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月阁

本博文章均属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liuzaosh@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6702
  • 开博时间:2007-08-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春花满正开 印盒归来不看花

分类:园艺生活 | 评论:1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久雨骤晴杂记

一夜疾风过后,终于迎来久雨后的晴天,天空干净得连片云彩都没有,阳光打在身上,还带有雨水的残味。雨水持续时间太长,露台一直未收拾,狼藉一片,污水泛着黄绿色,凋落的葡萄叶七零八落,花台上的杂草盖住了少数的花苗。见缝插针撒在栽有海芋花钵里的矮牵牛小苗长出几片毛茸茸的嫩叶,挤挤挨挨的,可以移栽了。小池里的水,清澈得可以见到落在里面斑驳的黄葛树叶,耷拉着头的枯荷,顾影自怜,菖蒲的剑叶上有蜗牛在缓缓蠕动,剑叶的刚硬敌不过蜗牛柔软的腹足,叶上留下许多深深的缺刻和黑色芝麻大小的粪便。

第三次从网上买来的十几个品种的大菊花,依旧跟前两次一样,全部开的是那种小黄花。很想给次差评,转又想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心有不甘。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肉圆

  假肉圆

                                                &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卖冰棒的男孩

  “冰棒哦,冰棒哦……”,“白水、绿豆、糯米冰棒哦……” 

正是烈日炎炎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无精打采地剥着手里似乎永远都剥不完的莲子,老远听到卖冰棒的声音,疲惫的身子一阵激灵。这声音有一种沁凉沁凉的甜味,它穿过我的头和脚,最后停在我的唇角,多少年来,我还记得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潘金莲:一曲命运的哀叹

  

潘金莲这个女人多少年来一直被钉在淫妇的耻辱柱上,很少有人愿意看看她的内心世界,走近她的苦难。男的多的是怀着好一块羊肉怎么落在狗口里的恶毒心态,意淫一阵,末了还往她的身上吐口水。女的呢,多的是骂一声死不要脸,恨自己队伍里怎么出了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狐狸精,最后也不过大都回去涂脂抹粉,故作妖娆,学乖卖俏,却学不来潘金莲的天生丽质,万种风情。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9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望的镜子——财色西门庆

    《金瓶梅》的作者让西门庆从《水浒》英雄武松的刀下逃了出来,风光无比地活了几年,然后死在自己无节制的纵欲里,远比《水浒》的作者深谙人性,只要我们了解一点社会,就知道,像西门庆那样财大气粗、勾通官府的地霸,死在一个莽汉的刀下的可能性很小。《水浒》里面的人物大都是些大块吃肉、快意恩仇的英雄好汉,跟常人有很大差别,欠缺社会真实性,作者对人性的了解就显得很浅。《红楼梦》其实也有这样的问题,里面的人物吟诗作画,整日雅兴不断,大部分反映的不过是少女少男的春恨秋愁,跟真实的社会其实也有很大的差距,作者对人生的态度还欠严肃。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次郎的夏天》——这个夏天童年回来过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2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瓶梅》之缘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老人之六 细公

  

细公是刘姓族里最有文化的,农闲的时候,或者落雨天,他常常坐在屋檐下一人看书。他写一手秀丽的毛笔字,一如他的人,高高瘦瘦,族里有红白喜事都是请他来做先生。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老人之五 王书记

  

上四年级的时候,我去县里参加数学竞赛,得了个优秀奖,王书记代表村里来学校给我和另外一个五年级的同学发奖状和奖品,现在记得奖品是一个硬壳笔记本,那张奖状有点特别,比一般的奖状大,是蓝色底子的,本来一般都是金黄色底子的,贴在我家老屋的墙上十几年。学校里的奖状我拿过很多,这张是唯一一张村里发给我的,因为在我之前村完小还没有人取得去县里参加比赛的资格,以前村里也没有给学生发过奖状,这次是个另外。去年家里修房子,不知我爹收起来没有。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花

  






分类:园艺生活 | 评论:1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老人之三 汀州婆

  

村子山背曾经有两间黄泥屋,现在坍塌了,长满了高大的丝茅。年里,我路过那里,一只黑色的野猫蹲在废坏的窗台上,露着警惕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飞快地窜进了茅草丛。以前汀州婆就住在那里。汀州婆没有姓也没有名字,问她,她说不晓得,忘记了。村里人说,汀州婆是早些年从福建汀州逃难过来的。一路讨饭讨到我们村,村里人给她饭吃,问她,从哪里来,怎么是一个人。她说她家在福建长汀,村里闹饥荒,大部分人都外出逃生了。她和村里的人在路上不小心走散了。意思大概是这样,她说的话村里人听不大清,叽里咕噜,很浓的外地口音。她还说,愿意帮人干活,找一口饭吃。村里人问她年纪,说不知道,问她上过学没有,也只是摇头。但看她的容貌,有三十岁左右了。村里发秀公公那时也是三十好几了,因为家里兄弟多,还是光棍,愿意收她。汀州婆就留在他家做了屋里人。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1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老人 之二 蠢生宝

  

“蠢生宝”,按辈分我应该叫他公公,他的名字本是刘寸生,因他没读过书,人忠厚老实,头脑不怎么灵光,村里人叫他成了蠢生宝。村里有句俗语,蠢生宝的家——卵毛屄光,什么都冇。这是说蠢生宝家里穷。还有村里骂人笨时喜欢说,你就是一个蠢生宝。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老人之一 万先婆太

  

题记:我在宁都固村镇一个叫王坊的山村,生活到十六岁,然后进入县城读书,开始渐渐地和它隔离、疏远,回去的次数一年比一年少,上了大学后到现在,回去的次数变成了一年一次,甚至两年一次。现在,我每天行走在车流人流不息的水泥丛林里,与无数张陌生的面孔擦肩而过,夜深人静时,我试图记住白天看到的其中一张两张,可往往是徒劳,他们就像是匆匆人海里漂过的一滴雨,了无痕迹,记忆的网怎么也无法打捞上来。此时,闯进我脑海的却是隔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春色美






分类:园艺生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