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

渐渐
博主:蔺舍舍

你消失了

也许是一座休眠火山,

也许,走着走着,你消失了。

 

在人群中间,你是孩子的母亲

男人的妻子,一对老年夫妇的女儿

在冈底斯山和喜马拉雅之间,你是 

普兰的行者,神山冈仁波齐的路人

 

深海隆起,云低垂,触及大地

这是世界的中心,神和兽在两岸伺立

见你不悲,遇你不喜

积雪终年不化,你冥顽不灵

 

行走时一个你在剥离 

跳跃时一个你在脱落 

有一个你埋葬于此,一种方向不明的死亡 

 

 

 

 

分类:哼了浏览:1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那晚的月色

  看到一句诗: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就落满了南山。
  算起来我还真没有值得后悔一生的事。有些事,回头看,再问自己,如果重新来过,答案,我还是同样的选择。
  纵如此,仍止不住神思恍惚。
  每当这样的夜晚,黑暗凝滞,内心涌动。有一个声音张开嘹亮的小嘴,说着惊惶与渴望,心底麦草般掠过阵阵惊涛骇浪。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是知道,自己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尽管,该遇见的,已经遇见了;还没遇见的,也不想再遇见了。
  想起那个看月亮的晚上。一个人,傻傻地跟着月亮跑,秋夜冷涩无语,静静地看了会儿月亮,心情好多了。
  无法言表。
  我对这个世界的渴望和哀愁一样多。
  


  
  
分类:碎了浏览:18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有芦苇的下午

  












  本来打算去梦缘看残荷的,从体育馆出来,河边的芦苇被风吹白了头,于是,看芦苇去了。
  小多埋头捡了好多石头。那天是他的生日。
  晚上去吃缅甸黑蟹火锅,叫什么迷踪蟹。爷爷奶奶外公公婆姑妈姑父都来了,小多说,爽。
  
分类:玩了浏览:15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湖边

  我们到天子湖边已经四点了,沿着那条水泥路慢慢走,看到夕阳一点一点地下沉。
  
  






  


  
  之前,一行十多个人开着朋友公司的电动观光车,在郎溪县城兜了一个整圈,回头率100%,实在,很,拉风。
分类:玩了浏览:23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10月3号

  六点不到就醒了。匆匆赶到公司,果然,有两三个员工没来。
  又将是一个难熬的冬天。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老头刚查出来病了,阳光瞬时暗了暗。
  现在也是这样,日子将非常慢。没订单时着急,有订单也急。资金,人员,技术,任务,种种种种,总之,很不畅快。
  跟小T说,把今年这个年熬过去了,就好了。是这样吗?总是有更多的欲望,汩汩地冒出来。
  太贪心了不好。但今年,必须,咬着牙,挺过去。
  
  看完了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毛姆说:为了使灵魂安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的确。每天都在做着不喜欢的事。
分类:流了浏览:217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看见一群大雁慢慢向南飞去

  连着几个好天。那天傍晚,看见一群大雁从头顶慢慢地向南飞去了。
  早晚秋意已经很凉了。换了秋被。午时从温软的睡眠中苏醒,阳光在窗前静静地站着,那一群笃信基督的老太太唱着赞美诗,歌声缭缭地送过来。依然是这么美好的时光,美得人想再睡一场,不醒来。
  
  小多已是初中生了,他倒像是一下子要发愤了,四川的一趟远足看来也使他受益菲浅,他听话了很多,也蛮有上进心。虽然,时不时的,他仍没办法管住自己。
  时常借各种机会与他沟通,在灌输一些人生观价值观的同时,自己也有疑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是让他自己慢慢了解这个人世,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为好,还是让他被动地吸收,然后再来置疑?将我给予他的旧世界打翻,再来重建?很矛盾。
  与小多沟通是一种快乐,除了那种天伦之乐,还因他是一个凝神的主体,且完全空白纯净。
  
  前天下班去了图书馆,借了三本书,金克木,钟怡雯,和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
  每晚看一场电影。乱七八糟的,都记不清了。
  小前院洒下的荞麦都出了,细细密密的像针脚,我等着看它们慢慢展现自我的一世。
  婆婆昨晚又做了荞麦粑,非常好吃,那种微微的苦,回味起来,如同甜。

图书馆边滨河路的暮色


  
分类:流了浏览:27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记一下

  几乎是一口气看完了《雷峰塔》《易经》《异乡记》和《张爱玲私语录》。
  赵丕慧译的还不错,读《雷峰塔》还不觉得,可能是太熟悉那些场景和描述。《易经》译到浅水湾还有点拘紧,毕竟《倾城之恋》的影响实在太深远了。但之后的香港战事,张的味道浓浓地漫出来了。
  看《私语录》,觉得有一两个知已相互搀扶着走完这一辈子,很不易。特别是当张爱玲和邝文美宋淇都七老八十了,有一阵子书信往来特别密,好像都害怕大限的到来,管繁弦急的。虽然“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说不定哪一天谁就先走了。很悲凉。
  
  几天前抽空开始写《C城记》。很久没写东西了,很难写,很难将那些碎片拾掇在一起。看架式要写成又慢又长的小说了。
  但愿不要像《异乡记》那样,写不下去。
  我不觉得《异乡记》有多失败,因为我知道那种苍白和无力感,言语也无法表达。
  很多事就是这样,无以为继。
分类:读了浏览:29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九寨沟【8月16日】

  

九寨之旅,从这里开始了
  

景区内的藏居,虽然感觉不是乡土,但聊胜于无了
  

长海,
  

还是长海
  

嘿,咱娘俩到此一游
  

走累了,在原始森林歇会,倒像靠在一副西洋油画上。
  

啊,,,九寨。。。怎么拍也没杂志上拍的好看。以下略去N张图片。
  

这叫再生木
分类:玩了浏览:26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黄龙【8月15日】

  

小多来到了雪山岭
  

漫步在黄龙栈道
  

路过好多这样的蓝花花,叫什么名字呢?植物专家说,这些都可以叫做格桑花。
  

五彩池近在咫尺,但,小多高反了,我也只得放弃了。
  

还好,接下来的景色不至于令人失望
  


  
分类:玩了浏览:23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都江堰【8月13日】

  回来四五天,这才缓过劲。慢慢贴。
  

从这个角度看,都江堰酷似桃花潭啊。
  

最吸引我的是这些飞檐走壁。
  


  


  


  
分类:玩了浏览:22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宗教的人

     
  一群宗教的人
  亦是一撮苦难的综合体
  神眷顾于他们,或是
  开启一扇可能的窗
  窗外是黎明,也可能是黑夜
  
  通灵者,因巨大的冥想切入
  神的领域,燃烧的颤抖
  令毁灭的景象,成为可能
  一群宗教的人
  匍匐在桥梁之下,承受
  空翻的余震
  
  那个日子就要来了!
  神究竟于何处安放圣躯
  
  另一种艰涩的语言响起
  空间顿开,智障者用音乐指引
  人世的悲欢,将死之人用图画临摹
  这盛大的时刻
  
  圣痕隐现又消失
  死去的灵魂们在同一个夜里
  复活,通灵者自焚
  仅为用最彻底的改悔
  昭示崭新的开始
  
  神并不存在
  神之存在亦不是宗教的本质
  宗教,只是苦难灵魂的聚集地
  一群宗教的人
  将继续活在行将毁灭的俗世

------读《空翻》联想到《 1Q84》有感

村上春树《1Q84》的取材竟与大江健三郎有不谋而合之意。翻开《空翻》头几页,很难不想到《1Q84》,岛国人为何如此热衷对教会的拥趸?在日本,教徒的数字竟是民众的两倍,也就是说,一个民众至少可能同时信仰两种宗教。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国家,对宗教的那种坦然、宽松以及无所用心,实在令人不解。也许在我们认为,当面临信仰只能是唯一选择难题时,在日本,却能被轻松解决。

宗教对日本民众来说,意味着什么?或是说,宗教对于大多数人说,意味着什么,这仍然是一个无解的题。

日本大致有佛教、神道教、基督教这几个基本的教体,神道教应该算是由日本本土创兴的传统教体,最初以自然崇拜为主,属于泛灵多神信仰(精灵崇拜),
分类:哼了浏览:39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在雨夜

雨的句点即为人的句点
于湿气磅礴的窗侧聆听一群
黑色的音符划过你
松驰的脸
眼角慈悲地下垂
(因受够了地心引力
和一切指向终点的自然规律)
黯淡的肌肤隐约
升起色素沉着的斑点

一颗一颗地数
满天的星星亦不见

于是你端坐窗前敲打PC机琴键
露深雾重的你
流水奔涌,琴声激越
宛若伯牙未逢子期之前
在雨夜,一列教堂的乐符叩击
你曾经高贵的琴弦
雨的句点即为人的句点
子期说: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在雨夜
那么巧的,你,在窗前
分类:哼了浏览:38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玉簪还是不开的好

  





分类:开了浏览:392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流香

  






  
  周日天大好,忙着洗被晒衣,拾弄菜园。
  老妈和老头特地赶过来帮忙。妈扯黄豆,爸剥豆米。又将那两窝山芋母子剪枝,插。
  后点的半厢迟豇豆开始爬蔓了,劳力忙着搭架子。
  这一茬雨下的,除了草势汹涌,园子里秧秧的。先前种的辣椒都化了,妈又从后面陈奶奶家弄来辣椒苗,重种了下去。
  蚜虫也凶猛,窗前的月季和蔷薇受害不浅,昨傍晚抽空打药。
  第一年独自侍弄蔬菜,成绩一般。豇豆摘了吃了几回,苦瓜也炒了两碗,西红柿还没红,茄子有则有,仍跟不上节奏。葫芦也结了个小的,看样子,也是可观而不可食。。。
  
  新项目这一块,也处在一种胶着停滞不前的状态,设备不太给力,生产技术仍仍然没找到突破口,人员也跟不上节奏。。。
  焦虑,着急,其实也知道,急也没用。这一切似乎也在蝶老师的预言之中。
  总之,今年看样子要跟它耗上了。。。
  
  
分类:开了浏览:466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梅雨

  江南的梅雨,一帘永不落幕的旧梦,是午夜收音机里的电波,嗞嗞嗞嗞地,此恨绵绵地,坠落,坠落。
  栀子花香甜而腻,湿软地附搭于肩头。雨气磅礴,湿气磅礴,花气磅礴。
  
  小多考完了试,结束了漫长的小学生活,一步踏入幸福的假期。之后,将投身于惨烈的天国应试教育。
  这一个假期,由他蹦跶去了。
  
  小T电话过来,送过去的八个样品都合格。可以批量生产了。
  又将是一个漫长的夏天,和去年一样。
分类:流了浏览:379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共30页/4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