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394798
  • 开博时间:2005-01-29
  • 博客排名:第94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2-29

mukj049

2020-02-24

若芊我芊n

2020-02-1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闷纳啊。。。

进入三月份以来一直很背,几乎天天生气。遇到的几件事情都办得不顺。
不知是怎么了。
今天才四号,不知道以后的若干天会怎样?
这天气也怪,竟然一边出太阳一边下雪。
郁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忏悔


  几天来不敢面对自己。
  我做了一件错事。
  我得忏悔。
  
  找不到忏悔的途径。
  静默了好几天。
  结果上唇生了一个好痛的疮。
  
  如果真的“哀大于喜,悲胜于乐”
  那么我的忏悔便有了途径。
  我愿意放弃喜与乐。
  情愿接受哀与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渡口


(大提琴的低婉哀伤,吉它的幽怨沉静,蔡琴的回旋委婉,是如此的美,如此的美啊!
不要让我的blog荒芜,不要低沉,不要荒芜。)

让我与你握别,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直到思念从此生根,挂念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
让我与你握别,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夜的牛


  在晚上,我和白天是不一样的。这个现象我发现已经很久了。
  黑夜里我的思维特别尖锐特别敏感特别清醒,游离在梦想与现实的边缘,一遍一遍地推翻好不容易在白天建树起来的勇气,又一遍一遍地重新堆积。循环往返,乐此不疲。
  我是属于黑夜的牛,一些细微的尘埃会借着夜色泛滥,久违的人或事,苦或乐一古脑翻涌出来,供我在夜里“反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件事

  
  昨天jm的小姨来了,还有她的女儿及外甥。晚上在大伯哥家一起吃了顿饭。席间提起往事,不禁唏嘘。毕竟都过来了,那些苦难的日子都过去了啊。只是老公至今未与生母相认,使我感慨万千,一夜无眠。
    
  终于结束了小灵通的使用。就在一键按下去删掉所有信息的瞬间,忽然感觉心里有些什么被抽空了。毕竟它伴着我走过了两年时光。我总是病态似的怀旧,想改变,却又无能为力。
  
  昨天定下来外出旅游的事。我报名去南方。尽管去过两次了,却总是感觉意犹未尽。经常恍惚地想:我的前生应该在江南水乡吧。若不是,为什么那些山水,那些亭台,那些柳陌,那些白墙灰瓦、琉璃飞檐都像是在梦里见过,亲切可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查子 宴几道


观山魂梦长,塞雁音书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
归傍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遇到的两位老人


今天有点趣,竟然先后偶遇了两位十多年不见的老人,而且都是在公司办公区内。

先是妈妈学校的老校长刘阿姨。老人是专程来找我咨询点事的,阿姨还是戴着那幅琥珀色的眼镜,与十几年前没有大变化,她说我也没怎么变,(厚厚,我都是10岁孩子的妈妈了,怎能不变?)她回忆起我上高中时候给她们学校画板报的事情。都是些旧事情了。好像是在一个深秋,学校为迎接市教委的突击检查,情急之中找到我,我用油漆和板刷挥斥方遒,用了一天时间,美化了三块大黑板。
我还记得那件事的。不顶冻的手画到最后都不听使唤了。但毕竟给妈妈争足了面子,给自己打了“免费广告”,以至于以后好几年内,学校的老师见了我都简称“那个会画画的小三嫚儿”。其实记忆这东西很有意思,一辈子经历的事情不少,到头来能记住的不过是印象最深的几个人几件事而已。

遇见徐郁礼老先生更使我惊愕。他是来单位给老伴办事情的。(我想起他的老伴是公司的退休工人)他也没想到会遇到我,瞪大眼睛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我,继而微笑起来。用他的话说“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徐老师是姐姐自学英语时的的英文教师,他非常欣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一首凄美的唐诗



 去年今日此门中,
 人面桃花相映红。
 人面不知何处去,
 桃花依旧笑春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在《火与冰》里读到这样一段:
“潘光旦是一个被遗忘了多年的名字,他著有著名的《性心理学》一书。
1966年文革期间,潘先生却被辱骂为“流氓教授”。红卫兵命令先生到清华园一角除草。先生已是衰老之年,残废之躯,无疑成为暴力的实施对象。独腿的潘先生因不能像正常人蹲踞工作,曾恳求携一小凳,以便于坐,竟遭到昔日的学生惨无人道的拒绝。”

先生曾有著名的“从游论”。认为教育乃是大鱼引导小鱼游,此时当是何种心境?他被迫坐于潮湿的地上,像牲畜一样爬行着除草。1967年5月,先生病重,膀胱及前列腺发炎,小腹肿胀如鼓,便溺不通,不获医治,惨痛哀号数日惨死。
在这桩悲剧里,被害人和害人者的界限应当格外分明。但我们没听说哪个学生的忏悔----他们只是说自己当年太天真,被欺骗了。
为之震颤,深深地心寒。当白色被说为黑色,还有些什么值得坚持?值得崇尚?值得留恋?
愿此类悲剧不要在中国继续上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烟花下的背影

团圆夜了。虽然今夜没有月亮,可是满眼的烟花把夜色装扮得格外美丽。
  
从婆婆家出来已是八点多了,一些淘气的孩子围在一起放烟花点爆竹,使得我不得不绕道走。借着热闹的火光,忽然发现眼前有一座小山似的东西正慢慢往前移动,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中年男人拉着满满一车烟花垃圾蹒跚前行。他仿佛无视身边漂亮的烟花,只一味低头低头。可能因为装得太满有些吃力,小小的一个坡都得拐s型。
  
我忽然产生了巨大的怜悯:他吃过团圆饭了吗?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哪里?他们今晚上吃的是什么?他从哪里来?为什么在元宵夜里还要这么辛苦?没有人帮助他吗?
此刻,几乎所有的庭院窗户里都亮着温暖的灯光,菜肴的味道夹杂在鞭炮的硝烟里。而我这位孤独的兄弟,却在喧哗中踯躅前行,烟花下的背影愈拉愈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躲在思念的羽翼下思念 ----献给永恒的两个数字"22"

“思念属于黑夜,阳光下我们顾不上思念。”
读这句话时,我笑起来。我和这位先生有些不似。我是有特技功能的,因为我在阳光下同样可以思念----思念不需要任何的时空条件与外界环境的禁约,思念像空气,随时随处都存在。
就像今天,此刻。


在我的心里有一面湖水,湖水是碧蓝的,映照着空旷的天宇,白云翩跹,水草丰美。有两只,只有两只天鹅游弋于平静的湖面上。这是两只昂扬的天鹅,自由的天鹅,优雅的天鹅,相惺相慽,躲避着任何外来的伤害。


有一些非理性的思想它们只活在心灵的最底层,一些尘封了的,遗落了的,淡忘了的,迷失了的,于我,它们永远鲜活在我的灵魂里,在属于我的静土里建筑我的理想,我的世界。


快乐与忧郁的眼泪只流在心里。这样也好。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礼物

又翻书,翻到书中宁萱给廷生的信:

 

 “世事喧嚣,人生寂寞。我一直以为,支持我生活的动力,便是罗素所称的三种单纯然而又极其强烈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而在这样的动力下生活,注定是孤独的,无尽的,近于绝望的孤独。
我想,在这片已经不再蔚蓝,不再纯洁的天空下,如果还有一双眼睛与我一同哭泣,那么生活就值得我为之受苦吧。”

欣赏这段话,作为新年里给自己的礼物。

好好生活,好好相爱,好好学习,享受孤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一下王小波

怎么开始对王小波感兴趣的呢?我想了好久,缘于余杰的一部《香草山》。我是极喜欢余杰的,在《香草山》里我认识了王小波和玛格丽特·杜拉斯。之后竭尽全力搜索两位的书籍。

可能是来自于他的有趣----他的作品总是带着浓厚的黑色幽默,让我在心里默默大笑,或是尖刻如利刃,剜刻得我心头滴血。

可能因为他的故去----艺术家的绝唱会让尚还存息的人的灵魂得到极大的慰籍。

还可能是因为他是学理工出身的缘故----原来处于刻板却可以如此浪漫多变。

记得第一次买到他的书《怀疑三部曲》是在上海。热闹繁华的南京路本应是我等旅游者购物逛街的好去处,我却一头扎在书店里,在黯淡的书架旁如获至宝。透过麦当劳的大玻璃窗,喧嚣而又陌生的上海滩,谁会记得有一个欣喜的女人,在一本书的扉页狂乱写着她的感受?

后来陆续买到《黄金时代》、《白银时代》、《沉默的大多数》、《青铜时代》等系列的好书。如其妻李银河所说:“古长安城中李靖踩着高跷像大鸟一样掠过街市的意境像极了达利笔下那批飘浮在空中的马。小波在不同的时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了

昨夜酒酣耳热,共计喝掉白酒5瓶(括弧:28度2瓶,45度2瓶,发现酒瓶里是雪碧1瓶),青啤易拉罐n个(括弧:包括假的8个),薏思琳1瓶。
吃掉黄花鱼3条,鸡脖2斤,沙拉1盆(括弧:不包括刚开始的2盘),菠菜、油菜、山药、海蜇皮等无数。
固定客户8人(括弧:包括我与儿子属常住人口),流动客户3人(括弧:包括与战友聚会凯旋的常住人口杨先生1人)。
制造垃圾5大袋(括弧:不包括纸壳等包装物)。
呕吐次数无法估计(括弧:只杨先生1人就2次)。
肝胆相照的话语说了无数(括弧:whn先生只说了5、6句 )。
幸福指数:9.0(括弧:扣去的一分来自醉酒后的杨先生)。
物料残损:无。
  
写blog一篇,以记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忙里偷闲

约好了今晚到家里来聚聚,hl、wh、xl、hz等一干人马。下午歇了在家忙。毕竟一年就一回,大家一起乐和乐和。就当是卫生检查团来我处大检查吧,所以得突击一下。
发现我是搞卫生的高手,就自己,无须帮忙(也无人帮忙),不消一小时,俺便可以在电脑前偷闲了。环顾四周桌椅干净,情人节某人送的花摆在桌上温情脉脉,玻璃杯、茶杯洗得干干净净,明光可见,哎呀,有情绪啊。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此处删去38字)
待会我和儿子就要去买菜了,一展我无师自通的精湛厨艺。由衷感慨:“做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挺好”。
脸红一个,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8 59 60 61 6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