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SBOY@上海:LIFEANDDREAM博客达人

从农村到城市,一路慢慢走来,经历合肥广州上海香港...走过南京北京天津台北...飘泊在上海的天空下,记录着生命的百态状。敬畏思想,关注社会;喜欢热闹,向往宁静;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热爱生活,珍惜生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4130855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28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扬州游

   烟花三月下扬州。而我们第一次到扬州来,便迎来了雨天,未能第一时间感受烟花三月的扬州是个什么景象。

  4月5日上午从上海出发,中午抵达镇江,后在镇江万达广场吃必胜客午餐。下午两点多时候在雨中乘坐大巴前往扬州西站。到达扬州西站,后出站等候出租车,排了好长时间的队,近一个小时才乘上出租车,约4点到达预定的建国酒店。

  酒店入住后,由于外面仍然下着雨,只好待在酒店,期间与姐姐视频,得知家中也在下雨,并在视频中看到了母亲,与母亲简单的“对话”。晚餐就在酒店餐厅解决,吃的还可以,只是上菜的速度太慢,悠悠吃得似乎很爽。

  4月6日,天气晴好。七点多的时候离开酒店,打的直接至“趣园”早餐。趣园风景优美,是个很不错的花园,若是住在此处,适逢天气晴好的烟花三月,确实是一种享受。

  本想感受扬州的早茶,谁知队伍太长,后只好作罢,找了好久,在路边的小饭馆匆匆解决。早餐后,从南门入瘦西湖,开始了瘦西湖的匆匆之旅。运气好,适逢门票下调,省去不少。不过游人似乎多了很多。我们就这样随着大流在景区中穿梭,最大的感受是绿化好,干净,花儿美,再就是普遍的人多。由于悠悠总是不愿行走,老是要抱着前行,可以说,这样的旅途确实有点累,也无心细细品尝者扬州美景了。悠悠其实玩得可以,尽管没有坐船(太贵太贵),但还是做了观光车,小小的满足了。期间也多次忘我的“奔跑”,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其乐融融。

  近十二点,我们从东门出,本想打的,无奈,没有车相应。后决定在附近的“扬州宴”午餐。排队等候半个小时后,在这家很有文化味的餐厅开吃并休息。

  两点半左右,乘上旅游专线,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扬州西站。四点十分乘上前往镇江的大巴,结束首次扬州行。

(2018年4月7日7:08于镇江润海国际酒店2101)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倍感“压力山大”

转眼间

已经走进了四月。

回首春节以来的生活与工作

猛然间

倍感压力山大

事情一茬接一茬

家庭带娃、课题研究、创新团队、指导研究生、党务管理、行政日常.......

每一件事都需要自己去完成

没有选择

无法退却

恨不得自己真的能分身

却分身乏术

现如今

细捋这一件件等待自己的事

真的有点力不从心

 

(2018年4月2日22:12于金地艺境)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感于研究生复试面试

2014年,自己开始担任研究生导师,使自己除了大学图书馆馆员身份外,增添了硕导的又一身份,既给自己的大学职业生涯增色不少,也使自己在学术之路上多了一份责任与鞭策。

这些年,因为导师的身份,几乎每年都参加研究生复试面试,今年这次面试印象格外深刻。一方面是因为今年的生源不错,竞争极为激烈,30人报考,只能录取2人;另一方面,便是在今天的复试面试中一位同学竟然在面试过程中对我及近年来的图书馆研究领域有所关注,还就我前几年写得一篇关注高校图书馆转型问题的文章进行了说明,既让我颇感意外,也令我习惯性的思考。

作为学术共同体的一员,自己的学术工作、学术成果、学术观点能够得到关注,这自然是好事,也不枉自己在学术田地中的持续耕耘。与此同时,这也为自己的学术行为提出了要求,为自己的学术声誉迎来了挑战。自己应该不忘学术初心,牢记学术使命,持续学术耕耘,在学术之路上砥砺前行,推动学术培育、学术传承与学术创新。

 

2018年3月23日23:04于金地艺境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尤湾生产队全体社员友谊合影-1968年5月18日

尤湾生产队全体社员友谊合影-1968年5月18日

安徽省岳西县姚河乡龙岩村尤湾生产队全体社员友谊合影-1968年5月18日

 

尤湾生产队全体社员友谊合影-1968年5月18日

分类:那年那月(青春记忆)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节散记-2018

春 节 散 记-—2018

 

 春节散记-2018

 

时间对于一直在学校生活的我来说,不仅规律,而且快速。在时间的河流中,总是奔涌向前,人也随着时间的奔涌增添着岁月的沧桑,流走的是逝去的时间,留下的是依稀的往事。

今年与去年不同。去年,自己在年末从合肥将父母接到上海一起过年,在上海度过了匆匆、短暂的年。

一切仿佛还在眼前,去年过年前两天将父母从合肥姐姐处接到上海,次日,于华山医院北院陪父亲检查身体。检查过程之中,父亲担心,母亲揪心,我也心慌,虽然没有查出后来的确诊病情,但也明确了父亲的肺部不好,初诊为肺气肿。过年当天,我们在新居里团聚,没有烟火、没有炮仗,也没有老家过年的气氛,但团圆的年夜饭氛围还是其乐融融,大家举杯相庆,你来我往,尤其是有小儿悠悠的加入,家中增添了很多欢乐。

鸡年正月初一,我与qy一起陪同父母外出小逛,一起乘黑车至外滩,后乘轮渡至陆家嘴,徒步至位于正大广场顶楼的俏江南午餐。期间,一起在户外浏览浦江两岸。午餐后,一起在江边的星巴克小坐,还为父亲留影几张,记得父亲坐下来的安详,很难想象,三个月后,父亲便悄然的离开了我们。正月初二的早晨,我陪父母离开小屋,走之前,与悠悠一起合影,随即乘车前往虹桥火车站,后乘高铁,中午时分,与姐姐姐夫外甥在此刻的合肥南站大厅相遇,随即踏上返家的旅程。途中的午餐,也是吃得老乡鸡,如同今天中午,只不过是一个人独吃。傍晚时分,全家人回到了老家。父亲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打扫卫生,用大扫帚在场基上清扫;晚餐在代清二哥家吃饭,父亲本来不愿去,后来还是我将其叫去。

今年的春节,非同往常,父亲却静静的躺在大山之中,没有了自己记忆中的团圆,曾经的记忆永远成为回忆。

腊月二十八,自己一夜未眠,于凌晨四点半起床,后乘预定的黑车(安庆老乡孙师傅车)至虹桥火车站,五点五十八准时检票上车,八点半左右到达合肥南站,随即出租车至合肥南门客运站,九点二十乘上开往晓天的中巴车,十二点半左右到达晓天镇。

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一路乘车,感到十分的疲惫。下车后,在小镇上走了一个来回,后来选了一家小店吃了份牛肉炒饭。饭后,按照姐姐发来的购物清单购物,买了豆腐、猪肉、糖果、橘子、香烟、桌布、蜡烛等。后花60元包车,近两点回到尤湾老家。母亲已经来来回回观察等待了多次,并在家附近的乡村公路上碰面。下车时,发现代俊二哥、代红小哥已经在家,还帮我将行李一起搬回老屋。

当天晚上,先是在代玉二哥家晚餐,恰巧班老师(二哥大女婿,也是我的初中老师)全家也前来,一起小酌几杯。后转战至大伯家,继续与两位堂哥一起小酌。餐后,在大伯家打牌(“邀朋友”)至凌晨,参战的有我、班老师、代俊二哥、代清大哥以及良庆老师。

腊月二十九,上午,按照母亲的要求,将母亲在家拾掇的一堆柴火给锯短,委实劳累,期间,因为锯粗树,还将嘴唇给弄破。下午四点左右,姐姐一家到来,后与之一起掉头至姚河,从信用社将政府打入的危房改造专款取出,并与施工负责人方爱国联系,将余款结清。随后,与姐姐一起至搬到镇上居住的良珠、菊花、黄英、声江以及午虹等邻居的家中短坐。近五点,驱车返回老家。

腊月三十,正式过大年。八点左右起床。早晨吃面条,餐后与姐夫一起张贴大门对联。按照老家风俗,家中当年有老了人的,次年的对联要用蓝色或绿色的。贴完大门对联后,与姐夫继续讲“中堂”挂上。十点半左右,与良金、良卫。代俊、代红一起至耳山坡祖坟祭祖,返回途中,一起在山中手挖几颗兰草花。从耳山坡祭祖回到家后,随即与家人一起至屋后坟山上坟,先后至爷爷、奶奶及另一祖坟处祭奠,最后一起至位于塘湾的父亲灵柩安放处祭奠,母亲也一同前往。母亲一到父亲灵柩处便嚎啕大哭,伤心不已。我们按照习俗给父亲准备了菜、饭与烟,因为父亲生前不喝酒,我们就没有准备酒了,并烧纸磕头,心中默念父亲保佑家人平安健康;期间,为停放在旁边的黄妈灵柩前烧纸叩拜。(待续)

(2018年2月19日14:12于合肥南站前印后记书店)

(接上文)上坟祭祖完毕后,回到小屋简单午餐。餐后,我与姐夫一起至父亲灵柩处,为父亲的“屋顶”加固(由于受下雪冰冻影响,父亲灵柩的顶棚冻裂,下雨天会渗水,影响灵柩安全),期间代清二哥及上来上坟的良珠一起帮忙处理,并建议尽快更换“屋顶”。下午姐姐与母亲一起开始准备晚餐。傍晚时分,与姐姐一起至隔壁梯岭村小店购买酱油。大约六点左右,我们年夜饭开始,自己按照父亲生前的程序,点蜡烛、烧纸、放爆竹,后开吃年夜饭。晚间,家人一起喝了一瓶红葡萄酒,母亲略酌,我喝了大部分。母亲心有感触,从眼神与话语中,深感其不舍之情。晚餐我们吃得比较慢,期间,大舅来电,告知年初一将前来;代成三哥来电,邀请晚上前去玩牌;代俊代红两位堂哥前来问候;与此同时,还在“杨氏一家亲”微信群中抢红包、发红包,只是老家这里信号较弱,极为不便。晚餐后,与姐姐、姐夫一起在庄子内挨家串门,共庆大年,先是到大伯家,随后至代恒大哥家,然后至代玉二哥家,后赶至阳排大妈家,随后返回,至代华大哥家,他们已经至女儿女婿家去了,后赶至代成三哥家短坐。九点左右,于代云三哥家的新居内打牌,我、代刚、刘老师、良卫、文英二嫂。凌晨时分打牌结束,后将开门炮放响入睡。

正月初一。这一天,很多亲戚与街坊邻居们前来“拜新慰”(老家的习俗,前一年家中有老人去世,次年第一天前来拜年,致以慰问)。恰逢黄妈也去年去世,我们两家由于是近亲,很多亲戚重合,于是,每家开了两桌饭,供邻居亲戚一起餐聚。上午九点半左右,拜年的人陆续赶来,两位堂嫂上午前来帮忙下厨。餐前,客人们主要玩牌。十二点左右,午餐开始,我也上桌,陪宾客饮酒若干,稍微过量,下午还有感而发,后想之,应该控制情绪,将往事存档,只是自己未能控制住。傍晚时分,自己未晚餐便直接上床倒头入睡。

正月初二。上午姚河表叔们前来拜年,后二表叔、大表叔留下午餐,中午陪表叔们略酌。下午与邻居们打了会牌,后沿着新修环庄公路散步。晚间在大伯家玩耍,代红哥中午喝得太多,醉酒不已,几度失控。

正月初三。早餐后,陪同姐夫一家于代华、代清、代刚家拜年,后全家一起至晓天大舅家拜年。中午与大舅对饮一瓶口子窖,母亲也略酌一杯。餐后,将母亲送回尤湾老家,后与姐姐姐夫一起回合肥,七点左右于姐姐家晚餐。九点左右姐夫送我至位于大东门的酒店。

正月初四,八点一刻左右在酒店醒来,后匆匆洗澡,八点半左右至餐厅早餐,餐后回酒店继续休息。十二点左右退房,离开酒店后至附近的快餐“老乡鸡”午餐。十二点半左右于大东门地铁站乘坐一号线赶往合肥南站。检票进入候车大厅后,于站内“前印后记”书店候车,期间打开电脑,开始记录这次过年之旅。两点半左右,登上开往常州的高铁。乘车期间,于手机中观看电视剧《换了人间》。四点一刻左右到达常州站,出站后排队打的,五点半左右与悠悠们在“九州新世界”一楼“星巴克”碰头。恰好悠悠刚刚醒来,看见我后直接奔向我,不停说“爸爸回来了”。晚餐于位于“九州新世界”内的餐厅吃牛排等。八点半左右打的返回位于常州戚墅堰“站北新村”的大阿姨家,待悠悠开始上床入睡时,我与qy一起乘坐贺晓玲车至其“公园壹号”新居休息。

正月初五。早晨八点半起床,恰好盛伟彬从丹阳归来,由于通宵扑克,随后休息。早餐我们吃方便面,后与贺晓玲一起返回“站北新村”,随即接应悠悠、糯米两位小孩一起至“圩墩公园”。由于突然下起小雨,短暂停留后返回“站北新村”。午餐期间,自己略酌白酒。下午一点半左右,陪悠悠睡觉,其他人在客厅打牌。四点一刻左右起床,匆匆吃饭后即刻乘坐盛伟彬专车至“戚墅堰小站”乘坐返回上海的高铁。五点十分左右,高铁出发,这次很巧,竟然是“复兴号”,成为我们与“复兴号”的首次相遇。悠悠在车上竟然伤心的哭了起来,老是说不愿回上海,要回大姨婆家。六点半左右从上海站打的,七点左右回到上海“金地艺境”,结束了我们的春节之旅。

(2018年2月23日13:02于上海大学图书馆)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年2月10日 周六 多云

 

  早晨七点左右起床,随后开启全天的陪娃生活。

  悠悠六点半左右便醒来,随即便开口叫“爸爸抱”,这一段时间一直如此,已经形成习惯。特别是昨天,特别有意思,早晨第一次醒来,大概在近六点,天没有亮,我便连哄带骗让其继续躺下入睡,大概至七点左右,再次醒来,立马从床头爬起,盯着窗外,说得第一句话便是“天亮了”。

  早晨七点半左右,将悠悠弄起床。早餐后,我在厨房准备午餐,将前几天从二村菜市场买回的牛腱卤好。十一点左右开始午餐,我负责喂悠悠午餐。悠悠对我做的牛腱特别感兴趣,午餐吃了好多,包括萝卜、豆腐干,悠悠都特别欢喜,而且吃得很顺利。

  中午十二点四十左右,于卧室陪悠悠午睡,悠悠睡得也很快,十二点五十左右便睡着,我则于一点一刻左右开始在客厅书桌前打开电脑,专心的修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数字档案馆生态系统培育与管理》结题稿件,近三点,完成预定修改计划。后至卧室,悠悠也立马醒来,后将其抱起,于客厅来回走动一小会,后与之一起在大床上休息片刻。三点半左右,帮悠悠穿衣起床。四点左右,全家人一起乘黑车至“龙湖天街”,陪悠悠参加“趣动旅程”课程。由于临近过年,黑车也涨价了,平时30元,此次是40元。

  下午四点五十,悠悠的课程开始,竟然只有悠悠独自前来参加,享受了难得一对一学习服务,悠悠玩得很欢,也很受老师们喜欢。期间,我于龙湖天街四楼“捞王”餐厅等候。近六点,悠悠结束课程,岳母与夫人一起陪同悠悠赶来,随即一起开始在“捞王”吃“猪肚鸡”火锅晚餐。

  晚间七点半左右晚餐结束,后一起在商场内闲逛,悠悠于游乐场完了好久,并完了“捞鱼”游戏,完毕后还带回了两条红金鱼。八点半左右,乘地铁至上海大学,后拼黑车返回金地艺境,到家已是九点钟,后快速的帮悠悠搞定晚间睡前各项事情:喝奶、洗脸、刷牙、洗脚、洗屁股等。十点左右,陪悠悠上床入睡。十点一刻,自己开始洗澡。十一点左右,于客厅书桌继续修改课题文稿,后在线记录这一天的生活。

(2018年2月11日0:12于金地艺境)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8年2月1日 周四 晴

 

今日为自己三十六岁阴历生日,特撰写博客日志一篇,以作纪念。

六点二十几起床,于夫人一起在小屋吃粥早餐,后将馒头随身携带,与夫人一起离开小屋,乘坐熟悉的小区黑车前往祁华路地铁站,后一起乘坐七号线地铁,于上海大学站分道扬镳。

出站后,于校园风雨操场散步两圈,后继续在校园内散步,边走边想,做些关于人生的思考并追忆父亲。七点半左右到达办公室,后在四楼自修处的椅子上假寐。八点整进入办公室,并在电脑前在线写了篇关于生日的感想。八点半左右,夫人发来生日红包。十一点半左右至301室午餐(自带午餐)。十二点左右退步前往西门弘基广场,十二点二十左右检票参加支部集体观看电影《无问西东》组织活动。期间,收到姐姐的微信生日红包。两点三刻左右影片结束,后徒步返回馆内。三点半左右,与校党政办岳老师联系,填写段校长参加民主生活会及教代会分组讨论相关信息。

 

(2018年2月1日16:27于办公室)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记-写给自己的第一个36岁生日

  本来一直惦记着这个生日,后来还是给忘了具体日期,还是昨天夫人在晚餐期间再又提及,后通过“万年历”,确定,果然。否则,这个生日估计又会稀里糊涂的给忘了。其实也一样,生日只是一个纪念日而已,以前自己也是经常的给忘记。

  按老家的传统,其实这个36岁的生日还是蛮重要的。36年前,我出生,父亲也正好是36岁。今年,恰好都是我与父亲的本命年。痛心的是父亲走了,走得很突然,走得很快,更走得很不甘。

  如今,自己也转身走进了36岁,真的不敢细想,时间过得是如此飞快,内心深处总是把自己作为“孩子”来看待,未曾真的思考自己已经开始走进传统的中年阶段了。是的,36岁过去了,意着味四十不远了,真的能够“四十而不惑”吗?现在看来,还差得很远很远。

  以前过生日前后,父亲总是会打电话过来,有时是提醒,有时是关心。而如今,永远也听不到来自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了。人总是充满着矛盾。父亲在世的时候,不懂得珍惜,不懂的表达;如今,父亲走了,一切已惘然。

  这个生日,自己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起床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悠悠生病散记

  这段时间,悠悠一直处在生病之中,先后多次奔波于儿童医院与大场医院,反反复复,过程艰辛,悠悠遭罪不少,家人担心不已,操碎了心。悠悠还是比较坚强的,每次在医院,面临验血与打点滴,悠悠从来不哭,而且极为配合。

  目前,悠悠逐渐恢复,感冒状态基本恢复,咳嗽也基本好转,只是鼻噻的情况虽然缓解,但症状依旧,需要等待复查。当前,昔日健康、活泼的小男孩又回来了,只是明显消瘦了不少。

(2017年12月2日23:13于金地艺境)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11月13日 周一 阴

  六点半起床,后至菜市场匆匆买菜。

  七点一刻,与qy一同离开小屋,骑车前往祁华路地铁站,qy进站后,我则继续骑行至校园。适逢“挑战杯”周,入校门一律验证。   七点四十左右至尔美楼早餐,适逢同事康欣,后一起快速早餐。八点左右到达办公室,打开电脑将党建总结发送给王书记。八点   三刻左右,与卢馆一起至东门,乘坐预定好的出租车,与校发规处刘老师一起打的前往虹桥火车站。

  九点十分左右到达虹桥火车站,取票、安检、候车、检票、上车,十点十四分,动车准时发车。车上,与几位替你高兴同事一起玩牌,先后完了斗地主与八十分,时间过得很快。近一点,在车上吃高铁盒饭午餐,45元的标准,吃得还不错。

   三点半左右,到达汉口站。出站后,乘坐地铁二号线至“洪山广场”,出地铁后至预定的保利大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我们一行9人入住同一楼层(12层),我与卢一起。五点一刻左右,我们图书馆一行7人一起下楼,沿八一路至“湖锦酒店”晚餐,卢老师请客,晚餐略酌啤酒,吃得“辣得跳”极为过瘾。

   餐后,一起打的至武汉大学,在同时熊的导览下夜访武大校园,看到了位于狮子山上的老图书馆与学生宿舍,深感武大夜晚的朦胧美。近九点,与卢、沈、王一起打的返回酒店。

   洗澡后,于酒店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浏览新闻,后查看明日即将前往的武汉大学图书馆与华中师范大学图书馆概括,并整理好相关问题。

(2017年11月13日22:58于武汉保利大酒店)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忘父亲

难忘父亲

 

父亲离开了五个多月,这些日子里,自己每日都思念着父亲,回忆着与父亲在一起的点滴,并偶然在梦中以各种方式相遇。从没有认真的想过没有父亲的日子,可是,父亲就是这样的突然的从我们的生活中远去,自己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这些日子里,自己总想为父亲也为自己写点什么,总是想得很多很多,希望能够通过笔端记录父亲的影子,重温父亲在世时的生活。可是,自己总是这样的想着,在繁杂、忙碌的日常中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对父亲的回忆大都停留在骑行、静思与梦境中。还好,这些年来,因为数码技术的发展,自己每次与父亲一起的时候,通过相机、手机等为父亲记录了不少生活影像,在这些没有父亲的日子里,这些珍贵的影像成为自己思念父亲的桥梁。

父亲走得很凄苦,很不甘,还没来得及认真的交代,便已不能言语。离开的时候,眼神充满着绝望,一脸放心不下的走了。唯一欣慰的是,父亲是在自己的屋内走的,这也是父亲清醒的决定。之前,在ICU内便明确的要回家,那时,他已经不能说话,我们知道,回家是他内心的愿望,因为,那里不仅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家,而且还有陪伴他大半生的母亲,特别是母亲,他很是放心不下。与姐姐护送父亲离开医院路上,父亲的手一直紧紧的抓住我们姐弟俩,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我们,眼神中始终泛有泪花。在快要到家的途中,父亲显示出坚持不住的疲惫,后在手机中母亲与悠悠的照片中继续坚持,很明确的要求看着母亲,几次与死神抗争,坚持到了家。这一次,父亲是在与死神殊死搏斗中回家,虽然到了家,看到了母亲;但是,几个小时后,父亲还是走了,走得很凄苦,活活的窒息而死,没有也无法留下任何遗言。

就这样,父亲不舍的走了,我们的家,成了没有父亲的家。父亲在的时候,家中的大大小小均由父亲忙活并打理着,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我们每次都是当然的享受着父亲的劳作,从没想过父亲会离开,也没想过离开父亲的日子会怎样?

父亲,如果有天堂,希望您在天堂里不再那样辛苦的劳作。

 

(2017年10月2日16:45于图书馆四楼办公室,想多写点,但一时不知如何写,写什么,就这样重复的记录着父亲走时的点滴。)

分类:父亲母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7日 周一 晴

2017年7月17日 周一 晴

 

母亲早早的便起床,后在屋内忙忙碌碌,嘴上不停的独自念叨,不时的说着想念父亲,舍不得我们姐弟。睡在床上,听着母亲的呓语,心情甚是沉重。父亲的突然离世,全家乃至整个庄子,都感到十分的突然,母亲尤其受到沉重打击,很长一段时间,每日夜晚都连续的哭泣。是的,父亲在世,老两口在一起,互相依靠,彼此争争吵吵,但不孤单。父亲的现行离开,最受打击的是母亲。母亲一个人在家,不仅孤独,而且生活中必须独自面对。以前,父亲在世,主要是父亲在屋内忙忙碌碌,母亲不需要为屋内生活琐事操心;而今,必须全面的面对。当前,母亲状况还不错,加上邻居们都很体谅与照顾,母亲逐渐步入常态;虽然不再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中找寻,但家中的田地母亲主动的承担,也是十分忙碌;特别是,在这炎炎夏日,母亲一如既往,总是从早到晚,没有午休,无论酷暑炎热,总是在外,顶着烈日,忙个不停,不听我们的劝告。还好,母亲当前身体状况不错。

六点半左右起床,七点半左右早餐。许才平上午仍然在我家做活,早餐后,继续为咱家的对门与塘湾茶叶喷洒药水。

整个上午,自己一个人在房间打开电脑,静静的记录这几日的回乡点滴。断断续续,自己竟然写下了近五千字的生活记录。一方面,自己记录此次回乡的所见所闻;另一方面,也借此将心中的家乡之行的感想尽情表达。

整个上午,母亲在地里忙活,摘下很多蔬菜,准备明日带到合肥。十二点半左右午餐,并与母亲、大伯一起喝了两瓶啤酒。餐后,文英二嫂、代玉二哥、代恒大哥、世松大伯以及我,一起在家中堂屋打牌,打得是传统的“邀朋友”。期间,代清大哥前来,遂主动让位,让其过过牌瘾,自己则在一旁专心的做倒茶、散烟等后勤服务;随后,良珠、美萍等先后前来观望。三点左右,代清大哥前往山中除草,我则继续上阵,四点半左右打牌结束,邻居各自前往山中做活。五点半左右,自己离开小屋,前往山中巡山,期间在代成三哥家小坐,在饮茶的过程中与姐姐通话。后至山中继续巡山,近七点返回,并于大伯家晚餐,与大伯一起喝酒聊天,聆听家中的家长里短之事,并不时的解释安慰。八点左右晚餐结束,并与代俊二哥通话,告知此次回乡之况。八点半左右在屋外与代恒大哥、文英二嫂一起乘凉聊天,继续聆听老家的奇闻怪谈。九点左右回屋洗澡,后继续前往乘凉聊天;期间,在微信中选择三张照片发至朋友圈,一张中午时分的蓝天白云,一张屋后邻居们的打牌身影,还有一张傍晚夕阳晚霞之状。

十点一刻左右各自散去,我也回到小屋,与母亲寒暄后,继续打开电脑,静静的记录今日之生活。

(2017年7月17日22:38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一日

老家一日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母亲早早的便起了床,我则六点多醒来,随后至小屋前方的自家厕所解决大小便,后至父亲在世时新盖的洗澡间内刷牙洗脸,尔后开始早餐。早餐与城里不同,老家的早餐一直都是三餐均为正餐,吃得主食都是大米饭,在春节时分,早餐往往有亲戚朋友拜年,还要喝酒,这在城里来看有点匪夷所思。其实,这与老家的农活是分不开的,老家人吃了早饭后都要上山下地干活,吃稀饭白粥是经不住饿的,况且我们也没有面食相伴,如大馍、包子等,早餐不吃饭当然受不了,那么多农活还等着大家呢。所以说,餐餐如是,自然规律而已。

家乡茶叶这次普遍遭虫害,乡亲们此时大都在为茶叶喷洒药水除害。我们家以前父亲在世,当然是父亲自己独自处理,不需要母亲操一点心。为此,此次我们请了经常在我们这做零活的许师傅(许才平)来帮忙喷洒茶叶药水,用的药水都是父亲在世时购买的。许才平是个孤寡老人,干活不快,但踏实本分,要求不高,不怕苦不累,就是速度有点慢,在我们这口碑不错,大家都经常请其做活。他也很愿意在我们这做活。此人除了干活,就是好赌,当然他的赌也是其唯一的乐趣所在,每次输完了就拉倒,继续自己的生活,一旦有点继续,继续赌下去。他的赌与别人不同,就是我们这传统的“出干干”,即用两枚硬币旋转,然后在转动过程中用碗将其罩住,然后围观的人猜里面的花色,弱两枚硬币同色则围观下注之人的案前赌注归许所有;若相异,则许师傅要按注赔钱予围观下注人,如是而已。

八点左右,与母亲一起,将谷仓中生了虫子的玉米、大米等搬出,并在屋前场基(即晒谷场)中铺上父亲生前购置的“塑料花皮”,将谷物摊在“花皮”上暴晒。搞定后,用玻璃胶布将厨房损坏的窗玻璃修好,以便继续损坏。期间,与姐姐通话,告知自己在家再多待一日,周二上午带母亲至肥,自己下午直接返沪。

半晌时分,前往黄妈家闲聊很久,听其家长里短的诉说,感受老家的人情世故。黄妈大儿子今年上半年去世,对黄妈打击很大。十点半左右,至文英二嫂家,恰好其在厨房炒菜,小坐一会,也简单的家长里短的聊天,听听父亲生前的故事,感受父亲在世的口碑。十点三刻左右,自己从其屋后上到我家的地界。此处正在开修乡村公路,路基基本完工,由于此时碎石涨价太多,暂时没有进行水泥浇灌。此次的公路将大山两头的传统公路连接一起,形成了环形路,以后从这边到县城,虽然陡一点,但不至于再要从梯岭这边绕弯姚河行走,只要从另一头直接下到山底,直接贯通105国道,以前都是要走陡峭的山路。这些年来,交通渐次发达,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传统的山路没有得到往年的年修,渐渐的淹没在青山绿草中,被生命力极其强盛的野草所遮蔽。

走至新修土基公路,感受老家点滴变迁。在传统大河道上,因为修路原因,两边都被花岗石进行了固化加宽,成为了可以行走骑车的路基。穿过大河道,自己在对面的山岗上小憩(大家都叫此处为对门山岗,原因很简单,这小山不高,直接面对着我们居住的小山庄,小山对面是一座蜿蜒的大山,此山如此看来,只能是一座小山岗了)。期间,与爱妻qy通电,并在电话中与小儿悠悠聊天,聆听悠悠熟悉的声音。后继续沿着新修公路走至隔壁的山庄,此地名为龙岩,也是如我们下尤湾一样,是村民小组;在并村之前,龙岩这一地名亦为我们的村名即龙岩村;后村村合并后,我们所在龙岩村与对面大山的黄树村、香炉村合并,成立新的香炉村,龙岩村名从此取消,仅留下其作为村民小组的地名存在。未修公路之前,至龙岩是一段小型平缓的山路,小时候在此走过N遍。那时,我们的水稻脱粒、玉米粉碎等都是到此加工,记得父亲大都是傍晚或者夜晚挑着待加工的水稻或者玉米前往加工,我有时作陪。

沿着新修的公路,感受特别开阔,路基更为平坦笔直,可以想象,今后水泥路完全弄好,路牙也相应增添,一路小走,风景绝对不赖。只是,这种享受风景魅力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约半小时,自己便沿着路面返回,后穿过自家的土地段,路过以前的大塘,此次因为修路原因,也被维修一番,此前的破败景象消除,只是里面的存水不多,成了事实上的小池塘。走过大塘路基,沿着小路而下,直接返回小屋。

十一点半左右,代玉二哥(文英二嫂丈夫)前来叫我吃饭,随即前往。这些年,每年回老家,几乎都要到二嫂家吃上一顿,似乎成了惯例,让我很是感激,小时候也经常被留下吃饭。父亲在世,在老家口碑很好,做事也很勤快,为我们子女积下了口德,使我们每次回家,都感受到家乡的温暖,乡情乡谊溢于言表。午餐恰好屋后良明也被叫来,他们家已经搬到乡镇,此次回来也是为茶叶喷洒药水。二哥二嫂不喝酒,我与良明各喝一罐啤酒。二嫂们是老家的拿手厨子,能够将一些简单的菜进行各种搭配,短时间内便能弄一桌像样的饭菜,且色香味俱全。

午餐后短暂聊天,后返回小屋,恰好母亲与干活的许师傅也已吃完,后得知下午的药水不够用,后在大伯、二哥家借了一点点,后从二嫂口中得知已经搬到乡镇的隔壁邻居良珠下午也要上来为茶叶喷洒药水,随即电话联系,让其从姚河为我家买点带回。随后,便在屋前代恒大哥家看电视聊天,期间,把手机中的一些照片给他们传阅,特别是父亲生前的照片,总是与烟形影不离,不是嘴中衔着、手中夹着,便是正在点烟火或者吐烟圈。此时,母亲一直在场基上忙个不停,用簸箕、筛子、铲子等清扫暴晒的玉米、大米,将虫子及其他去除,后将弄好的存放至大缸中。

近四点,自己在小屋开始阅读剩下的《摆渡人》,差不多在床上看了近三个小时。晚餐后,在屋前的大场基与代恒大哥夫妻俩、文英二嫂、大伯黄妈一起在外乘凉、聊天,感受夏日夜晚的星空、萤火虫与飞机,也偶尔追忆曾经的大屋夜晚乘凉景象。如今,庄子只剩下我们几家守候,大都在小镇新建了楼房。

九点一刻左右,回到小屋,将余下的《摆渡人》看完,感受故事结尾的平淡与神奇,“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简单的对话,将之前神奇经历后的静静浓缩,有感叹、惊奇、满足,语言无法言表,只有目光与日常问候将次紧紧锁住。

九点三刻左右洗澡,后至房间休息,期间打开电视机,母亲也前来短坐,后至后面的房内休息。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后开着空调,期间还发现了蟾蜍,随即用火钳将其送到门外,后来发现了窗户上有两只壁虎,本也想捉住,但它们反应灵敏,身手敏捷,随即逃到墙缝内。后继续躺在床上消磨时光。

(2017年7月17日8:5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感悟人生(心灵之窗)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2017年7月16日 周日 晴

(家乡一日)

 

母亲早早的便起了床,我则六点多醒来,随后至小屋前方的自家厕所解决大小便,后至父亲在世时新盖的洗澡间内刷牙洗脸,尔后开始早餐。早餐与城里不同,老家的早餐一直都是三餐均为正餐,吃得主食都是大米饭,在春节时分,早餐往往有亲戚朋友拜年,还要喝酒,这在城里来看有点匪夷所思。其实,这与老家的农活是分不开的,老家人吃了早饭后都要上山下地干活,吃稀饭白粥是经不住饿的,况且我们也没有面食相伴,如大馍、包子等,早餐不吃饭当然受不了,那么多农活还等着大家呢。所以说,餐餐如是,自然规律而已。

家乡茶叶这次普遍遭虫害,乡亲们此时大都在为茶叶喷洒药水除害。我们家以前父亲在世,当然是父亲自己独自处理,不需要母亲操一点心。为此,此次我们请了经常在我们这做零活的许师傅(许才平)来帮忙喷洒茶叶药水,用的药水都是父亲在世时购买的。许才平是个孤寡老人,干活不快,但踏实本分,要求不高,不怕苦不累,就是速度有点慢,在我们这口碑不错,大家都经常请其做活。他也很愿意在我们这做活。此人除了干活,就是好赌,当然他的赌也是其唯一的乐趣所在,每次输完了就拉倒,继续自己的生活,一旦有点继续,继续赌下去。他的赌与别人不同,就是我们这传统的“出干干”,即用两枚硬币旋转,然后在转动过程中用碗将其罩住,然后围观的人猜里面的花色,弱两枚硬币同色则围观下注之人的案前赌注归许所有;若相异,则许师傅要按注赔钱予围观下注人,如是而已。

八点左右,与母亲一起,将谷仓中生了虫子的玉米、大米等搬出,并在屋前场基(即晒谷场)中铺上父亲生前购置的“塑料花皮”,将谷物摊在“花皮”上暴晒。搞定后,用玻璃胶布将厨房损坏的窗玻璃修好,以便继续损坏。期间,与姐姐通话,告知自己在家再多待一日,周二上午带母亲至肥,自己下午直接返沪。

半晌时分,前往黄妈家闲聊很久,听其家长里短的诉说,感受老家的人情世故。黄妈大儿子今年上半年去世,对黄妈打击很大。十点半左右,至文英二嫂家,恰好其在厨房炒菜,小坐一会,也简单的家长里短的聊天,听听父亲生前的故事,感受父亲在世的口碑。十点三刻左右,自己从其屋后上到我家的地界。此处正在开修乡村公路,路基基本完工,由于此时碎石涨价太多,暂时没有进行水泥浇灌。此次的公路将大山两头的传统公路连接一起,形成了环形路,以后从这边到县城,虽然陡一点,但不至于再要从梯岭这边绕弯姚河行走,只要从另一头直接下到山底,直接贯通105国道,以前都是要走陡峭的山路。这些年来,交通渐次发达,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传统的山路没有得到往年的年修,渐渐的淹没在青山绿草中,被生命力极其强盛的野草所遮蔽。

走至新修土基公路,感受老家点滴变迁。在传统大河道上,因为修路原因,两边都被花岗石进行了固化加宽,成为了可以行走骑车的路基。穿过大河道,自己在对面的山岗上小憩(大家都叫此处为对门山岗,原因很简单,这小山不高,直接面对着我们居住的小山庄,小山对面是一座蜿蜒的大山,此山如此看来,只能是一座小山岗了)。期间,与爱妻qy通电,并在电话中与小儿悠悠聊天,聆听悠悠熟悉的声音。后继续沿着新修公路走至隔壁的山庄,此地名为龙岩,也是如我们下尤湾一样,是村民小组;在并村之前,龙岩这一地名亦为我们的村名即龙岩村;后村村合并后,我们所在龙岩村与对面大山的黄树村、香炉村合并,成立新的香炉村,龙岩村名从此取消,仅留下其作为村民小组的地名存在。未修公路之前,至龙岩是一段小型平缓的山路,小时候在此走过N遍。那时,我们的水稻脱粒、玉米粉碎等都是到此加工,记得父亲大都是傍晚或者夜晚挑着待加工的水稻或者玉米前往加工,我有时作陪。

沿着新修的公路,感受特别开阔,路基更为平坦笔直,可以想象,今后水泥路完全弄好,路牙也相应增添,一路小走,风景绝对不赖。只是,这种享受风景魅力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约半小时,自己便沿着路面返回,后穿过自家的土地段,路过以前的大塘,此次因为修路原因,也被维修一番,此前的破败景象消除,只是里面的存水不多,成了事实上的小池塘。走过大塘路基,沿着小路而下,直接返回小屋。

十一点半左右,代玉二哥(文英二嫂丈夫)前来叫我吃饭,随即前往。这些年,每年回老家,几乎都要到二嫂家吃上一顿,似乎成了惯例,让我很是感激,小时候也经常被留下吃饭。父亲在世,在老家口碑很好,做事也很勤快,为我们子女积下了口德,使我们每次回家,都感受到家乡的温暖,乡情乡谊溢于言表。午餐恰好屋后良明也被叫来,他们家已经搬到乡镇,此次回来也是为茶叶喷洒药水。二哥二嫂不喝酒,我与良明各喝一罐啤酒。二嫂们是老家的拿手厨子,能够将一些简单的菜进行各种搭配,短时间内便能弄一桌像样的饭菜,且色香味俱全。

午餐后短暂聊天,后返回小屋,恰好母亲与干活的许师傅也已吃完,后得知下午的药水不够用,后在大伯、二哥家借了一点点,后从二嫂口中得知已经搬到乡镇的隔壁邻居良珠下午也要上来为茶叶喷洒药水,随即电话联系,让其从姚河为我家买点带回。随后,便在屋前代恒大哥家看电视聊天,期间,把手机中的一些照片给他们传阅,特别是父亲生前的照片,总是与烟形影不离,不是嘴中衔着、手中夹着,便是正在点烟火或者吐烟圈。此时,母亲一直在场基上忙个不停,用簸箕、筛子、铲子等清扫暴晒的玉米、大米,将虫子及其他去除,后将弄好的存放至大缸中。

近四点,自己在小屋开始阅读剩下的《摆渡人》,差不多在床上看了近三个小时。晚餐后,在屋前的大场基与代恒大哥夫妻俩、文英二嫂、大伯黄妈一起在外乘凉、聊天,感受夏日夜晚的星空、萤火虫与飞机,也偶尔追忆曾经的大屋夜晚乘凉景象。如今,庄子只剩下我们几家守候,大都在小镇新建了楼房。

九点一刻左右,回到小屋,将余下的《摆渡人》看完,感受故事结尾的平淡与神奇,“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简单的对话,将之前神奇经历后的静静浓缩,有感叹、惊奇、满足,语言无法言表,只有目光与日常问候将次紧紧锁住。

九点三刻左右洗澡,后至房间休息,期间打开电视机,母亲也前来短坐,后至后面的房内休息。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后开着空调,期间还发现了蟾蜍,随即用火钳将其送到门外,后来发现了窗户上有两只壁虎,本也想捉住,但它们反应灵敏,身手敏捷,随即逃到墙缝内。后继续躺在床上消磨时光。

(2017年7月17日8:5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年7月15日 周六 晴

2017年7月15日 周六 晴

 

五点半左右醒来,赖床片刻,匆匆起床,经过一夜冷静,彼此自然谅解。洗脸刷牙后,吃了一碗稀饭、一个包子,早餐解决。悠悠也已醒来,与之简单互动。六点三刻左右,微信预约出租车,应答速度极快,随即背上行囊,开启返乡探亲之路。

七点一刻到达虹桥火车站,于站外自助取票机上打印车票,后排队安检进入候车大厅,于15A检票口附近寻觅一座位,在开启《摆渡人》阅读中等候列车。七点三刻左右,检票上车,于14车厢14D座坐下。七点五十五,高铁启动,十点零八分,到达合肥南站,期间,在南京南站停留片刻。高铁中,除了阅读《摆渡人》外,自己都闭眼休息。

出合肥南站,随即在大厅内沿着指示方向进入出租车候车区,很快的乘车至合肥南门换乘中心。十点二十左右,买好直达晓天的汽车票,随即检票上车等候。开车前,在车内匆匆吃了两个桃子。十点四十,汽车准时发车,期间,大伯来电,告知母亲急切期盼我已到何处。行车中,自己继续阅读《摆渡人》,感受灵魂迪伦与摆渡人崔斯坦的奇妙之旅。下午一点二十左右,汽车到达终点晓天镇。

下车后,与一辆黑车联系,说好价钱,随即至超市买各类零食与香烟,后至水果摊买西瓜、梨子若干,并至米店买了一袋香米,后乘黑车直达老家尤湾。下车后,走向老屋大门,母亲也随即走出,很快的迎上来,并将手中的水果拎走,我则搬起袋装米,一起走回小屋。

歇息下来后,与同事宏峰电话联系,得知其要询问博士论文资料事宜,后告知自己已经返回老家,回上海后再联系。

黄妈随后赶来看望我,叫我至其家吃饭,我说暂时不饿,吃不下。后至其家与大伯一起聊天,后准备将晓天购买香烟与零食送予黄妈大伯时,发现超市买的零食不见了,经回忆,应该是买水果时落在了水果摊。

母亲因为手机未打通姐姐的电话,不知道我何时归来,没有准备午餐等候。后检查母亲手机(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姐姐为其准备了电话,尽管其耳朵不行,但对手机特别喜爱,总是拨打姐姐的电话,其实电话簿中也只有姐姐的电话,每次都是三言两语,各说各话),方知其手机已经欠费暂停拨打功能,只有接话功能。母亲随后开始做饭,三点半左右吃饭。饭后,继续在小屋前后闲玩,后至代玉二哥家,恰好其在外锯柴,短坐闲聊片刻,了解其新翻修的房屋;离开二哥家,从家中屋后小路上至大塘处,期间与qy通话。后至代华大哥家小坐,其恰好干活归来。片刻后,继续沿公路而行,至代清代刚家,巧遇大婶,短聊后继续前行,至父亲灵柩停放处特意前往观望,与父亲隔世相望。灵柩停放处已经被夏季蓬勃生长的茅草掩盖,父亲俨然在青山绿丛之中静谧休息。后继续沿路而行,路过正在干活的代清大哥,简单招呼继续前行,至公路岔口处,偶遇为家安装电线的张善清全家,其立马停车走下,并将其小女介绍我认识(其女儿正在上海大学读书,之前没有碰面),他们正好在此路过,准备前往老丈人家晚餐。小叙别离后,自己沿着青姚公路前行至梯岭村碑处停留观望,感受傍晚之美,有新建的水车(大转盘)、乡村大舞台等,附近还有大面积的茶园风景区。后在返回的途中,代清大哥骑摩托车前来,后坐上摩托车返回,一起在代恒大哥家前坐聊,晚餐一起至大伯家吃饭,并一起略酌啤酒。晚餐后,与代恒大哥一起前往代玉二哥家小坐,与二哥二嫂一起聊天(文英二嫂下午在山中捡“知了壳”,即‘金蝉脱壳’后的皮肤,是一种难得的中药材,母亲先前也经常找寻;父亲去世后,我们姐弟一再交代不要独自在荒山郊野中做活了,万一意外发生,后悔莫及),九点半左右,直接回屋洗澡休息。

(2017年7月17日10:15于安徽老家小屋)

分类:记录当下(生活轨迹)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77页/56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安堇年朴

2018-08-18

bbmado3799..

2018-08-18

大美基

2018-08-18

京料敢仅队

2018-08-18

jfsvwn1746..

2018-08-17

应话看灯牌

2018-08-17

按争斯

2018-08-17

只因有你嘿

2018-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