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33179
  • 开博时间:2005-02-24
  • 博客排名:第1315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起来。。。

  
  
  赫赫,无聊之举。歌名《地狱咆哮的挽歌》,原曲:国际歌。很多孩子在动画里听到这首歌后不知道曲子叫《国际歌》。我看这个‘新闻’后才知道原来中国人不是一生下来《国际歌》就烂熟于胸的。我怎么倒觉得我和这首歌是一起从娘肚子里出来的呢?后段男声很Gay的样子。
  
  国歌里有三个起来,一声比一声高。
  
  看到电视报道说今年四月鲍勃·迪伦要来中国,半信半疑,想这迪伦也难不成被圣斗士的血液浇灌了?其实他不是个好斗的人。我忙找他官网查,他今年的巡演安排,4月开始,12号在香港有一场演出。然后是新加坡一场。
分类: | 评论:4 | 浏览:7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碎念的都是情

  今天可以稍微轻松点,所以我有空把这个博客的友情链接加了很多人。别的是没多久后会出现死链就不好玩了。我连了五星体育的微博没链第一财经,因为后者是我看电视的固定频道,有电视就够了。奇怪的是第一财经的主持人在新浪几乎都有自己的微博,但我死活找不到译男和李冰的,网上搜也搜不到,这俩人是我最想链的上海体育频道主持人。没找到。或许他们只喜欢爬墙头?赫赫。有知道的给留个地址,先谢谢了。
  
  第一财经今年元旦后出了一个新节目,郎闲评说。好像是叫这个名,每周六晚上19点。我没落下过,都看了。虽然咱这人不懂什么经济学,甚至自己兜里有没有钱心里都没数没谱,但这个‘郎闲评说’听着真是让人痛快,为什么痛快?因为郎咸平说的没有那么多tmd的术语和缩略字,他的话有逻辑有条理有因果有对比有先例。看的时候宇问过我:这节目会不会被和谐了?我说可能吧,但至少现在还在说,他说多少我就听多少。上海能让他这么说,我佩服的是秦朔。财经频道的节目一直强调版权,所以估计网上优酷土豆之类的网站不一定找得到。不过肯定有。
  
  昨晚偶尔听到电视剧里一段台词,听了后哭笑不得,台词
分类: | 评论:6 | 浏览: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年的事

  
  过年回家时,我和妹妹带着妈妈上街。今年爹爹养的花没开,因为节前上了一次大肥,给烧蔫了。往年过年,家里桌面上总有正在盛开的花:君子兰,山茶,蟹爪兰,红珊瑚。。。俺娘喜欢鲜花,至今为止我所知道的娘嘱咐过的“遗嘱”是:只要在我的棺材周围摆满鲜花就行。
  
  所以我们带妈妈上街去买鲜花,一起插个花篮。别人买花是单一单色的:一捧玫瑰或者一束百合或者一篮康乃馨或者一把非洲菊。过年时花店好像只有这四种花,而我们却把各种花和各种颜色,红的黄的白的粉的橘黄的挑了一堆插进花篮。如果有蓝色的紫色的花一定也会插进去。插花的过程中,一朵粉白的康乃馨被我弄断了掉在桌上,妈妈捡起来两只手拿着就在胸前低头看。我和妹妹插好花后出店门,妈妈的那支花一直捏在眼睛下方没离开过。
  
  回家后妹妹指着瓷花瓶里的“假花”说,这是从云南带回来的干花,是处理过的真花。花瓣薄得似蝉翼。妹妹说用喷雾的东西给花喷水,花会开。
  
  我5、6岁左右照过一张相片,是上彩的那种,剃了个和光头差不多的小子头,穿锗红色格子背带裤,棉袄在背带裤里
分类: | 评论:6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F1:2011赛季有哪些变化

  巴林站取消了。
  
  最后测试仍在巴塞罗那进行着。第一次红牛和维特尔最快。然后是梅赛德斯和罗斯伯格。今天是法拉利和马萨。
  
  伯尼说巴林站另找时间。我还不知道整个赛程有没变化。下午空一点时找找看。
  
  *****************************************************************
  
   可动的尾翼,新的轮胎供应商,重新使用KERS系统,排位赛107%规则。许多变化充斥2011赛季的F1。。。
  
   可动的尾翼
  
  在新的可动车体的规则下,车手可在驾驶舱适当地对尾翼做调节,在一定范围内调节入射角度。(2010年使用的可动车体前翼已被摘下)。
  
  系统通过电子方式操控,在排位赛中可随意使
分类:我的F1 | 评论:2 | 浏览:9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的

  先泄一下:每天都有些狗屎问题要解决。我的灵巧就是在解决这些狗屎问题中锈住。我的敏捷就是因为总解决这些狗屎问题而被磨钝。狗屎问题是些什么问题,还是别问,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说出来我掉价,保证得不到你的同情,只被鄙视。
  
  还是自慰一下下好了。
  
  昨天当了一回活雷锋。雷锋是口里的说法,他一直在的,只不过也可能投胎成了姐姐,阿姨,奶奶之类的,不光是叔叔。口里之外的人的说法是朋友。我不炫耀,这是我在戈壁沙漠养成的习惯,习惯多了便成自然。沙漠戈壁或者光光的插到天里的柏油马路上遇不见陌生人。我在那总被人扶一下,久了也就不自觉地学着去扶别人一下,赫赫,所有人见了面都叫“朋友”。
  
  早上9点50,我拖着一只很大的拉杆箱在奔,在虹桥火车站候车厅里。
  
  从入口处电梯上来的A区1号门,一直奔到A区29号,然后询问去武昌的车在哪里进站,被告知B30,于是转了个弯,又从B区1号门,一直奔到B区29号门,也就是我刚进大厅的地方,这一圈应该不止200米。最关键的,我是跟着前面一位抱着刚三
分类: | 评论:7 | 浏览: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再说

  
  在这写了半小时的字,写的是今早我如何在虹桥火车站奔,奔得进站口服务小姐看着我们傻笑,奔的我腿也瘸了,左腿长右腿短。可恶输入法更新后出问题,浏览器自动关闭,没了。赫赫,所以今天只适合说:元宵节快乐!
  
  
  
  
分类: | 评论:3 | 浏览:7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F1赛程时间表 车队&车手名单

   2011年 F1 赛程 时间表 链接
  
   车队及车手名单:
  


分类:我的F1 | 评论:6 | 浏览:2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和你

  


2010年6月26日迪伦在演出

  1
  
  看到89分钟的时候终于熬不住睡着了,一觉到早晨8点醒来,来不及听新闻,赶到公司后先找结果——日本:澳大利亚=1:0。yeah!出气,这结果正是我想要的,尽管是在加时赛才出现。我一直在设想如果决赛是日本和韩国踢的话我希望谁赢?日本。不是半决赛那样以罚点球,而是这样凌空一脚决出胜负。日本人有种精神,虽然他们的首相连轴换。
  
  2

  B-B-C 视频新闻中埃及男人们都扛着大木
分类: | 评论:10 | 浏览: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之碎片

  
  阿尔萨斯杀戮屠城,为阻止成为僵尸的人变成亡灵。我的善恶模糊。
  
  阿尔萨斯拿起被诅咒的霜之哀伤。圣光和理想之光在我眼前交替闪现。
  
  阿尔萨斯劈开寒冰王座戴上头盔,英勇的肉体与集 权邪 恶的头盔巫妖王合二为一——《齐达内的忧郁》与《撒旦福音》。
  
  ————此后阿尔萨斯陷入了长达5年的睡眠之中,他的人格分裂成了他的本体,耐奥祖的精神,以及他仅存的良知幻化成的小男孩。在阿尔萨斯回忆了从童年到最终堕落的一切事情后,他做出了选择。阿尔萨斯用霜之哀伤穿过了小男孩的胸膛,抛弃了自己最后的良知。随后当耐奥祖兴奋不已并喋喋不休想要与阿尔萨斯共同征服整个世界的时候,阿尔萨斯同样用霜之哀伤结果了耐奥祖。————
  
  阿尔萨斯已是最强大的撒旦。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一点狰狞,远不如耐奥祖的兴奋带来的恐怖。
  
  ***********************
  
  “齐达内看着柏林的天空,脑子一片空白,泛着蓝光的灰色
分类: | 评论:0 | 浏览:9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遇

  
  公司通知我说帮我买到一张紧贴年三十的卧铺票时,真是郁闷无奈透顶。我本打算能早点回去帮父母打扫房间擦玻璃炸馓子蒸花馍的。这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夜后年年必得做的。公司很无聊没大事但就是不让走,我很想棒一下谁。我的计划落空。
  
  我还心感深深的愧意,对那个把多出来的火车票让给我的陌生人。他和同乡轮流排队买的,座票,我并不是打进电话的第一人,我说孩子先回家了,我过年必须回去。他说好吧就给你吧,路上我们就是伴了。他没多要我钱,我取票时下雪,临走还相互招手说:火车上见。Faint,公司不让走,我不是故意的。我把票原价让给了另一位甘谷同乡并跟他说:上车后帮我跟旁边去兰州的伴说两句好话。我们都不认识,希望乡党别怪我。
  
  下午4点发的不到5分钟就被我删除的让票帖,最后一个打进的电话是早晨7点半。我不停说对不起,他们说没事打扰了挂机。这些电话让我对春运火车票有了另一层认识。
  
  今早睁眼就看到很亮的阳光在窗帘上飘。中午吃饭一出门,冷冷的阳光刺得我睁眼困难。看看前面的地面,没错,是白的。这阳光算是种
分类: | 评论:6 | 浏览:7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死的 活的

  
  走在雪中的南方城市
  醒目的污泥,靴印
  噗噗地恶心摇摆
  大风。水泥大厦们死 尸般故我
  雪花一片一片一片
  急不可耐地在
  手中化成水,一瞬
  不肯停留
  雪飘。更多的跌进
  乱葬岗,化身
  
  你的羞涩为什么褪的这么快这么
  绝
  
  雪停了。一个黑夜过后
  干净的水泥地面龟裂
  我翘起右脚开始踢石子跳房子
  马兰花 马兰花
分类:湿地 | 评论:3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运·烧

  
春运,看看这俩字吧,单这俩字,表达不出只和人而不是物,只和老百姓而不是权利拥有者的生活息息相关。
    
股票终于被套,所以现在除了为我回家的火车票想办法外对我再没其他重要的事,当然如果回家的车票拿到了就另当别论。
    
早上一开窗,窗外的树枝竟然都被白雪包裹。没看到有报道说这是上海多少年一遇的大雪,现在还没停。昨晚透过公交车窗,看到有两个火车票代售点已经是一条龙似的队伍,他们要在冬天的露天坚持站到隔天的下午三点。我想我排不到前三就不可能买到票包括硬座,我要排到前三可能24小时远不够,而我为什么要在冰天雪地里排超过24小时的队买一张不知道有没有的火车票呢?湖北的同事的同学要回成都,不知道什么光环罩住了她,昨天竟然在上海抓黄牛的警官手里买到了没有加价的上海-成都的卧铺票(据称安徽籍)。为了证实票的
分类: | 评论:2 | 浏览: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享~ 冬 高速公路上的森林 by 卡尔维诺

  
  我仿佛看见卡尔维诺总穿着JACK那样的像船一样头尖尖细细向上翘着而且还有一只圆球站在上面的那样的鞋子,总迈着轻快的夸张的步子,背着手,挺着胸,摇头晃脑快乐地哼哼唧唧着谁的倒霉。我一看见他,就马上想跟在他后面排排队,也那样昂首挺胸,快乐地和他一起哼唧哼唧谁的倒霉。
  
  ——————————————————————
   《冬 高速公路上的森林》
  
  寒冷有千百种形式千百种方法在世界上移动:在海上像一群狂奔的马,在乡村像一窝猛扑的蝗虫,在城市则像一把利刀截断道路,从缝里钻入没有暖气的住家中。那天晚上,马可瓦多家用尽了最后的干柴,裹着大衣的全家,看着暖炉中逐渐黯淡的小木炭,每一次呼吸,就从他们嘴里升起云雾。再没有人说话,云雾代替他们发言。太太吐出长长的云雾彷佛在叹气,小孩们好像专心一意的吹着肥皂泡泡,而马可瓦多则朝着上空一跳一跳地喘气,如同转瞬间消逝的灵机一动。
  最后马可瓦多决定了:——我去找柴火,说
分类:胖知识与瘦文化杂谈 | 评论:0 | 浏览:9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干净 NB 永恒:Metro声乐组合翻唱的《海阔天空》

  
  这个MV看过后,我心里总觉被洗涤过一般地干净。听过后,总会静静地低头坐一会儿。那是一种寒冷中被暖阳包裹的感觉。这首永恒的曲子在这个MV里如黄家驹的灵魂般向我飘来。没有电,没有手工
分类:声色犬马 光影传说 | 评论:1 | 浏览: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话

  记下能想起来的。大多数都能想起来,因为宇的视角很怪异,所以我印象深。
  
  1、
  中午12:00。我在切腊肠,菜场里那个卖猪肉的重庆小伙子帮我做的。08年5-12地震时我才知道他是重庆人不是成都人。宇起床后就骑车出去了。宇喜欢没事骑着单车乱转。
  宇开门进屋,顺便带进一股“风尘”味。
  Y:“唉,今天真是。。。”
  W:“啊?”
  Y:“路上太脏了,汽车过来过去的尾气,今天觉得都要憋死了。空气太差。”
  W:“你可以挑车少的路骑。”
  Y:“没有车少的路。我今天让肺经历了一次洗礼,它得休息一下。我保证三个星期不出去了”
  W:“哦”
  Y:“做环保工作挺不错。”
  
  2、
  在下班路上。短信:
  Y:10岁我们看的是玩具20岁我们看的是社会30岁我们看的是事业40岁我们看的是家庭50岁我们看的是儿女60岁我们看的是健康70岁我们看的是日子80岁我们快要什么都看不见了却看懂
分类:宇思 | 评论:4 | 浏览:8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5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