为满地泥浆

  倒地的新人们将干枯为骨

  倒地的手指上 钻戒在发亮

  照片上 他们十指紧扣,

  尘土中 新人执手不老

  上书房、下书房

没有了水洗过的圣母大教堂

 

 

这个晚上,没有人读这首关于死亡的诗。

 

有人读《在春天》:“怀着去不掉的古意/我用笔:断笔、干笔/破笔、枯笔/搀不起内心倦怠/纸和墨汁朝着内心的时间/飞上了一段山水。 

 

有人读《浇》:“她们都看不懂/惟我独知、独笑、独骄傲/想你在远方 独行、独坐、还独卧/一个独字 开出了两朵花难为之事 在眼前也在天边/一杯酒 要浇九九八十一难/浇完了今天再浇明天。”

 

一个站在回廊外面的女子恳请我说,里面人太多了,她挤不进来。但是她想在外面读一首翟永明的诗《在古代》。

 

“在古代,我只能这样。
给你写信,并不知道,
我们下一次,
会在哪里见面。

 

在古代,青山严格地存在,
当绿水醉倒在他的脚下,
我们只不过抱一抱拳,彼此
就知道后会有期。

……

 

没人看见这个朗读的女子的摸样,但是她的声音之美丽,却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空气很冷,灯光微弱,话筒把诗句传到了场内,像吟诵,也像祈祷。

 

那一瞬间,我湿润了眼睛,想:也许正是生命不易世事艰难,我们才需要诗歌的慰藉吧!

分类:作业笔记 | 评论:1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年轻人的梦想

两个年轻人的梦想:

艺术家冯新路希望做个个展,分享他对正在消失的一代人生活记忆的描绘。

杜梦杰想用他的追梦网,为所有有梦想的人创造平台。

 

这个时代,是否有中国梦?请我的朋友们关注:创意计划众筹平台(www.dreamore.com),支持梦想。

 

我喜欢冯新路,因为在他的画中,我看到了,我熟悉,正在消失的故乡记忆,我的童年少年,一代人的成长岁月。

 

两个年轻人的梦想两个年轻人的梦想两个年轻人的梦想两个年轻人的梦想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3 | 浏览:1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头等舱女人

 

奥斯卡评委会绝对想不到,今年的最佳导演奖颁给李安,在中国引发的热烈讨论不是电影本身,而是李安的太太林惠嘉,这个在李安落魄时养家6年的生物学博士,终于赌赢了,投资终于有了回报。

 

应邀参加电视台为“三八“妇女节录制的特别专题节目,我们谈论的话题之一便是:如果你是林惠嘉,你会不会赌这6年?

 

用微博的工资支撑一个家,包容一个有电影梦的男人赋闲在家煮饭,在现实的中国社会看来,是在赌不知胜负的未来,是如此没把握和不靠谱,是如此重大的牺牲和付出。

 

而在我看来,林惠嘉不过是一个正常的独立的知识女性,爱自己的丈夫,相信自己对丈夫才能的判断,同时自己有能力挣到养家的钱。

 

对林惠嘉的关注,源自这个社会男女关系正在成为一种投入产出的商业利益关系,源自于当代女性正在前所未有的自愿放弃个人价值,成为财富的附属品。这是一个“二奶”,“小三”,“干爹”盛行的时代,这是一个富豪选美时女人们穿着比基尼被挑选的时代,这是一个时尚和女性杂志公开讨论如何嫁入豪门的时代,这是一个女星成为富豪的生育工具大家却仍然羡慕她所得财产巨大的时代,这是一个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时代。

 

1949年,法国女作家西蒙娜.波芙娃写出了她那本著名的书《第二性》,提出“女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而是后来才变成女人”,号召妇女们为争取自由而努力,摘掉这副象征着第二性的面纱,摆脱社会世俗的影响和支配,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生活道路。

 

80年代的时候,女大学生或有文化的女性几乎人人都在读这本书。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在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中,无论男权或女权我都不赞成,我主张男性和女性应该是彼此依托,理解和共同发展的关系。当人类迈过农耕社会,进入工业化科技化的文明时代后,男性原来的物理性优势就不再存在,女性在社会中的作用和力量应该得到和男性平等的位置。那时候,有一部纪录片《第三次浪潮》在各大学巡回播放,那是数字革命和信息化时代揭幕的前言。我们狂热地传阅和讨论《第二性》,是因为我们觉得在一个新的文化时代里,我们要做一种自

分类:儿女情长 | 评论:1 | 浏览:1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年的末世情节

  

末世情结

扫舍

 

12月21日头一天的晚上,我在很久没乘坐了的夜行列车上,从上海到太原。一场大雪封锁了太原机场,列车上挤满了无法飞行的人们。

 

在摇晃的列车上,夜变得格外长, 偶尔有列车交错的灯光划破暗夜,一切都很安静。 第二天,就是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尽管我不相信,但在无眠的夜里,也忍不住要回顾。

 

我想自己是一直带着末日情结活着的人,是谁说过一句话,死亡是迟早的事,用不着那么心急。
很多时候,有人问我,你如此辛苦地做着新星星艺术节,一件不赚钱的事,到底为什么?我会找出各种解释,而说到底也很简单,不过是向死而生罢了。

 

一个哲学上的根本的悲观主义者,找到了一个积极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生命问题,是的,2012年,我所有的努力和工作,是为了解决生命的问题。

 

人到中年,对外部世界的欲望渐渐地淡去,很多年轻时追求的东西,也渐渐退去华丽的光环,落到最本质的核心。究其一生,一切物质和荣耀都是虚妄,如果真的末日来临,作为人,作为生命,我想我是无憾的。

 

我想我的生命是有爱的,给予过爱,收获过爱。在做新星星艺术节之前,我的爱是个人的家庭的爱,是孩子和亲人之间的爱。而艺术节的创办和坚持的过程,赋予了这种爱生命的意义。
所有的辛苦和努力,推出了一批年轻的艺术家,看到他们在艺术节的平台上出线,成长,看到他们的创造力和他们的人生逐渐精彩。于我,这是人生的回馈,作为一个生命,延生出的价值和意义。

 

我想我的生命是有善意的,给予过善意,收获过善意。 末世情结,乱糟糟的社会中,我是个幸运的人, 总是被让我感动的善意包围。艺术场和我一起努力的三年的团队,小峪,芳草和郑,我看到他们从幼稚到成熟,以我所期待的有责任有担当的态度面对他们自己的生命。那些艺术节的终审评委们,在公众和媒体的眼中的是偶像和财富,而我有幸看到了他们作为一个人和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的纯粹和善意。
何多苓,张晓刚,顾铮,毛焰,特别是向京,我收藏着他们的一些片刻,那些片刻,证明了生命的善,纯净和友爱,证明了活着的价值!

 

怀着末世情结活着,真是一件好事,它逼迫我们思考活着的意义。姚朋,从新星星艺术节平台上走出来的年轻艺术家,他说:“我觉得做艺术真是个好职业,我的作品可以替我见证和经历很多东西,在多年以后我已经不在世间仍然替我和这个世界交流,它是我生命的延续!”

 

2012年,对有些人来说是末世,对我来说是在末世里重生。

分类:儿女情长 | 评论:3 | 浏览:1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忆的装置

  

 

 

 

技术改变生活这句话,最日常的体现就是自从有了数码技术,几乎人人都是摄影师了。特别是现在中国人又有了钱,大街上随便看看,高级单反相机到处都是。身边的朋友,不少都是摄影发烧友,说起摄影来,各自都有一大套。

 

成都的一些喜欢摄影的好友,在微博上晒相机和图片,最开始因为大家都喜欢同一种相机富士X100,就把这相机叫了“党机”。有了“党机”自然就有了团伙,也不知是谁起的名字叫“宋党”,梦想着像宋朝士大夫一样,过点“贵在适宜耳”的平和优雅、含蓄蕴藉诗意生活。“宋党”号称党魁的有教授剧作家易丹,摄影师易宁,艺术家黑子,牟恒,作家洁尘等,艺术家张晓刚和诗人翟永明算不算党员,我至今没搞清楚。虽然没有“党机”,我也稀里糊涂地混了进去,算做上海支部成员,也煞有其事地定期拍拍照片在微博上交作业,讨几声其它党员的赞美。

 

我对摄影的兴趣启蒙说起来是来自于父亲的。小时候父亲有一架正经的海鸥牌照相机,那是他从部队转业时用转业费买的,在当时算是个奢侈品了。我最喜欢的事是和父亲一起冲洗照片,父亲童年在照相馆当过几年学徒,学了些暗房技术。记得他用红纸裹住灯泡,用一个装点心的圆纸筒做成了曝光筒,一把竹刀裁相纸。最开心的时候,是守在脸盆边看着影像在显影水里一点点清晰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我敲打这些字的时候,那些和父亲在静夜里相伴的温馨回忆,也慢慢清晰地呈现在脑海中,泛着微黄的光,像被时光浸泡过的老照片。

 

等我大了,常常和母亲一起调侃父亲,说他真是照相馆的学徒娃儿出生,照片上的人总是呆板生硬的,少有生活气息,父亲总是讪讪地笑着,承认自己水平不怎么样。然而,我自己知道,那些影像带给我的快乐,是永远的。正如日本的摄影大师荒木经惟说的: “照片一拍下来,它就跟你一生了。摄影就是这么一种装置,记忆的装置吧。”

 

记忆的装置!我喜欢这样的表述。人到中年,我对文字的记录都无法辨别真实性了。大学时代几乎天天写日记,流水账一样记着各种曲折心思。可是当看到“昨天的事,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真想和他谈谈!”这句时,我完全想不起是什么事,要和谁谈了。
相信写的时候是确凿的以为永远忘不了事情,一定是和某个男生的故事,在那样的年纪,以为都是生生世世的事,怎会料到时间竟会如此无情?

也许有爱,是眼泪,是快乐?真实沉默地被锁在了时光的那一头,无法出声。

 

而所存不多的那个时候的照片,却像一个神奇的魔术盒,存下的不仅是影像,甚至包括气味和声音。

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在深夜翻开那些老照片,每一次都有岁月的大门被轰隆隆地推开,时光回溯的感觉,有些时候,仿佛能找到同一频率的心跳。被定格的那一瞬间,才是真正的永远。

 

我拿起相机开始记录我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成长和也在他们身上流逝的时光。知道他们总有一天要离开我,这样的时光就尤其珍贵。我比我的父亲高明些了,我拍他们的旅行,学校,家居生活,他们的嬉笑,打捞,顽皮,睡姿,我拍那些在他们看来无聊的一切。青春期的孩子,有时候会嫌妈妈的多事,而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感谢我为他们留下的这些影像,如同我现在感谢我的父亲一样。

 

怀着这样的心情拍摄,我不在乎我的设备是什么,是否拍出了艺术性,借用摄影师巴尔特的一句话来说:“从一张张照片,我…..疯狂地步入景中,进入像中,双臂拥抱已逝去或将逝去者。”

 

摄影,是我记忆的装置!

分类:作业笔记 | 评论:2 | 浏览:9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女

  看到这两张照片,才感到是有基因这一说的。
  
  

分类:儿女情长 | 评论:3 | 浏览:3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50金婚

   父母的50年金婚,带孩子回去祝贺。
   我们是没有那一天了。
  
  
  

分类:儿女情长 | 评论:1 | 浏览:20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6页/10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P2P观察君

2017-09-12

易昜

2017-09-05

leech0905

2017-09-02

考拉兔666

2017-08-23

觉悟_立足

2017-08-12

我是竹子61

2017-08-04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