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22025
  • 开博时间:2007-07-10
  • 博客排名:第165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江城子.末日倒计时寄诸友

  

荒碑谶语看成真,欲梭巡,避无门。

团购飞船,约向广寒奔。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7 | 浏览:5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阴雨厦门

  

月底腾出几天去厦门,碰巧撞上阴雨天,从若有若无的牛毛雨到绵密的中雨,乃至瓢泼大雨,全都赶齐了。

 

做一只横穿厦大的鸭子。

 

分类:走走停停 | 评论:7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园三题

  陆诗云:“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一) 园景
  


  寻常春色许收藏,紫玉含苞碧水长。泅渡鸭儿桥下过,晴光转处是微凉。
  
  (二) 钗头凤碑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15 | 浏览:19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绍兴东湖

  


  


  
分类:走走停停 | 评论:7 | 浏览:1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蝶恋花.雨中

万缕千丝飘景愿,
珠迸檐牙,零落无人管。
流景生花空冷暖,
眸中寒碧相思惯。

春日几番成简版,
一地丁香,一段尘封念。
犹隔玻璃看散漫,
片时数到天涯远。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9 | 浏览:10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人两首

鹧鸪天.寄晓丹

勾指青春十载间,他乡约共说方圆。
京畿垂柳从兹绿,沪上高楼隔雨喧。

逢诞日,祝康安。阖家欢逸证情绵。
娇儿梦里含涡笑,料是如君别样娟。


踏莎行.赠闺蜜小熊手工精油皂

眉眼真真,音容了了,
是谁琢出红胰巧。
初收宿雨近佳时,
玫瑰开在风之角。

细沫浮香,篆烟簇绕,
尘埃落定清姿袅。
青春魔法与君猜,
个中秘密它知道。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8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减价!

文:莉茜.琼斯 / 译:眉心一点紫

“对不起,”我身后的女人说。她刚才踩我一脚的力道够大的。我回头看看她,笑着说:

“没关系。”接着我朝她抱着灯柱伸到我面前的胖手死命地咬了一口。她惨叫一声,松开了柱子。

我再次回头看她。

“对不起!”我说,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这灯柱是我的!我的胳膊肘和右腿都绕在上面,我可不愿松开它。我身后的那个婆娘就是想取代我的位置,所以她才踩了我一脚。我们都在等待今年最大的特卖会开场,任何花招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任何人只要抓紧灯柱就不会被挤到队伍的后头。敢踩我的脚!我正好穿着钢跟靴,头发塞到无边小便帽底下。去年我错失了一件顶呱呱的T恤,就因为有个对手揪住我的发辫,差点连同头皮一起扯了下来。吃一堑,长一智。我知道,把自己搞成这样很疯狂,可我在几年前曾有过一段创痛的经历。那时我傻透了,只因为腿弄断了,就没进特卖场。猜猜发生了什么:我的朋友玛丽带回了一件绿色尼龙毛衫,上面印着亮晶晶的小狗图案。这件毛衣呼唤着属于我!可玛丽不肯让给我,就算给钱
分类:译海寻舟 | 评论:7 | 浏览:1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踏莎行.惊蛰

地暖三分,天青一咫,
蛰龙遣作东君使。
池塘新涨碧漪开,
风来能渡鸳鸯几。

未解缁衣,先寻彩笔,
阿谁长守冰川纪。
海涯芳讯早流传,
扶霄借我轻灵翅。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10 | 浏览:1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踏莎行. 拟景(新韵)

素手剖柑,乌眸流转,
凉生玉露玻璃盏。
如烟网事指间虚,
水仙谢后东风绾。

左键春天,回车景愿,
此中删去光阴缓。
双肩荷雨立街心,
微倾红伞深深见。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6 | 浏览:1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专用车位

作者:凯西.克拉博/译:眉心一点紫

我有幸在自己打小生长的乡村地区定居(至于究竟是好运还是坏运,取决于你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目前在距西部二十多英里的一座不知名的小城市的一所小学院里教授英语。我和妻子的家人都居住在这个地区,在好些个周日的下午,我在饱餐一顿后昏昏欲睡,耳畔懒洋洋地萦绕着家长里短的闲话或电视播报的体育赛事。上镇子时,我总会碰上那些跟我一起长大的人,如今我们一道调侃我们的年纪、家庭、职业以及这个我们视作家园的沉闷社区发生的被当作新闻的琐事。我们偶尔重拾老交情和亲密感,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可能会有助于解决意外事件或危机的时候相互求助。无需明言,每当面临导致全然陌生感的窘境时,那些熟悉的面孔在场会给予多大的慰藉。
当然,在一个烟雾弥漫的八月的清晨,当乡村公立图书馆后面的停车场冒出一本房子那么大的书的时候,所有人都显得措手不及。首先报告的是一名乘着第一道曙光溜狗的男子。当狗主人,一名退休的航空飞行员牵着狗走向一个隐隐绰绰的笨重物体时,这原本驯良的动物颈毛竖起,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嗥叫。由于无法在朦胧的光线下辨认,前飞行员推测那是村里人在前一晚放置
分类:译海寻舟 | 评论:4 | 浏览: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出女士


文:德鲁. 科尔斯 / 译:眉心一点紫

洗牌的时候,一张张牌在我手中跳跃、翕动。这声音在我听来格外悦耳。“来吧,伙计们,”我喊道,又开始老一套程式,“站出来试试运气。找到幸运的女士,你就赢了。”嘈杂的人群源源不断地从我身边经过。没人能抵挡我。每一分钟就有一个傻瓜出世。

一个拿着毛绒熊的小孩向我走来。“我能玩吗?”他问。我一视同仁。任何人的钱对我都没分别。

“小家伙,翻倍或赔光。我们从一美元开始。”一张皱巴巴的票子出现在桌面上。随后是三张牌。

“找出女士。”男孩凝视片刻,翻开一张牌。背面是一个身穿红黑色印花连衣裙的女士,脸上挂着心照不宣的微笑。我自己的美钞出现在桌面上。

“再玩一把?”男孩点点头。

纸牌发出悦耳的声音,三张牌再次出现在桌面上。“找出女士。”男孩挑出中间那张,花的时间比上一次更少。我又扔下两美元。“你是个幸运儿。再来一把吗?”这回我得悠着点儿,现在是关键时刻。我放下三张牌,让手稍微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你知道
分类:译海寻舟 | 评论:6 | 浏览:1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职场微小说

  作者:佚名
  译:眉心一点紫
  
  初级职务
  
   “孩子,这是一个初级职务,” 渥特罗伯的人事经理曼德尔布罗特说,“一个初级职务,但你会去不少地方。在这儿签字。”
  男孩签了字,曼德尔布罗特领他去工作台,给他系上皮带,揿了一下按钮。随着一阵牙钻般尖锐刺耳的噪声,男孩开始旋转,消失在生产运作的一团模糊之中。
  当运行速度减慢后,男孩再次现身,他老了五十岁,头发灰白,牙齿也掉光了。
   “要钟还是切纸刀?” 曼德尔布罗特一边问,一边搀扶他。
   “什么?”男孩茫然地问。
   “你选择的退休礼物,” 曼德尔布罗特耐心地解释,“要钟还是切纸刀?”
  男孩没有回答,他朝出口趔趄了一步,向前仆倒,死了。曼德尔布罗特叹息了一声。死在工作场所,公司得负担验尸费,还有丧葬费。
  “这些劳动法啊,”曼德尔布罗特摇着头说,“会断送掉这个国家的生产力。”
  
  
  面试
分类:译海寻舟 | 评论:5 | 浏览:19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题画

  


  疏影明玕斗画长,凌霜合是度风樯。莫愁林外无知已,品到高时骨自香。
  


  深秋心事几人知,霜叶迷离带晕垂。咫尺相猜风不语,只因眉眼似当时。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13 | 浏览:12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概率论

  作者:佚名/ 译: 眉心一点紫
    
  到达巡航高度后,我的邻座评论说很难理解人们为什么会害怕飞行。“底下会发生一连串的变故,”他说,“我们在上头却安然无事。”我无意与陌生人搭话,于是把脸扭向窗户,凝视下方的云海。
  
  点心到了。我放下前面的托盘,那人又跟我搭讪:“什么时候曾有人自然死亡-我是说-在飞机上?”他的声音颤抖着,眉毛上结满汗珠。从来没有,我想。就我所知,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
  
  用过餐后,我慢慢地睡着了。我梦见自己问邻座他是不是也觉得机仓里的空气怪不舒服的,他慌乱起来,手掌挟住我的脸,想要吻我。他口臭难闻,我惊醒了,发现旁边的座位是空的。直到飞机降落,还是没有人来。
  
  几天后,我在报纸上读到一则新闻,讲一个经常坐飞机的人被一个他所结交的空姐用棍棒砸死。我不确定受害人是不是我的邻座,但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谋杀犯旋即自首,声称因谋杀而被处极刑的可能只有在飞机上自然死亡的一半几率。
  
分类:译海寻舟 | 评论:5 | 浏览:10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仕女图

  


  绉薄衫儿坐寂寥,清光如幻草花摇。箫音此夜戛然后,月落江南第几桥。 
  


  红妆孰道易孱愁,卧读蕉阴翠欲流。栩栩风凉身若蜕,魂凭午梦到商周。 
  
分类:诗词曲赋 | 评论:11 | 浏览:10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颜盈耳

2019-12-03

小奋青滤pe

2019-11-24

金戈木马

2019-10-23

静波儿

2019-10-19

画蛇者说

2019-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