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391587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950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0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爸爸=

爸爸发烧了
灰色皮肤上的温度渐渐升高
胸腔上长出一些
很绿很绿的草
我告诉爸爸:
“你有颗霉烂的肝脏”
爸爸睁大眼睛看着我
在北方 那些草越长越高
很快就
把那样的爸爸覆盖了

2005、6、2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张弓长的鸟儿问答之一=

1、嗯,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有个女儿?叫什么名字?说说你的婚姻生活吧,泛泛淡一下。
 我的女儿叫朗颜。这就是她的全名。好听吗。我的婚姻生活,和很多人一样,但也和很多人不一样。

2、你在一首诗中,说到女儿比你干净,我平常也喜欢用“干净”这个词,你说说你对“干净”的感觉或理解吧,看看是否与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 我说的是“纯洁”。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纯洁的人了。远远不是了。永远不是了。是不是三罐啤酒让我变得有点抒情。今天我的手机丢了。道上的朋友把它借走了。我想念我的诺基亚手机。好多朋友的电话没有了。如果他们要联系我的话。最近会很困难。她的纯洁让我感到震惊。干净,就是我的那只诺基亚手机。它永远属于我,只不过,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
3、你88年就开始写东西了,你是70年的吧,我看到一首你十八岁时写的诗,叫《卡门青德》的,还有其他的两首诗,与那个时候的很多人的写作不一样,语言很朴实,我认为写得很好了,为什么没有像海子那样去写?为什么不会像一些伪海子那样去写?为什么你没有去写那些“语言”诗呢?或者你受到什么指引?
 是的。那时候海子还没有什么名气呢。也就是说还在主流之外。和我们今天差不多。而伪海子,我记得是一些年之后,才出现的。我听人说,海子害了整整一代人。这是对的。天才就可以这样,害整整一代人。也就是说,会有整整一代人,等着被他害。我们今天还是应该对此有所警惕。例如,摇滚圈。到底有没有真正的思想呢。好像更多的是一种风潮。还有,我们诗歌中的迷幻色彩。有很多是暗合了一种小资情调。如果我下决心让你看得舒服,还怕没有办法吗。但是值得怀疑。
 至于“语言”,我过去,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我佩服那些可以对这个作些思考的人。我不行。如果我在一些时候遭遇到语言,就是说,我感到我在说话,而且很真实,我说一些简简单单的话,但觉得很重要。这种感觉,很好。我相信,我还会遭遇这样的时候。这几乎是我对语言的全部感觉。
 我不记得受到过什么指引。我开始写诗是进大学的第二年。我受我自己指引。

4、据朋友们说,你在海关工作,对这份工作满意吗?满意在你那儿是一个高频的词儿吗?如果不是,那是什么?(注意,这里有三个问号)
 我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可是没有办法。
 不是。又是。
 有时候我会很伤感。动辄伤感。

5、你上班的时候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走路?搭公共汽车?还是摩托车?或者是汽车?
 用腿。两条腿。

6、在每天清晨,你是否注意到那些在街上行走,并且目标明确的人儿?你有意去分辨你在什么位置吗?
 我很少在清晨出现。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
7、你对这些人儿如此精确的周而复始地进行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或感想?
 我鄙视这班人。

8、你研究过或者观察蜜蜂吗?如果有或者没有,那么也请随意地说说它与这些人儿有什么的关系或隐喻吧。
 我吃过蜜蜂,并且感觉甜。
 大多数人是这样的。而且,他们代表这个世界的秩序。对此,有什么办法。我们只有维持自己的秩序而已。

9、水泥板块,墙壁,类似这样的词儿会使你想到什么?
 想到没有生命的环境。

10、你已对这个世界了然于胸了吗?是与否,也请随意地讲一讲嘛。
 没有。即使我认为是这样,也肯定不是的。
 喝了酒之后,我会这样认为的。

11、你是否感受到,一种“暴力”的变异体已在空气里散布开来了?“暴力”在日常生活中离你有多远?
 我所说的“暴力”是它最原始的意思。
 我的日常生活中,在尽量避免这些东西。

12、“暴力最强说了算”你同意吗?是与否也请讲一讲,你的理由或想法。
 不同意。你很关注这个问题吗。

13、我曾看到过,你说手淫过后,欲望归零,你是喜欢手淫前的状态呢,还是喜欢手淫中的快感,抑或手淫后的干净境界?
 藕,终于又回到我喜欢的话题上来了。手淫——我喜欢这个词。对于我来说,这个词,不管是它本身的动作,还是环绕在它周围的气氛,事前的想象以及,事后的透彻与平静,是那么好。那么值得信赖。手淫是孤独者的事业。手淫是一件纯洁的事情。对此我不能说得太多。大家心领神会。

14、你厌恶这些欲望吗?是与否也要说一两句嘛。
 我喜欢。我喜欢欲望丰沛的岁月。这种岁月一去不返。所以必须珍惜之。

15、如果从生理上切除这个欲望你会同意吗?
 不同意。

16、你的一首诗说过,乡下是一个开阔的地方,我理解为是心灵的空间大一些,那么你在乡下生活过么?你的乡下是个什么样子的?那么你的乡下的对立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 我断断续续地,在一些不同的乡下生活过。我的性格是属于小县城的。但是对乡下有一种无尽的伤感与留恋。乡下的对立面,是狗日的北京。在北京,我发现人们处于一种互相窥视的羞耻之中。

17、你对城市有什么印象,感观?你了解你的城市同类吗?
 我喜欢好多城市。此事一言难尽。我了解他们。但觉得与他们有一些隔阂。

18、我们曾在 Q里聊了一下下,你说有很多事情是很麻烦的,在你的日常呼吸中,哪些事是比较麻烦的?为什么?
 为什么你现在不在线。为什么你现在不坐在我对面和我对饮。

19、说说你的性格吧。
 我性格阴郁。没有城府。不要怕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张弓长的鸟儿问答之二=

20、你会杀鸡吗?杀过鸡吗?你吃肉吗?
 杀过鸡。也会杀。有一次,一只被我杀了一刀的鸡飞到楼梯下面去了。
 我再也不杀鸡了。而且从最近开始我也不爱吃鸡了。
 现在的鸡,长得漂亮但不好吃。
 我嗜好吃肉。最好一顿别少。

21,嗯,你知道湖南卫视的李湘小妞吧?她知道你写诗吗?为什么你知道她而她不知道你呢?你喜欢她吗?
 知道。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我知道她是因为她是公众人物。她不知道我是因为我不是。我不喜欢她,因为觉得她长得不好看。比她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孩子我是见过的,例如我妹三分夜色。

22、这么说你是知道李湘小妞已经结婚了吧,就是说,这个小妞已经向某个男人张开了她的双腿,对此你有什么念头或想法?
 因为我不喜欢她,所以就没有什么想法罗。

23、图森是谁?说说他,然后再说说你与他之间的关系。
 一个法国人。我在大约3年前读过他的一本书。后来就写了很多东西被人认为是很像他的。

24、我认为你与图森、卡夫卡有一种倾向性的精神气质,卡夫卡,图森,赵旭如,你认为这三个人的关系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 你的看法是对的。这三个人,是三个完全独立的人,但有一些类似的东西。例如,我会理解卡夫卡的那种失败,我也会理解图森的那种隐秘的自嘲和突围。我从卡夫卡那里到图森那里,觉得图森的道路是可以接受的,而卡夫卡的命运无法接受。

25、你看过小电影吗?为什么看或者不看?
 你说的是毛片吧。看得太多以致麻木。我看毛片是因为性的压抑。但是,性压抑是必需的。

26、说说你看过的有印象的书吧,向我推荐最少十本书吧。
 我最近看一些抗战史料,热血沸腾。终身DIZHIRIHUO。
 我想一下啊:1、《海子诗全篇》,2、张承志的书,3、马丽华《走过西藏》,4、余纯顺日记选,5、《沉沦的圣殿》(我那有,下次带给你),6、卢梭《一个孤独漫步者的回忆》,7、沈从文《湘行散记》、《从文自述》及一些小说,8、某本介绍陈寅恪的书,9、高尔基《童年》、《我的大学》,10,鲁迅《野草》及其他的一些东西,11,《杜甫诗选》。
 汗。
 上面有一些书,我不会再看了。但当时带给我的感觉是难忘的。
 只是说我自己而已。不敢推荐。

27、你看电影吗?说说你最喜欢的电影,为什么呢?向我推荐最少十部电影吧。
 好喜欢看电影。最喜欢的,难说。
 陈英雄《越南三步曲》(《青木瓜滋味》、《三轮车夫》、《垂直日光》),阿巴斯《樱桃的滋味》,《迷惑》,《追捕》,《网上猎物》(你们谁也找不到,这部电影是我一个人的),《小武》,《地狱解剖》,《这个杀手不太冷》。

28、写作现在对于你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非写不可?还是非要证明某些东西不可?
 写作现在对于我来说,挺重要的,但又没什么。它伴随我的生活生命。难以分割。
 我好喜欢现在这种状态。
 我觉得我在靠它为生。

29、在我为你制作的电子书当中,后面的两辑,我把它当作你的小说来看,有一次我说你是平面移植,要警惕,因为当时我是把它当作诗来看的,现在看来,这是必须的,从形式上来看,你受到了图森的影响?
 是的。但我又不想承认。我只是觉得图森的一些方式在某个特殊的时候与我契合。我并不认识他,也没有和他在一起喝过酒。

30、说说自行车吧,你的“自行车”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 自行车的低调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这是一种很好的态度。但自行车的先锋性还有待进一步开拓。我会较真:什么是真正的先锋?我相信,自行车会找到这个东西的。如此真实,毫不含糊。自行车目前的存在中有这种基因。

31、你怀旧吗?我记得你的一些诗里有一些怀旧的情绪,你会离开我们吗?离开自行车吗?你知道,如果你离开我会感到难过,因为我也是一个怀旧的人,习惯一个地方的气味,温度,不肯移窝。
 我的毛病就是怀旧。我爱你。

32、你平常看世界会有几个视角?站在你的眼睛后面?站在你后面?站在长沙的天空上?站在地球的上空?
 我看世界会有好复杂的视角,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站在我自己的身体里。

33、邹容是谁?你的妻子?她是你的读者吗?她喜欢你的诗吗?她喜欢你吗?爱你吗?
 不可说。非常重要。

34、你对婚外恋持什么样的态度?有这方面的冲动吗?
 也不可说。见谅。

35、看到干净的女人你会有上前与她们拥抱的想法吗?尝试过吗?我想过,但不可能去做。
 有。没试过。看到干净的女人,我会在心里感到很温柔。

36、你的同事知道你写作吗?知道的话,他们喜欢你的诗吗?如果不知道,你有想告诉他们的想法吗?你会如何说呢?说你是个诗人,还是怎么的?你想他们会吃惊吗?你想象一下。
 知道一点点。完全看不懂。我不想跟他们说这个。但我希望有一天出一本诗集,吓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玩的。我经常想起这件事。

37、你认为的写作有价值吗?你为价值而写作?如果不,那么是为什么写作呢?
 写作最大的价值可能是对自己而言的。例如让我们感到充盈自信,有自己的一套。这种说法可能是比较悲观和让人难受的。我写作,最起码的也是为了这个。当然,也想获取名声,可以以此为生,省却每天上班的日子。

38、你写诗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吧,那么就说说你对中国诗的现状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吗?
 差不多了。我的进步很慢。我无法突破自己。我觉得现在还是有好多人写的东西我很喜欢。

39、推荐你认为比较好的一些诗人吧,来一个排排坐。
 魔头贝贝(他的写作缺乏现代性),张玉明,杨黎何小竹(算一个人吧),非亚,衣(他的迷幻无懈可击),玉生寒,夏宏(极其纯粹)。等等,等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张弓长的鸟儿问答之三=

40、问最后一个问题吧,昨晚九点你在干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问你吗?你可以“自以为是”地讲一讲。
 你说的是星期五晚上。其时我在一条乡村公路上。你这样问我,是因为你喜欢我呗,可惜你又不是女孩子。

41、暂时就问这么一些吧,我手上还有三个商业计划要弄,我烦死了,这些僵硬的,没有生气的东西,它要把我的脑筋搞得七缠八缠,在我的大脑皮层下面,是一锅在翻腾的粥,我没有办法使它停下来,直到变成一锅浆糊。你还有什么想回答的吗?在下面列出来吧。
 你还问我就还答。搞到大家都作呕为止。

42、我刚想要关电脑,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看过我的诗吗?它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我很少听到有人说起它们,因此想知道在另一个人眼里,它还会是它们吗?
 我编过你的诗。你写诗和你提问的方式有些不同。粗纤维。让我想到牛肉。

43、在写第42个问题时,我想到,人与人之间是可以沟通的吗?不说形而上的东西,单就你在日常呼吸当中,你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是什么样子的吗?
 可以沟通的。虽然很孤独,但也会有非常贴心的朋友。

44、在写第43个问题时,我没有想到别的问题了,因此决定关机,睡觉,明天还要赶三个商业计划,而此刻,正是6月11日23:48分,你在干什么?也算一个问题吧。
 其时我在火车上,看书。

45、哦,44让我想到,6月11日地下六合彩开的号码正好是44,长沙有没有搞地下六合彩的?
 有呢。

46、你认为地下六合彩是我们的一个什么东西?我认为是我们最后的梦想。你认为呢?
 我没这么想过。

47、确实没有问题了,所以关机,此刻23:51分。
 你想出这么些问题来,已经非常不错了。你非常照顾我。

48、现在是6月12日,中午12:54分,一个小时之前我就打开电脑了,我一个人从老婆娘家回来,准备写我昨天跟你说到的三个商业计划,但是我没有动,我不想动,尽管它们是一些简单的东西,但是我就是不愿意动。我看了一会儿书,在电脑前,然后又打开你的《即兴之王》,看了第五辑里的一些东西,你说你有自闭的倾向,喜欢沉溺自我之中,我还看到,你好像有汽车(?)了,我想到,你现在或许处在一种外部世界相对“安全”的的环境里,那么,物质对你的影响是什么样的?
 我意识到物质的重要。例如,如果我心情不好,会去买一件衣服或者一双鞋,或者到超市买一堆啤酒和熟食。这样心情就好多了。我有一辆二手切诺基,六缸的。我喜欢吉普车。我想去和你一起写商业计划书。

49、我也喜欢沉溺于自我,比如我不想看到我上班的地方,办公室里的那些人,那些人其实跟自己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们是那些“激情”十足的人,并试图在空气里划出自己的一块空间。我的工作是,要用一个商业计划去说服一些人,这些人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但我必须保持恭敬的态度听他们无聊与愚蠢的话。我最近烦透了这些工作,我不想去做这样的工作,我开始怀念我以前在工厂里上班的日子了,那时我面前的是一架架机器,还不用如此跟一帮鸟人费神。因此我现在处于一种比较“悲哀”的境地,我必须去上班,因为我有老婆与孩子,而且还存在着房子等各方面的问题。你有过这样的问题吗?
 有过太有过了。现在也还是这样。

50、前些时候,与一个人聊天,他说出一句“要像个男人一样,要去征服或实现自己的抱负,要有所作为”,类似这个意思吧,我认为这个世界之所以还在运转,是因为很多人都遵循着这种“大众”的想法和规则,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你试图去征服一些什么吗?比如说香车美人?名望仕途?
 我的看法是让他们去玩吧。我们玩我们自己的。世界是他们的,也有一小部分是我们的。

51、我昨天在网上发布了我的求职信息,我要求的工作都是一些跟远大“抱负”不一样的工作,一个工作是办公室打杂之类的工作,写写年终报告,置办办公用品之类的,另一个是工厂职工之类的,略带体力劳动,第三个是杂志的小编辑或小撰稿之类的,工资要求在1000上下,尽量往上。你认为我像我这样的人,对这个世界有益吗?你认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应该要怎么做呢?
 你我这样的人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希望。一个有价值的人,应该从张弓长和赵旭如的人生经历中,思考一点什么,得到一点什么。

52、实际上在做广告策划这一行之前,我有雄心壮志,想要做一些大案子,要为人们树立一些大品牌,但实际上,这在我是不可能的,而且现在我也不想这样干了,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做,没有什么意思可讲。那么,你最初的理想是什么?现在的理想又是什么?
 我最初的理想是当一个英雄。现在的理想是活得长一点。
 老大,什么时候有好的对象,记得拉上我。我早就想干一票大的了。

53、时间过得很快,我必须停下来,去写我的商业计划了,如果我不写的话,我想我会失去我的工作的,我现在还不能失业,我必须工作。你认为我应该感到悲哀吗?或者你感受到过这样的悲哀吗?
 我写年终总结的时候想到过死。相信我。我愿意帮你写那些狗日的商业计划。

54、昨天(即6月12日,现在是6月13日)傍晚时,我在等妻子的电话叫我下去吃饭。但等了蛮久,电话没有响,后来我打过去时,才发现电话已欠费停机了。我走出去的时候,我想到,你有一个女儿,你曾希望她是一个男孩吗?你喜欢她吗?你现在后悔让她来到这个“激流”中吗?(我有一个女儿,我现在后悔了)
 是的我曾希望有一个男孩。可是我现在是多么喜欢她。我后悔过,但觉得这是没必要的。她现在有她自己的生命和生活了。她是如此独立。我觉得有一个孩子,你得到的会比你付出的多。

55、我今天早上,我穿了一双新鞋,是休闲鞋,去上班,中途下雨,在走向公司时,鞋尖总是往鞋面甩水,鞋面很快就湿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有的鞋不会这样的。我的心情很坏。之前我不喜欢我的皮鞋,我为每天穿它而苦恼(现在它们已经被我用刀砍碎扔掉了)。我的心情经常会受到这样的事情影响,比如雨天鞋尖甩水,比如裤角被打湿,沾上泥污,比如出汗,油滑的身体等等,你有过吗?如何克服的?
 恭喜你。你是个不可救药的完美主义者。我也是。无法克服。
 这是值得恭喜一下的。你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情人。
 羡慕你生活在雨水充沛的亚热带。

56、你还爱你的妻子吗?你会把她与别的女人做比较吗?你们会吵架吗?
 我永远都爱她。不会去比较。吵架难免。

57、你的诗发表得多吗(指官方刊物)?你在意这些事情吗(我的诗从来不上他们的场子,因为我不太在意他们)?
 不多。不在意。不过我很在意有一本自己的诗集。你已经让我有了一本哦,但我还想要有一本纸做的。

58、你第一首诗的冲动来自何方?是什么东西让你向写作靠近,并且坚持了快二十年?这期间你中断过吗?
 忧伤。我中断了十年。只是最近两三年才又开始写。从1991年到2001年,我只写了一点点东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写诗好。写诗的日子是光明的。不写诗的日子是黑暗的。就是这样。那种黑暗,是因为它本身的黑暗,是头脑的黑暗。

59、你的电子书的最后两辑,我认为是很好的小说,虽然是片断化的,那么你想过正儿八经地去弄小说吗?你看过多少本中国作者写的小说?你认他们弄得怎么样?
 没有想过。本来想把锈的故事写成一个东西的,但我发现我缺乏这种能力。我看过不少啊。我羡慕别人有写小说的能力。你读过残雪吗,我写的锈的故事是模仿她老人家的。

60、老赵啊,我想问你,你跟我是朋友吗?你有时候会想到,写作跟朋友之间的关系吗?比如我,我写诗有时候就是想通过诗跟人交流,沟通,渐成朋友,诗是一个好东西,它会把一些习性相近的人联系到一起,因为自己周围全是水泥板块,这样的联系就变得很必要了。那么,你看重这些朋友间的友谊吗?
 看我在你QQ上留的言。我很看重这些。因为太看重,而患得患失的事也是有的。

61、你就说说,你是如何写一首诗的吧,例如分析你写的一首诗的过程,想法,及最后的形成。
 一般情况下,我会想到一个句子。然后,我会把这个事情展开。
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一些自然而然的过程。一首诗自己冒出来,略加修改。
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有点麻烦,算了吧。

62、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回答这些问题吗?
 好喜欢。感到自己被人关注。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嘛。能不能跟我拿到各大报刊去发一下。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车=

火车是一只快速移动的盒子装着一些冰凉的眼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芒果=

我想像一只芒果
在隔壁房间
一些面孔模糊的众神围坐在
落下的光线里
我想象这只芒果
没有一个人站起身去
按下重复键 让
这只想象中的芒果持续它的光明
让一个黄昏变得更加
透明

2005、6、1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医院=

把那颗
生长了很多年的病心脏
搬到一个通风地方
下雨的空气
附二医院后面的松树林
把那一颗
发霉了很多年的蓝色心脏
一片片地切开给
孩子们看

2005、6、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

一个人渐渐沾上了
加油站的气息
灰尘的气息
海风和
鳄鱼的气息
一个人无处藏身
一个人呆在六座玻璃房子里

2005、5、22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橘子=

《大雾》

今天早上大雾
我的指甲暗暗生长了一毫米

2005、1、6

《桌上的气氛为什么这么沉闷》

桌上的气氛为什么这么沉闷
一个小锡兵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在我们周围巡视了一圈
冰凉的小锡兵,夜幕下的小锡兵
自言自语的小锡兵
桌上的气氛为什么这么沉闷

2005、1、7

《猫》

今天是大扫除的日子
所有过期的票据
锈螺丝
都要从木箱子里头
清除出去
地下室里的猫
要赶出去流浪一个晚上
要在她呆过的地方
点上一根
迷魂香

2004、1、12

《女妖》

我习惯走背阳的楼梯
生锈的铁栏杆
裸露在清晨的大雾中
我时常会在这个隐秘的空间里碰到
另外一些秘密的人
行色匆匆
有的上去有的下去
他们走后
栏杆上的锈更绿了
女妖的歌声变得更加粗野

2005、1、13

《自由电荷》

自由电荷
遥远地闻到了一股树木的香味
桉树、樟树或者波巴布树
树木的集市
沉默的一片
和他们所覆盖的
永远散发出冥想的干净的气息

2005、1、14

《七个橘子》

从此我要爱吃橘子
放七个橘子
在可以晒到月亮的那个
木窗台上 用芳香的
橘子皮熏房间的各个角落
或者带她们出门
把她们随手放在大衣的各个口袋里

2005、1、14

《烧稻草》

一天中最容易忧伤的时候
我把自己的身体丢在一个空旷的田野上
或者是山丘的阴影里
有两个穿黑风衣的秘密人
一直低着头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烧稻草

2005、1、14

《水泵厂》

她说
去水泵厂那里看看
江边的旧厂房
可以改成一个看书和喝咖啡的地方
让全市所有的冷血动物
到那里唱歌
原来住在红砖房里的工人
还是让他们住在那里
等等

2005、1、15

《农庄附近的天空》

红色的警示牌应该放在
离车子三十米远
并且打开雾灯
等待救援
从出事的地方到永安镇大约是
五公里
农庄附近的天空很快就暗了下来

2005、1、15

《住在山上的日子是可耻的》

你温暖吗
你可以给我温暖吗
我可以让你感到温暖吗
你会觉得温暖吗
你能不能给我一种真正的温暖吗

2005、1、16

《非常》

昨天晚上
我突然发现我站在甲板上
头上是满天的星星
四周都是海水
我感到非常非常的吃惊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那样的一个人

2004、1、16

《生殖器》

早上
浴室的窗户上结了一层冰
男性生殖器
一个男性生殖器孤单地呆在那里
这是一个干净的词语
让人想起冒着烟的火车、轨道、森林和
芳香的树叶

2005、1、27

《毛巾与牙刷》

你们这里的水与别处不同
有很多看不见的石灰
破碎的云朵
不知为什么
你们这里的人过一种伤心欲绝的生活
每年用十几条新毛巾
和一大把牙刷

2005、1、28

《绿色农庄》

我看见一片绿色农庄
许多贴着瓷砖的白房子点缀在中间
人们在冬天围拢在一起
彼此又信任又怀疑
一根高大的烟囱突出在这一切之上
缓缓地向天空里吐出
焚烧尸体的烟

2005、1、30

《许波》

我骑着摩托车
到过许波在郊外的家
城市东南面
某一座隐秘的校园
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低矮的灌木
某一个隐秘的房间
某个中年女人
孤独地住在那里
是九八还是九九年的事了

2005、1、31

《邂逅》

许波那时是个胖子
许波告诉我
从重庆回来的船上
邂逅一位穿白裙子的女孩
晚上在甲板上谈得很开心
后来
就在船舱里
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2005、1、31

《大地测量员》

从南站过去
穿过一条林荫小道
一座水塘边
一些新的泥土被人翻开
埋下去一个用水泥做成的四方体
露在地上的一面刻着
GPS
D47
我告诉她
其实我
可以去做一个大地测量员

2005、2、20

《二月二十一日》

鲸鱼的牙齿
浸泡在蔚蓝色大海的瓶子里

2005、2、21

《水池,柔软的橡皮塞子》

我梦见自己看见一个蓄满脏水的水池
不是你想像的水池
而是一个白色陶瓷做的水池
水里漂浮着苹果块和白菜叶
我把手伸到水池的底部
扯掉某一个柔软的橡皮塞子
水开始哗哗地往下流
流到一个看不见的黑暗的地方去了

2005、2、22

《葬礼》

明天我要到乡下去
参加一个人的葬礼
我们要在一块长着苔藓的沼泽地里度过一些
漫长的夜晚 那里有很多沉睡的
白天鹅
那个地方
比这里要阴冷一些

2005、4、3

《二环线上的玻璃渣》

我把车丢在黑暗的树林里
把那些洒落在二环线上的玻璃渣一颗颗地捡起来
这是某个春天上午
后来我手里端着一块没有颜色的的冰
看见一些心事重重的麋鹿
低头向我冲过来

2005、4、6

《高桥》

夏天
一股海风整天在高桥吹过来
吹过去
散发鱼腥味
外省来的人把电视机放在露天里
等待天黑下来
在高桥
杀人就象在菜园里割菜一样
刷刷刷
那么容易

2005、4、7

《红桃皇后》

春天一晃就过去了
木头家具上
碟机上
偷偷地蒙上了一层灰
昨天晚上
红桃皇后出现在曙光路
塔客堡
看上去她的身体比以前更
成熟了一些
用手抚摸她的皮肤的时候
有一种沙沙的
类似海水的
声音

2005、4、8

《郁闷》

如果我感到很郁闷
也就是说
大海的拇指会感到疼痛
一个人呆在一个有很多相连的房间的地方
生锈的水龙头在树林里
偷偷哭泣
一个骨骼粗壮的人
皮肤下面流淌蓝色的血液

2005、4、8

《乌云》

昨天晚上
大片大片的乌云
覆盖了他站在那儿的那片田野
后来他告诉我乌云
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四面八方的乌云
覆盖了他整晚站在那儿的那片
漆黑的田野

2005、4、10

《厌恶》

很多闪光动物
在黑暗中沉默地望着我
春天的花粉在它们的鼻孔之间飞舞
而我的内心充满厌恶
这是一个有月光的神经质夜晚
叫我怎么跟你说

2005、4、16

《黑暗》

也许我们应该喝上一杯
在某个黑暗街头
锯木头的地方
左右开弓
木屑翻飞
而一个沉默的青年
在隔壁洗刷那些亮晶晶的钉子

2005、5、1

《伪装》

这是伪装天真的时刻
深夜的电梯间散发腐烂气息
我碰到一个女人
把乳沟深深埋葬在夜间开花的植物中
她随身携带着一个白色塑料袋可是
那多像一种伪装

2005、5、13

《抑郁症》

这个春天
你患上轻微的抑郁症
像一个深夜准备出殡的白色月光
故意用尖细嗓子唱歌
看见一个成天在桃树林里转悠的男人
头上环绕着阴暗的云朵

2005、5、13

《难过》

有时候我会很难过
大雨的夜里听到有人难过地捶打一块生铁
大雨的夜里有人赶着马车奔跑在海岸线
听到低沉的歌声,海水一样的歌声
割开柚子树苦涩的皮肤

2005、5、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伤=

悲伤,可能真的是一个问题。悲伤是一种野蛮的东西,不管不顾地蔓延,无处不在。
昨天晚上,她看了《亡情水》,后来她告诉我,看了那个片子,觉得人生太灰暗了。黑夜里,我们交谈了几句。还有《地狱解剖》,她说她再也不看了。感觉不到一点点温暖。
我在想,一个人承担一种悲伤是有限度的。正如同一个人承担一种幸福也是有限的。在无法承受的时候,我们都会选择逃避。
悲伤是一种没有多少理性的东西。可是,在大多数的时候,我对所谓的理性是蔑视的。我是多么信任自己的悲伤。
最残酷的东西,往往就和最温柔的东西一起降临。而在这种时候,我们只有沉默。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种感觉叫做恶心=

我知道要不断地说话,才能抑制住那种恶心的感觉。我曾经很喜欢一个地方。后来我又很厌恶那个地方。我喜欢它和厌恶它的理由是一样的。
我感到长时间的、轻微的晕眩。这种感觉让我记起来该去吃药了。我走到另外一个房间,在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拿出两片白色的药片,然后走到厨房里,端起一杯白开水,看也不看就把它们咽了下去。这是一种让人产生轻微晕眩的药片。它可以抑制我身体内部一些病菌的生长。现在,它哽在我的喉咙里,很艰难地向下挪动着。
星期六早上我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我的药片已经吃完了。这种药片,只有在附二医院可以买到。附二医院,你知道,座落在城中一条繁华的大街上,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那里进进出出。人们总是喜欢到附二医院去,在那里,细心地修复或者改变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可是在星期六早上,附二医院是不开门的。我要的药片,就躺在附二医院药房的某个抽屉里,静静的。
星期六,还有星期天,是这座城市的双休日。连医院都不上班。在这两天里,我拿不到那种白色的药片,所以只能听任体内的病菌快乐地生长起来。其实在这座亚热带城市里,这种病菌普遍地存在于不同的人身上。它们有一个强大的联盟。而每到双休日,当那种白色的药片躺在药房的抽屉里的时候,就是它们的狂欢日。
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开始迷恋这种晕眩的感觉了。并且在这种感觉中,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夏天。在这些日子里我发现,我的脊背是冰凉的,汗津津的。
你知不知道啊,有一种感觉叫做恶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构思=

 我想写一首诗,表达这样的意思。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身体是脆弱的,我们的身体是很容易受到伤害的,所以我们小心翼翼地避免伤害。我们的身体是柔软的,而世界上充满了坚硬的东西——石头、水泥、钢铁。世界上充满了比我们的身体大和重的东西,我们的身体就呆在由这些东西构成的房子里。与此同时,我们的身体也像是一座房子,开有很多窗子,是敞开的。春天的气流通过这些窗口在我们的身体里流动,使我们的身体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使我们的情感发生波动,使我们意识到季节的更替,并进而感受到人生的短暂易逝。我想说到除我之外的另一些身体。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在某个春天的夜里骑着摩托车在一条乡村公路上。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感受。她的身体与我无关。但我们在同一个春天里。我想到一枚核桃,有着坚硬的壳。一枚有着坚硬的壳的核桃是安全的,比我们的身体安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凶狠=

有一天晚上锈很早就爬上床去睡觉。这天晚上,锈做了一个十分凶狠的梦。锈梦见自己去抠另外一个人的眼睛。他把手指从那个人左眼插进去,然后从右眼那里出来。那个人左眼的眼珠已经完全被他的手指戳烂了,右眼珠因为没有接触到手指,所以还保持完整,被整个地从眼眶里顶了出来。被顶出来的眼珠,像一个乒乓球大小,包括眼球、包围着眼球的一些白色粘膜和粗细不一的血管、神经等等。后来,锈自己的眼睛也被人以同样的方式抠掉了。在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到血。
奇怪的是,锈的眼睛被抠掉以后,天空并没有黑下来。锈还是能看见周围的一切。锈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海滩上,像一条搁浅的大鱼。海面上吹来的风暖洋洋地,抚摸着他的身体。锈感到十分疲累。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凶狠的梦。
天快亮的时候,锈梦见一个女孩子用脑袋温柔地碰他的脑袋。那个女孩子呼出的气息和她的头发弄得锈的脖子很痒。锈一直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仔细地翻看一本又厚又重的、关于各种勋章图样的书。但那个女孩子的身体微微地颤动起来,靠他越来越近。最后,那个女孩子将舌头伸进了锈的嘴里。锈尝了一下,是一种苦苦的、像木头一样的味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努比=

锈是一个自恋的人,并且有一些洁癖。在海边生活的这些年里,锈每天晚上都要用一把老式剃刀,对着一面水银镜子,细心地刮干净刚刚长出来的胡茬。有时候,锈会在那面水银镜子里看见他过去生活中的一些女人。那些女人出现在镜子里,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他,使他对现在的生活产生深刻的怀疑。见过锈的人都说,锈是一个眼神黯淡、皮肤苍白的人。锈的身上有一股从深海里带来的气味,好像是某种海藻被人从海里捞上来以后,丢弃在海滩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一样。
在某些暴风雨来临前的夜晚,锈会变成一个自暴自弃的人。这时候他头发凌乱,胡子拉杂,出现在海边的一间空荡荡的酒吧里。锈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内心充满着对暴风雨的不安和恐惧,并且完全不知道明天的生活要怎么继续。锈只要一开始喝酒,他身上那股海藻的气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酒吧里唯一的一名服务员叫做努比,是一个戴红宝石戒指的女孩。努比站在吧台里。努比站在一盏昏暗的马灯下,用一块黄色的绒布反复地擦拭一只玻璃酒杯。有时候,一阵风从门口闯进来,把那盏马灯吹得摇摇晃晃,努比的影子也跟着剧烈地晃动起来。锈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认识努比的了,也许是刚来海边的那些年吧。那时候锈还年轻。锈有时候会叫努比过来陪他喝一杯。在一些荒唐的夜晚,锈甚至抚摸过努比的头发和乳房。努比对这一切显得无知无觉。努比是一个面目模糊的人。锈觉得奇怪,这么多年来,自己好像一直没有看清楚过努比的面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恍然若梦=

锈有时候会过一种恍然若梦的生活。例如,他开着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在某个晴朗、有灰尘的下午出现在通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他在机场出口耐心地等一个人。他和那个人一起来到一座装饰豪华的宾馆。在某个饭店二楼明晃晃的电灯下,他和很多人一起吃菜,喝酒,讲一些意思模糊的话。锈做这一切事情大概要花费6个小时。
忽然,锈又回到他一个人居住的海边的房子里。锈在那里用一只木头盆子吃饭,在一张杉木做的床上孤单地睡觉,听一些低沉的、像抽泣一样的音乐。锈甚至开始在他住处周围采集一种高大的麻类植物,那种植物一般生长在墙角照不到阳光的地方,长着锯齿一样的叶片。这些年来,锈住的房子周围突然长出了很多这种植物。自从这种麻类植物出现后,其它植物就渐渐地消失了。
锈花整个整个的下午将那些叶片采集回家,放在石头的窗台上晾干。过些日子后,那些死去的叶片会因失去水分而变成阴暗的红色。锈用一把裁纸刀将它们切成细丝,然后小心地收藏在屋顶一间干燥、通风的阁楼里。
在很多个心事重重的夜晚,锈会动手将这些麻类植物的叶片卷成烟卷。烟卷被点燃的时候发出好听的“咝咝”声。接着,一股蓝色的烟雾在锈的脑袋周围升腾起来。在那些奇形怪状的蓝色烟雾中,锈觉得自己那颗紧缩了多年的心脏,变得稍稍舒服了一些。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89 90 91 92 9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