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抒

电子信箱:wangshu1990@126.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277908
  • 开博时间:2005-02-18
  • 博客排名:第111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Grace_LLL

2017-05-2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最后一班地铁》《点亮》《数铁钉》

《最后一班地铁》

 

 

我熟悉地面上的一切

但现在是在地下

明亮、光洁,凉气十足

 

四月的春夜气温已高,尤其傍晚

那一场闷热中的阵雨

简直要把它所遇见的面孔,都

蛮横地带入迅速的夏天

 

时间已近,以为这是最后一班地铁

其实只是倒数第二班

应该还有一列幻影

在远方闪烁

 

不少座位空着,但有的车厢居然

略微拥挤

该闪过的,都是千篇一律

从窗外闪过

站名在地下,只是广播员播报到达地点时

深厚的男声

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低着头

手机已陷落进手掌的肉里

全世界的风云只是从手机屏幕上

流过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涛、落果及房子》《春天的鲈鱼》《没

《江涛、落果及房子》

 

 

我听到一艘船,在几百公里外的

江涛上,急急东去

迷离、恍惚

 

我听到了时间的腐烂之声

春天也有落果

它还是青的

一直滚落到小径上,我的脚前

我抬头看到从云缝中

漏下的春阳

它用光线的梦幻之手

想将它捡拾起来

 

我在路边停顿了片刻,血肉通透

却又无解

 

我看到无数座房子,全都向西而奔

房屋隐秘的骨骼

全都发出嘎嘎而响

20174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潮湿的鸟叫》《永不成长》《肩头》

《潮湿的鸟叫》

 

 

过街天桥横跨徽州大道的末端

雨天更显其空寂

有一个人打着伞,缓缓地

从天桥上走过

雨声不响,很久

又有一个人,从另一个方向

敞头从天桥上走过

后来,还有一个人骑着摩托车

从台阶旁的摩托车道

冲了上来,又在一闪忽间

向下消失

 

他们的脸,其实应该都是我的脸

我从天桥上下去

继续向南走

雨水拓展的黄昏的空间

不该,也不会为一个人所拥有

凡乌云薄者,雨水必多

真不知道明明灭灭的雨水

是怎么从其中

源源不绝地抽出

 

一只鸟

在路旁的树丛中鸣叫了一声

仅仅一声,就那么闪烁了一下

20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场下的车库》《下游或上游》《突破》

《广场下的车库》

 

 

不同于以前,都是停好以后

坐电梯上去,直达某个楼层中的酒店

或宾馆

 

太庞大了,无以估算的规模

A区、B区、C区……,空间如此简洁

但我却无法与上面广场上的景物一一对应

当然不会完全停满,作为一个

对外开放的大型地下停车库

似乎永远都能找到适量的停车位

意料之中,因而不会带来

急切后石头落地般的惊喜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泉》《知之甚少》《燃烧的白酒》

《温泉》

 

 

从温泉池中能看到

光秃秃的远山

(不一定完全是光秃秃的,应该有

浅显的冬天的草木)

(也并不远,几公里而已)

 

还能仰望到灰蒙蒙的天空和雪花

不,雪已住

再次飘雪是驱车回去的

高速公路上

 

还能看到空寂的街道,寒风清醒

从萧疏的远方

吹过来

不,这是在进入温泉池中

之前的情景

 

并不能一下子进入温泉

与一般浴池一样

购票,掀开门帘,通过长长的过道

半透明的帐篷下,雾气凝结的水珠

常滴落到

浴客的头顶上

 

“另一家不是这样的,而是木桶”,有人说

“我去过的,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洲》《在芜湖》《杀到广德》

《江洲》

 

 

“现在这是一个湖,与长江也相通。

几公里外才是长江呢,”

他转回了头:

“再往前,这条路就紧靠江了。

堤外就是江面。

 

初夏之夜如此寂寥,路灯

虽然密集,但与黑漆漆的天地相比

实在是太渺小了

 

不能将车窗摇开,风太大

风中混合的多重气息,难以

一一辨别。

车中再无一个人说话,困意来临

如果此刻月亮也来临

它就正好卡在

这江城深夜的零点。

 

刚才,在洲上一个朋友的家中

我看到了后院的树上

一颗颗混元的枇杷,在灯光的照耀下

就像是陶制的艺术品。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阴》《死去的汽车》《岛上》

《春阴》

 

 

也许是整整两公里长

(我记不清了)

也许永无尽头

(我感觉)

 

树木为什么还要向道路的中间

挤过去

路边的房子

也跟着它们面前的树木

向道路中间不断挤过去

 

停在路边的车子

也正被身后的树木

向道路中间推拥

越来越窄

本来就窄

 

一个放学的小女孩正小心翼翼地、

明亮地

从路的那头走来

她头上的树木太强大了

绿得几乎发黑

 

两辆带着红色篷子的电动车

正缓缓地向那头而去

下过雨了,也许即将下雨

 

潮湿在我的身上蔓延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遇》《微弱的凉气》《过南淝河大桥》

《惊遇》

 

 

七十年代时的月色

有时也特别鲜明

 

他猛然发现有一个人,站在

不远之处

正埋头走夜路的他

被一阵恐惧

几乎将身体夺走

 

“谁?”,——那个人没有一点回应

他又喝了一声:

“谁?”

 

很晚他才从小学校回来

此刻,忍不住头皮发麻

慢慢地,蹲在路旁

摸出一支香烟

好几下,终于点着了火

 

镇定终于渐渐涌遍全身

他壮起胆

走上前去

——一株日日见到的乌桕,枝影横斜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酷暑记忆》《粉刷白墙》《柴油机》

《酷暑记忆》

 

 

一台电风扇,在一个很大的

空间里

(似乎像一件教室

但没有任何桌椅)

 

它在不停地转动

嘶哑地转动

无望地转动

 

好像已放暑假了。学校的生活

总是乏味

而许多印象和片段

却又总是真假莫辨

 

台风就要来了

但还没有来

2017330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痛感》《鸟巢》《码头》

《痛感》

 

 

我头脑清楚

但回忆却越来越

力不从心

 

去年夏天

前年夏天

大前年夏天

许多年前夏天

 

什么都没剩下了,除了火热

就是滚烫

除了迷茫,就是悲伤

哪一件事都是一阵轻风

掀不走的,是桌子

也有窗子

 

有一条鱼印在我的床单上

真的

只有一条鱼,日日与我为伴

可那样的痛感已不算是痛感

20173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近来面目可憎”》(3首)

“我近来面目可憎”》

 

 

因为隔空的滴滴哒哒的雨声

(其实也不算大

这之间,还有楼下某辆汽车

警报声突然响了几秒

被谁无意触碰了吗)

 

她的话,在夜深中,同样因为隔空

我似乎没能听得清楚

 

“我近来面目可憎”

但这一句却让我瞬间怔住

无言良久

 

我的盲目甚至更为严重

缺少一面镜子

所谓的糊涂,就是经常站在

镜子的后面

 

隔空的滴滴哒哒的雨声

它在毁坏什么

好像又在营造什么

我自认的进步,就是取得了自我原谅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构建》《变为垂直》《徒然的激动》

《构建》

 

 

有几个人,在

楼下说话

就像沙子发出的声响

确实,有沙子被运来

从一辆车上

哗哗地卸下

 

通过这些声响,我就能构建

楼下的情景

 

有人在铲地,那铲地的声响

也粗粝地漂浮上来

 

把先前运到的水泥,和沙子掺到一起

用水管放水、搅拌

这样的声响也很轻微

 

接着将会出现什么,我坐在桌子前想

 

用抹刀将它们抹平

光洁的水泥地,到第二天就会变硬

我的耳朵仿佛听到

到第三天,就会有小汽车

在上面停泊

 

我想象的速度,比它们更快一步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夏》

《立夏》

 

 

那个人弯腰在做

他的木桶

 

江水比昨日更加秀丽和浑厚

山峰突然夺目

亮得发蓝

 

有一双巨大的脚印

从微微发烫的半空上

踩过

 

呵,我的朋友

我不要你的木桶

我只要你木桶里的江水

和山峰

 

我还要将

那双无迹的脚印

紧紧抱住

我不愿在人间渐渐苍郁的路上,独自急走

20175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轨迹》《一个词和另一个词》

《轨迹》

 

 

雨总在天亮时戛然而止

 

这时,开了一夜火车的人

或开了一夜轮船的人

突然觉得,控制不住身下之物了

它们的向前已与自己无关

 

他已变得可有可无

就像一位只应该在黑夜中隐身的

神仙

2017320

 

 

 

《一个词和另一个词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春》《裕溪路上,高架桥即将开工》

《早春》

 

 

早春的河蚌仍然在寒冷的水下

在处女般安静

和细腻的淤泥中

 

我在平白无故的墙上看见

一件黑暗的蓑衣

 

外面的风雨紧呐

该封闭的暂且封闭

该浮现的瞬间浮现

2017313

 

 

 

《裕溪路上,高架桥即将开工》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8页/37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