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58767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第1050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清清淡淡ABC

2017-10-15

王绍叶

2017-09-28

邢伯

2017-09-20

zhbftjABC

2017-09-05

胡老毛

2017-09-04

上闲月

2017-09-04

一心先生

2017-09-04

曾晓华

2017-09-01

野下秋草

2017-08-0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海棠树还在结子

——《尖峰流云》序言 

 

 

 

 

 

    升上天空高处去看,我的海南岛,就像趴在南海波涛里的一只绿毛龟,呼吸着蒸腾的云水之气。它的头朝向东北,尾巴伸向西南,保持着向中原大陆游泳的姿态。文昌就是龟头所在,而乐东则是尾闾一端,二者皆为海南人文兴盛的地方。这在堪舆学上可能有些说法,但我不懂得玄空的知识。其实,乐东作为一个地名,沿用的时间不到百年。自唐代以来,此地基本上属于振州、崖州的范畴。除了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它就是海南岛最荒远的边缘,前面已经无路可去,算是绝地逢生、回头是岸的地方了。海南古称琼崖,北为琼州,南为崖州,乐东恰恰是崖州文化积淀最为深厚的区域。格调苍凉的崖州民歌,就是从这里随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为一醉

 

 

《无声的水鸟》,是六位未名诗人作品共同的名字。

六只水鸟,以人的面孔栖息在海南岛东北部,一个水系纵横、椰林茂美、走进去就不想出来的地方。和灰头土脸的我一样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有松鼠

       

   一年前,我搬了新家。当然,这个新只是相对我一家人而言,对于别人,它已经很旧了。房子建于公元1963年,那时候我才三岁。它当然不是为我而造的。三十多年后,当命运将我带入这间房子时,已有六七户人家从这里搬出。住进来的人心里老想着哪天又要搬出去。因此房子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修缮。偶尔有不认识的人来敲门,说是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进来看看,我们若干年前曾经住在这里若干年,那枚钉子还是我妻子怀孕时亲手钉上的。为了这事让我婆婆骂了一顿,因为老人说孕妇钉钉子会伤到胎儿,生出怪物来。但是谢天谢地,托贵人的福,我的孩子非常聪明,而且长得相当周正……这些怀旧的人让我有些尴尬,仿佛我是寄居在别人的家里,人过遗迹,鸟去留声。这些既往的主人总是在房子里留下了许许多多难于抹去的痕迹,最为醒目的就是钉子的洞洞,由于反反复复的穿打,墙壁上百孔千疮,伤痕累累,让人平生一种地老天荒的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泉河溯源

 

 

    随着有节奏的嘣嘣声,尖翘的船头犁开了如镜的湖面,倾倒在水中的青山和水底漫游的云团,一下全晃动起来,显示出虚幻的本质,变成了迷离的波光,一粼一粼地向远处漾去,轻柔的,滑润的,拍打在湖心小岛的边上,发出了难以觉察的太息。真没见过有这么小的岛屿,简直就像是一只只乌龟,静静地趴在水面上,呼吸着水的精气。然而龟背上却郁郁葱葱地长着乔木,兄弟姐妹般的纠缠在一起,拨也拨不开来。说不出什么名字的藤萝,斗篷一样披挂在它们身上,点缀了许多惹眼的黄花。有萎谢的花瓣飘落在翠绿的湖里,随流水而去,让多情的人好生伤惜。他们因此想起过去多年的一段时光,并且缠绵在其中,不能自己。但对于我来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花又算得了什么呢,水才是更诱人的秘密。此刻,湖的中央泛起了一种温柔的凉意,如饴的渗入我的心底,我有了另一种感慨。许多年来,像螃蟹一样生活在滩涂上的人,一直都向往着河流的源头,渴望着清水的洗礼。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篇未发表过的旧稿:上帝保佑廖逊

 

 

那天一上班,铃声就使劲地叫。拿起电话,里头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孔见兄,廖逊向你致意!”我见识廖逊的时间已经不短,但止于萍水之交。听说他已经调来党校,成为我的上级,还不曾向他致意,倒让他来向我致意了,实在有点过意不去。不过还好,他的致意是有条件的,他有稿子要赐给我所编辑的刊物。廖逊不是闲杂人员,他找你必定有事。

几乎每天,只要打开海南岛的报刊杂志或广播电视频道,你都可能看到廖逊的名字或形象,他写的关于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的论文,他作的关于三个代表的讲演报告,等等。他决不是海南岛最有发言权的人,但可能是发言最热烈的人。他所写所说不一定是真知灼见,但一定出自自己的手笔,作为一个正厅级干部,廖逊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的社会交往活动,也没有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夜生活,连陪客吃饭也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勉强接受。每天晚上七点就闭门谢客,工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林神木

 

   北方人到岛上来,刚下飞机,便一心想着奔海边去,扑入火锅般沸腾的海水,涮洗沾满尘霾的身子;或是盘算着在岸上买套房,将整个大海装进自家的窗户,设想自己就是水中的鱼,摇头晃尾吐出一串浑浊的气泡来。对于自幼就是咸水里泡菜的我,更愿意走进大山,寂静而苍茫的林海。我觉得,那是自己太过遥远的故乡。遮天蔽日的雨林深处,有一个坍塌的岩洞,里面趺坐着圆寂千年的老僧,那就是我的原形,明月清风的前身。尽管骸骨业已跟树根纠结一起,眉目也驳落难辨,但仍比今生的行尸走肉更加真实。从儿时起,我就时常伫立在海滩上,眺望远处黛色的山峦,一种魂兮归来的雾气萦绕于怀,久久不能散去。后来,即便是漫步在城市的商业大街,即便奔走在风情迥异的他乡,我也能感觉到身后那片潮润的雨林,原始的静寂与清凉,这种清寂通往浩瀚的星空,星空里有一种低徊的声音,像母亲在呼喊她走失的孩儿。

    从四柱上看,我是一个火命人,但却出生在火气几近死绝的冬季,而且是汪洋无际的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6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邢氏建鼎祖超吉系族谱序

           

 

海南乃移民之岛,亦为相对完整的地理单元,各个姓氏都有渡琼先祖,有的还不止一个,如王氏、陈氏等,支系繁多,草木葳蕤。海南邢氏渡琼先祖,乃肇周、肇文二公。开封陷落,北宋灭亡之际,资政大夫肇周公与弟弟肇儒南下逃亡,建炎年间在文昌八门湾登陆,安家落户于水吼、观霄二村,迄今已繁衍约三十代,累计近九百年的岁月,支脉纵横,子孙已有十几万人之众,可谓海南望族。鄙人身为二十七代子孙,深受恩泽,倍感荣幸。每年清明祭祖,子孙在荒坡野地里纷然跪下,汪洋一片,蔚为可观。尽管当中多数人互不相识,甚至路途中遭逢还会打起架来,但在遥远的过去,彼此有着同一个光荣的祖先,都是一条河流下的水珠,一棵树结出的果子。

    邢氏原落籍琼北文昌,及五代祖梦璜公南下供职万安知军,始迁移崖州。作为迁崖始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遥从海外数中原

遥从海外数中原

——海南省作家协会第六次代表大会闭幕词

 

                                             孔见

 

各位会员代表、朋友们:

大家好!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丁酉春节墨痕

丁酉年春节基本在办公室里度过,岁月虚度,只留下墨痕……丁酉春节墨痕丁酉春节墨痕

分类:相片 | 评论:1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酸梅树下是你的

 

 

    在一些场合,鄙人曾经宣称,自己是古崖州的遗民,旁人听来以为是一个幽默,于我却有几分认真。不仅我肉体的生命出生在崖州属地,而且精神生命也从这地里汲取了许多有机的营养。海南岛古称琼崖,一般而言,北部为琼,南部为崖。虽然大体讲的都是闽南语,但彼此之间听起来还有些不顺畅,勾兑不好还会产生出误会和笑话来。文娱生活方面,琼州的人喜欢唱戏;崖州人热爱唱歌。尤其是州城以西的地方,人们在扶犁耕地或是挥廉收割的间隙,甚至是赶路的中途,都会随兴打开嗓子,在嘹亮的阳光下唱上一段,或是对上两节,直到兴尽才又继续干活赶路。崖州土歌曲调丰富,其旋律古朴而又苍凉,具有极强的慰藉力。如果在路途中看到有人哭得死去活来,无法安慰,你就给她上唱一段 “天地啊生人在世啊上,先世啊姻缘天注哦定……”保证很快就可以让她安静下来。这种悲凉的曲调几乎贯穿了崖州人生活的各个环节,恋爱、嫁娶、送丧、节日,闲暇的时光,都离不开土歌的对和。特别是男女谈情说爱,几乎不用口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心经的不同版本及其它。

性情所至,法无定法,如小儿弄笔戏墨,一时为快也。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

分类:相片 | 评论:4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诅咒,还是祝福

      

   诗以言志,对于众多写作人而言,文字的结构在于抒发自己胸臆间抑郁的情志,把梗在咽喉间的那根带血的刺吐出来,将内心沉积的痰气清理干净,获得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慰。一旦不平之气抒泄完了,写作的精神头只能依借对功名利禄的兴致,否则就难以为继。但有少数写作者并不止步于此,他们希望手中的笔能够撬动一些事物,树立某种东西,使世道人心有所改变;他们希望自己吞吐的文字,能够给这个时代的天空增添一些云彩;他们甚至赋予文学某种扭转乾坤的权能。因此,他们的表达带有鲜明乃至强烈的道德倾向,对现实叙述也有相应的裁剪。郭文斌就是这样的写作者,在当代的空旷里,他们为众不多。

   对于任何人,都有一个接受现实的问题。倘若能够接受现实的全部,满心欢喜地拥抱这个世界,那他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但事实上,我们通常能够接受的只是现实的一部分,甚至是很小很小的部分,即便是自己生老病死的生命。那部分无法吞咽下去的现实,夜深人静时就来折磨我们,跟我们过不去。我们于是也就跟这些过不去

分类:评论 | 评论:3 | 浏览:8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精神难民的自我救赎

            

             ——《赤贫的精神》修订版后记

 

   我出生在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荒凉的沙滩上,到处都是仙人掌和野生的蒺藜,还有破旧的船,甚至溺水者冰凉的身体。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告知,我生活在一座岛屿上,四周包围着茫茫无际的大海,头顶则是吞没一切的天空。站在高耸的海岸上,我感到整个世界都要离我而去,一种被遗弃的觉受萦回在幼弱的心中,像一团挥之不去的云雾。我觉得,我出生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家乡,我的家乡在苍茫的海天之外。说起来令人难以相信,大约在十岁甚至更早以前,我就纠结于我是从哪里来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这样的问题像毒蛇一样纠缠着我的思想,让它陷入一种落寞的沉思当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10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人的活法

中国人的活法 

 

 

一种文化系统有它的理法、心法,还有它的行法,即它在生活实践层面的运作。今天,我们一起来探讨实践层面的中国文化形态,也就是中国人的行为方式,或者说中国人的活法。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活法是一个中国人区别于他国人的标志,但对于现在很多中国人来说,它差不多变成了一种传说。除了吃饭时用筷子夹菜,我们的衣食住行基本上被欧化了,而半拉子的欧化让我们几乎成了鲁迅所形容的假洋鬼子。邯郸学步的人们追赶不上异域的步伐,又忘记了自己原先是怎么走路的,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人类有过漫长的采集与游牧时代,时间在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年之久,在逐水草而居的流浪生活中,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文化积淀

分类:随笔 | 评论:17 | 浏览:79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岛 一个土人的编年史(组诗修改稿)

 

我来到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人离开

 

1960  庚子年冬天的夜晚

海岛西南端的海岬上

灯火摇曳  五百年历史的村庄

风从树叶间缓缓地流过

有颗果子落入了静谧的水塘

寒意浸浸的老屋子里

我被母亲生了下来

在这座多风的岛上  我不是

第一个被生下来的人

也不是母亲怀里唯一的孩子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空旷的地面已经有脚步行走

山野之间已经有许多事情发生

我刚刚抵达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的人生活过

已经有无数的人离开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