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杯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2487
  • 开博时间:2007-08-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存在

  真的,真的,亲爱的,我不想说话。地球大的像全世界,全世界小的像一个球。每个人蝉一样栖息,吸取树的汁液,每天说个不停,说个不停,直到秋寒,噤声与死亡同来。你听到这个世界吗?我差不多丢掉了孤独,我溺爱的孤独。
  
  我想喝酒,在雨中,泥土、烈酒、操着乡音的人。我想你们。心胸狭小的时候为情所困透一杯扎啤暗自惆怅,愣头的兄弟干一杯二锅头,火烧在心里。演一出美好的戏,醉倒自己膝下。痛快。两个我说话喋喋不休,而今沉默不发一语,孤独...却丢掉了孤独,什么也没剩下。
  
  上一个月圆之夜,我在城外的桥头,黄河的支流无声无息。明月在东方的天空庞大却高远。在川流的边缘以萎靡的姿态独坐,世界像月亮,像被发动机烘烤的空气,如此远离又如此贴近。失去内心的孤独,躯体愈显得单薄。我等一个人,用绳索套住我的脖颈,勾我回来。
  
  我听到的每一句话,每一种声音,都在抽离我的生命,将我最珍视的东西一丝丝剥夺。孤独,他深居简出,我探测不到他的活动,力气渐渐失去,寻找也变得力不从心。一座座空空的房子,风扇吹动几页稿纸,电视断断续续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澜——ONE DAY

  很喜欢时间跨度很大的电影,看到生命缘何灿烂,因何消逝。站在在简短却又漫长的影像前,饶有兴致的旁观。有时又会禁不住伸出手指放进流淌的金黄色时光之沙中,感受一段段的过往,让时间的点打在手掌上,疼痛不一,喜悦不一。然后将这微凉抑或微暖的手掌抚慰心灵。好的电影甚至能够让你感受到每一个沙子的构成,是布满了流星撞击的月球坑,还是像一枚青蛙卵一样滑腻却有生机。时间如果能够具象成一种物质,必然是璀璨的物件,比夜空的银河璀璨千万倍,即使是天生失明垂垂老矣的流浪汉都能清楚的看见它夺目的光华,不顾一切的向往……
  
  电影ONE DAY 更像是一本书,书的内容并无太多新意但每一页都被精心安排过。艾玛和德克斯的爱情不必轰轰烈烈却最终打动人心,德克斯和父亲的矛盾不必和解却始终温情脉脉,艾玛和同居男友不必有爱却让人看到关怀,前妻对德克斯的背叛不必反目成仇却最终得到慰藉的怀抱。每一页都娓娓道来,没有情感爆棚,没有多余的字眼,刚好让你觉得这感情似有还无,微澜波动。甚至艾玛的死去也只是几个简单的镜头,没有送别,没有眼泪。时间的牌子匆匆翻动…..仍旧淡淡的,心不动。直到结尾的闪回。当下斯人
分类:停杯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们安好——给诸君的一些素描

  时间是一支箭射进混沌的梦境里。上吊自杀的L兄恍若活在人世,在3连养猪。他总是沉着头,将铁勺放在蛇皮袋上来回磨蚀,把诸君酒后呕吐物掺在猪食中,心中愤愤不已。他总是沉着头,我们都忘记了他的摸样。而,S兄,你被冰冷的闷棍打在脸上,露出白的肉,白的肉却没出血。缝针没有麻药你疼得几近虚脱。
  
X兄,那一年我们跪在一群人脚下,祈求饶恕。而后,我们一直站着虽然疼痛,但依旧站着。那是个无限SB的年代,僵硬的军靴,摇曳的黑风可都还藏的好好的?Q兄赤裸着身体,忘情的唱着操蛋的情歌,那一点火辣辣的情绪用冰冷的黄河水才能压下几分。夏天的烟疤长成丑陋的样子,和那丑陋的女子一个揍性。

M兄用血肉模糊流着脓疮的右腿走到我的面前,干透了那瓶小二,然后,义无反顾的踏上回家的路。额前染过的那屡浪荡黄毛我一直用帽子遮着,而,M兄,你爷们多了。干瘦如柴梗的你,却怀揣一颗真正的浪荡之心,之前没有人能将你拴住,之后你却选择了安定。二锅头像刀子一样烧,像刀子一样划开过去。

C兄,像凉在炊事班外的陈年咸菜罐子,依旧在继续陈年的路上。诸君皆不能入
分类:停杯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更踏实

  ——《致命伴侣》《源代码》《命运规划局》三片汇总。
  
  昨天看时光专题:世界上不存在的炫酷职业,赫然有命运规划员这个行当。除此之外,阿凡达操控员、源代码控制员、魁地奇裁判员都榜上有名。
  
  人类由未知高度文明的族群控制,俗称上帝,电影称为主席。主席规划重要人类成员的命运引导人类进化发展。期间也曾尝试放手让人类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规划自己的世界,第一次放手是在将人类引导至古罗马帝国时期,结果之后诞生了5个世纪的黑暗,于是未知文明又重新接受并带给了人类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第二次放手又诞生了一战、种族屠杀…于是主席决定不再放手直到人类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
  
  但也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按照主席的规划进行,任何事情都有偶然。一旦某些事情偏离航向,衣冠楚楚的命运规划员则负责调整并保证事情按照主席的规划进行下去。通常我们说圆一个谎言需要编造无数的谎言。同样修正一个人的命运也会撬动无数人的命运。这个在蝴蝶效应里已经呈现得非常精辟。蝴蝶效应、涟漪扩散最终成为不可修正不可逆的进程。于是,命运被改写成既成事实。
分类:停杯 | 评论:0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事方为大爱

  最近心烦的紧,一系列的事情理不出头绪。工作上压力很大,各项改革牵扯到切身利益时而心灰意冷时而意气风发。开始经常没来由的发脾气,埋怨媳妇不理解我,看着楚楚可怜的她,觉得担子更重了一些。
  
  为了户口的事情也很受煎熬,夜里给老父母打电话拜托他们去咨询将户口迁回原籍的事情,这等琐事麻烦老人是在于心不忍。作为儿子我找工作结婚几乎没有为父母增添任何一丝的负担,虽然我仍然贫穷但这点我很骄傲。我始终记得父亲为了拼凑我的学费所忍受的诸多白眼委屈,为人子都不堪回首。父母家人很长时间以来也以我为骄傲,考学没操心、找工作换工作没操心、谈女朋友没操心,媳妇一家人开明知理没要一分的彩礼,婚礼在老家举行,所有的庆典、车队也都是我一人操办。应该说,相比那些不顾父母死活坚定的啃老族们,我的父母及我本人都有这个骄傲的资本。叔叔大爷邻居相亲也都口口相传,老臧家有个懂事的孩子。
  
  或许是我有点膨胀了。在办户口这个事情上老父亲也是很无助,我当时的确是有点生气,电话里发了脾气。我想,爸爸妈妈啊,儿子知道您不容易,这些年无论外边多苦也没有向您老人家开过口,一切都是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此不知琴为何物

李白的《山中与幽人对酌》我很喜欢,我仿其中两句“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将我的QQ签名改成了:彩云招我抱琴来。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天媳妇幽幽的对我说:老公,你还爱我吗? 我说:爱啊!她说:那“琴”是谁啊?

去年媳妇生病住院,我在医院吃喝拉撒的照顾了月余,媳妇受了很多苦我也瘦了十几斤,但每天厮守一起感情愈加深厚了。即将出院的时候,媳妇还是幽幽的说:原来老公还是很爱老婆的,我以为你没有以前那么爱我了呢。

岳父大人去的早,媳妇是姐姐,下边有个弟弟。小时候家里的活也帮着做了很多,其实媳妇算不上娇生惯养,我们在一起后却渐渐养成了金枝玉叶的小脾气。昨天媳妇单位忙着大扫除,据中午媳妇电话汇报说是干了很多脏活累活,累的不行了。大中午的说:”老公,今天累坏了,胳膊疼腿疼,你下班后赶紧回家烧热水,晚上洗洗澡就睡!”晚上吃的水饺,煮的不多,媳妇吃了几个就迅速乖乖上床躺着休息了,我知道媳妇可能没吃饱呢,就夹起一个饺子给送到嘴边上。媳妇摇摇头不吃,再给还不吃。我说,你吃吧,放心,我自己洗碗不用你收拾。媳妇立即把它吃掉了。媳妇逃避刷盘子洗碗一般就两
分类:衣袂 | 评论:0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吻去你眉头紧蹙

  我曾站在冬雪被压实的土路,枝头野雀扑打翅膀,身体是乌黑的夜,叫声如一镰闪电。骑摩托的农人看见我泪流满面。马达破裂的声音像一把带着芒刺的铁锤,把一根根生锈的钉子砸进我的心。我把我的不幸归咎于这贫瘠的土地,归咎于贫瘠。因为这样我才不能给你幸福。寒冷牵着铁锈,哦~他们是破板门上的铿锵门神让我直不起腰,我拿冰凉的手掌摩挲猥琐的心房,那里盛开着一株雪莲花。
  
  请让我在你安睡的夜里吻平你眉头紧蹙。
  
  之前的日子,我像极了屋后草垛里灰头土脸的刺猬,小小的心眼里闪着躲闪的光,光的刺尖上还叉着闪亮彷徨。妈妈拿热水的缸子熨平衬衣的褶皱,衣服的尘渍如麦地的种子,全部被收割。爸爸结实的手掌拍过我的肩膀,泥土和庄稼的香味塞进布袋,我要远行。我想或许我该娶个媳妇,娶个自己喜欢的媳妇,这是一辈子的事情。那时我想你应该是一张朦胧的照片,柔光镜的光晕打了很多圈,每一个圈都该让我沉醉。
  
  你就在一棵金黄的树下,一个白色光团,笑声是一种奇妙的波动,仿佛是世间最最贵重的金属清脆的撞击。我心里的那些琴弦演奏出迷醉的乐曲。我曾用最
分类:花骨 | 评论:0 | 浏览:8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流浪

她楚楚的站在展台上,昂着头,笑容像春天的花朵从洁白的牙齿开始铺陈了整个黄色的裙子,也铺满了他的心。火车开向远方在风的身体里航行,长发拂过她的脸,遮住了一些埋怨剩下的都是期许。没看电影之前我就看到过这个画面,我以为那是她为追逐梦想而远走的心上人送行,一对两小无猜的贫民窟小情侣。这样的亲和的镜头是我喜欢的,好像在中国北方的窑洞上为情哥哥唱着走西口的豆花花,唱得两行热泪,又像山东的村口穿着花布棉袄,用手捏着胸前的麻花辫翘首以盼的大嫚儿,盼老了年华。男人呢,爷们呢?他们可曾有过这虚无缥缈的富翁梦?或许有过,又或许那定格的期盼才是男人们一辈子的财富,当然这点有些人在这辈子放手的时候才能明白。

她叫拉提卡,他是杰玛。拉提卡说,我们靠什么生活?杰玛说,爱。我说亲爱的杰玛,你还不如保持沉默如同听到答案的拉提卡一样。拉提卡是爱你的,可是杰玛,可是杰玛.....我生性悲悯往下的话我不能再说。拉提卡深深的知道我想说的话,但是年轻的拉提卡也深深的知道爱的代价,她也曾经做出选择,在站台上忐忑的寻你,但是总有一些无可奈何,你以为是贾韦德的人把她带走了么?不,不是,亲爱的杰玛,
分类:停杯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本杰明.巴顿》上帝不说话

所有的事情都有自己行进的轨迹,无数的偶然无数的巧合组成了既成事实的必然。这个行进的轨迹就像从高山融雪而来的涓涓细流,蜿蜒转折,任何一块石头都有可能改变它的方向,而我们所看见的却只是这条细流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状态,对其中任何一块石头我们都不能知晓。“你可以像疯狗那样对周围的一切愤愤不平,你可以诅咒命运,但是等到最后一刻,你还是得平静得放手而去。”

   本杰明去医院看望受伤的黛西,一段日记的旁白说:“如果只有一件事情没有按照原来样子发生,如果那个鞋带没有断掉,如果那辆货车提前几分钟开走,如果那件商品早就被包装好....如果那个出租车司机没有停下来去喝杯咖啡.....黛西和她的朋友将穿过马路,出租车也只会擦肩而过。”我相信本杰明的一生都是在如同这般的不断的发问,如果啊如果?从他出生那一刻上帝便准备缄默不语,那只是上帝喝醉了酒用来取乐的把戏。神父把手放在年幼却垂老的本杰明的额头大声的呼唤着:站起来吧,站起来。本杰明站起来了,神父却倒下了。上帝的把戏被人戳穿了,于是他有些愤怒,取走了神父的性命却给了本杰明完整的一生...(对,完整的一生。)同时也给了我们另一个如果
分类:停杯 | 评论:0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弹吉他想校花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有机会接触到某大学的一个社团,商量着资助他们一个活动,其实也谈不上资助就是举手之劳。后来因为年底工作繁忙,社团那边的方案也缺乏可执行性最后不了了之。当时那个社团与我接触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那个社团的负责人——一个说话有些快的清秀的女孩子。每天琐事缠身,事情和人物也都慢慢不放在心上了。

上个星期我收到这个说话有些快的清秀的女孩一封邮件,用很客气但非常认真非常犀利的语气质问我,为何对她有不屑的评价并举出了确凿的事实以及有关她的一些优良事迹来反驳我。原来是我的妹妹和她闹别扭了,我的妹妹“引用”了我的对她的不好的评价,这让她非常不愉快并且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质问我并希望得到我的正解。我不得不郑重的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似乎当时对这个认真的女学生印象还不错,既然是我的妹妹“引用”的,我想肯定是我在向我妹妹转授经验类的言论时带了几句,之后被这小姑娘在生气的情绪下给夸大了。这个状况委实让我为难了几十分钟,我深信我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词汇,承认的话对我不公平,不承认,就是说这话是我妹妹杜撰的,对妹妹不好对他们姐妹关系也不好。我心里暗暗埋怨我的妹妹没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15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朝有意抱琴来

在南山,山顶。醉了。
为一友人。
为了那些个远去的青葱岁月。
在我的文里经常看见南山的字眼,有朋友问我你为何如此喜欢南山,喜欢南山的菊花?
呃,南山呃,
只是我的杜撰,
那些菊花,开在我的心里。
没有季节,在我想看她们的时候,她们就毫不吝啬的绽放。
南山,
是我的造山运动,菊花就是我的心花啊,
开成一朵朵的涟漪。
有些话我从不曾说过,哪怕最亲近的人儿。
我刻意建造起南山沉淀着渐渐被遗忘的事件,所有事情总会有些缘由陈列在南山的神龛。
不是所有人都能了解,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我的释意。
走吧,抱琴来吧,抱琴来!
微醺,老友赐我醉意,
抱琴来者谁?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骨冷家香更名为衣袂带云香

  衣袂带云香、花骨冷家香、走到大海边、枕菊卧南山 ID所有权均归本人所有。
分类:枕菊 | 评论:1 | 浏览:7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艾蒿仙法

昨日,
艾蒿插上了门框,
锅里煮满了稻草捆绑的粽子,
被汁水染黄的鸡蛋藏在粽子底下。
  
清晨,有雀在闲聊,
我躺在蚊帐里,睡的安恬。
妈妈在西屋剥开粽子的外衣,将米粒放在碗里,
白糖撒成如初雪覆盖的田地。
  
当我醒来,
手腕脚踝被五色的绳线缠绕。
它们带着仙法,蛇虫蚊蚁不得近身。
  
五色的绳线从敲着波浪鼓的货郎手中换得。
妈妈交出一束青丝,它们还泛着乌黑的光亮。

各色的绳线交错,
妈妈搓麻一样将他们搓成结实的手绳。
在我充满危险的梦里,
系在我的脉门,
护着我。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司令

  在工商河边上有个喝酒的地方,名字叫酒司令。工商河单听名字就浸透了年代感并在内心里烙上了一些政治的印记。究竟如何被叫做工商河也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是工人和商人合力修建的,不去再做考究。当年河边的小树伴随这这年代感慢慢长成,而河水却不再清澈,一些不太养人的气味从柳枝间暗暗散发出来,只是一点点混入鼻息就能感受到它巨大的力道,在柳树的护卫下,在两堤中间,在丧失了本真的河水之下,蕴藏并不曾间断的酝酿着宏大的污浊。这种环境并不是喝酒的好地方,而酒司令的生意却如这河水的气味一样繁荣并不曾间断的创在着繁荣的景象。司令:负责指挥所属军队的长官,一般是军级以上的编制才称司令,如军区司令、集团军司令、空军司令、纵队司令和方面军司令等。担任司令的军衔视所属部队的规模而有所不同,但至少是少将以上。(此词条释意为百度内容)前面冠一酒字,说明在酒的江湖里这个坐落在工商河畔的喝酒的地方绝对怀有上乘武功。

我一直刻意的称呼酒司令为喝酒的地方。不是吃饭的地方、不是谈情的地方,也不是外地客人尝鲜的地方。是喝酒的地方,开怀畅饮的地方。对酒徒而言,且不管酒的品质如何,单是这种纯喝酒的地方就已经心驰神往
分类:枕菊 | 评论:1 | 浏览:1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枕着地震的瓦砾

疼吗?疼...疼吗?疼..再试试,疼吗?...不疼。不疼?不疼。
昨夜呃昨夜,那是一场梦。疼痛带给人真知,此刻不疼,那就是梦了。这梦却如跋涉梦想般悠长,那经过的时间足够一支萌芽的藤蔓爬满一株让人不放心的老树。在疼痛占据上风的时候,我所看到的只有在我身体左边一道使劲斜着眼睛才能发现的光线,白色的、健康的光线。尽管瞧着这道光让我的脖子非常的不舒服,我还是盯住它,盯住它。那是黑夜与白天、梦想与实现的分割线。我的身体不能移动,腿和半边的身子被一些沉重的东西覆盖着,但我不能移开我的视线,我知道有个使者会沿着光线垂下来,张开雪白的翅膀将所有的黑暗驱赶。在疼痛中我已经跋涉了很久,此刻我怎能睡去。

好在,我认为这是个梦,虽然长了一些。没有疼痛,不就是梦吗?身体被固定那是被子太厚了,扭着脖子,那肯定是枕头不舒服,那道光线一定是隔壁工厂又在深夜施工,仔细听听有叮当叮当的乱响。我就说现在天气好了被子换成薄一些的,枕头不是有新的,里面有菊花香气的,那个我才睡的踏实。为什么她总是记不住呢?那工厂的灯光和噪音,早就想提提意见了,不过不是今晚,今晚,它们结伴带我回来,让我知道我
分类:枕菊 | 评论:0 | 浏览: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