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54949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第1107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琶笛

2017-03-16

杏坛孺子

2017-03-16

王绍叶

2017-03-06

王辉俊

2017-03-02

北粟

2017-02-27

一心先生

2017-02-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丁酉春节墨痕

丁酉年春节基本在办公室里度过,岁月虚度,只留下墨痕……丁酉春节墨痕丁酉春节墨痕

分类:相片 | 评论:1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酸梅树下是你的

 

 

    在一些场合,鄙人曾经宣称,自己是古崖州的遗民,旁人听来以为是一个幽默,于我却有几分认真。不仅我肉体的生命出生在崖州属地,而且精神生命也从这地里汲取了许多有机的营养。海南岛古称琼崖,一般而言,北部为琼,南部为崖。虽然大体讲的都是闽南语,但彼此之间听起来还有些不顺畅,勾兑不好还会产生出误会和笑话来。文娱生活方面,琼州的人喜欢唱戏;崖州人热爱唱歌。尤其是州城以西的地方,人们在扶犁耕地或是挥廉收割的间隙,甚至是赶路的中途,都会随兴打开嗓子,在嘹亮的阳光下唱上一段,或是对上两节,直到兴尽才又继续干活赶路。崖州土歌曲调丰富,其旋律古朴而又苍凉,具有极强的慰藉力。如果在路途中看到有人哭得死去活来,无法安慰,你就给她上唱一段 “天地啊生人在世啊上,先世啊姻缘天注哦定……”保证很快就可以让她安静下来。这种悲凉的曲调几乎贯穿了崖州人生活的各个环节,恋爱、嫁娶、送丧、节日,闲暇的时光,都离不开土歌的对和。特别是男女谈情说爱,几乎不用口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心经的不同版本及其它。

性情所至,法无定法,如小儿弄笔戏墨,一时为快也。

 

 

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释然◆孔见近期书法作品选

分类:相片 | 评论:4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诅咒,还是祝福

      

   诗以言志,对于众多写作人而言,文字的结构在于抒发自己胸臆间抑郁的情志,把梗在咽喉间的那根带血的刺吐出来,将内心沉积的痰气清理干净,获得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慰。一旦不平之气抒泄完了,写作的精神头只能依借对功名利禄的兴致,否则就难以为继。但有少数写作者并不止步于此,他们希望手中的笔能够撬动一些事物,树立某种东西,使世道人心有所改变;他们希望自己吞吐的文字,能够给这个时代的天空增添一些云彩;他们甚至赋予文学某种扭转乾坤的权能。因此,他们的表达带有鲜明乃至强烈的道德倾向,对现实叙述也有相应的裁剪。郭文斌就是这样的写作者,在当代的空旷里,他们为众不多。

   对于任何人,都有一个接受现实的问题。倘若能够接受现实的全部,满心欢喜地拥抱这个世界,那他是一个真正幸福的人。但事实上,我们通常能够接受的只是现实的一部分,甚至是很小很小的部分,即便是自己生老病死的生命。那部分无法吞咽下去的现实,夜深人静时就来折磨我们,跟我们过不去。我们于是也就跟这些过不去

分类:评论 | 评论:3 | 浏览: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精神难民的自我救赎

            

             ——《赤贫的精神》修订版后记

 

   我出生在一个叫做天涯海角的地方,荒凉的沙滩上,到处都是仙人掌和野生的蒺藜,还有破旧的船,甚至溺水者冰凉的身体。很小的时候,我就被告知,我生活在一座岛屿上,四周包围着茫茫无际的大海,头顶则是吞没一切的天空。站在高耸的海岸上,我感到整个世界都要离我而去,一种被遗弃的觉受萦回在幼弱的心中,像一团挥之不去的云雾。我觉得,我出生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家乡,我的家乡在苍茫的海天之外。说起来令人难以相信,大约在十岁甚至更早以前,我就纠结于我是从哪里来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这样的问题像毒蛇一样纠缠着我的思想,让它陷入一种落寞的沉思当

分类:随笔 | 评论:7 | 浏览:10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人的活法

中国人的活法 

 

 

一种文化系统有它的理法、心法,还有它的行法,即它在生活实践层面的运作。今天,我们一起来探讨实践层面的中国文化形态,也就是中国人的行为方式,或者说中国人的活法。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活法是一个中国人区别于他国人的标志,但对于现在很多中国人来说,它差不多变成了一种传说。除了吃饭时用筷子夹菜,我们的衣食住行基本上被欧化了,而半拉子的欧化让我们几乎成了鲁迅所形容的假洋鬼子。邯郸学步的人们追赶不上异域的步伐,又忘记了自己原先是怎么走路的,不能说不是一种悲哀。

众所周知,人类有过漫长的采集与游牧时代,时间在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年之久,在逐水草而居的流浪生活中,没有多少实质意义的文化积淀

分类:随笔 | 评论:18 | 浏览:79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岛 一个土人的编年史(组诗修改稿)

 

我来到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人离开

 

1960  庚子年冬天的夜晚

海岛西南端的海岬上

灯火摇曳  五百年历史的村庄

风从树叶间缓缓地流过

有颗果子落入了静谧的水塘

寒意浸浸的老屋子里

我被母亲生了下来

在这座多风的岛上  我不是

第一个被生下来的人

也不是母亲怀里唯一的孩子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

空旷的当面已经有脚步行走

山野之间已经有许多事情发生

我刚刚抵达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的人生活过

已经有无数的人离开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海岸(组诗修改稿)

 

 

孔见

 

 

悲伤的木麻黄

 

记不得有多少个黄昏

我独自从这里走过  

在爬满苦藤的低矮的沙丘上  

和笨拙的木麻黄一起  

静静地目睹太阳的沦落

这时 海水总是在退去  

潮声渐渐变得遥远  

我渴望有一只鸟从微茫中飞来  

栖落在我的掌心  用朴素的羽毛  

告诉我一些想象以外的事情  

证明我全部的困惑  

都源自于目光的短浅  

源自以身体去度量事物的习惯  

告诉我不该用嘴巴来捂住耳朵  

不该用滔滔不绝的话语  

替代水波亲密的激荡  

告诉我在涛声拍打不到的对岸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一种高贵所感动

 

——电影《我的诗篇》观感

                                      孔见

 

    今天和大家一起观看了《我的诗篇》,很有共鸣,实际上我一直也在流泪,我这个人有妇人之仁。电影里面的情节让我想起过去的生活,比如说写《炸裂志》的陈年喜,他炸矿石,我也曾经当过爆破手,干过几个月的爆破工作,我们炸土方,也炸石头。我们当中也有人被炸伤。当然,看了这个片除了引起我对过去生活的一些回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花岭二题

 

雨林  豪迈的乐土

 

 

百花岭  一个诗意的命名

所指的那座山

只是一座更大山脉的

一个段落  而那座崇高的山脉

则是南海神龟隆起的脊梁

 

泥土  蚯蚓  无花果  猕猴

穿山甲  紫檀  还有云豹

无数的事物聚集在这里

聚集成这个名词的内涵

就像无数的水滴

汇成一条蜿蜒的河流

为了缩小语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来安慰大海

 

 

 

 

老船木搭起的屋子

 

腥咸的海风鱼贯而入

 

烛光摇曳  欲灭还明

 

几分微茫的夜色里

 

你含露的双眼熠熠生辉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释然书法:挣脱与禅问

               

 

王卓森

 

一直游心于现代思想和与传统文化之间的作家孔见,在写作之余,每每临池,欣欣然开另一种笔墨生涯,字幅落款名号释然,令大家一时侧目。
       观释然先生的书法,如手抄心经、古诗词录、个人吟作、随性书写或应酬题镌,皆能自然落笔,浑然成意,不为俗见所左右。单个字的结体、法度和整体的谋局章法,隐约浸迹于汉隶、魏碑与章草,出入于门派书林,披沐于古今书风,加上个人在长期硬笔书写后的潜意与使力,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该投入谁的怀抱

                    

《青衿》的阅读联想

孔见

 

       像一坛封存的酒终于开窖,在秘藏了二十多年之后,何向阳拿出了她的诗歌集《青衿》,正式公开作为诗人的地下身份。或许,她首先是一个诗人,然后才是一个批评家及其他,诗是她文学箱子底的金银细软。由于发表时间与写作时间拉得太远,《青衿》的出版像是一件出土文物,散发着一种阔别重逢的亲切感。且不说修辞上的概括与简洁,区别于时下的细致琐碎、婆婆妈妈;比之小时代浪放随意的用情方式,它的静水深流也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意趣上的形而上指向,更是与当今身体性写作乃至下半身路数大相径庭。这既是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奔走相告的欢呼

奔走相告的欢呼

      

 

 《郭显中海南意象》

                      序言

 

海南岛难言的美,曾经吸引过无数墨客骚人的才情,特别是那些来自海峡彼岸的过客,他们试图用手中的妙笔,师法大自然亿万年造化的神工鬼斧,并借此抒发自己内心的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芳草曾经绿天涯

 

 

尊敬的鹿玲同志的家属,各位来宾、亲友们:

   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接受的时候,鹿玲匆匆走了,远远地离开我们,把我们遗弃在生与死的此岸,连一声遗嘱也没有留下。

   她的绝尘而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善良的亲人、可靠的朋友和同事,使这个世界变得不完整,变得支离破碎。也让我们每一个人面对生命的悬崖,面对我们的无能为力,思考生命存在的意义。这样的时刻,生命变得无比庄严。

   整整三十年前,二十二岁的鹿玲走出吉林大学的校门,不顾家人的千般挽留,决绝地申请到海南岛来工作。风华正茂的她,将自己的青春热血倾注在天涯海角的偏远之地。她先后在《五指山日报》、《海南日报》、海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