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之家

我一定是在天上在天上一切皆有生命除我之外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33276
  • 开博时间:2005-03-01
  • 博客排名:第251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总是一样

【总是一样】

 

有些热

又不太热的夏天傍晚

回到家中

坐了一会

想了一想

 

哦,可以脱衣服了吧

 

 

【太多了】

 

一根面在锅里

扭曲,变形

 

一把面

端上来

要过细

 

【怎么办】

 

梦见一条巨蛇

被我用力掐着

直到醒来

 

好像掐错地方

 

【都回家过节去了】

 

马路上没有

马路显得很宽

&n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火五重天(十几年前发在天涯的)

       一 冰

  

  冰凉的脊背

  盖在西泊利亚的红树林上面

  醉意游走于掌心

  这一次我无处可逃

  

  乳白山峰下

  古老的民族依然刀耕火种

  你摇了摇头

  长发直泻而下

  

  听和尚念经的痛苦

  自北方传来

  这是在哪个国家

  哪个朝代来的女子

  

  你的舌尖有芒刺

  在我周围布下陷阱

  冰凉的星光漫过骨骼

  我是深海一鱼

  

  二 火

  

  强盗 强盗

  怀里的孩子在远方哭泣

  茅草屋被风吹散

  碎了一地

  

  就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

  你赤脚行走

  长发遮住你雪白的胸口

  

  在那个年代

  我留给你的只有尘土、鲜血

  和记忆

  

  而今天在这里

  四周静谧,雨点轻飘

  我将最脆弱的部分交给你

  将我的诗句与眼泪

  交给你

  

  四周静谧,雨点轻飞

  你手中的火种

  走过了多少风雨

  终于在我体内慢慢苏醒

  

  三 冰

  

  北海道的渔船

  煤油灯蒙上厚厚的

  一层水气

  不再那样脆弱

  

  轻轻召唤每个精灵

  回到各自的家园

  那些在血液里的冷

  是另一种自由

  

  你的身体愈渐透明

  因纽特人的愚昧和灵性

  巧妙交织成冰川

  你如薄丝般上下穿梭

  

  我是深海一鱼

  你是温柔而漂亮的鱼钩

  但愿你的船舱里

  满载各种文字与歌

  

  四、火

  

  野草在过去、现在和未来

  都充满了生命力

  他们曾经在你的腿上

  留下伤痕

  

  他们见证了

  你辛酸的历史

  脖子上的白色绸缎

  一系就是几千年

  

  你还是坚强的回到这里

  几千年前的精灵

  还是一年死一次

  他们在火中舞动着重生的快感

  

  我躺在废墟上

  感受着土地的温度,你的温度

  不要舞得这样妖艳

  草犹如此,人何以堪

  

  五、冰与火

  

  当一切归于平静

  当太阳升起于海的另一端

  你如蛇一般潜入

  

  三枝彩色蜡烛

  燃烧着雨后的芳香

  你如风一般潜入

  

  掌心有秋天的痕迹

  有疲惫,有诗一样轻盈的音节

  你如梦一般潜入

  

  故事从此有了个开头

  我们唱:城里的月光,把我照亮

  我们看见窗外潮水退去

  

  你如潮水般退去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诗一簇1999

 

    

    [冬天]

    

    只是湘江已到枯水季节

    我向天空扔出我的空烟盒

    

    野草青青

    只是虫子们不再跑来跑去

    我看不见你

    我看不见

    

    疼痛在心里面

    爱情在心外面

    我艰难的走在沙滩上

    “方向在哪里

    道路就是”

    

    只是你已被我看不见

    只是风沙迷失眼睛

    已经多年

    

    [爱情宣言]

    

    我要让你

    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

    我要让你在幸福中睡去

    在梦里面牵我的手睡去

    

    风中的狗尾巴草和风中的星星草

    一一对我点头

    

    我要让你

    成为田野里最幸福的水蛭

    在天空下

    心坎立放着小小的爱情

    

    像月亮含在口中的一根麦管

    

    [我没能等到我们分别的时刻]

    

    走的时候,天空是灰色的

    一滴雨打在鼻尖。冰凉

    用透明的眼神最后看一眼南方的这座小城

    那蜿蜒的街道和昏黄的路灯,从此后

    你们不必再负载如我般沉重的影子

    

    最后你是否赶到了站台

    但那里已空空如也

    但是我已离去,鞋底粘着一层黄泥

    并在火车上抽着廉价香烟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为什么不是蚂蚁,为什么不是那瘟疫

 

很长很长的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和弦进行方式。东方红广场,风筝脆弱的

丝线。七和弦的使用倒底对不对。青石板路面,红色青苔上跌倒的小

孩,怪味豆散落一地。

  

21世纪,仍是郁闷。音乐和诗向深处,抵达最深处,如同涂满上个世纪黑

色血液的墙壁,将我彻底吮吸。21世纪,仍是孤独如昔。

  

抽烟喝酒打麻将赌钱,所有的女友一瞬间离我远去。精投入你的长发般疯

狂切换——打开年代久远的朋友来信,回忆朋友的长相,说那些鸟话

的缘由,涌起记忆里茶一般凉的湘江……

  

自渎,自恋,自我欺骗。尼古丁、酒精、咖啡因的美妙造型,刺穿狼的眼

睛。

  

“有欢笑,而没有愉悦;有泪水,而没有真情;有技术,而没有力量;有

旗帜,鲜花,口红,而没有青春。”

孩子摘下墨镜,流下红色浆汁。故事的毛发会随着时间逐渐增长——

谁还记得人的本来面目

我们还有什么值得感伤

  

在白纸上写下“我们为什么不是蚂蚁,为什么不是那瘟疫”,却续不成一

首诗

漂亮姑娘在这个世界上“滋滋”生长,像我曾经被锯断的手指

  

镜子洁白的光芒源源不断滑向我,我被掩埋,平和的目光平和的季节平和

的坟墓。孩子将帽子扔进水里,击中我温暖的尾巴。我面带笑容,内

心空虚,将酱紫色的词语吐了一地。

  

扫来扫去最后还是回到G和弦,摆来摆去镜头还是回到昨天。

  

火车驶进绝望的麦田,乌鸦啄瞎了孩子的眼睛。我在此时经过,我的哭声

在破旧的灶台上不断旋转,不断蒸发。我忘了我曾经是一只浑身长毛

的雄性小野兽。不与他们为伍,绝不妥协,不看他们的屁股,不穿他

们的衣服不,不不……

  

电贝司自己从墙上掉下来,摔成两截。孩子捡起地上的玻璃烟缸,里边映

出深秋大雁从天空飞过的优美姿势。一种疼痛夹杂在其他所有的疼痛

里,让我忘了疼痛……

  

我们为什么不是蚂蚁,为什么不是那瘟疫。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双

  

红房子 绿房子

白房子 紫房子

而我将为你准备的

是一幢透明的房子

透明的门窗

透明的墙

还有透明的栅栏

 

我背着透明的包

走进这透明的房子

那透明的书桌是你

书桌上透明的苹果

也是你

而你的笑声

是我头顶透明的风铃

 

我来到透明的花园

对着不远处的海

呼喊着透明的你的名字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上面是很多安静的灵魂

  

凌晨一点二十分

小面馆外面有人打架

被打的是个戴眼镜

的方脸胖女人

捂着鼻子不说话

打人的是个平头中年男人

一身酒气

嘴里还在骂

旁边是很多劝架的

上面是高高的

法国梧桐树

一盏灯挂在树枝上

照下来

每个人

都有一条尾巴

树上面

是星空

一些灵魂飘在那里

轻轻说话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辣椒天

  

老娘在厨房切辣椒

红红的辣椒

在砧板上

翻滚着

碎成丁丁

外面太阳很大

楼下有一匹马

我猜是

白色的马

打了一下响鼻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也来吧

  

下雨了

好大的雨啊

我们哪都去不了

只能屋檐下

排排坐

我们看着猫

猫也看着我们

好像第一天认识

一样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杆鸟铳

  

    猎枪,在湖南好像被称为“鸟铳”,不过也有可能鸟铳只是猎枪中的一种,专门用来打鸟的,不管怎样,老李的那杆枪肯定就是鸟铳,因为他只打过鸟。

    老李在长沙一个国营工厂上班,凭着一颗红心和一手好字,混了个轻闲的差事——纪检办副主任。国营单位的工作作风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一般8:30上班,喝茶、看报、扯谈、上网(老李那会办公室还不兴什么无纸化办公,因此没有电脑),一晃到了中午,吃饭,回来一觉睡到3、4点,收拾收拾东西,然后下班。老李的工作更加舒服,也就是说有事就去一下,没事的时候可以来个欧洲五国游。当然老李那会人民生活水平还不高,出国旅游那是想都不能想的,于是他有了一个业余爱好,那就是打猎。

    打猎的地方也不远,离长沙大概1个多小时的车程,那个地方叫做高家坊,有几处大山。据说解放前还曾经有老虎出没,但后来逐渐只剩下了一些野禽。老李选择这个地点打猎主要是因为他老家在这,有一个亲弟弟和一些支系远亲。我父亲和老李是患难之

分类:瞎扯故事 | 评论:0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归途

  

【归途】

  

  打仗了,打仗了

  敌人开着坦克

  在楼宇间逡巡

  老浓和朋友们躲在房里

  默默祈祷

  打偏了,又打偏了

  隔壁那栋的倒霉了,好

  老浓刚开始还趴在窗口看

  后来不敢看了

  他跟朋友们背靠着墙壁

  呆若木鸡地坐着

  每个人的大腿都在

  恐惧中抖动

  

  轰的一声

  老浓就晕过去了

  他醒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恋爱的犀牛

  

【恋爱的犀牛】



 

  恋爱的犀牛

  一个人站在无边草原上

  看鸵鸟悠闲散步

  看流星划过夜空

  他只身来到这里

  看这些

  回去的火车是哪天

  有没有座位

  他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他的忧伤与人类无关

  

  恋爱的犀牛

  没有名字

  人们都叫他呒呒

  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想死

  

车厢里

不少空座

可我不坐

靠着那根钢管

站着

我的右边

地铁前进的方向

比较空旷

有一些腿

在晃悠

这时列车如果来个

急刹车

(或是撞车什么的)

我会朝右边

滚去

第一条腿

拦我一下

第二条腿

拦我一下

……

直到滚出

二三十米远

才停下来

这样

蛮好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褡裢坡地铁站出来

  

今日的天空

是灰色的

里面有一点

点红

好像还有一点

绿

可能还有

紫不拉几的

一点黄

就是没有

一丁点儿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次旅程都是一首歌

  

火车上

一切人

都节奏模糊

 

一切风景

在车窗外

琴键般跳动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人

  

他希望她想到他的时候

会咧嘴一笑

他就满足了

 

他就可以背着包继续上路

辨认路边的植物

头上的星辰

 

还有身边那些狡猾的魂灵

像梦一样纠缠不清

分类:分行文字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6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