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旅人

一些或者与我有关或者我喜欢的文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807
  • 开博时间:2007-07-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亦蓝印象(作者:张昌竹)

  这家伙在读高中时就很有文名,其时是一个清丽无邪的孩子。一别二十余年,再见依然是一个清丽无邪的孩子,说话爽快,却有不少世态炎凉的冷却和软化。
  
  今年,早闻其出了一本散文集,心动,感觉她终于开始打包送货,批发美丽和洒脱了。文章是在其博客里读了不少的,因不知书名,也不知何时出,听消息有两月余,心不在焉,什么都不在焉,只忙着做我的事,心动竟没有过去。
  
  我们是没有QQ电话之类的。大前天竟在什么群里被发现,她告诉有书送我,在丁枫那里。丁枫也是个纯净的孩子,文章总是情深深坦荡荡,动人处,总有美言美意。
  
  丁枫是亲自送到我办公室的,无奈我在怀化,竟然没能让她实现那想蹭个盒饭的愿望,遗憾。昨天一下火车,急急到办公室,小钟说这么晚了来取书?这书蛮味的,我还想看看呢。
  
  人,在钟情里,总是自私的。其时,居然脱口而出:“好啊,我看完了一定借给你看。”
  
  回来了,就看。李健居然从广东回来,邀酒。有书,不必酒,让一个当医生的同学去陪了一大晚,他为证,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亦怀 亦蓝(作者:九妹)

  亦怀,亦蓝
  
  
  
   每个人总是会怀念一些已经离开的地方。像我,除了家乡,除了称自己前世故乡的凤凰,最怀念的地方便是怀化。
  
   在一些聚会上,总有人问起我是哪所学校毕业的,若彭图湘老师在场,他定是笑着揄揶一句:“这个崽崽呀,是袁隆平的弟子!”当然,我这样的平常人物怎么会是袁隆平的弟子呢?唯一可以原谅的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都被赞誉是袁隆平的弟子,因为我们的学校是袁隆平先生的“杂交水稻发源地”。我们的学校,就在怀化。学校于1938年建校,原为明代湘西三大古寺庙之一胜觉寺旧址,而早在唐代贬谪到此的著名诗人王昌龄,在一个寒冷的雨夜,面对着滔滔的江流,行吟徘徊,于是就有了千古绝唱“一片冰心在玉壶”。校园内,古木参天,柚树成林,校舍井然,环境幽雅,四周是造型别致的具有湘西传统民居村落的建筑群,极具乡土气息和田园风光。2009年8月,学校被国务院增补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在那所学校读了两年。两年很短,刚刚不是新生,转身就成了毕业生。两年很长,年年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未动心已远(作者:汤文培)

  


身未动心已远
  ——读申瑞瑾散文集《尘世间的旅行》
  
   汤文培
  
  
  放下经验,直接体验,这是我一直信奉的一句话。所以,每每遇到“去哪里游玩”“玩些什么花样”等问题时,我基本上从不去查找资料来避免少走弯路,我相信一切随缘,有时,即使走了弯路,我也会安慰自己:真幸运,我看到了别人无缘看到的风景。
  
  我必须得承认,对于我这个喜欢旅行却极度排斥读旅游指南的人来说,翻开《尘世间的旅行》这本薄薄的散文集时,我是抱着一种随便翻翻的态度。一口气读了三篇,我竟然被深深吸引住了,是的,这不是一本推荐旅游景点的书,这种侧重个人旅行体验的文字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欢喜的孤旅者(作者:心舞)

  欢喜的孤旅者
  
  ——读亦蓝《尘世间的旅行》
  
  为一位自己欣赏的人写几句书评,该不是落入俗套。
  
  亦蓝的书《尘世间的旅行》从寄来到今日已近两个月,每天都摆在我的床头,晚间不时翻几篇来读,这是一种闲暇时的轻松与惬意。
  
  “必须有一双会发现的眼睛,一颗能感知的心,你才能捕捉与体味大自然的妙曼,内心才逐渐充实、淡定与欣喜。”亦蓝在书里如是说。还是喜欢和习惯称这位美丽的女子为“亦蓝”——虽然她这次用真名作了此书的作者名。因为我觉得,正如她自己所说,“喜欢抵达一切有蓝色的地方”,故起笔名如此,而素未谋面的我也喜欢这片蓝。这本书,带领我们抵达一片心底最纯粹的蓝,悠然、飘逸、随性、洒脱,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女子,见之无不令人艳羡而倍加赞赏。
  
  追求人生的充实、淡定与欣喜,故而,作者选择远行,甘愿做个孤旅者,却时刻满心欢喜。或许,不一样的童年足以奠定人生的某种基调,对更广阔世界的认知与感受引领了一个少女的成长,更装饰了无数的新奇和躁动的梦。少时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强力推荐:亦蓝和她的新书——《尘世间的旅行》(作者

  

这是我的同学亦蓝的新作,名字叫《尘世间的旅行》。这里面的文章,许多我都读过。她是一个极具才情的女子。文章写得脱超不俗。不是我们一般意义的清新,清新仅仅是指文字的清丽,而她的文字,远在清新之上,在清新中蕴含着奇诡,在奇诡中饱含着哲理,而哲理又不故作高深,由景而情,自然而然。读她的文字,带来的是一种宁静,一种浮世中难得的真诚。
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评:蓝花淡淡开

  


蓝花淡淡开
——读亦蓝《尘世间的旅行》
                           张家和


  

    亦蓝,本名申瑞瑾,目清眉秀,淡装素雅,多才多艺。为人真诚坦荡,为文婉约流畅。她的散文既阳光灿烂,春风花雨;又云淡风轻,空灵飘逸。读完她即将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尘世间的旅行》的书稿,我的头脑里自然而然地跳出这一串美的词汇。
    也许天性使然,外表从容淡定的亦蓝,对“花钱买辛苦”的旅行情有独钟,且独来独往,背着行囊东去西来,在山水间流连忘返,于异乡中乐而忘归。这一份洒脱,又注定在她的骨子里激荡着一缕男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2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电话

  打 电 话
  
  打个电话,就为听听你的声音
  打个电话,知道你还在那里
  但有许多日子在孤独中衰老下去
  你真的还在那里?靠着身后的墙
  那墙面早已发黑,你真的还在那里?
  让疲倦在沉默里掉进一个海洋
  没什么比人世更加缓慢,没什么
  比爱上一个人更为久长。但天色黑了
  原来的风景没人可以看到,一只手
  伸过来,忽然捂住我的嘴巴——
  这是谁的手?我为什么不能把它看到?
  
  2009年6月12日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海夜会亦蓝(作者:午茶时光)

亦蓝要去坝上途径北京 来纸条咨询了几次 怕她弄不明白 便给了我的手机号
亦蓝是我在博客上神交已久的博友 我不愿意称她为美女 如今美女这个称呼太泛滥 出门办事 是个女人必然被人称美女 一般有人在背后喊美女我都是不回头的 听见了 但不受用也不领情 亦蓝应该是美才女 散文写得很好 我还曾在blog上见过她年轻时的相片 是水灵清秀的模样 应该是学校男生追逐的对象吧
最早去她的blog是看她的心情笔记 渐渐被吸引 相互很少留言但又都惦记着 一来二往便熟悉了 去年自驾车去凤凰的时候 途径怀化 我没告诉她 只是当车缓缓驶过怀化的闹市时 心里有一种认同感 彼时 亦蓝正在长沙毛院学习
那天她来电话我正在一饭局上刚刚落座 随即她说想去后海 于是便约了晚些时后海见
见到亦蓝的瞬间我做了个自己也被吓到的动作 竟然上前拥抱了下她 幸好她是个健谈之人 不然我都不能原谅自己的唐突  
荷花市场这边现在真是嘈杂 莺歌燕舞人头济济的  坐哪儿都有一种被参观的感觉 于是我们沿着后海漫无目的地缓慢前行 亦蓝一路和我聊着自己的点滴心情 聊工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丽的细节,留在我心中(作者:赵妙晴)

亦蓝在街上买了一本阿琪的书。

我说:“你可以向她要一本的呀!”

亦蓝说:“我正好看见了,就买了。”

似乎是平常的事,但是令我心动。

喜欢就是,在任何时地,想起你,我不知不觉露出笑容。这样的爱心,美丽又令我记忆。我心里想的是,我若再出书,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给亦蓝寄一本,免得她某天在街上“正好看见了”,又买一本!

她最美丽的地方,就是这么心中无碍地爱她的朋友。祝福亲爱的亦蓝。



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2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亦蓝寄来的书。以及她美丽的手墨(赵妙晴)

  很难想象一个漂亮女子的书法可以这么的归宗。因为几乎所有的成见中,凡漂亮优美的女人,手书总是不尽人意的,但亦蓝是个例外。
  
  曾在亦蓝博客见到过她的陈年手迹,当时就震撼了。
  她的手迹,不止是书法本身的好,更是灵性的美。即便不通书法如我,也能凭着直观,感受到那种笔迹形态的美!
  
  所以在上月底,她说到给我寄书的时候,我就贪婪地嘱咐她,在书上多写一点字。
  现在我收到了书,拿在手里,首先不是翻书,而是欣赏她的手墨。
  我在想,一个漂亮的人,文字又那么好,这本来就已经颠覆了惯常的“好文无美女”的公式,而现在竟然书法又是这么的好看!
  
  我是一个很物欲的人,所有美丽的物,都是那么强烈地鼓舞着我。这些美丽的笔迹,一如那些淳美的文字或者淳美的酒或者意味深长的糖或者四月的河滩上那些白色和黄色的花,叫我不肯放下。
  
  拍照的效果不大好,我的工作台上只有一盏灯,身后有盏灯但光线较暗,加上笔记本电脑显示器上的一点光,所以图片缩小之后的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雅鱼(作者:叶溪)

 北京的皇城老妈火锅店,是比较有档次的四川菜馆。亦蓝来北京,我从西客站接了她,问她在北京的打算。她说不在北京停留,只是去一趟雍和宫拜拜佛,之后就去北戴河。那天是周一,通常这一天我都会很忙,没时间送她,就送她去地铁站,要她自己去。西客站附近的地铁站,有军博、木樨地、南礼士路、长椿街等站,我接她时在西客站的南广场,去长椿街站要顺当一些,就直接去了长椿街站。下车的时候,我告诉她,如果中午她没有离开,我请她吃个午饭。当时皇城老妈的招牌就在我脑海里闪呀闪,因为我想起了雅鱼。亦蓝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主题词是四百年后的雅鱼,我对于雅鱼的认识,基本上也来自她这篇文章。于是,我补充说,我们去吃雅鱼,就在对面的那个店子。亦蓝也爽快,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但允诺中午时候再联系。
 最早知道雅鱼是在四川的都江堰。那天到一家餐馆吃饭,老板娘很神秘地告诉我们,店里有雅鱼,问我们吃不吃,接待我们的成都朋友连忙答应,并介绍雅鱼是肉质特别鲜嫩的一种鱼,只在附件一个叫雅安的地方才有。鱼上来之后,果然味道有别,于是我记住了雅鱼这种特别的鱼。皇城老妈在长椿街开店之后,我们去吃饭,也点雅鱼吃。但煮在火锅里,也并不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亦蓝 读生活(作者:莫偲苓)

[小菏尖尖]读亦蓝 读生活2007-05-27 19:22:43
 来这,收获真的是很多,一进论坛,就被空气里那种相知相惜的味道所感染,看着大家满怀热情地交流,也使得自己干枯的思想得到滋润,有时心痒痒也想跃跃欲试,但还是欠缺那份勇气,担心幼稚的字眼上不了席面。

 女人是感性的,女人是一国的。在读了亦蓝的好笔后,让我很有感触。简单的笔画,没有华丽的修饰,让可以人不费力气地欣赏。那份沉稳,那份专注,也是我自己想要发扬的。可我学不来,或许是我对生活还不够了解,有的却是半浮躁的心和胡乱的杂念。

 我们即将走过自己第二个本命年,身边的女伴们没几个成家的。而且有这样的一个怪现象:成家的都是没有稳定工作的;有稳定的工作的都没有成家。更怪的是,有稳定的工作的女伴们,都有过被“嫌弃”的经历,原因就是没有稳定的工作。在现实中,工作对于女人来说,很重要?嫁不嫁还得用工作来衡量?这是什么逻辑?

 无法告别完美主义情节,无法背负太现实的感情,我们就这样看不透生活,更加难以说服自己。在见识过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睡我怀里的七个女人(作者:王薇婼)

睡我怀里的七个女人

``睡我怀里的七个女人
——毛七602纪事
王薇婼

大姐冷凝,来自常德
二姐桃桃,来自怀化
三姐亦蓝,来自怀化
四姐薇婼,来自娄底
五姐竹梅,来自永州
六姐雅丽,来自常德
七妹霞霞,来自岳阳

据说天庭有七仙女,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多情,所以就有了董永七夕会织女的美丽传说。天上的七仙女毕竟是传说,只能梦里见见罢了,谁知道真有还是假有。但我怀里的这七个女人却是真真实实,有血有肉,有声有色的!她们来自三湘四水各个县市,但都属多情湘女范畴,有着湘女的灵气,有着湘女的才情,有着湘女火辣,有着湘女的美丽,有着湘女的一切优点,一言概之,比七仙女有过之无不及。平日里冷冷清清,身边一个人影都没有,突然有幸一次就拥有了这七位天仙般的女人,那真是搅得我是日夜难宁,寝食不安啊。人说一娘生九女连娘十个样,何况这七姐妹还不是一娘所生,也不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写亦蓝(作者:叶溪)


 随写亦蓝

 再过几天,芙蓉国要对亦蓝做社区访谈。作为芙蓉国相熟的朋友,自然该为亦蓝捧个人场才是。一些朋友,比如淡淡风、红叶、长空、山主、平民等等已先我一步,把亦蓝的风采展示得如花一般。我虽然晚到了,也写不出亦蓝异样的风采,但随写几句,也算是为朋友的一点情分吧。
 我来芙蓉国其实很早,大约在其成立的当年,我就注册了,不过,我在网上活动并不多,甚至注册了一两年还没发过任何帖子。我习惯在一个偏僻的博客里自娱自乐,很少有交游的心态。大约是去年的三四月间,因为搜索盛世芙蓉的一篇书评,我通过网上链接找到了芙蓉国的地址,又左试右试终于找对了登陆密码,才渐渐开始在芙蓉国有些活动。开始是在株洲版和常德版贴些小文字,后来就喜欢上怀版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亦蓝对我文章的回复,我与亦蓝开始熟悉起来。当然,与伊熟悉,并不仅仅因为她回复了我的文章,还因为我和她竟然有一个共同的朋友。这个朋友是现实中的大活人,并不像我们虚拟在网上,这就很容易让我们彼此建立信任,渐渐地交流增多,亦是很自然的事了。
 去年十月,我心血来潮,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亦蓝(作者:向岳平)

  致亦蓝
  
  
  亦蓝:
   你好!
   终于知道你就是申瑞瑾,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位远在深山小学教书的笔友。
   当年,我们都是血气方刚的文学青年。涉江文学社是我们共同的家园。那时的故事是那么美好。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如此亲切。记得我当时懵懵懂懂地将你的一篇文章改得一塌糊涂。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脸红。20年后,再对你说声“对不起”,你不介意吧。
   我认为,在那样轰轰烈烈的大变革时期。我们这群堂堂的爱国青年,居然还在谈那些情呀爱呀的话题,还在写那些所谓的、不关痛痒的、酸溜溜的朦胧诗。简直是幼稚。就是发一些牢骚,也不过隔靴搔痒。
   可以说,从那时起,我就远离文学,尽管当时我已经在广西的一家刊物上发表了我的小说处女作。我开始关心政治,企图寻找解决中国前进道路上许多问题的办法。加上成家忙家务、上班忙教务。每天都搞得筋疲力尽。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不知道,我当时的工作环境。清早忙自己的农活,早饭后到学校去,50多个学生,4个年级,分作两个复式班,因为只
分类:转贴文友的美文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