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12755
  • 开博时间:2007-07-29
  • 博客排名:第387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双抢”记——插秧

    早稻收上来,“双抢”只忙完一半,还要插秧。

    打下谷子的稻草被捆成一把一把的,立在田间地头让太阳暴晒。几个太阳(几天)之后,草把就轻了许多。将这些半干的草把担回场基边或村边空地上晾晒,完全晒干后堆成一个大草堆留作秋冬燃料,也是冬季里很好的牛草料。

    村里的草垛集中在村前的一片空地上。待到全村的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晒谷

 

    晒谷场在村南。

    这里以前是一片坟地,后来坟被迁走,地被推平压成场基(晒谷场)。每年“双抢”前夕,家家户户会整理自家的场基。先用锄头将场基表层的土和杂草翻一遍,用水将土蕴湿,等土快干时撒一层草木灰,用石滚将土压平实。这样沙子被压进土里,地面非常平整,正好用来晾晒稻谷。

    第一次看大人牵着牛拉石滾压场基,甚觉好玩。等大人们走后,我们几个小伙伴过去合力推石滚,可使出吃奶的劲,石滚像是生了根,纹丝不动。后来听大人说那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乘凉

    斜阳西下,村庄上升起缕缕炊烟,人们迎来一天中最轻松惬意的时刻——收活回家吃饭休息。

    人们将田间的农具收拾一下,踏上长满青草的田间小径,晚归不用急,脚步再放慢一些。上了大堤,下面是坝河,有人迫不及待地抢先跳入河里。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刻,河水仿佛在召唤,我常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直接跳下水,反正从里到外都是脏的,到水里一块洗。清凉的河水里,孩子和大人们混合在一起,一日的辛劳后,人们得以尽情洗去满身汗水与疲惫,河水如母亲的手掌般轻轻爱抚着每个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双抢”记——抢收

     九十年代前,生在南方农村的人大多干过“双抢”——抢收成熟的早稻和抢种下一季的晚稻,那种经历只要有过一次就是终身难忘的。

     一大清早,人们踏着晨露走向稻田,趁太阳没出来还有些凉快,将田里已成熟的稻子割倒。草丛和田间的露水非常清凉,打在身上甚至有一丝寒意。一家人向着一大片黄灿灿的稻田,弯下腰,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嚓、嚓”声响过,一排排稻子被撂倒,放在身旁铺成笔直的一行。稻丛中不时有小田蛙跳出,睁着双眼直直地瞪着人看,似是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至有感

    童年的记忆里,夏日有着太多难忘的场景: 清晨路边草尖上冰凉的露珠,绿波起伏十里飘香的荷花荡,田间热火朝天的抢收和抢种,打谷场上的太阳雨与守夜,午后树荫下的小憩,夕阳下的牧童,村口成群结队归家的鹅鸭,家家门前摆出的丰盛晚餐,田边捉萤火虫嬉戏的孩子,村东谈古论今纳凉的大人们,躺在凉床上数着星星渐入梦乡年少的我……。

    童年的夏日,是各种极致体验叠加的季节——火辣辣的阳光,浑汗如雨的劳作,暴风骤雨的洗礼,暮归时疲惫的身躯;亦有瓜果的甜美芳香,水中嬉戏的自在畅快,随风而至令人心醉神迷的荷香,夜晚纳凉的舒适快意,当然还有收获后的喜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记

    上小学时,一日傍晚家里忽来客,仓促间家里无甚好待客,父母面露难色。见此我提醒到:南园的瓠子已壮(每日上学,都从旁边经过),可摘。父母一听随应允,遣我和大哥前往。 

    南园边,一排临水而立的竹架上缠满绿色藤蔓,无数只圆硕的青皮瓠瓜缀在其间,甚是诱人。我指着最大的两只对哥哥说,就摘它们!瓠瓜都长在向水的一面,哥哥挽起裤脚下到水里,费了好大劲才摘到。我抱着两只瓠子,喜笑颜开地返家,感觉路上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与平日不一样。

    回家后妈妈问,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季

今年的雨季较往年漫长,已入小暑仍连日阴雨,空气湿润清新,舒适宜人。

在城里,雨季最深的感触是天气凉快,没有夏的感觉。相比酷暑的煎熬,这已是大自然的一种馈赠。

老家在长江下游北岸,四季分明。小时,每年的梅雨季节,一场暴雨过后总是大河涨水小河满,平日水流细小时常干涸的小溪一下变得水流湍急起来。小溪连通下游的大河,上源是山林,雨水从山上带来丰富的营养物质,引得大河里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毕业班论文答辩后,与指导的学生约在口味园一聚。以前很少这样,今年不知为何,学生要离校时,心头生出一丝不舍与牵挂。

在餐厅坐定,与学生随意地聊。可能她们还未离校,尚有一层师生关系,略显拘谨。我说:一毕业,我们就是朋友了。她俩一听,立刻会心地笑了,表情也放松了许多。临别,她们送了我两件小礼物,我表示谢意后开心地收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晨遇

早上送子廷到学校门口,一带红领巾的小朋友上来,冲我伸手道:“叔给我点钱,我要买本新华字典,我忘带了。”孩子看上去最多上二年级,说话语速不太连贯,还带有一点奶气,乍一看满以为是刚从学校里出来的。

我的第一反应是:字典没带应没多大关系,与同学合用也行,犯得着到校外向陌生人要钱去买吗?再者,向陌生人要钱,口气应是征询和请求,而不是伸手就要。稍犹豫了一下,我便没理他,转身向马路对面走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冬天有点冷

    凤麓山农贸市场坐落在巢水之滨的凤麓山下,是全市最大的菜市兼花鸟市场。市场里一年到头人潮涌动,喧闹声不绝于耳。          

凯子在农贸市场管理办公室工作十多年了。工作并不复杂,每天早上人流高峰期维持市场秩序,疏导车流和管理车辆停放,平时坐办公室值班。

凯子的儿子上初中了,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名

十·一回了趟老家。返程前二嫂的姐夫要尽主人之宜,他的热情好客我早已领教过,遂欣然赴约。

饭桌上和姐夫紧挨着坐下,谈话间他说了一件与我二哥有关的往事:我那朋友陆行长,一次因一件小事与邻居发生口角,这位邻居是个火爆脾气,两句话说呛了照着陆行长的面门就是一拳,打得陆行长一脸是血。陆行长给我打电话,我叫上你二哥和办公室主任,仨人一道赶往陆行长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院,天空及远方

前不久,小弟秋阳在电话里说要来我这出差,我颇感惊喜,我们已有多年未见。

在小区门口见到秋阳的那一刹那,我有一点点陌生感,他的表情里亦分明写着同样的感受——他上小学三年级后我就没再见过,我们对彼此的印象还停留在二十年前。他的脸部轮廓基本没变,两句话交谈后,一种久远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往日的时光又浮现在眼前,倍感亲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豪哥

我与豪哥是大学同窗,且住一个宿舍。

那年九月,我揣着录取通知书来到省城。到□□大学报到后,提着行李前往宿舍。一进宿舍就见靠窗的铺位下方,坐着一位眼神发亮、非常精神的帅小伙,这就是豪哥。和他打招呼,他说来自B城,说话时脸上闪过一丝聪敏和狡黠的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博文

初识博文,是在03年夏。

其时我从西南的Y大学毕业,回到老家,来到位于本省北部一座小城的C大学,当了老师。

这一年进校的新老师,都被安排在校外一栋宿舍楼里。我被分在四楼靠楼梯口的一个单间。上了四楼,整个楼道静悄悄的,想必其他人安顿好后都走了。我将行李放进屋,也回了老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生

清明,带子廷回老家给爷爷上坟,也看望奶奶。

一进后院,子廷就看到有两只大白鹅伏在地上,腿被拴住了,动不了。奶奶见到子廷,亲切地说:这两只鹅是买来杀给你吃的。

子廷还没这么近距离看过鹅,俯下身轻抚鹅背,又摸摸鹅柔软的颈项,鹅很顺从,睁着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看着子廷。子廷说:我们找一池塘把鹅放了吧。奶奶和我们相视一笑,说放到池塘可不安全,很快就会被人捉去杀了吃。子廷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