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站在世界屋脊上歌唱 名博

高山雪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生于山西芮城,1997年进藏,著有《飞翔的梦》《用心触摸天堂》《触摸玛吉阿米的笑》,主编《相约西藏去放牧》《西藏情缘》《格桑花开——藏地诗人十人行》等。
博主:高山雪鹰

西藏记忆之三十三:我也是有爸爸的人

 

西藏记忆之三十三:我也是有爸爸的人

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虽然说西藏的交通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进出藏也仍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那时候,进藏干部可以一年半休息三个月,但是路途上要花十多天,有时候在成都办事处等买飞机票也得等半个月,还不一定能买得到。老刘说这些的时候,我感觉像是在讲故事。

儿子没有满月,老刘就被叫回单位了。妻子回西藏的时候带了一张儿子周岁时的照片,看着儿子的照片,他高兴地像个孩子,指着照片说鼻子像他,嘴巴像妻子,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

分类:诗歌浏览:5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新年献词:因为爱,所以坚守

 

新年献词:因为爱,所以坚守           

2019年正飞逝而来。我们又一次来到年的门槛上。亲爱的,无论你来与不来,我依然在这里等你!

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而我和格桑花开,还有你,依然在西藏,在这片蓝天白云下,坚守着文学,坚守着灵魂的高贵,坚守着我们彼此的信任和真诚。因为热爱,所以我们坚守。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再也写不出

分类:诗歌浏览:3305评论:4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二:退休后的梦想

 

西藏记忆之三十二:退休后的梦想 

10多年前,在一次文联的联谊活动上,认识了老张和他的爱人思琴拉姆。那时候他刚四十出头,是一所知名小学的副校长,思琴拉姆是一所中学的舞蹈老师。记得他用二胡拉了一首《梁祝》,爱人为她伴舞,能把最经典的民族音乐和最有特色的藏族舞蹈融为一体,除了天才、除了夫妻,还有谁能做得如此天衣无缝、行云流水。席间,见到他们的宝贝儿子,当时还是小学六年级,又黑又瘦,带着红领巾,忙着趴在沙发上写作业,正

分类:诗歌浏览:3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梦中的新娘

梦中的新娘

 

羊湖用雪洗了个澡

 

静静地睡了

 

你唱着牧歌

 

挥舞着乌儿朵

 

赶着你的羊群

 

赶着我

 

回家

 

 

 

 

 

 

 

羊湖是谁的女儿啊

 

我愿意

分类:诗歌浏览:1651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四:青梅竹马

 

西藏记忆之三十四:青梅竹马

“骏哥,长大了你还会带着我玩吗?”香香拉着满脸大汗的张峻的手悄悄地问。“会,我会一直带着你,只要你愿意!”那年,张骏10岁,香香9岁,一个上五年级,一个上四年级。黄土高原的风把香香的脸蛋吹得红红的,像树上的苹果一样好看。

他俩是邻居,两家隔着一棵大槐树。张骏曾背着香香爬上了那棵树,但是香香却下不来了,最后是张骏的爸爸借了一个木梯,才把香香抱了下来,为了这事,张骏被爸爸狠狠地揍了一次。香香也被妈妈警告,再也不要和张骏那个“野孩子”玩了,但

分类:西藏记忆浏览:2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月亮上的卓玛

月亮上的卓玛

 

大二那年,我喜欢上了我们系98本科班的一个姑娘。她叫什么名字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她那美丽的眼睛和乌黑的长发,像羌塘草原上的花儿一样,永远开在我的心里。

为了靠近她,我悄悄地给她写过几次情书,一次次在她喜欢去读书的路口静静地等她出现。甚至为了创造与她亲密接触的机会,我们邀请他们的班主任也就是我们的树木学老师帮忙,精心策划了两个班在中秋节举行了一次联谊会。

分类:诗歌浏览:1409评论:6收藏查看全文>>

女人香

女人香

 

女人如花,香自天来。

第一次闻到女人的身上的香味是在绿皮火车上。那年,我24岁。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或者是因为前一天太累了,我一上火车就睡着了。睡梦中,一阵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幽香传来,我慢慢睁开眼睛。天啊,我的头竟然靠在一个姑娘的肩膀上。我连忙说对不起。见我醒来,姑娘淡淡地笑着说:“没关系!”我看了看表,我已经睡了一个多小时。一路上,我偷偷地看过几次那个女孩,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不能算漂亮,但也长得十分端庄秀气。每次她发现我在看她,总是淡淡地一笑,笑得我满脸通红,但似乎她的

分类:诗歌浏览:5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新措,拥抱你静静的温柔

 

 

新措,拥抱你静静的温柔一棵英俊挺拔的树

 

悄悄地倒下

 

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

 

静静地躺着

 

仰望着蓝天

 

梦想着外面的世界

 

 

 

 

 

 

不是王子

 

分类:诗歌浏览:3009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把浓浓的爱揉进深深的思念

把浓浓的爱揉进深深的思念

 

聂·塔尔青又要出诗集了,作为兄弟,我必须为他鼓掌喝彩。因为我知道,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坚守、一直在进步、一直在歌唱,在浮躁的社会里,这多么难能可贵。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聂·塔尔青的,只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宇拓路的一家茶园里,憨厚而帅气的他带着温柔漂亮的妻子一起来了,我们边喝边聊,后来我被临时叫到办公室加班,他一直等到晚上11点多。这么多年的交往,我觉得他就像他的故乡聂雄大地上的一株淳朴的黑青稞,在我的心里疯长。

分类:诗歌浏览:5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三:边境书记

西藏记忆之三十三:边境书记

 

大学毕业那年,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原则上都要到乡里去工作,可真正去的没有几个,我算一个。当时正郁闷发愁,一个穿着军绿色上衣的藏族大汉找到我,说:“年轻人,吃点苦没有什么,不用怕,那里是我的老家,那里的人们淳朴善良!好好干!”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是县委副书记,要不是说不定我求求他,也许我也能留到县里工作。

在乡里和县委组织部工作期间,虽然边境书记也分管过我们一阵子,但我们俩并没有太多的接触。

分类:诗歌浏览:13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二:你究竟是哪一朵花

西藏记忆之三十二:你究竟是哪一朵花

 

德吉是我的邻居,也是那个小城最漂亮的藏族姑娘,没有之一。

一双大大清澈的眼睛像那日雍措湖水一样,睫毛长长的,每次我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似乎她的眼睛可以照出我自己的影子。她的皮肤像错那的雪一样洁白无瑕,有时候她把手伸过来,我都舍不得握一下。至于那乌黑发亮的头发,无论是披着还是扎起来,都是风中的一道风景。记得有一次我下午下班回来,她刚洗完头发,坐在椅子上,轻轻地用手理着缕缕青丝。那黑色的瀑布,一半披在

分类:诗歌浏览:62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一:柴油叔叔

西藏记忆之三十一:柴油叔叔

 

柴油叔叔是我们乡的驾驶员。叫他柴油叔叔是因为他力大无比,用群众的话说,比汽油劲大。我们乡里那个用柴油机带动的发电机,我使出吃奶的劲都摇不动,但是他一只手轻轻一摇,乡政府的光明就来了。

柴油叔叔的年龄应该是五十多,因为女儿已经成家,儿子正在上高中。据说,柴油叔叔年轻的时候也喝酒,但是到我们乡里开车后就滴酒不沾。他特别爱喝红牛,有时候一天四五罐,有时候六七罐,最多的一次,因为路不好走,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他喝了17罐红牛,以至于晚上心跳加速

分类:西藏记忆浏览:90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三十:一双黄胶鞋

西藏记忆之三十:一双黄胶鞋

 

18年了,这双黄胶鞋一直放在我的床下。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拿出来看看,拍拍上面的灰尘,轻轻地抚摸着它,打开那段难忘的时光。

那年我刚毕业,八九月份正是觉拉的雨季。因为扎洞村到念扎村的路几乎全部在河道里,所以公路就变成了水路和河路。我们有两箱表格要送到乡里,连续等了两天还是没有顺路的大货车。乡里的吉普车没有办法来接,只能在念扎村等我们。

为了不弄湿表格,每个箱子套了七八层

分类:西藏记忆浏览:139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二十九:阿久尼尼

西藏记忆之二十九:阿久尼尼

 

阿久尼尼,阿久是哥哥的意思,尼尼是亲人和朋友对他的爱称。阿久尼尼是我工作上的第一个老师。那时候,他是乡里的会计,我是乡里的林业技术员。我们俩被分到一组,负责德吉村的人口普查工作。

阿久尼尼以前是财政局的干部,因为是财会专业科班出身,深得领导器重,后来因故调到我们乡工作。

德吉村是阿久尼尼的老家,因为是村里不多的读书人,很受人尊敬,我跟着他就沾了

分类:西藏记忆浏览:250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西藏记忆之二十八:从头再来

西藏记忆之二十八:从头再来

 

认识老张的时候,那时候他是送煤气的。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每次送完煤气,把罐子和煤气灶连接好,试两三次,确定没有漏气后,才收款走人。因为他的热情服务,他的生意很好,最多的时候一天能送300多罐煤气。

老张其实年龄也不是很大,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是很高,有时候搬大一点煤气罐的时候,都看不见他的人影。老张长相就像张飞,两颗大门牙成了他的招牌。他和妻子都是湖南人。据说,老张来西藏前,是当地一家有名的煤老板。后来因为

分类:诗歌浏览:107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32页/4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