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桥流水

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21067
  • 开博时间:2005-02-20
  • 博客排名:第260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霎时,天地间清净了

一日的南风吹过

脱掉臃肿的外套
脱掉毛衣
脱掉秋衣秋裤
脱掉贴身的亵衣

脱掉累
脱掉备
脱掉机械
脱掉欲望

脱掉毛发
脱掉皮肤
脱掉肉
脱掉骨

脱掉能脱掉的一切
霎时,天地间清净了
分类:慢抒情 | 评论:0 | 浏览:1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梦

  
脚疼。脱掉鞋子,大拇指里钻出一只蚂蚁,弹掉,又钻出一只类似蜈蚣似的多节动物,壳子看起来很硬的样子,爬走了,留下一小土堆儿。类似的情节,接连发生两次。
有人诅咒我?
我开始寻找诅咒我的人,是一个村里的长者。我该喊他六爷爷。他让人在路上埋了好些地雷,引线是长而细透明的绳子,一看就能看出来。经常是别人替我趟着了引线,而我离的挺远。最险的一次,我离的近了,就往一旁滚,脚却被绳子给扯住了,但炸弹威力似乎小了点,所以仍无恙。
找到长者,很激愤地问:“爷爷,你为什么要害我!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
长者语重心长地说:“记得上次去某地吃饭吗?”
我点头,“记得!”
“多么好的梅花糕,没人吃,都浪费了。某某不吃,某某某不吃,就连那个小司机也不吃!我知道怎么回事!他们看不上这东西,不愿意吃,觉得没身份,掉价。好,你们不吃,我炸你们!”
我辩解:“我真不是不愿意吃梅花糕,我就是没在意!”
长者微笑,“有些人就是心大到什么都不在意,却对一个字很用心。”
分类:小记事 | 评论:0 | 浏览:1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关近



天色渐黯,不开灯
在一团黑里念叨某人
再过七八天
年庚就是一花甲了

仍没有得到
这个年龄应有的体面
往上伸展的枝干
仍没发芽的迹象

再晚两年,大概
孙子都抱不动了吧
他,鬓角泛白
面带一贯的笑

——写于“小年”
分类:慢抒情 | 评论:0 | 浏览:16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8年的最后一天

喧嚣的2008年中的最后一天。
一个人,两米宽的大床,赤裸裸地躺在被窝里,翻阅着心仪的书籍,满口余香。
阳光穿过玻璃,滤过了深冬的清寒,照射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
昨夜,或者今晨,被鬼压身了,科学点的说法是“梦魇”。以前也有过数次这样的经历,次数多了也就不觉得可怖了。通常都是半睡半醒时,被某物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丝毫,想喊也喊不出声。有次,女朋友正睡在身边,碰我一下,就把我拉出了那种状态。于是,很矫情地以为,女朋友大概就是命中注定要和我互相扶持过一辈子的那人吧。这一次是不同的,朦胧中,有人压了过来,亲了下我的嘴,我猛地睁开眼,就摆脱了梦魇状态。
唔,奇怪。我疑心是,前段时间翻看《阅微草堂笔记》次数太多了。
这几天早晨,情欲沛然,某处狰狞矗立,青春焕发。一年萎缩若是,临年底了,却这般生猛,兆示着来年的运势么?

分类:小记事 | 评论:3 | 浏览:1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个喊捉贼的贼已经忘了他就是那个贼

有时候我在想
那个喊捉贼的贼,肯定
已经忘了
他自己就是那个贼

更多的时候
我疑心我就是那个贼
因恐惧而假装若无其事

内心的那些小邪恶
在阳光下潜伏
我几乎忘了他们的存在

而每次的正点钟声
总会吊起我安逸的心

必有破门而入的审判者
将我缉拿归案

而我还没做好准备
分类:慢抒情 | 评论:2 | 浏览:2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1页/3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