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走慢走悠哉游哉天涯名博

青山几度变黄山世事纷飞总不干眼内有尘三界窄心头无事一床宽。友情提示:本博客所有文章意在劝善、励志,欢迎转载,多多益善,功德无量!QQ:2260103788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985205
  • 开博时间:2007-08-11
  • 博客排名:第153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清清淡淡ABC

2018-06-18

qqwweeasd

2018-06-14

感觉乱了

2018-06-12

林泉诗音

2018-06-10

琦爽萦松

2018-06-07

龚盾

2018-06-02

helenxu122..

2018-06-01

yigefangya..

2018-06-01

563712116

2018-05-31

钓鱼舟

2018-05-2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以貌取人是科学。

以貌取人是有科学依据的。

性格写在唇边,幸福露在眼角。

站姿看出才华气度,步态可见自我认知。

表情里有近来心境,眉宇间是过往岁月。

眉清目秀者聪慧,谦恭柔顺者富贵。

不苟言笑者深沉,喜形于色者直爽。

细皮嫩肉表明生活优越,

棱角分明意味刚直不阿。

遇大事从容安定,胸中必有谋略;

得小誉眉飞色舞,临祸定乱方寸。

清贫不现奴颜媚骨,小子确有造化;

危局行动井井有条,此人堪担大任。

衣着显审美,发型表个性。

健康看气色,情绪观眼神。

职业看手,修养看脚。

可“穷”会从全身散发出来,

那些骗来的名牌穿戴再多也无法遮盖!

 

曾国藩的《冰鉴》上说:

目者面之渊,不深则不清。

鼻者面之山,不高则不灵。

口阔而方禄千种,齿多而圆不家食。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3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说起

       我的朋友谭尧先生去年写了一篇介绍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的文章,语言生动诙谐,看后印象深刻。这次参观红安老区,在纪念馆门口的摊子上看到一本《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娃娃书,掏5元钱买回来重温一遍。

   有关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事迹,我在读小学时就耳熟能详。当时有这篇课文,上课时就很景仰这对英雄小姐妹,也想生在草原为公社去放羊,也想遭遇暴风雪,为保护羊群与风雪搏斗,把自己的脚冻坏,最好把自己冻个半死,自己的英勇壮举传遍天下。

    这次再翻开小时候看过的娃娃书,首先很感慨书后的“编后说明”:这本连环画是根据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编绘的。在编绘过程中,我们参照了群众的意见,在内容上作了一些补充和修改,其中如有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地方,希望同志们给予批评和帮助。显然,这个“说明”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有错误或纰漏,被人揪住辫子,陷于被动。

    这种编绘上的“补充和修改”就是,每当遇到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4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您别不信,真有羊肠里的粪便做成的美食!

 

       今年四月上旬,我在西昌普格县山区考察,听说有漂着羊粪的羊肉汤,是当地的一道美味。当时想尝一尝,机会不好,不能如愿。

       记得我当时写道:“据熟悉这里情况的欧先生说,大山上生活的彝族人,空气干净,山泉无污染,食物原生态,劳作之余惯于及时行乐,不晓得忧愁是什么东西,一辈子不生病,吃药的情况很少,要么就是老死的,要么就是醉死的,几乎没有病死的。他还说了耸耳听闻的彝族生活细节:山羊在野外吃草,从来不喂饲料。杀羊之后,羊内脏不用洗干净,就那样切了放在锅里煮汤,肠子里的羊粪蛋还在,漂在翻滚的肉汤面上,每次喝汤,还需用汤勺将羊粪蛋轻轻荡漾开去,才舀上一勺干净的羊汤,这羊肉汤喝起来很鲜美的。听得几个没来普格县的人一愣一愣的,纷纷表示,打死也不喝那种羊汤。我听了倒很感兴趣,希望能亲眼看看翻滚着羊粪蛋的羊肉汤,长长见识,至于喝不喝,视实际情况而定,内心并不绝对排斥,说不定会大快朵颐。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到普格,我从哪里知道世界上还有漂着羊粪蛋的美味。

分类:在脚下(实践篇) | 评论:9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发现了易中天的错误,我发现了杨绛的错误

       今天,我在指导学生修改毕业论文之余,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罗贯中错了就算了,央视和易中天也跟着错,你呢?》。文中讲到易中天在“百家讲坛”上犯的一个错误:把吕蒙大军偷袭关羽大本营荆州的军事行动“白衣渡江”理解成“穿白色的衣服渡江”,实际上应该是“脱下军队的制服,换上便装渡江”。

       看到这里,我笑了。因为,我也曾发现另一个大家杨绛的类似错误。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从网上看到翻译《堂吉诃德》的杨绛先生逝世了,享年105岁。按说老先生高龄离世,在民间算“白喜事”,且与我八竿子打不着,可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好人;中国最后一位称呼先生的女性永远走了。此前,我总想这位与世无争的老人,多才多艺,丈夫、女儿都走了,她再多活几年,活个120岁,创造个奇迹该多好啊!看杨先生翻译的《堂吉诃德》多精彩啊,读一百遍都不乏味,笑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21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天,我去世了

       因为相信有轮回,我们不只活这一辈子,心中不再惧怕,但愿能尽力将此生做到最好,不留任何遗憾。

                                                                     &n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12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节,我想起一件小事

    今天是母亲节,看了许多网友充满深情的感谢或怀念母亲的文章,我也想起一件小事。

    当然,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记得读初中的时候,可能因为营养不良,我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每到深秋时节,凉风一起,在室外的话,我的四肢和脖颈处遇风吹过,就会起大大小小的疙瘩,医学上称之为“风疹块”,并伴随以疯痒。忍不住去抓挠吧,会越抓越痒,红红的“风疹块”扩大成片,呈“星火燎原”之势,形成皮肤上的“黄土高原”,样子很令人害怕。由此,被同学们发现了,都下意识离我远点,担心有传染性,搞得我相当狼狈。所以,每次起“风疹块”时,我就悄悄走到一边,远离同学们,若无其事,尽量不让他们知道,绝不去抓挠,一个人咬牙忍受痒疯了的煎熬。相对于同学们歧视嫌弃的目光,毕竟疯痒还是可以忍受的。若回到屋里,气温高点,或保暖好点,“风疹块”就会慢慢自然消失,一切恢复正常。母亲看在眼里,很是心疼。看医生吧,又觉得无名小病不值得花那个钱;于是找来许多偏方,不厌其烦地在我身上试

分类:在心里 (亲情篇) | 评论:4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镇清娃酒楼的美食

       晚上,我又犯贱,吃得肚子鼓鼓的难受。这不能怪我,只怪川菜太好吃了。到眉山东坡宾馆办好入住手续后,绕着眉山市的东坡湿地公园走了12000步,肚子还没有瘪多少。好吃害死人。

      在由仁寿到眉山的路上,经过一座不知名的小镇——龙镇。仁寿的朋友周伟先生开车送我,他是个美食家,对这一带的餐馆优劣很熟悉,他说,这座镇上有一家老字号的餐馆,做菜很有特色,可以尝尝去。我表示无所谓,反正陪着坐坐,不吃就结了。

       餐馆名叫清娃酒楼,开自1979年,一直没挪窝。端上桌的菜果真很寻常,一盘切成片的酱牛肉加几块白切鸡,一碟泡嫩姜,一盘红烧鱼头,一盘爆炒猪舌头,一盘青豆炒茄子,一碗趴趴菜等家常菜。

经周先生介绍,虽说是家常菜,吃法可有讲究了。

       首先,酱牛肉得夹两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2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眉山三苏祠

       5月11日上午,带着景仰的心情游三苏祠。

       臧克家的诗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一直牢记在心。苏洵、苏轼、苏辙就是典型的“死了还活着”的那种人。多少年来,我一直想到眉州看看,生养了“三苏”的山水是怎样一方圣土。

       回想2004年初冬,我到九寨沟旅游,临时与一群陌生人组团,游了好多景点。在去看乐山大佛的途中,按既定路线可以到三苏祠参观。女导游问车上的人,去不去三苏祠?车上三十几个人,除我之外,都说不去。导游向我两手一摊,耸耸肩,做了一个这不能怪我哟的肢体语言,脸上则是掩饰不住的窃喜。我只能在心里骂一句“没文化”,眼睁睁留下遗憾了。没想到,得再等13年才如愿以偿。

       三苏祠是由三苏父子故宅改成,最早约在元代延佑三年之前建成,当时名曰“三苏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8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参观老挝瓦普寺

       别看走进瓦普寺,感觉有一定规模,若距离远一点,放在大山的背景上看,则相当渺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隔着当年王子戏水的水池,朝古庙方向眺望,乍一看根本就看不出来那里还有这么一个建筑群。你需仔细看,在山麓有几道梯地式的浅痕,梯地上方有一片裸露的山崖,那里被绿树遮盖之处,就是瓦普寺所在地。

      再走近一点,就能看到古寺废墟的残垣断壁了,古庙废墟蒙着深色的岁月的锈苔,各种建筑构件如同瓷器被打破后的碎片,四下散落在草丛中,要多荒凉有多荒凉,比坍塌的长城还要惨不忍睹。据说,自公元949年建起,一直没有人为的破坏,也不曾有战火波及,完全是时间之神一手搞成这样的。我有不胜枚举的证据:时间有足够的耐心将世间的美好摧毁殆尽,直至连渣都不剩,一丝痕迹不留。所以说,人世间最不可靠的东西就是时间。

       相对于瓦普寺,一向无情的时光之神,算是手下留情了,一千多年过去,我们还能看到这些,也是万幸了。你去找中国的阿房宫、未央宫、大明宫试试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4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车前草

     想到我的死属于没有任何重要性的,

     无关痛痒的事情,这让我感到非常地幸福。                                             ——佩索阿

 

       昨天,在我带学生做组培苗的练苗实验大棚里,看到一株车前草,比一般的车前草要大十倍,苗肥叶阔,长势壮猛,雄蕊有半米高,修长、舒展、霸气,有大丈夫之威严,神圣不可侵犯。

       看到这株车前草,我想起世界名著《静静的顿河》的开头,一段质朴无华的文字——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6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山里扶贫考察(二)

       这里是花山乡联合村的桑树梯地,现在休耕了,每一级梯地的外侧还残留有桑树桩,正在长出嫩桑叶。共计有50亩熟地,曾种玉米和桑树的地,土质不错,土层深厚,海拔1400米,不会涝,就是交通条件不好。在大山的山半腰。我站在这里仰头看还有几百米高的山顶,那里还有白墙晃眼的村庄,那儿几乎与白云挨着。就问那是哪个乡?带我们考察的阿补乃吾是县林业局派住当地的造林负责人,他对这些村庄很熟悉,说,那是东山乡,过一会儿,你们还要到那个乡考察。

       据陪同考察的阿库局长介绍,这里原是汉族村民的土地,彝族人住在更高的地方,轻易不下山来。汉人在这片土地上种桑养蚕,将生蚕茧卖给江苏人或浙江人。因为土地肥沃,蚕茧质量好,供不应求,经济效益一直不错。就是有一点缺憾,养蚕的劳动量大,一年到头很辛苦。此地汉人发财后,就不想再受累,不养桑了,搬到大山外面去居住,在县城或西昌做生意,不回来了。汉人离开,土地空荒着,所有权还属于他们。于是,山顶的彝族人下来租这些空地接着养桑。但是,彝族人不习惯干精致的活,养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3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大山里扶贫考察(一)

       越野车在坎坷的河滩上跑了一段距离,又在无数个“之”字形的崎岖险峻的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小时,越爬越高,似乎在登天。人坐在车里,颠得内脏都挪位了。看看车窗外,深不见底的沟壑峡谷,升腾起丝缕云烟,要是掉下去,连车带人一起粉身碎骨。我本来有恐高症,见此情景,小腹生阵阵凉气,就是俗称胆寒,只有紧紧抓住车内的扶手。为我们开车的小伙子,常年在这种路上驾驶,经验丰富,艺高人胆大,恨不得把车子开成飞机状,偶尔竟有腾空而起的情况,使得我的胆寒愈演愈烈,再加上一把老骨头都颠散架了,这一路考察,受老罪了。终于,车子停在一栋低矮的房子跟前。

       这里是东山乡先锋村的黄土地,在大山的半山腰,海拔1800多米,约有30亩提供给我们做实验。土层深厚达数米,土地肥沃,种了十几年的烟草,年年都有好收成。去年种植十几亩的核桃树,一年就长了3米高。这些地不用深翻,本来疏松湿润,直接种植就可以。

       这里的山之大,阳光之好,空气的能见度之高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2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焦虑是如何产生的——

你知道吗,人有“三体”分身:本我、自我、超我。

本我:指原始的自己,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欲望、冲动和生命力。

本我的目的在于遵循享乐原则,是一切心理能量之源;

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

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

它的目标就是求得个体的舒适,生存及繁殖;它是无意识的,不被个体所觉察的。

自我:就是自己,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

自我是人格的执行者,本我和超我的意图靠自我实现。

它按照现实原则来行事,一方面充当仲裁者,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

另一方面还要受制于超我的指导和约束,不要离经叛道。

自我的心理能量大部分消耗在对本我的控制和压制上。

任何能成为意识的东西都在自我之中,但在自我中也许还有仍处于无意识状态的东西。

正视生活现实、符合社

分类:在眼中(感悟篇)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雨中的扶贫考察琐记

       前天,被淋得如落汤鸡一样狼狈。

       早晨8:30出酒店,一群人在林业集团领导、扶贫办老游和他朋友老杨的带领下,到钦州浦北县和玉林博白县交界的某镇山区的贫困村——珊瑚村考察。车一出南宁市就遇大雨,雨一直铆足劲地下个不停,路上到处积水,车根本就跑不快。平时两个小时的路程,这回在大雨中跑了三个半小时才到那林镇。

       这时已是中午十二点过一点。我问拟造林地还有多远?熟悉情况的杨总说还有8公里。事后才知道,远不止8公里。

       车上有人问,是吃了饭看地,还是看了吃?

       我想,反正只有8公里的路程,来回也用不了一个小时,耽搁不了多久,就说,还是看了吃吧。心里踏实些。

于是,大雨中,车继续在乡间公路上跌跌撞撞往前开,一直开到一座被群山围着的小村子前的空地上停下来。

分类:在脚下(实践篇) | 评论:4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汉的张学良故居

        昨天下午,到春光明媚的东湖边走走。在“湖北的中南海”——东湖宾馆内看到“张学良故居”的指示牌。我还以为看花了眼。经百度才知道,张学良将军的确在武汉呆过,而且时间还不短,约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

       原来,9.18之后,张学良将军麾下的东北军不抵抗日寇的进攻而丢了东北三省,全国人民因大片国土沦陷,对少帅愤怒至极。在这种压力下,张学良向国人谢罪,1933年3月,暂时脱离军界远赴欧洲考察(实际主要目的是去戒毒)。游历欧洲归来,形势所迫,蒋介石授予张学良一级上将军衔,于1934年2月~1935年9月,任命张为卾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副司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昌行营主任,驻武汉指挥14万东北军欲消灭卾豫皖的红军。1935年10月中旬张学良离开武汉到西安。一年后的12月12日,他和杨虎城将军发动震惊中外的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西安事变”。

       张学良在武汉期间,身为封疆大吏,党政军一手抓,指挥打仗之余,还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2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8页/10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