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1394368
  • 开博时间:2005-01-29
  • 博客排名:第94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02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渐渐简单,09】

  

 

【渐渐简单,09】 

 

我在温暖的初冬回归到某个原点,这个点,是我想去的地方。散淡游走,白日里一些拥挤的琐事在游走的边缘变得极其浅淡。烹煮简单的食物,喝用小米山药红枣熬成的粥,学会用果汁机把红红绿绿的水果打成浓稠的琥珀色或赭红。

 

楼下的杏树不遇风,叶子黄得纯粹;家里的扶桑花开无声,大朵大朵的嫣红令人惊心。偶尔得闲拿来笔墨临一张唐宋小楷,或者在深夜来临时翻看几页床头的闲书与作者对望。静想来路匆忙、人事渺渺,得让心跟得上杂沓脚步才是。

 

接连三个晚上重新回放八零年代的日本老片子,跟随山田洋次慢慢走过属于那个年代的春夏秋冬,在平淡对话和层层叠叠的情感冲撞里审视真善美存在的意义,这样的夜晚,沉静、平实。

 

从台湾回来心性仿佛被点醒,重新考虑和反思生活。犹记得在奔往南投县的夜路上心里忽然涌起的感动,那些山谷里农家亮起的夜灯,犹如一条蜿蜒的星河,站在星空下,我对自己说:要感恩,要懂得。

 

有很多话积压在一起一时没有出口也不愿记录,让它们慢慢发酵吧,等到七年以后彻底从职场隐退再细细来过,这几年,入江底不见天日,沉默便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8】

  

 

【渐渐简单,08】

 

【拍图者,庄生也】

 

下了一天的雨,天色清蒙,站在窗前四望,惆怅如散了一地的树叶。杨去了云南有一周了吧,今天回来。那天发过来微信说已经到了大理。大理——想起那年自由快乐的时光,蓝色洱海和迷蒙水霁,云在水里的倒影,香格里拉满地的格桑花......回忆忽而飘过,如梦似幻。细数年月,又是八年。

 

他打来电话说飞机晚点,大概晚上八点才能回家,说买了几棵兰草回来,让我赶紧捯饬一下花盆。还算是个有心人,买兰草送我胜于其它。

 

暮色垂垂,晚秋的黄枫落了一地,站在玻璃窗前一眼可见。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7】

  

这个夏天,我认识了一位高贵的灵魂歌者,昨晚谢幕竟难以掩饰莫名的失落。从网上找到一位名叫“雨夜独行23”网友写的文章,大概这些就是我想说的话。

当热爱升腾,渐渐温暖的是孤冷的心。

 

【渐渐简单,07】

 

夜深了,比赛结束了,没有拿到冠军的帕尔哈提听到结果后脸上那云淡风轻的一笑,让我觉得那笑是那样的心安。
虽然你没有拿到冠军的奖杯,但是我用我的心做了一座奖杯给你,我虽然很卑微,但我的心很高贵,我发自肺腑地说:“你的声音就是中国最好的声音”。
不懂音乐,但我的耳朵却不容小觑。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了,不能管你叫帕叔了,但我对你的敬仰却高到了殿堂之上。
还记得听你第一首歌《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的时候,我的血管里就奔涌了热泪。那样孤独、那样深情、那样叫人痛彻心扉的声音,让我牢牢地记住了你——帕尔哈提,一个新疆汉子,一个用生命去歌唱的人。

都说男儿有了不轻弹,可我还是掉泪了。那些闪在脸上的泪珠,像是你用歌声送给我的珍珠,亮了我暗夜的寂寞,让我想起来时路上那些爱过的人,那些人都哪去了?沿着你歌声铺成的路,她们又回到了我的心上。
谁没爱过?谁没恨过?谁没伤痛过?谁没无奈过?这声音像是一把锋利的刀,轻轻地把我已经愈结的情感伤口划开,那些曾经的往事就在这样嘶哑的歌声中流淌出来,夜不能寐起来......


你唱的《故乡》,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在歌声里,谁的衣裙漫飞?谁的柔情似水?我看不到那样的画面,只看到你脸上那种浅浅的愁,淡淡的伤。
于是你成为了我灵魂上的朋友,你的声音、你的歌声、你唱着时那忧郁的神情都到了我的眉间心上。听你的歌,感觉这声音里有我要的故事,那故事应该是岁月的累积,是心灵的呐喊。
不知道怎样形容你的歌声,那是安然与狂放的矛盾结合,那是水与火的不可能的交融。一种苍凉就在暗夜我一个人听你的歌声时在我心底涌出,因为懂得,所以动容!


那些嘶喊的、矫情的、高天入云的声音不适合我,而你的声音是那么真,那么叫人觉得在绝望中有一种温情,在这利欲熏天的俗世有一种淡定从容。
高歌处转入浅吟低唱,不是声音越大就越有力量,真正能进入人心的声音,就是说尽心中无限事的声音,而你的声音,就是这样的声音。
你的声音能把我心中的郁结化开,能让我在寂寞的夜里觉得于无声处听到大漠的风声、狼的凄厉声、心底的花儿静静绽放的声音。


浮华终究是梦一场,你是真正的歌者。人如其歌,你的人我看到了,那样淡定从容,就像大漠上一朵云,随意卷舒。我不敢像汪峰那样说“你是我一生的朋友”,但我在心里把你当成朋友,一个也许一生都不会相见,但却无法割舍的朋友。
大幕落下了,你的歌声不会停止。不管你是艺术家还是你就是个流浪歌手,你的歌声在那里、你的真挚在那里、那把音乐当成生命的态度在那里,这就足够了。

你的生命和音乐已经融为一体,听你歌声时,我听到了你周身的血液在奔腾,我听到了你为的那颗赤子之心正在为音乐跳动!


夜更深了,今夜的《礼物》是我这些年收获的最好的礼物,你和孩子在一起的画面也是我眼中最美丽的画面。比赛结束了,你又能回家去享受天伦之乐了,你又能回到辽远的边疆去在田野里随心所欲地歌唱了。


向你致敬!为你对音乐、对朋友、对家人最纯真的态度!也许有一天我会到新疆你驻唱的那个酒吧去听你的歌唱,你不会知道我是谁,但你能听到我用心灵为你合拍的声响。
但愿你的声音不被这世俗污染,永永远远那么高贵、纯净、寂寞、苍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6】

  

曾在另一个虚拟空间以“荷”为名字写了很多文字,犹如天涯这里的“谅”,那儿,便是“荷”。人多少都是有点分裂潜质的,我尤甚。那些年白天在这里是众人的“谅”,傍晚或更深的夜,我便是那儿小众的“荷”。

 

渐渐地,物是人非,时间不胫而走,留下一些残存的回忆,弄得终究两处荒芜。记录是为了不被忘掉,可反问自己:究竟记得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处呢?或者年岁渐长,开始关照内心:人应该活回本我,所以“谅”与“荷”在深秋未浓时候合二为一,未尝不是件好事。

 

年年看荷,年年浓情。见过它立于细雨里、斜倚在夏阳中,孤单的,或者热闹的。有一回偷偷摘了一朵拿回家插瓶。白色的荷,早上出门时候微微开放,如一帧工笔小品,更如清雅的女子,惹得我不忍离开它,就想一直站在那儿一点一点与它对视。中午狂奔回家,打开房门,却见瓶边花落惨烈,花瓣凋零,只剩青涩的莲托小小地张望着我。一时间我极度慌张,像做了错事的孩子,手忙脚乱、不知怎么才好。待收拾完毕,细细想来,还真应了那句“花开开便谢了”,或者往高里说,它是不屑为尘俗一展欢颜,即使被迫开花,也便贞烈地匆匆凋谢,让人体会到那种无法言说的无奈。

 

初夏,唐唐在微信里发了幅余启平的国画。画面极为简单,一秃头老儿半倚着漆黑柱梁,手执白扇,歪歪着睡着了。眼前是一池碧绿荷叶,风雅荷花开得正好。猫儿卧在赤色木盆里眯着眼,桌上茶盏估计该凉了,一枝白荷横斜,三两新采的莲蓬散落桌前......我转发了这张图,说,“羡慕画中人、守着自己的莲池美美地发呆、寂寥地听夏蝉嘶鸣”。朋友圈里众多好友相互调侃、气氛热烈。从来没有那么多奇思妙语因为一幅图画而起,一直到半夜,仍有好友和我神聊。

我想大概在大家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清净莲荷,虽未必得,但心向往之。

 

今年搬了新居,在一家网站看到用真莲蓬做成的装饰瓶花,与其说是花不如说是果。寂寥的,有那天落花后小莲托的孤零。连忙买下来。果然,配上佛手莲瓶,客厅里总有种清瘦诗意的美质。我不知道那些莲荷的前世开在哪里,又落向哪里,被什么人看到了,现在它在我家里,便是喜悦。

 

与人索要的“花落莲成”的字终究没有送来。也罢,心中若有,处处莲花.

 

 

下图:余启平画里的老儿。

 

【渐渐简单,06】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5】

  

【渐渐简单,05】

 

 

去到山里,立刻被漫山遍野的牵牛花吸引住了。秋往深处了,这牵牵绊绊的花朵越发蓬勃,清亮的阳光下,每一朵都像被赋予了灵气,或者微微发颤,与每一个看见它笑靥的路人打招呼。多好的季节!山风拂面,站在一丛丛的牵牛花面前,遇见秋天。

 

很快,又开始惊诧于它的颜色:原来有那么多啊!月白、明蓝、晏紫、桃红、宝蓝、浅粉,姹紫嫣红像美丽的细碎花布,尤其遇到大片出现,真的让人不舍得眨眼,怕瞬间它们各自关掉花伞。

 

大概去年比这个时候还要冷的时候,霜降了吧,在另一片山坡柴堆里找牵牛花种。寒露过后牵牛花正是花期,一旦经历霜降,花苞逐渐不及起初的鲜亮,可这时候的牵牛花种却日渐饱满。我小心翼翼摘了很多种子,准备今年春天时候自己在阳台上种植。可是偏不如人意,席下的花种过了谷雨也没发一棵芽,悻悻失落,看来这本属于广袤土地的小种子不适合在家里生长。我的牵牛梦告了段落。

 

“牵牛花”这个名字如同朴实的小名,“喇叭花”则是逼真的象形名字,而“朝颜”却是恰到好处的定义:于清澈的秋天的早晨,盛开在日光中那些美好的容颜。

 

钢筋水泥的丛林,没有如此的好颜色,唯一可以与之对视的地方,唯有远足去乡下了。或者农田边,或者山野旁,或者青草地,反正不起眼的任何一处,都可以被花色燎原。自在开放、默默悦人,引起关注也好、受人冷落也罢,它们才不会去担心呢!与那些自枯自荣的野草一同,听从春风秋雨、听从大自然最朴素的安排,简单、快活。

 

扬之水在《初冬的朝颜》序中说,“薄寒中清清淡淡的一点暖色,已是风致嫣然”。对!“风致嫣然”,这样的形容词最适合牵牛花,娉婷地如路边拐角处遇到的好女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4】

  

【渐渐简单,04】

 

 

中秋前夜在车上颠簸,忽然收到同学老高的短信:“不谅,昨夜一梦,同学聚会一个不缺,甚是齐全!刚翻看同学录,似乎有些同学从毕业就失联了,从未有半点消息(列举了五个名字),不知他们还安好?”

 

眼前浮现出老高上学时候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老高实在和“老高”这个名不相符,班里最矮的就是他了。但老高素描功底相当扎实,有段时间,他一直是我暗暗赶超的对象——那些数理化超级棒的同学,我从来不敢有半点痴心妄想去追赶,但是在专业上,我没有半点服输的心。

后来班主任换位子,把老高安排在我身后,我实在怀疑老师考虑事情的能力,我已经比老高高了,估计身后的老高上课时候得抻着脖子看黑板,所以有时候我故意放低一下身板,为的是让老高不至于看得太累。

无意的好心老高看出来了,很快我们就成了好朋友,尤其在高一下学期,下课叽叽喳喳胡说一气,上课暗里使劲,想比一下高低。

 

再后来,朋友圈发生了些变化,老高神神叨叨和班里大家都厌恶的“交际花”好上了,大跌眼镜啊,随之而来的就是疏远、不相往来,老高的故事成了我们几个死党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话题——人就是这样,不是在议论别人、就是在被别人议论,恰恰是年轻不自量力的时候这老高渐渐从我的视线消失。

 

上班以后零星从同学嘴里得知老高频繁跳槽,做过外贸抽纱、卖过墓地、捯饬过床品针纺,后来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某私立学校的校长,这二十几年,再没见过老高,不知道高校长面目如何了。

 

去年某天手机显示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竟然是老高打来!他竟然循着2000年同学聚会时候留的电话号码找到了我,而且异常惊诧地问我这十几年以来怎么也不换手机号码?可也是啊,我这人还真是呆板得很,从来没动过换手机号的念头,不像某种人三天两头换来换去云山雾罩不知所以。

不愧是做了教师当了校长,很快老高就在如何为孩子出国留学的心理引导上给了我建议,原来他是青岛新东方某分校的校长,几次电话往来让我受益匪浅。没想到今天来信竟问起多年失联的老同学,当下无语、心生凄凉。很多人,我也渐渐地不联系了,不知道为什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3】

  

 

【渐渐简单,03】

 

夏天走到了尽头,这几天立在窗前看满目葱郁的树木染了一层沉着的赭灰,暮气未到又不必言说,笃定得如风华正茂的男子。

 

我在回忆这个夏天,沉默的归于沉默的,热闹的归于热闹。窗前翻开的书页夹着那年“吾生”寄来的竹叶书签,偶尔翻上两页,聊以慰藉心里的慌乱——几天不读书,便觉蓬头垢面,果然,这一夏过来,尤觉镜前的自己面目可憎。

 

楼前的紫薇花已荼蘼,蔫蔫的,没了精神。这是夏天里最长花季的大众花卉。路旁小径,紫粉、嫣红、月白褶褶皱皱一树一树地开,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上个月去济宁,一路紫薇提神醒脑,转瞬即逝的美让人没有睡意。如《花经》里介绍的“在炎夏群花收敛之际,唯有紫薇繁花竟放”。我喜欢这两句的介绍,炎夏时候,紫薇有情,仿佛人生路上那种走心入肺的朋友,简简单单、没有牵绊,越是缺失落寞时越是守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在红花白花渐渐凋谢的秋天重读老书,如同遇到紫薇般固执朴素的好友,那书里董桥说:倦于世事者与社会格格不入,但又不能突围或归隐,那么在“老老实实出去找饭吃之余”,给自己留一条安静的退路,做心灵的辞职。

我想我现在便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2】

  

【渐渐简单,02】

 

 

坐在寂静里听楼下嘈杂的演唱,团圆中秋日,竟然有人在卖唱,这世间果然悲凉。

红梅问我吃什么好呢?是啊,每天都要考虑这个不断重复的问题,吃点什么好呢?她见我一时失神,便说,水饺吧!我说,好!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坐在桌前,她是个安静的姑娘,话少、真诚,有着与九零后极不相称的忍耐力。说起来我与她竟有着不可思议的缘分:1990年我19岁生日那天,这个小姑娘出生。因为每隔19年的阴历阳历生日会与出生当年一致,所以,我和她阴历阳历同一天生日——这些是后来才知道的,在一次闲谈里面知道的。我看着她的眼睛,想到1990年8月生日那天,19岁的我穿着一条明黄色格格裙子,天很晴朗,傍晚云霞瑰丽,照得人脸色红彤彤的,我在路边小书屋等一个失约的人,一直等到晚霞散尽......

 

这样的对照很有意思,殊不知那天就离小书屋不远的医院里有个小姑娘出生了,24年以后,她成我的同事。看见她眼里的明净执着,恍惚看见曾经的自己,那个穿黑色背带裙白衬衣的女孩。

 

我们努力想精彩地活着,想不与人同,这一切不过会成为在时光渐渐里被打磨的圆润,粗粝执着逐渐隐遁,回归到镜前的关照。例如此刻的我,从嘈杂里走出来,遇见曾经的自己,心想:原来你也在这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渐简单,01】

  

【渐渐简单,01】

 

 

就这样到了中秋。昨晚上起来看月亮,月光清澈,四周绕了深咖色的徐云,大概会有风吧,我想。

后来睡着了,那些草丛里发出的层层叠叠的虫鸣和月光一样清亮。

 

每天都会想子涵,在脑子里换算他的时间。我们偶尔在微信里联系,他在学校很好,无需我担心。心理学大概只有四个中国孩子,这也很好。他说日子过得很充实,目前只有英文、心理、数学、生物、历史五门学科,除了专业术语听不懂需要大量查阅,其他无碍。课余参加俱乐部的音乐和日本文化、去图书馆查资料、健身。周末学校会安排车辆拉这些国际学生去戴顿市购物,连衣服都不用自己洗,洗衣房负责洗净、烘干。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下来纪念。

  

子涵在微信里跟我聊,让我从家里的旧电脑里找一篇personal  statement给他传过去。在一个文档里,我看到他随手写的一篇文章,慢慢读下来,去年初冬的那些场景浮现在眼前。这个孩子,原来内心经历了这么多困惑,走在他的心路上,我知道他今天的坚定绝非偶然。全文复制,放在这里,是对那段时光的纪念——

 

我坐在火车上。一列通往北京的火车,一列直通我即将独自一个人住宾馆的火车,一列为了终结我之前四次托福考试失败的火车,一列直通大部分中国赴美国留学生必经学堂“新东方”的火车。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外居住,心里总是失落落的。没有了父母的照顾和关怀,从小并不独立的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要把培养独立能力和学习英语当成同等重要的任务。我愁眉莫展地望向窗外。一片片绿色从眼前掠过,与自然的近距离接触,让我内心平静下来,不禁我想起了Forrest Gump里的一句话: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无法预料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也许就如其所说,即将到来的“北京之旅”,可能会给我带来很多全新的体验。值得安慰的是:我是一个看过无数部电影,善于思考,乐观向上的青年哪。我不断安慰自己,笑容也渐渐挂在了脸上,清晰地听见了热血沸腾的声音。

 

很可惜,这沸腾的血最终还是归于体温,但是这体温是经过升华的。

 

三十天后,我坐在返回青岛的火车上,心里沉甸甸的。掏出那本笔记本,爱不释手地翻开了那珍贵的三页。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号,晴。第一天上课,我在我们班12个人中算是中等水平,班里当然也有顶尖的学生,她叫Rachael,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哥哥在美国毕业后住了4年了,她也曾去美国住了半年。她口语发音能力超群,种种特殊经历让她拥有了不凡的的英语水平。我很羡慕她,也深知自己的不足,心里总是想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与她匹敌,这导致了在和她简单的对读课文时,磕磕绊绊地讲不出话。她的发音把我压制了!不知从哪冒出的自卑,让我无法继续下去。仅仅是第一句话,我居然重读了五遍!下课后,她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对我说:“我没出国之前自我感觉良好,直到真正到了美国与地道的美国人对话时,我和你一样,一句话说不出来。可是如果你不说的话,真的是没有人会理你,所以我强迫自己与别人对话,万事开头难。等到你开始说出第一句,其实你会发现真的没什么难的。”她的一席话让我回忆起第一次做Presentation的时候,第一次面对20多个人近距离地演讲。刚上台的时候,心到了嗓子眼,可是一旦开口了,后面的内容就好像编好了一样,不断涌出。到最后我居然超出了规定时间5分钟。这对我而言是个不小的颠覆,让我第一次不再shy,让我明白没有什么困难,只要自己有自信,挺直了腰板,什么困难都不怕。这和Rachael说的不谋而合。这让我坚信了面对困难时,勇气是最重要的。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晴。难得北京阳光明媚,清晨我踏上北京“不堪重负”的地铁。本以为又会背着包站1个半小时,没想到面前居然很快腾出了一个位置。我舒展地倚靠在座位上,可这时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我心里非常清楚,面前是个老人,我与座位再次无缘,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让座。可是不领情的老人直到我下车那刻都没说那句我一直期待的“谢谢”,连最起码的回报都没有,我有点生气,而且我心里默默说道:下次不会轻易让座了。

 

直到那一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帮助别人。

那是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号,阴。像天气一样,心情也特闷。学习压力蛮大,脸上长了不少痘痘。最主要的其实是心里一直在想让座这件事。没错,我就是一个十分细腻、能为一件小事思考很久的人。有时爱钻牛角尖。尽管有时会因此吃亏,可是我不愿改变这些特征,因为我明白我身上的一切特征会让我保持真正的自我,是社会和压力不能磨灭的棱角。可能有一天我那些的棱角会被磨平,但是我想那天我定会长出其他傲人的棱角。一路上想着这些,心情也变好了许多。

 

午饭时候,与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Daniel一起在Seven eleven买快餐,他也曾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他做出了让我铭记一生的举动。他为一个很明显是骗吃骗喝的乞丐前后买了两块精美的面包,尽管他明白他被骗了。可是施与面包后,他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我非常吃惊,很诧异地询问原因。他笑着对我说:“给予不是为了索取。”短短的几个字久久地在我心头回荡。这几个字的影响力不亚于任何一部经典电影对我的影响。我开始慢慢品味其中的境界,渐渐地,我好像参透出了什么。这种给予并不是盲目地给予,并不是毫无作用的,因为我再也没看到那个乞丐出现在Seven eleven的门口。乞丐可能发觉Daniel对他的期望,改头换面,努力工作了,也有可能乞丐只是换了个地方乞讨,但是他再也没出现,代表他的内心的确是感受到了温暖。他所能报答Daniel的就是不再出现。当你真正做到真诚地助人为乐,其实对方一定是会感受到的。可能我之前帮助的那个老人是个哑巴,他的心里可能是温暖的,其实这样对于给予帮助的人已经足够满足了。我豁然开朗,在这一刻,Daniel就像我心中闪光的上帝。

 

我笑着合上这本笔记本,小心翼翼地放进书包,把Daniel和Rachael这两个名字也放在我的心里。他们两个仅仅在美国待过半年之久,就能做到如此超群,对我有着巨大的影响。我心里不禁有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到底真正的美国人是什么样的呢?美国人到底会给我带来怎么样的改变呢?我体内的血又一次沸腾了起来……

 

火车急速行驶,不论终点在哪,仿佛对我而言已经无所畏惧了。

 

存下来纪念。

存下来纪念。

存下来纪念。存下来纪念。

 

去年初春,子涵在第一次做Presentation、第一次面对20多个人近距离演讲时获取了极大的自信。结束以后,我们仨去唱歌,灯光打在他的头顶,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孩子。他缓缓地唱,我慢慢地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日子就是这样一段接着一段,有时候像是系着,有时候决然断开。站在此时再念彼时,迢迢遥远——有些河流终将渡过。而我,跋山涉水行至中年,这一年,我尝试着对每一个爱着的人说出自己的爱。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开始了新的行程,不用为我担心。

 

新居在两年前的期盼与顾虑里成为现实。绿草茵茵、湖水漾漾,一个白云丛生的地方。三月我们搬进来,看了园子里雪白的梨花,赏了湖里羞涩的初荷,听了夏蝉孤单的嘶鸣、聒噪起伏的蛙声,在一个又一个夕阳漫漶里迎来了秋。例如此刻,站在窗前,在无边浮云里听取虫鸣秋声。种花。养草。读书。偶尔写字。和朋友在微信里互相问候。简单清亮的日子略带着散淡孤独。

 

八月,子涵如愿以偿去了大洋彼岸。机场拥抱过后,我的日子有了另外一个钟点:他的黑夜将永远是我的白天。

我们彼此遥远念着。我快乐着他的快乐。每天在他的黑夜来临前醒来。他在学校的草地上奔跑、他眼里的野鸭、松鼠,辛辛那提的湖水......我知道,少年的十九岁,自由伴随着热爱,一并涌来。

 

而我,一个穿青色麻布长裙的女子,独自一人,穿越城市的东西两端,从繁华走向疏清。如果我的脚步慢下来,那只为了随手拍下相伴的闲云,只为了看夜色漫下,城市在灯盏里次第醒来。

 

【手机拍图】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这是最熟悉的场景,傍晚去湖边散步,看到夕阳聚来散去,每每会抬手随拍。我在一个角度大概拍过20多天不同天气的照片。绿城笼在灯火深处,麋鹿眺望远方。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早上若早起,会步行一段,然后坐车上班。路遇好的天气,比如这样的云天,就会随手拍下来。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去年在西山时候,这棵竹节海棠不过刚刚发芽,到了新家它便疯长起来。初夏开了一串串的花朵,到了浅秋时候开始落花,下班回家,地上满是落英。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打羽毛球。散步。快走。骑自行车。盯着湖水看天光。采一把柔软的小花回家。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或者什么也不干,去路边开阔处看云卷云舒。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回家时候夜色就深了。温暖灯光里是我的家。即便一个人,我也必须把家里收拾干净。站在窗前看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看屋内橘色灯光映在窗子上,连同桌子上白色花瓶里昂扬的枯荷。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有一天下了一天的雨。傍晚时候青灰天色忽然撕裂开来,西边天空出现火光一样的云际。新刈的草地散发出清新的香味。一边走一边听耳机里喜欢的歌曲。歌人唱道:“当往事渐渐走远,只留下清澈的心。”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仰望。天际空灵。有些什么仿佛离的很近了。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随手采回家的野花。除去石竹花,其他的都叫不上名字来。有花乱开,不亦快哉!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临子涵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的那几天,莫名觉得心慌。他在家陪我。要么找一部愿意看的电影,要么听歌。那天晚上,窗外万家灯火,家里的灯光映在落地窗玻璃上,连同子涵玩手机的姿态都映在里面。让人恍惚不已。八月,从此有了离别。

 

 

随拍。随记。边走边停。

他离开的第一个星期天,我一个人去集市买回大大小小四盆小花小草。尤爱葱兰,如玉般皎洁。小时候家里种过,洋洋洒洒总是开很多。回家倒腾好,喝茶休息的片刻,看到阳光把花木枝桠映在地上,深深浅浅,别有况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对荷花的喜爱由来已久,附庸风雅是一个方面,重要的是喜欢它的姿态,好像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愫植根于我和她之间。

小时候没见过荷花,只在景卿大爷家的水缸里看过睡莲,鹅黄色、娇滴滴地浮在水边上。那时候无法把莲与荷做任何关联,只觉得她很美,可以开在水里,完全不同于任何长在瓦盆泥土里的其它花草。

 

去过几次西湖,不是在清明前后就是桂花盛开的秋天,从没见过那里的荷花,之后去微山湖、济南大明湖也都不是荷花的花期,直至家门口这里建起了睡莲世界,才真正看到了心仪已久的荷花。于是年年不爽约。

 

这几年家乡起了变化,以睡莲世界所在地为主体搞起了世园会,自那开始,成了建筑工地的睡莲世界大门紧锁,机器轰鸣,那些荷花不知道安放到哪儿去了。每年荷月来临,我都惦记着她。一晃,就是三年。

 

如今世园会如期开幕,终于又可以看到荷花。我一个人背着背包,直奔莲花馆。(其他场馆对我的吸引力远不及她)

 

 

雨后看荷

 

 

 

上午下过一场雨云层很低,笼得一山碧绿。雨后空气格外清新,姹紫嫣红的各色花草被一场细雨滋润透了,蓬勃勃朝我笑。到我家“小花豆”服务工作站看了看他,问询了道路,自己前往,去赴一场三年的约会。

 

雨后看荷

 

 

 

形容荷花的诗词很多,但是真正站在一朵荷的面前,会忽然失语。她自顾自地开放。清宁。静谧。欣喜。悠然。

 

雨后看荷

 

 

 

 

 

 

我与她对视,雨后微风清爽,她微微颌首。碧绿的荷叶随风舞动,花苞挺立,有青蛙从这片叶子跳到那片叶子,池水轻漾。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这饱蘸着丹青的笔墨,会书写怎样的诗篇?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顾影自怜。白色的荷没到花期,只少少地开了几多。这里不似从前,可以在荷花池边行走,园里修了栏杆,人离荷花远了,不能像从前那样凑近嗅闻。

 

雨后看荷

 

 

 

 

阳光冲破云层,荷塘里忽然就有了亮色,星星点点的花苞被阳光点燃,雨水还在叶盘上,骨碌碌骨碌碌地打转。很有趣味。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以前荷塘边的茅屋已经拆建成长廊,还记得那年在亭里休憩,山风传来阵阵荷香。那亭子该叫“荷香亭”才是。这样一想,漫山遍野尽是回忆。回忆伤神伤心,不要也罢。

 

时间尚早,满池清荷。荷月里,我一定再来。

 

雨后看荷

 

 

雨后看荷

 

 

 

 

【附:席慕蓉《莲的心事》】

 

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 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清晨的字

  

写在清晨的字

 

醒来,晨光初亮,有薄雾。昨天的细雨把整个院落洗刷干净。池塘里青蛙正在进行一场音乐会,楼下枝头鸟儿啁啾。——这是属于我的一个普通的早晨,无论睡得多么晚,在这个钟点总是会自动醒来。

 

打开窗户让风拂进来,常青藤在微风里摇曳,叶子上染上一层清晨的曙光。我喜欢这种和希望有关的光亮,它让人无缘由感到美好。是的,生活是美好的,一如这满眼的晨光。

 

在周日早晨,尽可以让时间慢下来,伸一个懒腰,听一段心仪的老歌,或者吃几个樱珠,让酸美的果肉在瞬间充盈自己的味蕾。阳台上的水桶里落了几点竹节海棠的花瓣和一支细小的羽毛,我讶异这羽毛的来源。管它呢,可能是哪只迷路的小鸟在昨天唐突造访也未可知。

 

给花木们喷水,暂时忘却琐碎庸常的烦恼,喜欢看水珠在叶片间滚动,聆听那些轻漾着的小快乐。只是我变得懒散下来,甚至懒得拍照——要知道这在以前,是一定想用镜头记录下一些瞬间让它定格的。今年忽然觉得骨子里头散淡的元素日益疯长,连那本在新家入住时买到的《文学回忆录》也不过才看了一小半。想起这一点,足够让人脸红的,还记得自己在新书的扉页工整写下“这是我搬至新家读的第一本新书”的字样,没成想,时至今日还是蜗牛进程。惭愧。

 

三个人团聚的时候毕竟少,而且越来越珍贵,子涵离赴美读大学的日子越来越近,这让我有些慌张——虽然这是盼望已久的选择,虽然这是已成事实的结果,但时间逼近,愈加不舍。有时候两个人散坐在沙发上瞎聊,他躺在我膝盖上,我摸着他的浓密头发,说,“怎么你还没走,我已经开始想你了?”他便笑,嗤嗤的。心里漾起酸涩。毕竟一辈子就他一个孩子,毕竟他要远渡重洋,这回离开我是19岁,也许我和他的母子缘分就此淡薄——他即将有他的世界,他的朋友,他的生活,甚至他的女友,他的家庭,那样他真的就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子涵了。

 

五味瓶瞬间打开,爬起来给他做点好吃的。还能怎样呢?他与我已经进入母子倒计时。离八月中旬很近了。

 

他去做销售服务员,去世园会做志愿者,去整牙,去办机票,去听歌,去和即将分别的儿时玩伴聚会,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只有应承。习惯慢慢分开,也许比突然分别要好受得多。他让我以后养只小狗作伴,我只有他一个孩子,不能分心。

 

但是我可以种植花草,与之为伴。正如此刻晨风微起,带着些薄薄的凉意开始给紫根兰移住新家。我喜欢看它垂吊的影子,以及叶尖上开出紫粉的小花。这个时候,一杯红茶、一本书、一支铅笔陪着我,以同样散淡的心迎接一天的到来。

 

——记于5月25日清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另起一行

  

 

有一些不适应,一些懒惰,一些兴味的转移,在季节里飘移,想落几个字,竟然不太容易。

 

那天听到陈彼得的《一条路》,暗自嗟叹,果然时光这东西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哪怕是音质音色呢!我听他和张行的演唱会版,仍然觉得张行声音过于清亮,不似陈先生这般醇厚悠扬,又像是千帆过尽,可以在岸上随意指点一般的从容淡定了。这就是时光的味道。

 

哪怕植物也是。搬到新家以后,除去没心没肺的天竺葵仍然在取悦着我,那些常年在老房子里呆久了的,大多萎靡不振,要不是那年从云南背回家的兰草开花,心思还不知道该怎样的落寞无助呢。

最让我灰心的是谷雨当日种下的五星花种,竟然没有一粒发芽,唐从大连寄来一些,我自己去年秋天从田野里采集了一些,席了六个花盆,竟然没有一粒欣喜。眼见着春风吹过,夏已青笼,却没有给予我一点该有的颜色。

 

我的时间被分割成一段一段,这一段坐在安静里,下一段可能又是车马征程。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守望,却又盼着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溪云、一壶酒。

 

另起一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简记

简记

 

2013年,是我做重要决定的年头。

已经走在2014年的浩荡春风里,回头想想,这几个决定虽然痛苦、纠结,但都是对的。

 

深深呼出一口气,原来我已经完全可以把握自己,不惊不躁,心平气和来面对每个关口。站在关口前,我的虔诚与谨慎一定打动了上苍,使得我平安度过。

感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8 | 浏览:8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