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1394698
  • 开博时间:2005-01-29
  • 博客排名:第94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疑问

清夜独坐的我,晓梦初醒的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之中偶然有一分钟一秒钟感到不能言说的境象和思想的我,与工作中的我,和世界周旋的我,是否同为一我,是一个疑问。
  
  
  
  
此时所感所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大哥走好

睡了一夜,乱梦丛生。醒来时肩酸膀疼。
清晨,得一噩耗:张大哥昨下午去了。顿觉思维中断,思想混沌:初八正式上班时他们来拜年,大家嘻笑风声,笑谑我不叫他“姐夫”(我与他妻子白姐一直不错),谁成想:他竟去了。
  
一边打字,我的手还在一边颤抖。
我与他竟生死两茫茫了。
  
张大哥魁梧高大,性格开朗,斗酒吟诗,才华横溢,幽默风趣,遇事达观。而如今,他竟去了。
  
最后一次和他聚首是cy电视台启动仪式酒会上。席间我们两人邻座,他把本不熟悉的客人,把本来拘谨冷清的宴会调节得热闹非常。年轻时候就做县里通讯员的他与电视台好多元老十分活络。一句“ls县广播站,现在开始浪费电”引得我们哈哈大笑。之后,他派车把我们一一送回家,路口道别,竟成永诀。
  
昨天的大雪没化,世界仍然笼罩在纯白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张大哥走了。
走好张大哥,来世我们继续玩笑,继续喝酒,继续做朋友,好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球人都笑了

yam和lb从成都探亲回来,婆婆打电话来让我率小分队回去吃晚饭。这等美差,既可省去我做饭之疲劳,又可享受白吃之逍遥,我不拒绝的。席间嬉皮笑脸,婆婆见到自己的亲儿子自然快乐了许多。电视里播着《仙剑奇侠传》,刘亦菲刚一露脸,亲爱的嫂子一句话差点喷饭:
“这不是《粉红世家》里的那姑娘?”
走召弓虽!我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十四“了”字歌

无意翻开一本旧书,滑下一张纸,打开一看自己笑了起来。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老人家写的一首诗,不妨贴上一看----

雨儿落了。鸟儿飞了。草儿黄了。人儿走了。
歌儿唱了。泪儿掉了。梦儿碎了。夜儿明了。

(我在风浪里跳着,我在云端里飞着。
忽儿一阵伤心,我变成雪儿飘了。)

时光溜了。芭蕉绿了。胭脂脏了。青春老了。
话儿少了。思想干了。蒹葭白了。心儿变了。

相思淡了。藕丝断了。覆水收了。爱情死了。
心海枯了。陨石烂了。誓言旧了。永远逝了。

(我在四季里活着,我在人世间走着。
 忽儿一个旧眸子,我变成花儿开了。)




 一九九二年七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晒雪的上午

今天“雨水”。台历上赫然写着。可是好有意思,早晨起来发现足足下了10厘米的大雪。
心里一阵狂喜,但是又不动声色。无法动声色的,得收敛,得收敛啊。
这个春天有点趣,明明“雨水”了,偏偏降大雪。倏地涌现出一句古诗词“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呵呵,不着边,不着边的事呵。
99年的雪也很大,是圣诞节前后吧。迷了枯柳,白了宇宙。和好友相约呆在一间简陋酒肆,整整喝了一天一夜的老酒。服务生一壶壶地把酒端来,琥珀色的玻璃圆壶,枯黄的姜片在壶底翻卷,温润的热气与浓郁的酒气交融,说天说地说人生说艺术说爱情说禅意。心想:人生无非如此,得一二知己足矣。
又是6年过去,世事变了好多,我又老了一层。心里结了痂,不愿去碰触暗藏在里面的伤痛。慢慢理解和接受了心灵的变迁。苏芮有首歌唱得苍凉:
“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这种呐喊我也有过。
  
出太阳了,文学修辞上叫做“晒雪”,天地白得刺眼。心里却很舒畅。当一切都改变了,不是还有雪,有上苍赐予芸芸众生的风雨雷鸣,阳春白雪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由的蛆

yq说yn在网络上写小说,书名《狱蛆》。我在网上查到了,只看了一章便不再敢看。哪里是小说,分明是自传。他是坐过监狱的人,哪里比得上我们这群“说愁”的幸福人?
想起前几天遇到yn,老得岣了背;又想起他与敏的过去,心里难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聚散聚散愁煞人

情人节后的第三天,呵呵,也就是昨天,这班毕业15年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所谓学过美术的同学们又聚了一次会。哎,我怎么发现自己的心境老得如同老妪了。悲哀啊,悲哀。

放眼一望,班里成功培养起的一对红肥绿瘦,而且齐了曾经分手的两队“老情人”。一时间尴尬异常,虽然平日也少不了心底里偷偷想念。

杯光斛影。不咸不淡。天南海北。沉默寡言。
走了时间。暗了天光。红了双颊。壮了苦胆。
呵呵。34岁的中年男女们。

车轮子怎么就驶到“金碧辉煌”,这名字,叫气派啊。男男女女相信只要卡拉就会ok,多好,借别人的歌抒发自己暗涌的感情,一举便可两得。
依旧依旧,走调的八匹马也拉不回来,音准的仿佛就是给服务生提供欣赏演唱会的机会。轮番上阵,轮番上阵哪!

只是曾经爱恋的,痴狂的,迷失的,却像极了风停后的落叶,稳稳地归服于大地的怀抱,只等下一个季节把它化为泥土。把心里的唱出来吧,都唱出来吧,15年前曾经海誓山盟的恋人们。可是,沉默的又还归了沉默。这个夜里,沉默不是金,一堆臭铜烂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润物细无声

几乎下了一天的雨。
也几乎有一个季节没有见到雨了。
强说他的城市在下雪,这个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雨,它来得正是时候。查查台历,还有两天才是节气“雨水”,莫不是这雨等不及了,只想早一日降至人间?
这个正月过得极其舒服,破天荒地连续休了好几天——6年来,第一次这样奢侈。可能是初五那天去了一次湛山寺的缘故,这几天来一直有些感触藏在心里,忽然对人生有了些新的认识,如姐姐所言:“从寺里出去,像是心灵也被净化了。”
也许真的是这样,平日里把心用得很苦,急急忙忙像是在赶一条无尽的路,只是疲于奔往终点,却没有留意沿途的美丽。到头来终点是什么?一场空而已。何不趁着良辰美景,听细雨,看流云,饮美酒,品琴声,好好地去过每一天,把握目前现在,爱身边的每个人。
夜色已经深了,小雨仿佛没有停歇的意思,待会我就躲进温暖舒适的被子里看书吧。这天气适合捧一本书的,伴着沙沙春雨,做个好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冲刷心灵的水,就是感动的泪

一觉睡到傍晚,惺忪睡眼打开电视机。我是不大看电视的,因为今天毕竟是正月初一,看看有没有我愿意看的节目。不成想,居然还就看着了。
是《同一首歌》走进美国硅谷的大型演唱会,不消几分钟,我就被深深感动了----
可能是平时了看惯了国内某些演唱会的虚假,这次演唱会的观众的表情和情绪一下子就揪住了我的心。我承认自己是所谓的性情中人,这些远离祖国的华侨一张张真诚的脸,他们眼里的光芒,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鼓掌全部是发自内心的,那种身处异国他乡对祖国的依恋和怀念绝对不是伪装或掩饰的。白发苍苍的老人,衔着奶嘴的孩童,身着唐装或是打扮入时的青年在属于中国人的曲调里深深感动着。优雅地鼓掌,会心的地拍,频频地微笑,滚滚落下的热泪把我这个观众的心紧紧地与台上台下相融在一起。刘欢、田震、刘若英、张行、张帝、李谷一、苏芮、童安格。。。这些平日里我或许还比较讨厌的歌者一一用心为我们的同胞献上自己的代表歌曲。一位十几岁的美国黑孩子,羞涩地上台用中文唱了《草原之夜》,哎呀,原来我们的歌在一个美国人孩子的嘴里唱出来还这么好听!一位黑人妇女(应该是他的妈妈吧)在台下眼泪纵横,是欢喜的泪?是感动的泪?是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外

早晨起床晚了,想起今天周一班前会,匆忙往外奔。却意外发现外面竟下了厚厚的一层雪!雪总是会给我带来额外的喜悦。“瑞雪兆丰年”啊!
刚结束会议,收到一个意外的短信----朱先生给我送来几个墨写的福字!留在传达室里,去拿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包裹着福字的卷纸竟是他练习的苍黄毛边书法习帖,有几分书卷气、几分沧桑味道。这就是他,总是淡然地留下墨香的气息,然后离开。
之后我给他发了一个短信:“瑞雪与新福双至,看来鸡年有好运哦。好运同样会降临到你身边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年

一不小心选择了商业,这个当别人愈清闲自己愈忙的职业,眼看着年味越来越浓,满大街都是穿梭的人流和车辆,超市里就像不要钱了一样,被“年”冲昏了头脑的人满脸疲惫地拎着大包小包“鼠窜”。唉,老百姓啊,平日里不舍得花分钱把劲都攒到现在了。还是生活水平提高得不够快,使得他们宁愿选择不冷静消费高潮的汹涌。
今天到超市里帮了一天的忙,发现自己老得太快,力不从心啊。只是一天,便累得腰酸腿疼眼发花,只敢一味地忙,不敢抬头看路,这一看哪,乌压压全是等待交款的人群。下班后,我犹豫了再三到北山香密湖洗了个澡(关键是找了为同性给按摩来着),算是解了一天的劳顿。
黎明前的黑暗了。还有两天,胜利的2005年就要彻底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来了

春打六九头,昨天立春,春天来了。
想想春天有多好,下场柔曼的细雨,看所有的树木抽出黄绿新芽,听小鸟呢喃,花瓣裂开久违的饱满,满眼都是柔绿。烟红。湛蓝。青翠。站在春天里看朝雾。薄霭。澹阳。微雨。阳光暖暖的,或执伞或着裙或者干脆连头发都不再约束,就披散开让春风吹起,把花香融进发香里。有多好啊,活着有多美啊!
我仿佛已经听见小青蛙在苏醒的土地里打着如意算盘:“待到惊蛰后我一定到水里好好游个泳,找小蚯蚓美美地聊一晚上。”也仿佛已经看见小燕子穿着燕尾服热烈地指挥属于春天的音乐会。
春天是小姑娘的眉,清纯得让人心动;春天是儿子沉沉睡去的好梦,温馨而甜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红尘

贴一首好歌词吧,罗大佑的《滚滚红尘》,这是我90年代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歌也很好,词曲都很到位----
起初不经意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地胶着。
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身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错。
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
于是不愿去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界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佛性文心

丰子恺关于人生三层楼的描述我一直不忘: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丰子恺是我一直非常喜欢的一位老先生,他精通文学、书法、绘画、宗教等各个领域。最早接触他的作品大概是90年代的《读者文摘》中的一幅小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少不更事的我恍然大悟,原来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啊,难忘《人散时,一勾弯月如斯》的简约清丽。这些文品一直为我保留至新世纪,直到后来读到他的《缘缘堂》,才如干渴之人饮尽甘泉般过了一把瘾。
也罢,今年正月重新把他的书拿出来读一遍,也许会为我的浮躁情绪降降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扫除

女人都会变成怨妇的,只要一结婚,一切都会改变的。我就是一实例。
上午在单位里偷了闲回家大忙了近三个钟头,把个厨房清理得锃明瓦亮,能跌倒蚊子,直至我几乎瘫倒。结果手皴了,腰断了,脖子折了。
发明“年”的人真聪明也真残忍,一年一度的卫生大检查只累坏了这群中国妇女,男人们享受其中,别有洞天,其喜洋洋者矣。
围城啊围城,冲进来与走出去的一对矛盾体就这样一代代地传,老了一代代,又生了一代代。
这不,又要过年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9 60 61 62 6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