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斋

ReturntoLateMingDynasty,Staythere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748934
  • 开博时间:2007-07-07
  • 博客排名:第185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Kant and Norah Jones

  

    假期翻起了康德的《论崇高感和优美感》,看他如何寻找、界定美好与欢乐。

    康德是典型的古典主义者。今日的50后、60后学人中,有许多都喜欢他界定的崇高与优美。他们喜欢向70后、80后、90后学子推荐康德的《论崇高感与优美感》。

    我尊重康德的界定及前辈学人的学术情结,但我仍觉得,对当代许多后辈学子来说,与他们的体验更近的乃是其他界定。比如Cat Power的那首《The Greatest》,也在界定“崇高”,其内涵便来源于当代大都市年轻人可能有的经验。它是典型的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美学教育文本。

    可惜,学术界的50后、60后牛人总喜欢沉浸在自己的古典主义文化教养中,不愿走出来,去关注、理解Cat Power一类的作品及其美学内涵,他们会说,那不过是“大众文化”。教育学界的情况更是如此,虽然口口声声强调,在做理论思考时,要有广阔的文化视野,但实际上一点也未走进当代的许多“新文化”。在教育学的“视界”里,Cat Power一类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失

  

        也许可以这么说,法国结构主义文化活动的魅力在于:既然一切都是语言构造的,那就先通过解构语言,突破历史与现实的机械装 置及束缚,然后尽力找到尚未被历史与现实的机械装置征用过、且适合的新鲜语言,将某种刻骨铭心但“意义”不确定的记忆、思绪甚至情绪,“再现”成自己想要表达的一段“情景性时间”。

 

这样界定,也许仍没有说清粗看上去毫无历史变革力量的结构主义文化精神。而在许多结构主义文论家的界定中,也很少看到满意的。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依靠那些“情景性时间”文本来呈现结构主义的精神比较好。阿伦雷乃的先锋电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欢乐的功课

  

     

    许久以前,便喜欢张岱说的那句话,“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现在终于为他写成《欢乐的功课》(在朋友的催促下),算是回到晚明以来的第一篇实验作品。

    文章有上万字,都源自张岱的这句自陈:

 

    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

 

    张岱便是依靠自己的癖好,在科举教育之外创造了许多繁华欢乐、意义非凡的功课。和我一样,张岱亦在极力排列,但对自己的繁华人生与功课,他其实也没有列全。然而这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因为张岱说自己是“极爱繁华”的“纨绔子弟”时,昔日欢乐的日常生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多师

  

    为了交“作业”,昨天读完闻一多,晚上却又不想写了。

    回到今天,无聊的教室,寂寞的青春,其中听不到催人振奋的鼓声,连悦耳的旋律也没有,到哪里可以找到能叫一声“老师”的人。

    一多师,从早年的死水、红烛,到清华及西南联大时期的文学史考证,再到抗战胜利后让自己成为斗士,无一不是催人振奋的鼓声,而且无比真诚,比胡适可爱可敬多了。

    他在学堂里教的课,内容虽然大都是考证楚辞、诗经、唐诗等等“文学遗产”,其实亦是在创作有力量的“新诗”,是在中国文学遗产中扫荡各种荒谬恶心的语言与意图,使中国文学,诗也好,歌也好,回到原初的精神火焰—表达“活人”尤其是“人民”的“生活”与“情感”。什么叫“课程”与“生活世界”?什么叫让人“诗意栖居”的教育?一多师的回答与实践堪称典范。

    他是“最叫座”的文学教师,但这些还需要写出来吗?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1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The Spring of 1912

  

    昨晚开始上课,布置一作业,从所列的一串民国学人中,选一位欣赏的,以“XXX:1913年的青春岁月”为题,写一篇小文章。

    我自己则要围绕顾颉刚、叶圣陶等人的高中岁月,写一篇“1912的激进青春”。三月初必须交稿,所以今天开完会,便去图书馆找日记。台湾出的顾颉刚日记是从1913年起,但年谱、传记的材料很丰富。真正需要的是《叶圣陶集》第十九卷,1912年的活动就在其中详细记录着。

    但在两个图书馆开架著作中搜寻一圈,竟都没有找到。这些年,投了那么多钱,为何不好好把基本的图书建设做好。回来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然而也不能抱怨什么,毕竟做研究是个人自己的事。

    最后还是在网络上很方便地便找到了。可以酝酿如何写1912年的顾颉刚、叶圣陶以及他们所在的苏州一中了。

    其实,关于民国初年的事,学界已梳理出了许多大规模的结构变动,即使长期受到忽视的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Are You a Real Scholar?

  

 

    今天,原本打算为“课题”酝酿一篇文章,主题是王国维先生的文化与精神危机如何影响他的哲学、文学与史学“课程开发”实践。预备下午整理资料,然而吃完午饭浏览新闻时,却突然看到邓正来教授去世的消息。

    读到许纪霖教授写的悼念文字,一下子懵了,邓教授真的去世了。

    50后一代学人中,在学术思想方面有重要贡献,堪称开拓者和领头人的,除了甘阳外,便是邓教授。正是他们不懈的开拓与领导,60后、70后这两代学界后辈才可能看到像样的“学术共同体”,并因此得到新鲜大气的学术思想熏陶。无论有没有学位和职称,他们都一直全心为推动真正有质量有意义的中国学术奔走忙碌。对青年学子来说,这样的50后学人,实在太重要。邓教授才56岁便去世,实在太可惜。

    许多网友都为邓教授的离世感到惋惜与哀痛,印象最深的是“谁予琴乱”引用周国平教授的话,发表了如下一段感慨:“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8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The New Educational World in Late Ming Dynasty

  

  

  

  

    上午读当代西方著名文化史学家Jacques Barzun(雅克·巴尔赞)的著作From  Dawn to Decadence, 1500 to the Present(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2000)。巴尔赞也是美国战后最著名的教育哲学家(Philosopher of Education),1947年发表的专著Teachers in America曾深刻影响新一代美国教师。对于巴尔赞的文化史研究,国内人文学界已有不少分析,但尚未关注他的教育哲学。至于国内教育学界对于巴尔赞的文化史研究与教育哲学,则还没有开始涉足。

    巴尔赞2012年去世,享年104岁。在二战后完全“异化”(对巴尔赞而言)的西方文化与教育环境里,他能活到104岁高龄,真是一道奇观。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6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空间的时间

  

    在《存在与时间》里,海德格尔曾强调,哲学家不懂“岁月性时间”,在康德式的哲学家那里,时间只是认识、描绘物理运动的概念工具而已。



    我读了很久海德格尔才明白这一点,尤其在读过了昆德拉的《小说的艺术》之后。



    但此刻,在2013年元旦,我却试图重新理解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表达的时间想象。也许正如海德格尔、昆德拉所说,康德不懂“岁月性时间”,或至少认为岁月性的时间没有值得书写的意义,时间只有嵌入物理世界的运动中才有意义。



    康德的时间想象远离了人情,但也有它的好处——不会受任何人情的折磨。康德式的人的存在,就像工厂里的机器或宇宙中的天体一般,无论拥有多少时间(岁月),都将被其确定的空间形式全部吸纳,吸纳到只剩“永远存在的空间”,不会再有其他需要费尽思量去计较的意义。


分类:2010 | 评论:4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What should we narrate?

  

    最熟悉的英文系、中文系以前喜欢讲伟大的作家,但从霍加特起,从引入文化研究起,英文系、中文系开始讲流行音乐、电影等。以前老是围着“帝王将相”转的历史系从年鉴学派起,

分类:2010 | 评论:1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沪上学界的大先生

  

    复旦与华师大有不少大先生,朱维铮今年3月去世,是最后走的一个。然后沪上学界或许就没有谁都怕的大先生了。

    这些大先生,每消失一个,都令沪上学

分类:2010 | 评论:2 | 浏览: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上午都在梦回Westwood

  

    上午来办公室,不知怎么就逛到了一个人的空间,这个人叫郭采洁。于是想起10年在洛杉矶Westwood度过的岁月。



     那一年,有一段日子,我白天整日泡在UCLA的Charles Young Research Library,查资料,为了写The Rise and Decline of Educational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傍晚回来,最喜欢做的事便是看电视。洛城中文台十八点开始的《那一年的幸福时光》。吴念真压阵主演的电视剧,其中的女儿便是由郭采洁扮演。



    上个月,听全国文联副主席做报告,其中提到,现在大陆的电影电视剧太多都是中国文化的败家子,只想着收视率和赚钱,胡乱编节目骗下一代,一点一点把几千以来积累的优秀中国古典和现代文化破坏掉。最近又看到有学者说,中国没有一部电影、电视剧是在如实反映近

分类:2010 | 评论:1 | 浏览:7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育、文化与社会

  

    昨晚向本科生开题,交代这学期如何跟他们讲现代中国名师,希望一起去寻找现代中国教育的内在力量与专业传统,进而做些事光大这一力量与传统,使当代社会多一些好的演变趋势。


    我特意提到,要会反思乔布斯的力量结构,还举崔永元近年做的独立媒体作品供他们参考。我的意思是说,就力量结构而言,乔布斯与西方三十年代那些让人疯狂的政治英雄很相似,一生忙下来,不是为了给人提供启蒙意义的思想和精神食粮,而是打败所有对手,征服所有人的思想,建立自己的Empire。乔布斯做到了这一点,而且那些排队买其机器化苹果的人,还觉得幸福——让人想起德国三十年代的社会景观。


    这样的恐怖力量结构一直在西方存在,进而影响世界。


    课堂上,还提到昆德拉所揭示的一种根深蒂固、永恒轮回的“媚俗”。昆德拉提醒我们,即使西方有先进的政治制度,也因为“媚俗”的侵蚀变质了。今天,这种力量还在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7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70后的历史、文化与教育

  


    开学要上课了。



    想起先是东杰兄,接着是叶隽兄。近日,又听到天君兄的好消息。这些在大学里教书的70后都不用为一些硬性的指标担忧,而大可以像什么也不计较的农夫那样,耐心耕种点不破坏大地又养人的东西了。



    昨天,又写完一位一百年前的90后,名叫黎锦晖,一个只知道用民族民间音乐和新文化思想创造音乐教育的人。但他在书店和社会上做,因此压力一直很大。为了养活他的民间教育机构,明月歌舞团,把王人美、聂耳、周璇等一批有艺术天赋的年轻人培养成才,他只好为上海的唱片公司写情歌。



    学院派音乐界一直瞧不起他,他曾被拉入“教育部新课程标准起草委员会”,面对一群音乐上只推崇贝多芬、莫扎特的委员。他说,小学音乐课必须加入民族民间音乐。“下里巴人”的东西如何能成为课程,他的委员资格也被剥夺。

分类:2010 | 评论:0 | 浏览:6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化世界

  

    我多想徜徉在自己熟悉的文化世界,把我的观感与思考表达出来,这是我一直以来前进的动力,也一直坚信可以表达好,拿出动人的作品。


  

    可现实中却得压抑着。


  

    但昨天和老师、其他几位前辈吃晚饭。老师给我看他的Iphone里的最新音乐,90后才知道的音乐。还好我大多知道,即使不如老师那样能一一说出每个新人的新专辑。老师给我看的新人音乐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飞儿乐队的《亚特兰蒂斯》,而老师最喜欢其中的爱有路可退。


  

    我看后,想起自己深爱的文化世界,尽管不如老师丰富,但的确深爱,也一直想表达。所以老师的提醒,让我多了一份动力。更让我回到多好的飞儿乐队——能把欧美的民间摇滚、学院摇滚、爵士乐以及雷鬼乐的细部编曲精华吸收进来,表达自己对于社会转型期情感、信仰的错乱、迷离的认识,表达自己的坚守。的确,近年来本土哪有这么好的音乐团队、音乐形式与音乐内涵。

分类:2010 | 评论:3 | 浏览:1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间圣人

  




    以前好像就听说这位老人,现在认真看各种书,恰好又走到老人面前,才真正注意起。老人名叫白石礼,其思想与行动堪称民间圣人。



    老人没有理论,只有几句话。我看的“书”中,记者问老人,苦不苦,幸福不幸福?老人说,不苦,幸福。记者又问,为什么?老人说了一些纯朴的话,大意是,老人只想也只知道一件事,把捡破烂的钱全部捐于助学,老人做到了,所以幸福,不苦。



    在我看的书里,受他资助的学生,许多考取北大、清华及其他各所名校,也来说老人说过的话

分类:2010 | 评论:1 | 浏览:20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