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4593
  • 开博时间:2007-07-2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满院香。

花香如同美食,在人的记忆里是有存储的,初遇如果印象美好而深刻,再次遇见会觉熟悉而亲切。

童年在外婆家,那时生活很艰苦,没多少人有心思种花养草,谁家院里有一两株花已属难得。一次小姨带我去村中一闺密家玩,在她家院里,我见到一株正开花的植物,花色洁白,香味浓郁,一下被深深吸引。这时,一小女孩(主人家小女儿)来到院里,见我正在看花,走近我微笑道:这是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鸣蛙

     下了一夜雨,听了半夜蛙鸣。
     童年的记忆里,每年仲春,便迎来青蛙的繁盛季。一场春雨过后,田地里凡有积水处,便有成片的青蛙聚集于其间——仿似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经历一个冬天的潜藏,在春的滋养下,此时正精力旺盛,值配偶季。
     白日亦有蛙鸣,但叫声微弱且间隔长,夜幕降临后,田野便成为青蛙的王国。当时农村还没通电,晚上人们睡得早,八点过后几全都熄了灯。可还没等我们入梦,村子四周的蛙鸣便一阵紧似一阵响起,像高奏的一支交响乐,在夜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端午

端午至,艾叶香,家家裹粽忙。
    儿时记忆里,端午与粽子、绿豆糕、艾草和菖蒲是连在一起的。
    村南是一片浅水湾,里面有成片的芦苇、菖蒲、茭白与荷叶,这里是我们平日里玩耍、游泳与垂钓的乐园。端午前夕,每家都来此采些芦苇叶回去,老家的话叫打粽叶。
    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初见

       五月,初夏。

凡事物初始,总是好的:初春,万物复苏;初夏,自由舒适;初秋,凉爽宜人;初冬,清新冷峻;还有,初恋……
  《三字经》首句:人之初,性本善。孔子评《诗经》: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若不是在人类文明社会形成之初,何以能思无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豆花香

孩子奶奶从老家来,带了一袋新鲜蚕豆。
    小时在外婆家,村里种有各种豆:黄豆、豌豆、红豆、绿豆,还有扁豆、豇豆、刀豆、四季豆等,唯对蚕豆感觉有些特别,像是老朋友,亲近又亲切。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桑葚熟了

早上在操场散步,惊喜地发现南边的那棵桑树果实又熟了。

桑葚,八十年代以前出生在农村的人都不陌生,是难得的美味。

八十年代以前,农村的物质生活很艰苦。回顾童年,印象最深的总是觉得饿。那时早晚都喝稀饭,中午一顿干的,平时罕有零食吃,常觉肚子空荡荡的。哪顿饭要是吃得迟了,会饿得前胸贴后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楝树花开

车驶入曹山路,路边一排楝树花开得正盛。

小时,楝树在农村很多,门前院后都可见它们的身影。因易成活,楝树与槐树为农村最常见的树种。

上小学时,有一年做木工活的表姐夫从相邻的镇上来家里打家具。一天,我立在旁边饶有兴味地看表姐夫拉大锯,他接过旁人递来的一根木料,看了一眼,随以平常但很肯定的口吻说:这是楝树。我深感惊讶且佩服,我们从小在楝树下玩耍,对楝树的材质却茫然无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樟花开

    晚上在小区漫步,雨后的空气十分清新,香樟花的芬芳让人迷醉。这香味,不由让我想起五年前的那段经历。

    五年前的这个时节,学位论文进入攻坚阶段,整天都呆在屋里查阅资料、敲击键盘。寓所在五楼,窗外有一棵高达的香樟,微风过处,绿影摇曳,香气袭人。这个研究生公寓小院内种满了樟树,树龄都不小,枝繁叶茂,四季里小院都为樟树浓密的绿荫笼罩。四月,香樟花开的时节,整个院内弥漫着迷人的芳香,让人沉醉。

每年四月,是学位论文冲刺阶段。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伤逝

年三十上午,正在加班的德明接到岳父电话,说他的小舅子兴保瘫倒在卫生间里,不省人事。

德明立即放下手头的活,赶到岳父家,将兴保送往市医院。初步诊断为脑溢血,因病情严重,市医院建议送省医院。明德当即叫了辆救护车,在高速上疾驰了一个多小时,送达省隶医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插秧

    早稻收上来,“双抢”只忙完一半,还要插秧。

    打下谷子的稻草被捆成一把一把的,立在田间地头让太阳暴晒。几个太阳(几天)之后,草把就轻了许多。将这些半干的草把担回场基边或村边空地上晾晒,完全晒干后堆成一个大草堆留作秋冬燃料,也是冬季里很好的牛草料。

    村里的草垛集中在村前的一片空地上。待到全村的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晒谷

 

    晒谷场在村南。

    这里以前是一片坟地,后来坟被迁走,地被推平压成场基(晒谷场)。每年“双抢”前夕,家家户户会整理自家的场基。先用锄头将场基表层的土和杂草翻一遍,用水将土蕴湿,等土快干时撒一层草木灰,用石滚将土压平实。这样沙子被压进土里,地面非常平整,正好用来晾晒稻谷。

    第一次看大人牵着牛拉石滾压场基,甚觉好玩。等大人们走后,我们几个小伙伴过去合力推石滚,可使出吃奶的劲,石滚像是生了根,纹丝不动。后来听大人说那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乘凉

    斜阳西下,村庄上升起缕缕炊烟,人们迎来一天中最轻松惬意的时刻——收活回家吃饭休息。

    人们将田间的农具收拾一下,踏上长满青草的田间小径,晚归不用急,脚步再放慢一些。上了大堤,下面是坝河,有人迫不及待地抢先跳入河里。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河水仿佛在召唤,我常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直接跳下水,反正从里到外都是脏的,到水里一块洗。清凉的河水里,孩子和大人们混合在一起,一日的辛劳后,人们得以尽情洗去满身汗水与疲惫,河水如母亲的手掌般轻轻爱抚着每个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抢收

     九十年代前,生在南方农村的人大多干过“双抢”——抢收成熟的早稻和抢种下一季的晚稻,那种经历只要有过一次就是终身难忘的。

     一大清早,人们踏着晨露走向稻田,趁太阳没出来还有些凉快,将田里已成熟的稻子割倒。草丛和田间的露水非常清凉,打在身上甚至有一丝寒意。一家人向着一大片黄灿灿的稻田,弯下腰,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嚓、嚓”声响过,一排排稻子被撂倒,放在身旁铺成笔直的一行。稻丛中不时有小田蛙跳出,睁着双眼直直地瞪着人看,似是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至有感

    童年的记忆里,夏日有着太多难忘的场景: 清晨路边草尖上冰凉的露珠,绿波起伏十里飘香的荷花荡,田间热火朝天的抢收和抢种,打谷场上的太阳雨与守夜,午后树荫下的小憩,夕阳下的牧童,村口成群结队归家的鹅鸭,家家门前摆出的丰盛晚餐,田边捉萤火虫嬉戏的孩子,村东谈古论今纳凉的大人们,躺在凉床上数着星星渐入梦乡年少的我……。

    童年的夏日,是各种极致体验叠加的季节——火辣辣的阳光,浑汗如雨的劳作,暴风骤雨的洗礼,暮归时疲惫的身躯;亦有瓜果的甜美芳香,水中嬉戏的自在畅快,随风而至令人心醉神迷的荷香,夜晚纳凉的舒适快意,当然还有收获后的喜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记

    上小学时,一日傍晚家里忽来客,仓促间家里无甚好待客,父母面露难色。见此我提醒到:南园的瓠子已壮(每日上学,都从旁边经过),可摘。父母一听随应允,遣我和大哥前往。 

    南园边,一排临水而立的竹架上缠满绿色藤蔓,无数只圆硕的青皮瓠瓜缀在其间,甚是诱人。我指着最大的两只对哥哥说,就摘它们!瓠瓜都长在向水的一面,哥哥挽起裤脚下到水里,费了好大劲才摘到。我抱着两只瓠子,喜笑颜开地返家,感觉路上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与平日不一样。

    回家后妈妈问,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