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之家

我一定是在天上在天上一切皆有生命除我之外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33278
  • 开博时间:2005-03-01
  • 博客排名:第250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空隙

  

【幻想】

 

朱贝坐在床头看书

不时撕开一包

芥末青豆

仰头往嘴里倒

每咬一口

就嘎嘣

响一声

 

【离开】

 

突然感觉很忧伤

巷子里的狗都不叫了

 

【桃花】

 

路边桃花开了

有人摘了一朵

送给身边的女人

他摘之前

指着桃树

大喊了三声

桃花

桃花

桃花

女人也叫了三声

 

【空隙】

 

贾静华进入洗手间

对着镜子长吁了一口气

她差点忘记

这是哪里的洗手间

她往四周看了看

洗了把脸

使劲眨

了眨眼睛

 

【兄弟】

 

饺子店里一桌北京爷们

在聊唯一没到场的那个兄弟

大家对他的意见

跟桌上那碟

油炸花生米一样多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婚纱照

  

上半场结束,我方以2:0领先。

两个球都是周更进的。一个头顶,一个脚踢,都没多大难度。作为前腰的我,上半场表现一般。感觉有些跑不动,气喘吁吁的。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熬夜的缘故。

不过我有一脚球很惊艳。大约是40分钟的时候,我方打反击,我跟周更跑在最前方,一左一右,与对方的拖后中卫平行。后腰李南带着球从中路往前推进,过了中圈以后一脚直传,球滚着滚着就到了我右脚边,我不知道哪来的灵感,没有转身,而是直接用右脚外侧一蹭,球就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绕过对方中卫,直奔大门远角。途中,守门员急了,一扑没扑到,眼看着球慢悠悠的就要滚进球门。这时周更突然出现,补一脚,进了。

我是无所谓,谁进球都行,只要能赢。周更跑教练席庆祝去了,我一路小跑着往中圈去,还重复了一下刚才那个动作——外脚背往斜后方一拨,四两拨千斤啊,真他妈牛逼,跟我偶像博格坎普似的。

一声哨响,刚才那球不算,周更越位了。操,周更大傻x逼,周更大傻x逼。我在心里默念了十二遍。

又一声哨响,上半场结束。几分钟以后,主裁判宣布下半场延时到下午3点开始。他的理由是,对方吃的早餐不卫生,大部分队员都狂拉肚子。我说呢,怎么感觉对方一个个都那么虚,跟喝醉了酒似的,跑起来东倒西歪。

还有三个多小时,我决定先去把婚纱照拍了。我跟主教练请了假,打个车就往我家附近那家婚纱影楼去。

我之所以一个人拍婚纱照,是因为我跟老婆黄小菊分居两地。她在南方的B城,我在北方的D城。我俩结婚快两年了,一直没机会一起拍个婚纱照。每年见两三次面,都是急匆匆的。何况,我俩心里都挺苦,实在没心情摆那种甜蜜的POSE去让人拍照。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两地分居的局面呢,谁也说不好。

那么就各自拍吧,然后找人合成一下,就跟在一起拍的一样。照现在的技术水平来说,达到这样的效果完全没问题。

咱得用统一的背景吧?我问黄小菊。当然啦。她说。

那你最想去的地方是哪?

她在电话那头想了想,说塔希提岛。我估计就是这。她学美术的,最崇拜的人就是高更那个抛家弃子一个人跑到南太平洋一小岛上画画的疯子。我老担心她总有一天也会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突然消失了。那我肯定上塔希提岛找她去。

你也说一个吧,一个背景太单调。我说那就新天鹅堡吧。

我来到影楼,把U盘递给摄影师。里头是两幅背景图。接着我换上黄小菊亲手做的土著人服装。头上是一串黄色的花环,上身赤裸,戴一串贝壳项链,下身裹着一条用树叶做成的短裙。真你妈丑死了。更要命的是,黄小菊还非得让我粘上两条八字胡须装高更。这两条假胡须出现在我这从来不长胡子的奶油小生脸上,就像干干净净的马桶边缘躺着两条大便一样别扭。

第一张,我想象黄小菊是一条美人鱼,刚被我捕猎到手。我让摄影师在我脚下放了一个枕头,就像我真踩着黄小菊柔软的肚子一样。我还借了一把鱼叉,高举过头顶,欢呼。

第二张正常点,我搂着枕头看夕阳。我想象对面墙上的某个斑点就是夕阳,我说,看啊小菊,多美。实际上呢,我已经好多年没看到过夕阳了。

拍完我在电脑上看了看,塔希提岛风光确实漂亮,但我完全看不出跟海南岛有什么分别,不就是蓝天绿水白沙滩和椰子树嘛,哪个热带附近的岛屿不是这样?

后来我终于换上礼服,在新天鹅堡前面拍了另外的一个系列。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拍完了。我看看表,还来得及吃碗面,再打车去球场。

面馆里很热闹,我好像听见了熟人的声音。但没时间打招呼了,我随便扒拉两口,提着大箱子来到马路边打车。

我等啊等啊,一辆空出租车都没等到。好不容易来一辆,被一后来的大妈抢了,我心想算了吧,我一年轻人,也不好意思跟人家争。又继续等。等得我是肝胆俱裂。眼看着下半场就要开始了,我还在马路边傻站着。

这时几位女同事从面馆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我。桶哥你咋在这呢,她们不约而同的问我。我说对啊,我咋在这呢,按理说这个点我应该在球场边做准备活动了,这不打不着车吗!我都快哭了。

小燕子一下就贴到我身边来,她说桶哥我陪你一起等车吧,我也往那个方向去,可以顺你。好吧,随便你。小燕子你好好陪桶哥啊,我们先回了。其他几位女同事蹦蹦跳跳的走了。她们这是在干嘛呢?想撮合我俩?她们难道不知道哥有老婆了么?

这时候突然下雨了,小燕子拉我到旁边一小店的屋檐下躲雨。可雨越下越大,大到瓢泼或倾盆的程度了。由于屋檐太短,我们很快就被淋得透湿。

你还去踢球吗。不去了吧,已经开始了。再说这么大雨,估计又得延期。那要不去你家吧,都淋湿了,得洗一洗。

我想了想,也是。我家离这就两三百米远。让人家小姑娘淋成这样,怪不好意思的。那就去吧。这时小燕子掏出一把伞。我操,你有伞你不早说?哎呀,这是遮阳伞,而且太小,根本不顶用。快走吧走吧。

小燕子搀着我,我举着这把形式大于内容的小伞,顶着大雨往我家走去。往下会发生什么?小燕子对我有意思?废话,这我早就知道。而且我一直对她印象也不错。几年前在她家,她用宝丽来给我拍过一张照片,拍得很帅,照片下面还画了我的眼睛,一只大,一只小,都长着长长的眼睫毛。

这张照片好像一直放在我钱包里呢。我从来没跟小燕子说过。对了,幸亏黄小菊从不翻我钱包。

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小燕子,这是我家钥匙,你自己先进去,洗个澡,你去我衣柜里随便找件T恤穿着啊。我还有点事,办完就回去。

桶哥,下这么大雨,你能去哪啊?

我……没什么,一点小事,但必须去办了,就在附近呢。你快去吧,别淋感冒了啊。

我扭头就往婚纱影楼跑去。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张照片没拍。这是黄小菊反复交代过的,最重要的一张照片,她要我扮演高更在画画,而她就扮演我的模特——一位赤身裸体的土著姑娘。

 

 

 

 

分类:瞎扯故事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

  

【步行街】

 

几个乡里堂客们

站在路中间

时不时一撸

手里会发光的竹蜻蜓

就飞上了天

很多人抬头看

很多人

路过多少次

就看过了多少次

但还是忍不住

抬头看

 

【滴答】

 

一直不明白老天爷为啥要下雨

所有人都在做梦

所有人都有可能

被淋湿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蛮好听

  

【认输了】

 

喝了酒的季红旗

争不赢别个

变得很忧郁

眼皮像两把伞

撑起来

罩住了眼睛

 

【被窝里】

 

南半球的气候

跟我们这边完全相反

这谁都知道

这个谁都知道的

事情

张小莉想了半天

想着想着

就睡了

  

【蛮好听】

 

左边两个女的

在讲她们超市里面

比较复杂的

人际关系问题

声音尖细

右边两个老男人

在谈论不听话的儿女

声音比较低

而我坐在中间

一个人喝啤酒

吃凉拌藕片

咬得嘣嘣的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构思

【构思】

马进右边坐了个
气质还不错的年轻堂客们
他把头往右偏
看着窗外
年轻堂客们的头也
往右偏看着窗外
他俩都在想事
一个在构思一首诗
一个在想
我俩的视线
现在是两条
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
【可能】

老满哥张卫
每天下午都来饺子馆
趁老板不在
搞两瓶啤酒
陪正在包饺子
的老板娘扯谈
他可能是喜欢上了
乡里来的
牙齿有点暴的
老板娘

【波浪】

芙蓉广场中间有个花园
夜晚经常有几对情侣
藏在里面轻声说话
或悉悉索索
不知道在干嘛
嗡嗡嗡的车流声
像海浪
从四周一波一波的涌过来
越发显得这里很
安静

【反响】

小李娘老子
一口气卤了100个鹌鹑蛋
小李每天晚上
看美剧的时候吃10个
吃到第三天
他忍不住把门
打开一点点
脑袋伸出去说了句:
鹌鹑蛋
真好吃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物

  【怪物】
  
  马头人媳妇在一家饺子店揉面
  出门前让他在家好好的
  马头人实在无聊就坐在楼下玩沙子
  抬头使劲看,雪也没有落下来
  
  【酸】
  
  燕子有燕子的打扮
  麻雀是看不上的
  麻雀打开行李箱
  找不出一件风骚的衣裳
  
  【睡不着】
  
  雨开始是嘣嘣嘣
  后来是啪啪啪
  掉落的地点不同
  声音就会有所区别
  
  【幽灵】
  
  小李回家时雨下得很大
  他冷得直搓手跺脚
  上到三楼突然听见野猫叫
  好像在喊他但不知道他叫啥
  
  【夜】
  
  小鸡一掌劈开坚果
  孩子笑弯了腰
  披上衣服出门去
  迎接神圣的老婆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多很多个张小燕与很多很多个李大刚

  

很多很多个张小燕与很多很多个李大刚
  
  
  【距离】
  
  张小燕在桥的这头,李大刚在桥的那头
  他俩并未相爱,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
  无数车辆在桥上穿行过往。雨过,天晴,再雨,再晴
  他俩始终保持固定的距离,一动不动,仿佛一动就会崩溃
  
  【僵持】
  
  好些日子不联系,李大刚才感觉他跟张小燕
  可能还真有一点心有灵犀:这一天,杨絮纷飞
  他捧杯饮料端坐窗前,在心痛中隐约看见,此时
  张小燕同样也在死撑着,既不肯前进,也不轻言放弃
  
  【干净】
  
  我们都是有罪的人,我们都不干净
  张小燕这么想着,在思念李大刚的每一个夜晚
  她总会拿起电话又放下,反复再三,最后换成一本书
  经常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但也一直捧着,像捧着一颗沉甸甸的心
  
  【冲动】
  
  张小燕觉得李大刚是一时冲动,她无法理解
  李大刚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两个以前素昧平生的人
  像两条遥远的平行的河,突然就融合了,并且他的热情
  来势汹汹,仿佛要把对方吞没,身体还没准备好,心却已飞了出去
  
  【疼痛】
  
  李大刚和张小燕终于明白,他俩是怎么也分不开了
  爱上对方,并给对方以伤害,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对方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像钢针般刺入灵魂深处
  这种疼痛让他们保持敏感,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活着,且永不孤单
  
  【恐惧】
  
  早晨醒来,李大刚的衣裳被汗湿了,昨晚他梦到
  很多身强体壮的人在追求张小燕,而且最恐怖的是
  这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梦。想到这里,他不寒而栗:
  “不过亲爱的,这时你如果打个电话过来,我的疑虑马上就会消去”
  
  【英雄】
  
  李大刚相貌普通,才智平平,窝囊地活了大半辈子
  可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在张小燕眼里,他是个大英雄
  虽然李大刚很懒,很自私,说话油腔滑调,还花心
  张小燕却不在乎,她觉得男人就该多变,前一秒低头喝闷酒,后一秒抬头吐烟圈
  
  【不健康】
  
  有时候,李大刚会自己营造一座残缺的城堡
  假装已经在里面住了几十年,历尽沧桑
  可这把戏骗不了谁,张小燕早就看透了李大刚——
  他腿不瘸,眼不瞎,除了过于敏感以外,身心其实无比健康
  
  【沉默】
  
  某天,平常话很多的李大刚突然变沉默了
  之后每次见到张小燕,他只是看着她,什么也不说
  而他家的墙壁上,却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纸条:
  “他还没想好何时结束这一切,她还没想好何时开始这一切”
  
  【平衡】
  
  李大刚和张小燕之间的感情,从来没有平衡过
  不是李大刚更爱张小燕,就是张小燕更爱李大刚
  他们都习惯了给予,习惯了付出。被爱的幸福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
  
  女孩说着说着
  就脸红了
  用手捂住了脸
  
  外面开始下雨
  茶几上有两杯茶
  热得发烫
  
  【空】
  
  女孩有一条
  很小的麻花辫子
  在披肩长发最左边
  
  看电影的时候
  左手边是空的
  右边有一个男人
  
  她笑了几次
  小辫子荡了几次
  没有人看见
  
  【静】
  
  防盗门突然砰的一响
  老熊在里屋等了一会没见动静
  就继续盯着键盘打字
  门外那个人也等了一会才继续上楼
  
  【滚】
  
  老娘有个去超市购物的小车
  长得怪模怪样但是很方便
  上下楼梯的时候三个轮子翻滚发出
  很大的咔咔声像是要把每一级台阶都咬得粉碎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可惜

【可惜】

左勇别打全求人
一个两砣
一个四万
他想了很久
打出个两砣
如果他打四万
我马上碰碰胡自摸
两鸟全中
那样我今天晚上
就会赢一两百块钱
我就会一个人
跑到隔壁
要三两饺子
再搞点子酒

【怀疑】

小王在火车站上班
二十多岁
是个安检员
他总怀疑自己
有口臭
每天拿个仪器
往别人身上
哔哔哔
一顿扫
然后手一挥

【形状】

女孩明天
就要来
她坐的火车
是尖的
她的屁股
是圆的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恶辣椒

【恶辣椒】

刚才吃了一个恶辣椒
好恶巴恶
辣得我做不得声
如果等下
我的嘴巴里冒火
你要指着我说
龙——

【鹤】

你不收钱的话
那我下次再也不来了
说话的人是个小眼睛男人
他鼻子又大又圆
鼻尖有点红
看上去
像是乡里来的
而饭店老板
估计是他同乡
今天很冷
风很大
广场上只有几个人
吃宵夜
没有白鹤在独舞


【一天】

女孩在家
想男孩
想了一整天
早上起来
一直到晚上
七搞八搞
没有停歇
窗帘洗了
屋子干净了
茶也泡了好几轮
最后才静下心来
把昨天刚买回的书
捧在手心
读一读

【秧歌】

今天被老妈逼着
搞了一下大扫除
才发现
那么多宝贝
藏在角落里
有两张很喜欢的专辑
一些书和碟
曾为一个女孩
写的信
画的画
最后找出
两条脏兮兮的枕巾
一条黄的
一条红的
一手拿一条
就可以把秧歌扭起来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危险】

望月湖小区的人们都还活着
这真是幸运
半夜很多人出来吃粉

下午曾有一颗原子弹掉落
在麻将馆看了会牌
就坐117路过河去了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抱歉

  【抱歉】
  
  一般说来
  公交车上
  没人认识我
  这让我感觉到舒服
  没人被我
  伤害过
  他们屁股上
  没有一个个的
  被我酒后
  扔的飞镖
  扎的洞
  
  【醉酒家】
  
  他说他姓解
  解手的解
  他就坐在我对面
  脸上很多胡子
  像爬山虎
  巴在有些年份的
  墙壁上
  他有点喝多了
  我们一说个什么话题
  他就乱哼哼
  脸上五官挤到一起
  塌陷了进去
  
  【刘劲松】
  
  刘劲松
  是劲松烧烤店的老板
  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经常跟别人描述——
  他是那种
  突然想航海
  就会扛着一艘船
  去寻找海的人
  他早上起来
  牙还没刷
  眼里还有眼屎
  海水就已经轻轻的
  打着他的头发
  
  【打电话】
  
  原来不止我和我妈
  喜欢边打电话
  边乱走
  我老板也是这样
  那天在会议室
  我看着他
  意气风发的打电话
  走来走去
  走直线
  快到墙壁了
  就自动掉头
  呜呜呜
  闪着警灯
  往回走
  说着说着好像
  有些生气了
  语调升高
  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从屁股后面伸出来
  把地板打得
  啪啪响
  
  【过年】
  
  林老师在我旁边打电话
  跟她老公
  商量过年的事情
  林老师说
  你什么时候回的家
  家里情况怎么样
  我放假了
  马上坐火车
  去找你
  你带了些什么东西
  腊肉、烟斗、红酒
  都没忘吧
  她把所有事情
  篾碎篾碎讲
  听起来好像
  一千公里之外
  墙壁上的年画没贴正
  她都看见了
  
  
  【三更半夜】
  
  楼下两个年轻满哥
  在大声说话
  清晰得就像在耳边
  一个说着说着哭起来
  另一个扇自己嘴巴
  说我打自己
  总可以吧
  听起来像是其中某一个的娘
  远远跑了过来
  也哭着说了些话
  接下来是铁桶打翻的声音
  (铁桶前面没有出现过
  戏份相当于路人甲)
  和三个人的脚步声
  远处有一只狗
  最后叫了五六下
  就没叫了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橘子洲

  

【橘子洲】
  
  橘子洲被湘江大桥
  分为南北两半
  南边是洲头
  北边是洲尾
  因为湘江
  是从南往北流
  一直流到洞庭湖
  再到长江
  再到太平洋
  最近总想着
  把橘子洲南北两半
  对折起来
  看到底哪边
  更大一些
  
  【当你老了】
  
  
  你是慢慢慢慢
  变老的
  皱纹是一条一条
  加深的
  我为什么
  还像以前那么
  爱你呢
  因为我脑海中
  有一千一百一十一
  个你
  每一个
  都不一样
  
  【照镜子】
  
  很喜欢我现在的发型
  毛茸茸的
  又不是很张扬
  跟我端正的五官
  配在一起
  很像一个
  决定去大城市闯荡的
  有志青年
  这时你如果扑上来
  亲我
  一定记得要
  抱着我的脖子
  再转一下
  
  【气味】
  
  煤油灯
  上次在浩子店里
  见过一个
  再往前
  就很久很久了
  现在在农村里
  再也闻不到
  煤油的香气
  
  【悲伤】
  
  一个长得很悲伤的堂客们
  坐在我对面
  我旁边是她崽
  看起来五六岁的样子
  也是一脸悲伤
  我想了想
  他以后成为
  年轻小伙子
  的模样
  汽车就到站了
  
  【舒服】
  
  今天是今天
  明天是明天
  明天有好多事
  要从清早忙到深夜
  可能还要通宵
  今天没事了
  可以回家泡一杯茶
  看一部电影
  然后舒舒服服
  睡一觉
  
  【记忆】
  
  昨晚看到了
  很不一样的月亮
  和云
  但究竟是什么样子
  完全不记得
  因为昨晚喝了酒
  差不多快醉了
  当时我打开
  手机上的记事簿
  写上:
  今晚的月亮
  然后是一个逗号
  云
  
  【发誓】
  
  去学义粉店吃粉
  要从一家药店穿过
  我每次穿过时
  都低着头
  或者把帽檐
  压得很低
  我总有一天
  会顺便买点药
  回去的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好

【爱好】

米达姆冰淇淋店
不收现金
我用波利尼西亚
青蛙皮
做了一个长得像
猴面包树的
烟灰缸
换了一大桶
芒果冰淇淋
那个柜台
真的很高
我每次要踮起脚
才够得着

【钻空子】

望月湖
学友网吧对面
每天都会升起一堆火
附近的婆婆姥姥们
没事就来烤火
扯粟壳
我举起手机
想拍下来
你是做么子的啰
一个老倌子问我
其他人也跟着
站了起来
这时一只很不常见的
小松鼠
滋溜滋溜几下
跑到火旁
从里面掏了一只
栗子出来

【我看】

我看淮山
像一根长了绒毛的长鸡巴
料淮山看我
应如是

【怪事】

老张每天回家
会先拿出扳手和起子
紧一紧
所有水管连接处
和墙上的插座
他一跟隔壁王二媳妇睡觉
耳朵里就净是
这些螺丝
松动的声音

【信不信由你】

戒酒以后
我决定虚拟一种
真实的病例
叫厄尔尼亚多斯卡耶夫斯基症
一有人想劝我酒
就说我有这种病
他说切,从没听过
我就伸出一两米长的舌头
舔他一脸
黏糊糊的绿色液体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使

两个人
都年轻
一男
一女
光着身子
先后把
自己
最精致
又最脆弱
的部分
绽放
两个人
慢慢变成
一个人
两个人
都赞叹
对方
像天使
一样
天堂的光
泻下来
照亮
白色的手臂
脖子
大腿
墙壁
天花板
床单
还有甜
和香
弥漫
俯身
飞过花丛
低低的
擦着花瓣
芦苇
荡漾
小船儿
推开
波浪
两个人都累了
就把手
轻轻
放在对方
那里
窗外
开始落雪
真正的
天使
三五成群
漂浮在半空
透过
窗帘缝隙
望着他们
大眼睛
忽闪
忽闪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6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