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60581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第10350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18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琶笛

2018-02-09

崛的后后v

2018-02-09

曾晓华

2018-02-01

王绍叶

2018-01-26

海南邢先生

2018-01-24

王辉俊

2018-01-2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精神难民的自我救赎

            

             ——《赤贫的精神》修订版后记

 

   我出生在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荒凉的沙滩上,到处都是仙人掌和野生的蒺藜,还有破旧的船,甚至溺水者冰凉的身体。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告知,我生活在一座岛屿上,四周包围着茫茫无际的大海,头顶则是吞没一切的天空。站在高耸的海岸上,我感到整个世界都要离我而去,一种被遗弃的觉受萦回在幼弱的心中,像一团挥之不去的云雾。我觉得,我出生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家乡,我的家乡在苍茫的海天之外。说起来令人难以相信,大约在十岁甚至更早以前,我就纠结于我是从哪里来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这样的问题像毒蛇一样纠缠着我的思想,让它陷入一种落寞的沉思当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1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人的活法

中国人的活法 

 

 

一种文化系统有它的理法、心法,还有它的行法,即它在生活实践层面的运作。今天,我们一起来探讨实践层面的中国文化形态,也就是中国人的行为方式,或者说中国人的活法。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活法是一个中国人区别于他国人的标志,但对于现在很多中国人来说,它差不多变成了一种传说。除了吃饭时用筷子夹菜,我们的衣食住行基本上被欧化了,而半拉子的欧化让我们几乎成了鲁迅所形容的假洋鬼子。邯郸学步的人们追赶不上异域的步伐,又忘记了自己原先是怎么走路的,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人类有过漫长的采集与游牧时代,时间在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年之久,在逐水草而居的流浪生活中,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文化积淀

分类:随笔 | 评论:17 | 浏览:8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岛 一个土人的编年史(组诗修改稿)

 

我来到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人离开

 

1960  庚子年冬天的夜晚

海岛西南端的海岬上

灯火摇曳  五百年历史的村庄

风从树叶间缓缓地流过

有颗果子落入了静谧的水塘

寒意浸浸的老屋子里

我被母亲生了下来

在这座多风的岛上  我不是

第一个被生下来的人

也不是母亲怀里唯一的孩子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空旷的地面就响起了脚步声

山野之间已经有许多事情发生

我刚刚抵达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的人生活过

已经有无数的人离开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一种高贵所感动

 

——电影《我的诗篇》观感

                                      孔见

 

    今天和大家一起观看了《我的诗篇》,很有共鸣,实际上我一直也在流泪,我这个人有妇人之仁。电影里面的情节让我想起过去的生活,比如说写《炸裂志》的陈年喜,他炸矿石,我也曾经当过爆破手,干过几个月的爆破工作,我们炸土方,也炸石头。我们当中也有人被炸伤。当然,看了这个片除了引起我对过去生活的一些回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花岭二题

 

雨林  豪迈的乐土

 

 

百花岭  一个诗意的命名

所指的那座山

只是一座更大山脉的

一个段落  而那座崇高的山脉

则是南海神龟隆起的脊梁

 

泥土  蚯蚓  无花果  猕猴

穿山甲  紫檀  还有云豹

无数的事物聚集在这里

聚集成这个名词的内涵

就像无数的水滴

汇成一条蜿蜒的河流

为了缩小语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来安慰大海

 

 

 

 

老船木搭起的屋子

 

腥咸的海风鱼贯而入

 

烛光摇曳  欲灭还明

 

几分微茫的夜色里

 

你含露的双眼熠熠生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书法:挣脱与禅问

               

 

王卓森

 

一直游心于现代思想和与传统文化之间的作家孔见,在写作之余,每每临池,欣欣然开另一种笔墨生涯,字幅落款名号释然,令大家一时侧目。
       观释然先生的书法,如手抄心经、古诗词录、个人吟作、随性书写或应酬题镌,皆能自然落笔,浑然成意,不为俗见所左右。单个字的结体、法度和整体的谋局章法,隐约浸迹于汉隶、魏碑与章草,出入于门派书林,披沐于古今书风,加上个人在长期硬笔书写后的潜意与使力,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该投入谁的怀抱

                    

《青衿》的阅读联想

孔见

 

       像一坛封存的酒终于开窖,在秘藏了二十多年之后,何向阳拿出了她的诗歌集《青衿》,正式公开作为诗人的地下身份。或许,她首先是一个诗人,然后才是一个批评家及其他,诗是她文学箱子底的金银细软。由于发表时间与写作时间拉得太远,《青衿》的出版像是一件出土文物,散发着一种阔别重逢的亲切感。且不说修辞上的概括与简洁,区别于时下的细致琐碎、婆婆妈妈;比之小时代浪放随意的用情方式,它的静水深流也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意趣上的形而上指向,更是与当今身体性写作乃至下半身路数大相径庭。这既是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奔走相告的欢呼

奔走相告的欢呼

      

 

 《郭显中海南意象》

                      序言

 

海南岛难言的美,曾经吸引过无数墨客骚人的才情,特别是那些来自海峡彼岸的过客,他们试图用手中的妙笔,师法大自然亿万年造化的神工鬼斧,并借此抒发自己内心的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芳草曾经绿天涯

 

 

尊敬的鹿玲同志的家属,各位来宾、亲友们:

   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接受的时候,鹿玲匆匆走了,远远地离开我们,把我们遗弃在生与死的此岸,连一声遗嘱也没有留下。

   她的绝尘而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善良的亲人、可靠的朋友和同事,使这个世界变得不完整,变得支离破碎。也让我们每一个人面对生命的悬崖,面对我们的无能为力,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这样的时刻,生命变得无比庄严。

   整整三十年前,二十二岁的鹿玲走出吉林大学的校门,不顾家人的千般挽留,决绝地申请到海南岛来工作。风华正茂的她,将自己的青春热血倾注在天涯海角的偏远之地。她先后在《五指山日报》、《海南日报》、海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代经验的代际差异与文学表达

    

 

     

 

不知不觉中,当代文学已经被人按作家出生年代进行切分了。所谓五零后作家、六零后作家、七零后作家,直到九零后作家。这种按年龄断代的分划,也许具有某种社会学价值,但在文学上到底有什么意义是值得怀疑的。不过,对于这样的分别,我们似乎只能作为一种既成事实加以接受了。它早已经被文学杂志社的编辑、图书出版机构和评论家们用来大做文章了。与其质疑它的合理性,不如以此为话题顺坡下驴地说些有意思的事情。

站在历史高处的来看,所谓五零后作家、六零后作家、七零后作家、八零后作家,其实都是同一代人,他们之间的差别,将在历史的回顾中渐渐被忽略不计。若干若干年后,显现

分类:评论 | 评论:6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推诿的天命

被推诿的天命

孔见

 

      

 

 

   把生命当作什么事物来领受与安放,今天也许是一个可以提出的问题。因为回答这个问题的强迫性已经解除,答案也可以多种多样,只是过于随便而已,就连拒绝回答也是大家能够接受的回答。现在,生存条件比过去要充分得多,但生存的理由并不因此变得充分,拒绝生命的人反而有增无减。在抛弃生命的人当中,可以看到教授、富商、高官,等等,他们许多是被视为成功人士来对待的。是什么让生命在他们那里成为一种无法接受的事实,而要以某种残忍的方式来拒绝与抛弃?这也是关心生命意义的人需要过问的事情。一个赚了亿万资产的人尚无法安慰自己的心灵,而死于非命,死于自己对自己的谋杀,这对得起这些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钱吗?一个千万人艳羡乃至景仰的“天皇巨星”,死于精神的抑郁与内心的枯萎,让那些争着向他献花乃至献身的人怎么办啊?

   遥想四十年多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门 一条根的故事 (外一首)

金门  一条根的故事

(外一首)

 

孔见

 

 

金门  闪闪发光的名字

飞鱼的翅膀从海面上掠过

一条根在地里生长

汹涌的节奏里  丰美的庄稼

颗粒渐渐饱满

但台风会愤怒地降临

抢走即将收割的果实

 

苍茫的时刻

有人在岸上久久眺望

有人则远渡重洋

寻找传说中的蓬莱

海天之间  离人的衣带随风飘逝

其中就有王家父子

善良  是他们唯一的行囊

两代人的勤劳

终于感动上苍  在东瀛  

他们遇上了好运气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征服

 

 

 征服

 

 

征服

 

 

 

       经过三天三夜的肉搏,卢古岛来的武士终于打败了爪西岛上的男人。这个部落的男人虽然个个虎背熊腰,但他们生活得太自在,太幸福了。他们缺少必要的组织训练和尖锐的武器。悠闲的时光,他们不是拿起刀弓互相攻击,而是挂着大花环与女人们一起在草地里跳肚皮舞,直到月亮从海上升起便双双消失在林荫深处。

       卢古的男人可不是这样。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子孙的文昌

                  

 

                                                                                                          &nb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