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132887
  • 开博时间:2005-02-24
  • 博客排名:第131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混未来,不混此时此地

  
  我在想“混”这个字。这个不是从我这儿来的,是别人。别人让我想到混是个好字。《此时此地》我看了一大半,还没看完。我把这本书和几米绘图本叉着看,很有意思。混是艾·未未讲给我的。他混未来,不混此时此地。我看了一大半书后的简单总结。说是书里讲的是艺术,其实和艺术一点不沾,沾的全是社-会-形-态-意-识-形-态-政-权-体-制-民-族-精-神-国-家-主-义-强-权-粉-饰等等之类的。他说的片面和简单但是看着就是混出来的。他混未来,不混此时此地,于是,他让我想起我有一毛病:求全。
  
  毛病是我自己的,我的——求全。委曲求全和我这儿不是一回事,我不委屈自己。这该算是一种毛病。做什么时,窥见了一斑,很喜欢,于是便去求全,以为这得来的有关的全,都和那得到的喜爱的一斑一样会让我欢喜。求全不是偏执。偏执是不讲理的,求全是有明确方向,所以我这毛病也不算什么坏毛病。但不是坏毛病总归是种毛病:我到上海后才知道上海人把生病叫生毛病,他们的毛病是必须去医院看医生的,和我生长的北方环境中的概念大相径庭。我现在说的是北方的毛病,不用看医生那样的,别误会。
分类: | 评论:3 | 浏览:9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毛离世20年纪念日:我的灵魂骑在纸背上

  今天是三毛离世20周年纪念日。
  
  三毛的人间最后留音
  
  
  
  ——————————————————————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这首歌,
分类:胖知识与瘦文化杂谈 | 评论:6 | 浏览:1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真好,祝福

  今天我上来得算是很早。前面基本上在发呆,坐着没动思绪天马行空。昨晚弄书柜,发现有些书,至少15年前的一些书,纸页都成暗褐色了,那些变色的书大部分是大陆出的英文原著,砖头大小一样的那种,那些书大多我没细读,只能说也许看过一遍半遍。我想,再过15或20年,再翻开那些变色的纸页时,它们会不会变成又干又脆的碎片一片片飞起来呢?像风吹过后一片片梨花樱花落下那样。
  
  时间走过留下的印迹。宇几天前跟我说:
  
  妈妈,我偶然发现的,时间。你有没有发现当你高兴或者心情好时,时间比你郁闷时过得快?按理说时间在钟表上看起来是匀速的,时间在人的意识中却
分类: | 评论:6 | 浏览: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一些、我的班级、我眼中的世界

  又是机械式的一天。早上机械式的被此博客的主人叫醒,机械式的说了一句:“再等一分钟。”
  然后就发现自己到了车上。每天看到同一个太阳心情不算很糟,也许每天坐同一辆车大家也都经历着,但是每天都要看到我最讨厌的那个肯德基广告真是烦人!从家里到学校不超过20分钟的路程,我要看到3次广告!这哪是广告啊,这就是洗脑!怎么说我也不会去“试一下”的!
  机械式的一天过的必然很不给力,早上被冷风吹醒后就要急急忙忙的在上课前吃下我妈做的美味早餐,早餐固然美味但是每天拿出来都不会是热乎的。
  老师进来了
  -你怎么又换了一件衣服?
  -算了我继续吃我的
  -课业。。。课业怎么办呢。。。
  一大早就有一个困惑了我的
分类:宇的专栏 | 评论:5 | 浏览:10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安夜 雪花 Sha La La

  
  会是反常灾难气候为我带来的吗?在今天平安夜,在上海,在雪花中?
  
  乌(鲁木齐)市的好友在这个月里差不多隔几天就给我这么一句,“下大雪了,我去父母那边看看。”“又下大雪了,我去父母那里。”而我每次跟爹娘通话,娘都叨叨:还是没下雪,太干了。年年冬天,爹娘那边能下场大雪都是我非常盼望的事,因为冬天里的一场像样的雪对古稀之年的爹娘来说,相当于寒春时的一场晚雪对冬麦。你可能会笑话我这么想,因为曾有个大城市的人笑话过我这个盼雪的理由。他说人怎么能和植物比呢?他笑话的一点不过分,我理解,因为我刚知道他是个活了半百但还半盲的人。
  
  鄯 善(楼兰)的朋友寄来圣诞+新年贺卡,自己做的,那~~~~~么长的文字。我问:自己写的?答:不是,网上的。呵,所以我只扫描一眼那长长的文字也算合适吧。我说:要是贺卡上有雪花就好了。答:我这里正飘着呢。
  
  我能吗?能吗?身处上海的我在今天平安夜看见飘雪。
  
  或许这夜里去离家不远的那座僻静处的基督教堂走走。
  
分类: | 评论:4 | 浏览:9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到的

  
  又有了这种感觉,就现在。现在这里就我一个人,其他人东西都在人不在。我本想是不是可以提前悄悄下班回家了,这样就可以有时间在外面嘈杂的街上走来走去东张西望,就可以有时间在地铁上面的商场里来回闲逛闲逛。每天电视上都是商场的迎圣诞新年通宵营业打折促销广告。我看见我4年前花50元买的一条裤子现在挂在商场里标价是625元打5折。我算了下,如果我当年知道这条裤子有这么大的升值潜力比房子还厉害,我会买100条珍藏到今天的,喝喝,现在说这话已经是过去时了,不是过去完成时。
  
  这种感觉是:想唠叨,想写点什么,而且心情有些急迫,而且又开始时不时要看一眼任务栏里的时间。现在,不愿意时间过得太快。
  
  昨晚的月亮又大又圆但是不亮,是黄色的。我家窗外夜空中昨天已经有17颗星星能数出来了,我连着数了好几遍,因为每数一次就莫名多一颗出来,13,14,15,16,17,17。所以是17颗,比前段时间惊喜看到的多8颗简直翻了一倍。
  
  我昨天续了那篇小说。上周到昨天我几乎忘了我还有篇没完成的东西,今天是有时间
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姜文的喜爱非常爷们儿:让子弹飞

  今天应该说不了几句,因为我只有十分钟时间。
  
  一个人成人后所固化的那种从身上或语气或行动中散发出的东西,我相信是跟生长的地域和祖宗八代传承自哪里有很大关系。这就是我看了姜文导演的《让子弹飞》后的感受之一。因为周围的上海人同事对这部片子评价很差,从他们的评价中我一点没找到我的观感在哪里,好像我看得和他们不是同一部片。然后再想了也难怪,你看姜文的片子包括他的文艺片,哪有一点草长莺飞?地方气息,说白了就是北方气息太浓厚,也可以说北方爷们或者汉子的味道在他影片里很重。上述应该不属于观感之列。
  
  观感嘛,看见的开始镜头让人非常兴奋。一把把飞砍进铁轨的斧子,6匹以上拉着一节火车飞奔的漂亮的大白马和飞奔的蹄声。占了一半空间的像个大锅炉的铜火锅。刘嘉玲在冯小刚说过的一句句唐诗宋词之后大声回答说:屁!劫车的麻匪姜文和弟兄们现身之前用百洁布做的麻将筒图案面罩。这面罩往脸上一拉一遮住还让我愣了一下:这不就是19世纪美国土匪的打劫手法吗:一群匪徒或者强盗(类似于佐罗性质的)骑马奔驰而出,靠近火车的同时戴正的帽子一转,帽子里马上有块绘着图案的遮
分类:声色犬马 光影传说 | 评论:9 | 浏览:1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末请放松:爱情改变一切

   《爱情改变一切》
  
  爱情,爱情改变一切:双手和脸庞,大地和天空。
  爱情,爱情改变一切:如何活,怎么死。
  爱情,能使夏季飞翔,或者,一夜如度一生。
  是的爱情,爱情改变一切,我颤抖着声音说出你的名字。
  世界上,没有什么会一成不变。
  
  爱情,爱情改变一切:日子更久远,话语更有味。
  爱情,爱情改变一切:痛苦更深,甚于从前。
  爱情,会让你四周的世界旋转,那世界将持续永远
  是的
分类:声色犬马 光影传说 | 评论:2 | 浏览:9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个墓志铭概述(1、2)——by Bob Dylan

1、
  然后,我死了
  在黄昏
  盲目地盲目挥拳猛打
  沉重的喘息
  结巴
  吹去哪儿了?
  什么是正确的错误?
  谁督查?
  谁反对?
  窗户后面
  至少我会听
  坐在晚餐桌旁的人
  起身问
  “刚才,是不是我听见外面有人?”
  昨天
  一小时以前
  它降临于我
  以电光火石的速度
  并且一切都那么清晰
  现在还是
  是的,还是
  也许藏起来了
  肯定是藏起来了
  射击震动我...
  因为我以前从没
  听过这种声音
  首先带来野性的想法
  粗糙的野性
  麻木的野性
  尽管现在它们达到平衡
  被拧了出来
  除了冷漠什么也没留下
  褪
分类:胖知识与瘦文化杂谈 | 评论:0 | 浏览: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张枣

现在是中午,按理说没那么悠闲写什么贴子,只是老板要我前两天写的一个计划书,不小心在文档夹里翻看见几个月前写的一篇“读后感。”又看了一遍后,想贴过来算了,要不以后不定被扔了难找。


《读张枣的诗》

《张枣的诗》一书,是在大热天在上海书城买的。之前对于张枣是谁我一无所知,在他去世时,听朋友唏嘘惋惜,方知张枣是80年代中期旅德的中国诗人。依照这个时代,我想当然地认为他和顾城、北岛是同一类型,风格相似。我重拾了20多年前读顾城、北岛的激情开始读张枣,读过后发现,张枣并不是那个我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的张枣,他的诗,给了我不一样的体验。如果说顾城、北岛他们是在午夜亮着的路灯的话,张枣则是灯后那棵树上伸向前方的一根粗粗的树杈。他隐蔽着,同时用硬邦邦的激情努力向前伸展。这个前方,是他的青春,是他的爱,是他的悲,是他十月的江南思情,是空址上如他食指般胖乎乎的诗句。是他的小心。

是,张枣的诗,从头至尾,都给我一种硬邦邦的感觉,逆流磐石那
分类:胖知识与瘦文化杂谈 | 评论:4 | 浏览: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雨了&迪伦的car car

  昨天下午4点多买菜回家,可能因为下雨的缘故,也可能因为天色已经模糊渐黑的缘故,小区极少碰见人,所以雨中凉爽湿润的空气就觉得没有任何杂质地清新好闻,一股潮湿的泥土和树木一同散发出的气息。很久很久没有过嗅到这种气息了,所以我冒出个念头:晚上是不是去小区后面的小公园里走两圈呢?那里有一条小河有很多柳树和樟树,没有耀眼的光线。我可以想象把夜晚走在那里当成我进入雨后的小森林,那种空气和味道我想象着是一样的。我看看自己一身黑衣,赫赫,我是不是会吓到谁?一闪念地想去,没去。
  
  下雨前几天,我发现我窗外的夜空有个奇妙的变化。以前我的窗户外除了月亮只有一颗星星,虽然只有一颗,但一直很亮,一眼就能看见。而上周开始,也就是刮完大风的那天晚上,我发现我的窗外能看见的星星一下多了很多,我仔细数过,是9颗,都在东南东北方向,也就是都在6点到12点方向,西南西北方向一颗也没。有三颗星星不太亮,看着是小星星那种,但是三颗星星连成整齐的一斜杠,“\”这样的。可惜我不会看天象,我认不出这9颗星星是什么星。第二天我跟宇说看到了9颗星,宇问我方位,我在空中用手指一个一个数着告诉他位置和距离
分类: | 评论:3 | 浏览:7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碎:5

杂·碎:4  

A

  “貌似有道理,但不全对。”我看着澹台说,“比如爱斯基摩人,他们从生下来就是冬天,长到老还是冬天,一年到头住在冰窟里,但他们的活力谁能比呢?你看你,北方长大,你积攒了几十年的春夏秋冬的期待。可是如果把你扔在那种环境下——爱斯基摩人的环境,他们没有过春夏秋冬——那种环境下,你的活力大还是他们的活力大?说不定你早早就找个雪堆碰死了。”
  
  “嗨!嗨!朋友!别这么较劲好吗?你知道我的意思的,还爱斯基摩人,亏你想的出来。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澹台太高了声音站起来冲我吼,一只手还在桌子上快速地拍,半个身体都朝我倾了过来。我装作害怕的样子抬起一只胳膊挡住半边身体一边往后靠,贴的沙发背紧紧地,但实在憋不住笑声,说:“哈哈。你别这么激动,别激动,快坐下,要不外面的服务员听见以
分类: | 评论:0 | 浏览:8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时候

  
  有多少东西随着时间的增长没有了本来的样子呢?应该有很多。我说本来的样子意思是初衷,比如天涯博客,最初的注册初衷是调节心情。那年我的心情灰得快发黑,一切带色的东西都刺眼,包括太阳。等地铁的几分钟看着地铁站的挂屏也低头落泪。我注册了天涯,记录了自认为必须记住的一些东西,只能留给自己的东西。人心里都有自己专有的那个角落,我想,漠视这点或者不能容忍或者不承认这点的这个人,要与他人能共享快乐也一定是很难的,更不要说这人有多累吧。但我记录是我担心时间会把我有意留住的一些也给冲走洗净了。是这样的,时间是冲刷你的,不是刷你的,它能冲进你的每个角落,不管大小私密还是怎么样。它不是像刷子刷一把两把,不是遮掩。等到我再回头想起来我还有个天涯博客我又回来的时候,是因为上班无聊时间太多,除了写字,再不能有其他的什么私活不能被别人发现。玩游戏被警告,看电影被瞪视,研究K线被热情,只有写字看字没被怎样,于是我又启动了停了N年的笔到这里。
  
  说什么呢?这个博,已经不是我打发时间的文字游戏了,因为我现在对它有了牵挂,包括昨晚躺床上设计《杂·碎》的情节怎
分类: | 评论:9 | 浏览:8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罗胖子:不是恩人(文字)

  
  今天傻了一天,想着早点跑还没跑掉。贴罗胖子语录笑一下好了。
  
  ——————————————————————————————
  
  几百年以来 在实验中动物被用作人的什么?
  不知道
  检验治疗方法和其它制剂药物的功效 这些东西极有可能用在人身上 先拿动物做了实验
  所以在实验中动物是人的什么呢?(选择题)
  A,benefactor 恩人
  可不可以啊?选A可不可以?没问对错 A可不可以?
  怎么可以呢?施恩的叫恩人 你不能抢过来叫恩人 有些孩子想法很奇怪 有些班上A一说大家都笑我也笑就讲B了 结果下了课就上来较劲儿 每个班都有那么一两个
  我教过的还有一个小女孩儿满脸纯洁 上来是吧 打扮得像中学生 我还以为她是中学生 一问是大学生
  她上来说什么……还动感情了 她说
  你看这个实验中小白鼠帮我们吃了那么多药受了那么多罪 难道说不是恩人吗?搞得我……很痛苦是吧 脑子很乱是吧 施恩的
分类:Wendy's 别院 | 评论:5 | 浏览:17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碎:4

杂·碎:3  

  我边吃边走起身出门,就着水龙头把最后一口馍咽下去。天还亮着,太阳在山头慢慢下移,浮起的尘土把半个太阳遮蔽得像是刚升起的月亮,即昏黄又夹带着土腥味。院外的小土包把那边的车声人声分隔地杂乱却不清楚,偶尔的汽车大喇叭声听起来也像是别家院子里的公鸡打鸣。有个人影立在坡顶朝院子里望,然后走下来几步又立住,侧过身子像在听什么。水龙头那里有洗碗的声音,女孩端着簸箕进了灶间,然后过来隔着5、6步说你等着我去叫常顺说你回来了。你知道我是谁。我知道常顺说过这院子以前是你家的你是大学生你在省城你一看就是这院子以前的主人我知道,我去叫常顺一会儿就来你等等。我答应一声看她关了也许是她住的南屋的大门上了土坡。土坡上的人影还在,和女孩一起消失在土坡那边。落山的太阳下的很快,我摘了帽子在腿上拍打拍打,汗和土在帽边融在一起积成一圈黑,我拽起衬衣后边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5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7

小奋青滤pe

2018-03-2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