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SBOY@上海:LIFEANDDREAM博客达人

从农村到城市,一路慢慢走来,经历合肥广州上海香港...走过南京北京天津台北...飘泊在上海的天空下,记录着生命的百态状。敬畏思想,关注社会;喜欢热闹,向往宁静;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热爱生活,珍惜生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27066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28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难忘父亲

难忘父亲

 

父亲离开了五个多月,这些日子里,自己每日都思念着父亲,回忆着与父亲在一起的点滴,并偶然在梦中以各种方式相遇。从没有认真的想过没有父亲的日子,可是,父亲就是这样的突然的从我们的生活中远去,自己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这些日子里,自己总想为父亲也为自己写点什么,总是想得很多很多,希望能够通过笔端记录父亲的影子,重温父亲在世时的生活。可是,自己总是这样的想着,在繁杂、忙碌的日常中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对父亲的回忆大都停留在骑行、静思与梦境中。还好,这些年来,因为数码技术的发展,自己每次与父亲一起的时候,通过相机、手机等为父亲记录了不少生活影像,在这些没有父亲的日子里,这些珍贵的影像成为自己思念父亲的桥梁。

父亲走得很凄苦,很不甘,还没来得及认真的交代,便已不能言语。离开的时候,眼神充满着绝望,一脸放心不下的走了。唯一欣慰的是,父亲是在自己的屋内走的,这也是父亲清醒的决定。之前,在ICU内便明确的要回家,那时,他已经不能说话,我们知道,回家是他内心的愿望,因为,那里不仅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而且还有陪伴他大半生的母亲,特别是母亲,他很是放心不下。与姐姐护送父亲离开医院路上,父亲的手一直紧紧的抓住我们姐弟俩,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我们,眼神中始终泛有泪花。在快要到家的途中,父亲显示出坚持不住的疲惫,后在手机中母亲与悠悠的照片中继续坚持,很明确的要求看着母亲,几次与死神抗争,坚持到了家。这一次,父亲是在与死神殊死搏斗中回家,虽然到了家,看到了母亲;但是,几个小时后,父亲还是走了,走得很凄苦,活活的窒息而死,没有也无法留下任何遗言。

就这样,父亲不舍的走了,我们的家,成了没有父亲的家。父亲在的时候,家中的大大小小均由父亲忙活并打理着,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我们每次都是当然的享受着父亲的劳作,从没想过父亲会离开,也没想过离开父亲的日子会怎样?

父亲,如果有天堂,希望您在天堂里不再那样辛苦的劳作。

 

(2017年10月2日16:45于图书馆四楼办公室,想多写点,但一时不知如何写,写什么,就这样重复的记录着父亲走时的点滴。)

分类:父亲母亲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7日 周一 晴

2017年7月17日 周一 晴

 

母亲早早的便起床,后在屋内忙忙碌碌,嘴上不停的独自念叨,不时的说着想念父亲,舍不得我们姐弟。睡在床上,听着母亲的呓语,心情甚是沉重。父亲的突然离世,全家乃至整个庄子,都感到十分的突然,母亲尤其受到沉重打击,很长一段时间,每日夜晚都连续的哭泣。是的,父亲在世,老两口在一起,互相依靠,彼此争争吵吵,但不孤单。父亲的现行离开,最受打击的是母亲。母亲一个人在家,不仅孤独,而且生活中必须独自面对。以前,父亲在世,主要是父亲在屋内忙忙碌碌,母亲不需要为屋内生活琐事操心;而今,必须全面的面对。当前,母亲状况还不错,加上邻居们都很体谅与照顾,母亲逐渐步入常态;虽然不再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中找寻,但家中的田地母亲主动的承担,也是十分忙碌;特别是,在这炎炎夏日,母亲一如既往,总是从早到晚,没有午休,无论酷暑炎热,总是在外,顶着烈日,忙个不停,不听我们的劝告。还好,母亲当前身体状况不错。

六点半左右起床,七点半左右早餐。许才平上午仍然在我家做活,早餐后,继续为咱家的对门与塘湾茶叶喷洒药水。

整个上午,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打开电脑,静静的记录这几日的回乡点滴。断断续续,自己竟然写下了近五千字的生活记录。一方面,自己记录此次回乡的所见所闻;另一方面,也借此将心中的家乡之行的感想尽情表达。

整个上午,母亲在地里忙活,摘下很多蔬菜,准备明日带到合肥。十二点半左右午餐,并与母亲、大伯一起喝了两瓶啤酒。餐后,文英二嫂、代玉二哥、代恒大哥、世松大伯以及我,一起在家中堂屋打牌,打得是传统的“邀朋友”。期间,代清大哥前来,遂主动让位,让其过过牌瘾,自己则在一旁专心的做倒茶、散烟等后勤服务;随后,良珠、美萍等先后前来观望。三点左右,代清大哥前往山中除草,我则继续上阵,四点半左右打牌结束,邻居各自前往山中做活。五点半左右,自己离开小屋,前往山中巡山,期间在代成三哥家小坐,在饮茶的过程中与姐姐通话。后至山中继续巡山,近七点返回,并于大伯家晚餐,与大伯一起喝酒聊天,聆听家中的家长里短之事,并不时的解释安慰。八点左右晚餐结束,并与代俊二哥通话,告知此次回乡之况。八点半左右在屋外与代恒大哥、文英二嫂一起乘凉聊天,继续聆听老家的奇闻怪谈。九点左右回屋洗澡,后继续前往乘凉聊天;期间,在微信中选择三张照片发至朋友圈,一张中午时分的蓝天白云,一张屋后邻居们的打牌身影,还有一张傍晚夕阳晚霞之状。

十点一刻左右各自散去,我也回到小屋,与母亲寒暄后,继续打开电脑,静静的记录今日之生活。

(2017年7月17日22:38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一日

老家一日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母亲早早的便起了床,我则六点多醒来,随后至小屋前方的自家厕所解决大小便,后至父亲在世时新盖的洗澡间内刷牙洗脸,尔后开始早餐。早餐与城里不同,老家的早餐一直都是三餐均为正餐,吃得主食都是大米饭,在春节时分,早餐往往有亲戚朋友拜年,还要喝酒,这在城里来看有点匪夷所思。其实,这与老家的农活是分不开的,老家人吃了早饭后都要上山下地干活,吃稀饭白粥是经不住饿的,况且我们也没有面食相伴,如大馍、包子等,早餐不吃饭当然受不了,那么多农活还等着大家呢。所以说,餐餐如是,自然规律而已。

家乡茶叶这次普遍遭虫害,乡亲们此时大都在为茶叶喷洒药水除害。我们家以前父亲在世,当然是父亲自己独自处理,不需要母亲操一点心。为此,此次我们请了经常在我们这做零活的许师傅(许才平)来帮忙喷洒茶叶药水,用的药水都是父亲在世时购买的。许才平是个孤寡老人,干活不快,但踏实本分,要求不高,不怕苦不累,就是速度有点慢,在我们这口碑不错,大家都经常请其做活。他也很愿意在我们这做活。此人除了干活,就是好赌,当然他的赌也是其唯一的乐趣所在,每次输完了就拉倒,继续自己的生活,一旦有点继续,继续赌下去。他的赌与别人不同,就是我们这传统的“出干干”,即用两枚硬币旋转,然后在转动过程中用碗将其罩住,然后围观的人猜里面的花色,弱两枚硬币同色则围观下注之人的案前赌注归许所有;若相异,则许师傅要按注赔钱予围观下注人,如是而已。

八点左右,与母亲一起,将谷仓中生了虫子的玉米、大米等搬出,并在屋前场基(即晒谷场)中铺上父亲生前购置的“塑料花皮”,将谷物摊在“花皮”上暴晒。搞定后,用玻璃胶布将厨房损坏的窗玻璃修好,以便继续损坏。期间,与姐姐通话,告知自己在家再多待一日,周二上午带母亲至肥,自己下午直接返沪。

半晌时分,前往黄妈家闲聊很久,听其家长里短的诉说,感受老家的人情世故。黄妈大儿子今年上半年去世,对黄妈打击很大。十点半左右,至文英二嫂家,恰好其在厨房炒菜,小坐一会,也简单的家长里短的聊天,听听父亲生前的故事,感受父亲在世的口碑。十点三刻左右,自己从其屋后上到我家的地界。此处正在开修乡村公路,路基基本完工,由于此时碎石涨价太多,暂时没有进行水泥浇灌。此次的公路将大山两头的传统公路连接一起,形成了环形路,以后从这边到县城,虽然陡一点,但不至于再要从梯岭这边绕弯姚河行走,只要从另一头直接下到山底,直接贯通105国道,以前都是要走陡峭的山路。这些年来,交通渐次发达,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传统的山路没有得到往年的年修,渐渐的淹没在青山绿草中,被生命力极其强盛的野草所遮蔽。

走至新修土基公路,感受老家点滴变迁。在传统大河道上,因为修路原因,两边都被花岗石进行了固化加宽,成为了可以行走骑车的路基。穿过大河道,自己在对面的山岗上小憩(大家都叫此处为对门山岗,原因很简单,这小山不高,直接面对着我们居住的小山庄,小山对面是一座蜿蜒的大山,此山如此看来,只能是一座小山岗了)。期间,与爱妻qy通电,并在电话中与小儿悠悠聊天,聆听悠悠熟悉的声音。后继续沿着新修公路走至隔壁的山庄,此地名为龙岩,也是如我们下尤湾一样,是村民小组;在并村之前,龙岩这一地名亦为我们的村名即龙岩村;后村村合并后,我们所在龙岩村与对面大山的黄树村、香炉村合并,成立新的香炉村,龙岩村名从此取消,仅留下其作为村民小组的地名存在。未修公路之前,至龙岩是一段小型平缓的山路,小时候在此走过N遍。那时,我们的水稻脱粒、玉米粉碎等都是到此加工,记得父亲大都是傍晚或者夜晚挑着待加工的水稻或者玉米前往加工,我有时作陪。

沿着新修的公路,感受特别开阔,路基更为平坦笔直,可以想象,今后水泥路完全弄好,路牙也相应增添,一路小走,风景绝对不赖。只是,这种享受风景魅力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约半小时,自己便沿着路面返回,后穿过自家的土地段,路过以前的大塘,此次因为修路原因,也被维修一番,此前的破败景象消除,只是里面的存水不多,成了事实上的小池塘。走过大塘路基,沿着小路而下,直接返回小屋。

十一点半左右,代玉二哥(文英二嫂丈夫)前来叫我吃饭,随即前往。这些年,每年回老家,几乎都要到二嫂家吃上一顿,似乎成了惯例,让我很是感激,小时候也经常被留下吃饭。父亲在世,在老家口碑很好,做事也很勤快,为我们子女积下了口德,使我们每次回家,都感受到家乡的温暖,乡情乡谊溢于言表。午餐恰好屋后良明也被叫来,他们家已经搬到乡镇,此次回来也是为茶叶喷洒药水。二哥二嫂不喝酒,我与良明各喝一罐啤酒。二嫂们是老家的拿手厨子,能够将一些简单的菜进行各种搭配,短时间内便能弄一桌像样的饭菜,且色香味俱全。

午餐后短暂聊天,后返回小屋,恰好母亲与干活的许师傅也已吃完,后得知下午的药水不够用,后在大伯、二哥家借了一点点,后从二嫂口中得知已经搬到乡镇的隔壁邻居良珠下午也要上来为茶叶喷洒药水,随即电话联系,让其从姚河为我家买点带回。随后,便在屋前代恒大哥家看电视聊天,期间,把手机中的一些照片给他们传阅,特别是父亲生前的照片,总是与烟形影不离,不是嘴中衔着、手中夹着,便是正在点烟火或者吐烟圈。此时,母亲一直在场基上忙个不停,用簸箕、筛子、铲子等清扫暴晒的玉米、大米,将虫子及其他去除,后将弄好的存放至大缸中。

近四点,自己在小屋开始阅读剩下的《摆渡人》,差不多在床上看了近三个小时。晚餐后,在屋前的大场基与代恒大哥夫妻俩、文英二嫂、大伯黄妈一起在外乘凉、聊天,感受夏日夜晚的星空、萤火虫与飞机,也偶尔追忆曾经的大屋夜晚乘凉景象。如今,庄子只剩下我们几家守候,大都在小镇新建了楼房。

九点一刻左右,回到小屋,将余下的《摆渡人》看完,感受故事结尾的平淡与神奇,“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简单的对话,将之前神奇经历后的静静浓缩,有感叹、惊奇、满足,语言无法言表,只有目光与日常问候将次紧紧锁住。

九点三刻左右洗澡,后至房间休息,期间打开电视机,母亲也前来短坐,后至后面的房内休息。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后开着空调,期间还发现了蟾蜍,随即用火钳将其送到门外,后来发现了窗户上有两只壁虎,本也想捉住,但它们反应灵敏,身手敏捷,随即逃到墙缝内。后继续躺在床上消磨时光。

(2017年7月17日8:5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家乡一日)

 

母亲早早的便起了床,我则六点多醒来,随后至小屋前方的自家厕所解决大小便,后至父亲在世时新盖的洗澡间内刷牙洗脸,尔后开始早餐。早餐与城里不同,老家的早餐一直都是三餐均为正餐,吃得主食都是大米饭,在春节时分,早餐往往有亲戚朋友拜年,还要喝酒,这在城里来看有点匪夷所思。其实,这与老家的农活是分不开的,老家人吃了早饭后都要上山下地干活,吃稀饭白粥是经不住饿的,况且我们也没有面食相伴,如大馍、包子等,早餐不吃饭当然受不了,那么多农活还等着大家呢。所以说,餐餐如是,自然规律而已。

家乡茶叶这次普遍遭虫害,乡亲们此时大都在为茶叶喷洒药水除害。我们家以前父亲在世,当然是父亲自己独自处理,不需要母亲操一点心。为此,此次我们请了经常在我们这做零活的许师傅(许才平)来帮忙喷洒茶叶药水,用的药水都是父亲在世时购买的。许才平是个孤寡老人,干活不快,但踏实本分,要求不高,不怕苦不累,就是速度有点慢,在我们这口碑不错,大家都经常请其做活。他也很愿意在我们这做活。此人除了干活,就是好赌,当然他的赌也是其唯一的乐趣所在,每次输完了就拉倒,继续自己的生活,一旦有点继续,继续赌下去。他的赌与别人不同,就是我们这传统的“出干干”,即用两枚硬币旋转,然后在转动过程中用碗将其罩住,然后围观的人猜里面的花色,弱两枚硬币同色则围观下注之人的案前赌注归许所有;若相异,则许师傅要按注赔钱予围观下注人,如是而已。

八点左右,与母亲一起,将谷仓中生了虫子的玉米、大米等搬出,并在屋前场基(即晒谷场)中铺上父亲生前购置的“塑料花皮”,将谷物摊在“花皮”上暴晒。搞定后,用玻璃胶布将厨房损坏的窗玻璃修好,以便继续损坏。期间,与姐姐通话,告知自己在家再多待一日,周二上午带母亲至肥,自己下午直接返沪。

半晌时分,前往黄妈家闲聊很久,听其家长里短的诉说,感受老家的人情世故。黄妈大儿子今年上半年去世,对黄妈打击很大。十点半左右,至文英二嫂家,恰好其在厨房炒菜,小坐一会,也简单的家长里短的聊天,听听父亲生前的故事,感受父亲在世的口碑。十点三刻左右,自己从其屋后上到我家的地界。此处正在开修乡村公路,路基基本完工,由于此时碎石涨价太多,暂时没有进行水泥浇灌。此次的公路将大山两头的传统公路连接一起,形成了环形路,以后从这边到县城,虽然陡一点,但不至于再要从梯岭这边绕弯姚河行走,只要从另一头直接下到山底,直接贯通105国道,以前都是要走陡峭的山路。这些年来,交通渐次发达,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传统的山路没有得到往年的年修,渐渐的淹没在青山绿草中,被生命力极其强盛的野草所遮蔽。

走至新修土基公路,感受老家点滴变迁。在传统大河道上,因为修路原因,两边都被花岗石进行了固化加宽,成为了可以行走骑车的路基。穿过大河道,自己在对面的山岗上小憩(大家都叫此处为对门山岗,原因很简单,这小山不高,直接面对着我们居住的小山庄,小山对面是一座蜿蜒的大山,此山如此看来,只能是一座小山岗了)。期间,与爱妻qy通电,并在电话中与小儿悠悠聊天,聆听悠悠熟悉的声音。后继续沿着新修公路走至隔壁的山庄,此地名为龙岩,也是如我们下尤湾一样,是村民小组;在并村之前,龙岩这一地名亦为我们的村名即龙岩村;后村村合并后,我们所在龙岩村与对面大山的黄树村、香炉村合并,成立新的香炉村,龙岩村名从此取消,仅留下其作为村民小组的地名存在。未修公路之前,至龙岩是一段小型平缓的山路,小时候在此走过N遍。那时,我们的水稻脱粒、玉米粉碎等都是到此加工,记得父亲大都是傍晚或者夜晚挑着待加工的水稻或者玉米前往加工,我有时作陪。

沿着新修的公路,感受特别开阔,路基更为平坦笔直,可以想象,今后水泥路完全弄好,路牙也相应增添,一路小走,风景绝对不赖。只是,这种享受风景魅力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约半小时,自己便沿着路面返回,后穿过自家的土地段,路过以前的大塘,此次因为修路原因,也被维修一番,此前的破败景象消除,只是里面的存水不多,成了事实上的小池塘。走过大塘路基,沿着小路而下,直接返回小屋。

十一点半左右,代玉二哥(文英二嫂丈夫)前来叫我吃饭,随即前往。这些年,每年回老家,几乎都要到二嫂家吃上一顿,似乎成了惯例,让我很是感激,小时候也经常被留下吃饭。父亲在世,在老家口碑很好,做事也很勤快,为我们子女积下了口德,使我们每次回家,都感受到家乡的温暖,乡情乡谊溢于言表。午餐恰好屋后良明也被叫来,他们家已经搬到乡镇,此次回来也是为茶叶喷洒药水。二哥二嫂不喝酒,我与良明各喝一罐啤酒。二嫂们是老家的拿手厨子,能够将一些简单的菜进行各种搭配,短时间内便能弄一桌像样的饭菜,且色香味俱全。

午餐后短暂聊天,后返回小屋,恰好母亲与干活的许师傅也已吃完,后得知下午的药水不够用,后在大伯、二哥家借了一点点,后从二嫂口中得知已经搬到乡镇的隔壁邻居良珠下午也要上来为茶叶喷洒药水,随即电话联系,让其从姚河为我家买点带回。随后,便在屋前代恒大哥家看电视聊天,期间,把手机中的一些照片给他们传阅,特别是父亲生前的照片,总是与烟形影不离,不是嘴中衔着、手中夹着,便是正在点烟火或者吐烟圈。此时,母亲一直在场基上忙个不停,用簸箕、筛子、铲子等清扫暴晒的玉米、大米,将虫子及其他去除,后将弄好的存放至大缸中。

近四点,自己在小屋开始阅读剩下的《摆渡人》,差不多在床上看了近三个小时。晚餐后,在屋前的大场基与代恒大哥夫妻俩、文英二嫂、大伯黄妈一起在外乘凉、聊天,感受夏日夜晚的星空、萤火虫与飞机,也偶尔追忆曾经的大屋夜晚乘凉景象。如今,庄子只剩下我们几家守候,大都在小镇新建了楼房。

九点一刻左右,回到小屋,将余下的《摆渡人》看完,感受故事结尾的平淡与神奇,“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简单的对话,将之前神奇经历后的静静浓缩,有感叹、惊奇、满足,语言无法言表,只有目光与日常问候将次紧紧锁住。

九点三刻左右洗澡,后至房间休息,期间打开电视机,母亲也前来短坐,后至后面的房内休息。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后开着空调,期间还发现了蟾蜍,随即用火钳将其送到门外,后来发现了窗户上有两只壁虎,本也想捉住,但它们反应灵敏,身手敏捷,随即逃到墙缝内。后继续躺在床上消磨时光。

(2017年7月17日8:5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5日 周六 晴

2017年7月15日 周六 晴

 

五点半左右醒来,赖床片刻,匆匆起床,经过一夜冷静,彼此自然谅解。洗脸刷牙后,吃了一碗稀饭、一个包子,早餐解决。悠悠也已醒来,与之简单互动。六点三刻左右,微信预约出租车,应答速度极快,随即背上行囊,开启返乡探亲之路。

七点一刻到达虹桥火车站,于站外自助取票机上打印车票,后排队安检进入候车大厅,于15A检票口附近寻觅一座位,在开启《摆渡人》阅读中等候列车。七点三刻左右,检票上车,于14车厢14D座坐下。七点五十五,高铁启动,十点零八分,到达合肥南站,期间,在南京南站停留片刻。高铁中,除了阅读《摆渡人》外,自己都闭眼休息。

出合肥南站,随即在大厅内沿着指示方向进入出租车候车区,很快的乘车至合肥南门换乘中心。十点二十左右,买好直达晓天的汽车票,随即检票上车等候。开车前,在车内匆匆吃了两个桃子。十点四十,汽车准时发车,期间,大伯来电,告知母亲急切期盼我已到何处。行车中,自己继续阅读《摆渡人》,感受灵魂迪伦与摆渡人崔斯坦的奇妙之旅。下午一点二十左右,汽车到达终点晓天镇。

下车后,与一辆黑车联系,说好价钱,随即至超市买各类零食与香烟,后至水果摊买西瓜、梨子若干,并至米店买了一袋香米,后乘黑车直达老家尤湾。下车后,走向老屋大门,母亲也随即走出,很快的迎上来,并将手中的水果拎走,我则搬起袋装米,一起走回小屋。

歇息下来后,与同事宏峰电话联系,得知其要询问博士论文资料事宜,后告知自己已经返回老家,回上海后再联系。

黄妈随后赶来看望我,叫我至其家吃饭,我说暂时不饿,吃不下。后至其家与大伯一起聊天,后准备将晓天购买香烟与零食送予黄妈大伯时,发现超市买的零食不见了,经回忆,应该是买水果时落在了水果摊。

母亲因为手机未打通姐姐的电话,不知道我何时归来,没有准备午餐等候。后检查母亲手机(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姐姐为其准备了电话,尽管其耳朵不行,但对手机特别喜爱,总是拨打姐姐的电话,其实电话簿中也只有姐姐的电话,每次都是三言两语,各说各话),方知其手机已经欠费暂停拨打功能,只有接话功能。母亲随后开始做饭,三点半左右吃饭。饭后,继续在小屋前后闲玩,后至代玉二哥家,恰好其在外锯柴,短坐闲聊片刻,了解其新翻修的房屋;离开二哥家,从家中屋后小路上至大塘处,期间与qy通话。后至代华大哥家小坐,其恰好干活归来。片刻后,继续沿公路而行,至代清代刚家,巧遇大婶,短聊后继续前行,至父亲灵柩停放处特意前往观望,与父亲隔世相望。灵柩停放处已经被夏季蓬勃生长的茅草掩盖,父亲俨然在青山绿丛之中静谧休息。后继续沿路而行,路过正在干活的代清大哥,简单招呼继续前行,至公路岔口处,偶遇为家安装电线的张善清全家,其立马停车走下,并将其小女介绍我认识(其女儿正在上海大学读书,之前没有碰面),他们正好在此路过,准备前往老丈人家晚餐。小叙别离后,自己沿着青姚公路前行至梯岭村碑处停留观望,感受傍晚之美,有新建的水车(大转盘)、乡村大舞台等,附近还有大面积的茶园风景区。后在返回的途中,代清大哥骑摩托车前来,后坐上摩托车返回,一起在代恒大哥家前坐聊,晚餐一起至大伯家吃饭,并一起略酌啤酒。晚餐后,与代恒大哥一起前往代玉二哥家小坐,与二哥二嫂一起聊天(文英二嫂下午在山中捡“知了壳”,即‘金蝉脱壳’后的皮肤,是一种难得的中药材,母亲先前也经常找寻;父亲去世后,我们姐弟一再交代不要独自在荒山郊野中做活了,万一意外发生,后悔莫及),九点半左右,直接回屋洗澡休息。

(2017年7月17日10:1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4日 周五 晴

 

 

暑假前的最后一天班,并没有给自己特别的想象,而是一如既往的忙碌与充实。

早晨,自然如常,买菜、吃饭、与qy一起骑车至地铁,然后独自骑车至上大。

九点,与同事方一起至行政楼参加保密工作会议。遗憾的是会后的警示片因为某些缘故,在信息办主任与科研处兼军工办主任的协作下均为被公关,只好与众人一样,现行告退。

午餐,依然在馆内解决,吃得是自带的便当。餐后,在电脑前忙忙碌碌,整理各类文稿,将周四中午的两个会议纪要完工。

下午一点,与学生吴、朱见面,指导其学业及有关开题事宜,要求在炎炎暑期确定方向并积极准备。

近两点,至书记室,先与王老师一起修改会议纪要并闲聊工作中的“人事”问题以及副职初级干部的考核问题;后与王老师、陆老师一起确定开学前的干部培训议程。

三点左右,返回办公室,窗外狂风暴雨,并短暂冰雹,甚是吓人。先前,嘉定联合馆已经在群里告知了其遭受暴雨突袭之像。

四点左右,与王老师微信、电话互动不断,将会议纪要先后发送到各位出席人员邮箱,并通知相关人士的开训培训事宜。后同事徐提醒,尽快在人事系统中提交个人学年述职报告。

五点左右下班,途中至小区前的紫燕百味鸡购买熟牛肉。回小屋后,悠悠正在厅内玩耍,岳母正在厨房忙碌。短暂陪悠悠后,自己前往厨房准备晚餐。岳母随后惯性的辅助悠悠晚餐。六点半左右,qy下班归来。晚餐中,与qy因为自己回老家的时间安排闹起了小别扭。餐后,与qy一起陪悠悠下楼散步,途中,继续发酵小别扭,各自有点互不理解,自己深感无助,qy也深感无辜与气氛,这就是生活。回屋后,与qy表面平静,免得岳母揪心,互相礼让,但心情自然不一样。八点左右,悠悠洗澡;九点左右,我陪悠悠入睡,自己也随之睡着。十点左右,与qy换班,自己前往洗澡,后也随即入睡。

(2017年7月17日10:47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3日 周四 晴

  2017年7月13日 周四 晴

  七点三刻到办公室,随即开启电脑,将中午会议需要的资料及时打印,并将会议需要的投票整理好。八点二十前往J楼,参加校支部书记培训。上午的培训氛围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市教委党校王公龙教授主讲《共产党宣言》及其当代价值,后半部分为陈荣武教授介绍上海市高校基层党建工作的创新与实践,介绍了不少基层案例。近十二点上午的培训结束,后至水秀楼吃炸酱面午餐。十二点半,于三楼会议室参加总支扩大会议,会上通报了三项重要事项,如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精神、七一困难党员群众慰问情况以及前期党员大会问卷调查的汇总情况等。下午一点继续参见馆党政联席会,票选干部年度优秀名单及读者服务中心主任候选人等。一点半左右,继续前往J楼参加支部书记培训,分别为校直属单位党委书记陈志宏《怎样当好支部书记》、凯迪克大厦联合党支部书记《如何当好一名基层党支部书记》讲座,前者从宏观上讲述了支部书记及党支部的主要工作,后者以个人党建经历,声情并茂的讲述了自己从事党建工作的经验与体会。三点半左右培训结束。四点三刻左右下班,回到小屋,第一时间与悠悠玩耍,后于厨房炒了一个茭白肉丝。晚餐后,与qy一起陪同悠悠下楼散步,途中偶遇同时魏也推着小孩散步。八点左右,于洗澡间帮悠悠洗澡。近十点,洗好澡后也直接休息。

(2017年7月14日12:23于办公室)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2日 周三 晴

  2017年7月12日 周三 晴

  近段时间格外忙碌,都在日常工作的琐事堆中来来回回,有时有点发憷。

全天都围绕着总支日常工作瞎忙活。八点半左右至六楼博物馆处联系工作,碰巧刘馆长不在,后与郭老师聊了一会,将工会、妇委会、以及总支会议等事项交代。近九点,前往档案馆,将机要文件送予徐馆长阅。九点一刻左右与诸同事一起前往于子洲路探望生病的同事詹。下午将周四总支会议、党政联席会议相关资料进行积极准备。三点半左右,至书记室,与王书记一起就周四中午召开的党政联席会、总支扩大会议程进行逐项敲定;后邀请陆馆长一起,就干部考核及读者中心主任一事进行沟通协调,近五点钟方才结束。随后下班,至北门乘坐七号线前往徐家汇,六点左右到达美罗城,参加有上师大会超兄召集的餐聚,主要是为前来上海交大参加培训的师弟康接风。晚餐定在位于美罗城五楼的“云水肴”,吃的都是云南特色菜,近八点晚餐结束,后乘地铁返回,九点半左右回到小屋。

(2017年7月14日12:10于办公室)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1日 周二 多云

  2017年7月11日 周二 多云

  上午在馆处理昨日的干部述职会议新闻稿、照片以及相关测评的加权处理。期间,与文科处同事联系了解学校科研奖励事宜,谁知后来被告知图书馆不再奖励范围,令人吃惊也气氛,并在微信上理论一番,希望他们能够正确处理。中午在办公室专心处理《档案界》稿件的编辑完善工作,后将初稿发至责任编辑处理。

  下午一点半参见文科处召集的科研秘书及项目负责人参加的科研预算、报销专题辅导会议,进一步熟悉了学校财务报销的相关规定,也对当前项目报销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项目不好拿,拿了后资助的钱也很不好花。以前的所谓的“逼良为娼”说确实有一定的现实讽刺。

  三点半左右返回馆内,后与王书记、陆馆长一起商议干部考核等事务,后决定周四下午召开党政联席会议与总支扩大会议。四点三刻左右回办公室,立马分别发送会议通知。五点左右下班,五点半左右回到小屋,随即开启晚间陪娃生活。七点一刻左右,与qy一起陪悠悠至百果园小逛。八点左右回小屋,后帮悠悠洗澡。九点一刻左右,悠悠入睡,我则随即洗澡,后在书桌前专心上网。十点左右,与姐姐微信视频通话,告知周六回家事宜,并进一步询问其决定买房事宜。

(2017年7月11日23:14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0日 周一 多云

  2017年7月10日 周一 多云

  六点左右起床,后至菜市场买菜,返回途中与罗森便利店购买早餐。七点十分左右离开小屋,继续与qy骑车上班。七点三刻左右到达办公室,随即至会议室为上午的干部述职会准备相关工作,如电脑、投影、会标、矿泉水、热水等。

八点一刻,述职会准时开始,会议由总支书记王老师主持,我负责分发相关相关资料、记录相关内容、联系会议签到、负责会议拍照等。会议首先由常务副馆长陆老师作述职动员,对述职背景、功能、要求等进行了再次强调,要求各位述职干部围绕核心工作与自身三年发展规划,以德勤绩能廉为参照,总结自己一年来的工作,分析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拟解决的方案等。随后,与会者以读者中心、文荟馆、联合馆、资源中心、信息中心、办公室、督察室、副馆长为序,分别按照要求在进行会议述职。虽然每人限制五分钟,但还是能够从每个人的述职中了解到工作特质、工作内容的。述职结束后,大家按照预先设定的测评表进行打分,随后我与工会主席叶老师进行了测评统计。整个统计过程中,对部分同事的极高与极低分印象很深,反映了我们的部分同事对此次述职的极不尊重与不负责任。十二点左右前往尔美楼午餐。期间,姐姐来电,得知其准备在现住小区附近购买房子,需要从这边支援一下,后与qy微信商讨。遗憾的是此阶段时间不巧,我们手头也不宽裕,而且如果拍牌成功,必须马上付牌照相关费用,并要立马选车买车,相关消费预算也不在少数。后一致决定将前期借贷买房的部分全额归还。

  下午一点,预定的干部培训准时开始,上半场为同事季介绍文荟馆的创新管理经验以及即将走上退休岗位的同时王分享自身近40年的工作体验,很受用也很有感悟。特别是王老师围绕个人延安、上海工作经历的对比分享,使我们直面的感受到一位身边熟悉同事的内心世界,如其管理经验、管理方法、管理思考、管理期望等,即便具有浓厚的个性化色彩,但也能从中感受到一位老馆员的赤子情怀与事业心。下半场由我与陆老师主讲,我主要对即将进行的岗位说明书的编制进行了说明和阐述,同时对上海大学意识形态相关要求进行了重点传达;陆老师向大家介绍了swot分析工具的使用以及部分年度工作计划、阅读工作计划以及周工作计划的主要工具的使用方法与推介等,并对岗位说明书编制工作进行了重点布置和说明。最后,总支书记王老师对整个下午的培训工作进行了全面总结,并围绕图书馆工作、学校发展、事业追求等进行了工作动员,要求大家统一认识,积极行动,用心开展工作,推进图书馆的全面发展和个人事业的发展等。

  四点三刻左右下班,途中下起了小雨。五点二十左右到达小屋,随后与悠悠一起玩耍,后在厨房做了两个菜。六点二十左右下 楼取报纸。晚餐后,全家人以悠悠为核心,一起陪悠悠玩耍。八点整,悠悠开始洗澡,九点整,悠悠开始休息,也就是在现在,悠悠方才进入睡眠。

(2017年7月10日21:59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9日 周日 晴转多云

2017年7月9日 周日 晴转多云

  七点一刻左右醒来,悠悠也如是,极为难得。

  八点左右在小屋开始早餐,吃了些粥与包子。九点左右,与qy带悠悠至市台路吃小馄饨,岳母则前往菜市场买菜准备午餐。九点半左右,小馄饨结束,联系熟悉的黑车司机,直奔附近的五彩城。下车后,直奔二楼儿童游乐场,带悠悠进入玩耍,我与qy先后陪同。悠悠在此很快乐,一会儿玩这,一会儿玩那,还挖了会沙,很是高兴,但最有兴趣的依然是各类车。

  十点三刻左右,离开游乐场,一起在商场内逛了逛,先后在玩具店、城市超市、服装专卖店内转悠悠,并在玩具店为悠悠买了个小汽车。十一点半左右,联系另一熟悉的小区黑车返回。回到小屋,猛然发现特意购买的小汽车玩具不见了,qy为此伤心不已,悠悠也在午餐的过程中碎碎念。

  餐后,悠悠很是兴奋,没有入睡的迹象,后于两点一刻左右方才入睡,qy在房间陪同,我这客体沙发消磨。悠悠下午睡得很香,至五点半左右方醒。六点左右晚餐,餐后,与qy一起陪悠悠下楼散步,悠悠在小区跑得特high,后一起至百果园买了几个黄金奇异果回来。八点一刻左右,与岳母一起将悠悠哄入浴室,为其洗澡。九点半左右,悠悠入睡,我也随即洗澡,后至书桌前打开电脑,第一时间在网络上浏览新闻,后修改周一培训课件,十点半左右,专心在线撰写近日的生活日志。

(2017年7月9日23:19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8日 周六 晴

  2017年7月8日 周六 晴

  七点半左右,全家离开小屋,乘黑车至祁华路地铁站,后乘七号线至静安寺,出站后,沿着街道走至凯迪克大厦,陪同岳母前往瑞慈体检。办好手续后,qy陪岳母进行各类检查手续,我则带着悠悠在大楼内外玩耍。

  凯迪克大厦3月份组织干事培训前往参观过,对此有些了解。自己带着悠悠先是在一楼的阅读角参观,后还拿走了一些可供带走的赠阅图书。阅读角环境不错,可惜好书太少,放置了太多的无价值图书,可读性不强。与前期参观比较,书依旧如此,似乎没有多少变动。后准备带悠悠至位于五楼的室外体育场,可惜门紧锁,无法带悠悠参观体验,估计是仅工作日开放,后发现四楼的“天天果园”也是如此,本打算在此购买水果的计划也作罢。在大厦内完了一会后,陪悠悠在附近街道逛了逛。十点半左右,陪悠悠在瑞慈医疗的四楼儿童区完了好久,后在其三楼的餐厅玩了会钢琴,让悠悠体验了下钢琴琴键的魅力。

  十一点半左右,岳母体检结束,后一起至附近的梅陇镇广场午餐,选的是川菜饭店,吃起来还不错,但没有现象的好。期间,悠悠在同层商场的儿童购物处体验很久,还观看了转为儿童理发的“子秀”发廊。

  一点左右午餐结束,后打的至汉中路188号,前往出入境处为悠悠办理护照与港澳通行证,因为悠悠是儿童,享受优先权,我们完全不用排队直接办理。两点半左右乘坐185路公交车,至祁连三村下车,转乘出租车返回金地艺境。悠悠在公交途中短暂熟睡,回到小屋后,没有继续入睡。四点半左右,自己独自前往菜市场,为悠悠买了两条昂刺鱼作为晚餐。晚餐吃得比较简便,以面条为主食。晚间九点左右,悠悠开始休息,我们也随即开始休息。

(2017年7月9日23:07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7日 周五 晴

  2017年7月7日 周五 晴

  上午九点左右,与一众同事一起前往东区正在建设中的钱伟长图书馆现场察看,了解建设动态。目前,该馆正在进行内部装修,十月将现行为挑战杯赛事使用,明年将会交付图书馆、博物馆使用。新馆大楼一、二、七为博物馆使用,其中七楼为校史馆;三、四、五、六为图书馆使用。由于早期设计,六楼、七楼主要为学科用房,后情况有变,又归还图书馆、博物馆使用。遗憾的是,其六楼设计未相应改变,依然是以传统办公用房设计,不像三四五内部畅通形式。亲临现场,明显感觉到六楼空间的蔽塞,完全没有现代图书馆空间的开放、共享之理念,且空间使用也存在明显的浪费,特别是那走道,给人以地下室的感觉。

  十点半左右,至书记办公室,商讨周一干部述职与培训事宜,并对干部培训的安排表示有所欠缺,应该准备更充分、内容更针对方能体现培训的意图与效果。中午姐姐来电,告知母亲这些天不停的打电话给她,总是询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等。下午围绕周一会议与培训,积极准备相关资料;同时,将学校人才培养讨论的反馈汇总经领导审核后发给学校相关部门。近五点下班。晚间生活比较单一,期间,还与qy因为悠悠而争吵。悠悠休息后,自己也及时休息。

(2017年7月9日22:50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6日 周四 晴 高温

  2017年7月6日 周四 晴 高温

  八点二十左右,办公室同事一起小聚会议室,围绕学校人才培养进行专题讨论。讨论会由本人主持,与会人员被我点名依个发言,大家讨论的比较热烈,不仅谈及学校层面的,而且围绕人才培养思考图书馆能做什么,学校应对图书馆给予什么样的支持,以及当前图书馆存在的一些重要问题症结,如制度、机制、人等层面,均存在很多现实问题,尤其管理层问题,往往是核心症结所在,事关全局。

  中午前往万里家乐福处取拍牌标书,后骑车返回学校。下午着手处理干部会议述职相关资料的准备、支部书记培训的组织安排、社科基金立项的预算等。四点三刻左右下班,途中于百果园买哈密瓜与蓝莓。回到小屋,悠悠第一时间要我带他到一楼拿报纸,不依不挠的坚持,只好快速的下楼并返回,了却其碎碎念之心。后在厨房准备晚餐,并临机做了个老家特色菜:咸肉+干豇豆丝+干辣椒+干茄子+红辣椒,综合一起,配上小葱与姜丝,融入老抽生抽,浑然天成,味道鲜美至极,当然,这是自我感觉。尤其是父亲腌制的咸肉,唯美十足。遗憾的是,以后再也吃不到这种家乡味了。父亲走了,家中也不会养猪了,再也吃不到这种完全的生态猪肉了。

  晚餐后,与qy带悠悠到楼顶玩,悠悠很兴奋,还主动带上帽子,咋楼顶玩得很high,满意而归。八点多的时候,与qy一起为悠悠洗澡。洗澡后,为悠悠洗衣。九点一刻左右,打开电脑,继续完善课题文稿。

(2017年7月7日12:23于办公室)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5日 周三 晴有雷阵雨

  2017年7月5日 周三 晴有雷阵雨

  悠悠五点半左右醒来,自己也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满足悠悠抱起的需求。六点半左右下楼买菜,七点二十与qy一起离开小屋。八点整到达办公室,随后开启上班生活,进入工作状态。上午着力整理干部考核的民主评议材料与结果,期间,与各部门联系,安排学校人才培养工作专题讨论,要求有讨论、有记录、有反馈。中午在办公室值班,并在笔记本电脑中着手修改课题文稿。两点三刻,与卢馆一起至行政楼501,参加文科科研季度例会了,会上,文科处通报了学校文科发展动态,重点介绍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研究成果状况,后与会学院院长们提了一些意见与建议,最后,新任分管文科科研工作的段校长讲话,极为谦虚,并就文科科研提出了三点意见:一是要擅于开展冷门研究,二是要聚焦激励20%重点科研骨干,三是要开展“禁区”研究。五点钟会议结束,随即返馆并下班,临近小区附近,暴雨来袭。晚餐后,雨逐渐停歇,后全家人一起打的至大场医院,为悠悠沙哑的嗓子看医生。八点半左右回到小屋,后与姐姐视频聊天,谈及外甥上海之行、学习情况以及家中情况等。十点三刻左右开启电脑,继续修改课题文稿。

(2017年7月5日23:57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6页/56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教书匠张三

2017-10-07

liza0512

2017-09-14

觉中

2017-08-18

zzyybb123A..

2017-08-10

周末来

2017-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