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1394471
  • 开博时间:2005-01-29
  • 博客排名:第94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粒种子》

  

一粒种子睡在泥土里。他醒过来,觉得很暖和,就把身子挺一挺。

他有点儿渴,喝了一口水,觉得很舒服,又把身子挺一挺。

春风轻轻地吹着。种子问蚯蚓:“外边是什么声音?”

蚯蚓说:“那是春风。春风在叫我们到外边去。”

“外边什么样儿?也这么黑吗?”

“不,外边亮得很。”蚯蚓一边说,一边往外钻,“我来帮你松一松土,你好钻出去。”

种子听了很高兴,又把身子挺一挺。

春风在唱歌,泉水在唱歌,小鸟在唱歌,小孩子也在唱歌。种子听见外边很热闹,连忙说:“啊,我要赶快出去!”

种子又把身子挺一挺,眼前忽然一亮,啊,好一个光明的世界!

 

 

——昨晚和14年前的湖南同事聚会,说起这篇小学课文,想起《一粒种子》。每个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是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少有的明亮。

今日清明。难得一个晴朗的天气。借以怀念如风逝去的那些人,那些年月。

 

《一粒种子》

 

【普希金花园里的雏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梅瓶里的杏花裂开了花苞,

桃花在另一瓶里酝酿一场简单花事。

不过是两三天,

也不过是有了些许温暖。

 

不枉我的一番期待啊,

漫山遍野的春色浓缩在陋室里,

除了喜悦,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贴图】梅瓶里的杏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二月春风似剪刀

  

春寒料峭,一切好像没有变化,我们仿佛还在跟冬天赛跑。

只不过在一些偶然的角落里你可以发现一点春天的蛛丝马迹。

 

比如微风下浮动的湖水、

比如坚持了一秋一冬的野草疲惫干枯的姿态、

比如细密含苞的杏花梨花们、

比如随风摇曳的初柳、

比如黑皴皴的遒劲枝干遥向天空的张扬、

比如轻舟划破波平浪静的水面、

比如儿子镜头前羞涩的笑容、

比如一只水鸭子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恰好飞进我的视野......

 

好吧好吧,跟随我去看看深山里的初春。

这把二月的剪刀正悄悄裁剪出春天的图画。

 

【野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别

  

天涯被改得面目全非,

碍于我的智商本来不高,

实在无法与其斗智斗勇,

所以,

先退一步了。

 

在天涯八年,

这次是真的离开。

没什么不舍,我收获了太多。

感谢的话都在心里,说不出来。

 

正值二月初二,春风浩浩汤汤。今日打马归去,来日天高云长。

 

作别

 

微博:天马行空的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次打领带的子涵

  

明天是子涵在塞西的最后一堂英文课。

外教乔丹要求子涵穿正装参加结业课堂,课上子涵准备围绕爱、朋友、运动、乐观、电影、音乐、热心做个人陈述和幻灯展示。顺便做一个简单小册子,用照片对以上话题进行英文对照。小册子的英文内容已经做好,封面需要用个人头像。这个不难,不是有我吗?晚上借助台灯给他拍了一组,效果不错。

明天我会参加结业陈述课,给他加油打气。子涵第一次穿衬衣打领带,时而大笑,时而扮深沉,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都摄入我的镜头里。

爱眼前这个孩子,他正悄悄发生着变化,变得开朗、沉稳、有自信。这正是我想看到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9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尼泊尔郊外的树影

  








森的女友除夕一过就去了尼泊尔度假,前天刚刚回来。

森在办公室电脑里一张张翻看女友的照片,那个巧笑嫣然的姑娘拍了几张不错的风景照片,也不好都索要来,只要了两张郊外雾气较重的树影照片。潮气湿重的郊外,一丛丛老树在雾气里隐约存在,有的挺拔,有的倾斜,雾外面清晰的世界不得而知,该是一番迥然的异域风情吧。

只是这树尤显熟悉,好像少时在老家,起大雾时村子南面的沟壑旷野里,也有如此婆娑的影子,一晃一晃的,总是在我的记忆里摇摆。而老家已被开发,回去再看早已没有了那片树林,这样雾里的相似树影,只能定格在异域的郊外和我的记忆里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花乱开。

  







闲来无事,微博上溜达徜徉。嬉笑嗔怒者有,手机控者更是不计其数。除了心头牵挂的那几人,看看即过了。

却也遇到一人,谓之“老树画画”,喜爱有加,无以言表。前几日动动鼠标,从当当上订购了他的书,今个阴气潮重的早上,书送到。竟是一本让阅读变成快感的线装书。

打开,封面如暮春之四月般花色艳重的《花乱开》,让我眼前仿佛看见春光。花了一上午,除去喝水入厕,一张张阅读《花乱开》,心花亦开,一瓣瓣的,开到自在。

那天闲人庄生说老树叫刘树勇,百度来才查到他,才有了本书,才有了今天的喜悦,可见一切都是缘分。不敢想象,如果不及时看到这本书和里面的字画,我该是多么孤单可悲的一个人。

老树让我觉得熟悉,就像自家的亲戚或者是师长,好像就在身边,这种似曾相识的亲近感源于他的画和画上自提的诗句。山东临朐那座古城果然人杰地灵,月沉是那里的,月沉家园子也在那里,老树是那里的,连我家里的红丝砚也是世纪初我在那里一条小街上买的。
无比欣喜。

呵呵,在老树的画里,因为恰配绝妙诗句,使得画画儿这事变得轻松无比。灰黄底子,一人桌前斜坐,花开满壶。把盏空杯,简单桌几,窗外江清月低,但见老树提到:
昨夜你忙什么,
是否一人在家?
怎说无人相伴,
桌上一丛鲜花。

一寂寥着民国棉布衣男子(我认为是男子),闲坐沙发,墙头挂着疏梅图,身旁偎依老猫一只,面容同样倦怠,大叶花木直立不语,厅堂内静得仿佛听见时钟滴答:
小楼一夜雨,
晨来闲吃茶。
寂然无所思,
坐看庭中花。

弄巷拐角处,绿植葳蕤挂墙,篮筐内杏花正浓,窗台角落红艳寂寥,一无面貌之棉袍男手执花枝倚墙而立:
待到春深时,
小巷卖杏花。
愿你下班时,
携枝带回家。

我最爱其中一幅:黄淡调子,乱竹沫墙,一人藏匿其中抚弄清音。水墨浓淡相宜,简廖却不失清雅,意境十分高远:
抚琴竹下,看花村头。
观瀑山中,赋诗青楼。
雨天吃茶,雪夜访友。
时醉时醒,且喜且愁。
纵身欲往,一叶扁舟。
诗与画其中的韵味和奥妙,不可言说啊。

也有鞭挞世事的辛辣作品,直白、有力、痛快,例如山中小座,空留茶盏酒杯,一棵枯黄的树被秋风刮得几近凋零。画外题到:“山中置村酒,邀客久不来。电话说抱歉,有笔大买卖。”某画题到:“大叔北京出差,说是眼界大开。直到天安门吗?半腰飘着云彩。”又如一画题跋写道:“前途光明看不见,道路曲折走不完。就是把路抻直了,也得走上两百年。”其中无奈一看便知。

正如自己十分厌恶的现世酸文人,一幅清高肚囊,满嘴清规戒律,或者这类人看多了,连自己都觉得文人就该如此,走了样子恐怕就是大逆。甚至忽然明白过来画画的实际意义(或许不该用“意义”这个郑重其事的词),放下陶冶情操和基本功不说,究竟画画的意义在哪里?现有的套路就是必须沿袭的吗?一味传承,究竟该传承哪一些?放弃哪一些?

老树有些大智若愚,愚在画风、智在诗句,所谓高人在民间,也不完全是,老树正理八经南开大学语言文学系毕业,现为北京中央财政大学与传媒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摄影评论家,能吃好喝,“热情有风度,聊起天来幽默不断”。

这老树的画风画品既不媚俗,也不阿谀,刺耳、忧伤、怀情、戏骂都带着真性情,像个人,有血有肉的真人,而非庸碌迂腐的现今文人。特别值得高兴的是,我对文人画忽然有了醒悟和新的了解——原来可以这样画,写这样的题跋,盖这样的印章,叙述这样的思想,呵呵。

其实我也一样,是他画里穿棉布衣抄着手的人,那些看似平白的打油诗,正是我心里的话。原来有这样一个高人,写的画的是我的想法。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一看台历,今日雨水。果然是个好时节。

附:老树近期微博作品几枚。



世间绝圣弃智,活着惟余平庸。猛虎从未绝迹,只是咆哮心中。



过了一个年,长了六斤肉。喝了不少酒,见了俩朋友。没干正经事,觉却没睡够。明天要上班,想想就难受。



想想水上莲花,来个糖醋拌藕。管它有无佛性,要紧是否可口。——《残冬》系列之七



暮春应作江南游,看看落花随水流。拨舟漂红八百里,数数能有多少愁!



亲朋送往迎来,渐渐都已散去。终于独自呆会儿,明天还得继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在去往看海的路上

  

春未暖,花未开,想起那片海,这样的丽日暖阳该是怎样的颜色呢?







果然,当我再一次走近它,深深呼吸一口海风的味道,眼前的海蓝让我的嘴角绽开一朵微笑。

在沙滩上奔跑。让海风卷起纱巾。海浪层层卷卷、款款而来。




我想我是海
宁静的深海
不是谁都明白
胸怀被敲开
一颗小石块
都可以让我澎湃

海边空无一人,我迎着风大声地唱,这首尘封十几年的老歌好像知道我的心思,恰当地涌出来......




影子欣长而孤单,每个人都这样。




涓涓细流汇聚成海,或者,只有海才有纳百川的胸怀。







小路弯弯,草木还未发芽,尽头是另一座山的影子,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风筝是天空的一枚彩色胸针。




街上偶尔有车子开过,身边的海让人无法不放慢脚步。我虽不爱海,但喜欢此时的静寂。




一棵长在海边的树。得有多大的机缘,它才会被我定格在镜头里?




一个在海水里长久等待的石老人。盼,总有时。




在路上没有目的的行走,树干衬着蓝天,如一幅设计好的图画。




鸽子飞过屋顶,听不见哨音,一闪而过的是抬头看天的路人想飞的念想。如果累了,请停下来看看天,有些翅膀会带我们飞翔。







把鸽影做成浮雕效果,漂亮地如同一幅精美版画。




肥猫不知春困,从容横跨马路,也不畏惧我的镜头,只可惜没有捉住与我对视的表情,看到的是肥猫懒懒的猫步和没入树林的背影。










每一个人都没有放弃对于幸福的期盼,如长长的午后阳光落在灯笼上。




悬铃木干枯的影子有着淡淡的思乡味道。故乡在哪里,一个回不去的地方。




转过头去回望那片海依然安静,如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看海

  

 【贴图】——看海

 

去看海,趁着些许正月的空闲。

 

 

可不知海边雾气苍茫,扰了内心对海的情绪——我本不爱海,不爱它的凶险咆哮,海如某一种人,深不可测,表面却是风平浪静,即使你靠近了仍然不知他的底线。

 

 

我本不爱海,因着有雾,更不爱。索性只是为了寻求片刻的平静,靠近它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或落雪。

  

点燃一段陈旧的香,袅袅的,烟色漫布屋内。
那年蓬从遥远的泰国买来送我,却放置橱里,噪杂世事,竟忘掉了。

今日燃香,不觉弥散着老友的气息,与室外大千静谧,泾渭分明。
天降青色,时而落雪。若有苏子相携,红炉煮雪,不亦快哉。

心或落雪。心或落雪。心或落雪。心或落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些记录

  




  本来不想做太多的记录,想慢慢把事情理顺清楚了再说,拗不过自己的内心,觉得这30多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或许记下来反而会轻松。
    
  【起因】
  想来有趣,但是那天并没这样觉得。2012年年末的某个午后,办公室里不忙,空调依然释放者些许暖意,一抬头,W老师竟然走到我眼前。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一点没有听见啊?来之前他连个电话也没有。我看着他日渐稀少的头顶,和他有些调皮的表情,惊愕着笑起来。
    
  落座,喝茶,寒暄。不过一会,手机响起来,是子涵班主任的。头皮本能地一冷。
    
  果然,子涵又一次挑战了老师的权威,在班主任的课上公然拿出手机。要知道,学校三令五申学生不准带手机上学,子涵高二时候已经被捉一次,这是第二次了。
    
  班主任已经无法冷静,话语间有些偏激的情绪。本身是不允许的事,我自是没有话说。赔礼,道歉,感谢,但心里千万个不舒服。让孩子拿手机是我同意的,那个周日老父亲过生日,为方便和子涵联系回家的事,周一离家时候让他带了手机。仅此而已。
    
  再次坐下来面对W老师心境完全不是几分钟前,有些愤愤写在脸上。W老师问起,也没隐瞒。于是我和W老师在办公室里一人一杯茶聊了起来。孩子的心理、老师的心理、目前的教育体制、家长的困顿和迷茫……最后我们不约而同谈到一个话题:出国留学。W老师干脆地跟我说,“如果你想让子涵去国外读大学,我可以帮你。”
    
  那天其实根本不知道W老师为什么来办公室,要知道我们几乎两年没有联系了,期间些许的联系也是为单位培训的事情,只知道他人很好,没有教师身上普遍存在的那些劣习,最起码人很真诚,可靠。
  


  
  【过程】
  一经有了心思,内心便万马齐鸣。很快与远在爱尔兰的鱼联系上,问及一些关于出国留学的事情——实在是一片茫然,理不出思路,摸不清方向,河就在那里,可是我没有涉水经验,只有摸着石头,深一脚浅一脚去渡。
    
  这一个月忙碌而漫长。到了年底,公司事情繁杂,白天我开不得小差,必须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晚上回家脑子里如同抽丝的蚕茧,一点一点理顺,一点一点对接,渐渐从浓雾里找到出路,或许,所有的迷雾都是暂时的。
    
  最初去爱尔兰的念头被那晚上的聚会打消,W老师介绍X院长给我们认识,我们在一家私人会馆见面。
    
  周遭十分寂静,墙壁上吊着金黄的壁灯,这样的环境或许特别适合谈事情。我们第一次和X院长及其家人见面,或许是命中注定,我们认识了X院长的女儿X老师。
    
  X老师看上去及其平常,但是一开口说话便散发出独特的光芒,或许这就是海外留学的中国孩子的特质:热情、专注、健谈、热心肠。X老师在美国待了11年,目前在美国一家教育机构工作,负责对中国地区的海外招生。
    
  我们和X院长一家聊了一晚上,这个晚上的谈话改变了我的主意,或许在子涵一生中将是个重要的节点。去美国读大学。
    
  事既已定,便要努力去做,再大的困难,在人的坚定的决心面前都会退却——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
    
  可是确实艰难,身边没有什么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偶有朋友家人的孩子在美国读书,不是研究生就是读高中,没有读大学的例子。
    
  开始和X老师接触,毕竟人家是专业的,一股脑的疑问、很多的担忧慢慢消散,早在很久以前就和子涵谈到出国上学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事情果真来临,而且不由分说。
    
  给孩子一段结束高中学习生活的心理准备,让这个重情义、有着浓重恋旧情绪的孩子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和学校老师及要好的同学告别。离校前一个晚上,子涵给我发来一则短信:已经准备好了,正和宿舍里的同学狂欢。
    
  所谓的狂欢只不过是偷偷摸摸在宿舍里听音乐、聊天、分享彼此从家里带去的美食,相互说些告慰的话——这群被关在笼子里正值青春年华的孩子,除去学习上课,没有半点其他自由。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到悲哀,或者,我应该为子涵逃脱牢笼感到慰藉吧!如果是这样,我将非常高兴,用我的努力把孩子从题海里、从应试教育的漩涡里拯救出来。
  


  
  【目前】
  子涵回家了,不再去上学,他恍惚了好几天,对未来的不确定,离开集体生活的失落和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压力接踵而来。这种心情我特别能理解,所以在家里我努力让他开心,陪他看他喜欢的日本大河剧、看X老师推荐的电影、吃自制的水果沙拉、听我们狂热爱着的BEYOND,偶尔,娘两个一同吼上一嗓子,“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是的,是这样,前路虽然曲折,但是突破自己即是海阔天空。
    
  做了很多准备,打听了好多讯息,上周我们报了新东方的托福班,认识了好几位热心的人,“予人玫瑰,手留余香”。我会记住他们的温暖。
    
  晚上陪孩子背单词。子涵的英文水平只是停留在高三水平,大量的词汇需要接受,好在他个人记单词很有一套,一晚一个单元,桌灯、水果、酸奶、手写纸、铅笔、红宝书,还有那个刻苦的孩子和专注的娘。
    
  每回全部背过,子涵都会解脱一样奔到手机旁,打开音乐,狠狠地躺倒床上,让激烈的音符充满房间里每一个安静的角落。
    
  弟弟一家从上海回来。毕竟他在美国待过,除去旅游,他算是家里唯一一个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我把X老师发来的推荐学校情况给了他——我太需要一个清晰明了的建议了。果然,弟弟给了很多意见和鼓励,让我有了足够的信心和勇气。
    
  今天我们一家去到X老师处办理了相关手续。弟弟和乔丹老师谈了很多,我很佩服弟弟的英语表达沟通能力。乔丹是个有趣的美国青年,25岁,英俊挺拔,笑起来特别阳光。他将帮助子涵通过出国前的心理准备和口语训练。
   
  从那里出来时下起雨来,雾霭淡下来,深深呼吸一口冬雨带来的凉意。今天是“五九”的第六天。古语道:“春打六九头”,冬天即将过去,春天不会太远,我已经闻到了春天的气息。
  br>

    附《海阔天空》,送给子涵——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著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谁没在变)
      
    多少次
    迎著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
    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7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寒。

  





大寒。四处雾霭,未到中午下起雨来。
撑伞路上慢走,无寒意。想起家里打着朵的兰草,便又加快了脚步。

那年盛夏池塘里扛回家的大荷叶竿子成了文竹攀附的手臂,一头是碧绿的层层叠叠的新芽,一头是枯萎成姜黄的荷叶竿,这新与旧、生与死,正如节气的交替,或者如安所说:“有休息的花朵,是常相伴随的可靠,与人的缘分更为亲厚。”正是如此,五年前从云南带回来的兰草让我倍感安慰,它在不经意间经过冬眠,悄悄鼓了小花苞,大约临近春节,会感受室静兰香的雅趣吧。

看到有人在念元稹的《生春二十首》,也做摘录。算是在大寒里,对下一个节气“立春”的念想。

何处生春早,春生冰岸中。
尚怜扶腊雪,渐觉受东风。
何处生春早,春生柳眼中。
芽新才绽日,茸短未含风。
其中最牵人,春生稚戏中。
乱骑残爆竹,争唾小旋风。
开眼犹残梦,拾身便恐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树其文其画

  

漠漠冬日,长夜无尽。

不识得老树何人,却见他在简约淡墨里过自己的人生。
这些打油诗行和图画,值得玩味、推敲——

能否手机关掉?何必天天联系?只想独自呆会儿,心中从未忘记。




空山深处坐坐,想想人间事情。有啥那么重要,值得天天拼命?




别看冬山惨淡,别说林树如柴。心中一意简净,早晚开出花来。




读书日月老,看花咖啡凉。男人亦伤感,不为想姑娘。




去年秋深时,朋友意南去。相邀欲同往,我却总犹豫。




昨夜又梦去江南,只身独坐云水边。一树梅花开正好,时有几瓣落眼前




昨夜独自在破楼,乱翻古卷弄闲愁。书中多少花下梦,一件一件上心头。




花前看红粉,竹下读黄书。文化说太多,谈谈人之初。




夏夜泡荷塘,一弯残月小。什么世间事,倏尔全忘了。




年年春深时,离乡总生愁。墙头花正好,一步三回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天涯

  

一个人的天涯



悄悄来天涯老家待一会儿。
唐说,来大博(天涯)总会觉得隆重,写点东西特别有成就感。我赞成唐的意思,感同身受。对于记录和倾诉,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或简或繁,自成一统,各自习惯且受用。
我受困于可以支配的时间的可怜,受困于情绪,受困于哪怕一点点的砂子——要知道,我的眼里容不得一点砂子。至于今,我亦安然织着不成大器的围脖,虽然天马行空,却时刻担心马失前蹄;我亦偶尔聊着QQ,那也不过是简捷迅达的工作工具;我亦用着微信,恶搞周边摇出来的邻人,或者深夜百无聊赖与死党语不惊人死不休.......
可是,怎样也敌不过天涯予我的情谊。请给我时间,请让我处理完这些无序的事务,无论怎样,我会回到这里,继续在这条老路上走,哪怕没有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8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素颜

  

这么多年来一直喜欢她,从未间断。
个人以为林姐姐带有一种不与人同的特殊气质,与相貌有些关系,但太多是自内而外洋溢散发的知性味道。

今偶尔从新浪微博里搜到一组照片,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间,尽显优雅本色。
猜不出彼时的林姐姐芳龄几何,比起年轻时候的模样,多了几许成熟与高雅。

大概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如此的美人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9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