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383735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105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全体起立

2017-09-0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人最怕住在物品多而杂乱的房间里

我认为每个人在夜里都没有安全感。夜里,人特别需要一个窝。这个窝里有各种他熟悉的东西。具体不用列举。但是不应该让他在夜里面对太多的问题。这样的话,夜会变得凌乱。令人讨厌的凌乱。很多时候,在家里我们找不到这样的安全感,就会去另外的地方找。在外面,这样的安全感反而容易找到。例如,酒吧的一张沙发。一杯酒。

总之人如何应对夜晚是一个问题。人要习惯在夜里,在家里,也就是说在自己的窝里,找到一种熟悉的,熨帖的安全感。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做到。除非独处的时候。但是和女人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就几乎从来没有做到过。

一个人要在他自己的家里找到一种窝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这需要很大的能力。我见过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但是有时候我在电影和电视里能找到这种东西。在连环图的画面中也可以找到这种东西。在一些美术作品中也可以找到这种东西。藏式民居的门比较矮小,窗子也不大,墙很厚实,屋子里有火炉,有供人坐躺的类似炕的东西,另外,他们的物质比较贫乏,不会有太多分散我们注意力的东西,这样的话,他们的房子就比较有窝的感觉。那些寺庙里修行的僧人们住的地方,这种感觉就更强。这就是生活简单,物资单调的好处。

一个只摆有简单家具和用品的房子更温暖。例如凡高住的房子,那张椅子和床给我们留下强烈的印象。这种印象也许是一种孤独。但是还是有一种栖居之感,窝的感觉,孤独而不失温暖。

所以,人最怕住在物品多而杂乱的房间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秘密:写作其实是一件没有难度的事情

  

写作其实是一件没有难度的事情。但是写作是一件充满歧路和误区的事情。歧路和误区,说的其实是一个意思。但是给人的是两种不同的意象。歧路有可以想象的场景。误区没有。误区就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抽象,就是将意象抽离出来,只剩下意思。我说,写作是一件充满歧路和误区的事情,这句话很重要。因为写作的人很多。有很多人,把写作这件事看得很不得了。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写作技巧。但是,这些人,最后都迷失在词语的丛林之中。这些人走啊走,最后一个个都消失了。他们到哪里去了?他们到歧路上去了。

这么说好像我自己走的就不是一条歧路。我也不敢肯定,权且这么设想吧。

写作这件事就这么简单。例如,我抬着头,折山中的一枝梅花。那个场景就遗留在那里。定在那里。我抬头,折山中的一枝梅花。如果是大雪封山的时候,我抬头,折山中的一枝梅花,这件事情又变得更复杂了一点。但是事情还是那件事情。你把它写出来就行了。但是我没有折一枝梅花,但是我确实是在山上,然后我有一个类似于折梅花的动作。我伸出右手,不是去折一枝梅花,而是去检查一根香。

是一根很粗的香。也可以叫高香。和另外的两根一起,插在一堆香灰里。香灰盛在一个长方形的,铸铁做成的香炉里。香炉里有香灰,香灰里插着大大小小的蜡烛和香,还有一些正在燃烧的钱纸。

燃烧的香很安静。保持着半个小时之前开始燃烧时的形状,所以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在燃烧。

燃烧的,或者说已经燃烧过但还保持着高温的香灰落在我的右手上,在我右手上灼烧出红色的印痕。

这就是那枝梅花的由来。我觉得我的手被燃烧的香灰烫伤,和我伸手折一枝梅花,是一件相同的事情。伤痕和梅花,在某些方面是相似的。梅花是伤痕,伤痕是梅花。

在广袤的南方,在山中,因为去检查一根香是否真正地在燃烧而被烫伤右手,是一件和折断一枝梅花一样的事情。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3年观影清单之一

  

说实话我已经有点搞不清这是2013还是2014年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有点搞不清自己是43岁还是44岁了。那些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特别是女人,一不小心也暴露了你们的年龄,对不起。

2014年最心仪的电影类型是犯罪片。这也暴露了在我这个年龄特别容易产生的一种心态。说起来,2014年的观影,是带有补课性质的。因为我以前是抵制经典电影的。所以,这一年,我看得最多的,是经典犯罪片。例如《老无所依》《低俗小说》《两杆大烟枪》《无耻混蛋》,昆丁是我年度(慢着,果然搞错了,前面应该改为2013年)最喜欢的导演。《老无所依》和《低俗小说》还有《搏击会》是我年度最喜欢三部影片。昆爷的片子,《被解放的姜戈》是在风行上看的。其实还想去电影院看看。但我认为在昆爷的电影中,这个不是很好的。具体来说,前半部分很好,后半部分就像被电影这个艺术体裁招安了似的。还有一个印象就是男演员的那家伙特别长。

《老无所依》,最喜欢的是男主人公用的那个武器。那种发射时沉闷而干脆的声音,道尽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心声。我很想用那只带气泵的东西朝我不喜欢的某个人开火,让他死得无怨无悔。妈的智能ABC输入法真不如搜狗好用。但是昨夜因为喝哈啤而疼痛了大半天的脑袋,现在终于不痛了。我甚至觉得,科恩兄弟别之所以拍《老无所依》,就是醉心于这样的一种犯罪形式:沿公路流窜,持带气泵的重型枪械。其他都是次要的。他那点心思,我懂。

那么《低俗小说》里面最喜欢的桥段则是夜总会跳舞那一场。我反复看了七八遍吧。还有,昆爷最喜欢的女性,估计是带有东方特色的西方女性。老大的情人和那个拳击手的女友,都是这种类型。那个拳击手的女友气场虽不如老大的情人,但是长得比后者要精致。他们做爱的那段,我也反复看了多遍。牛逼啊。不知道摄影师硬了没有。

好吧,《搏击会》咱就不多说了好吗。那么牛逼的片子。不过,后半截依然不如前半截。前半截是神来之笔,后面的就没太大意思了。

那么,因为是经典回顾和补课,《教父》123全部看了。《美国往事》看了。《美国往事》的结构是长篇小说的搞法。整体气氛沉郁。看完了荡气回肠。这可能得益于它的结构吧。《教父》不多说了。做出来的很商业的骗子,哦片子。

还看了其他的一些片子,例如《楚门的世界》《禁闭岛》。看《禁闭岛》的时候想到了《穆赫兰道》。老实说,外国人拍电影,有时候是有点装逼的。刻意了。真正大师级的老师傅,例如伯格曼,黑泽明,就不会这么搞。

分类:粟壳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行线之一

  

生活是一条平行线。不对,平行线是两条两条的。好吧,生活,那么,就是两条平行线。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两条线。平行的。这两条线其实隔得挺近的。有时候,就是高桥和黄金乡之间的距离。这么远。大约三十五公里。从这条平行线到那条平行线,搭过去,开车,大约需要50分钟。走路,大约8个小时。走路的话,得一大早就出发。我饿着肚子就出发,先赶一阵子路,十点多钟太阳正好的时候,大概可以走到猴子石大桥那儿。那里有一间喝早茶的茶馆,开在一个大树底下。有一些不用每天上班的人,稀稀拉拉地坐在那里喝茶,吃包子。这个时候,我就可以走进去歇一阵子,喝喝茶,看看路上的风景。

等一下。我发誓,再也不喝哈啤了。哈啤的用户体验,太鸡巴差了。头疼欲裂啊。

过了桥,还有很远的路,需要走到下午三四点钟,才会看到远远的地方,矗立着一个用红砖砌的水塔。大约有两百米高吧。太牛了。看到这个水塔,一般来说,我们就知道黄金乡快到了。那个是黄金乡的地标。据从太空回到地球的宇航员介绍,从渺远的太空中俯瞰地球,当视线扫到中国湖南这一块的时候,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根挺立的柱状物。那就是黄金乡的那个水塔。黄金乡这个地方,有多牛,在地球上的地位有多重要,你就知道了。

 

我跟王聊到如何与外界建立联系的问题。这是个真实的问题。王是我的一个朋友。不是国王。也不是一棵阔叶植物。我跟王站在一棵阔叶乔木下面聊这个问题。他刚往那棵树的树根撒了一泡尿。尿液在黄土上留下深色的印迹,还冒着一点儿热气。关于如何与外界建立联系的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辈子。但是对于王来说,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解决。

的确,我们如何与外界建立联系,决定了我们生活特质。例如我的生活,就是毁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懂得如何和外界建立一种仅有的,一点也不多余的,必要的,深刻的,美好的,深远的,或者什么什么的联系。我也时常困扰于与外界的联系干扰了我个人本质的生活。是这样的:我们需要与外界建立联系,一方面这是一种功利性的,另一方面它还是一种纯粹的感情需要。我们需要与他妈的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们发生联系。或者发生关系。在与他们发生联系,或者发生关系的过程中,得到不断的确认:你丫是个正常人。你丫还是个很成功的男人或女人。

但是与此同时,我深深地为这种不靠谱的联系或者关系感到痛苦。我觉得这种关系往往是词不达意的,有目的而卑鄙(至少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肤浅,或者至少是浮躁的。诚然,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实际上是极为深刻的一种关系。但是,当这种关系具体实施或曰操作起来的时候,那种形式是比较浮躁的。例如,朋友相聚,就是在一起喝喝酒。喝他娘的哈啤。喝得第二天早上头疼欲裂的。但是我们老是用这么一种浮躁的没有力量的方式,虐待我们自己。哪怕是搞得头疼欲裂。

头疼欲裂是轻的。有时候我们抱着一棵阔叶乔木,在深夜,大声地呕吐,差不多把肠子都吐出来了。有一些时候,胃里的东西已经全部吐完了,我们只是干呕,呕着呕着,一股苦苦的胆汁顺着喉咙流了出来。那个时候,人生,其实还并不是很灰暗。

 

与世界的联系一直侮辱着我。与世界的联系从来没有让我的生活变得更清楚。虽然,与世界的联系实际上一直在暗暗地帮我。但这个过程一直是浑浊不清的状态。四十多年了。我就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与世界发生联系的,方式。这个,就是我说的平行线中的一条。这条线有问题。我有点想掐断它了。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晚接到一个来自拉萨的电话,但是只响了短短一秒

  

在太阳岛某不知名的

诊所门口

我把罗马抱在怀里

站上那台地秤

罗马

在那个时期的体重已经达到了

九十斤

不知不觉地   它眼里

有了你们难以察觉的

一丝凶狠

在那个

怀抱桃花骨头的时期

拉萨河的水位达到了

历史最低点

布满鹅卵石的河滩

裸露了

出来

而我实际上充当了一个

暗黑的羁押者的

角色

有时候甚至感觉我只是一件工具

精钢打制的项圈和皮质狗链那头的

牵引者

一道红色阴影

源源不断的食物

供应者

现在我才明白

实际上

从那时起

我就一直在等待

暗暗等待

自己

幡然悔悟的那一天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丰水梨好吃,水分多,像那个下体湿润的女人

  

丰水梨好吃

水分多

像那个下体湿润的女人

那个下体湿润的女人

生活在

城郊结合部的下午的阳光

下面

手里拿着一个刚削好的

丰水梨

她用碎银子做的牙齿把

丰水梨咬了一个小小的

伤口

在同一个下午

她还会将一把带血槽的刀

顺利插进那个男人

灰尘四起的

心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果

我抽了好几根烟

昨天和今天

阿九我输了

我是小狗

我讨厌抽完烟后我脸上的那股烟雾的气味

顺带也开始讨厌这个下午

窗外的阳光

水塔

和修剪树木的工人

我发现讨厌就是这样弥漫的

现在

我脸上的那股烟雾的气味和

下午

阳光

水塔

树木

工人

以及这讨厌本身

构成了一种不好的生活

或者说生活的一种不好的

形态

是的

大多数时候

不好的生活即是生活的一种

不好的形态

而已

而形态是完全可以

改善的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早上有一会儿我去了德国

我跟着一个长得像

面条的人

去了这里

去了那里

在昨天早上的雾霾中

他四处走动不知为了

什么

神情恍惚

我发现他

后腰处别着一支

52 年产的毛瑟枪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额尔德尼

  

有张碟放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

一个灰绿色的碟包里

那样的包

那一次我买了四个

在江苏路

江苏路靠南的一排

都是维修电脑的靠北那边

区委区政府和一个永远关着门的带红色围墙的

院子

有很高很高的松树

据说是

班禅

额尔德尼的驻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桂花树的逆光中

  

那个每次只说半句话的人

后来连半句话都

不说

从木门那里出去

向前走

消失在

桂花树的逆光中

后来她就一直生活在桂花

树的逆光中

与一架嘎嘎作响的旧

缝纫机在一起

桌子上

还摆着她从前用过的

鹅毛笔和

蓝黑墨水

这些

和从远处传来的夜半歌声

险些

构成了她的一生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8月7日

  

从山下搬到山上用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

下半夜

趁你在清冷的灯光下

整理家具

我溜出门去

抽烟

杀死一只昏睡的布谷鸟并

看附近的星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

那些年,我真的很悲伤。

分类:粟壳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切都是前定

终于到了看

蝙蝠侠前传之

黑暗骑士的

那个下午

地点是黄金乡

天上飘着白云

一切都是前定

这注定是看

蝙蝠侠前传之

黑暗骑士的

那个下午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耽美

你说,文字这东西,有什么意义呢。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

我今天突然觉得我的心灵变脏了

变得有功利的色彩

 

我讨厌这样的我

这样的心态让我觉得诗歌这件事变得没意思起来了

 

可是文学这件事情,一掺杂着别的东西,就变得很没意思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