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园的冬妮亚天涯名博

这是我的花园,想种啥就种啥!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524997
  • 开博时间:2007-08-12
  • 博客排名:第485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阿莲1666

2019-12-03

陈琛

2019-11-02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三姨的爱情

前日凌晨4时,我三姨父脑溢血去世了。

本来我就一直想写写我这个三姨的。

我妈有五姐妹,我三姨长得像我外婆,是五姐妹当中最不漂亮的一个。我妈和其他几个长得都很欧化,遗传了我外公的五官。我三姨小时相貌平凡,但越往后越漂亮,而且气质很风骚。她说话时,会不经意的扭动腰肢,很妩媚的盯着你,挑动眉稍,男女都会被她吸引。如果让她演旧社会上海滩十里洋场的舞女,她能本色出演。

我三姨高中毕业后,按规定要下放到农村当知青,她只去一天就跑回了,表示不能呆在农村吃苦。她去考省歌舞剧院,居然考上了。但考上后问题来了,她是知青呵,她不去农村本身就有逃避下放的嫌疑,而且居委会还三天两头到家里来查,来时她还得躲起来。省歌舞剧院很想要她,又不敢要。好在那时到处都有文艺宣传队,三姨就先去了个当时很牛逼很有名的宣传队,这个宣传队如果要

分类:记录 | 评论:31 | 浏览:9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减肥,不光要有意志,还要有技巧

首先,不存在什么喝白开水都会胖这回事,这是那些意志力不强的人控制不了自己体重的托辞。

其次,一定要有一个励志偶像。比如贝嫂、郑秀文。你在胡吃乱喝的时候,想想她们坚强的意志。

我从小就没有瘦过,而且永远食欲好,永远在吃吃吃。现在,我办公室有三个抽屉放零食,其中两个抽屉专放甜饼干和各种巧克力;另一只抽屉放饮料。饮料主要是各种咖啡、可可和奶粉。碳酸饮料里我唯一喝的是低糖可乐。

我爱吃,但又不想当胖子,所以,总在探索怎样吃不胖。

总的来说我的经验是这样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早上吃好、中午吃饱、晚上吃少。我因为多年做司仪的原因,已养成了十几年不吃晚饭的习惯,但我早上是巨无霸。普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21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凡是把功效吹上了天的面膜都含“皮肤鸦片”

   这是我昨晚写的一篇街评。编辑对标题作了修改。

       昨晚接到编辑约稿写这个话题。通过写这篇时评,我自己也科普了下面膜知识,还好自己平时基本用的都是百雀羚面膜,用得最多的是8倍水,便宜舒服。但现在看来,一种面膜不能经常用,得隔阵子换个别的用,以免不好的物质在皮肤里积淀。

 

[街谈]面膜无奇效,小心“皮肤鸦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26日        版次:AA02    作者:园园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1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手锅拯救了我

过去两年,我的社交账号没上天涯、没上网易、甚至最后连新浪的账号也被盗了。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登陆,也没写一篇稿子,我处于网络自闭状态。

我每天看美剧英剧,把几年没看的都补齐了。

有个报社的编辑老师实在看不下去,趁出差机会转道来看我,问我为什么不写了?

说你就这样看了两年的电视剧,不知道是浪费才华吗?你是全国文笔最好的司仪!

城市笔记编辑老师离职,问我要不要现任编辑联系方式,我说不要。

今年三月的一天,小手锅说他当编辑了,说我可以为他们写写时评,突然一下子,我被唤醒了!

写时评,成为时评作者,不正是我学新闻时的最高理想吗?而且是为全国最牛逼的报纸写。

我告诉我姐时,我姐说:你的理想实现了。

我的理想与爱情无关,与身外所有的一切无关。

没有什么事比写写稿子发表文章更让我愉快满足了。

重新开始写稿后,我想念起天涯来,一个温暖让人记挂的地方。

一个偶然事件,无处吐槽,很自然的,我回到了天涯。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7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退同学群(下)

毕业后,大家已各奔东西,大部分同学都慢慢失去联系,直到省演艺集团成立。有个同学从那里翻出全省文艺系统的花名册,把花名册内的同学联系了起来,后来越串越多。这当中也发生了悲伤的事,就是发现有几个同学年纪轻轻已挂掉了。这个同学群的群主就是负责把大家串起来的人。

这个群比那个赤脚师娘当群主的群呆着舒服多了。这个群好多同学已混出名堂来了:有拍的电影在国际上拿大奖的、有摄影作品拿大奖的、有电视节目得奖的,电视导演也有好几个。大家平时谈的话题也很文艺。当然,每个人和我打招呼,无一例外都要用跟小朋友讲话的口气:“某某,你现在还写诗吗?”几乎每个同学都能说出几个我当年闭门造诗的段子,说得我象诗呆子似的。

那么我为什么退了这个群呢?

大家恢复联系后,有个男同学第一时间给我打了电话,约我见面。我在学校时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见面后,他说大家得

分类:桃花妖妖 | 评论:2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道真的要拿生命来加班?

昨晚接到编辑小手锅约稿,要我写篇由金波(伊文)长年熬夜加班至英年早逝的话题。从没想到自己竟能有机会以这种方式悼念我们大家亲爱的伊文。感到非常、非常、非常荣幸!在此也感谢小手锅@何小手,他也曾是天涯员工,他对此文作出的出色修改润色注入了自己的感情和心血。手锅辛苦!

 

 

[街谈]要生前幸福,不要死后福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01日        版次:AA02    作者:园园

    

分类:坐井观天 | 评论:7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退同学群(上)

看到菜菜写的《同学群》,我也有写写的欲望。我有两个同学群,去年都退了。

自从微信群这个玩意开始流行后,我班上的同学也建了两个群。之所以有两个群,是因为我们那届本来只有我们一个班,后来中途来了些插班生、代培生后,人变得多起来,就分成了两个班。由于大部分都熟,所以两个群都加了我。

先讲为什么退第一个群。

以前班上最漂亮的一女同学,毕业后嫁给了我们班最帅的一个男同学,当年这对金童玉女的结合,是多么让人羡慕,得到了多少人的祝福呵!可是,让人费解的是,我这个男同学千辛万苦历尽周折把她娶进门之后,竟把她闲置、凉起来了,与她长期异地分居。因为婚姻不幸福,这个当年温和可爱的女同学头发已白了,对人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在群里事事与大家作对。大家看她过得不好,事事顺着她哄着她。我和她起冲突,是为群名。本来以前的群名是以学校的街道命的名,很好听

分类:桃花妖妖 | 评论:23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屁股这事,既暧昧又愚昧

本文载于今日《南方都市报》社评版   (标题有更改)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6-06/21/content_48108.htm#article

 

    6月19日晚,一段“银行员工被当众打屁股”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内容是在山西长治漳泽农商银行的培训会上,其中四男四女由于培训表现不佳,先是在台上作自我检讨,然后,被一男子在大声说了“准备好屁股啊”后,举起板子进行体罚。

   

分类:坐井观天 | 评论:8 | 浏览:4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我姐汇钱

上上个周五时,我那患抑郁症,经常长达一个月不现身的姐姐突然在微信上给我留言,说七表哥要寄5000元美金给她。为避洗钱嫌疑,钱会转到我账上,由我来寄,事情很紧急。我以为遇到了台湾骗子,便对我姐说:姐你要钱干什么?我给你。但是最近台湾骗子太多,你得和我视频,证明是你本人。

美国次贷危机前,我姐还是很有钱的,她经常给我寄钱,老担心我钱不够用。

我那天恰好看到胡大喜同学发了个贴子:“美国中产阶级竟拿不出400美金救命钱”。连普通中产都拿不出400,我姐当然拿不出5000了。

中午时,我姐在她拉斯维加斯的豪宅里和我视频了。她容光满面,光彩照人,情绪非常好。我说姐,你要钱做什么?为什么不跟我要?我姐说她没想到我能拿出5000元美金。我姐老是认为我很穷。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25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活易,好死不易

  

  CSI之纽约中有一集,讲一个女招待得了胃癌,头发已掉秃了,她为了怕自己突然死去,别人看到自己丑陋的样子,每天都戴上假发画好浓妆睡觉。

  我闺蜜L,就是我写的《第三个约定》中得胃癌那个,已于上周某天病逝。她走前一天,趁她弥留之际,我违背她意愿,约上另一闺蜜一起去看望了她,与她在今生作别。

  我不能形容她被病痛折磨得不好看的样子,那是她最在意的。我找她公司的人要她住院地址时,她同事盯着我说:你要作好心理准备,L现在的样子,已完全颠覆了之前的形像,完全不一样了!完全!她嘱咐我千万别告诉别人她现在难看的样子。

  她这个同事是公司财务人员,这也是她能见到L的唯一原因。L生病后就拒绝见任何人了。

  她同事说得对。我见到她后,忍不住失声痛哭。她已完全变相,连面部轮廓都畸形了。上天似乎在有意惩罚她太爱美,把她往最难看里整。她家已开始为她准备后事。我心痛的对闺蜜说:“她这个样子,到时画都画不漂亮了”。回家的地铁上,我在众人注视下哭了一路。晚上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平生第一次真切感受到即将失去朋友的悲伤。

分类:记录 | 评论:29 | 浏览:1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到年终总结时

  

  昨天开始写年终总结。今年写年终总结本不想花心思,打算直接把去年的年终总结拿出来,点“编辑—替换”,将2012换成2013,再删掉一节内容,新写一节今年重点抓的工作换上,然后把数据一更新就拉倒。

  但我更新数据时手欠,又把去年的报表都拿出来,重新编汇,做了两份新报表,然后又做了个电子模板,这样一弄,花了我一天半的时间。

  赶在上午下班前把总结交给了上司。中午,她请我吃了午餐,我们俩人吃了4.7斤酸菜鱼。她说:你还那么认真呐,算那些数据有什么意义?谁知道老板又往我们这加了多少成本?我说算一下心里有数,起码老板问起来我可以报个数字。

  没办法,我就是对工作这么认真负责。谁雇我谁省心。

  去年个人没什么成就,司仪只做了二十场,已彻底成为前辈。写得也不多,发表的作品数得过来,听说《读者》上有一篇,我还没找,不知在哪一期上。

  去年是我的疯狂看剧年,把前几年没看的全补上了,追了无数美剧英剧:《生活大爆炸》《绝命毒师》《美国怪谭》《别对我说谎》《犯罪心理》《犯罪现场》《废柴联盟》《纸牌屋》《无耻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1 | 浏览:2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悚的殡仪馆火化室

  上周三,我堂姐去世了,她患肝癌,死于心肌梗塞。周五一早我去殡仪馆与她告别。这是我今年第二次去殡仪馆告别亲人,上次是四姨去世。

  堂姐是中学音乐老师,告别仪式用的现场钢琴伴奏。很惊喜殡仪馆竟然有这项服务。

  堂姐女儿小我三岁,我们关系很好。仪式结束后,我陪她护送遗体进火化室。

  这是我第三次去火化室。

  第一次是小时候我外婆去世时,我跟着大人一起进火化室,然后目送焚尸工将我外婆推进火化炉。我听说人如果没有真正死,火化时会坐起来,所以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火化炉,观看了我外婆火化全程。我没有看到外婆坐起来。那个火化室就三只炉子,很窄很暗。

  另一次,是我姐夫去世,那是在上海。那个火化室超大,很壮观,好象有20只炉子。里面很乱,人来人往,到处在哭天抢地。姐夫的寿衣是名牌西装,姐夫的哥哥给他穿衣服时,将衣服背后用剪刀交叉剪了两刀,说是怕殡仪馆工人将衣服换了。我目送姐夫进焚尸炉时很心痛,他就这么穿着崭新的破衣服走了。

  回到我堂姐。进到火化室,眼前出现惊悚的一幕。

分类:记录 | 评论:17 | 浏览:1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天上月圆,地上人全

  

  十几年前,不记得是哪年了,有次亲戚聚会,我姑姑说;大家不要等到过年才见一二面,平时就要多见面,见一面、少一面。我当时不以为然。

  小时候,家族人丁最兴旺时期,吃饭时大家都坐下来得四桌,这还不算在苏杭一带的另一拨人。我爸我妈都是七兄妹。可是,就在这十几年间,我外公、大姑、二姑、大伯、四姨,还有同辈的三个亲人相继病逝,另有部分人已移民。

  现在,即便是吃年饭,我爸家也只能凑够两桌,我妈家今年甚至只凑了一桌。

  我和我姐自她移民后,就没有见过面。前些年因为各种原因,她不能回,现在她能够回来了,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回。

  昨天,我发了我吃的美食给她,她流口水,我说想吃就回来呗。她说明年春节努力回。我说“期待!”我告诉她妈病了,回吧,我们现在是见一面少一面了,她说你说得吓人,好象我们已七老八十了,这么悲观。我说难道不是吗?

  七月份的某天,偶然看到谁写的文章,谈他还能见到母亲的次数。说他一个月探望一次母亲,如果母亲能活到100岁的话,他和母亲还能见多少面,我被这个计算惊到了。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3 | 浏览:1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艰不拆

  

  前几天,我们一行七人,其中一个是生意人李先生、一人是某银行行长,一起去广医二院看望一个大家共同的朋友。从医院出来后,我们去炳胜吃饭。吃饭时,李先生说他上午买了块玉佛,正在市场加工镶嵌,吃完饭去拿。行长听后立即说:别镶,镶了就不值钱了。李说,这是他是特意买来送给行长女儿,祝贺她上大学的。行长表示感谢。

  饭毕,我们一伙人穿过长寿路去往某玉器城。车上,我们一直讨论玉。行长很爱玉,也很有眼光,十几年前翡翠便宜时,给老婆买过不少好东西。

  车到玉器城门口,玉器城已打烊。我们问李去哪里拿,李含混地说了个地方,我和行长说一起去看看。刚下车,也许是我们动作慢了,李在前面急奔,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我们只好在原地等。过了大约半小时,李回来了,我们上车返回。

  车上,我们急不可待地要李把东西拿出来欣赏。李把玉佛吊坠拿出来,递给了坐我旁边的行长女儿,说了些祝贺她上大学的吉利话,行长女儿和老婆于是也说了谢谢他的客气话。然后,坐前排的行长把玉佛拿了过去看。车上很暗,借助微弱的光线,依稀看到一只雕刻精美的泛紫灰荧光的玉佛。

  

分类:坐井观天 | 评论:20 | 浏览:1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遇见衰老

  

  我爸妈虽然永远有一颗少年心,永远显得我潮、比我有活力,但经过这次我妈生病,我猛然意识到他们开始老了。

  他们老了,我该怎么办?

  十几年前他们老是说以后老了,去幸福院,我不搭腔,因为我觉得他们“老了”这事离我太遥远了。

  我在亲戚中是有名的孝顺,我也真的很孝顺,但我还是不能想象万一哪天他们生活不能自理了,或是有一个先走了,我们得住一起,那要吵架。我和他们有吵不完的架,为任何事。我妈一看见我生活就不能自理,我爸越来越大嘴巴.......

  我爸妈社会活动多,似乎比我上班还忙。我经常打电话责备他们到处乱跑,不知道舒舒服服呆在家里享受。现在我才理解我姑姑经常对我说的:象你爸爸妈妈这样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才好,他们自己玩自己的,不给你找麻烦!

  以前,我周围有的双亲已不全的人有时聊天会聊到自己年迈的爸爸或妈妈给自己带来的困境,什么自家从乡下接来的保姆成了别家的钟点工,过节还要求三薪呵;岳母偏瘫躺在床上,岳父却和护工搞上了,子女谁提就要谁滚呵........我只听,觉得那些离自己好远。现在,我希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11 | 浏览:1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6页/3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