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抒

电子信箱:wangshu1990@126.com
博主:汪抒

《车过蚌埠》《霉点》《遮蔽》

《车过蚌埠》

 

 

在自己这列火车上

无法看清

这列火车所要经过的大桥

是什么样子

 

但却看到了旁边的

另一座铁路桥

四根直直的桥墩,和

桥上的钢架

异常空寂,没有另一列火车

 

我居然用手掌

去擦拭车窗上肮脏的玻璃

尽管我也知道

所有的灰尘

都积聚在玻璃的外面

2017913

 

分类:2014——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宾馆走廊》《一个人,或三个人

《宾馆走廊》

 

 

在宾馆的三楼走廊上

他斜趴在窗口

而我正好从接近拐角的房间里

走过来

略感惊奇

这里看不到江面的

甚至也看不到火车

(尽管离火车站很近)

 

对于日期我记得很清晰

八月二十二号的早晨,八点多钟

应该算是上午了

他穿着一件红色的T

——这正是让我犯难的地方

也许是穿着一件青色的T

上面撒落一些白色的斑点

 

分类:2014——浏览: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答《诗回答》问

《诗回答》

 

 

 之前,张枣在一篇题名为《自己的官方》的文章中,很诚恳地谈了对于自办刊物的认识和体会。其中一些观点和看法在我看来很是击中了“要害”。他文章的开篇就写到:“中国百年文学的成绩,恐怕跟作家们自己动手办杂志有关。细细想来,许多文学风波,新人的高调登场,流派的异军突起,都离不开这块自己的园地。的确,周作人是有洞见的,‘自己的园地’首先是强调的个体的独立,发声的自由。”这段话无疑道出了一本负责任的自办刊物的初衷及其所恪守的底线,道出了作家们自办刊物的社会意义乃至历史意义,也道出了一本自办刊物对于个人的无形影响。张枣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写到:“好的写者当然会面对生存,去索讨一个完整的自己,或许还有一本完整的自己的杂志。”这些话在今天看来,依然有着一定的现实意义。

 

在我的了解中

分类:评论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明白,或模糊——读汪抒的诗

明白,或模糊

——读汪抒的诗

 

百定安

 

 

     要从世俗人事中提取诗意,发现和叙述的能力就成为决定一首诗成败的关键。“事实的诗意”,倘若过于依赖、照抄事实,就有可能损伤诗意,反之亦然。汪抒的诗取自寻常素材,语词淡白,叙述有时看似闲碎、纯客观,但其实正是老道的那种,他能从容不迫地将完全的真实通过转换视角、跳跃性反差叙述等,使之虚化、陌生,造成真真假假的感觉。他的诗句,有一种不动声色的张力,犹如一张暗自拉满的弓。无论射向哪里,你都感受得到。

 

    汪抒带有形而上色彩的诗,同样不疾不徐,既不虚张,也不故作,保持着一贯的不

分类:评论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白露》《无非》《透明》

《白露》

 

 

根本就没有露水,尤其在中午

仍然到处都看到

炎热的痕迹

但席子已经翻覆过来,竹子编织的一面

改成向下,藤草编织的另一面

改成向上

空调被已更换成薄薄的棉被

而轻轻浅浅的虫声

几乎挤满所有的空间

 

这个人,显然心已不在门户之内

他固执地相信

许多东西都会像流星雨一样

落下,而他的鞋袜一定会变湿

凉,是多么美好的感受

既然到来了,就舍不得从生命中

将它抽走

 

而一条晨起的鲈鱼,却给他的梦境

染上一缕银白

20179

分类:2014——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反光的地面》《树上的男人》《游

《反光的地面》

 

 

一看到雨天中反光的地面

我就想此刻应该有

一辆坦克驶过

 

仅仅只有这一辆,孤独的身躯

穿行在雨中

只能有这一辆,不紧不慢的雨水

折断在它的炮管上

被哗啦啦响的履带,改变下落的角度

 

其实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它

即使有人在雨水中走过

他们脆薄的脸

都视它为转瞬即逝的幻影,从

不把它看成是钢铁

从不把它看成是勇猛的坦克

 

我也一直没有看到它,我出现时

它已驶过很多时了

我只看到不紧不慢的雨水中

它的履带在反光的地面上留下的痕迹

轻风吹动衣角

这辆早已消失的坦克,在九月的雨水里

竟也如此脆弱

分类:2014——浏览: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乌鸫》《一列货运列车》

《乌鸫》

 

 

我听到乌鸫从黑暗里

飞过的声响

很轻,且细碎

可能只是一只,我竖起耳朵

但不会超过三只

 

霜影未来,月亮早已沉沦

星星越来越少

就像几颗坚硬的石子

 

除了火车,不是每个人都能翻过

略显寒冷的山脊

谁的脖颈没有被风割过

但风早已停下,漂浮在乌云之中

 

安静得我甚至能看到

我肺的影子

不敢呼吸呵,我怕惊扰了

那正悄悄穿越人世的乌鸫

如果它们有两只

那么,我就是其中的一只

 

如果只有一只

那么,我就什么都不是

2017

分类:2014——浏览: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从凤台到淮南》《烟灰》

《从凤台到淮南》

 

 

如果是一个造船厂,那么

也是一个简易的造船厂

太远,看不清楚

 

风,还没有完全凉透

淮河根本不宽

但水清得令人实在难以置信

河滩与堤岸交接处,植物凶猛

 

汽车一直沿着堤上走

在一处停下来,汊河里的水葫芦

毫无顾忌

一条小船也许是被它们挤到了岸上

另一条小船正在水中

被水葫芦那些密密的枝枝蔓蔓

疯狂夹击

 

从凤台到淮南的这一段

这个下午,我再没看到

有任何船只在河面上行驶

 

直到第二日清晨,在薄雾中离开潘集

经过淮河大桥

才有几只货船渺远的影子

像是从我灰色的脑袋中

分类:2014——浏览: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红色的水塔》《记一次难忘的旅行》

《红色的水塔》

 

 

那个人在给铁制的水塔

刷油漆

 

水塔还没使用

他只负责给它

刷上油漆

 

他站立在一只凳子上

左手拎着油漆桶

而握着刷子的右手

一直拿不定主意

 

其实早已完工,他将水塔最先

刷成白色

不知道为什么,三天之后

他又改成黄色

又不知道为什么,两天之后

他又重新刷成黑色

 

改成红色,这仍然不能让他满意

他从凳子上下来

远远地打量

这只红色的水塔

无意义的年头被不断涂改

更加没有任何意义

2017

分类:2014——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一个午梦》《杀鱼的女人》《九月》

《一个午梦》

 

 

他突然被枸杞照亮

其实,他与枸杞一点关系

都没有

 

八月三十一日还不算真正的秋天

尽管雨水不断

如何晒干自己的枸杞

如何把它们

潮湿的身子从行走中一粒粒接住

在干燥之处慢慢摊开

 

对于种植枸杞的田地,他当然

一无所知

但现在,这些鲜红的枸杞

在秋雨的伴奏下

提前闪耀在他的眼前

 

也就是在八月三十一日,他才想到

这些枸杞

仿佛它们就是一种神秘的事物

过了这个时刻

天就不再下雨

毫无来由的念头,谁又能说得清

 

而在这之前

他甚至没有真正接触过枸杞

分类:2014——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位置》《起伏的沉默》《孤独的年纪》

《位置》

 

 

我记得一场十二年前的大雨

却不记得一场

两个小时前的大雨

 

闷热的雨滴,在我的身体之中

回旋了十二个年头

终于在两个小时前

止住了乱踩的脚步

 

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

就像一首激烈的诗从未写出

仿佛我是试探世界的第一个人

十二个年头

没有任何意义

也可以说成是两个、十个,或者

二十二个年头

 

有人在街心公园的体育设施上旋转

仿佛只有这样

才能与语言彻底脱离接触

 

路边的停车格里,凡是没有停车的

都安放了一只更加

潮湿的凳子

是的,它们占据了暂时无用的位置

20

分类:2014——浏览: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不远了”》《微波站》《带鱼、金昌鱼,

“不远了”》

 

 

“不远了”,有人低低说了一声。

我看到许多人都在

向前走,

沿着河堤。

 

也有几个人向回走,不知何故。

看不清他们表情。

 

远方只看见河堤,和

许多人的背影。

“不远了”,不知道是谁先说出的,

它在许多人的口中传递。

 

杂乱的脚步声,人数无法统计。

反正大家都在沿着河堤

向前走。

 

我曾有过一阵怀疑和惶恐,

但随后便在内心中消失。

2017

分类:2014——浏览: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桌边》《八月二十七日》《夏日的火车》

《桌边》

 

 

桌边有一个人,只喝茶

他说不善饮酒

 

他只看别人推杯换盏

以致我这个生性从不多疑的人

不能不有所怀疑

 

即使他的衣服口袋里

没有装上一只

不会叫的知了(哑蝉),应该也会有

一只可能正在睡觉的

昆虫

或许还会是一条鱼

(因为他来自一个地名中

含有水的地方)

 

我不能不一次次放下杯子

悄悄观察

但又不免失望,没有任何迹象

能证明我的猜疑

他只是一口一口地喝茶

并没有任何特别的举动

 

凡是袭上心头的

再也无法去掉

即使我已浮上云端

也无法洗去身上

分类:2014——浏览: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一次晚餐》《冰层上的煤油》《安静的

《一次晚餐》

 

 

我现在还没有看到

那几个人

但我知道,菜已上到了桌上

灯光垂下自己的影子

 

现在,那个出租车司机

也有点焦急

“你找的饭店也许还在前面”

地点他也不熟

薄暮让视野中所见的

都已变成模糊的轮廓

 

但还看不到江面,它被一道

长长的江堤挡住

散步的人在堤上吹着渐渐变凉的夜风

 

一次晚餐,却像一个秘密的聚会

当我迈进那个大院子

进门,又向左转

穿过长廊

我暂且还没有听到长廊尽头门后

的低语

 

在波涛上擦洗过身子的暮色

在屋顶上嘎吱作响

2017

分类:2014——浏览: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我慢慢消解掉了我的勇气》《卖藤椅的人》

《我慢慢消解掉了我的勇气》

 

 

如果有更多的人走过

 

至少应该有另外一个人走过

 

可现在桥面上,除了我之外

没有其他人

 

那么我在想

如果有一场雪

雪后,我就会从这桥上走过

 

可是,离下雪还很早

现在只是下着小雨

甚至九月还悬在云端

根本没有降临到

我的身边

 

我慢慢消解掉了我的勇气

20178

分类:2014——浏览: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251页/37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