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之海

天地一浮云,此身乃毫末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48004
  • 开博时间:2005-02-04
  • 博客排名:第354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SEE YOU

  

分类:天人五衰 | 评论:1 | 浏览: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IKIRO × 2

  

分类:奔马 | 评论:1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NG

  我很久没有动力一大早起床了,虽然早已估到不过又是一次尴尬的老友聚会,但就是放不下心,有少许记挂。金像奖继续秉承一贯的尊老爱幼,承前启后,又要顾及商业大陆的多金投资商,又要给本土电影一定的支持;既要给那些提名多次没得过奖的大佬们安慰,又要鼓励后生仔继续拍片。看起来就变成一锅大杂烩,必要搬出老一辈革命艺术家祭奠一番,必要时拿些老片段来凑数,必要时煽情加搞笑不免自嘲一番。
  でも,重要的是,它伴我长大,它曾经的粗糙,它的狂戾,它的不妥,正是放低不下的那一些。就算你如今多色彩光鲜,我只爱那曾经的癫狂,你你我我,突然三十年便过去,淡去,虚焦,片尾字幕,我抵永远却最爱NG同埋花絮时。其实说到底,我抵最中意的不过就系不完美。
分类:晓寺 | 评论:0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IKIRO

  

分类:奔马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夜梦到你

  就这样。
  


  电影奢侈得可以兜一大圈回到开始,改写剧情,我们真实的人生却不可以。所以电影可以感动人,而我们的人生,却回不到最初的样子。死去的人无法再生,当花开的时候,当花重新开的时候,当花重新再开的时候,上哪去寻找逝去的时光?
分类:春雪 | 评论:3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背面相对

  


  我一直都不太相信所谓一笑泯恩仇这种说法,天底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哥哥活着的时候,众人笑他,骂他,排挤他,妒忌他,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没见有谁整日伴在他身边,倒是风光大葬时,各个都来掉眼泪,真心假意,冷暖自知。八年过去了,人们总每年都要提起他,唱片公司每年借机出片捞钱,那些有他的电影纷纷借此纪念再版,和他共事过的人也都跑出来有话要讲,真有这么多话要讲乜?
  我尊敬唐生,从一开始他就没多讲过一句说话,金像奖那年假惺惺颁奖给他,他一个字也没多说,拿了奖就下台,不卑不亢,只有他配得起哥哥。我永远都记得97演唱会哥哥唱完阿飞正传后接上梦,当场舞台效果是这样的——先是他讲了句无脚的小鸟,然后开始一个人唱阿飞正传,表情一直是落寞的,跟着陆续有
分类:天人五衰 | 评论:1 | 浏览: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千树万树梨花开

  有一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来——老师告诉我们,这乃是借花喻雪,然而梨花真是这样开的,只需要一夜,前日还是光秃秃的树枝,第二天出门看就变成满树白花,吓死人。更妙的是,这树先开花后长叶,于是这一星期来,每天出门抽烟就眼见着它一点点变绿,像是有人先在透明的背景上先贴满了白色的五瓣花形,然后每天用lime色水粉在边缘晕染,淡淡地,青色从嫩嫩地若隐若现发展到逐渐压盖住了大片的白色块,从交融在一起慢慢分明起来,我想不久的将来,一夜春雨后,也许哪天起床出门会发现满地繁花落尽,枝头的嫩绿正式长大出师,变成树叶应有的深绿色,一整个夏天都不再变幻了。
  我喜欢季节更替的那短暂时光,因为温度湿度色彩都很丰富,我讨厌一整个冬天都是一成不变的严寒,但是一整个夏天的昏厥我尚能接受,某年黄梅天的时候我甚至爱上潮湿的味道,还有某年事先张扬的南半球夏天,我喜欢知了一阵一阵的叫声,配合着阳光一阵亮一阵暗,我一直没有百度过为什么夏天的阳光会一阵特别亮一阵又暗下去,在《步履不停》的结尾处,就能看到这种变化,阿部宽给母亲的墓碑浇完水,牵着女儿的手沿着那个大下坡往下走的时候,阳光就突然一阵暗下来,
分类:晓寺 | 评论:0 | 浏览:6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人知晓

  


  


分类:春雪 | 评论:0 | 浏览: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残片

  


  以前听到一首好歌,就想放出来给各位听,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倾诉欲,看到一句好电影,一部好句子,一朵雨后盛开的花朵,阳光落在不齐的墙面上,琴弦划过发际线。越来越久之后,慢慢什么都开始不想说,这不是叙述,而是想说给别人听,不确定有没人在听,于是不说,然而不说就会很快消失。我好几天前做了个梦,梦见去参见同学聚会,拍出来的照片里面没有人。这是个惊悚的梦,显影出的相纸上只剩下颗粒,沙发,聚光灯,酒杯,人物全部消失。我当时惊醒,看着天花板线与线与面构成的墙角,清醒对自己说,当太阳出来以后就不会再为之心跳。果然,白天我总想不起来这个梦,每个夜里醒来的时候这个句子就再一次出现,去参加同学聚会,拍出的照片里没有人。
  这一个月我有一半的
分类:春雪 | 评论:1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犹未尽

  前阵子切菜不小心把左手食指指甲前端加一小块皮给削掉了,那块难搞的火腿里有碎骨头,专注避开骨头以便刮下点肉烧汤,结果刮下了自己的肉。这把快刀的前端甚是锋利,一开始居然不疼,我还一不做二不休把肉切完了扔锅里,洗完砧板后才洗手消毒贴上邦迪。之后才逐渐到无时无刻不感到疼,小心翼翼不敢动,可是指头总自己在跳,有时候跳得特别厉害,做什么事都只能把手指给翘着,几天以后伤口愈合,创可贴也撕了,可手指还是意犹未尽总是翘着,好像一放下就又能感觉到疼。有时候在厨房手忙脚乱,下意识用上这根手指而不自觉,等发现这一事实后,手指就又笨拙得不听使唤,不知道要怎么动了,就杵在那里,无辜的。
  过生日时姐姐送了我一个ipod,有时候我觉得我也不算是科技盲,好歹知道怎么添加字幕,拿到这个21世纪普及率最高的玩具之一后,噩梦就开始了,先是装一堆软件,随后我把几十G的mp3一古脑全添加进去后发现,它们全部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它们还是它们,只不过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对我来说,它们就不是它们了。随后的几天,我试图把它们变回我熟悉的样子,但工程浩大,我开始厌倦,躲避它们,最后终于很干脆的,把它们全部删除,世界
分类:春雪 | 评论:3 | 浏览:5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7页/6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