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激石鸣天涯名博

这块地要种点花,养点鱼,要有一架葡萄阴凉天地,然后,在葡萄架下,我们静静地喝茶。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585150
  • 开博时间:2005-02-24
  • 博客排名:第91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成都车展片片

  成都车展16日在成都开幕,第一天是媒体开放日,正好又受邀参加宾利的发布会,于是几次车展(成都举办的哈)以来,我第一次到了现场。宾利的发布会定在上午十点,显然,宾利没有预料到成都的塞车是如此严重,所以很多媒体都没有准点赶到。我到达的时候,发布会已经结束,但仍进内场去拍了一些照片,近距离看了宾利的赛车。兰博基尼和保时捷的发布会时间晚一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兰博基尼。意大利人的艺术细胞确实发达,旗舰车亮相时的那一段推介短片,将意大利的文化、艺术、历史和车的品质、气质、速度完美结合,看得我这种一般不关心车的人都是激动不已,感叹此生不去意大利真是浪费生命。我去的时候,是直奔8号馆,发布会完了逛一圈才发现,8号馆里,全部是豪车——隔天看到报道,知道其中最贵的一辆,是2500万,且豪车当天就卖出了几十辆。看罢报道,只有慨叹。
  16号看了车展后就外出几天,现在补放一点照片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8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也许会和雨水相溶

  


  


  远山如黛,天际线上乌云在聚集,一场雨即将在远方落下。天色慢慢暗下来,大路两旁的柏树仿佛匆匆而去的过客,急行军的部队,沉默无语。速度让它们的身影显得恍惚。它们的恍惚让时间显得恍惚。偶尔的车辆,阒寂的田野,随乌云弥散无边的伤感。黄昏在降临,在将大地包裹,雨将要落下,仿佛多年前某种丝丝入扣的离别气息。远行,放逐,沉浮,回首,时光穿梭其间,像一阵梦里长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享会片片

  分享会晚开始了半小时,但是气氛很好,加上交流,一直持续到十一点半,这是我事前并没有料到的。看来,喜欢古琴的人还是不少的。放一点现场照片来——呵呵,这还是我第一次放某个活动的现场照片,好像。
  


  分享会开始
  


  先听了三个不同的版本演奏,介绍了一下整体的情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3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梅影深处是心□

  


  那天小易打电话,让到红星路35号旁的“仙草宓”去坐坐,看看孟姐策划的一个小型展览。因为还有别的事,我和阿杰骑了自行车去,本来是说打一头看看就走的,却发现这“仙草宓”果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一呆竟呆了好一阵。卖台湾仙草饮品的“仙草宓”之所以有个“宓”字,孟姐说,因为老板,就是那个很亲和的女孩子,名字就叫“宓”——这与甜甜的台湾饮品倒真是相合的。展览内容是一个八五后女孩子小徐妹儿眼中的台湾,也就是她到台湾生活、学习一个学期(好像是一个什么交流计划)通过影像记录下来的一些台湾印象。略带沉思视角的照片,再搭配上她的一些设计(比如,对童年玩具的回忆,对敦煌素材的运用等等),一个小小的展览于是充满着趣味。孟姐就说,这地方还不错啊?我说,不错不错,很好很好。孟姐说,那你也来搞个活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饮茶小记

  日子一晃就是八月了,几个月来忙忙碌碌,好像一本八卦的画册,唰唰唰一翻就过去了。其间也做了点事,皆琐碎,所以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飘的。飘,定不下来,没法定下来,这种状态,怎么说呢?肯定是不好。哪怕是有某些原因。天气近来也反常,暴热一阵,又凉一阵,仿佛入秋,却忽然又热了。昨天便热,我早上起床后没有想到的是,热的天却去送仙桥喝了半天茶。河边树荫下坐着,市井、闲散的喝茶地,成都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烈日炎炎的天,其实喝绿茶应该是更好的,但因为肠胃的问题,我已久不喝绿茶了。带了红茶去,邀约的诸君先到已喝着毛峰的,于是也跟着我喝红茶。茶带了两种,正山小种和金骏眉。我的习惯,若两者都喝,一般是先喝金骏眉,因其爽润回甘,先喝能尽品其茶味与复合茶香。若是先喝正山小种,再喝金骏眉,因为正山小种味厚,金骏眉便会显得有点浮——是月影绰绰,暗香浮动的“浮”。这也是我很个人的感受。有些人的习惯,也许正好相反。就像喝葡萄酒,有些人喜欢新世界的,有些人则喜欢旧世界的。我喜欢旧世界的。
  联想到葡萄酒,是因为前天刚好去参加了一个葡萄酒品尝会,在普罗旺斯酒窖。品了大约七种酒,我发现我还是喜欢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实度日虚,青灯有眠无?

  前两天收到陈滞冬先生的短信,转了他答梅墨生先生读八大、石涛所作诗作之诗作(呵呵,貌似有点绕口啊)。短信一个是梅墨生先生的原诗,一个是他的应答之作。我看了他的答作,也有点感受,于是手机上草草写了几句,回了过去:
  
  黄卷犹可看,笔意悲难古。
  岁实度日虚,青灯有眠无?
   ——感滞冬先生答墨生先生诗草作
  
  过了两天,也就是昨天,想起这件事,去翻看短信,却惊然发现存在手机上的短信不完整了。真是奇怪,短信的内容怎么会残缺呢?莫不是因为我没有用卡?疑惑不解之下,我将尚存的陈滞冬应答之作的几句抄录下来:
  
  明社既已墟,遗孤散江湖。
  玉叶金枝辈,青灯黄卷徒。
  笔墨从兹老,胸臆枉成珠。
  ……
  
  说到手机,我现在用着的这个手机真是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将手机上的号码转发给别人,每次别人问我某人的号码,我都要先挂了电话,在手机上找出号码,抄下来,再回电话或写短信告知,麻烦至极。起初,以为是自己不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8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暴雨

  成都暴雨。
  暴雨来的时候,我正在路上。粗大的雨滴铺天盖地紧凑地洒下来,不一会儿就让成都市区很多地方成了水乡泽国。积水漫上来,困住了车,也困住了人,但是仍有车和人在大雨里走。车子驶过,激起两道水花,像是快艇驶过水面——有几个路段,我也不禁有身在快艇的感觉。只是速度比快艇慢多了。看着人在及于小腿肚的水中走(回家后看新闻,才发现有些地方水已齐腰甚至齐胸)——后来有一段路,我也这样在水中趟,忍不住就想,我们的排水系统怎么就这么禁不住冲击呢?前不久的武汉、北京,都是一个大雨就成泽国,怎么回事?记得好像龙应台说过,看一个城市是否真的现代化,就看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是否好。以此来看,我们一心要追求的现代化,看来差距还着实不小啊。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有暴雨,明天还会这样积水吗?正打着前面这句话,窗外的雨又开始下了——车前子写文章,说他一个朋友,从农村考大学考出来的,彼时正做某市市长秘书。一天下午,赶个市长晚上要用的急稿,手写酸了,就停笔抽支烟。抽烟时望着窗外,其时某市雨已连续下了十多天,秘书看着窗外绵绵的梅雨,嘀咕了一句:“再下,麦子就烂了。”说完,又埋头赶稿。不意竟神使鬼差将这句话写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遗是长在生活中的麦苗

  前不久成都搞非遗节,一个杂志约一篇稿,说谈谈非遗。彼时正处于忙碌中,且睡眠不好头脑昏沉,无法细思,只能粗略地写一点,取名《非遗是长在生活中的麦苗》。时间过去将近一月,且将小文在这里贴贴吧。
  
  
  有一年冬天我突然对贴在门上的年画感了兴趣,于是寒假里将近一半的时间,我都沉浸在画年画的惬意时光里。春节的气息笼罩着家乡的大街小巷,鞭炮声此起彼伏,伙伴们在室外嬉闹着,而我大部分的时间却是窝在家里乐此不疲地画年画,就是走亲戚的时候,也把年画带在身边,这样一份安静和沉湎对于一个年约七八岁的孩子而言,也许确实并不常见,所以那一个春节过完,亲戚朋友们无不对我的画画举动印象深刻,每每说起,总会赞叹一番,让我听了,心中颇能生出些成就感。当然,更强的成就感还是来自于画年画的过程。绵竹年画的一个特点,就是先在粉笺纸上印好墨稿,然后再手工填色。但我们家并不从事这一行(那年代,年画大抵还是作为一种谋生的手艺而更为人所知的),所以我并没有印好的墨稿。我所有的线稿,都是买了最便宜的白纸,覆在买回来的年画上一笔一笔勾出来的。勾好了填色,颜色也并不遵照现成的画来填,而总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种菊餐落英,袭芳佩秋兰

  “种菊餐落英,袭芳佩秋兰”,不要说去实施了,单是想一想,便足以令人身心皆爽,仿佛风过林间,而你正是林间的一草或一木。元人的东西,总是杂剧散曲(我近来尤其喜欢散曲之小令)让人印象深刻,一些好的律诗有时便被遮蔽了,让人忽略了它们的存在。所以读到卢挚的《寄博士萧征君维斗》时,那魏晋之风便不免让人有些恍惚。若是在以前的日子,恍惚肯定不会强如当下,实在是因为那种菊袭芳的生活形态离当下这功利芜杂的生活状态太远太远,所以读之神往,更让人感慨那芬芳的遥不可及。怎么能及呢?山林野地都是不能乱搭乱建的,时代不同了,有些生活形态也许注定只能见识于前人的诗文而完形于遐想,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看书杂记,聊录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梨白桃红,真是好啊

  

绵竹看梨花。天气不太好,有点细雨,雨雾濛濛的九龙山别有风韵。
  

绵竹看梨花。麓堂山山上往下看,油菜花正灿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5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