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86178
  • 开博时间:2007-08-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博客更新话隐情

                

沈校长进去了。因为什么进去,我说不清楚。我客居滨城,尽管有校园网,我也几乎每天都去逛逛,但信息仍嫌严重滞后(概因大家对此都讳莫如深),待我知道时,新校长早已到位,开始整顿了。整顿的主要矛头,是对准没到校上班的各色人等,且声称:有连续三个月不在岗者,扣除工资总数的百分之二十。我自然也在被调查询问之列,幸有人事专干和校刊主编等出面说明,才幸免被罚。

我的工资能够得以保全,首先要感谢沈校长。感谢之余,更为之痛惜——刚过四十岁的特级教师、省学科带头人、东北师大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在学科研究和教学管理颇有建树的新星,就此陨落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11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凄怆的背影

                   

     刘大哥回牡丹江了,带着东北老汉特有的倔犟,带着空巢老人的孤苦凄凉,腰背佝偻着,腿脚磕绊着,略显苍黑的脸上,写满了悲愤与无奈,直把那创痕累累的心田,冲荡得泪波漫漶。

盘桓于海边木桥栈道上,脑海里叠放着与刘大哥交往的一幕幕。

木桥栈道的北端,是几级陡峭的台阶,因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9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2016年春季武汉行,是应胡先生的要求。他在电话里说,我年纪大了,视力衰退得厉害,地铁的提示符号也看不清了,你来武汉聚聚吧,我想你了。

胡先生是我在大兴安岭时期的“忘年交”,也是我前半生的贵人和良师益友之一。自九二年分别后,总盼望着去看他,却一直没能成行。三月中旬,趁女儿女婿带外孙女去东南沿海旅游之机,也弥补了我的多年心愿。

在莽流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7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贾府的焦大

                   

     焦大是《红楼梦》宁国府中的一位男仆,年少时几次跟随宁国公贾演出兵打仗,曾从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贾演抢救出来。没有饭吃,他就饿着肚子偷东西给主子吃;没有水喝,他宁肯自己喝马尿,也把仅有的半碗水给主子喝。凭借往昔的功劳与情分,宁府的主子们对他另眼相看,比较照顾他。他对宁府后代荒淫无耻的生活深恶痛绝,也只有在喝醉酒之后直言揭露:“每日里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吓得众小厮魂飞魄散,在贾蓉的指使下,把他捆起来,塞了他满嘴的马粪。

焦大是贾府众多仆人中最普通的一员,作者曹雪芹对他着

分类:学术文稿 | 评论:6 | 浏览: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东子

                     

山东棒子不可教,把狗鸡巴当辣椒。

咬一口,怪甜地,拿回家,过年去。

这是小时候经常喊的几句顺口溜,当然,只有在看见山东子,尤其是对他不顺心的时候才喊。发怒了的山东子,会跑到我的面前,举起拳头,露着两颗虎牙,恶狠狠地威胁道,“再骂我,我就捶你”!他的拳头,从未落到我的身上,我却狠狠地“捶”过他一次——那记忆犹新的,如今还有些后怕,也在庆幸着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11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是哭着来的

        走过了南北西东,见惯了人生百态。或许与年纪有关,抑或是受朋友遭遇的影响,我每每想到,人为什么要哭着来到这个世界呢?是单纯的生理现象,还是由于最初剥离母体的婴儿内心澄净,预感来到这大千世界里,将面临数不尽的人生磨难?我认为这两种因素兼而有之。

林牧是我多年的同事,也算得上好朋友。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的很多心态与做法,我并不赞同。但不影响我对他的情感,这,源于多年的交往,也源于同病相怜——二十多年来,我俩始终在一起摸爬滚打,虽有短暂别离,最终还是来到同一单位。而且,我先得了脑梗,几年后,他也因此而病倒。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5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草根街坊

 

幸福的生活家家相似,不幸的人生各个不同——题记

一、小邹

小邹是居民小区的保洁员,认识她已十多年了。妻子同情小邹的善良与苦楚,常把淘汰的家庭用品送给她。她挑选可以使用的留下,余下的卖废品。为此,小邹和我们很亲近。

小邹爹娘去世早,自身相貌平平,身材粗胖,言辞笨拙。因此,三十多岁还没找到对象。凌晨清扫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5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志

小志是妻妹的儿子,他喊我“姨父”,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

最初接触小志,已经十六岁了,一个文静腼腆的小男孩儿。与我心中固有的印象相差甚远。先前回老家半坡村探亲,屡屡听见亲友对小志的评价,说他和于大军关系最铁。于大军是当时村书记的长子,常纠集一些小顽皮走街串巷,打架斗殴,欺负弱小,无恶不作。因而,九七年我应聘到饮马湖私立校任教后,在食堂管点事的妻子极力要把小志从农村带出来。我曾坚决反对,不孝不顺的小痞子,我怕他给我添堵。当小志站在面前时,我虽然有些不高兴,却也没再干涉。

三年后,我应聘到现在的学校,小志也随后进城,在“真不同”酱菜馆打工。我因初来乍到,凡事须勤谨努力,在校当班主任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5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阳光 ——沐浴爱心的旅程

          十二年前,患病卧床之后,我感觉自己陷入了灭顶之灾,心如古井,再也见不到一丝阳光。也曾趔趔趄趄地爬上楼顶,想了此一生。是妻子、女儿和良师益友们,给了我重新站起来的勇气,此后,我便“痛并快乐着”——

前年的一天,在大连202有轨电车上,我遇到了一位长春老乡,是长春艺术学院的老师,她讲到了大连阳光旅行社,说那是专门做无障碍旅游的团体,因其老板本身就是残疾人,于是我认识了董志武先生,他是小儿麻痹后遗症患者,走路步态摇晃却又浑身散发着活力的“老残青”,其经营理念是让周边的残疾人都能够拥有外出旅游,拓宽视野的机会,有时甚至不惜自己赔钱。于是,我全程参与了2014年秋季呼伦贝尔草原行。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8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十年间的巧合与反差

 

    三十年,人心的反差有多大?该有怎样的变化?我说不清,但我想说说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件小事。

一九八五年暑期,我在莽流河林业中学任教,去内蒙巴彦淖尔盟的临河市参加教研会。会间,和同伴老范去看黄河,于是乘火车到了磴口。磴口是个很小的地方,没有去黄河边的大巴,也找不到出租车。正在出站口焦急徘徊时,一老汉说要送我们去。原来,老人家是赶着驴车来接站的,老伴儿却没有乘火车回到磴口。在要返回村庄时,看到了我们的急迫,就主动过来联系,说是顺路,其实也绕了好几公里。当即讲定车费一元钱。途中交谈得知,老人家七十二岁了,回族,信奉伊斯兰教。平素烟酒不动,只喝红糖水。我当年二十八岁,刚毕业不久,于是称他叔叔,相互间言语很融洽。

分类:心情博客 | 评论:5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2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寛寛鬆鬆

2019-10-26

颜盈耳

2019-10-26

蔡英英

2019-10-24

山水灵韵

2019-10-14

春江沐雨

2019-10-11

qqwweeasd

2019-09-25

wanih

2019-09-19

hualizhu20..

2019-09-18

六月雪622

2019-09-15

塑料胶袋

2019-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