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幼波博客.利奈尔改行做莲农

常伴月色掬清泉,每引春风到家山。荷锄自守三分地,也种人间九品莲。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7
  • 总访问量:1867937
  • 开博时间:2005-01-29
  • 博客排名:第76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锋刃》2013年卷,史幼波答诗人孙磊提问(五)

 

9、汉语诗歌写作在今天呈现出越来越复杂的情况,这与写作者各自的处境有关。目前,你的处境是怎样的,包括具体生存的处境与精神的处境。当然,如果愿意你是否可以谈谈你对当代诗歌处境的看法。

 

我个人的基本状况尚好。生存处境,正常,衣食无忧;精神处境,正常,少欲多安。至于当代诗歌的处境,这几年没有写诗,很惭愧,关注甚少,除了对老朋友们的状况还有所了解之外。直觉上讲,当代中国诗歌跟当代中国社会的处境差不多吧?乱象之中,也有个别的经验积累,也有某些方面的成就,但显现出来的,可能仍然是一派乱象。

2011年春,梦亦非到成都青城山办他的第五届“东山雅集”。这一次雅集的主题是“中国新诗如何从古典传统再出发?”我从事传统文化的传播工作已经好些年了,对这个主题感兴趣,便答应写了一

分类:文文 | 评论:0 | 浏览:9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锋刃》2013年卷,史幼波答诗人孙磊提问(四)

 

7、写作的矛头应该指向灵魂,这是你在一篇访谈中提到的。从这个角度理解,诗歌写作实际上是一种通往信仰的道路,那么,当信仰不再以诗歌的形态为依托时,信仰者会选择不再写作,或者说信仰的道路有很多条,他可能会选择其他的途径,而放弃诗歌写作的途径。你是怎样看待这一点的?

 

对我个人而言,写作的确是跟灵魂相关的事,诗歌也的确是一条通往信仰的道路。不然的话,当下的现实有太多理由让诗歌写作这个行为本身,显得非常荒谬,很不合时宜,甚至看起来相当弱智。

我这些年很少跟诗歌圈交往,也基本没写现代诗了,曾经确实觉得自己的信仰和道路可以不再以诗歌为依托。但事实上,这些年我一直不断尝试着写古体诗,不断吸取古人留下的诗歌脉气,

分类:文文 | 评论:0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锋刃》2013年卷,史幼波答诗人孙磊提问(三)

 

5、矛盾、质疑构成了我这些年基本的生存线索,那么,你有没有思考过你这些年的生存线索?它与文学和诗歌还有什么关联吗?

 

当然免不了思考,但是,我的日常功课是,尽量不去思考。就像刚才表述的那样,“现实就是此刻——且只是此刻”。生存即现实,生存即此刻;永远只是生存,永远只是此刻。

文学和诗歌,在此刻,依然是如此真实,依然是如此虚幻。所以,依然是幻像,依然是那血肉模糊、热泪盈盈的幻像。这是一条怎样的“生存线索”呢?就像早年一篇诗学随笔的题目——“以幻像穿越幻觉之洋”——但是,真的存在过这篇文章吗?我没有留底稿,只有少数几个早年的朋友看过。即使留下底稿了,难道就真的存在了吗?

一年多以前,我

分类:文文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锋刃》2013年卷,史幼波答诗人孙磊提问(二)

3、无论佛学还是儒学都是如此的广博与深沉,我特别注意到你在这方面的努力,并不以宗教化的方式或者模式,来催促自我个体的生成,而更多地以相对直接地参与对大众或者对现实的平和介入来反证自我的信念。你是怎样考虑这些的?另外,我看到过这样的描述:“佛教不是宗教,佛学是一种关于智慧的学问。”那么对你个人而言,信仰与智慧之间有着怎样微妙而复杂的关联?

 

我现在脑门上帖的公开标签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研修者和传播者”。这纯属老天爷开的玩笑,不是我有意为之。在我把心思转入传统佛儒的学修实践时,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生命中最迫切的问题——用佛教的语言说得很好听,叫做“真为生死,发菩提心”。——实际的情况狼狈不堪,就是怕死而已。2005年我写了最后一批现代诗,其中有一首是写给女儿的,题目叫《爱劳动》,就是写这种心情。这首诗不长,我这里就全

分类:文文 | 评论:0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锋刃》2013年卷,史幼波答诗人孙磊提问(一)

1、二十年一晃就过了,时间的锋刃让《锋刃》都有些卷刃了,卷向每一个人自己或通达或艰辛的内部命运。那么“锋刃”现在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同仁的再次聚集能否激发出你内心新的波澜?对诗歌,你今天会如何看待?

 

我对很多人都说过,吕叶是一个能让人疯狂的家伙,当然,这是因为他本人就够疯狂。2013年夏天的“锋刃二十周年纪念”聚会,让我一下子又见到这群多年未凑齐的老朋友。大家坐下来一开口,感觉还是原来的,没遮没拦,没日没夜,只是多了一些经历而已。多年没写现代诗了,此时也不由得诗心蠢蠢,的确有点兴奋,离疯狂不远了。

我是在《锋刃》转型为《诗镜》这个阶段,才加入进来的。对于我个人而言,《锋刃》似乎只是吕叶一个人,而《诗镜》才是这一群人。我感觉

分类:文文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旦期间,在江门茶庵寺

『 2014年1月1日至5日,史幼波院长在第六次禅文化大学堂主讲禅解《孟子》 』

 

       元旦期间,在江门茶庵寺

2014年1月1日下午2时,由《亚太经济时报·禅文化报》主办、四会六祖寺协办的首届《禅文化大学堂》第六次学修营在江门茶庵寺举行开学典礼,此次学修营为期5天。新老学员100余人积极参加此次学修营。

此次学修营继续礼请六祖寺方丈、《禅文化大学堂》总导师大愿大和尚为学员授课,主讲《内关瑜伽》、《生与死的禅法》;礼请湖北省红安县弘觉寺住持宗捷法师继续主讲《禅定品》学记;礼请东莞慧韬书院院长史幼波老师为学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莞慧韬书院周年庆典暨理事会成立仪式圆满举办

  

 东莞慧韬书院周年庆典暨理事会成立仪式圆满举办

大愿大和尚开示

东莞慧韬书院周年庆典暨理事会成立仪式圆满举办

史幼波院长致辞

分类:日日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20)

 

20、纵夺

 

老莲农颂曰:

能纵能夺甚分明,两个泥牛斗古今。

挥拳直捣捏怪汉,鼻梁断处爷娘亲。

 

吃茶去!莫管热与凉,千年犹带香

串串五味子,终归血一腔

这一拳打水,蚂蚁弹指宣化腿

这一拳打风,泥牛砖头母和公

这一拳打火,眉上紫霄乱禁果

这一拳打神,无我无人无众生

如今还有人认得这一拳吗?

竖起拳头筑日月,纵横三山和五岳

无限风流谁人知?观音院里仍罗雀

赞曰:古曲吹落日,黄昏下吴宫

参会赵州禅,赤脚任西东

任西东,转眼空,今夜平地一阵风

摸摸鼻孔还在,何必管他捏怪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6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9)

 

19、传语

 

老莲农颂曰:

维摩居士维摩经,一默如雷震古今。

祖父何传儿孙语?可怜天下父母心。

 

歇一歇,秋来又逢维摩诘

昨夜牵手过太虚,如今儿缺孙不缺

为什么孙不缺?只为无人念子曰

换季时莫乱穿衣裳,睡觉前莫

多看镜子,东江升起西江月

南面射落北斗星。这是一个关于

农业的问题,比如鼻子如何把香味

播种给眼睛?眼睛又如何收割舌头?

舌头是鲜货,单位产量不高

看似不好贮藏,只有请好声音帮忙

阿妹舌尖煨香,毕夏舌若冰霜

老那舌色不分,哈林舌表堂堂

还有那汪汪……停!农业问题很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8)

 

18、涕唾

 

老莲农颂曰:

一问一答细参详,步步生莲舌底香。

无赖最是赵州老,涕唾横飞古道场。

 

调皮鬼,突然跑到青城山上吐口水

完了又撒疯,趁夜色朦胧亮大腿

口水栽莲花,大腿养峨眉

座主死何处?赵州卖铁嘴

可叹维摩诘这个老滑头

今又差点滑出轨。无鼻猎犬追日影

碧眼苍蝇死不悔,大块噫气臭氧洞

弓弦一响梦广美。全益啊全益

赵州这么耍赖皮,你还跟他论理?

嘘!知道这是什么所在吗?

山河处处涕唾,罔两步步心惊

巨灵踏碎矿井,牢头跨省拿君

来!拿俺进去也罢!恰似那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7)

 

17、舍却

 

老莲农颂曰:

朔风猎猎动地驰,各家冷暖各家知。

东厢舍却百杂碎,西头露出湖州子。

 

请听题:谁把衣服穿成旧爱?

敌人是否真的很坏?云月夫妻相

同睡一张床,为何总相隔三千里外?

古道牌热肠,凭嘛吃起来怪怪?

今日秋气爽,答题太扫兴

念题者吃三十棒,答题者吃三十棒

为何人人通吃?谁让你当和尚!

下面,是观音院广告时间:

云南宁蒗彝族自治县,蝉战河小学

蝉子打架有劲,童子上学无着

缺衣缺鞋缺书本,更缺世间好人

副校长姜永忠道:乞请好人相助

电话1357836672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6)

 

16、趯履

 

老莲农颂曰:

赵州趯出一只履,一灯燃时千灯举。

若逢贫子万般无,劈面还他赤脚底。

 

诗赞云:西天有女曰门罗

童姥下凡仍绰约,嫁与赵州老作家

只履西来打赤脚。正所谓一样作家

两样风流:一个在秤砣上栽花

一个在灯芯里牧牛;一个似铁匠洪炉

煅天空,一个似胭脂粉盒洗地球

自然有人愁,夜黑泪长流

流到激流岛,人囚鬼不囚

旧社会,为什么会把人变成鬼?

新社会,为什么会把鬼变成神?

哀哀老作家,今人唤故人

莫学乌鸦嘴,人伦鬼不伦

今日不说那乌玄玄的夜眼睛了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5)

 

 

 

15、年齿

 

老莲农颂曰:

这老汉不妨奇特,才觌面大王吞却。

虽道是独牙一个,却下下咬着明月。

 

红唇开,舌头细,人人嘴里唱大戏

媳妇娶进门,乳牙咬断魂

孙子回趟乡,老牙都掉光

且看牙医怎么说?牙分三六九等

人似牛鬼蛇神,记住生津叩齿

叩开粮食部门。牙齿生儿不养老

社保医保安环保,炎黄孙子胎里废

刷牙吐出独木桥。呸!吐什么?

分明只是一刷子,刷垮神州十二桥

莫道人老不防老,红颜玉面手术刀

传旨:今夜月满后,衙门要放狗

人牙咬狗牙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4)

 

14、接人

 

老莲农颂曰:

与么来不与么来,葛藤亦堪老农栽。

妙哉我法不须说,东风一夜百花开。

 

站城南,城南车站等到三更半

老赵还没来,没来还得站

站到腊月底,掐指算一算

今年接得几多客?前三三与后三三

蛇打七寸直须死,等人接站到末班

哎,就这么接下去,还算好的

不见香水海上,鸟人搭车为钓鱼

须弥山前,凤凰回家买路钱

还有那,东胜神洲打野的

西牛贺洲交罚款,南瞻部洲躲猫猫

北俱卢洲开天眼。隔壁老净空

开家安养院,今天出来接客

嘴里叨叨直念:阿弥陀佛我怕谁?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莲农颂古记:赵州录(13)

 

13、守贫

 

老莲农颂曰:

觅到贫处便不贫,饱天饱地任我行。

赵州只是守贫也,富贵儿孙到如今。

 

老赵州,无心剩饭拌生抽

只身过路打酱油,海运水击三千里

黑灯瞎火,咋撞进阿非利加洲?

贫僧且化缘,乍得锅巴多

萧萧索马里,一钵一刚果

唉,天下屁民一般苦!啃坨观音土

幸福XXX,玉腿美美红花会

为何统统不靠谱?铲铲万斤神粮

铁打赤脚姑娘,莺饿燕殍锤子鼓

莫言兴亡高粱舞。君不见——

大地赤烈阳焰起,星夜流光白骨枯

膏脂尽时薪火尽,圣旨今日宣黑土

忧苏丹子怡红,患贝宁傻哥多

分类:诗诗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9页/118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