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7
  • 总访问量:174696
  • 开博时间:2007-07-0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海南邢先生

2019-01-17

greentee20..

2019-01-17

财贸木子规

2019-01-16

恒诺篷房

2019-01-15

天使蜜源

2019-01-15

鄃城君

2019-01-15

力瑾

2019-01-15

ty_ZHAOYAN..

2019-01-14

VR全景加盟

2019-01-14

一心先生

2019-01-13

停滞的候鸟

2019-01-0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被修改得一塌糊涂的命运

在韩少功《修改过程》读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韩少功先生从事文学创作40年之际,他拿出了《修改过程》这部小说,意义不同寻常。这本书正要脱稿的时候,我们天涯杂志社想尽办法,企图获得它的发表权,但少功觉得不合适,而且已经答应《花城》。我的同事们于心未干。我跟他们讲,少功活到现在这个份上,他做什么都是对的,他做什么我们都应该尊重他,这是我们所要持的“孝道”。 事实上,《花城》她们做的很好,从编辑出版到推广,都别出心裁,让我们觉得的少功做出的抉择越来越有道理。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岛物语】洗劫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便自己接受起自己来容易些

 

诗人,可以是一个写诗的人,也可以是一个有诗意的人。通过诗的写作去发现生活中隐蔽的美妙,做一个诗化的人,是写诗的意义所在。我们往往都不是因为富有诗意,而是因为渴望诗意去写诗。生活充满烟火与油腻,要通过写诗去消除与净化,乃至装饰,以便自己接受起自己来容易些,以便别人更好地接受自己,以便彼此的客气中能够有发自内心的敬重。此刻,那个试图通过诗的写作撕烂自己五颜六色的衣裳,坦裸多毛的胸襟,洗涤幽暗的脏腑,让阳光照彻自己性命的人;那个被诗意所充满,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有美妙韵律溢出的人,在哪里呢?

一年将尽的时候,候鸟南飞,雁声阵阵,彭桐兄又有新作要问世了——他可是我们大伙要找的那个人吗?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背后

 

 

 

   亚根,已经是一个名字的缩写了,可我还是喜欢将它压缩,压缩到只剩下一个字:根。事实上,他也是一个有根之人,甚至可以说根深蒂固。在海南岛上,尽管根已经是相当知名的写作者了,却很少有人能够喊出他的全名:莫耶希•亚根。

   根的全名包含他家族光荣的称号,莫耶希家族属于黎族五大支系中的杞黎。他们勇敢的祖先在四五千年前就渡过凶险的海峡,到岛上来开辟生活了,据说是抱着葫芦或是一截木头泅渡过来的。他们属于海南岛最早的发现者和开发者。当然,这种说法很容易受到质疑,在他们到来之前的一万多年,海南岛上已经有人类活动,在黑夜里燃起熊熊的篝火,并在皇帝洞与落笔洞等处留下吃剩的骨头。这些原初的定居者,极有可能是黎族五大支系中本地黎“润”的祖先。根所属的杞黎源于古代南方百越桀骜的一支——骆越,他们分布在海南岛和中南半岛的越南、老挝等地。在海南岛,他们则聚居在五指山、黎母山、雅加大山三大山脉之间的雨林地带,南渡江与昌化江奔腾而过的原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48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丽湖作墨 文笔成峰

 

——《岁月流金》序言

 

 

 

秋天来了,天空渐渐升高,云彩也薄了许多,给人腾出想象的空间来。蜗居在南渡江尾的我,思绪无端地被水波荡漾起来,飘向了琼北平原,和平原尽头的高山。平原与高山之间有一个地方,叫定安。定安,这是当下人身心最缺少的状态,是命运里的祈祷,谁知道在那里,早已成了一个习以为常的名词。

想到定安,就会想到南丽湖,一汪碧水倾泻在平原的低洼处,波澜不惊,清澈见底。水里的鱼游弋于蓝天白云间,和飞雁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没有了天上地下的分辨。在人悠闲的想象中,鱼一定向往天上的生活,那里的自由要开阔得多;而鸟想必也会羡慕水里的世界,深幽之处有无穷的食物。其实,没有翅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岛物语】孤悬

 

 

                                                                                             一

 

   对于很多人而言,陆地是一种现成的东西,最平常不过的事物了,因而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他们向往波涛汹涌的海洋、繁星密布的天空,乃至天空上幻变的云霓。然而,对于出生在岛屿上的人来说,陆地的存在相当要紧。人的生命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不幸谁来承担》提要

           

                  

 

本书是作者一个时期人文随笔的结集,既有指向人本的探问,也有针对文本的诘究。尽管篇目参差不同,但都透露出作者对当今社会过度世俗化现象的质疑,对人性沉沦状态的抵抗,以及对被现代化风尘埋没价值货币的重新辨认。社会进步固然需要真知灼见的批判,但是,倘若这种批判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百年后的致敬

                                      在一次活动开幕式上的发言

                     

                  &n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狗年的春天从心经开始

戊戌2018,狗年的春天从心经开始,当然,还有许多心外之物……

狗年的春天从心经开始狗年的春天从心经开始

分类:相片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跪饮文化的母乳

             

            

               《海南四大民歌精选本》序言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海岸的风 (组诗修改稿)

 

 

 

悲伤的木麻黄

 

记不得有多少个黄昏

我独自从这里走过  

在爬满枯藤的低矮的沙丘上  

和笨拙的木麻黄一起  

静静地目睹太阳的陨落

这时  海水总是在退去  

潮声渐渐变得遥远 我渴望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邢氏历代宗谱碑铭文辑》序言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屈原《离骚》一开头,就表达出了古人慎终追远的理念,他们深以自己的出身为荣耀,至死也不敢辱没高贵的家门。宋代以来,谱牒的编辑蔚然成风,是所谓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以族谱来记录历史、传承文化,使子孙们不忘本源,明白生命的承上启下,源远流长,已成了普遍的传统。许多取得成功的小说,如《红楼梦》、《白鹿原》等,也是以家族史为线索来展开的。血缘与地缘,是国人生命解不开的纽带。

   早在汉武时代,海南岛就纳入中华版图,但中原文化的传入并非一日之功。它得力于流贬官宦的放逐,更有赖于中原世族的迁入。邢氏乃较早迁入海南的中州世族,所谓衣冠楚楚、礼乐彬彬者是也。先人肇周公乃北宋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棠树还在结子

——《尖峰流云》序言 

 

 

 

 

 

    升上天空高处去看,我的海南岛,就像趴在南海波涛里的一只绿毛龟,呼吸着蒸腾的云水之气。它的头朝向东北,尾巴伸向西南,保持着向中原大陆游泳的姿态。文昌就是龟头所在,而乐东则是尾闾一端,二者皆为海南人文兴盛的地方。这在堪舆学上可能有些说法,但我不懂得玄空的知识。其实,乐东作为一个地名,沿用的时间不到百年。自唐代以来,此地基本上属于振州、崖州的范畴。除了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它就是海南岛最荒远的边缘,前面已经无路可去,算是绝地逢生、回头是岸的地方了。海南古称琼崖,北为琼州,南为崖州,乐东恰恰是崖州文化积淀最为深厚的区域。格调苍凉的崖州民歌,就是从这里随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8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愿为一醉

 

 

《无声的水鸟》,是六位未名诗人作品共同的名字。

六只水鸟,以人的面孔栖息在海南岛东北部,一个水系纵横、椰林茂美、走进去就不想出来的地方。和灰头土脸的我一样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有松鼠

       

   一年前,我搬了新家。当然,这个新只是相对我一家人而言,对于别人,它已经很旧了。房子建于公元1963年,那时候我才三岁。它当然不是为我而造的。三十多年后,当命运将我带入这间房子时,已有六七户人家从这里搬出。住进来的人心里老想着哪天又要搬出去。因此房子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修缮。偶尔有不认识的人来敲门,说是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进来看看,我们若干年前曾经住在这里若干年,那枚钉子还是我妻子怀孕时亲手钉上的。为了这事让我婆婆骂了一顿,因为老人说孕妇钉钉子会伤到胎儿,生出怪物来。但是谢天谢地,托贵人的福,我的孩子非常聪明,而且长得相当周正……这些怀旧的人让我有些尴尬,仿佛我是寄居在别人的家里,人过遗迹,鸟去留声。这些既往的主人总是在房子里留下了许许多多难于抹去的痕迹,最为醒目的就是钉子的洞洞,由于反反复复的穿打,墙壁上百孔千疮,伤痕累累,让人平生一种地老天荒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1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