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90806
  • 开博时间:2005-01-30
  • 博客排名:第567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hengdh

2017-05-1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巴巴黑了,牦牦亮了

  天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遥远,
  反正我一早醒来,就看到窗户那么大的一片天。
  巴巴不在牦牦左边,巴巴也没去上班。
  巴巴在睡觉呢。MM说,牦牦亮了,巴巴就黑了。
  我老早知道巴巴又要溜了,那几天就跟在巴巴屁屁后面。
  他去厨房,我去厨房;他去厕所,我也去厕所;他去东门,我也去东门。
  我还是太困了,跟丢了。
  他去灰机了,我就没去灰机。
  等我亮了,看见窗户上那么大一片天。
  巴巴不在牦牦左边,巴巴也没去上班。
  床边上的那个大黑箱子也不见了。
  想必那个玩意就叫灰机吧。
  灰机灰走鸟。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反牦哥

  牦牛儿一岁十个月了,常常不听话。牦牛儿在爬椅子,你说,别上去——他已经上去了。他站在椅子上,你说,快下来——他笑眯兮兮地攀着桌子,就是不下来。你说,好吧,乖乖地坐着啊——他已经开始拉桌旁书架上的书了。你说,拿一本拿一本——他已经拉出来一叠。你说,哪我们慢慢看吧——然后哗啦一声,全在地上了……
  可是育儿专家讲,小朋友没有不听话的,关键在你怎么讲。比如说收拾玩具,你得鼓励他,把干活变成游戏,让他觉得把玩具放进盒子是件有趣的事。我们也来试试。牦牦,乖,我们来捡书玩,好不好?看,爸爸把书捡起来,放在椅子上,再捡一本,再捡一本,再捡一本……牦牦很好奇,也蹲下来,捡了一本书,放在椅子上。“真不错,再捡一本!”——牦牛儿笑眯兮兮,看看椅子,看看爸爸,看看一堆书在地上,一堆书在椅子上,笑眯兮兮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椅子上的书全掀到地上去……
  于是,牦牛儿挨打了。屁股上一巴掌,哭得哇哇的。爸爸说,什么狗屁专家,胡说八道。
  隔天,牦牛儿准备如法炮制。爸爸吼道,忘了啊?把书丢一地会怎么样?牦牛儿还没忘呢,指着屁股说,“屁股,屁股,痛!痛!”爸爸很欣慰,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而今眼目下一坨屎

话说上一条博客写完,我就呼呼大睡了。
  这一睡,睡地不着六四。
  睡梦中,感觉日本地震鸟,高铁脱轨鸟,人人微博鸟,天上还掉下了个美轮美奂的郭美美鸟。
  嗯,美好新世界里。我打马过岗,就一直在梦乡。
  不写博客,写Paper;不写微博,写Proposal。不写PP,写表表。
  牦哥喊,爸爸,粑粑鸟。
  我才初醒:而今眼目下一坨屎。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子不睡了

   给牦哥用个午夜膳后,突然清醒起来鸟——窗外树影婆娑,路灯如月光般皎洁,安静地可以听到邻居打鼾放屁。美好的一夜吗,不由恍惚抽空做起梦来——梦里,我变成一只有很多脚的爬虫,拖着貌似坚硬的外壳,正在攀岩,好像还有翅膀扑闪扑闪,那应该是喜马拉雅山的哪一个冰峰吧,洁白无瑕地刺眼,冰冷刺骨。突然,一只手没抓稳,给惊醒鸟。发现,自己居然趴在床上,双手搭在墙上,喜马拉雅冰峰不过是一道粉刷白墙而已矣。而牦哥,嘴角挂着奶渍,一脸嘲讽样睡地安详。于是,他老子不睡了。
分类:莫名 | 评论:1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情应笑我

  多情和滥情,实在不好区分,古往今来的道德高人们从未给出一个可量化参考的指标。所以,多情不幸被滥情化,滥情又被巧妙多情化,在二者周旋中,人生就在一堆似是而非的绯闻中灰飞烟灭了,最后只剩下挂在墙上的一副印象,无情而寒冷。很多时候,在我看来,多情实在不是什么坏事,总好过无情、绝情。


  有那么一些场合,我总在检讨自己,是否多情?而,LP说,充其量是自多。因为,多情没有被接受回应反馈的情况下,就是不折不扣的自多。LP见证过我,主动和美女(其实不局限于美女)打招呼,人家一脸错愕:你是……?其实,只不过是因为,我人脸记忆能力超好,而且觉得与一个熟人擦肩而过,总该按个喇叭。现在,在我身上多了另外一重证据,来自牦哥。


  牦哥是我11个月大的儿子。11个月之前,我成为了他老爸。他无从抗拒,没有选择,我则欣然奋然亢然。尚处于早期智人阶段的牦哥,有很多现代行为。大人们都想解释,可惜他如同考古材料不会自我开口说话,所以一切关于牦哥的行为解释都是依我做民族志对比材料的。现在LP就得出一个结论,牦哥和BB一样自多。


  牦哥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吐血推荐

  看本地抗日盛举,发现有两幅令人战栗的标语:
  
  1.“日本人你是不是太挨球了嘛”。——妙到风月无边。
  2.“还我钓鱼台(此横幅为繁体)”——瓜到大义凛然。
  
  四川人实际每天都在反日,口头禅:日本人喔
分类:莫名 | 评论:1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间房

  今日去荒郊野外的流星花园,经人引荐,参观了一套特牛逼的装修,叹为观止。
该老师以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非凡想象,将他130平米的房子,砌墙,打墙,最终改造成九间不同规格的单间,每间都有独立洗手间。
工人正在屋子地面上铺设新的下水管道网。
老师真牛逼。
分类:莫名 | 评论:1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牦哥

  

分类:莫名 | 评论:1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啥情况

  我昨天发现,今天继续发现,我的博客的访问量正在呈一种爆炸性的增长,今天还没结束呐,以及飙到4千几。史无前例。吾百思不得其解阿,百思不得其解。为嘛呢,啥情况,你们给说道说道,我没刷票机阿,我也没什么热帖阿,啥玩意都没有,你们都上这干啥呢?难道我,一不小心弄了个搜索率狂高的关键词?也没阿,我没写兽兽,也没提阎凤娇,更,与哪口水曹墓毫无牵连阿,你说,这是啥情况。我估计是网特,或道是国安在大批量培训新人。
分类:莫名 | 评论:1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偷自行车的人

  去年走之前,一辆新的凤凰自行车丢了。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感到痛心,一则它高寿几近一年,二则我一年都不会骑驾,那时确实没有什么丧车之痛。为了坚持原则——不去黑自行车车市场买车以免制造买偷的恶性循环——我又买了一辆黑不溜秋的永久。为了它,我专门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远走衣冠庙一带。听了卖车师傅的良言,买了把据说邦德都开不了的锁。但悲剧还是照着它不可逆转历史必然性的发生了。暴风雨它来的实在太猛烈了。

那天我端了我儿丑小牦的一砣粑粑,去校医院做个Shit Anlysis。校医院收费的地方排起长龙,只有一位难辨雌雄的工作人员同时挂号收费,小女生们一会儿“叔叔,挂内科”,一会儿“阿姨,挂外科”。这一排,也不过15分钟,等我拿着那一张Shit Anlysis的结果忧心忡忡地走出校医院,突然发现,永久它老人家永久性不见了。

当时,苍天无语,上帝都不知道这个手里拿着一张Shit到不能再Shit的Shit单子的男人心中的愤怒。他最想做的,是,找一把枪,躲在对面建筑物的窗户里,犹如《兵临城下》里的那个神奇狙击手,Shoot丫的。可见,这次的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大课题进行中

  








分类:莫名 | 评论:3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cape cod



  墓地


  Marconi 海滩


  贤人


  Gay吗


  拉妹


  飞女


  救生员


   美人鱼


  Dalai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

  盛夏微凉的清早,L骑自行车一路狂奔下山。这破车历经转手,到L手上时,前闸已经完全失灵。好在L骑车有年,还可灵活地车间穿梭,最多双脚着地,来个人肉急刹,倒也平安无事。过Union Square的时候,86路刚刚停靠,韩国超市Reliable里最漂亮的哪一个的售货员下车。今天她穿了一件橘红短袖,在雾漫而显寂寥的清晨,犹若街边硬生生开出的一朵花。她依稀认得这个经常来买豆腐大葱的年轻人(第一次她还给他讲了半天韩语呢),便有意无意,微微,大长今般一笑。L吃不准对方表情,也慌慌忙咧了下嘴。赶紧乘着86等红灯的间隙,横穿三条马路,蹬上Washington。广场无非就是几条街交汇的三角地带而已,咖啡馆外面坐着几个等车的人,彼此并不言语,端着咖啡,浓浓的苦香味不慌不忙翻着报纸。哪个裤子落在屁尖上的酒鬼,也开始了一天的营生,提着裤子,流着哈喇子挨个讨零钱。


       咖啡馆过后,必须上一座缓坡。没吃早饭,睡眠不好的时候,这缓坡常陡如峭壁般费力,快到坡顶的时候便得下来推着。也有那么几次,艳阳清风的早上,豪迈的L吹着口哨策马轻骑,一跃而上后,再放空急转而下。这般志得意满的意气风发,如果正逢着从桥下呼啸而过的火车,L会觉得一天如此美好。这让他几乎都要忘了,那漫长的冬天里在昏暗的路灯下,踩着厚厚的积雪郁郁而行的日子。


       五分钟后,就到了Beacon和Kirkland的路口,左边是L常光顾的买酒的店子,右边是L只去过一次的快餐饼点。每天L都会在这里停下来,等待红灯变绿,绿灯变白,并排和三两个人或者几条狗站着等待。总会有一条狗回头,伸着舌头打量着L和他的破车。这时候L多半在计划晚上喝酒的事情,可惜多数时候,L晚上回程走的总是另外一条路。那条路没有缓坡,也没有酒买。


      白灯显示Walk的时候,L会立即从酒精的回味中顿悟过来,撅起屁股,如同百米赛跑发令枪响那刻,射出斑马线。这段路程L行进速度最快,因为骑车的人多,汽车显得格外忍让。不到2分钟,就到了William James Hall这座在L看来最违章的建筑,它和已经倒掉的世贸双子同出自一位矮个子日本建筑师之手。右拐就到Divinity,那是神仙和妖怪出没的地方。


      L将在红砖砌筑的两层小楼里,度过剩下的白天。这里叫着图书馆,堆满人类自以为是的垃圾,而这些垃圾乃是转译自其它真正的人类垃圾。L每天就在这些垃圾的垃圾中翻检拼对,跃跃欲试地制造着垃圾。每当抬起头来看见窗外阳光普照绿树,白云点缀蓝天,L总觉自己犹如囚徒困兽。头顶是一副悬在墙上的虎视眈眈的木雕大鸟,背后是一张巨大的裹尸布。L常常觉得,这是多么反讽而意味深长的隐喻,规训和结局。


       L的午饭都靠Peabody前面的餐车。开餐车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花白,动作极其麻利,每次L都吃同一样的东西,吞那堡,而只是换换面包的种类。价钱很便宜,吞拿很多,多到吞拿不下。回到办公室就着一杯咖啡,给肠胃一个差强人意的交代。


       然后下午。然后晚上。然后沿着另外一条路,绕开酒馆的路上山回家。微风中,夜幕深沉而安静,月色清朗而星稀。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民社会

  办公室的楼下院子是一家幼儿园,地位恐怕类似我们的一幼,不同的是,在这院子里面混的全是大牛的后代。据说,也因为资源有限,进来需要排很长的队,可能等排到的时候,已经是小学的年纪了。
  
  办公室一年四季寂静,人人一股压抑到充气球的摸样,见面出了个Hi,别无其他。而窗外,全然另外一个世界,嚎叫。哭闹。吆喝。孩子们才是真正的嗨。有时候累了,就把玻璃窗打开,看一个小男生屁颠颠围着一个小姑娘,看一个小姑娘落落大方地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你荡你的秋千,我钻我的轮胎,谈谈人间的恋爱,多好。
  
  一帮精力旺盛的,推着小推车,卷起裤管,在这边沙坑里装上沙子,运到另一边的沙坑倒掉,另一伙帮闲的,开着塑料推土机,小卡车,来回穿梭。俨然一个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
  
  他们显然好快活。
  
  不明白,带来最多快乐的本来是体力劳动;而到最后,人人却都以多数时间并不快乐的算计考量为荣。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墙与重门

  仰望星空 头顶那片 人造灯光
脚踏实地 脚下那块 正在沦陷

因为很高很厚的墙 所以无穷无尽的门


分类:莫名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5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