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走慢走悠哉游哉天涯名博

青山几度变黄山世事纷飞总不干眼内有尘三界窄心头无事一床宽。友情提示:本博客所有文章意在劝善、励志,欢迎转载,多多益善,功德无量!QQ:2260103788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3
  • 总访问量:992800
  • 开博时间:2007-08-11
  • 博客排名:第134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老何9527

2020-04-01

若芊我芊n

2020-03-31

咩咩池

2020-03-31

费尔奇圆

2020-03-31

小奋青滤pe

2020-03-30

冷自知胺

2020-03-10

wanih

2020-03-02

清清淡淡ABC

2020-03-01

龚盾

2020-02-2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大疫之下,封城之际,唯有爱封不住

——苦难是上天的另一种形式的爱,它提醒我们从错误中回头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大疫之下,生离死别,人间悲歌

2月7日,乌云满天,封城第十六天

湖北确诊22112人,治愈817人,死亡618人

武汉确诊11618人,治愈543人,死亡478人

每天疫情统计表里的数字冷冰冰的

每一个数字,哪怕是0或1的背后

隐藏的内容比一本世界名著还丰富 厚重

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血泪汹涌

总有一些故事令人潸然泪下

总有一些行为能证明人性高贵

 

一个早在去年12月30日发出疫情警报的眼科医生李文亮

今天凌晨2点58分,因为自己所预警的疫病离开人世

他曾因为发出这

分类:在眼中(感悟篇) | 评论:1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封城中,唱起歌曲《北国之春》

 前几天,我看到一则新闻:“日本包机赴武汉支援医疗物资 日本网友:中国也曾帮过我们!”。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疫情严峻,口罩等医疗用品短缺的情况下,日本政府于28日晚派出包机前往武汉,包机除了乘坐日本政府官员和医疗队员等约10人外,还装载了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及手套等大量支援物资。很多日本网友表示支持政府决定,有网友表示:“在困难时期能够互相帮助真的是一件好事。那里的食物看起来也很紧缺,如果飞机有多余的地方,希望政府也运一些泡面之类的过去。”其他日本网友随即也跟帖表示: “听说(武汉)物流已经停止了,粮食也请想办法支援一些。” 还有网友想起,中国对日本也曾多次伸出援手,现在正是报答的时候。 “我仍记得,当初日本爆发甲型流感时也没有足够口罩,是中国将支援物资分发给了我们的医疗机构。这一次日本能够全力支援,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日本这次雪中送炭,令人尤其感动。不少日本网友还刷屏留言为武汉加油:“希望大家早日康复!”、“加油,武汉!”、“加油,中国!”

由此,我很自然就唱起了一首日本歌曲: 

分类:在头顶(励志篇)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封城第五天:武汉没你想像中的恐慌

 

 

       1月27日,大年初三,武汉封城第五天。天气阴沉,依旧乌云满天。截止下午16:00的疫情:全国新冠肺炎确诊2822例,死亡81例;其中,湖北确诊1423例,死亡76例(武汉确诊698例,死亡63例)。不言而喻,疫情依然非常严峻。

     今天一早,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李克强总理来到封城中的江城武汉!

     受习近平总书记委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来到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看望慰问患者和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李克强慰问一线医务人员,并为他们鼓劲加油!在武汉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李克强要求奋斗在一线的施工人员跟时间赛跑!尽快把这个医院按时建起来投入使用,并表示全国人民都是你们的后盾!

    看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自春天的警告

——由武汉封城所想到的

 

2020年早春,武汉,一座被疫封的城市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为了活下去,居民龟缩家中,闭门思过

道路畅通却无胆行走,超市繁荣却无心采购

窗外的阳光灿烂,你可以看,却无缘沐浴

花园里的茶花绽放,你却看不到茶花女

树林里,鸟儿清脆啼叫,你只配隔墙有耳

阳光下,没有少女躺下的草地,绿茵茵的

没有孩子嬉闹的游乐场,旋转木马静立

这座被春天警告的城市,生活其中的人们

一样心痛,一样恐惧,一样忙乱,一样焦虑

经历了就明白了,春天对人类的惩罚很简单

她不自毁,依旧很美,只是拒绝你的亲密接触

病毒在我们中间,春天在我们周围,可望不可即

一座不能与春天和平共处的城市是荒芜的……

春天里,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2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联想

      连日头晕目眩,心情郁闷,看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散心。

      高中时,几个同学晚自习时围在一起读过《孤岛奇案》(也有翻译为《无人生还》),都吓得深夜不敢回寝室,印象深刻,从此就喜欢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一书我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看过,一字一句地认真阅读,很下了一番功夫。读这本书时正是严冬,冰天雪地,寒气刺骨,书中的谋杀案也发生在这种背景下,故能切身体会书中的寒意。看到最后,谋杀案的凶手,大侦探波洛经过深入调查,剥茧抽丝,逻辑严密,揭露真相:凶手不是一个人,其实是一群人作案,为了复仇,向多年前一桩绑架并撕票的惨案的制造者讨还血债。书的这个结论令我大为震撼,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此情此景,令我想起某句诗“在那个被称为生活的火车上,我们都是彼此生活中的偶然事件”是错的,起码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这群在火车上杀人的好人是蓄谋已久的,暗中联络,绝不是偶然。

       当时读这本书时还有点小困惑,谋杀案发上在西方的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1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在夏天里的成长”

 

    今年的“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总算是过去了,应景来说点关于夏天的话题吧。

       近几年的小学语文里,有篇课文——《在夏天里的成长》,作者是不大知名的梁容若先生,写得很好。其实,这篇课文选自他的散文《夏天》开头的几段文字,篇幅约占整篇文章的四分之一左右。

       该课文的第一句话:“夏天是万物长大的时期”。对此,我有切身体会: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确实是在夏天长大的。心底深处记得许多陈年小事能证明这个结论。

       记忆中长大了的标志性的生活场景是这样的。某年,有一天,太阳下山时分,家里水缸见底了,父亲挑着两只空水桶出门,准备到村前的水井里挑几担水家用,来回约500米。我从外面回家,刚好看见,上前一把接过父亲的水桶,说,爸,我来。父亲很

分类:在心里 (亲情篇) | 评论:2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严嵩故里说忠奸

       严嵩是大奸臣,很少听谁说半个不字。

       这回游严嵩故里,才知道说严嵩是奸臣他家乡的人不服,四百五十多年了,不仅不服,而且认定他是忠君爱民的大英雄。严嵩故里的乡民们把严嵩的事迹以连环画的形式,贴在严家宗祠的墙上,让来游览观光的外乡人看分明。严家乡亲说严嵩绝非奸臣实则好人理由如下:其一,严嵩活了八十七岁,近二十年秉持国政,位极人臣,一生对父母孝顺,对妻子忠贞不渝,从未纳妾,夫妻白头偕老。其二,对嘉靖皇帝忠心耿耿,七八十岁了,还为皇帝尝丹,敢当“小白鼠”,还默默为皇帝背黑锅。其三,当首辅十五年,被抄家后,朝廷追缴一年,只有白银十万两入库,有这样廉洁的贪官吗?史书上有好名声的徐阶靠诬陷严世蕃通倭谋反扳倒了严嵩,徐阶当首辅六年,光田产就有四十余万亩;谁贪谁廉,一目了然。其四,严嵩识人用人,当首辅期间,提拔了一批抗倭名将,诸如胡宗宪、戚继光、俞大猷、谭纶等;却没有提拔一个家乡的沾亲带故者。其五,严嵩当首辅,亲弟弟在家乡务农,终其一生,并没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嘉靖33年,

分类:在背后(反思篇) | 评论:3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英山天马寨看杜鹃

       早就听说英山天马寨的春天杜鹃如海,蔚为壮观,堪称一绝,很想实地欣赏之。

       这回五一小长假给我机会,驱车前往,200公里路程,早出晚归,如愿以偿。

       天马寨风景区在英山县东北大别山腹地雷家店镇上沟村,占地面积25平方公里,最高海拔1288米。景区深藏大山深处,是花的世界,鸟的天堂,树的乐土。山坡上七彩杜鹃花带叹为观止,亚洲最大的原始野樱花群落花开如海,十万亩油桐基地桐花铺天盖地,成片千年古树参天,国家一级珍稀动物寿带鸟栖息在此,难得一见。自然景观原生态,群山层峦叠嶂,悬崖高峻险要,雨后飞流直下,溪水如歌,是一个远离红尘,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好去处。

        好地方不愁人来,不到上午十点,来游玩的人流车流超过了极限接待能力。景区大门前的超

分类:在身边(见闻篇) | 评论:1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痛悼念朱岩教授

       刚才,得知一个令人悲痛且悲哀的消息:我们学院的朱岩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5月29日上午十时四十分在武汉逝世,终年56岁。写到这里,心里非常惭愧:在朱教授生病住院期间,我曾有四五次与之联系,表示想到医院去看望她,安慰几句。她总是说,你别来了,我还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无菌环境,不方便。我表示,那就等你病情好转或从监护室出来了,我再来看你。她说,那行,那行。后来,瞎忙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天南海北到处出差,就一直没去医院看望她。此间,在教四八楼院办走廊上,还碰到来办事的朱教授的先生,相向匆忙而行,没来得及问一声她的病情就擦肩而过,想转身回去追上问一声,迟疑片刻又放弃了。凭直觉,心里总以为以后有的是机会,等她痊愈了,回学校上班,我再去请她吃饭聊聊天。可万万没想到,我还没有去医院探望过一次,她就走了,永远地走了。呜呼哀哉!

     说起来,我和朱岩教授是老朋友了。早在1998年春天,我们就认识了。那时,我正在管理一家老大难国企药业,每天焦头烂额的。一天,集团董事长向汉

分类:在身边(见闻篇)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的咸鸭蛋

       今天是端午,我想起老家的咸鸭蛋。

       江苏高邮的咸鸭蛋,在汪曾祺的笔下绘声绘色地“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令我流口水。我老家豹澥九龙的咸鸭蛋虽说没有高邮的有名,在我心目中也是一道有滋有味的美食。我记得当年老家流传一句描绘实现共产主义生活场景顺口溜,不是苏联的“土豆烧牛肉”,而是“绿豆大米饭,干鱼咸鸭蛋”。那意思显而易见:只要餐餐有绿豆大米饭吃,有干鱼咸鸭蛋下饭,就是共产主义标配生活。可见咸鸭蛋在农村人眼里的神圣地位,带有某种仪式感。实在说来,咸鸭蛋在我记忆里的确不同寻常:端午节可以吃两个,夏天有贵客来可以吃点,平时很难上桌。正因为稀罕,所以记忆深刻。

        关于咸鸭蛋,在此说这么三件事,当成对已逝岁月的怀念。

       &n

分类:在心里 (亲情篇)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瞎子阿炳与《二泉映月》

       在世界文学史上,有三个瞎子绕不过去。其中,最有名的是三千年前的荷马,他留下一部西方文学的源头:皇皇巨著——《荷马史诗》。十七世纪的英国,还有一个瞎子也很有名:弥尔顿,他写出了神话长诗《失乐园》和《复乐园》。二千五百多年前,中国的春秋时期,有个史学家——左丘明,也是个瞎子,他写下鲁国编年史《左传》和国别史《国语》。板着指头数一下,在中国音乐史上,也有两个瞎子绕不过去。一个是春秋时期的晋国大夫师旷,孔子的老师,牛吧,生而无目,他写有琴谱《阳春白雪》;一个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无锡人阿炳,被梅毒弄瞎了眼睛,他写有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瞧瞧,在人类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区区这几个瞎子就能撑起文学艺术的一片天。

    到了无锡,怎么能不去看望阿炳?

    合作伙伴孙博士带我来到无锡市中心的老图书馆,说这座图书馆被钱钟书写进了《围城》。就在该老图书馆的旁边,有一个低矮的白墙黑瓦的老房子,被四周的现代风格的高楼森林包围着,非常自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巷里的青藤书屋

2月24日上午,参观青藤书屋。

近来,对徐渭很感兴趣,收集了不少关于徐渭的文章,尤其是天涯论坛上有人言之凿凿地证明,伟大的现实主义著作《金瓶梅》就是徐渭写的,更让我对此人高山仰止。这次到绍兴走走,有幸在吕博士、姚总、陶总、赵大姐的盛情招待和领路下,亲眼看看徐谓生活过的地方,倍觉殊胜!窄而幽的大乘巷深处,大名鼎鼎的青藤书屋很小,有点仄逼,一株年岁沧桑的老青藤长在墙角,几株老桂树枝繁叶茂,让人联想到“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徐谓自况。正在参观,安静的书屋里突然来了一群韩国人,解说员非常激动地说着什么,听众脸上的表情可谓肃穆。看得出来,这群韩国人对徐谓很崇拜。 活着的时候,一生穷困潦倒的徐谓,诗文书画剧作无所不能,最能表达自己怀才不遇的悲愤之语: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说起来,青藤书屋系徐渭的出生之地,原名叫榴花书屋。青藤书屋并非是徐渭命名,而是明末清初大画家陈洪绶以徐渭字号,给这小院起的名字。不过,这只是一种说法,我看到一幅画上徐渭写下“徐渭画于青藤书屋”的字样。莫非还有一座“青藤书屋”?徐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荆门山

戊戌年腊月二十八,因公出差,顺便带老母亲和妻子外出散散心,途中路过宜昌市的荆门山,遂停车一游。

       说起荆门山,历史上非常有名,坐船走长江出川入川的人,对此地无不记忆深刻。近现代铁路发展,尤其是高速公路和飞机的出现,水路交通不再是长途旅游的唯一选择,长江黄金水道渐渐式微,荆门山才日显沉寂,被人们遗忘。不过,从历史的长河中顺着时间的轨迹看,荆门山二千年来一直险要,乃兵家必争之地,被文人墨客乐道津津。对历史感兴趣的人,到此地走走很有趣味。

      荆门山位于红花套镇北端,跨宜都市与宜昌点军区分界。山体南北长3km,东西宽2km,方圆约6km。主峰海拔139.2m。万里长江奔流滚滚,呼啸跃出三峡,东流到这里。江南荆门山,江北虎牙山,上合下开,酷似大门,故称荆门。此山与对岸虎牙山隔江相望,形成一道长江出三峡入江汉平原的门阙,江岸峭壁千寻,峥嵘突兀,状如虎齿,是历代兵家常争之地,素有“楚之西塞”之称。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5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鹿门山

戊戌年腊月二十九,我游鹿门山。

鹿门山,我在二十年前曾来过,当年这里树木葱茏,是一片莽荒的原生态。二十年过去了,这里发生了一些变化,且正在大兴土木,山门处的场面整的很大,整个景区的风貌还没有定型。

细说起来,鹿门山位于襄阳市襄州区城东南15公里的东津镇境内。鹿门山原名苏岭山,濒临汉江,与同是文化名山的岘山隔江相望。与环抱四周的狮子、香炉、霸王诸山各具姿态,共同构成了圣山不凡之风景:狮子山秀、香炉山幽、霸王山雄、鹿门山峭、李家山旷。林木茂密、野花飘香 。至于为何叫鹿门山,据县志载:"汉建武中帝与习郁俱梦见苏岭山神。命郁立祠于山上,刻二石鹿夹道口,百姓谓之鹿门庙。遂以庙名山。"鹿门山峭,茂林修竹,景色幽丽,是名人高士的隐居之地。汉末名士庞德公不受刺史刘表数次宴请,携家登鹿门山采药不返。唐代诗孟浩然官场失意,幽居鹿门山,吟咏山水自得其趣。晚唐文学家皮日休也曾隐栖鹿门山,潜心诗学……因此,人们赞许"鹿门高士傲帝王"。先贤谢世,后人在山上曾建许多纪念性建筑,大部分毁没于时间长河,现仅存"庞公制药洞&

分类:在路上(游历篇)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鱼

小时候,有一年腊月三十吃年夜饭。

放过鞭炮,饭菜上桌了,全家人坐定。父亲突然指着一盘煎武昌鱼说:这盘是看鱼,只能看不能吃。母亲也演戏似的马上附和说:是的,看鱼,只能看不能吃。直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父亲脸上的表情,笑里有点奇怪,又像很严肃又像在开玩笑。小孩子也有洞察力,有一点我赌定,如果我们坚持要吃那盘煎鱼,父母绝不会真的生气,因为我从父母的笑意里能看出一丝藏不住的歉意。好在桌子上还有其他平时难得吃到的美味佳肴,年夜饭不吃鱼也谈不上什么大遗憾。于是,那盘鱼就真的成了看鱼,大人小孩无人动筷子,到年夜饭结束,被原封不动端进灶屋。

年饭后,我们几个孩子还有点好笑,自家年夜饭居然有一盘奇怪的大菜:看鱼。

大年初二上午,大姑、二姑、三姑家的几个表兄表姐来给舅舅拜年。外甥来拜年,家里一时很热闹,父亲按惯例亲自下厨。酒菜上桌了,那盘“看鱼”赫然其间。我那时年纪小,五六岁,不能上桌陪酒。就在大伙拿起筷子准备开动之际,我突然指着那盘鱼快嘴快舌:这是我家的看鱼,只能看不能吃。几位表兄顿时一愣,没明白怎么回事,谁也没有说话。母亲一时很惭愧,红着脸连

分类:在心里 (亲情篇) | 评论:7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0页/10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