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粉末

春的花,秋的落叶,笑与泪,感动与漠然,一刹那间你飘来的眼神,我彻夜仰望的星光,悠悠一声“妈妈”,都是我生命中细细碎碎的黄金粉末,而我,终将把它们铸成一朵美丽的金色蔷薇。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696658
  • 开博时间:2005-02-02
  • 博客排名:第195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第一家店

我的第一家店

马连道新年华餐厅,2013年4月27日隆重开业。

我们全国首家最新形象的概念店,店内最新的装修风格更加注重美食的休闲和亲情功能,在充满浓郁的大自然气息的门店里用餐使顾客体验大幅提升。

分类:结绳记事 | 评论:2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子,一路走好

  
我真的在元旦假期想到了竹子,我也真的总以为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不着急……可是,真的没机会了。
多少年,从一片懵懂走到现在的风雨沧桑,“此刻天涯”社团和“竹寒欣”始终是宁静夜里忽然想起的一团温柔和冷酷艰难面前的一面盾牌。走到今天,“此刻天涯”关闭了,竹子走了。可是看看大家的空间、博客、微博,每一个人都在嬉笑怒骂又精彩地活着。
不知道大家怎样,我在痛苦中辗转时,是想着竹子走过来的,他是支柱。
我觉得,我们坚强而欢快地生活,就是替竹子在这个世界生活,希望我们每一个此刻天涯的人都是以竹子的方式在生活,那就是竹子没有离开。
竹子,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今时今日写悼念的文字给你。你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再次微笑着轮回在我们面前?盼望!
原谅我的泪水。
分类:悠悠我思 | 评论:1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山

  山,说远也不远。当年爷爷被安排在大山里工作,于是奶奶带着一系列四个型号的儿子也跟随住在山中。后来虽然爸爸离开了大山,我做为三代产品,还是时不时回去天昏地暗地搅和一通。山,算不上远。
  实在是记不清了,只是回忆的画面很清新,有绿色的树,白色的雾,山坡上光溜溜、湿漉漉的石头,奶奶拿什么植物红色的果果给串的项链,哭着要妈妈的夜晚,还有二叔被气歪了的脸……
  说起来,那时的画面总是清澈通透的。就算不在山里,一样有夜晚的繁星,枕边飘香的茉莉花瓣,街心公园里偷来的月季花,姥爷的箫声,黄昏时分满天乱飞的蝙蝠---好吧好吧,我不提蝙蝠了。
  等三代产品----孙子我,上了学,爷爷奶奶这时也搬回来了,山就真变成远的了。天天不是看五米以外的黑板,就是看20公分以内的书本,再不就是盯着10公分远的饭碗。除了上学就是吃,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挨揍。偶尔二代产品开恩,放我和妹妹去奶奶家放风,总是能在路上看到西山微微的影子。
  第一次远山的记忆,就是一家人某天去奶奶家的路上,那一天天气格外晴朗,经过七里河大桥,向西望去,金色阳光满满地洒在巍巍太行山脉,照映得清晰分明,赫然一片江山如画:浅褐色的山连连绵绵,中有一座两座却与其它豁然断开,兀自巍然挺立;深褐色的山壑蜿蜒曲折,望过去正像一幅淋漓饱满的山水巨幅,气势恢宏,波澜壮阔。一家人都在惊叹!
  看不到山脚,大山与大桥之间,是已经干涸多年的七里河河床,袒腹向天,黄沙铺满,自天边倏尔来到大桥下,沙砾闪闪地反射着点点精光,这一切就一改泼墨山水的样貌,变成一个晶莹璀璨的童话世界。可惜不是春天,否则河岸南侧的桃花林就云蒸霞蔚,开出一片淡淡的粉色,不霸气,却夺人魂魄。
  远山无言,大河无声。
  桥上一个目瞪口呆的我。
  远山,桃花林,不止一次被我写到小说里,散文里。有时回复人家的日志也要不厌其烦地提一提,实在啰嗦得可以,也实在是因为那幅长长画卷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中。有一次问父亲是否还记得那景象,他回想半天说不记得了。可他那天舒展年轻的脸,一头的黑发和那辆带着我、妈妈和妹妹的加重自行车,也随同这画卷留在记忆之中。
  第二次铭记于心的远山,是高中的春游。自抱犊寨回来,天色已是黄昏,太阳在山的那一边,于是我们看到一片山的剪影,有一段像奔腾的骏马,有一段像安然的卧佛,忽然有一个小亭子……微红的阳光从山脊上透过来,照在一车人的脸上---那时我们多么年轻!连班主任老师都是刚毕业的孩子。我们一路仰着脸唱歌,三五人围住了低头讲鬼故事,起起伏伏的路,起起伏伏的车,起起伏伏的山脉的剪影,微红的阳光消散,清淡如水的月光流动。那一次春游的故事写在作文里交给了老师,而返程时远山的影子一直温暖在心中。
  如今又是春天,18年后的春天,长久不见的你们是否又去伴着远山而行,是否又一路高歌,在绘声绘色、用不再稚嫩的声音讲一个吓人的故事?夕阳,初月,温情。
  扯远了。第三次远山入心是……
  北京,文友新居,且有朋自绍兴来。向西望去,可以看到西山。淡淡的青色的影子,隔一层淡淡的雾,像一缕淡淡的愁绪。西山很远,我们开玩笑说,曹雪芹在那里。
  喝茶,谈笑,可惜大家住的地方相互离得远,不能月下小酌。主人把我们送到楼下,一阵黄昏的风自远山中吹来,清凉灵动,依依惜别的人们各撷一缕归去。
  生活总是扰扰攘攘,有向往远山的心,却也慢慢有了不由自主的身。记得年轻时看书中毒,总在问别人,你有没有停下脚步,看看身边的景色?好了,现在这句话可就忘了问自己。那天从公司散会出来,月亮已经升上来,一弯如钩的上弦月,上面一颗星,下面一颗星,身边人说,看!双星伴月!突然惊觉,这样抬头望天的机会太少了。
  转眼第四代产品都会走路说话了。终于有一次带着天天转悠在大楼之间的可怜儿子去延庆看湿地博物馆,看鸭鸭。车行驶在八达岭高速,忽然两侧就暗了下来,是山,久违了的山峰。小小人儿一边为山惊奇,一边还心有余悸,对湿地博物馆里巨大的鹰的标本念念不忘,说:“妈妈,那个老鹰做成了标本,也会从‘哗啦~~’从玻璃里飞出来……”呵呵,我搂紧了这个胆小的家伙,轻轻安慰。
  山在天边,温情始终就在身旁。
分类:笔田懒耕 | 评论:0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曾经回来过

  我以为天涯就永远不能发博文了呢?这会子又开了,那前阵是为什么呢?
  上周六有十几年不见的老同学忽然打电话说要来京,要见面。
  与其嘻嘻哈哈说笑一阵,应了到时联系。
  放下电话惆怅,其实不愿见。
  过去了的人与事,又何必再拿到眼前来?希望他北京之行不能成行吧!呵呵。
分类:不看也罢 | 评论:2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张照片

  郑重声明:本片P过,不P我已经不能见人了。

分类:不看也罢 | 评论:2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蜜汁鸡翅

  


  今天的蜜汁鸡翅,明天去吃久负盛名,需要提前半个月订的独道牛板筋火锅,人生真是幸福。
  另记一笔,本周一去吃的雅玛花式烧烤,好吃到让人感动想哭的烧烤,第二天晚上躺在床上把头天吃的过程再细细想一遍---美味……我是吃货,幸福的吃货。
分类:不看也罢 | 评论:2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处可逃

没事儿找事儿,找小蔡的麻烦,让其给我出一命题作文。挺胸腆肚,踌躇满志,随时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样子,以为自己有多高明。丫在QQ那头咬着牙想怎么算计我时,我还傻乎乎地催啊催。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家伙沉默完以后特酷地说:无处可逃。五千字,小说,17:30之前完成。
  傻眼了。
  变态的人就会出变态的命题作文。这家伙以前自己写过一篇《马不停蹄的忧伤》,那时我就看他不顺眼,在自己的文字里严厉批评过,不知他看没看见。
  是,不错我是无处可逃。我向往碧海蓝天,白帆点点,倏尔千里的海上长风,海面上翱翔的海鸥,一望无际银色的沙滩,身边体贴的男伴……纵然红尘万丈,哀家只是不理,多舒心呐!
  可是房租、虚荣搞得我必须天天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在这个丝毫不欢迎我的、污染指数太高以致ZF不敢报真数据的、除了滚蛋不用摇号其余全得摇号的城市乱撞。一会儿地铁了,一会儿公交了;一会儿摔马趴了,一会儿失声痛哭了;一会儿失眠了,一会儿睡不够了;一会儿私下被领导表扬了,一会儿会上点名批评了;一会儿物价飞涨了,一会儿房租飞涨了;一会儿警察不管了,一会儿房东示威了;一会儿月饼收税了,一会儿地铁电梯不转了……这么爱静的一个人,生生给逼出个事儿妈的样儿。事情忙时不敢休假,事情不忙时也不敢休假——因为别人都在忙。据领导讲,在不久的将来我的交通工具还有可能加上飞机与火车,那就不是在这个倒霉城市乱撞了,是全国乱撞,海阔天空的乱撞——再撞,也撞不出这逼迫的生活,压得我气喘的无形。我与碧海白帆,有十万个光年的距离。
  都说我想得太多,想的太多是不好的。
  刚好重读《明朝那些事儿》,第一卷,有一老和尚劝老朱:“人生之理即心境二字……境忘心自灭,心灭境无侵,人生无非虚幻,得此境界即可安享太平。”朱元璋大笑:“如天下太平,谁愿游侠,如尔等人,饱食终日……只是妄谈心境,苟且偷生,可耻!”
  瞧瞧。
  我不敢说劝我的这些人可耻,人家是真真切切为我好,才愿意浪费时间来为我费尽唇舌。可是,唉,可是这生活啊,这逼迫的生活,压得我气喘的无形!如天下太平,谁愿游侠?如生活悠游,谁愿意想那么多,把自己锁在灰色的牢笼里东突西奔做亡命状?
  无处可逃,是逃不出我的心境,是逃不出我自己无能为力的现实,是逃不出必须为之付出时间心血体力哀伤的光阴。现在网上狂议移民潮,移民潮可算是有钱人的出逃,逃不出心境,他们可以逃出体制,逃出了体制,也许就逃出了心境,也算是幸运的一种吧。
  昨天我说想穿越,今日说得兴起,我简直又想穿越了。
  光明突现:哀家不是无处可逃,哀家有一处远远的光明可见,微笑,向未来一步一步走吧。
分类:悠悠我思 | 评论:1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的快与慢

  
  年纪越大,日子过的越快。惊恐地看着时间小子嗖嗖地就从眼前跑过去了;镜子中的那个人,犹如大自然纪录片里的快镜头——皱纹爬上来,皮肤懈下来,眼球黄下来,身躯弯下来……周遭的家具,也不知怎么就黄了,旧了,破了,残缺了。
  这时苍凉地说一声,我不要老去。也是没有任何回应的吧。
  唉。
  时间过得真快。每次看春晚,都觉得刚看过不久,去年的节目还历历在目,今年这帮人怎么又折腾上了?
  看着时间小子又做着鬼脸,挤眉弄眼儿地跑远了,那份无奈的心情,能体会的人请举手。
  那天有毛病,上网搜“火葬”,纯属一个无聊女人没事自己找刺激。还真给搜到了,发贴的人讲的这叫一个负责任,每步骤做什么,火炉里那位在每个阶段给烧成什么样全讲得清清楚楚,还配有图片……跟现场直播似的——我就做下病了。想起那个日子正像一列奔驰的火车迎面向我飞速开来,我就恨不能做出倒霉熊的经典动作:睁大眼睛,下巴掉下来,手向前挡着,一动不动,看着各种后果向它奔涌而来。
  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嘿嘿,别笑我,你也一样。
  可是我盼望已久的某件事怎么等了这么久还不来呢?从天气炎热时开始等,一路等,一路在心里放宽期限,一路鼓励自己失望的心情。到现在,心情跟天气一样渐渐凉下来,冷下来。真像熬了一辈子,还未曾有一个正式的说法。想想还不知要等多久,等来个什么结果,真真是百蚁噬心。偏偏这种事不知凡几,要多重地忍着,我又盼着尽快穿越,穿越到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了。
分类:悠悠我思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照啊片儿

  


  好容易照了张拿得出来的照片,赶快发上来!嘿嘿。
分类:不看也罢 | 评论:0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截猫

  昨晚不听医生话,恣意妄为,结果三点半醒了又睡不着了。看了半天软绵绵的爱情小说,睡了。好,这下开始做梦。
  先是和两个人(不知道是谁,反正是朋友)来到一个地方,里面的主人还没看到我们,我们就进去,一推开门,一只猫惊惶地蹿出来,蹭一下就上到柱子上去了。
  我们很纳闷,不知为何它这样。屋子里看看呢,里面全是猫,在凄惨地叫。我们拿起一只装猫的篮子,这一看不得,原来猫是被截了半截种在篮子里的,只有上半身,下半身是在泥里!我们大怒,竟然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来!
  这时主人出来了,好几个,但在我们看来,他们完全瞬间就可以被收拾掉,因为我们是绝世高手。
  然后……就打起来了……
  然后……就醒了……
  到现在还看到篮子里种着的半截猫。
分类:随风入梦 | 评论:0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6页/4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