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桥流水

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20392
  • 开博时间:2005-02-20
  • 博客排名:第260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公然胖了

  上大学那阵子,有个女孩劝我不要满腹牢骚,小心以后变成某某某样愤世嫉俗的小矮胖子。这话令我深受刺激,很不舒服,立马反驳道,“劳心者是不会胖的。”我怎么会胖呢,又怎么会又矮又胖呢?

没多久,大学毕业,去了东阿某乡镇政府工作。所在的岗位很清闲,面子工程而已,除了应付上边检查忙上一阵子,大部分时间都无事可干。鱼肉乡里,醉死梦生,一个朋友如是说。半年之后,过春节回家,见过的人都说,哎哟,胖了啊。乡下人都是以胖为好的,胖,是福气,所以,忌讳点的说法叫发福。一称重,居然足足胖了二十斤。二十斤,多大一摊肉啊,够我们爷俩过个春节的了。

再后来,在济南漂了一年。再后来,女朋友毕业,回到聊城,换了两份工作,一个干了半年愤而辞职,一个被人糊弄惨淡离职,稀里糊涂又是一年。这两年里,漂泊不定,体重倒没怎么变化。

我行止不定,也连累着我的那些宝贝书籍,四处零散地存放于各处。直到一年前,与别人合租到这处住所,算是稍微安定了下来,于是把四处存放的书籍,集中到了一处。房间大概有二十平米,带阳台,有地板砖,有张桌子,堆
分类:小记事 | 评论:2 | 浏览:2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鬼交谈

与鬼交谈

我向来是平躺着睡觉的,忽然觉得肚子部位上面的被子,变得有点沉,估计要梦魇。

果不其然!

突然就有一东西趴到我的身上,按住我的双手,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还有舌头样的东西,伸进我的嘴里。

我拼命反抗,使劲把舌头往外吐,两只手反抓住了它的两只手,白皙光洁,很有质感,感觉,真真的。

我尝试着和它对话,声音含糊的很。

“你是谁……”

我发现我的声音开始有点清晰,但依然含混不清。

“……”

它说了些什么,我没怎么听清楚,接着追问:“你说什么?”

“干的妈。”想起诸葛亮骂蒋干的段子,我心说开玩笑吧。

“你到底是谁?”一边问,一边琢磨,不会是这楼里死过什么人吧。

我说你能不能让我看见你,用
分类:小记事 | 评论:1 | 浏览:16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嗜梦者散记

梦见被狗爪子抓着了,去医院看,结果给另一个女孩治。同房里躺着李宗盛,在那看报纸。女孩啊了一声,说我认识你,我认识你。李宗盛很淡定。女孩说,你是王立平。我说不对,明明是罗大佑。李宗盛很失望,他们都是小弟辈的。我们俩说,哈哈,知道你是李宗盛,跟你开玩笑!(1月8日)

梦见麦收时节,跪在老家堂屋里,哭大姑,哭姥娘,哭母亲,哭到声音嘶哑断断续续。表哥们抬来棺材,大概是要给母亲。母亲去世的时候,没有棺材,只有一个骨灰盒和用砖垒起来的所谓“棺材”。(1月14日)

梦生者死,死者活。(1月19日)

我梦到我姑妈和两个表哥家的孩子在市医院旁边的小摊子上吃饭,说我姑父病了住院了,梦里是凌晨,天还很黑。那几天,正好我手机丢了,没打电话问。30号,有了新手机之后,我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姑父住进县医院三四天了。(1月26日)

梦到腰间系着一块白布!什么意思?心有些忐忑难安!(2月1日)

梦见一只奇怪的生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头像鹿,身子像
分类:小记事 | 评论:0 | 浏览:1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梦?

梦见送一个小女孩回家,八九岁的样子。天下着雨,有风,风还不小。她的伞坏了,我的伞也坏了,伞面都翻上去了。

路过一座桥时,桥北边的河里,有个人在追赶什么东西。河水很浅,到脚腕而已,河水里有一团红色的东西在游动。金乌,太阳里的那个动物!谁要是抓到了,就能卖很多钱?为什么能卖很多钱呢,因为它稀罕,肉吃了有什么特别的功效。这机会千年难遇啊!那团红色的东西很快就从桥底下钻到了南面,我就跳下河也开始追它。心里嘀咕着,可别让另一个人先抓住。他截我追,到了陆上,变成一只灰白色的兔子。扑来扑去,谁都没逮着。我马上扑到它的时候,突然时间到了,那兔子身子变红。没了。大概,这珍稀动物在世上出现,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这段时间逮不住,那就没戏了。

继续送小女孩回家。路上又瞎琢磨,拍下脑袋瓜,对小女孩说:“嗐!刚才应该和那个人合作啊,两个人一块抓,卖了钱平分也行啊!”

送小女孩到家后,天黑了。于是,在她家住下。小女孩变成大姑娘了。我躺床上,盖着被子,身子大概是光着的。她穿着很暴露,很性感。两人隔着被子接触,某处顶
分类:小记事 | 评论:0 | 浏览:1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上身

梦到和几个朋友打牌,先是四个人,打起来却成了三个人。牌老不好,老输。最后一把,打起来,本来有一个小王,另一个朋友又塞给我一个小王。第三个朋友桌面上摆着乱七八糟的,只有图案的图片。第三把,还是输了,剩下一张2,两张J。

和L去上厕所,楼道里乌漆抹黑的,拐进一个门口,看到了厕所门口。L问我,敢进去吗?这地方经常闹鬼,阴风冷冷的!我心想,我正想会会鬼呢。往厕所门口走,突然一个什么东西,撞了我下,撞了我下就闪了,胳膊肘有点酸麻。鬼!

这地方突然多了好多人,我几个大学同学坐在一板凳上。我的身子右边是一张床,躺着一个死去的女孩,手和脚老是抖啊抖啊的,眼皮也是。L突然变成Z了,说,这跟那个是一个味的。意思大概是这女尸和那鬼是一样的。

我追鬼。鬼闪来闪去,闪到了那几个大学同学背后。大学同学背后有一小姑娘,小姑娘长的挺漂亮,很顺眼。那鬼闪到她背后,突然就跟她重合了。鬼上身?我提着一根棍子还是一条板凳?往小姑娘头上夯了一棍子或者一板凳。小姑娘站那儿一动不动,我打错了?正寻思的工夫,小姑娘气势汹汹的责问
分类:小记事 | 评论:1 | 浏览:1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1页/3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