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383611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105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全体起立

2017-09-06

0002014

2017-08-1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个春天我想更多地呆在家里

春天来了

日子变得好过起来

有人按门铃的时候

我躺在床上

也能听到

狗长得很快

兰花因为雨水过于充足而有点

疲倦

即使在很深的夜里

我也能感觉得鸟的沉默

在树上

它们偶尔挪动身体

一不小心就泄露了

孤独的行踪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午

一下午

沉溺于刷油漆

沉溺于生命中的

又一个春天

沉溺于庭院

沉溺于

晴朗的下午本身

渐渐变得昏暗的下午以及

肉体本身

这疲惫得无以复加的

肉身啊

站起来时

一阵恍惚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墓地

我的家离墓地只有

一刻钟

其实

也可以说

我就住在墓地上

我在墓地上睡觉

散步

抽烟

脑子里

什么都没有

一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夜里

终于想起那些前世的事

人们的脸

爱和仇恨

海滩上

有人听到了沉闷的枪声

透过一扇朝北的窗

看到广阔的乌云

河流

马匹

龙舌兰像复仇的火焰

愤怒生长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在阁楼上

  

坐在阁楼上,我说,我最近可能是患上忧郁症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最近患上忧郁症了,而是我一直有忧郁症,最近症状加重了吧。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孤独症和忧郁症。有时候这就是同一种症。有时候又不是。孤独和忧郁,似乎都是我不可更改的宿命(当然是不可更改的,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象过我会不忧郁和不孤独,这是不可想象的事)。在我三十五岁以前,我的忧郁症更严重一些。三十五岁以后,我的忧郁症变轻了一些。而我的孤独症一直没有什么改变。事过这么多年,我还是感到非常孤独。如果要说有所改善,只不过是我慢慢地懂得如何对待它罢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没有太把它当回事了。如果要我描述的话,可以这么说吧:我年轻的时候的孤独比较尖锐和黑暗,而现在,那种孤独慢慢地变得迟钝和辽阔了。看上去,我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孤独了。我看上去什么都有(其实孤独也不是有没有什么的问题),但我知道,孤独其实一直存在。孤独就像一条巨大的鲸鱼,总在深海活动。

目前的孤独,和青春期的孤独不一样的地方,是加上了一种走向死亡的幻灭感。这是非常糟糕的一种感觉。

我在走下坡路。虽然我以前也没有走过什么上坡路。 

大规模地谈论忧郁和孤独。是不合时宜的。

 

一切比喻,进而,一切修辞,进而,一切写作上的天分和技巧都是无意义的,只是为了增加说和看的意思而已。但是它们对说和看的意思毫无意义。有意思,无意义。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和写作。但是人们容易把意思和意义混在一起。这个世界充满了意思,但并不是充满了意义。对吗?

 

坐在阁楼上,蜡烛和香在我身边静静地燃烧着,散发着我喜欢的气味。有好几次,我坐在这里,静静地抽一根烟。一个黄色的蒲团,是在开福寺旁边的香烛店买的,28元。蒲团上绣着莲花。

 

以前,阁楼上有一个正方形的玻璃窗。在去年夏天搞装修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修建这座阁楼(是的,这座阁楼是我们加建的,是一座空中楼阁)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热,在阁楼上工作挥汗如雨,我们把它敲掉了,好让一些北边的风进来。后来,我们去雷锋镇建材市场买了两块玻璃回来,重新装上了。重新装上玻璃是11月份的事。我还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宝林站在外面,我站在里面。我和宝林之间隔着两块玻璃。我说什么话他已经听不清楚了。我们的嘴在动,但是互相都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两层五个厚的玻璃和一层空气将我们隔开在两个空间。这种景象似乎是我和宝林的关系的象征。同一天,我们买回来的还有一根5米多长的镀锌槽钢,用来做阁楼上那盏工矿灯的线盒。由于这根槽钢太长,宝林扛着它在阳光下走了一截。宝林扛着一根5米多长的镀锌槽钢走在雷锋镇的街道上,阳光把那根槽钢照得闪闪发亮。我开车跟着他。后来,我说,宝林,上来吧。后来的景象是,宝林坐在车上,槽钢在车外,宝林两只手伸出窗外艰难地拿着它。转弯的时候,我小心翼翼,避免它扫到雷锋镇的汽车或行人。雷锋镇是一个很小的镇,不过并没有什么孤独的气息。也许是因为孤独的人并不多,而为数不多的孤独的人们也都把他们孤独的气息深深地隐藏起来了的缘故吧。孤独如同起床后的口气。在雷锋镇,那些孤独的人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都会从抽屉深处掏出一瓶孤独消除剂,往喉咙里喷几下。于是,他嘴里的孤独的气味就被隐藏起来了。他照照镜子,他焕然一新,像一个不孤独的人一样地出门了。这种孤独消除剂起作用的时间为一天。直到深夜,孤独的锈味又会慢慢地泛上心头。

 

我很喜欢那根槽钢在天花板上发出的黯淡的光。镀锌的槽钢,如果不被火烧的话,可以很多年都不会生锈。也许是50年。这句话是雷锋镇西头的赵铁匠说的。

 

坐在阁楼上抽烟,感觉非常不错。我能看到楼下那棵栾树,已经马上就要长到屋顶上来了。栾树是一种生长很快的树。这种树很适合在矿区栽种,因为它可以吸收矿区因大量开采矿石而造成的辐射污染。请不要小看这种辐射污染,例如花岗岩麻石,就只能在室外使用,因为有辐射。我有一个朋友在拉萨的时候住在一座石头房子里。那座房子全部是用石头建成的,非常好看。他在这座石头房子里开了一个酒吧,他自己也住在里面,后来还和他在拉萨找到的一个女友一起住在里面。半年之后,由于看不见的辐射,他就在拉萨消失了。据说是到海上去了。因为他是从海洋学校毕业的,持有一般人不可能有的水手证。他需要在辽阔的大海上漂浮两到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修复他因为住在拉萨的石头房子里,因为在拉萨的石头房子里听随意和怪诞的音乐,因为在拉萨的石头房子里和不同的女友做爱而对他的身体造成的严重伤害。生活中,辐射无所不在,伤害无所不在,你永远防不胜防。你只能无奈地看着你的生命一天天地缩短,在无形中缩短。辐射会伤害你的身体,音乐(不管是大众口味的流行音乐还是摇滚、爵士、电子音乐)也会伤害你的身体,做爱也会,不管你是和老婆,还是和老婆以外的其他女人。其他的,烟啊酒啊,爱情啊,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追求一个心爱的人会让你丧失一部分生命,被一个人暗恋也会。总之,是这一切让我们慢慢死去。最后,我们就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停止生产的矿区(例如湘潭锰矿)需要大量栽种栾树,以修复被大量长期开采矿石破坏的自然环境。拉萨北郊的山上盛产一种叫做“拉萨灰”的麻石。山下有很大的石料处理场。在这种石料处理场工作,对身体是很有害的,首先是石头在处理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粉尘,其次是那些巨大的,堆起来像一座小山一样的石料所产生的辐射。所以拉萨的石料处理场人烟稀少。我印象中就只是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五十来岁。男的负责切石头。女的负责开票收钱。这两个人都是江苏人,很好打交道。在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平房里,五十多岁的女人真诚地微笑着,请我们吃苹果,完全是把我们当客人招待,没有一点做买卖的意思。抹掉很大的零头,价格也好商量,江苏和浙江的商人特别好打交道。其实,这正是他们很善于经商的一个表现。精明是骨子里的。不管生意成不成,他们都会让你觉得舒舒服服。

 

我要是有我见过的那些江浙人那么善于给人留下随和、亲切的印象就好了。这辈子我可能都做不到那样。算了。这件事没指望。我的随和是表面,不随和是本质的。

 

那是中国南方11月的晴天中午,我坐在阁楼上,或者是因为安装玻璃而站在阁楼外面的屋顶上,静静地,什么都不想地抽一根烟。那一刻没有焦虑没有犹豫没有孤独。香烟袅袅在透明的空气中慢慢地飘散。那真是好时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月二十九日

  

一个硬硬的东西

顶在我左边

肋骨上

我不想说那就是

阴险的

生活

这是冬天

雷锋镇

雪的部队在夜晚的天空集结

准备袭击

人间

你在殡仪馆喝过早茶吗

我有

 

2015、1、29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无边的岁月里我们相爱

  

后来

我离开人群

在房间

独自擦一面镜子

天已黑

我想象窗外有梅花

并想象自己是在

聂拉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年无事伴江湖,醉倒黄公旧酒垆

  

天台上有一口缸,缸里有三只红色的鲫鱼。也许是缸太小吧,氧气不够三条鱼用,于是其中两条就联合起来,一顿拳打脚踢,把另一条打死了。我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到缸底,把这条不幸遇难的鱼捞了起来。死掉的鱼身体还是软软的,有些滑腻。我把这条鱼用力一甩,它就飞起来,飞了大约十多米远,落到楼下一棵树上去了。天空中突然飞来一条鱼,穿过桂花树的树荫,落在荒草地上。在这个地区,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出现过天上掉鱼这样的事情了。天上落雨,但是几乎从来不会落鱼。如果这是海边,那么天上落鱼这样的事情还可以解释。落下来的鱼,不死也被摔晕了。我们无法揣测它是在下落之前就已经死了,还是在半空中被吓死,还是在落地时五脏俱裂死掉的。对于很多昆虫类的小动物来说,鱼算是一种比较古老也比较大型的动物了。

终于想起,在望月湖一番锅饺店吃的那种锅饺的皮像什么了。那是我还在拉萨的时候,常去大清真寺旁的回民店子里买他们做的油饼。软软的,吃起来不掉渣,还有点儿嚼劲。望月湖一番锅饺店做的锅饺的皮,就达到了拉萨大清真寺旁回民做的油饼的那个水平。据我所知,回民是我国最善于做油饼的人。王婧宇是一个对吃食很有研究的人。她听了我说的这件事(这种锅饺她也吃过的),沉吟了半天,说,回民不是不用大油的吗。不用大油就不会起酥……专业术语:起酥。我不太懂。只好告诉她,回民是用牛油的。于是,她就不说什么了。

陈寅恪老大爷的诗歌深得老杜真传。意象生动,有色彩。其他的就不用说了。例如这首《癸巳元旦赠晓莹》:

烧余红烛岭梅边

珍重残妆伴醉眠

枕上忽闻花气息

梦惊魂断又新年

我读陈寅恪老大爷的诗感到很快乐。虽然他写的净是一些很沉重的事情。去撕扯昨天的日历,看到两句诗,也甚合我意:

三年无事伴江湖

醉倒黄公旧酒垆

对于我来说,自从2008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辞职,已经是两个三年无事伴江湖了。所幸还没有饿死。只不知这两句诗中提到的“黄公”是谁。我要好好查证一番。以及他的酒垆在哪里。非得把这个人拎出来不可。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0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么过不是一生啊

  

八大山人就是一个人。八大山人刚死了不久,也可以说,他还没有死,还活着。八大山人的墓在南昌城外的一座山上,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倒是他弟弟的墓找到了,打开后,发现了一些骨头。八大山人死了没多久,就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阿炳死了。阿炳死了没多少年,我就出生了。阿炳是一个道士。八大山人也是一个道士。不,严格地说,八大山人是一个和尚,但是住在一个叫青云谱的道场里。事情也许不是这样的。八大山人住在绳金塔下的一间借来的屋子里,经常走路去青云谱和那些道士玩。从绳金塔走到青云谱,要大半个小时。八大山人走得好快。

我一看到八大山人就想起阿炳,然后又想起曹雪芹。

我发了一条微信,是这样写的:国庆节在南昌府偶遇八大山人,小酌了几罐青岛啤酒,相谈甚契。八爷说其实他没有死。多马问我,八爷喝的惯青岛啤酒不?我说,八爷与时俱进。这真是一个俗气的回答。其实,八爷还真有点喝不惯啤酒。不过,你知道,八爷真的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他喝了一口青岛啤酒,皱了皱眉毛,但是没有说什么,就接着喝了起来。

我相信八大山人八爷没有死。像他那样的人,是不会死的。死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对于八大山人来说,对于我们大家来说,怎么过不是一生啊。所以我说,八大山人就是一个人。他不是八大,也不是山,他就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不是什么艺术家,更不是清朝的当代艺术家,他就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有血有肉的人。他的苦闷和欲望从来没有平息过。事情已经过去三百年来,但是他存在的气息还如此强烈,令我震惊。

分类:粟壳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但是

  

吃了很多柚子,接受了很多不良情绪的刺激,言语常起冲突,开着一辆破车跑了长沙周边很多地方:湘潭科技大学、任弼时故居、星星大道南、雷高路。

坐在阁楼上,很想抽烟。可以看到窗外的树,脑袋里想一些功利事情。打电话,接电话。事情晦暗不明。

有些人被我激恼了。有些人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不可以接近的人。而我觉得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不可以接近。

没有正常接触社会的基本快感。

风雨之夜,柚子树被虫子蛀坏的一根主干轰然倒塌。

一个月。

我的脑子里还是在不停地转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有价值。有时候我无可避免地被情绪控制。有时懒惰,有时勤劳,但节奏相当散漫。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亚洲诗人陈小三

  

今天上午从外面回来,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我本来心情很好,打算把小凳子搬到走廊上写点东西的。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和我的读者们已经隔得很远了。结果和我妈拌嘴了。我妈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感到不开心。拌完嘴后,我的原本打算很好的心情变坏了。 

日影流动,过了十二点,我想出来一个办法,让她的心情变好了。整个下午,她都很开心,笑嘻嘻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办法,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总之我我成功地让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地开心起来。 

上午我想写一下陈小三的。而且我想到了“亚洲诗人陈小三”这个词。是的。陈小三是亚洲诗人。这不完全是因为他有一张亚洲东部地区特点明显的脸。我就是觉得陈小三叫做亚洲诗人,特别合适。 

我在拉萨的时候开了一家网店。当然陈小三也开了一家。我们互相卖对方的书。有一个上海的女孩子买了一本陈小三的书。过了好久,我们在旺旺上时不时聊几句。后来有一天我跟她说,要不你也买一本我的诗集?我的诗集《住在山上的日子是可耻的》那时候只卖24元一本。陈小三的《交谊舞》好像是卖20块。然后这个女孩子说,算了吧,上次那本就怎么怎么了。然后我就生气了,说,你把那本诗集给我寄回来吧,我给你退款。 

那个女孩子认为我很没有涵养。 

但是我就是这样的。 

我的确是涵养不够好。但有时候也的确是没有忍住。也许是觉得没必要忍吧。不过还是要在这里向当年的那个女孩子表示道歉。对于她来说,这一切稍显无辜。毕竟,她读不懂陈小三的诗,也不是什么错吧。我觉得今后吧,我还是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涵养,永远不要对女人发脾气。 

顺带说一句,陈小三的那本诗集,外表略寒酸。但是我认为是中国有新诗以来最好的一本诗集。嗯,基本上就是这么看的。所以,你们也要理解我为什么生气。 

我现在坐在走廊上,雷锋镇地区的黄昏正在悄悄降落。这也是我第一次能够在这个地区认真地坐下来,开始写东西。写一些一分钱也赚不到的东西。 

不管怎样,我在位于长沙市近郊和宁乡县远郊的雷锋镇地区的生活已经开始了,就像这个黄昏渐渐铺开一下,我在一个新的地区的生活也渐渐铺开了。在这样的时候,我是多么不想再去上班了呀。在未来的五年或者十年内,我能做到这一点吗?我认为不是没有可能。 

不管怎样,有时候,我会是桌上那个最郁闷和最沉默的人。听着你们扯淡。闷头灌酒。世风和我的处境日下,但我仍然是那个人,让某些人感到不快的那个人。无话可说的那个人。但是我依然是我。和世风和处境无关。

分类:粟壳 | 评论:2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安心的悲伤》

  

植物汁液

留在黑暗的剪刀上

剪刀合上

插入一个类似于罐子的

天空中

那里

还有其他的

一些东西

这是一个阴天

我手上所有受过伤的

地方都在

隐隐作痛

 

2014.7.2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非》

  

无非是一些物品的位移

和人事的变动

七月

我们

稳稳地向终点驶去

寺庙中

总是有一种让人安静下来的气氛

由于物品的安置

极其简单

帕廓街东边的那个小庙

住了很多与寺庙有关系

的人

 

2014、6、3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路上说的话》

  

住院的时候

我总是听到火车叫

但是又没看到火车

有天晚上专门去找了一下

发现火车

从南边来

在医院附近钻到

地底下去了

那天晚上风

吹得人很舒服

路上

有很多蚂蚁一样的

人和甲壳虫一样的

汽车和一个

恍然大悟的我

 

2014.5.3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矿区

  

在那些

皮卡车云集的地方

我也曾是一个

在睡梦中

修车的人

我也曾盯着一栋老式建筑

一动不动

像一个故地重游的人

我也曾

在很短时间里

两次

从你面前经过

但你没能

认出我来

 

2014.6.2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桂花树

  

桂花树的部队

静静地站立在

六点钟的

晨雾里

它们

没有思想

没有痛苦

但是和我们一起走在

通往屠宰场的

路上

对不起我沿用了

这样惊人的

比喻

 

2014.6.16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