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4
  • 总访问量:165363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xbzfdy

2018-12-11

思念秋天窍

2018-12-10

郑曦2018

2018-12-08

海南邢先生

2018-12-06

可心2099

2018-11-23

wjlwjl88

2018-11-20

天涯客服025

2018-11-18

金州hnlk

2018-11-15

笨笨客栈

2018-11-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释然书法小辑(一)

  

  

 

  

DSC_0574_副本.jpgDSC_0628_副本_副本.jpgIMG_8808_副本.jpg

分类:相片 | 评论:0 | 浏览: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造物的恩泽随处流淌

  

  

 

——漫读刘桦作品

 

孔见

 

 

十几年前认识刘桦时,就知道她个画家,似乎一直在画,但我一直都看不到她的作品,只是听说她越画越好了,也不知好成什么样子。此次在京城杨府偶遇,看到她作品的照片,尽管已有精神准备,还是觉得有些意外了。借杨先生的话说,绘画也能够画出如此炫亮的感觉,有些让人想象不到。她画的都是一些我们熟悉无睹的事物,比如晨光熹微中一张玻璃质的几子,一个在风中奔跑的侧影。但是,当你静下心来体会时,就会发现,这些画面只是一扇扇门,微启的门,虚掩着的门,如果你轻轻推开门扉,就会发现后面是一个深邃难测的领域,像幽暗的海底,像微茫的天穹。你可以像一条鱼那样潜入其中去漫游,也可以像一只鸟那样展开翅膀在其中滑翔,用内心的羽毛触摸时空浩瀚的边界。

多年前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的过去进行时

  

 

孔见

 

一棵树长大了,就有许多可以拣拾的落叶;人在地面上活久了,就有许多可以回味的往事。什么时候,正在经历的总是比经历过的要少,失去了的永远比得到的要多,只有不计量的心,不增也不减。然而,人心通常都是有计量的,那些被时间无情地遗弃和埋没的事物,人们并不那么轻易就撒手,他们总是通过某种方式挖掘出来,重新加以修改装订,像著作家把一本绝版多年的书改头换面加以再版。因为当下进行中的生活,说什么也显得单薄和寻常,而原本看似寻常、单薄的生活,经过若干年风雨浸泡之后再来追忆,就有了股说不出的劲儿,仿佛是腌在老坛子里的白菜,甜酸苦辣什么味道都有。这就应了某个人说过的话,一种东西的价值,只有在你丧失之后才能显示出来。爱情是什么滋味,恐怕要数失恋者最清楚。在回忆的舌尖上,苦涩的果子会变得甜蜜,甜蜜的果子也会变得苦涩。回忆是一种神秘的溶液,总是改变着事物的性质。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少功的当代意义

  

  

  

  

        ——在韩少功写作与当代思想研讨会上的讲话     

                                    孔见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韩少功的创作履历贯穿了中国当代文学三十多年的历史,在这段历史的不同阶段,包括伤痕文学、寻根文学和后来涌动的文学流程中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史铁生:文学的禅者

  

  

  

 
    在中国当代文学图景中,史铁生无疑是是一个姿态独特的作家,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身患残疾。在一个下半身写作成为汹涌潮流的时代,他是一个上半身写作的典范,一个用心灵写作的人,一个具有精神向度的作家。
  命运无情地折断他的躯体,让他在肉身上成为一个不完整的人,成为人类生活的静观者。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不匆忙。四十年间,他都被捆绑在一张椅子上,终身保持一个静坐的姿态,被迫以思想的脚步代替双足去度量人生的历程,填合存在与渴望之间那道不断裂开的沟壑。在岁月的悬崖边上,他一直徘徊在生与死的临界状态,以临终的眼静静地观照热闹的人间戏剧和它寂寥的后台,赤诚面对人生的生死进退、得失宠辱、生老病死和悲欢离合,探问其中蕴含着苦难与救度、桎梏与解脱、堕落与超越等终极性的精神问题。这些问题并不因为我们身强体壮而得以解决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中国新世纪长篇小说研讨会上的讲话

  

  

  

                                            孔见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叙事文学呈现出了新的发展态势,八九十年代拥有众多读者量的中短篇小说渐渐退出大众的文学视野,成为具有小众意义的专业创作。与此同时,长篇小说与电视连续剧(可以看作是视觉意义的长篇小说)以不可抑制的速度迅猛增长,并成为叙事文学的主要样式。据统计,近年来全国每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有2000至3000部,去年达到4300部。今年第八届茅盾文学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复心灵的失地

  收复心灵的失地
  ——在天涯国际诗歌节开幕式上的致辞
  
  各位嘉宾,热爱诗歌和被诗歌热爱的朋友们:大家好!
   首先,请允许我以主办单位的名义,对从世界各国和中国各地远道前来参加“天涯国际诗歌节”的诗人们,表示热烈的欢迎!此外,作为一个土著居民,我还想以海南岛的名义,祝福大家在岛上的日子阳光灿烂。
   朋友们,今天,我们是以诗歌的名义相聚在一起的。关于诗是什么,纵然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条定义,也还是说不清楚,但我们心中早已明白。因为它是我们精神生活最微妙、最美好、最精致的部分。正是它一直在帮助我们抵御生活的粗鄙和恶俗,避免心灵的麻木和钙化。
   众所周知,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技术化和物质化的时代。在这里,人借助电子、核能等自身之外的力量,变得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人的欲望也在相互的攀比和激励中不断膨胀,成为愈填愈深的沟壑,从而劫持着人的灵魂,使之越来越依附于物质之上,成为一个妖冶的娼妓。它的尊严几乎丧失殆尽。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身之间最微妙、最神秘、最默契的交融,被粗暴地削减为一种利用与被利用、消费与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正给我

  
   儿时候,鸽子像祥云一样聚集在我家屋檐上,它们在空中消失的身影,总会勾起我对天国的想象。长大之后,就不忍再吃鸽子。
   那一年,我的身体出了问题,迟迟不能康复。乡下的叔叔听说了,便专程从几百公里外送来一笼鸽子,要我杀来蒸着吃,说这最补人的身子。看他满面风尘的样子,我实在不忍拒绝。待他起程之后,才提着笼子到楼顶去放飞。委屈多时的鸽子,展开轻盈的羽毛,像片片白云飘向天空深处。它们飞翔的姿态,重又唤回我儿时的记忆。
   后来,叔叔听说此事,甚是责怪,说我不该如此糟践他的好意。而我心里也暗自嘀咕:他并没有将鸽子真正给我。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身体至死都不能伸直

  
  她的身体至死都不能伸直
  
  
  1989 外婆已经九十岁了
  腰肢弯得几乎贴着家乡的红土
  子孙们都远走高飞
  没有一个绕在跟前
  在那间业已破旧的老房子里
  她买好一口红木的棺材
  把庭院打扫得干干净净
  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
  她出来关窗 被台风刮倒
   索性就坐在地上 诅咒起老天爷
  为何不愿收拾她的尸骨
  为什么让她活得这么久
  狂暴的风雨 一阵阵
  抽打着我的外婆
  她曾经是这一带有名的美人
  多少人倾慕她如花似玉的青春
  她两度出嫁 都成了未亡
  平生最钟爱的弟弟
  也因为莫须有的罪名推上刑场
  生活摧残了她的容貌
  只留下一双深邃的眼睛
  让人不敢对视
  棺材里 她扭曲的身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女人的哭声

  


  
  某一个深夜
  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声
  记得这个夜晚没有月亮
  只有满天的星斗
  和这个女人的哭泣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悲痛
  只是听到了她的啼喊
  从夜的深处传来 像是撕裂了
  一件绣花的织锦
  我相信一定是有什么东西
  击中了这个女人的良心
  一定有尖锐的利器
  戳入胸腔 伤到她的内脏
  这世间的生活一定有什么不对
  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或是有人做错了事情
  我平日里的欢笑实在太不应该
  我想对她说对不起
  请为了我的缘故安静下来
  如果有一个人在痛哭
  另一个人就不应该欢乐
  从深夜到黎明
  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
  最后变成了一阵又一阵的抽噎
  仰躺在冰凉的竹床上
  我发现自己的眼睛早已饱含着露珠
  满天的星星都掉了下来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不再留恋这坑坑洼洼的土地


我们不再留恋这坑坑洼洼的土地


所有失去的亲人中
最让我愧疚的是你啊 我的父亲
海岛上的土地并不平坦
你背负着我 一路穿过尘埃
如今 我能够数得出的孝行
就是用细细的沙子
把你来掩埋 再插上
几株嫩绿的兔窝子草
并非没有爱 只是刻在骨头里
上苍没有给我机会
让泉水从岩石里喷涌出来
父亲 今天的大街上
过往的人很多很多 他们行色匆匆
他们有他们的心事
酒肆茶坊里 鲜艳的舌头话语滔滔
可就没有一个人提到你
父亲 南国寥落的天穹下
你的存在完全依赖于我的回忆
将来 无可挽回的
我也要失去自己
包括胸腔里深深的愧疚
到那时 我该把你存放在哪里啊?
父亲 在这喧嚣的人世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物的意志

  物的意志
  
  孔见
  
  
   安徒生童话《红魔鞋》,说的是一个夏天里打着赤脚的穷女孩,在接受坚信礼前买了一双艳红的鞋子。当牧师在庄严地宣讲上帝的荣耀与一个基督徒的责任时,她心里想的全是新买的鞋子。鞋子吸引着众多的目光,并且得到了人们的赞赏:多么漂亮的舞鞋啊,跳起舞来一定很美!经不起别人的赞叹,她跳起舞来,舞姿的优美飘逸让她深感意外。一开始,她还可以脱下鞋子,获得一时的歇息,但那天晚上,她穿上鞋子去参加一个舞会,就完全失去了控制。红色的舞鞋带着她不停地舞蹈,从城内舞到城外,一直舞到黑森林里去。她害怕起来,想脱掉鞋子,却发现鞋已经生长到皮肉里去了。红舞鞋就像一只精灵领着她跳向田野、草原和山岗,在雨天,在太阳底下,在黑夜里不停地旋转腾跃。最后,她不得不请求刽子手挥斧将自己的双脚剁掉,而这双鞋子竟带着剁掉的小脚跳向山林里去。
   安徒生这个故事,虽说是一个童话,天方夜谭的事情,却道出了人世间自由的悲剧。卢梭称,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他看到了枷锁的普遍存在,却看不清枷锁是怎样制作出来的。在裴多菲的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富而不贵的生活

  富而不贵的生活
  孔见
  
    富贵是中国人古老而通俗的梦想,也是现阶段社会生活的关键词。《孟子·离娄》中有个故事,说是有个男人,日子过得潦倒,经常到东门外的墓地里乞讨人们祭祀剩下的食物,回家来还在妻妾面前炫耀,说我今天又跟哪位大人在一起了,又吃了什么什么了,甚是悲凉。余华小说《活着》的主人公叫福贵,但这个以福贵命名的生命一辈子都没有过上与名字相应的生活,只是活着而已,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活着的最终都是一一死去。如今,尘土飞扬的地面上,人们所能够想象和期待的美好生活就是所谓富贵荣华了,街面上新开市的楼盘也有不少是以富贵荣华命名的。然而,人们用富贵一词来表述自己所希望的事物时,并没有将其中的内涵勘清,使得这个词在使用中变得越来越暧昧不清,以至于那些赚了几个钱,当上一官半职的暴发户也以贵族自居自谓,心里不由自主地哼出曲调来。
    
  富与贵
    
    很多人都会同意,富是一个经济概念,指物质生活资源丰裕,人拥有很多很多超出个人基本生活需要的财产和收入,不仅不用为衣食住
分类:随笔 | 评论:12 | 浏览:4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遗弃在尘土里的货币


遗弃在尘土里的货币
——《山南水北》的价值发现

孔见

1

2000年5月,韩少功和妻子,以及一条名叫作三毛的狮毛狗,迁入了汨罗江边的八景峒,成为这里一个兼职的新农户,在智峰山下过起了半耕半读的田园生活。虽然这次下乡与他三十年前的上山下乡同一方水土,但是时代氛围已经完全不同了,脚下的现实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的下乡裹挟在全国性的政治浪潮中,是顺时代潮流而动,此次下乡却是在人们潮水般涌向城市的形势下采取的个人行为,是逆历史潮流的反动。与全球化相伴随的中国市场化进程,使城市成为提供锦绣前景、发展机会和生活享受的福地,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向往和投奔,乡村成了人们急于逃离的沦陷之地,不堪回首的伤心之地。在这样的时刻,逆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向被遗弃的、日益萧条冷落的乡村,走向不断遭到迫害摧残的大自然,直接面对土地上的草根人群,面对一座大山和一棵小树。让韩少功看到了被无数目光忽略和蔑视的事物,以及被作为发展代价在酒桌上痛快地支付出去的价值。
虽然相
分类:评论 | 评论:7 | 浏览:1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放意义的嬗变

  

流放意义的嬗变

孔见


      年青时,在大陆求学,每买到一本新书,我便在扉页喜滋滋地署上“海南人孔见”的字样。如今,逢上节日,向朋友致意问候,也喜欢写上“以海南岛的名义,祝福你家的屋顶阳光灿烂”之类的话语。一是觉得个人名义有些单薄,海南岛海阔天空,山川明媚,到处飘扬着吉祥的云彩,本身就是一张优美的贺卡;二是作为岛上古老家族的后裔,自认为已经有了使用海南岛名义的资格。倘若是一个异乡人,或是初来乍到,却要挪用海南岛的名义去做个什么,就有侵权盗用之嫌了。要知道,一个真正的海南岛人,是有特殊涵义的。
      从高空鸟瞰,海南岛酷似一只绿色的灵龟,静静地趴在南中国海粼粼的波光里。它好仿佛是从很深很深的水域游来,寻找着陆地的彼岸。然而,就在即将靠近的一刻,它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嬉戏在浪花丛中,吞吐着蒸腾的云气。当然,这是一种文学的想象。事实上,海南岛是从大陆分离出去的,仿佛一片从大树上飘落的叶子。海南是个动植物王国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1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