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61256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第10345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邮箱采集

2018-04-25

曾晓华

2018-04-12

小奋青滤pe

2018-04-01

王绍叶

2018-03-26

若芊我芊n

2018-03-25

西界哀技

2018-03-24

海南邢先生

2018-03-22

caikunqian..

2018-03-0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金门 一条根的故事 (外一首)

金门  一条根的故事

(外一首)

 

孔见

 

 

金门  闪闪发光的名字

飞鱼的翅膀从海面上掠过

一条根在地里生长

汹涌的节奏里  丰美的庄稼

颗粒渐渐饱满

但台风会愤怒地降临

抢走即将收割的果实

 

苍茫的时刻

有人在岸上久久眺望

有人则远渡重洋

寻找传说中的蓬莱

海天之间  离人的衣带随风飘逝

其中就有王家父子

善良  是他们唯一的行囊

两代人的勤劳

终于感动上苍  在东瀛  

他们遇上了好运气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征服

 

 

 征服

 

 

征服

 

 

 

       经过三天三夜的肉搏,卢古岛来的武士终于打败了爪西岛上的男人。这个部落的男人虽然个个虎背熊腰,但他们生活得太自在,太幸福了。他们缺少必要的组织训练和尖锐的武器。悠闲的时光,他们不是拿起刀弓互相攻击,而是挂着大花环与女人们一起在草地里跳肚皮舞,直到月亮从海上升起便双双消失在林荫深处。

       卢古的男人可不是这样。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子孙的文昌

                  

 

                                                                                                          &nb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儋阳楼记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贫的精神》序言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朽木的芬芳

 

 

                           1

曾经一度,孤悬海外的崖州,牵动朝野的不是什么要紧事物,而是一种腐朽的木质,它蕴藏的气息能改变人的呼吸,使之变得深沉、舒缓而又芬芳,成为一种销魂的享受。因此,它拥有一个魅惑的名字:沉香。海南岛于是也有了香洲的别称。当然,出产沉香的地方甚广,遍及岭南各地,遍及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诸国,但在方家之内,备受推崇的还是海南沉。大诗人苏东坡曾作《沉香山子赋》,称“矧儋崖之异产,实超然而不群。既金坚而玉润,亦鹤骨而龙筋。惟膏液之内足,故把握而兼斤。顾占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内心生长的植物

    花梨是一种草木,现在很多人都来沾草木的光。生意场上赚了钱的人,花几万块买一串珠子套在手脖子上,感觉人一下便贵气许多,跟原先不一样了。彷佛过去在人堆里摸爬滚打沾染的晦气,从此便都烟消云散。当然,这说的是海南岛的黄花梨,不是越南黄花梨,更不是缅甸花梨、巴西花梨、非洲草花梨。因为海南黄花梨出了名,许多地方的木头都来蹭,其实不是那么回事的。如今,在玩家之间,海南黄花梨反倒不叫花梨,而是称“海黄”,发的是“黄”的音,取的是“皇”的意思。显然,它作为木中之王的地位已经没有争议了,但实际上,它应该归入木中的圣者。它的征服,靠的是内潜的品质,而非张扬的霸气。在社会场上,海黄能够给人加冕,让人觉得自己活得有份,颜脸上有釉彩,像景德镇的陶瓷。有财力的人,家里没个海黄家具摆设,别人会起疑惑的。在茶肆里跟人说话谈事,嘴里叼一根花梨烟斗,底气便要饱满出许多。空闲的时候,将木珠子放在掌心里揉捏,看它无端地扮着鬼脸朝你笑,而且笑得那么灿烂,是件开心的事情。

    现今是泡沫经济时代,许多东西的身价来自商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直指人心的文字

  

 ——读孔见新作《我们的不幸谁来承担》

 

韩少功

 

       孔见的写作我一直注意,而且经常同他有交流,觉得他涉及的领域非常重要。中国——尤其是汉区的宗教传统偏弱,一旦儒家的道德维系被动摇,人们就活得比较物质化,对心灵、信仰、精神这一类问题关注不多,更多的眼光和精力表现为改造社会、改造世界、改造他人的冲动。这种改造不管是革命、还是改革,如果没有精神价值观的支撑或者滋养,其后果往往是可疑的。常有的情况是,我们解除了一种压迫,但受压迫者的会变成新的压迫者,又去压迫别人;我们消除了一种不公,但新的不公可能如期而至,不过采用了一种新的形式。我们永远在反复的折腾和反复的煎熬。

       我很赞同孔见的态度,把警觉和对抗引到我们自己的内心,把自己当作一种审视和改造的对象,而且是更重要的对象。如果我们能对所有的社会矛盾刨根问底,那么就不难发现,各种问题的病灶和基因都隐伏在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要捍卫的传统

  

——读孔见新书《我们的不幸由谁来承担》

 

黄孝阳

 

    我很喜欢孔见先生的文字,通达冲淡,句子在不疾不徐间多有禅意散发;对中国文化的梳理,其理法、心法、行法,令人服膺欢喜。他对传统有极深的浸淫,又对西学多有体察。这里有一种很奇妙的融汇打通,好像是一块沐浴海雨天风浑然自成的石头,与一只从远方飞来的鸟共同构成了风景,有静,有动,有时间与空间的“金风玉露一相逢”。这种感觉在读这本新书时犹为强烈。全书分内篇、外篇、杂篇,取的是《庄子》的形,用的是中国人最纯粹的性情,笔调严肃而又亲切,通过对中西学的正本溯源、比较与辨析,把笔锋指向一个弥纶东方人文精神的高处——在他看来,这是当代中国人“收复心灵失地”,重建今日社会伦理体系的入口。 

    这个人文精神承接先秦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污泥中开出莲花

  

 

——孔见《我们的不幸谁来承担》读后

 

张浩文 

 

20148月的一个上午,我坐在阳台阅读孔见的思想随笔集《我们的不幸谁来承担》。此时阳光灿烂,万里无云,我拿出手机朝天空随手一拍,把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那是一张很普通的抓拍,我在照片上附了一句话:海南的天空蓝得不像话。没想到朋友们的点赞如潮水般涌来,不止一个人留言说,真是世外桃源啊!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书法:心经

  

释然书法:心经释然书法:心经释然书法:心经

 

释然书法:心经

分类:相片 | 评论:3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书法:古体诗一首

  

释然书法:古体诗一首

古卷翻起惹埃尘,

万里投荒渊薮深。

青草何劳思远道,

闲庭亦可慰芳心。

途中遭逢皆好运,

路边拾遗总黄金

明月清风相迎送,

大化流行谁知音?

 

                孔见文 释然书

分类:相片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书法:禅诗一首

  

释然书法:禅诗一首

唐人张拙诗  释然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牛的反刍同时进行的写作

  

 

 

 

孔见

    

     动物的消化能力是惊人的,鸭子可以将整只螃蟹活生生地吞进肚子,不用担心蟹钳把肠胃咬破;羊能够将灌木甚至荆棘囫囵咽下喉咙,并转化成为一粒粒齐整的屎丸子,就像超市里出售的巧克力一样,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奇迹。动物对食物的加工,通常是一次性就完成了,然而,牛却需要反复地咀嚼,把吃进去的每一片叶子吐出来,再细致地研磨一道,这也许就是牛奶之所以那么洁白和醇香的原因。夜阑人静的时候,人沉眠在死亡的边界,牛仍然圆睁着一双大而奇怪的瞳孔,在一口一口地反刍。从它嘴里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村庄,穿越无边无际的夜空,仿佛在继续着白天的耕耘,仿佛要把黑夜的煤块嚼个粉碎。此时此刻,万物停止了运行,节奏均匀的反刍声是时间惟一的脚步。浓浓的夜色里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

 

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

 

 

孔见

 

            

血脉里的原罪

 

今天我们来谈中国传统文化,与近一个世纪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8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