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381006
  • 开博时间:2005-02-26
  • 博客排名:第107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诗酒试年华

2017-03-15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活久见

15:43

赵旭如猫m去?哦()

可以开始了吗

 张映科

好的

15:49

 

赵旭如猫m去?哦()

我拍了一杯温开水的照片,发朋友圈了。你看到了吗。

 赵旭如猫m去?哦()

弥撒,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已经开始了。

 张映科

看到了,有书,干干净净的水,干干净净的杯子,木头上有节疤的木桌子。旁人看起来觉得太没什么了。但是,一个诗人看了,这些当下,会让你叹气,一直叹气

 

15:52

 

赵旭如猫m去?哦()

你喜欢喝凉开水还是温开水?

 赵旭如猫m去?哦()

你丫专心点。

 张映科

以前从不喝水。也不管什么水。,都拿着往肚子里倒,现在我有胃病,喝凉的我就胃疼,我只喝温的,如果有人在跟我接触的时候,给我倒杯温开水,我会对那人非常有好感,再聊两句,会把他当我一生的朋友,我去老赵家,他给我倒了温开水。我第一次见一个叫老熊的人,他问我,你要喝凉的还是喝热的,我记得这两个人,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殷明的老婆,我去他家,她老婆给我倒的就是温水。我记得这样的很多的细节。。。

 

 

15:56

 

赵旭如猫m去?哦()

请控制你的情绪。

 赵旭如猫m去?哦()

好吧,不谈温开水的事了。

15:51

 

张映科

恩。现在有点激动。吗的。。我灭了这根烟,骂两句人。。。我再来,不是我刚出了点事吗,搞来搞去的

 

15:56

 

赵旭如猫m去?哦()

你现在处在一个事件的中心。

15:52

 

张映科

你知道的,这个事

15:58

 

赵旭如猫m去?哦()

我想和你说的是,你现在处在一个事件的中心。你自己也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状况。所以,也许你会很容易激动起来。

 

你现在可以跳出这个中心吗?

 赵旭如猫m去?哦()

你的心。你的心的另外的部分。

15:54

 

张映科

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喝醉酒就能够了,但我不敢喝

 张映科

可以。这个事件其实对我打击也不是很大。如果我不是太过善良的话。钱财,有个时候我看的太淡,就是,这样的事情,我想去弄他们一下,这样的。

 

16:01

 

赵旭如猫m去?哦()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在那样的时候有的人,例如我,会提醒自己:你现在处在某个很不一般的时刻。例如,做爱的时候。又比如,当你的一位亲人去世的时候。那是很重大的时刻。你,不,应该是很多人,会意识到自己处在某个重要时刻,漩涡中心。

15:56

 

张映科

心啊,想到的东西大概心在那里吧,我现在整天想我娘,有个时候觉得她好讨厌啊,罗里吧嗦,又有点控制欲,但我是她一生中最重要最爱的人吧。还有呢,整天想着我的崽,我大概心不在我自己身上了。哈哈。在他俩身上了,哈哈。

 

16:01

 

赵旭如猫m去?哦()

有些人会无意识,但应该有很多人会意识到。

15:58

 

张映科

稍等

16:03

 

赵旭如猫m去?哦()

 

来了,你继续问。我最亲爱的朋友,哈哈

16:06

 

赵旭如猫m去?哦()

你上一次去北京是什么时候。

 赵旭如猫m去?哦()

刚才有误。严格地说,是第一次和一个人做爱的时候。

 张映科

十八年前,我和另两个朋友。开着已辆套牌的烂面包。家乡有个学生在广东那边赌钱欠了些高利贷,大概三万多一点点吧,结果,在新街口,说着说着,越来越来气,我们三把他砍了一顿,砍了很多刀。那个时候的北京没什么车。四合院子比现在多。人比现在少。空气好些。砍了人就开车回来了。回来关在房子里,睡了一个多星期。以前只去过一次。

 

唯一干过的坏事。

 张映科

第一次,是初中。那女人技术很娴熟,高一的。以前谈恋爱很多,经常换,越大越难谈恋爱了。难度一直增大。

16:11

 

赵旭如猫m去?哦()

好吧。也是三万多。

 

哈哈。

16:07

 

张映科

你信命吗?我他妈的不信。那个学生是我唯一砍过不是道上的人,但那人真是个人渣。他骂我。

16:12

 

赵旭如猫m去?哦()

新街口是南京的地名吧。

 赵旭如猫m去?哦()

北京也有新街口吗。

 

16:08

 

张映科

有吧。我记得这个地名,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16:13

 

赵旭如猫m去?哦()

你也曾经是带刀的人。

16:09

 

张映科

我经常被人砍,我带着刀是告诉别人,快来砍我啊,有个时候我又下不了手,用来摆姿态。摆这样的姿态我好傻逼。

 

16:15

 

赵旭如猫m去?哦()

从什么时候起就不舞刀弄棒了呢?

 张映科

我认识一个剑阁的鸡,她想让我当她的男朋友,但我不肯,谁愿意找个鸡啊。但我们总是跟四川的人打架,在东莞。她又吸毒,有次在她房里,四川的人来了,她说她朋友来了,叫我在楼下等她,我也不知道她什么原因,那群四川人走了,她就跳楼了,脑浆沾我裤腿上,这事我不敢说,我把自己在房子里关了两个多月,我把烟、酒、大麻、以及那个时候很新式的一些毒品都戒了,后来我觉得我忘记了,今年三月份我又去了东莞。我写了她的故事,我觉得我能够面对了。还有一个事,我也有一朋友吸毒,大过年的,自己把自己淹死在水沟里,用来回来读书,学好。我就回来读书学好了,我既然不舞刀弄棒,我就发誓做一个顶善良的人,我好想做到了。

 

2000年春吧,再也没有拿过刀子,菜刀不算的话。

16:21

 

赵旭如猫m去?哦()

这些事你都没跟我说过。

 赵旭如猫m去?哦()

你现在是住在朋友家吗。

 赵旭如猫m去?哦()

请回答。

 

我可能说的不太明白,他俩的死对我打击挺大的,促使我回来。我跟你说,那个黑色或者灰色的地带,非常的恐怖的。还是不说为好。我只跟你说过有两个顶好的朋友死了。那个事我不敢说,我能够告诉你,是我害怕,所以先下的楼,我能够告诉你,我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这些东西,我都不敢跟别人说,但现在我能了。因为,谁都不想主动去做一个无情无义的人,都是被逼的,被社会和生活以及所认识的朋友和互相之间的感情

 张映科

是的。住在一个叫王超朋友的家。隆回人。

16:25

 

赵旭如猫m去?哦()

你不用说得这么详细。我只是想知道你现在的环境怎样。旁边有其他人吗。

 

16:21

 

张映科

没有。

16:27

 

赵旭如猫m去?哦()

经历了最近的这次事件(严格的说这事还在进行中)之后,你对自己的认知有何变化吗?

 

16:23

 

张映科

可能自己变得更警醒了点,但我对自己已经失望了,都这么大偶来,可能还是那么天真不世故吧。什么什么观啊,我估计现在还是一样。

16:30

 

赵旭如猫m去?哦()

你是一个诗人。

 赵旭如猫m去?哦()

最近两年写得怎样?有快感吗?

 

我最近两年写的挺好的。产量不高。以前觉得同龄人里写的比我好的很多,现在只感到孤独,写的时候复印了写的时候的情绪。快感,有些诗写的时候有。

 赵旭如猫m去?哦()

语言上的突破有时候是缓慢的,外人不容易看出。

16:33

 

赵旭如猫m去?哦()

还有思想上的突破。

 

 

16:30

 

张映科

是的。语言和认知的积累。很慢啊。人要是成长得不快一点。做一个诗人也就完了。

16:35

 

赵旭如猫m去?哦()

成长这事,很难说。

 赵旭如猫m去?哦()

我觉得你这几年变化很大。

 

16:31

 

张映科

不成长其实也挺好的。就是你如何真诚面对你的文字的问题。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他不成长,他就无法真诚地面对自己的文字。

16:36

 

赵旭如猫m去?哦()

不过仍然有一些始终没有变化的东西。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比较自以为是的人。

 赵旭如猫m去?哦()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太听得见别人的意见。也就是活,你会更多地根据自己的想法行事。

 

16:33

 

张映科

对。。。如果我自负一点或者自信一点,就好了。但是我自以为是,又这样往前走。可能我一辈子是一个很悲剧性的诗人吧。想起这个我也觉得挺好笑的。那你说我的自以为是,我还能改吗??我以为我自卑一点或者是在生活和交际多替朋友想一点。这个就能好。但是不行,也许我太自以为是了。

 张映科

是的是的

16:39

 

赵旭如猫m去?哦()

自以为是是一个中性的词。我认为。

 

但是呈现在不同的人身上的时候会有不同的影响。

 赵旭如猫m去?哦()

可能对你产生的更多是负面的影响。

16:35

 

张映科

我的诗人朋友们大都自以为是,好像就我更严重,也许认为更内省自己,会更加认清自己跟这个世界的关系吧。

 张映科

是的是的。

 

16:41

 

赵旭如猫m去?哦()

发生了这个事后,有很多人骂你傻逼,当然是朋友才会这么骂。

 赵旭如猫m去?哦()

可是我觉得只不过是在你身上发生了某件事情而已。

 赵旭如猫m去?哦()

你还是你。

 赵旭如猫m去?哦()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一直是个傻逼,你就是个傻逼。如果你一直不是个傻逼,你就不是个傻逼。和发生了什么事件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我还是那个傻逼。骂我的人不多。够朋友的才骂我。哈哈

16:45

 

赵旭如猫m去?哦()

我看水哥骂你骂的最狠。

16:40

 

张映科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他们说要我改。我只能保证活得更战战兢兢一点,其他的,我都改不了。

 

16:46

 

赵旭如猫m去?哦()

我想说的是,一个事件,和一个人,是不相干的事情。就像有一棵树站在那里,吹过去一阵风,吹动了这棵树上的树叶。但是风是风,树是树。

16:42

 

张映科

以前他写诗我总骂他或者是嘲笑他写诗写的太笨了。我能说,这是报应吗?哈哈

16:47

 

赵旭如猫m去?哦()

是的。你的报应集中出现了。

 

那棵树,不能说变成了被那阵风吹过的树。它还是树。没有改变性质。

16:43

 

张映科

我无法做到不相干。我总是觉得有个时候疲如奔命。我觉得不相干的。 是我写的诗歌,和我的生活,这两东西才是不相干的。

16:48

 

赵旭如猫m去?哦()

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应该是你的写作和你的现实生活。

 

16:44

 

张映科

我对我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是我的和不是我的,我都做不到不相干,我觉得我应该做个八卦记者或者去写点小说什么的,我能写诗,或者走上写诗这条路,我完全不明白怎么会变成一个诗人。

 张映科

16:50

 

赵旭如猫m去?哦()

好的。我问完了。

 赵旭如猫m去?哦()

早点回来。

 

好的。其实生活啊未来啊以及为人啊其他什么的都没什么想说的,你要听我以前故事我告诉你,但我现在有个时候陷入回忆,不见得是个好事,我后来的生活过得很平凡也没有意思。我其实好想跟你聊下诗歌什么的。我真觉得我俩是中国最好的诗人了。互相聊一下诗歌什么的,应该会很好。我对你的诗歌认为写的非常好,就是有些诗写的太短了,读起来不过瘾,其他我没什么看法。

 赵旭如猫m去?哦()

好的。我们还会有漫长的时间一起聊天的。。。活久见。。。谢谢你。。。

 

 

 PS:这是今年四月与弥撒的一个谈话。其时,他在北京,正经历一场纠纷。而现在的他,似乎也还没有完全从这场纠纷中走出来。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当然,我也没有问。我只是说: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得到有关他的信息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

五月

 

五月

心肠依然腐烂不堪

 

手拿三根点燃的香

上楼

那灰色的上升通道

只属于我的

秘密与

芳香

 

漂亮的人

在地铁上

意识到自己是漂亮的

但她不知道这是一种

坏意识

 

观看的人

也不知道

 

2016.6.3

 

 

废园

 

从后门出去

在四面封闭的园子里呆了一会

好久没来这里了

残破的砖瓦和夏天的青草

完全没有预兆地

纠缠在一起

 

想象了一下

一个人

待在一座废弃的园子里的样子

又想象了一下笼罩在他四周的

这个散乱的下午

的形状

 

“过来”

一招手

高登走过来

看起来

它还很不适应刚洗过澡的

毛发和皮肤

 

一道模糊的黑影!

在这个晴朗的下午向我走来

——想象了一下

我的孤僻

是多么深的孤僻

 

20160604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

清明节

在平静无风的海上遇到一个旧人

相见欢

甲板上

寒暄  良久

但又都在暗暗回忆、打量

怀疑对方是否活着

 

清明节

在厕所壁上看出一个古代头像

卜老师发来一则微信

中国国家地理网载文

中国的突变线——

胡焕庸线

此事甚为陌生

 

清明节

起床甚迟

没有人叫醒我

楼下儿童也不吵闹

老人低声对话

间杂愤懑

为各自的生计挣扎

 

这是清明的

最后一日

我不想戴着帽子去公共墓地

觉得那样不够“清明”

头发长了

一直没去剪短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受之苍老或不再苍老的——

父母

 

清明节

吃藜蒿炒腊肉

喝白酒

与并不存在的二三好友

盘桓于岳麓山下的

旧房子

 

清明节

披头散发,手持利刃

刺向自己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渔樵

“相逢总是那样短暂

恨不得让时光凝固下来

皎洁的月光下散步的人

一不小心就化作尘埃

 

我多想温暖下一场梦

或许你从未想到过往

忘不了山谷的回声

可能是远方的汽笛声”

 

不能再听了。今夜已经听了好几十遍了。

把2012年的东西翻出来看了看,写得不错啊。行,那我就继续写下去吧。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字诗

无情

无心

无惧

无畏

无谓

无所谓

无忧

无喜

无锡

无关

无碍

无缺

无名

 

2016、2、2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笑容有力量

风在外面呼呼地吹,有点像雷声。

房子里却还是温暖的。

下午,我睡在床上,听到儿子在二楼醒来的哭声。后来,就听到他在楼下说话的声音。

每天看动画片,估计有两三个小时。很多时候是因为大人忙不过来,就让他看。决定明天起不给他看了。

保安在深夜巡逻,走到我楼下,用手电照我。他心里一定在说,这个人喜欢熬夜。

我是怎么样度过时间的。

很多时候我是用一种我并不很喜欢的方式度过这些时间。

睡觉。开车。喝酒。看书。

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释放自己的善意与软弱。我明明感觉到自己是容忍的,被动的。有时候这和善意搅和在一起。

我开着车,从志宏烧烤所在的那条小街转出来的时候这么想。

我在志宏烧烤店前等了一个小时,坐在车上,看以前做的向日葵杂志,开着空调,独自醒酒。

两点半,志宏烧烤开门做准备工作。我拿到昨夜丢在这里的手机。

我开着车,慢慢地从那条小街转了出来,想到这一逝而永逝的时间,我度过它们的方式。为一些琐事而度过的多么罕见的,珍贵的时间。

心是放松、轻佻然而哀伤的。

昨天,也许是前天,想到过人终究要面临死亡的那个瞬间。我模拟了那个瞬间,极其真实的模拟。然后发现这是可以接受的。甚至还有一种解脱,轻松的感觉。

要面临死,要微笑。

要高兴地死掉。哈哈哈哈。

糯康在被执行死刑前的那个微笑,不是装出来的。我认为那是一种教养。是黑社会的教养。我反复琢磨过那个微笑。那个笑容有力量。

我已经四十六岁了。我已经开始可以接受死亡。这种接受,亦将随着时间的继续发展,而越来越扩大它的比例。最后,死,就变成一件极好的、自然的、完全可以接受的事,在死之前,都不需要回顾自己的一生。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1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夜的收音机

听一首莫文蔚的歌,不知不觉回到了某个时期的西藏。

这些年,是有多忙啊。

最近在车上持续锁定的是电影台,89.8。晚上,在家里,如果有时间的话,则是102.2。我被一个叫上子的女主持人的声音迷住了。好像是从夏天开始的吧。无法抵御的声音。此刻,在听。

去了一趟衡阳,和一个老朋友喝了一顿大酒:从中午持续到晚上。两个人,喝了二十瓶当地的鲜啤。味道不错。

喝酒事:大约从两个月之前,开始尝试白酒。喝了一阵子小瓶的郎酒。后来觉得度数低不好喝。白酒,还是得52度的。

喝酒事不宜多写。不过,适度地喝一点白酒对身体应该是有益处的。至少对我而言。

冬天已深。好多鸟都躲起来了。

看了两遍《白日焰火》。不错啊。在家里看的。

最大的痛苦是没有更多的时间看书。

最近在读的是《湖南通史》《中华国学 史学卷》《积微居回忆录》。三湘都市报出的那一套书太烂了。不提。每天能否保证三个小时读书呢。最低最低的要求了。

胡志刚回长,喝了我和他有史以来最长的一顿酒,从中午到深夜。中间在一个深黑色的房间里睡了一觉。我和他在睡觉的时候,房间里居然还有另外三个人在等我们醒来。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病容

鸟在小树林里的飞完全是

一种忘记了自身存在的

迁徙

刻骨难忘

从阴天到阴天

 

往上推移一个时间的云团

梅城

宋朝的文庙

下午有隐隐的阳光透出来

照在

我和老莫的脸上

 

你有比我好得多的现实感

这使我们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即使

在夜里

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肋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枪一体,金刚不坏

人枪一体,金刚不坏

赵旭如

2015年11月4日于。
梅城。
最后的落款先调到前面来吧。
王府宾馆。
418。
满屏都是巴黎。
有枪的人应该保持谦逊。
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什么。

梅城可能是全国最大的镇了吧。
完全是一个县城的格局。
那些老房子啊。
郎酒。
小支。
老板娘的儿子在西藏当兵。
那曲。
每月能拿6100。

他为什么要说有枪的人应该保持谦逊。
他在说他自己吗。
在他心目中他是一个。
带枪的人。
全州。
秦始皇设在南岭以南的前哨。

本产品由天然乳胶制成。
采取先进工艺。
用于计划生育。
深受现代时尚人士的喜爱。
让你有持久的情趣感受。
请勿重复使用。
云云。
这个脆弱的社会你让我。
说什么好呢。

没有人可以重复使用。
身体是有期限的也是。
一次性的。
而你。
几乎是那个地区最。
暴烈的诗人。

实际上以前的避孕套是可以。
重复使用的。
洗净。
晾干。
涂上滑石粉。
但是人。
在历史上。
也不可以。

没有人可以重复使用。
没有肉体可以重复使用。
我和莫骏。
看见一个乡村病人。
那个人。
你信不信。
他可能比我们还小。

往前退五十年。
像我们这个年龄。
都已经是老头了。
只要。
穿上那种服装。
像尸体一样的服装。

某年桂林。
暴雨。
你在郊区。
我在喝酒。
你没有来。
我理解为你已经。
心不在焉。
那晚有罗池夫妇。
铂斯。
以及另外一个我最初有些讨厌而后来觉得很好的。
男诗人。

只因他在一首诗里。
写到乡村和。
他的妈妈。

张弓长。
也在慢慢变老。
为了这狗日的。
生活。
不。
他甚至没有。
日常生活。
多年来。
他一直在奔波。
也可以说是。
流浪。

诗歌实在是一件不需要评论的事情。
它在。
就在。
它不在。
就不在。
连风都摸不到。
无论是广西。
还是湖南。
风从广西吹到湖南。
又从湖南吹到湖北。
风继续吹。
而继续打着诗歌的旗号的人是。
可耻的。

在年老的时候继续
打着诗歌的旗号的人是。
可耻的。
这。
经典的句式。
要写诗。
而不要当一个老诗人。
老家伙。

在兴安。
很多人。
原配和低腰这都是你的兄弟吧。
我很可耻地。
戒酒。
戒了酒。

广西的兄弟里你是离我最近的。
无论是地理距离。
还是心理距离。
但我还是要借你一用。
借你怀念广西的诗歌兄弟。
晨田。
他的随笔写得像。
手术刀一样的精细。
我觉得他是一个对自己心灵的。
屠夫。

罗池。
傻逼。
自觉地也是有预谋地远离了
人群。
多么让我伤心的离开啊。
余不一一。
我与广西的缘分。
一言难尽。

四年前。
我在南宁办一件。
在我的个人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事。
某宾馆。
铺着地毯。
你专程从柳州过来。
我们谈到一种锻炼。
腹部肌肉的。
方式。

关于你的诗歌。
粗粝和细腻。
竟然同时并存。
而引领它们的是。
泥沙俱下的。
生活。
洪流。

后来你告诉我。
你。
什么都可以写。
你需要的是。
故事。
故事。
故事。
编剧者张弓长。
生活的窘迫者张弓长。
羞涩者。
张弓长。

那是我们第一次的见面。
在那个位于宾馆走廊尽头的房间。
亚热带地区。
我们仓促的诗意的。
第一次见面。
后来。
腹部肌肉的锻炼。
也并没有坚持。
减肥。
要靠绝食。
而写诗。
要靠汹涌澎湃的
情欲。

所谓的坚持。
都是。
鸡巴毛。
然并卵。

手中无枪而心里有枪的。
张弓长。
一直在瞄准的。
张弓长。
希望你不要。
瞄准你自己。

你正在变得严肃。
我也是。
我正在变得苍老。
你也是。
曾经设想过你会去西藏。
也曾经设想过你会去长沙。

然而并没有什么。
实际的效果。
一切停留在。
嘴上。
嘴炮。
多年来我们总是流于。
一顿乱说。

还有一次我在桂林呆了。
好长一段时间。
那时候你在。
河池。
电话里。
声音很微弱。
甚至都没有超过。
电流的嘶嘶的。
声音。

心里有枪而手上无枪。
说这些又有什么。
卵用。
无用。
原来是我们的价值观及。
底线。
可悲的底线。
鄙视一切。
有用的。
做法。
尤其在那些内心深处珍视的。
部分。
诗歌有什么好谈的。
只有这个。
才是你内心深处的东西。
似乎。
被我看破。

好吧。
夜已深。
梅城可能是全国最大的镇吧。
王府宾馆。
418。
满屏都是。
巴黎。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什么。
有枪的人应该保持谦逊。
那就。
祝你金刚不坏。
人枪一体。
2015年11月4日于。
梅城。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去了遥远的地方

狗去了遥远的地方

或者是天上

或者是

一个陌生但凶险的

庭院,一个

不同的时间

 

而这个下午依然是自给自足的

散乱

拖延和由此带来的

无力感

表达乃至倾诉

每一个人的自尊与自卑

在阴沉空气中像

血红的

花朵绽放

 

我的时间曾与你的时间重合

现在

一切还是自足的

从生至死

仅此而已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

一只鸟飞进房间来了

一只

不想掩饰自己的麻雀

我渐渐看不清你了

十月的

最后一天

 

我又记起这是在南方

阴雨天

隔壁

叮叮咚咚

劳动的人们曾经四处走动

劳动的人们没有

面孔

 

天黑时

上楼的人手中拿着一支点燃的香

天黑时

身体缓慢上升

从地面

到局促的空中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天的烟

我穿着新棉袄

在仓姑寺等你

新棉袄上

堆积着那年冬天的阳光

 

我抽着烟在一个叫仓姑寺的地方

等你

青色的烟

消失的烟

 

如果可以坐一条船去仓姑寺

那么也可以坐一条船从

桑耶寺回来

一条河

从桑耶到仓姑

 

那天下午

天是怎么突然变黑的

我们很累

 

我坐在船上抽烟

用我内心全部的谦卑

抽一根

冬天的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铁口

前两天在地铁口上的某酒店某包厢,与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谈到“归山”一事,众皆哂笑,好像是在谈一件很开心的事似的。又,我梦见我杀人了,杀了五个人。

在地铁口吃饭是那天的一个不错的选择。人一下子就到齐了。灯光下,言笑晏晏,面面相觑。 

以下来自百度:

(1)谓退隐。 唐 白居易 《早送举人入试》诗:“春深官又满,日有归山情。” 唐 白居易 《晚秋有怀郑中旧隐》诗:“寥落归山梦,殷勤採蕨歌。” 唐 姚合 《和高谏议蒙兼宾客时入翰苑》:“从来共结归山侣,今日多应独自休。”

(2)谓死亡。 唐 贾岛 《听乐山人弹<易水>》诗:“ 嬴氏归山陵已掘,声声犹带髮衝冠。” 宋 苏轼 《和仲伯达》:“归山岁月苦无多,尚有丹砂奈老何?”

举例的这几首诗,苏轼的最好。“归山”一词,我是从浏阳听来的。用浏阳话讲出来,这个词的意思和“上山”是一样的,就是安葬,落土。

以下还是来自百度:

北京市平谷区归山陵园管理处位于京东绿谷平谷境内……

够了!

山是多么好的一个古典文学意象啊。

绝望真是一件快乐的事。 

邻居在隔墙上摆了一些各式各样的石头。这样,站在院子里,就几乎看不到他们家了。我心里暗暗高兴。隔墙上放着一些花盆,都是我种的植物,有仙人掌,金钱草,芦荟,吊兰,还有几种我也叫不出名字。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地区(存在感),天晴和下雨大概是按照十天左右的频率切换的。仙人掌不怕干旱,可以完全不用打理。其它的几种,特别是种在水里的金钱草,则需要看护……最近,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扫庭院。 

生活是一个庞大的内部系统。其实我们最难做到的就是理解自己的生活。有的人,不,是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能够理解自己的生活。这么说吧,每个人的生活系统都有一个密码,需要输入三次才能进入。但是大多数人都失去了这个密码。

一群失去密码的人在街上相遇了。

他们互相讲述失去密码的这件事情。他们互相倾诉,安慰,哭泣……夜深了,最后的结果是,他们更深地忘记了自己的密码,以至于开始忘记自己忘记密码这件事了。他们变得比从前更加茫然,他们的生活也变得比以前更混乱了。 

生活是一个庞大的内部系统。在这里,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需要你仔细考量,然后予以设定。至少在最初是这样的。那些对细微末节不再需要思考的人,只不过是极度熟练了而已。

记住,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事先的周密考量和设定。每个人都是地下工作者。生活在地下,生活在这一场庞大的细微的生活之中……如果不想被埋葬的话,就需要处心积虑地突围。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技术化理解。技术化,是可操纵的,因而也是可靠的。至少看起来是。

在内心中冷笑。

然后去买一条新裤子。 

兼怀弥撒。

分类:雷锋镇纪事 | 评论:3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动物园,感到非常非常空虚

我在袋鼠旁边的草地上铺了一块防潮垫,摆上了很多吃的东西:月饼、牛肉干、提子、牛奶、松子、玉米、鸡蛋,还有大瓶的矿泉水。嗯,这些食物,本身就怪荒诞的。我是说我在关着袋鼠的那个围栏旁边。我首先坐着,后来就倒了下来,变成了侧躺:用右手支着头,后来就干脆仰面躺下了。出于一种微妙的羞耻之心,我弓着我的双腿……不知道睡了多久,不时有从袋鼠那边飘过来动物粪便的气味,但是我头顶的一株桂花树发出的香味掩盖了它——如你所知,我是在南方的一座动物园里。

即使在睡梦中,我也能听到不远处的大象馆里传来的大象表演的声音:不是大象发出的,而是主持大象表演的那个人的声音。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旷。他的语言毫无魅力可言,因为极其空洞吧。那是一种浅薄的想吸引观众注意力的声音……此外,我也能听到从我身边走过的人的说话声,有些人,好像是在议论我,一个在大白天躺在人来人往的草地上睡着的男人。不过,我感觉他们都没有什么恶意。

我应该没有做梦。也许做了梦而当时就把它忘了吧。在睡梦中,我并不感到空虚。相反,这半个小时的睡眠是整个下午唯一觉得充实和圆满的。

“你如果思考尊严与自由/你将最早没有/尊严与自由"。这是陈小三最近写的诗句。同样的,人在有思考、有知觉的时候是永远不圆满和空虚的。反而是在梦中,当他停止了自主的所谓思考,充实和圆满才悄然而至。

在动物园,我感到非常非常空虚。

我去看了猩猩。在猩猩面前,我甚至也感到惭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与猪

有一天,柳宗元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这样的:

 

问牛悲衅钟,说彘惊临牢。

 

这两句话的意思我就不解释了。其实,在现在这个时代,看得懂这样的诗句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其中有一些典故。古代人写诗的时候,特别喜欢用这样的典故,以显示他们的知识渊博。他们总是喜欢这样做,做着做着,就成了一种习惯。那些看得懂这些典故的人,在看到这些典故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牛逼,会心一笑。其实,你只要把中国古代的那些典籍都看一遍,然后记住了,这些就都不成问题。例如这两句诗中的典故,一则出于《孟子》,一则出于《庄子》。在古代,连《孟子》和《庄子》这样的书你都不看的话,你就真的是没文化。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可以不看《孟子》和《庄子》,但我看过几本村上春树的书,我也可以觉得自己很牛逼。

柳宗元柳师傅在这里说到两种动物:牛和猪。有一个叫小池一郎的日本人就此写到:“柳宗元不仅从心里同情它们的遭遇,而且想到人生残酷黑暗的部分。那个部分使人痛苦。他在《与杨京兆凭书》里说:‘一二年来,痞气尤甚,加以众疾,动作不常。眊眊然骚扰内生,霾雾填拥惨沮’。”

柳宗元柳师傅的这种状态,让我想起了几天前我写的一首诗:

 

下半夜

月亮会变得很大

但人们已经睡着

 

我打算把那些没什么用的月光留在阁楼上

和那些

布满灰尘的东西在一起

 

我希望它们不要

照到我的梦里来

 

我想做一个完全黑暗的梦:迟钝,愚昧

一匹马或一条狗的梦

牲畜的梦

 

而且他所描述的身体和精神上的不适,和我最近所感受的也大致一样。我估计柳宗元的身体会出现如下问题:牙龈出血、视物不清(看书多的缘故)、头晕恍惚、耳鸣。当身体和精神上的不适达到一定的程度的话,人就会处于一种迟钝和愚昧的状态,这个时候,人和动物的感受差不多,感觉有一个巨大的盖子盖在自己的脑袋上面,无法达到一种清明、自如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们身处一种黑暗的境地里,连做梦都是黑暗的。

不过,动物有动物的直觉,从动物的角度看人类的话,它们觉得自己比人类要聪明也未可知。

柳宗元的佛学造诣很高。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柳宗元都不像是一个能够把自己对佛教的信仰身体力行的人。他一辈子都处于一种不熨帖的状态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3页/13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