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抒

电子信箱:wangshu1990@126.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280704
  • 开博时间:2005-02-18
  • 博客排名:第111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湘彼岸花

2018-07-20

候爸情目恩

2018-07-20

西界哀技

2018-07-20

黄遇结失

2018-07-1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卖鱼的人》《槭树》《桉树》

《卖鱼的人》

 

 

卖鱼的人昨夜有点发烧

身体不舒服

但不是太碍事

 

整整一夜,他在微烫中

都看到鲜红的鱼鳃

(不是哪一条鱼)

和鱼的眼珠

(也不是哪一条鱼)

 

有一条莫名的鱼影,像月亮

穿透他的墙壁

投映在床前的杂物上

 

卖鱼的人要起得早

必须早睡

夜的黑影无法横亘于宽阔的河面

但峭楞楞地竖立在冬季的河堤上

2017、12、19

 

 

《槭树》

 

 

槭树的树干站立在围墙之外

但它的许多枝条

却漂泊在围墙之内的空中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游》《水迹》《水乡》

《下游》

 

 

再短促的河堤

也有下游

再短促的冬天的河堤

也有下游

 

何况这条河堤根本就不短促

一个人即使派遣自己

轻捷的影子

至少也要走上一天

 

我没有办法不关心下游

关心下游所有的消息

 

可是没有任何船只

满载而来

压低着水面

 

虽然有一艘白色的汽艇

缓缓经过我眼前的桥下

但那是昨天

不是气氛低迷的今日

2017、12、18

 

 

《水迹》

 

 

冰很薄,只在在河面的边缘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博客准备废弃了,

2005年注册,已使用13年了。就我写的这些平平淡淡的诗,居然多次发不出来。

分类:散记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鸵鸟》《住宿》《小雪豹》

《鸵鸟》

 

 

23岁那年,我头一次见到

鸵鸟。

它伏在一小块沙地上,

像是熟睡,

一直没有越过身边的栏杆。

 

后来我又打着伞去看过它一次。

它浑身潮湿,

眼珠发亮,

正在雨滴中疯狂乱走。

(空间太小了,

它也不是有规则地转圈子)

它的直直的腿,和怒起的羽毛

完全不是一副

垮塌下来的样子。

201712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漆》《冬季》《从邻村喝酒而回》

《油漆》

 

 

冬雨有时并不粗硬

 

我喜欢有着漂亮的

红色烟囱

的轮船

 

为此,我向码头上那个

穿着黑衣的绅士

致敬

 

寒冷中他向回走

拎着

空油漆桶

20171216

 

 

 

《冬季》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逆向》《水杉》《两艘船》

《逆向》

 

 

我逆向中总共遇到

四十二个人

 

其中有两个人向我问过路

一个人问我冬天的熊在哪里

我给他指了指

我正在前行的方向

另一个人问我乌贼在哪里

看了看他同样潮湿的

面孔

我还是指了指我正在前行的方向

 

后来很久才能遇到一个人

但问路的更少

与任何一个人寥寥地相遇的时候

我都会站上一小会儿

他们都相继向我身后走去

 

我不断抹去脸上

薄薄的雨水

2017、12、14

 

 

 

《水杉》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敢确认》《岛上》《内河》《小叙事》

《我不敢确认》

 

 

我不敢确认

那里是否有

一头鲸

 

即使让我在一艘海轮上

手持望远镜

 

即使让我坐在

一座冰山上

缓慢地观察一年

20171211

 

 

《岛上》

 

 

夜晚炎热未散

我沿着一条公路步走

穿过一个

不长的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薄雾缭绕》《从大坝上下来》《孤悬》

《薄雾缭绕》

 

薄雾缭绕,一只豹子

距我一百公里

我看不到

距我十公里

我仍然看不到

距我十米

这么薄的雾,我为什么

还是看不到

直到

一只红铜色月亮似的豹头

从薄雾中

突然涌现

 

它是与我擦身而过

还是

瞬间直立身体

与我并肩

2017125

 

 

《从大坝上下来》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露天电影》《小酒馆 》

《一场露天电影》

 

 

超速的雨滴,突然

而至

 

放映员急忙脱下外套

将放映机盖住

光线呵,光线还在挣扎

但无法射穿

厚厚的衣服

 

到处都是腿和板凳的撞击声

腿消失了

黑暗中的板凳,混乱地

遗留了下来

 

失去了光彩的银幕,在孤独地

迅速变湿

但这一场骤雨很快中止了

 

那时我是一个小夜游神

是一只还没发育好的

猫头鹰

在场外的一棵树上,短暂的

惊恐

又慢慢平复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田》《那种颜色》《两场雨之间》

《水田》

 

 

“有许多野鸭死了,也许是水鸟

太远,看不清楚”

 

那个人其实才从水田那儿回来

缭绕的水汽里

确实什么都模糊

 

没有种植油菜和小麦,冬天就让它们

这样晾着

有时也积上一层薄薄的水

 

距村子有几里路呢

冬季很少有人去那儿

除了远远地眺望

 

“肯定是被人下毒了”,那个人又说

许多树木都掉光了叶子

因此,那个人在说话时

声音特别清晰

201712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暂时中断》《飞速的生活》《两河》

《暂时中断》

 

 

一个人用石灰水在刷墙

那天真冷

他背对着我

用刷把,从小桶子里蘸满石灰水

 

滴到地上的很少

 

他一直没有回头,因而

也就没有看到我

“应该先刷一刷室内”,我在内心嘀咕

 

当然,室内可能已经刷过

那天真冷呵

许多冬青树也冻得乌青

该闭口的都已闭口,所有看到的

只能默默地记在心中

 

一个与我毫不相关的人,在墙前忙碌

 

一只可能是被冻死的斑鸠

直直地,从许多年前

跌落到我此刻的眼前,它至少是

暂时中断了我往下的叙述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车货站》《不断闪烁》

《火车货站》

 

 

那边有好多股铁道

大多数铁轨上都有

一节节空空的铁皮车厢

 

我只看到一部分的它们

比如我看不见火车头

看不见调度它们的人

好像它们只是自己

在来来回回地走

2017121

 

 

《不断闪烁》

 

天上越来越冷,就要下雪了

但被什么东西

把雪暂时阻挡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洁白的诗》《方向》《柏油路面》

《洁白的诗》

 

 

雪地里,有一个人

一支枪

还有一只鸟

可能它的羽毛是白色的

一直看不见

那个人也看不见

也许他被遮挡在

白色的山冈后面

因而也看不见他手中的

也许枪根本就不在

他的手中

还在造枪厂里

他只是空着手

站在那座山冈的后面

有时也走几步

2017121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断看到铁丝网》《在深夜的桥上》

《我不断看到铁丝网》

 

 

我不断看到铁丝网

我不断陷于

交错的铁丝网之内

 

看不到另外的人

(包括这道铁丝网这边和

那边的人

以及,另一道铁丝网这边

和那边的人)

 

我无路可走

但我一直走下去,却没有任何铁丝网能

将我拦阻

我瞬间学会飞鸟的语言之后

又瞬间学会了鹿的语言

还瞬间学会了鱼的语言

一棵树的语言

 

我也可以原地不动

独自建一所房子

201711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断喷涌》《讯息》《冷静的燃烧》

《不断喷涌》

 

 

他在给一匹马

刷油漆

蘸满绿色油漆的

刷子

从马头慢慢刷到马尾

这匹马非常配合

四周很静

仿佛世界的中心只站立着

这匹绿色的马

一桶油漆正好用完

而他内心的颜料

还在

不断喷涌

20171126深夜

 

 

《讯息》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3页/37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