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5035
  • 开博时间:2007-06-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L--开关

  L解决了那个一直以来困扰他的猜想。猜想是大概三十年前由一个苏联数学家提出,带着俄国人那种狂野而内省的气质,仿佛是莫斯科冬天里挂在树梢上的冰棱。L清晰的记得解决问题的最后一瞬间。那天下午L在自己办公室,在活页夹里的稿纸上准备他的学术报告。报告主题是描述他一直以来所面临的困难。尽管在此之前L已经进展到了别人从未到达过的地方,可是因为这最后一步的关系,整个问题的解决仍然如同在黑暗的房间中寻找一枚硬币。L明白与其直接去摸索这枚硬币,不如去找到墙上电灯的开关,那样一来,不仅这枚硬币,而是整个房间都能被看的一清二楚。而通过之前的工作,L越来越相信,这个房间里一定存在着这样一个开关!

那天下午,当L因为试图为了象专家们解释困难所在,而尝试以一种在座的一个以色列数学家能理解的方式解释问题时,他忽然明白这个新的角度能给他一直一来他所追寻的东西。先前长久以来的思考,仿佛一直在为这一刻做准备。过去也曾有过很多次类似的经历,L以为的本质性的进展往往只是过于乐观的猜测。但这次不同,L仿佛已经听到了那一下强烈闪电之后,马上将要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雷声。眼下L还不清楚,这个进展是否有力到能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2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故事开始了

   星期六,天气暖和.光看看表,早上十点.前一天晚上工作到深夜,起得比自己想象中的早.打开CD机,里面是前一天晚上工作时作为背景音的Bach的哥德堡变奏.总是在深夜工作的古尔德的弹奏听上去与外面明媚的阳光不协调,光调到收音机的古典音乐频道,里面正在播Brahms的大提琴协奏曲。
  
   光把积存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拿到离得不远的洗衣房,然后开车去镇上广场旁的咖啡馆。路两旁的树上的叶子快要掉光,还带着它们最后的颜色,风一吹便纷纷往下落,仿佛是在欣然接受早已注定的命运。周六的早上,咖啡馆有些拥挤。光坐在分隔咖啡厅内室和外室的墙角边上的高脚椅上,向学生模样的waitor叫了一份火腿三明治,一杯咖啡。在光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白人在看报纸。这里除了三三两两交谈的人以外,也有很多人带着书和电脑来工作。光向不远处一个恰好也在这里喝咖啡的系里的同事打了一个招呼。同一条街上有一家星巴克,咖啡煮得不比这里差,空间也更宽敞,但不知何种原因光系里的人都更愿意在这里喝咖啡。
  
   喝完咖啡,光把车开回洗衣房,把衣服转放进烘干机,拿出带在手边的法国大革命史书
分类:小说 | 评论:6 | 浏览:2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L--研究

   一个一个的气泡慢慢往上升,在墨黑的空虚里。气泡移动的方式,带有某种象征幻灭的味道。这是黑幕里面唯一可见之物。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慢慢的开始有什么闯入这空虚里,有什么把它与外部相连。黑幕缓缓褪下,L开始从梦中醒来。残留的睡意因为肩部肌肉猛地抽紧而荡然无存。L努力不去回想梦中遗留下来的抽象的感情,现在的他一刻也不能停下来。对他来讲,每天醒来的这个时候,大脑刚经过一夜的处理,把多余的信息出去,所以这应该是开始一天思考的最佳时刻。
  
   来到加州以后仿佛是把钉子钉进石头里一样,L开始思考他一直以来想要解决的猜想,和更热衷于搭建框架的光不同,L把自己视为一个problem solver.他喜欢的是每天一点一点地用头去撞击,去敲掉包裹在问题外的坚硬外壳.这几个月L除了一些不得不进行的事务性活动,他都把自己置于自己的世界中。他想一直以来,自己从未下沉得如此之深,镜子里每每看看自己,都仿佛是在观察一条久远的沉船。
  
   尽管反复训练,灵感仍然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来临,问题也开始慢慢向L敞开。没有人指望战斗一帆风顺,很多时候在处理完复杂的
分类:小说 | 评论:5 | 浏览:2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晚上

 光坐在桌前,出神的盯着电脑。一篇论文被他徒劳的放在一边。整个晚上他都有些心不在焉。和那个女孩一起喝咖啡的整个过程在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时间的稀释以后在光的脑海中仍像量杯刻度一般清晰。咖啡的味道,muse的音乐,周围那些来往的本科生,所有这些细节和女孩脖子上的金属项链所反射的光泽一样充满质感和硬度,令光不得不继续他的思考。光并不知道在他走上前去借笔记本的时候在想些什么,那本是一个偶发的行为。光早已学会不必对所有的偶发行为保持严肃。但是那个女孩身上有些东西在吸引光情不自禁的深入下去。这让他不禁想起在boston那个晚上Charles河对面那些窗户里透出来的黄光......

 光站起身来,走到房间的小厨房里给自己到了一杯威士忌,兑了一些冰水,一口气喝干。酒劲上涌,迅速从胃弥漫到嗓子眼。他坐下来斜靠在椅上,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上作为背景的是一张黑白照片:上面Grothendieck正对着一群数学家拿着粉笔在讨论什么。因为照片模糊,光不能看清楚黑板上的内容。这照片很多年以前光就看过,60年代的那个IHES之于代数几何便像是古希腊之于哲学。里面所流动的光彩总是让
分类:小说 | 评论:5 | 浏览:1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和莹----在咖啡馆

   随着穿灰色西装打粉红领带的老师说到"That's for today, thank you for listening",莹盖上签字笔的笔帽,合上笔记本,刚准备站起来。突然从后面传来声音:“can you speak chinese?”莹没有回头,便知道是谁在问她。那一瞬间,莹忽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如释重负的感觉,仿佛干燥冰冷草原上的冬天终于开始下一场雪。莹转过身去点了点头。似乎有些羞涩的光用中文问道:
   “能借一下你上周的笔记吗?我上周不在。”
   “恩。”莹注意到光今天在黑色窄领衬衣的外面套了一件有紫色绣边的灰色系扣毛衣,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这一切似乎恰好搭配上他脸上那微笑,这微笑若有若无,仿佛是从咖啡馆里出来留在身上的味道。
   “下午还给你可以吗?”
   “可以的。”
   “有空的话还笔记本的时候顺便请你喝咖啡作为答谢?”
   莹想了一想,“下午四点以前都可以,之后得回办公室给学生答疑。”
   “这样的话三点怎么样?在学生中心。”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20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在Boston

   十一月中的一周光坐火车去boston开一个学术会。举办会议的研究所在Havard Square旁边一个三层小楼的顶楼。窗户被擦得明亮得让人迷惑:它隔开新英格兰初冬寒气的同时,也透进让人似乎和这个季节不相称的阳光。只有从窗户望下去,路上那些开始已经换上棉布厚外套的人们,会提醒你很快又会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会议的第五天,在连续的学术报告和讨论以后,光开始觉得有些疲倦。最后一个报告里那些有些过于抽象的符号,耗尽了光的所有心理能量。talk结束以后,光没有和其他与会者一起参加带有工作性质的晚餐。他在Havard Square附近的Au Bon Pain里要了一个三明治和咖啡一起拿在手里向着离校园很近的Charles河走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偶尔还能看到有人带着手套和帽子在河边的小径上跑步。滨河公路上的汽车带着低沉的声音迅速驶过,影子停留在马路上,仿佛是季节留下来的冻斑。湖面还没开始结冰。过了练习帆船和划艇的时候。水面上什么漂浮物也没有,沉默得让人微微难受。
  
  
  
分类:小说 | 评论:18 | 浏览:2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莹----"我们三十岁了"

   今天是莹三十岁的生日。在这个年纪还庆祝生日,让莹多少觉得有些小孩子气。不过男朋友愿意从几百公里以外开过来一起过周末始终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结束了最后一趟中文课,莹捧着书离开教室,穿过连接东亚系和外语系的走廊,心里想着中午打电话预订位子的那家自己喜欢的餐馆里的精致但并不过份考究的泰国菜。走廊两边墙上镜框里莫迪里阿尼的复制品又一次吸引了莹的眼光:自己过去学画的时候是多么喜欢这个意大利画家笔下那些被拉长了的人形呀。那些有着长长的脖颈,略带忧伤的眼睛和温柔的姿态的人们仿佛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召唤着莹,让莹着迷。而一次又一次,莹在从画中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总是感到深深的失落,就像是在子宫里漂浮了很久的婴孩忽然被外面的光照亮的那一瞬间。莹还记得那个早上,自己在书上读到画家三十六岁死于肺炎,眼泪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的情景。现在的自己也许不会再有那样激烈的感情了。但是往回望去,自己也从来不曾感到过那些激情的虚妄。无论是以往的激情,还是现在的平静,都让莹觉得自己在实实在在体验生命,内心和生活本身之间的距离只是血液与皮肤的距离。
  
   回到办公室,电话语音信箱里是男朋友的留言
分类:小说 | 评论:12 | 浏览:2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L----镜子,万宝路,耳环

   L站在宾馆房间的浴室里。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窝有些下陷,瞳孔轻微的收缩,眼神飘忽不定,像是正在处于进化过程中的某种动物审视自身所流露出来的那种目光。L感觉自己仿佛是独自坐在城市夜里的最后一班地铁上,面对着车厢另外一边窗户。因为角度的关系,反射出来的光线把自己的双眼隐藏在黑暗中,而在自己脸上留下浓重的阴影。那一刻,L觉得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中,伴随着单调的振动声的自己在这个阴郁的世界上不再渴望他人的理解。
  
   L又想起了几天前离开自己的W。W的离开,在自己心里留下的空白也许没有超出自己的预想。毕竟多少年来在通往内心的道路上自己已经习惯对和他人间距离所做的调整。但此时此刻L却总是听到类似夜晚风吹过荒芜的草原上而留下的轻微叹息那样的声音。L想起回国前告诉光它也许会和W稳定下来。回望那时候,仿佛是通过相机的取景器观察世界,事物的不同部位都已经各自发生了微妙的令人不知所措的折射。
  
   L从旁边盒子里掏出一根白色万宝路,镜子前的玻璃烟灰缸里的烟蒂以各种角度被置放在一层咖啡粒上。白色万宝路是昨天晚上和L上床的女孩留下来的。L和女孩在酒
分类:小说 | 评论:19 | 浏览:2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连衣裙,卡夫卡,计算

   在小镇上的第二年,二十七岁的光克服了长期以来的恐高症,并且开始获得某种平衡。这平衡不同于内心的平静。那是一种站在摩天大厦高楼的天井里,闭上眼睛一直朝一个方向走,直到走到扶手边,猛然睁开眼向下望去的那一刻,在融化一切的风中所感到的那种属于一个人的平衡。光不知道这平衡感是否是像夏天的阳光在初生的蝉的翅膀上的折射一样是时间作用在内心上的一种方式。但是此时的光无疑从未有过的接受那个被他一直以来视作自己的存在。
  
   光在数学系合同的第二年是在离学校很近的研究院里访问。因为不用教书,他选了一门二十世纪欧洲大陆小说课旁听。在第一节课开始前的最后一刻,走进来一个穿着灰色连衣裙的女性。光想起曾经在学校里好几次遇上这个看上去和他自己年龄相似的女孩。那一刻女孩目光落在光身上,所带来的脸上的轻微的惊奇的神色让光明白这女孩对他也不完全陌生。光出于礼貌,轻轻地对她笑了一下。他的嘴唇忍不住为着这微小但不知有多少奇妙性的巧合轻微嚅动了一下,随即他注意到这下意识的脸上的表情被女孩看在了眼里。女孩眼睑轻轻的震动所引发的眼波的流动让光的内心传来某种热度---一如冰块漂浮在威士忌上慢慢融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2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莹----中文,CD,梧桐

  莹在念了三年的文学以后,中断了她的博士学业,取得一个硕士学位来到这所小镇上开始教中文。在莹的眼中,那些把自己献给孤独的学术研究的人的内心中多少有着某种扭曲的东西。他们正是通过研究学术来积蓄力量,因而抚平自己内心的褶皱。莹的内心里没有那种被称为褶皱的东西。自己过去的经历固然留下了很多伤痛,而且这些带着伤痛的回忆毫无疑问将伴随她走过很长很长的时间,可是这些被莹已经放好位置的东西并不是扭曲的褶皱。能在一百分钟以内结束的长跑永远不会是马拉松。
  
  莹研究生时代开始交往的男朋友住在小镇以外几百公里的一个城市,因此他们通常只能在周末的时候见见面,加上男朋友的工作使得他时常飞去远东地区,莹不得不一个人经历生活的大多数时候。莹当然不喜欢孤独,可是在接近三十岁的时候,再谈论孤独的困扰多少让莹觉得有些矫情。和大学时代认识的男孩不同,现在的男朋友并不是一个充满微妙情思的人。可是他内心里总有某种东西打动莹,这东西简单直接,却带给莹温暖的想象,宛如二月的阳光会让莹知道春天就在前面。
  
  莹有时会在办公室楼下的学生餐厅里遇上一个年纪介于25和28
分类:小说 | 评论:5 | 浏览:2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他人,性欲,生日

   因为同样也是研究数学的原因,Z是光去小镇后认识的第一个人。光第一眼见Z的时候,Z正穿着一件朴素而极富有现实感的的衬衣,下身的牛仔裤和衬衣的搭配让光想起牙刷放在玻璃杯里。在和光相熟的人中,Z是第一个让光感到未来能成为第一流的数学家的人物。如果说一开始和Z一样有天赋的人多少还能再数出几个的话,那么像Z那样能力发展的领域刚好与从事数学研究需要的能力完全重合的例子则仅此一个。光自己的数学能力也许可以被打分为A-,而他还有很多其他能力也多少徘徊在B+到A—之间。与他相比,Z的数学能力是A的同时,其他能力在B以上的却一个也没有了。正如萨特所说,人生的困境一半来自于有所选择,另外一半来自于不知选择的正确与否。光想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世界其实是以吸收麦尔维尔笔下的那种邪恶为养料前进的。像亚哈船长是一个天生的捕鲸人那样,Z的类型也正是一个天生的数学家。他们是进化论原则所挑选的天生的高等物种,站在所有无必要的敏感情感的对立面。
  
   光认识瞬则是因为朋友的朋友的关系。瞬瘦削,脸色有些苍白,并不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漂亮的女生。但是久了便会注意到她身上有一种隐隐约约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18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琦的来信

   琦的信是从光原来的学校转寄过来的,上面的邮戳是他们大学在的城市。光剪开信封的时候,仿佛耳边又传来咖啡馆里面小野里莎的歌声。信写在A-4的纸上,字仍然被琦像以前那样写得干净整齐,像是外面天空里落下的雪片。
  
   “首先向你道歉。这么多年不联系,突然给你写信一定会让你感到有些突兀。希望没有打扰你。其实自己也说不清楚给你写信的动机。对谁不知道,但多少想是有个交代。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结婚了。他也许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但人地道,对我很好。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讲,生活是很不错的。也希望你能按照自己设计的人生轨迹前进。我知道那也许并不容易,但是我一直相信你的能力。或者我应该说你总是把自己的世界的界线划分得很清楚,使得界线以内的范围都是你尽可以控制的。我知道这么说,也许不够准确,因为你看上去比大多数人对生命有着更多的迷茫与恐惧,但我想那是因为相比于世间的大多数人,你把那界线和界限以内的东西看得过于清楚之故。
  
   对我接下来的话,希望你不要感到不快。固然这个世界上大多数说话的人,未必能向听者完全传达他们的态度,但因为对方是你
分类:小说 | 评论:2 | 浏览:16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酒精,跑步,冬天

   八月中,光搬去了新泽西的小镇。小镇是一个典型以大学为主体建设起来的富人居住区。学校的学生宿舍以仿哥特建筑为主,带有美国式的故作沧桑。而不同系差别巨大的建筑则多少反映出各个系文化和在学校的地位上的差异。光所在的暗红色的数学系大楼陈旧过时,却明显高过学校里所有其他建筑,耸立在校园的中央,仿佛是古板但居高临下的一家之主。光住在小镇尽头的另一端。公寓是一个带厨房卫生间的一居室,房间不大,却设计得颇合光的口味。因为已经装修过,光唯一添置的是一台可以听收音机的Sony音响。公寓周围是一个高尔夫球场和一片树林。相去不远就是几十年前某个富人为学校划艇队修建的人工湖。为了交通的原因,光买了一辆蓝色的比赛用自行车。光喜欢伏在上面,沿着高低起伏的马路骑行,这每每让光想起自己焦躁却充满青春能量的中学时代。这半个月里光喝掉了两打啤酒,一瓶红酒。
  
   九月,学期正式开始,光开始上课。学生大多数来自东部富裕的白人家庭,开有自己的豪华轿车,穿着休闲,充满自信,忙着毕业以后成为社会精英。光上课的时候通常穿西装衬衣,棉布裤子和皮鞋。他想学生也许算不上喜欢他,但应该也不特别讨厌。这个
分类:小说 | 评论:3 | 浏览:1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光和L的故事(2)

   光从欧洲回去以后把头发剪成很短的样式,然后去了佛罗里达见L。从两人出国偶然相遇起,他们便会有规律的相聚。两人一起的时间,仿佛是从整个时间里割裂出来单独的部分,自有其运行规律。无论外部时间如何飞速向前,这一部分总是以中学时代的速度独自发展。
  
   光在迈阿密机场见到L的时候,在租来的克莱斯勒的敞篷PT-Cruiser里的除了L还有他最近交往的女朋友W。女孩皮肤白皙,带着一幅遮住大半个脸的红色Prada太阳镜,头发自然的搭在身后。女孩的鼻子精致,穿浅色的T-shirt,露出来的脖颈部分在太阳的照耀下白的有些发亮,让光想起漂浮于空中的棉絮。
  
   从迈阿密出发,他们沿一号公路一路向南驶往尽头的Key West。灰色的汽车在太阳下按照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的前行,仿佛是存在于这个行星之外的异种生物。光坐在车后排,因为敞篷,音乐的音量被调成最大仍然听上去时断时续,就像是悬挂在游动的尘埃之上。唱片是Cranes,相比于在欧洲一路上的darkwave音乐,正在播放的喃喃自语的女声所蕴含的迷幻气息让光感到温暖。L和W有时候会做些交谈,声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1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L的故事(2)

   L躺在床上,刚刚结束的性交让睡在旁边微微发汗的肉体看上去有些陌生。不过此时此刻的L并不在意, 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聆听桌上的Bose单碟音响里放出的音乐。现在播放的是小泽征尔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和Mutter合作表演的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相比于第一乐章带给L的难以抑制的激动而言,第三乐章则混杂些许忧愁。这首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曲子是L和女孩上床的时候最喜欢的音乐之一。他总是在小提琴进入的时候结束前戏进入女孩的身体。随后身体下的女孩传来的一声声呻吟和提琴,定音鼓,巴松管混和在一起,仿佛是整支音乐的另一个部分。然后他会努力在第一乐章结束的强音部让女孩和自己同时达到高潮。这样他可以躺在床上独自一人静静的欣赏节奏相对舒缓的第二乐章和第三乐章。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坚持更长时间,但是第二乐章并不适合和别的肉体共享。在过去为数不多的几次里,L不能够在第一乐章结束之前准确的让女孩的高潮来临,那个时候他充满沮丧。
  
   L刚开始和女孩上床的时候放音乐,只是为了增加情调。后来他发现做爱的时候集中注意力听音乐可以延长他在女孩体内停留的时间。但慢慢的L不
分类:小说 | 评论:1 | 浏览:1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