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抒

电子信箱:wangshu1990@126.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278313
  • 开博时间:2005-02-18
  • 博客排名:第111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洁癖》《剪辑师》《交谈》

《洁癖》

 

 

寂静的夜晚来临

几个朋友已在灯光下

排列完整

不,还有一个空座

 

于是,我到包厢外的走廊中

翻手机中的电话簿

 

她说父亲去世了,正在老家呢

感谢邀请

 

节哀,保重!如果到此

结果应算得上美好

空一个座位就空着吧

少一个来喝酒的人

反而让人挂念,甚至念叨

 

通话结束之前,她又说

前段时间经常与谁、与谁谁谁

在一起常聚

 

恰恰全都是我不喜欢的人

这让我凉了半截

失败的手机垂下

捏在沮丧的手中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实》《纠结》《背面》

《真实》

 

 

光影,快给我一张桌子

光影,快给我桌子对面的她

 

没有桌子,我的双手

放在哪里

我的咖啡,她的咖啡

放在哪里

 

光影,我需要你将她勾画得

更清晰一些

低眉,但眼睛明亮

啜饮的间隙

吐出轻轻的、银亮的

低语

 

我已经失望了很久

等待了很久

那么多年我都是一个瞎子吗

今天,我不仅看到

更是触到了我面前的桌子

和她温热的细手

2017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恍惚的数字》《奔波》《被扔掉了》

《恍惚的数字》

 

 

有一天晚上

我遇到十二个穿雨衣的人

我有足够的耐心

把这个恍惚的数字

记下来

 

路程太短

后来我踏上楼梯

所有的脸都消失了

只有雨声还揪着那些雨衣

不放

201776

 

 

 

《奔波》

 

 

一艘船正在行驶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之鱼》《并非对一座桥的观察》

《六月之鱼》

 

 

六月不肯如此结束

它卡在七月的门槛

不肯迈过脚去

 

朋友从海上给我捎来消息

我以为是有关

鱼的消息

一条鱼已沉潜多年

在海水中磨练成

不像是一条鱼

 

我已进入七月

我悲哀地向那边望过去

一条鱼的影子像灯

投射在许多人模糊的脸上

2017630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的房子》《白白度过》

《夏天的房子》

 

 

我看到夏天的房子里

有一个人

 

看到他

我就知道,这已是夏天了

 

我从那么远的地方

看到他,一个人独自在这所

房子里

 

这正是我需要的火热的画面

 

马和鸟都热死了

也可能是它们躲到了

天上的云朵之中

 

因为有这个人,因而

这所房子便

清凉地显现出来

 

我还在那么远的地方,独自行走

两手握着的

都是汗滴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有水,一直是水》《夏天的松树》

《只有水,一直是水》

 

 

一条大鱼

另一条是小鱼

 

大鱼不见得就比那条小鱼

更大一点

何以称之为大鱼

不得而知

 

小鱼也从未有过委屈

它并不知道那条大鱼的存在

 

有一阵子,那条大鱼的影子

在水中快要覆盖到

那条小鱼的身上

 

但是太遥远了,终究没有覆盖

 

而那条小鱼,早已长大

最起码早已不在那个位置

 

只有水

一直是水

2017、6、21凌晨1时许

 

 

 

《夏天的松树》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加油站》《飞机》

《加油站》

 

 

夜间的加油站

巨大的星空下的加油站

 

初夏之际的加油站

树木立在黑暗中,是独自的世界

 

一辆货车刚刚加满油

缓缓向外驶出

巨大车身呵

红色的巨大的车身

从灯光下到黑暗中

只是一瞬

 

正在加油的车子,相比显然太小

两个人正在光线模糊处

另一个人站得

更远一点

似乎所有的星光都只为他们倾斜

 

能否闻到油枪中汽油的气味

在这寂静的夜晚

当然能,但非常轻微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火车上》《抽屉》《也可能相反》

《在火车上》

 

 

那几个人涌到江边

要看大船

现在的江面上,再不是从前的记忆

哪还有大船

 

我已经坐火车离开,窗口明亮

初夏正一副迅猛发育的

样子

 

呵呵,我甚至看到

铁路外的三只麻雀

它们疾飞的速度

毫不亚于火车

 

我甚至还恰好看到三粒蚂蚁

速度也十分惊人

它们疾走的方向

也与我完全一致

 

阳光的亮度也至少提高了一百倍

 

去车厢那头倒开水的

少女

有着无与伦比的

好身段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色的轮船》《在钱塘江边夜行》

《红色的轮船》

 

 

他一夜三次梦见

那艘红色的轮船。

 

她却不信。

她从床上坐起来,

万籁俱寂,无任何水声

和机舱的轰鸣。

 

就这样,她一夜三次

从床上坐起来。

他指给她看,真的

那红色的幻影

已占据了他们的肉体。

 

一艘红色的轮船

在某个夜晚,不可阻止地

汹涌而来。

它红色的幻影,冲除了许多界线

包括旅馆与天地的界线

包括他俩天然存在的

一切界线。

 

那是深夜,一艘红色的轮船

让梦见它的人

一直波涛起伏

无法入眠。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起身》《调度》《胆怯》

《起身》

 

 

有人在旅馆的早晨

埋头大睡

(可能昨夜睡得晚

更可能不是)

有人在旅馆中早早醒来

打开床对面的电视机

而有的人在旅馆中一直失眠

夜声早已转变为

被阻挡在外面的晨光

 

是的,该起来了

我就像一个无可选择的影子

不知从哪一个人的身上

正艰难地起身

201759

 

 

《调度》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天目山记》《一个船员》《初夏的少女》

《东天目山记》

 

 

间隔了二十七年,从西天目山下经过。

又间隔了一小段时间

我才恍然记起

我曾横穿过东天目山

从东向西。

 

对时空的敏感和滞顿交织。

这样的矛盾一直没有涣散,

甚至越揪越紧。

 

那时候青春的 眼光,何以识得东天目山

真正的面目!

那时候的茫然,不亚于一条

懵懂的鱼

被谁拎上了山。

 

老公路就是比现在的高速公路好。

但二十三岁,却不一定胜得过

知天命的年纪。

一辆长途班车吞吞吐吐,

我说的诗路旁的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冰和鱼》《带鱼》《惊骇》

《碎冰和鱼》

 

 

“它们和这些碎冰,应该是从

天上降落下来的

那个人疑惑地望着我

可我并没有将这句话从口中说出

 

在超市水产区,我恰好遇到

这个熟人,他刚从蔬菜区走过来

要去熟食区

而我在这儿已经有一回了,碎冰

丝丝的凉气漏过我的手指

 

我坚定地认为,它们不是来自于海中

但我与那个人的谈论

回避了这样的话题

 

是呵,熙熙攘攘的耳朵属于他

而属于我的,是安静的耳朵

它听到在某一时刻,这些碎冰和鱼

从遥远的空中,经过漫长的过程

梦一般,凉意十足地

呈现在我的眼前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品》2017年第7期目录

作品》2017年第7期目录

视 点

灵魂的曲径
 
记 录 时代镜像
问身:精神病院随笔录(长篇节选)/傅爱毛
 
虚 构  叙事中国
一个逃兵的抗战生涯(中篇小说)/张锐强
雨天戴墨镜的女人(短篇小说)/赵剑云
殊途旅

分类:备忘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琴记》《大船》《火车和孩子的故事》

《古琴记》

 

 

另外一些人,在另一边的茶几旁

喝茶,一个佛乐作曲者

有一只装满好茶叶的布袋

 

古琴也许并未闲置许久,但就在此刻

之前离开它的人

我没有看到

在我之后而来的人,我更无法预知

 

我索取的东西是否太多,现世呵

我不要你院子中的石头、旧日的雨水

以及藤蔓,青山虽然我透过门楣

可以遥望,江水之声我也

似可耳闻,但

我不满足

 

这是一个隐形的抽屉,我的手指

触到琴弦,抽屉轻轻地、

缓缓地被向外抽出

 

我按捺住我的惊喜,或者说我从无

任何波澜,这抽屉不为我所有

它只是把自己的秘密

让我看上一眼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村水库》《手术之前》《江边的港口》

《陈村水库》

 

 

朋友是当地人,对这一带

当然非常熟悉

他驾车带我,穿过陈村旁的青弋江大桥

然后沿山脚下的公路向上行驶

 

已经有春末的气象

该成熟的还没有成熟,但竹子

和松树例外

从来看不到它们成熟的过程

从山峰一直到山谷

凡是它们占据之处,最沉静的时刻

它们的头顶上也是风云激荡

 

看到水库的坝体了

“备战 备荒 为人民”,七个红色大字

像七个手掌向下插得太深

无法向坝顶走去,薄暮中的铁门

已经上锁

白日即将被黑夜收走

向下俯瞰,坝体内外巨大的落差

令人难以承受

但我的内心还是挺住了

2017

分类:2014——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9页/37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